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恨余年】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8:32:00 来源:网络 []
小说:恨余年
第1章 被鬼缠了

  今天同事聚会,我禁不住同事的怂恿,就喝了几杯啤酒,后半夜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来,倒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不知道睡了多久,“啪”衣衫纽扣掉在地上,凉风自胸口灌入,浑身上下瞬间爬满了鸡皮疙瘩。莫名的寒意袭来,将我从梦中惊醒。

  借着窗外微弱的灯光,我看到一个强健的黑影将我压在床—上。还在一本正经的脱我的衣服,见到这一幕,我脑子里瞬间出现了一个疑问,小偷还是强盗?或者……

  情况紧迫,已经容不得我去搞清楚这些疑问,本能的想要推开他,奈何在酒精的作用下,我使不上一点力气,连带我那本该是厉声质问的语气,都变得有气无力:“你……你想做什么?”

  适应了眼前的微弱光线之后,我才看清眼前这个黑影的主人。剑眉入鬃,眼睛灿若星辰,犹刀削斧劈的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乖乖,这个男人长得可真有些祸国殃民。

  我活了二十多年都没有见过这种美男子,虽然我也曾幻想过以后的对象是这种帅哥,却也不想在这种不清不楚的情况下,与之发生关系。

  随即冰冷到只剩下我自己体温的屋里响起一阵很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配合一下,我在救你。【恨余年】小说在线阅读

  话音刚落,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男人的手就滑到了我的小腹,他的手好凉,刺激的我浑身不由得颤动,察觉到这男人的举动,我张口就想喊:“救……”

  最后那个字还没有说出口,这男人就欺身上前,随即我的嘴被冰寒的唇瓣堵住。一条柔软轻巧地探了进来。我本能的想将这人推开,却被这人抱得更紧,那条柔软与我的舌头互相纠缠着。

  鼻孔中呼出的寒风吹在脸上,使得我浑身紧绷。内心好奇使得小嘴微张,却没有想到那家伙的舌头突然深入,唇齿相依,让我心中惶恐不安的同时,不禁有了另外一种感觉。

  随着时间的加长我浑身不由得轻颤,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原来紧绷的身体,此刻不知怎的却变得酥软无比。

  遮身的衬衫掀开,那双略显冰寒的大手,在我的腰间游动。版权163nvren.com先前那冰凉的手,此刻却好像有了奇特的力量,指尖触碰到什么地方,我就感觉点燃一簇火苗,只感觉浑身酸软,不知不觉的已经仰靠在了床上,原本抗拒的我,现在好像希望这男人再过分一点。

  男人好像不满足于此,手指沿着我的腰肢慢慢上移,终于握住了一侧的圆润。女生身体最敏感的区域在男人的魔掌下战栗着,那双大手好像有神奇的魔力,使得我感觉十分难受,纵然咬紧牙关,却剧烈的喘息起来。

  一双玲珑剔透的玉腿被他轻轻掰开,我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残存的一丝理智使我急忙摆手制止:“求你……别……”

  这人好像还有些怜香惜玉之心,听了我的话后,停下了动作,含笑打量着衣衫凌乱的我,手指划到我的私密处,来回游动着。冰凉的唇瓣轻咬住我的耳垂:“这次我只是来拿一点利息,等七天之后,我再过来拿本金。”

  这家伙的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七天之后,他就会要了自己的身子。我拉过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忐忑的看着面前男子,心说这男人真是霸道,以为他是皇帝么?我仔细打量面前的男子,那身月白色的长袍,更将他衬托的丰神俊朗。网站163nvren.com

  男子伸手将我放在床头那红绳束缚的小铃铛攥在手中:“破军日,飘渺途,抗不住的人,绕不过的命。这东西我先拿走了。”

  我呆了呆,这人刚才的话,与十年前爷爷将铃铛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说的一样。我爷爷是个老迷信,说我体质特殊,很容易招惹脏东西,叫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将脖子上的铃铛取下来。可每次我问道原因的时候,爷爷都没有告诉我。

  今天我多喝了两杯,再加上同事嘲笑我带着的铃铛土气,就将爷爷的嘱咐忘到了脑后,睡觉的时候将铃铛取下来放在了床头。

  这人既然知道小铃铛,而且也能说出这句话,好像知道些什么,还没有等我询问,这人身形一闪,凭空消失在我的面前!

