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天黑请闭眼】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8:07: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天黑请闭眼

第1章 女人是个麻烦

  我叫白镜楚,是茶楼的一名普通的茶艺师,工资三千左右,我要求不高,够我吃喝养活爷爷就可以了,我从小就被所谓的父母抛弃在垃圾桶里,是一个好心的路人把我捡了回家,他就是我现在的爷爷,一个农村的普通老头。163女人网

  我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可上天并不是这么想的,它给我开了极大的玩笑,让我整日游走在生死边缘。

  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那日,我像往常一样去上班,穿着旗袍,化着淡妆,挂着职业性的微笑,穿梭在各种客人之间,应付着各种不同的客人。

  “小楚,老板说我们这半年的业绩都很不错,准备下个月带我们去旅游呢!你去吗?”迦罗兴奋的挤到我身边,抱着我的胳膊发起骚来。

  迦罗,是茶楼经理,年纪看起来二十五六,拥有让人嫉妒的天使脸蛋,魔鬼身材。听说老板一开店,她就在茶楼了,算老板的心腹之人,平时老板不在,店里的大小事基本她处理,做事干净利索,该玩笑该认真时,分得特别清楚。

  我刚来时,对于一切都不熟,都是她手把手带出来,虽然她是老板的心腹,可对我们却重来不端架子。网站163nvren.com

  我无动于衷的抽出手臂,问:“旅游费谁出?”对于一个从小穷到大的人来说,钱的事特别敏感。

  迦罗的嘴角习惯性的抽了抽:“吃喝拉撒全部老板的钱。”

  “那几号?去哪玩?”一听不是我的钱,即使穿着旗袍,我也在客人面前完全丢了淑女的形象。

  “1号,去华山,你爪子弄得人家了。”迦罗不满的掘着一张嘴。

  1号不就是明天么,哈哈哈,可以狠狠地宰老板一次了,想想就觉得兴奋。

  “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抠门鬼。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你知道就好了,还要说出来。”

  “行了行了,收起你那副财迷心窍比见了裸男还激动的表情。”

  “裸男一般引不起我这么大的反应。”可能因为她对人很随和,所以我总是说话口无遮拦。

  茶楼一共有7个人,1号集体员工放假半个月,对于老板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损失,对于我们来说,老板的形象在心里瞬间高大起来。

  一大早,就在各种吵杂中度过的,火车启动之后,大家的心都还没安定下来。尤其是我,一上车就各种嗑瓜子嚼薯片的,当然吃的东西都是迦罗买的,因为她就坐我身边,自己买的东西又不吃,所以我只能牺牲自己帮她解决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不过话说很奇怪的是,出来旅游是件高兴的事,可迦罗从一上车就一直眉头紧锁,一副有心事重重的样子,更奇怪的事,我都没有看见老板的影子。

  或许对于老板来说,旅游是经常的事,所以去不去都无所谓吧。

  “迦罗,你今天不舒服吗?看你一副有大事的表情。”我拿着薯片一边往嘴里送,一边关心的问到,谁知我问了两遍她都没有反应,最后我用胳膊撞了她一下,她悠悠的反应过来问我怎么了。

  看她一副蒙圈的样子,我停下手中的动作,问道:“你来大姨妈了?还是说忘了带姨妈巾了?”

  她果然立马恢复正常,轻轻的在我胳膊上掐了一把,佯怒道:“吃东西也堵不住你的乌鸦嘴。”说着就抓起一把薯片强行的塞我嘴巴里。

  “老板没来吗?”嘴里嚼着一嘴的薯片,含糊的问道。163女人网

  迦罗冷哼一声,牙咬切齿的:“他?呵,估计已经去那边在床上躺着休息了。”

  “老板搭飞机去的?”我心里瞬间有点不平衡,不过想想也没什么不平衡,毕竟用的钱都是老板的,他坐飞机是他的钱,和我有毛关系。

  其实迦罗也可以一起坐飞机的,估计怕我们找不到路,所以才跟过来挤火车的,也难怪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一阵玩笑吃饱后,我就开始了我的梦游仙境。

  开玩笑,去华山整整一天的时间,不睡觉怎么过啊!

