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阴缘天定】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8:11:47 来源:网络 []

书名:阴缘天定

第1章 把自己租出去

  出租车停在了山间公路边上,司机大叔转过头来对我道:“小姑娘,到地方了,你确定没指错路?”

  我摇了摇自己因为晕车而变得发沉的脑袋,把涌到喉咙的一口胃内容物强行压了下去,看看手机上高德地图显示的当前位置,点点头道:“没错,就是这里。163女人网

  说完,我掏出来和大叔约定好的车费三百块,递到了他手里:“谢谢你了大叔,我这就下车了。”

  大叔接过钱去,脸上却是一片担忧:“小姑娘,你看看外面,今天阴天,到处都是黑乎乎的,看起来五里以内都没有村子,你告诉大叔,到这里来真的是看亲戚,不是会网友的?现在网上的坏人可多,不要被人家骗了呀。要不这样吧,大叔在这里等你一会,开着车灯,如果你感觉情况不对,就回来,我免费把你捎回去行不行?”

  这个司机大叔是个好人,似乎看出来有些不对,一路上一直在提醒我,一定要当心遇到坏人。

  没有办法,我只好向大叔保证,我确实是来看亲戚的,他们家就住在前面不远处的小山后面,已经约好了会来接我的,大叔脸上的表情稍缓,打着方向盘,准备倒车回去。

  我站在路边上,发现在前面不远处有一条一米多的岔道,那里应该就是给我发短信的人说的道路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那条小路的前方,出现了一点亮点,飘飘荡荡的,就好像是有人提着灯笼在黑暗中的山路上行走,便高兴地拍了拍车窗对大叔道:“大叔,你看接我的人来了!”

  大叔停了下来,看到那点亮光,这才放下心来,笑着对我道:“那就行了,大叔回去了。”然后,他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从身上拿出一个红布包来,从车窗伸出手来递给我:“小姑娘,我们爷俩在路上聊得不错,今天是中元节,一会你要走夜路,大叔那天从真武观求了个护身符,送给你吧。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我接过来用手捏了捏,红布包鼓鼓的,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再次谢过大叔以后,便和他挥手告别了。

  其实我还是对大叔撒了谎,我这次到这个名叫老虎崖的地方来,并不是看亲戚,也不能算是会网友,而是在网上找的一个兼职,来陪一个男子见他的父母,冒充他的老婆,也就是常说的租妻。

  放暑假以后,我没有回家,而是在学校附近找了一个家教的兼职,每星期只在周末上四节课,辅导一个高三学生的英语,感觉自己还可以在工作日做些别的兼职,便在网上又发了几个找工作的贴子。

  当时也是看到别的女孩子发贴说可以出租自己给男人当女朋友或者老婆,但是要约定最多只能牵手、拥抱,不能接吻和睡在一起。

  也有的女孩子开玩笑说,如果有高富帅租了自己,也不排除毁掉约定,假戏真做的可能。

  我觉得好玩,便也复制了一个女孩子的信息,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和QQ号留在上面,发了出去。

  想不到昨天晚上我刚把贴子发出去,今天中午就有人加我QQ,说要租我当三天老婆,报酬是五千块钱,而且还把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发给了我。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这么高的报酬,从照片上看,那个男的长得还不错,我就心动了,便想和对方语音详谈一下,想不到他说不方便,只能发文字。

  于是,我们很快就谈好了,他说自己有事要先回家,已经给父母说好女朋友随后就到,要我一定要在今天晚上十点前赶到老虎崖,而且还马上就把五千块钱打到了我的卡上。

  人还没到,钱先收到了,我感觉这个男的应该不会是骗子,再说了,姐从高中就是田径队的,到大学以后又学了两年的散打,还真的不怕事。

  现在法制社会,我还不信他敢把我怎么样。

  我带的行李不多,都在一个拉杆箱里,便拖着箱子,迎着那点光亮走了过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感觉到有一点奇怪,刚才光亮出现的时候,虽然因为是晚上看不清距离,但是目测最少也有一里多路。

  这才过了不到一分钟,那点亮光和我之间的距离,看起来应该不过一百米了,我甚至能看到被它照亮的地面。版权163nvren.com

  幽蓝色的光,看着既不像手电,也不像灯笼,就那么晃晃悠悠地在路上向我飘过来,似乎根本就没有人举着它。

  我又拉着箱子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对方走的这么快,应该是骑着车过来的,为什么我刚才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

  我的心里顿时毛毛的,想起了以前看到的很多鬼故事,鬼火就是这样的,在半空里飘,如果人遇到鬼火,就会鬼打墙,找不到走出去的路。

  我有些发慌,便停了下来,回过头一看,身后的公路还在不远处,才觉得踏实了一些,壮着胆子试探着问道:“喂,你是来接我的吗?”