  我双目呆滞,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惊叫一身,赶紧将头埋在被子里面,浑身都在瑟瑟发抖。163女人网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这才敢试探的将脑袋伸出来。

  摸过手机那一刻,我第一反应是报警,可我该怎么说呢?说有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侵犯了我?可是证据呢?而且我根本无法解释清楚他是怎么进入又是怎么离开我这个门锁完好的房间。

  踌躇之际,我瞥眼看到镜内的自己,立刻呆住了。那黑黑的眼睛,可以解释为熬夜的问题,但是那青紫色的嘴唇是怎么回事!

  我慌忙跳下床,待看到自己身体的时候,更是一个踉跄,那原本雪白的皮肤,如今上面有不少青色的痕迹,这青色的线条,与那家伙抚摸自己身体走的路线十分吻合,用手触摸那些痕迹,不痛不痒,却有一丝淡淡的冰凉感传来。

  是与那人亲密接触,使得我身体发生异变么?凄惶和无助携带着无边的恐惧朝着我夹杀而来,此刻我已经顾不上能不能上街见人,而是我的身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乱麻一般的思绪,最终停留在了那个男人昨晚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上。我目光呆滞脑海中喃喃自语:“难道,我真的是被鬼缠了?”

  想到这里,我差点拿不稳手里的电话。网站http://www.163nvren.com/本来一片空白的脑子里,立刻想起了小时候爷爷跟我说过的事,爷爷说他原来就处理过这种被殷重华纠缠的姑娘,不过,因为那姑娘发现的比较晚,爷爷赶到的时候,姑娘已经死了,浑身没有一点血色,却布满了青色痕迹,身体好像变成了豆腐,轻轻一碰,皮肤破裂,青白色还带有腥臭气味的液体就流了一地。

  我一直认为这是爷爷吓唬我,让我听话的故事,现在发生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我的三观瞬间崩溃了,现在该怎么办?

  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像是在汪洋大海里挣扎,抓不住一点东西。爷爷是这方面的专家,可惜的是,在五年之前,爷爷就已经去世了,想到爷爷临终是抓着我的手千叮咛万嘱咐的最后一句话,我内心满是恐慌。

  爷爷那时候就说了一句:“小念,这小铃铛千万不能丢了,否则,你将活不过七天。”

第2章 殷重华的提醒

  “一个星期?”我呼吸愈加急促,心中只剩下了漫无边际的恐惧,我今年才二十四,还有伟大的理想没有实现,可不想就这么死了。

  就在我彷徨的时候,清脆的电话铃声传来,我下意识的接通率了电话,那边就传来很有磁性的声音:“夫人,睡醒了没有?”

  夫人?我愣了一下,这家伙怎么乱叫人,跟这样的登徒子,我没有客气:“你谁啊。”晚上被鬼骚扰,白天又遇到这种人,我怎么这么倒霉。

  “夫人,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那边传来男子调笑的声音:“我的名字叫殷重华,你不愿意叫相公的话,也可以叫我重华。我昨天是唐突了一些,下次我过去会温柔一点的。”

  这人将话说的这么直白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他的身份,手一哆嗦电话差点掉下来:“是你?你想怎么样?”我话语都有些颤抖,恳求的说着:“鬼大哥,你行行好放过我好不好?两个人在一起讲究的是感情。您应该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这句话吧?”