  因为人多要省钱,所以老板买是硬座,坐着睡觉特别难受,更别说坐一天了,睡一会儿醒一下,醒一下吃一会儿,时间过得不是一般的慢。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睡醒,往窗外一看,天已经黑了,外面一片漆黑,就连星星也没有几颗。

  看了下手机,已经是晚上11点50分了。说明163nvren.com

  大家都七七八八的睡着了,也有例外的几个还在玩手机的。旁边的迦罗也在熟睡中,我轻轻的越过她,打算去个小便。

  厕所的位置在前面两节车厢那,算起来还是有点小远的。

  我揉着睡眼惺惺的眼睛,在前进的列车下,一晃一晃的走着。

  厕所是马桶式的,我用着特别的不习惯,用纸巾擦了又擦,最后垫了一圈纸巾才放心。

  刚一脱裤子,厕所的灯就闪跳了几下,可能是农村长大的缘故,我并没感觉什么不对劲,除了裸露在外的皮肤有点冷。

  咚咚!这时,门外有人在敲门,但是没人说话。

  我尴尬的应了句有人。心里非常不痛快起来,上个厕所也要赶时间,天知道现在的年轻人上厕所带手机最少都要半个小时才出来的,何况我才脱裤子。

  等我提裤子出去的时候,门外却没有人在排队,我望了一圈过去,大家都倒下睡觉了,就连玩手机的也没有,安静得连呼噜声都没有,只能听到火车前进的轰鸣声,这种感觉很奇怪,却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小楚,站在厕所门口发什么楞?”

  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回神紧张的扭头看去,是同事林青怡,她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身上披着一件淡黄色的外套。

  晚上的气温有点凉,她将手臂都缩在外套内,被她这么一影响,我才发觉我穿着短袖,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起了层鸡皮疙瘩。

  “没事!”我抱着手臂侧过身,让她进厕所。

  “那你可以等等我吗?这么晚了,我、一个人觉得有点害怕。”她神情紧张的捉着门把手,小心得征求我的意见。

  林青怡,年纪只有19岁的小姑娘,外表文弱,平时胆子也比较小,做事总是特别的小心,有时让我觉得她小心得有点过头了。

  我环顾了四周,又见她夹着双腿,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于是无奈答应了。

  “那你不要偷偷的走掉了。”在我的再三不耐烦下她缩头进了厕所。

  看着她关门后,我才吐了口气,嘀咕了一句:女人真是个麻烦。

  “女人确实是个麻烦!”

  接我话题的是个男人,声音中透着一股清冷,没有过多的感情。

  我转身看向声音的方向,两节车厢的链接出还是挺大的,平时人多的时候也可以多站点人,人不多是时候可以没事站站聊天。男人正倚着窗口,风呼呼的灌进来,吹乱了我的头发。

  黄昏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样貌,只能看清他大概的身形轮廓,高挑,不瘦不胖。指间往外弹了弹烟灰,放到嘴边深深的吸了口,烟又从鼻子里出来,昏暗的灯光加上烟雾,我的视觉更加模糊了。

  (其实我那时根本没注意到,窗户是封紧,打不开的。)

  见我看着他,对我报以礼貌的一笑:“你好!”

  “你好!”我尴尬的点了点头,对陌生人,我没有太多的话题,而他也没有继续插话题的样子,气氛就这样僵硬着。

  不知道是不是等人的时间过得特别慢,还是这种尴尬的场面,十分钟了过去也不见林青怡出来。

  我过去敲了敲门,忍着不耐烦的语气:“青怡,你好了没有?”

  只听到里面低低的嗯了几声,听声音的痛苦程度,似乎是便秘了。

  呵呵!听说便秘的人蹲厕所起码比带手机的人蹲得还要久。

  周围的空气似乎瞬间降了下来,我抱着手臂,不耐烦的来回踩着步子。

  “既然不想等,为何还要强迫自己?”那男人的声音不大不小,在安静得环境下却尤其清晰的传入我耳朵里。

  我停下脚步,歪头看着这个多事的男人。

  “做不到就不要答应,既然答应就要做到。”我本想一句话呛死他,但出于我是做服务行业的,话到嘴边又改成了另一种语气。

  “要是她也像你这么想,事情也许就不一样了。”他又点了根烟,语气略带伤感。

  那个‘她’可能是他的另一半。

  “哦。”对于别人感情的事,我都不想插手,回答得有点冷淡。

  “你朋友可能有点小麻烦,去看看吧。”他指了指厕所。

  麻烦?难道是便秘拉不出?那我可没办法帮她。

  再说,人家关着门上厕所,你又怎么知道人家有麻烦的。

  他见我无动于衷,手一直抬着,真是个奇怪的人不是么。人家在上厕所,我能帮什么忙?看着她拉屎,给她递纸巾吗?