  对面有人咳了一声,然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道:“是。”

  只有一个字,没有问我的名字,也没有说自己是谁,也许是因为田野里有风的缘故,声音有些飘忽,有气无力的。

  我有些奇怪,联系我的明明是一个青年男子,为什么来接我的好像是个老头?

  就在这时,忽然一股冷风从我的背后吹来,我只觉得脖子里一凉,似乎有人在向里面吹气,我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可是不敢回头。

  老人们都说,人身上有三盏灯,那就是人身上的三昧真火,一盏在头顶,两盏分别在人的两肩。

  有这三盏灯在身上,野鬼邪秽就不敢靠你的身子。推荐163nvren.com

  如果你晚上在外面走夜路,觉得有人在你脖子里吹气,一定不要回头,如果回头这三盏灯就会灭掉一盏,三次回头灭掉三盏,那鬼就不怕你了,可以为所欲为。

  想起刚才司机大叔给我的护身符,我把它攥在手里,狠狠向后面砸去,可是手腕一紧,就好像被人轻轻握住了,然后“吃”地一声轻笑在我耳边响起。

  我被吓得大叫起来,手里的拉杆箱也扔到了地上,没命地向前跑去。

  走近以后我才发现,灯火是一盏灯笼发出来的,二三十年前的那种马灯,玻璃罩,上面有一个铁丝挽成的提手。

  可是很奇怪,刚才明明听到前面有一个老人和我说话,灯笼的后面却看不到一个人影,似乎它就这么飘在半空里。

  难道说,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也是鬼?是它提着灯笼来接我的?

  想起刚才司机大叔告诉我的话,今天是中元节,也就是俗称的鬼节。

  七月十五鬼门开,今天晚上阴间的鬼都会到人间来,看来我这次是真的遇到鬼了。163女人网

  想到这里,我只觉得两腿发软,差点倒在地上。

  “姑娘,你没事吧?怎么吓成这样?”刚才的那个苍老声音又响了起来,一个佝偻着腰的人影突然在灯笼后面出现,头上戴着一顶破斗笠,身上是一身深蓝色的衣裤,看不清他的面貌。

  我颤声问道:“你……你是人是鬼?刚才怎么看不到你?”

  那人伸手把自己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是一个面容苍老的大爷,把灯笼举到我面前,笑呵呵地道:“你看,我刚才用这棍把灯笼支在路上,去旁边方便了一下,所以你才没有看到我。”

  他手上果然有一根一人多高的细竹杆,应该是防身用的,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又想到了个问题,便问道:“为什么你走得这么快,我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老人抬起脚下的脚解释道:“姑娘你看,我穿的是老伴纳的千层底,这种鞋穿着舒服,而且走路没有声音。我走得快,是因为我家那小子怕你一个人走夜路害怕,所以我就骑着家里的那辆二八自行车来了,不过刚才停在前面了,那边有道沟,自行车没法过来。”

  一切解释都合情合理,我终于放轻松了,告诉老人刚才我觉得有人在我脖子里吹气,一定是鬼,老人却是哈哈大笑:“你一个年轻人还信鬼?我都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呢,那都是人自己吓自己,没事的,我替你提着箱子,我们快回家吧,大家都等着你吃饭呢。”

  说完,老人去提我的箱子了,我把手伸到灯笼的下面,分明看到手腕处有一片变得微微发青,就好像被人狠狠掐了一把一样。

  真的是我听错了?