  “甜不甜只有尝过才知道,我相信日久生情。”殷重华丝毫不理会我的恳求。

  我心说这鬼大哥还真是新潮,这小段子说的一个一个的。我还想说什么话,这人就打断了我:“提醒你一下,今天晚上你必须在家,不能去别的地方。”

  这命令的语气让我十分不爽,他这分明是不让我去人多的地方,好为自己创造机会:“喂,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我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我将手机扔在一边,根本没有听那家伙的话,我原来听爷爷说过,人多的地方阳气重,寻常东西不敢靠近,我现在被那家伙招惹,解决不了他,自然是要躲着。还有爷爷说的那七天阳寿的事情。也像块大石头一样压在我的心上,让我坐立不安。

  挂断电话后,我想了一下决定去公司看看,极少化妆的我,不得不用唇膏覆盖住青色的嘴唇,穿上立领衣服,遮住脖颈上面的痕迹,仔细检查一下毫无漏洞后,我这才拿起包来到了公司。

  我坐在电脑面前,整理着桌上的文件,只有沉浸在忙碌的工作中,我才能暂时忘却昨天晚上的事情,将文件整理成册,来到了主任办公室,我刚想敲门进去,却听到了里面传来奇怪的声响。

  吱吱呀呀,好像是办公桌在晃动,里面还有人在说话:“主任,我们还是站起来做吧。这样不是很舒服。”这男人喘息声不怎么平稳,我还是能听出,里面那人是小江。只是我有些好奇,小江在里面做什么事情。

  “你这人这讨厌,这样都满足不了你。”女人娇媚的声音钻入耳中,让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没有想到严肃的主任,竟然也这么放浪。

  “咱们注意一点,现在可是在……”主任略带阻止的话语,突然停止,里面随即传来“呀”的一声惊叫,主任的呼吸立刻不平稳起来:“嗯,你进来的倒是挺快……轻点……”

  我抱着文件,脸色通红的退了回来,这样我再猜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这二十多年就算是白活了。

  他们竟然在办公室里面做那种事情,让我最生气的还是小江,那家伙比我想的还要恶劣,刚才还在撩拨我,还不到半个小时,就和别的女人滚床单,我,我以后再也不理他了,这人不可交。

  一个小时后,我才看到小江双腿都有些发颤的走出来,这家伙脸色白的渗人,好像下一秒就会趴在地上,他走到自己的坐位上倒头就睡。

  我没有理会这渣男,直接去了主任办公室,此时主任面色如常,抬眼看到抱文件的我,主任的目光变得深邃,伸手接过我手上的文件:“你就是一组的顾念吧,我看过你写的材料,非常不错。”

  简单的客套后这主任切入了主题:“对了,我这边新接了一个合同,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来我家谈谈工作的事情。”

  “这个恐怕不太方便吧?”这人的生活作风让我有些反感,却也不好直接拒绝。

  主任好像看透了我内心的想法:“你放心,家里没有别人。”主任说她男人一直在外地,已经半年没有回来过了。

  这倒是让我有些同情,一个女人这么长时间独守空房,确实需要人安慰,而且我爷爷说过,让我晚上不要单独带着,主任的提议可谓和我一拍即合。而且主任打着工作的幌子,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那好吧。”

  见到我答应下来,主任嘴角都满是笑容,将我送出办公室。或许是因为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今天感觉过的特别快。

  我走出公司,主任就开车过来,几句客套话后,主任有些不高兴了:“现在可不是在公司,叫主任多生分,叫陈姐。”

  “陈姐。”我也很会顺杆爬,在公司里面如果有主任一级的靠山,再配合自己的能力,升职的可能就大了一些。

  陈姐的家中装修不错,只是空气沉闷潮湿,好像很长时间没有通风透气似的。陈姐将门锁住,热情的招呼我:“你随便坐,我先去洗个澡。”

  我茫然打量着四周,从包里面摸出一个枕头,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用自己的枕头,就会失眠。

  我推开主卧,一股浓郁的血腥气迎面扑来,里面黑洞洞一片,我摸索着想把灯打开,好不容易摸到开关,还没有等动手,陈姐就一把将我拉出来,“砰”将门关死,紧盯着我问了句:“你看到了什么?”