  场面尴尬到了极致,我脚步无奈的挪了过去,又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回应。

  我继续敲门,仍然没有反应。

  真出事了?

  “青怡?你不会被自己的屎臭晕了吧!”我拍着门,一般上厕所都会反锁的,所以根本打不开。

  “舅……舅……”里面传来青怡断断续续的声音。

  “什么舅舅啊?上个厕所还要喊亲戚啊!”我语气有点冲,大概是因为让我在厕所门口冷着等那么久,又也许是我着急的原因。

  “舅……”声音几乎是从嗓子挤出来的。

  正想着该怎么办时,突然被人一把拉开,那男人完全暴露在灯光下,只一瞬,我看见那男人的眼睛是绿色的,像夜晚的狼独有的绿眼睛,那种阴森嗜血。

  我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那男人对着门把锁凌空划了几下,门‘咔’一声便打开了。

  我不容多想,立马推门而进,就见林青怡整个靠着马桶,瘫坐在地上,头无力的歪到一边,已然晕死了过去。

  “尼玛的,真睡着了?”我上去就不客气的拍了几下她的脸蛋,仍然不见醒过来的迹象。

第2章 神秘的男人

  见过洗澡洗晕的人,没见过上厕所还能晕的。

  林青怡此时正躺在一张空出来的床上,那是中途提早下车的客人,所以空了下来。

  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其他没什么大碍。

  平静下来,我才想起那个男人的存在,在我冲进厕所那一刻,那男人就消失不见了。最后还是我叫人帮忙扶着林青怡回到座位上,掐了人中还不见醒来,叫醒了一旁的迦罗,通知乘务员过来查看情况。

  结果却是缺氧晕过去的。

  难道是便秘用力过大,憋气把自己给憋晕了。

  哈哈,我很不厚道的捂着嘴偷偷笑了几声。

  回头想想刚才发生的事,让我不明白的是,那男人的眼睛为什么是绿色的?难道是灯光的问题?还有随便划几下门就自己开了,要是去抢劫那绝对是个很牛逼的技能。

  “迦罗,你说有意念控制这一回事吗?”我扭头看向一旁的迦罗,却发现她眉头紧锁,对着林青怡上下其手的摸来摸去。

  “原来你好这口,以后要离我远点,我可是喜欢男的。”我半开玩笑的抱着胸口退了两步。

  迦罗没有停止动作的意思,而是抬了抬林青怡的下巴,手在脖子上从上往下的滑过,眉头皱得更深了,接着将外套帮她盖得严严实实的,才对我说:“你想多了,我只是检查看她有没哪里受伤。”

  “能受什么伤,连乘务员都说没事,就让她睡一觉就好了,兴许就是被自己的屎臭晕的。”

  “没点正经。”迦罗低头看了眼手表,说:“你先回去睡觉吧,这么一折腾都凌晨一点了。”

  “那你呢?”

  “我在这看着她,你先回去吧。”

  看她这么坚决,我也不好多说,便走了。

  一折腾下来,我真的是半点困意都没有,经过厕所的时候,又看到那个男人正依靠着两节车厢的交接处,似乎是无聊的偶遇,又似乎是故意的在等我。

  我紧了紧身上的外套,犹豫不决的考虑着要不要上去问清楚,可又觉得这样冒昧的问人家你眼睛为什么会发绿光,谅谁都会觉得我是个脑子有问题的。

  想着想着,就与他擦肩而过了。

  好吧,那就不要多事了。

  谁知刚走两步,身后的男人开口了,他说:“你似乎有话想问我。”

  我回头,却发现他也正看着我,那双眼睛是黑白分明的,根本没有什么绿光,肯定之前是我的错觉。

  对,一定是错觉。

  “现在没有了。”我笑笑,脸色有点尴尬。

  “可以陪我说说话吗?”他真诚的看着我,让我有点于心不忍。

  我深知和陌生人说话是不好的,可他刚刚才帮过我,说几句客套话应该没关系吧。

  于是我深吸了口气,抱着手臂走到他对面,面对面的站着,为了气氛不僵硬,我勾出职业性的微笑:“你要去哪?”