第2章 乡村土豪

  夜晚的风慢慢大了起来,在我们身边“呼呼”在吹过,我身上感觉到有些冷,便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人跟在我的身后,可是我接连转了好几次身,却根本就没看到一点鬼影子。

  老人提着我的拉杆箱招呼道:“走吧姑娘,山里风大,所以说你会觉得有人在身后站着,到家里吃点东西暖暖身子就没事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也觉得有道理,也许真的只是因为风的缘故。

  有一个人一起走夜路,我也没有那么心虚了,便提着灯笼和老人一起向前走去。

  一路上,我感觉老人时不时地会向我身后看一眼,刚才搁下的心又吊了起来,可是不管我怎么问,老人都说没什么,我也回过几次头,确实没什么。

  而且,我相信以前听老人们说的那些话,如果我身后真的有鬼的话,我转了这么多头,早就被鬼给上身了。

  老人和我说着话,我这才知道他叫谢富安,种了一辈子的地,家里只有一个老伴和儿子。

  谢富安这个名字倒是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不过我记得他儿子叫谢寒轩,却不像一个农民能起出来的名字。

  向前走了几十米,小路果然被一条深沟给截断了,沟底还有一些积水,而且沟边上还长着很高的野草,看起来这条沟似乎挖了很长时间了。

  我不禁有些意外,便问谢富安怎么回事,他叹了口气,说村子里得罪了一伙恶人,对方断了通向村子的道理,想把他们封在里面。

  靠,法制社会,电视上天天宣传,怎么还有人这么无法无天?

  我在网上也看到过,现在有些人经常在农村强拆强占,虽然那些人一般都是有背景的,但是我相信只要拿起法律的武器,总有办法惩治那些坏人。

  我问谢富安,村里人为什么不去告那些人,他冷冷地道:“哼,就凭他们那些小手段,想要困住我们还差得远了。用不了多长时间了,我们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靠,听他的意思,好像要以暴制暴的样子?

  他们只是一伙农民,怎么和人家斗?

  随后我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人家只是租你三天,糊弄一下自己的父母,让他们不要再逼婚而已,你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人家的女朋友了?关心那么多,闲得蛋疼!”

  我们从旁边的庄稼地里绕到了沟对面,我注意到地里也是长满了野草,在野草里也有一些玉米高梁,可是数量极少,而且长势很差,似乎根要本就没有人打理。

  一辆旧式的大轮自行车倒在路上,这种自行车,我只在一些电影里和画册上见过,在现实中还是第一次见到,可是在灯笼的光线下,它却是锃明瓦亮,似乎刚出厂一样,我心中不由好奇,谢家怎么能把它保养得这么好。

  谢富安让我坐在后座上,他蹬起自行车,车子“嗖嗖”地行驶在乡间土路上,十分平稳,速度也极快,谢富安蹬着车似乎根本就不用耗费力气,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刚才看谢富安佝偻着腰,而且头发花白,看起来老态龙钟,想不到他的身体这么好,真的是让我很意外。

  手里的拉杆箱有些重,一会儿功夫我就感觉手腕发酸,刚想要把它提到腿上抱着,忽然一阵风,就好像托起了箱子一样,我感觉手里一轻,应该是谢富安帮我提着它。

  向前走了四五里路,泥路绕过一座小山包,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小村落,因为是阴天,只能模糊看到村子的轮廓,漆黑一片,没有一点亮光,我感到有些奇怪,可是转念一想,一定是那些坏人把电给断了,真是太过分了。

  谢富安下了自行车,让我把箱子放到车后座上,推着车子向村子里走去,我这才发现,在路两旁有一些树,可是树上的叶子都落掉了,枯枝像一只只乞讨的手伸上夜空。

  夜风更猛了,从树枝间穿过,发出“啾啾”的声音,就好像怪鸟在叫一样,我的后背一阵阵发麻,总感觉这个村子的气氛不是很对。

  可是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黑灯瞎火的,即使我离开,也一定找不到车回城里了,只好呆一晚上,不行明天早晨就快点离开。

  我摸了摸衣服里藏着的一瓶防狼喷雾和水果刀,心里开始有些后悔了,不该为了五千块钱,来到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

  进村以后,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人,农村向来睡觉都早,看来村民都休息了。

  可是等我们走到一座大院子前时,“刷”地一下,本来黑乎乎的街上忽然亮起了几十盏灯笼,顿时把我们面前的街道照得亮如白昼,这些灯笼全部是白纸糊成的,里面似乎点着蜡烛,看起来很有年代的感觉。

  进村以后,我感觉两旁的房屋都很低矮,而且似乎都已年久失修,可是现在看过去,却都是十分高大严整,而且无论是屋顶的黑瓦,还是墙上的白粉似乎都是新的,好像为了迎接什么大日子,特意整修过一样。

  原来空荡荡的街上,忽然涌出来很多人,从各个院子里向我走过来,大家七嘴八舌问谢富安:“老谢,新娘子接来了吗?”