  话语阴沉、紧张,我甚至从中听出了危险气息,头皮发麻,心跳骤然加速,支支吾吾的说了句:“没,没看到什么。”其实我十分好奇里面的气味,但看到她的这个表情,我就不敢多问了。

  这陈姐有些神神秘秘的,我都后悔答应这人了。

  陈姐阴沉的目光消散不少,脸上又重新挂满了和煦的笑容,将门打开:“你不要害怕,只是我床上的东西没有收拾。”说话的时候,她将房门打开。

  我进去看了看,这房间里面满是馨香,床上则是扔了一些内衣。我还真是有些蒙圈了,两次的嗅觉截然不同,如今面前的情况就在眼前,难道刚才我闻到的是错觉么?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吓得我手一哆嗦,枕头差点掉在地上,摸出手机接通电话,那边传来那鬼大哥的声音:“你在什么地方?”话语深沉冰冷透着阴沉。

  我心里咯噔一下,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出话来。他倒是没有和我废话,直接说着:“你们公司死了一个男子,叫江文,皮肤干瘪,骨骼酥脆,是被女鬼吸取了元阳。”他告诉我公司里面有鬼,无论我在什么地方,都要赶紧回来。

  “啊,江文!”我惊的目瞪口呆,小江今天只和陈姐发生了关系,那勾魂夺魄的女鬼,是陈姐么?

第3章 生吃人肉的陈姐

  我被自己内心的想法吓了一跳,殷重华是鬼,我怎么能轻信他的话。今天下班的时候,我还看到了小江,虽说有些精神不振,却也不像他说的那样,皮肤干瘪骨骼酥脆。他将事情说的那么恐怖,无非就是想骗我回去。

  还说什么七天后过来要我的身子,这才一晚就忍不住了。男人这张嘴真是不能相信:“你以为我是傻子么。”说完这话后,我没有等殷重华反应,立刻就挂断了电话。

  我还真是有些奇怪,那人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思索一阵都没有找到理由,我一抬头,见到无比贴近自己的陈姐吓了一跳。

  陈姐目光锐利,脸上却是挂着奇怪的笑容:“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很随意的摆了摆手:“没事。”

  陈姐也没有多问,和我谈论了一些公司的事情,随着时间的加长,夜越来越深。陈姐打了个哈欠,询问我要不要洗澡?

  我刚想开口答应,但想到自己那青色的嘴唇,打消了这个念头,陈姐对此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招呼我过去睡觉。

  我去卫生间洗了下手,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陈姐的家中好像没有镜子。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陈姐这么漂亮的女人,不梳妆打扮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我虽然觉得不对劲,却没有多说什么,这或许是人家的习惯。昨天晚上我一夜没睡,精神有些不好,如今身边有陈姐,我心中巨石放下一点,入睡很容易。

  直到深夜,我感觉一条冰冷的东西搭在自己的肚子上,我微微睁开眼睛,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我就看到腹部有一个光洁如玉的手臂,惨白没有一点血色的手臂,在这黑夜中颇为显眼。

  顺着手臂往下看,就看到纤细的手指上长着长约十公分的指甲,在我的肚子上轻轻拨弄,锋锐的触觉使得疼痛从腹部瞬间传遍全身,下一刻好像就要抓进我的肚子。

  我浑身一个激灵,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这应该不是人类该有的手臂吧?难道刚才那个殷重华说的是真的?小江真的是被陈姐吸干净了阳气?