  “去华山。”这么近看,这男人长得还不懒,帅气的五官,白皙的皮肤,一双十分有神的眼睛,看起来多了一丝忧伤。

  “好巧,我也是去华山,你也是去旅游吗?”我继续挂着职业的微笑。

  “只是去办事。”他的回答有点简短,我甚至怀疑找人聊天的那个人是我不是他。

  “噢,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刚才我朋友的事真的很谢谢你。”我无聊的找着话题,手心已经尴尬出了一片汗水。

  “记住,我叫龙崖。”他望着我眼神,告诉我名字的表情有点奇怪,就像我们以前认识,然后我忘了他似的。

  “呵呵,我叫白镜楚。”

  老实说,这种一问一答的聊天我真的很不擅长,打算告退之时,却又听他说:“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鬼之论吗?”

  神鬼之论?

  生在农村,从小到大,爷爷也没少跟我说神鬼故事,可我毕竟没有真实见过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问我信不信,还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好回答了个大众的答案:“信则有,不信则无。”

  “那么你信吗?”龙崖似乎很纠结这个问题,目光炙热的盯着我,希望我给他个满意的答案。

  他这种眼神让我有点害怕,有种疯狂的感觉。

  让你多事,说不定对方是深藏的神经病,要是给的答案不满意,会不会弄死我?

  我脑子立马科普着各种被神经病折磨的画面。

  而对面的龙崖只是保持着看我动作,并没有多一步的动作。

  “我信。”我想这个答案肯定会让他十分满意的。可谁知他听后只是像识破我谎言似的笑笑没有说话。

  其实我根本不信,神鬼之事听听也就罢了,难道他看出我是敷衍他的?

  在这紧张的气氛下,我有种想逃的感觉。

  “这么晚了,我先回去睡觉了,拜拜。”我打了声招呼,在他的目光下,快速的离开,连头也不敢回一下,生怕他会冲上来拉着说:骗我,你个骗子,我要杀了你……

  回到座位上,我心有余悸的拍着心口。

  下次不要再随意搭讪陌生人了,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见我回来,其他同事都关心的问我林青怡怎么样,我都一一回道:没什么事,睡一觉就好了。

  大家议论了几句之后就各睡各的去了,没有人注意到我紧张的神色。

  第二天,林青怡果然没事了,神采奕奕的,好似昨天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反而迦罗的状态不是很好,不知是不是她昨晚为了看着林青怡,而没有好好睡觉还是因为被冷到了,整个人都是昏昏欲睡的,从火车站到旅店,都是我一路扶着的。

  刚辛苦的把迦罗搬到床上去,盖好被子,却被她一把扯开,捉着我的手不放,嘴里叫着:“师兄……他回来了,快走,带着小楚……”

  迦罗的眼睛是闭着的,更像在说梦话。

  八成是做噩梦了。

  “没事了,没事了,乖……好好睡觉。”轻轻的拍打着她的手臂,却被她手臂的冰凉程度吓得手缩了出来。

  那种冰凉是没有温度的凉,更像死人的体温,虽然我不知道死人是什么体温,但我知道那温度绝对不是活人该有的。

  她生病了?我哆嗦着手探向她的额头,却被人大声叫住了。

  “不要碰她,退远点。”身后说话的正是我的老板,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床边,一把捉起迦罗的手塞进被子里,速度快得我基本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迦罗已经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在我错愕的目光下,老板剑指抵着迦罗额头,快速的她脸上比划几下,迦罗的脸开始扭曲起来,像抽象画一样。

  我不明所以的揉揉眼睛,是我出现幻觉了吗?人的脸好好的怎么回扭曲起来。

  无论我搓了几下眼睛,眼前的画面依旧没恢复正常,反而变本加厉的闪出一层白色光芒。

  在白色的光芒下,已经看不清迦罗原本该有的清秀脸庞。

  我正想开口问老板,这是怎么一回事,白光中却冲出一张漆黑的脸与我面对面的距离只有5厘米远的距离,怪脸双目赤红,一张像鹰嘴一样的嘴朝我一张一合的,恨不得将我撕碎开来。

  我瞳孔瞬间瞪大,连后退的本能都忘了。

  我以为自己会被咬死之际,老板伸手用力将黑色的鬼脸按进了白光中,紧接着,迦罗便开始大幅度的抽搐起来,就像触电了一般。

  此刻,我早已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鬼?我刚刚看到的是鬼?不、不可能的,迦罗怎么会是鬼。

  一定是我幻觉,我伸手用力的在自己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疼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抬头仍旧能看见白光内迦罗因为痛苦的挣扎,耳边响起的不知是迦罗的叫喊声还是那怪物的嘶喊声。