  “好漂亮的新娘子,一看就是旺夫相。”

  “老谢,你这次可是立下了一件大功。”

  我被这么多人围住,而且大家都在夸赞我长得漂亮,知书达礼,旺夫旺家,我感到很不好意思,这些农村的大叔大妈实在是太热情了。

  他们还都向我怀里塞东西,而且大部分都是首饰,戒指项链,手锣耳环,非金即玉,看起来都很古旧的样子,应该是每家的传家宝。

  我实在想不明白,这谢家在村子里到底是什么地位,难道说谢富安是村长?

  即使是村长,村民们拿出这些东西来送给我,也太贵重了吧?

  我推辞不要,可是谢富安却低声告诉我:“这都是他们的一点心意,如果你不收的话,他们一定会不安的,既然给你了,你就留下吧。”

  初次来到这个地方,我也不知道人家的风俗,只好听他的。

  我也不是谢寒轩真正的女朋友,拿了这些东西难免昧心,便想着等见到他以后,再都还给他。

  大家簇拥走我来到大院子的门前,所有人都站在门外,看着谢富安带着我进了院子,等到我回头想向他们打招呼致谢的时候,却发现那些村民全部都离开了,街上再次变得空荡荡的,只有一盏盏纸灯笼在风中轻轻摇摆。

  一个和谢富安差不多年纪的大娘迎了出来,我却没有看到那个谢寒轩,便装出很熟络的样子问大娘:“寒轩没在家吗?他怎么没去接我?”

  大娘的脸上有些慌乱,谢富安用手拨了一下她,笑着替她回答我的话:“那个,大……他还有点事在忙,你先进屋休息,他可能要晚点才回来。”

  听到谢富安这么说,我的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今天晚上不见谢寒轩最好,免得尴尬,万一他父母要我们在一起睡,那可就麻烦了,明天看看情况,如果不对劲我就走,大不了把五千块钱和今天收的那些东西全退给他。

  谢寒轩的母亲一直低着头,似乎不敢看我,看来这个村子妇女的地位并不高,还好我不是谢寒轩的女朋友,要是真嫁给他,那可就遭罪了。

  想想还有些可惜,谢寒轩看起来可真的很帅,而且村子的这些人出手这么阔绰,谢家的院子又这么大,房屋也是像极了古代的大户人家,说不定很有钱呢。

  我正胡思乱想,谢富安和他老伴从里面端了很多吃的出来,一共是七个菜。

  谢寒轩的母亲在一个八仙桌左右摆了两个板凳,让我坐在西边的宾位,而东边的主位却是空着,然后盛了两碗米饭放在桌子上,随手就把筷子插在了米饭上。

  我看到她的动作不由眉头一皱,米饭上插筷子,这在我们那边,只有给鬼上供时才会这么做。

  而且不多不少七个菜,不是六个,也不是八个,也是给鬼上供时,才会上的!

第3章 被人强上了

  谢母把一碗饭向我面前推了过来,嘴里轻声对我道:“姑娘,吃饭吧。”

  声音十分恭敬,不像是和自己的晚辈说话,似乎把我当成了什么大人物一样。

  我感觉到十分不舒服,不管怎么说对方也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妈,我虽然不是谢寒轩真正的女朋友,但是这一点人情礼节我还是懂的。

  我忙接过碗来,拉着谢母的手对她道:“伯母,你们也一起吃吧。”

  触手一片冰冷,就好像握住了一块冰,根本就不像是人的身体,我忙松开了她的手,低声问道:“伯母,你身体不舒服吗?”