  那指甲每移动一分,我心就往上提一下,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惊扰了背后的陈姐,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背后的陈姐欺身过来,口中哈出的凉气吹在我的脖颈,使得我半边身子,好像都失去了知觉。

  我忍不住了,弹身起来,脚步踉跄的退到房间角落,抱着枕头怯怯的看着淡定自若穿衣的陈姐。

  她双眼在黑夜中散发出莹莹光芒,娇笑一声:“不好玩,你这么快就醒了。”

  陈姐随手一挥,我眼前清晰地情况,瞬间变得模糊,随即浓郁的血腥气钻入鼻孔,晃动一下脑袋,我就看到房间里面躺了一具尸体,血肉模糊,上面还有啃咬的痕迹。

  “呀!”我惊叫着后退,晚上吃的东西顿时都吐了出来。

  陈姐走到那尸体旁边,扯下死者右手,将手指塞到口子,就好像吃豆子似的,咯吱咯吱的嚼着,碎骨头、肉末混合着血水自陈姐的嘴角流出,我咽了口唾沫:“你竟然吃人肉?”

  陈姐对我的诧异与惊恐并没有诧异,伸出舌头将嘴角的血迹舔干净:“这人时间太长了,肉好像都变质了。”说话的时候,陈姐用看食物的目光紧盯着我。

  我都已经靠到了墙角,紧攥的双手青筋暴起,可见我内心的惊慌到了何种程度。这家伙是想吃我!

  “那个,陈姐,我今天晚上打扰了,我现在就走成么?”我声音都在发颤:“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真是吓得不轻,什么话都往外面蹦。

  陈姐见我这样子:“顾念,你放心,我是不会吃你的。”听了这句话,我心微微一定,却没有想到这家伙背后又加了句:“与你的肉体相比,你的灵魂给我的吸引力更大。”

  我心说这女人可是够狠的,失去了肉体还可以转世投胎,但如果失去了灵魂,那连来世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一边看着陈姐,一边瞥眼看着楼下。

  从八楼往下看,那汽车就好像火柴盒,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那绝对死的非常彻底。

  陈姐揉搓着双手慢慢朝我走来:“顾念放心,我一手将抓死,你不会感觉到太多的痛苦。”

  我吓得闭紧双眼,与其说失去了抵抗的力量,不如说是根本没有抵抗的勇气。身后窗帘传来呼啦一声响动,我就感觉手臂一紧,自己被拉进了冰寒的怀抱:“我说话不听,这下吃亏了吧。”

  略带责怪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我茫然抬起眼睛,就看到殷重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不知怎么的,危难时候见到他,我心中涌出奇怪的感觉,有委屈有希冀,其中还夹杂着些许感动。

  我赶紧摇了摇脑袋,将内心的想法甩出去,如果这家伙是人,在如此危难时刻,挺身而出,我或许还真会对那个人刮目相看,但这家伙是鬼,而且还是个色鬼,我恨不得吐他几口口水。

  挣开这家伙的束缚,我努力后退两步:“你想做什么?”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本以为甩掉他,这件事情会到此结束,可惜的是甩不掉。

  “我想做什么你还不清楚么?”这家伙反问我一句,好像没事人一样,丝毫没有把女鬼当做一回事:“你应该问我能做多长时间。”

  我闹了个大红脸,与这种人打交道,我十分无语。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老是说些没有用的东西,你能打得过人家么?

  陈姐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殷重华,好像也十分诧异,上下打量了一阵:“做事讲究先来后到,这点礼貌,你应该知道的吧。”

  殷重华瞥了陈姐一眼:“这人是我老婆,我跟你还用分什么先来后到么?”

  “阴婚?”陈姐毫不在意,随即面色一寒:“我不管你是谁,顾念我是要定了。你迟迟不肯离开,这是要逼我动手啊。”

  殷重华比陈姐更加嚣张:“收回你刚才说的话,现在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陈姐没有说话,而是挥舞着长着长长指甲的双手,朝殷重华的胸口抓来!