  谢母慌乱地摇了摇头,身体微微抖了一下,似乎十分害怕,谢富安一把把她拉到了身后,陪着笑对我道:“乡下老太婆,没见过世面,你快吃吧,我们还有点活没干完,先出去了。”

  说完,谢富安不等我说话,就拉着自己的老婆出了屋子。

  我看着桌上的七个菜,还有那两碗插着筷子的米饭,怎么看怎么别扭,而且来到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不敢随便吃人家的东西,万一被下了迷药什么的,那可就亏大发了,便没有动饭菜,从箱子里拿出了来时买的饼干和矿泉水,简单地吃了点东西。

  过了一会,谢富安一个人回来,看到我并没有动那些饭菜,脸色微微一怔,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告诉我不用等谢寒轩了,自己先休息吧。

  然后,谢富安便拿了一个食盒,把桌上的饭菜都收了进去,我注意到,每当他端起一个盘子时,里面装的菜都有一半塌下去,就好像下面都被人掏空了,只剩下了表面一层一样。

  也许是因为准备的菜量不足,所以说在盛到盘子里时,装的虚了一些,才会这样?

  谢富安把菜都收起来以后,又去端桌上的那两碗饭,盛给我的那碗倒是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可是当他端起另外一碗时,我清楚地看到,“扑”地一下,饭里本来满满的饭粒一下都沉了下去,仅能盖住碗底。

  这一下,我便感到有些不对劲了,快步走到谢富安的身边,伸手便去拿他手上的饭碗,嘴里道:“谢伯,我来帮你吧。”

  靠近以后,我终于发现,饭碗里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米粒,其余的都是一些灰色的粉末,就好像香炉里的香灰。

  明明只有我一个人吃饭,谢母却盛了两碗饭,而且刚才我看得清清楚楚,两碗饭端出来的时候都是一样的,这才过去了十几分钟,为什么其中一碗就变成了灰?

  我低头看向食盒,发现那七盘菜也是一样,就好像有人用刀从当中切开一样,一边还是完好的菜,可是另外一边却也变成了香灰一样的粉末。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饭菜怎么变成了灰?”我被这奇怪的现象吓得声音有点变调,抓着饭碗对谢富安道。

  谢富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慌乱,嘴里诺诺地道:“姑娘,你不要多心……”

  忽然,一阵凉风从门外吹了进来,卷起了地上的灰尘,直接扑到了我的脸上,我的眼顿时就被迷住了,眼泪涌了出来,不由松开了饭碗,伸手去揉自己的眼睛。

  谢富安似乎松了一口气,说了一声:“这是我们这边的风俗,儿媳妇第一次上门,要通知先人,所以会在饭菜里放些香灰,反正你也没吃。里屋就是我们给你准备的房间,累了你就歇下吧。”

  那股凉风一直围着我盘旋不散,我觉得很冷,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却感觉到身上的衣服一紧,似乎有人从后面轻轻把我搂住,还轻轻撩了一下我的头发。

  我吓得向前迈了一步,顾不得再揉自己的眼睛,转过身来看向身后,却发现空空如也,只有墙上一面镜子里映出我自己的样子,而谢富安已经不见了,就连刚才放东西用的八仙桌也消失了,房门也关了起来,可是刚才我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

  特么,这个谢富安就像鬼一样,走路无声,而且他老婆也神神秘秘的,幸亏我不是他们家的儿媳妇,否则天天和这样一对公婆生活在一起,真够玄的。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走到门口拉了一下门,发现从外面锁上了,心中不由感到好笑,难道说他们还怕我半夜偷跑了?我这折腾了大半天了,可没有力气跑回去了。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我还很精神,这一会却是感觉又累又乏,眼皮一个劲向一块靠,几乎就要粘到一起了,就算是有天大的事,也要等到明天再说,现在还是先睡一觉最重要。

  也许是因为太困的缘故,我感觉自己的脑子也好像不转了,一心只想快点找张床躺下去,便拉着箱子向里屋走去。

  经过刚才看到的镜子时,我才发现这竟然是古代的那种铜镜,只是打磨得十分光亮,所以看起来和玻璃镜子也没有什么差别。

  我不由又向镜子里看了一眼,却是一个激灵,发现在里面我的身影后面,竟然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而且他的手还抚在我的头发上。

  一时间睡意全无,我举起胳臂向后面打去,嘴里惊声叫道:“谁?”

  胳臂打在了自己的屁股上,我回头一看,还是没有看到什么人,再向镜子里看了一眼,却也只看到自己一脸惊愕地站在那里。

  妈的,我今天是怎么了,自从下车以后便一直感觉怪怪的,是不是像人家说的那样,这只是我自己吓自己?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踏实,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把整个屋子都检查了一遍,就连家具的后面也照过了,确实没有其他人以后,才合身躺在了里屋的床上。

  床是电影里才有的那种老式床,上面有一个架子,而且还挂着大红色的帐子。

  不过,虽然样式老,但是无论是床和帐子,还是床上铺得被褥都是崭新的,就好像是为了我这次来谢家,专门订制的一样。

  我扑到床上,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就好像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一样,说不出的舒服,很想脱光衣服好好睡上一觉。

  可是毕竟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我还是没敢脱衣服,和衣躺下,也许是因为太累了的缘故,抱着被子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踏实,我感觉就好像睡在自己的床上一样,睡梦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有人在我后背上推了一下,便向里靠了靠,嘴里嘟囔道:“婷,你又来惹我。”

  沐婷是我的室友兼闺蜜,这家伙很浪,晚上经常半夜爬到我的被窝里,说自己又想了,要我假扮她男友,抱着她睡,我以为这次又是她忍不住过来骚扰我了。

  身上的被子被掀了起来,然后一个身体钻进来,贴着我躺下,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被一只手臂搂在怀里,脖子里一凉,似乎是某人湿湿的嘴唇。

  我本来睡得正香,被她这一撩拨,心里不禁有些小恼怒,眼睛还没有睁开,在那个怀里轻轻蹭了一下,嗔道:“小浪蹄子,你又发骚了。”

  没有人回答我,那只手轻轻把我的身体扳了过来,我虽然有些烦被打扰了睡觉,还是一边笑,一边反手抱住了身后的那个身体,嘴里轻声道:“你不就是想要吗?姐给你!”

  可是抱住对方以后,我就感觉到不对,沐婷的腰和我一样是一尺八的,而这个腰却是要粗上许多,而且胸也是平的,不像沐婷那样大得惊人。

  我再想推开对方,可是却已被紧紧抱住,我猛然清醒,睁开眼一看,只见眼前一张帅气的脸,正是照片上的那个人。

  “谢寒轩?”我刚说出这个名字,对方便低下头来,张开嘴巴,一下便噙住了我的双唇。

  妈的,不是说好不亲吻不上床的吗?怎么床也上了,嘴也给亲上了?

  我屈膝狠狠向谢寒轩的两腿之间撞去,可是却被他给挡下了下来,把我压在了身下,冰冷湿滑的舌头顶开我的嘴唇,似乎还想要进入我的嘴巴。

  我被他压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办法挣扎,便死命咬住牙,不让他得逞,却听到他从鼻孔里轻笑了一声,然后便觉得小肚子上一凉,一只手游了进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左胸。