恨余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恨余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7章(第7章 分手,桥归桥路归路)

    原标题: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7章(第7章分手,桥归桥路归路)小说: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第7章分手,桥归桥路归路南城的夜,总是透着一丝隐秘的魅惑。繁华的高楼大厦闪烁着光亮,人影比白天还要多。容胭还在补觉,就被林湘的一通电话催到了花都。花都是南城最为奢侈的酒吧,一楼大厅是开放的露天舞池,黑色的琉璃吧台旁坐满了前来消遣的人们。二楼是独立的VIP包间,三楼、四楼是大型的狂欢派对场。简单的黑色连衣裙,依旧是那耀眼的酒红色长发,容胭进入酒吧大门,径直朝楼上走去。酒吧三楼,穿过豪华的长廊,两名侍者微笑

  • 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7章(第一卷 梦中套路第7章 女朋友漏气了)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7章(第一卷梦中套路第7章女朋友漏气了)小说名字: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第一卷梦中套路第7章女朋友漏气了“什么也别说了,就冲这场面,下周李老师来巡山见!”余乐虽然嘴上轻松,但是眼神却非常认真的盯着电脑屏幕,超级炮台不断的消耗着盲僧,德玛和卡特的血量,残血的盲僧和德玛知道机会不多了。“快看!盲僧的Q技能终于踢中了大发明家了,我都能感觉时间像像静止了,超级大炮的最后一发炮弹就要发出了,如果盲僧的二段QE跟上,配合德玛的大招收掉余乐的人头。他们就能触发天赋里的危险游戏残血逃生,不

  • 修仙强少在校园7章(第7章 一刀两断)

    原标题:修仙强少在校园7章(第7章一刀两断)书名:修仙强少在校园第7章一刀两断“是谁?”余默沉声问。“余默,快给我开门。”余富贵嚣张的声音传了进来。余默皱了下眉头,不知余富贵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但他一点也不怕,今天倒要看看对方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即便余富贵不来找他,他也要去找余富贵算一算这笔账。一个伯父竟然把侄女儿卖给别人,这种无耻的行径令人发指。“这么多年了,他竟然依旧如此恶毒,当年卖掉大伯家姐姐的事看来是真的。”余默父亲共有三兄弟,老大英年早逝,留下一个女儿,妻子改嫁后,女儿基本上是余默父亲抚

  • 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7章(第7章 非正式见面)

    原标题: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7章(第7章非正式见面)小说名字: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第7章非正式见面林萱拿起手机想打电话,让妈妈给自己送点钱。可是一想到妈妈正在陪那个男人吃饭,便放下了这个念头。林萱咬唇琢磨了一阵,点开微信给自己的好朋友佟雨佳发了一条语音。“佳佳,赶紧给我发一百块钱的红包,我急着用钱,赶紧、赶紧!”坐在车内的厉靖焰刚好看到这一幕,冷峻的脸上凝起一抹浅笑,“怎么,没带钱?”“汪汪。”此刻,趴在厉靖焰身旁的萨摩犬,突然探起身子将两只前爪搭在车窗上,一身雪白的毛发被阳光照射后变得

  • 既见君子,何必矜持7章(第一卷 猫一样的男人第7章 没羞没臊的姑娘)

    原标题:既见君子,何必矜持7章(第一卷猫一样的男人第7章没羞没臊的姑娘)小说名:既见君子,何必矜持第一卷猫一样的男人第7章没羞没臊的姑娘正在整理资料的彦秋闻言,头也未抬的笑了起来说:“好啊,你等我把这份资料送给boss就可以走了。”辛云望着彦秋起身,如往日般挽起的发髻连一丝多余的碎发都没有,白衬衣,黑色中裙,窈窕纤瘦的背影。这个气质出众,貌美如花的姑娘,是辛云在这个城市里最要好的朋友。两人都是这个城市的客人,互补的性格让她们一见如故,相似的经历让她们心心相惜。好朋友不在于认识的早晚,而在于共同的