阴缘天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缘天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都市兵王第十六章埋伏当孟凡来到城北的废弃工厂时,强行将自己焦躁的心情压制了下来。观察着工厂四周。因为往年污染太过严重,所以工厂附近几乎是草木凋零,只有一座破旧的工厂斑驳的坐落在一片荒芜之中,看上去好不凄凉。孟凡并没有直接进入工厂,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工厂的情况。似乎一个人也没有,但孟凡还是从那些了凌乱的脚印中,判断出对方的人数。至少有五十人,而且各个全副武装,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军队。其中有三十多人散布在工厂外围,将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情深不及白首》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情深不及白首》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情深不及白首第16章吐出一口鲜血“沈默言,你把叶清歌带到哪里去了?给我交出来!”慕站北一离开医院就给沈默言打了电话,语气极度的不耐烦。“慕站北,你这个人渣,清歌被你害死了你自己不知道吗?难道连她的尸体你都不放过!”沈默言气愤的说道,为什么慕站北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打来电话。“沈默言,这是我和叶清歌之间的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别忘了,是谁把你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我可以把你放出来,就有本事再把你送进去。”慕站北眯着眼睛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聂少,我爱不起第十六章离婚证苏果被她盯得心里发毛,但这点害怕转瞬就被她抛弃了,她快速将那本鲜红的离婚证放在了苏晴面前。“君邪决定和你离婚了,我们很快就会结婚。”苏果本以为苏晴会放声大哭,然后跪在地上求她,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苏晴只是很平淡的看着她。“说完了?”苏晴问,“说完了你可以滚了吗?”苏果气结,她甩下离婚证,踩着小松糕鞋放出了狠话:“爸爸说我们苏家没有你这么丢人的女儿,你的出生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你最好死在外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你是我的罪过》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你是我的罪过》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你是我的罪过第16章新娘不是她这突兀又熟悉的声音让丁柔浑身一震,扭头看去,只见门口,安悦佳一身大红蕾丝紧身包裙立在门口。门本就是开着的,她走进来没有声音也是正常的。她浓妆艳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脸高傲的盯着丁柔,眼里折射的是对丁柔的讽刺。“小佳,你……”自从那天,丁柔就没有再见安悦佳,就算是打电话也是不接。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更想不明白小佳那天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我怎么了?”“你怎么穿成这样?”在她的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亿万星辰说爱你第十六章其他男人的味道陆俊淡淡地看着我,上前,跟我并排站着,我直接将西装脱下,塞回给他,转身准备离开,却被他拉住手腕,一拉,我踩着高跟鞋一个不稳,被他给抱在怀里。我挣扎着,却无法挣脱,情急之下,我用尖尖的鞋跟狠狠地踩在他那油光蹭亮的皮鞋上,他吃痛地松开了我。我退后几步,厌恶地瞪着他,厉声问道:“你想干什么?”“看你冷,所以……”陆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不需要。”我冷冷地瞪着他,“你不觉得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沸腾英雄血》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沸腾英雄血》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沸腾英雄血016章谁的地盘?‘刷!’一道剧烈的风,从我的耳旁呼啸而过。“草你妈的,敢躲老子我的拳头,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说完,张奎猛的上前一步,一脚狠狠的朝着我踹了过来。我冷冷一笑,老子我岂止是躲你的拳头?老子还要打你呢!就在他的脚刚刚要接近我的那一瞬间!‘呼!’我上去就是一拳狠狠的轰击在了张奎的肋部。拳头刚刚落下去!‘嘭!’沉闷的碰撞声音响起,其实吧,我这一拳并没有用这么大的力量。突然间,张奎就好像被铁锤砸到一般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6章你的爱,我嫌脏“欢欢,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否则,你的恨是从哪里来的?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你不要离开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白瑾昊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撕扯着秦欢身上的衣服,他真的很慌,很害怕,怕失去她,却不知道该怎么挽回她,最后,竟然试图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他想要占有她,狠狠的占有她。只有在她的身体里,他或许才能重新感受到她的温度?事实上,因为以前他并没有意识到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首席的掌心至爱》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首席的掌心至爱》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首席的掌心至爱第16章终有一天,你名字绝对会出现在我家户口本上的……下午5点多,安小兔整理了下自己的东西,便离开学校了。一辆玛莎拉蒂停在她脚边,唐斯修利落走下车,绕到副驾驶座,唇角弯起一抹笑,神情温尔俊雅,绅士风度为她打开车门。“小兔老师,上车吧。”“谢谢!”安小兔淡笑道了声谢。她这次不只是跟唐斯修吃个饭而已,主要是给他做思想工作,心理辅导,劝他趁早断了对自己的爱恋。唐斯修坐在驾驶座,扭头从车后座拿了一大束包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6章陆非白的家尽管昨天在晚宴上他也见识到了陆非白对沈初见的维护,但本来他以为那不过是陆非白基于沈初见是他的女伴这件事之上的逢场作戏而已,可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陆非白要是真的不将沈初见放在眼里,绝对不会乐意来接喝醉了的她。“怎么了?陆非白来吗?”白岚问。“嗯,让我们等着。”初夏是惊奇于陆非白会在乎沈初见,一个被席天成休弃的,看起来一无是处的女人。白岚听到这个答案,也变得和初夏一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宠你倾尽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宠你倾尽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宠你倾尽所有第16章一家三口她看见他很害怕,很陌生,眼底更是涌起了无穷无尽的恐怖。顾亦雪抱着孩子车内挪动,就在绍云霆盯着她怔怔发呆的瞬间,她让司机抓住时机开车,迅速驶入了车流之中,甩掉了绍云霆。司机是绍谦的心腹十一,他被绍云霆围追堵截,早就吓的一身冷汗,“顾小姐,我立刻给董事长打电话。”“回家,收拾东西之后立刻离开!”顾亦雪所剩不多的冷静,让她迅速做出了决断。她不能再留下了,绍云霆……绍云霆找到她,会折磨她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