  • 我用系统娶仙女7章(第7章 我要升级)

    原标题:我用系统娶仙女7章(第7章我要升级)书名:我用系统娶仙女第7章我要升级妖兽山脉乃是整个东域的十大禁地之一。传说在山脉的最深处有着真龙存在,不过到底是真是假没有知道。妖兽山脉,光听名字便可以知道,这里面妖兽横行,凶险无比。妖兽分为一至九级,一阶到九级妖兽对应人类的修为,分别是武者、武师、大武师、武灵、武王、武皇、武宗、武帝、武圣。位于妖兽实力巅峰的九级妖兽,也被称之为圣兽,为妖兽中实力最强的存在。至于传说中的神兽,对应的自然人类近乎于传说的武神。不过,妖兽一般都比武者要强悍一倍,甚至是两倍

  • 地府通行证7章(第7章 冒领功劳)

    原标题:地府通行证7章(第7章冒领功劳)书名:地府通行证第7章冒领功劳这是江城本地的新闻报道,电视里面,一个主持人正在报道。“据本台记者报道,我市第一人民医院刚刚治愈了两例严重的脑梗塞和脑溢血患者,其中一位已经病愈出院,还有一位患者还在观察,但是基本上已经痊愈,据悉,这两位病人的主治医生,都是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吴池医生……”画面一转,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房,出现在镜头里面的郝然是江楠的母亲,说了一番感谢吴池的话。“这次多亏了吴医生的治疗,我的病才能够痊愈……”镜头很快转向了一个医院的医生身上

  • 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7章(第7章 我的美女市长老婆)

    原标题: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7章(第7章我的美女市长老婆)小说书名: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第7章我的美女市长老婆肥龙咬着煎饼恶狠狠的瞪着韩东,韩东微笑道:“龙哥,之前是场小误会,以后还请龙哥多多关照。”“算你聪明,既然这么说,那件事就算了。”接下来肥龙一板一眼的给他讲了讲工作注意事项,其实根本没什么技术含量。这个肥龙憨憨的倒也没什么心眼,别看生得五大三粗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平时没少被姐夫骂,保安队里也没人看得起他,突然来了个新人,口口声声叫自己“龙哥”,让肥龙一下子自信心爆棚,对韩东多了几分亲近。“……

  • 最强屠龙系统7章(第7章 怒杀狂仆)

    原标题:最强屠龙系统7章(第7章怒杀狂仆)小说名字:最强屠龙系统第7章怒杀狂仆龙二铁青着脸,从地上捡起兔皮,咬破自己的指尖写了起来,随后一张十五万两白银的欠条就新鲜出炉了。宁奇拿过来一看,满意的放回口袋。“你们走吧,我到时候会去龙家要钱的,你先回去让你主子把钱准备好。”宁奇笑道。“坏蛋!”小女孩突然开口骂道。宁奇眼睛一瞪,杀气腾腾的看着小女孩:“叔叔就是坏蛋,小心叔叔把你抓回家养起来以后给叔叔做老婆!”小女孩吓的一哆嗦,连忙躲到龙二身后。“小孩子不懂事,宁少爷请见谅,我们这就回龙家,宁少爷随时可

  • 乡村小神医7章(第7章 质疑之声)

    原标题:乡村小神医7章(第7章质疑之声)小说名:乡村小神医第7章质疑之声一晃眼,已经好几天过去了。这天,张铁森和往常一样,背着背篓想要上山采药。可等他走到村口的大榕树下的时候,几个妇女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还对他指指点点的,交头接耳的好像在议论着什么。张铁森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她们眼中的怪物,感觉浑身不自在。村口的这颗大年大榕树下,一天到晚都会聚集着不少的山福村的村民,这里也可以说是村里的消息根据地。像谁家老母鸡不下蛋,谁家猫儿不叫春之类的小事在这里都能打听的到,上至天文下到地里。中华历史往前推五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