  如果不是老板按着,估计我已经被怪物开膛破肚了。

  不知道老板对迦罗做了什么,白色的光芒内伸出一对黑色的利爪,像老鹰的鹰爪,三两下床单就被撕成了烂布条。

  现在我的脑子就是一片混乱,什么也想不起来,身体止不住的发抖,连本能的逃跑求救都忘了。

  悲戚的嘶鸣中,一对黑色的羽翼冲出白光的包围,我还没来不及表现惊恐的表情,就被那羽翼,一呼之下,像只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整个人狠狠地撞在冰冷的墙壁上。

  那是真的痛,比掐自己的肉还要痛,我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骨头都断了几根。

  “小白……”

  我完全不知道是谁叫了我一声,后来又说了些什么话。

  我脑子一嗡,彻底晕了过去。

  我想我肯定是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说不定我只是做了个比较可怕的噩梦。

第3章 华山之来历

  我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迦罗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大鸟,她完全不认识我了,一直不停地追着我,被她按在利爪下,马上将我戳出几个窟窿之时,我尖叫着醒了过来。

  发现自己正躺在旅店房间的床上,外面的太阳刚刚升起来,撒了一地的金黄,地上没有破碎的床单,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除了一身的冷汗,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不对劲,一切都没有变化。

  只是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

  我抱着枕头,靠着床头,脑子里不停地浮现梦里的场景,是那么的真实,想想都能感觉身上的肌肉在喊疼。

  这是一个真实并且恐怖的梦。

  咔啦一声,门被人推开,进来的是个男人,一身的白色登山服,嘴角勾着邪魅的笑容,俊美的脸庞如刀削一般精致。

  “小白,你假期又少了一天了噢!”一双黑曜石般漂亮的眸子,看着我充满了调笑的味道。

  “我睡了一天?”如果像往常一样,我肯定会炸毛的拿东西砸他,而我现在却没有。

  因为我发现事情出乎寻常的有些不太对劲。

  “没错,昨天小罗罗她生病了,你把她杠回旅店之后,自己也晕了过去,所以你睡到了现在,也就是说睡了一天。”他走到床边,语气无时无刻的在提醒我假期又过去了一天。

  什么叫扛?我明明就是扶好么。我这么一个淑女的人,怎么扛得动一个人。

  睡一天?我有累成这样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弱了。

  “是这样吗?”虽然听他这么说,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乎中间少了点什么,可又想不起来。

  “那你觉得是怎样?”他眯了眯眼问道。

  这个男人就是我的老板,顶头上司,就是那个抛弃我们一帮人,自己偷偷搭飞机的混蛋——阎枫。

  其实他对我还算好的,因为除了在我和迦罗面前,他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会时不时的挂着笑容,不会话多十个字,更加不会随意的闯进一个女人的房间,还一副狂窑子的神情。

  他对我是特别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迦罗的原因,他才会这样,毕竟他是个老板,是一个帅气多金的男人。在别人眼中,他是白马王子的不二人选,可在我眼里,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孽混蛋。

  他突然凑近我,神秘的低声说:“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吗?”

  “为什么?”我下意识的问他。

  单纯的以为他会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你的脑细胞死得太快,脑子一时缺氧就,晕了。”说完,阎枫做了个歇菜的表情,便不顾我感受的哈哈大笑起来。

  真是没有一点老板该有的样子。

  拐着弯说我智商低,这男人不是一般的讨厌。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有发作,问道:“那迦罗现在怎么样了?”

  “她啊,今天有事被我派出去出差了。”他无趣的摊摊手,意思是我真没意思。

  “不是放假吗?什么事要现在出差?”我不明所以。

  “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嗯?”阎枫神情一改严肃的挑眉看着我。

  “你是老板,你最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连翻了几个白眼过去。

  真是个爱作的男人。

  我总算知道他为什么有钱也长得帅还没有女朋友了。

  “那还不起来爬山减肥去,再睡你就成猪了。”

  在阎枫的各种语言刺激下,我洗漱好,背着行囊就走。

  少了迦罗的陪同,气氛自然就没那么好,不过也没影响我欣赏大自然的心情。

  加上老板,一同去的有七个人,老板不让我们带向导,说什么他来华山不知多少次了,那个角落他不熟悉,当地向导都没他熟悉云云的一堆话,说多了就是不想出向导的费用。

  其实爬山也没什么好玩的,除了大自然的空气,风景比大城市好,爬山对于我来说就是件身心疲惫的事。

  被阎枫像赶鸭子似的的赶上莲花峰顶,爬上去的第一件是就喝水休息,不像其他人,气都没喘顺,就各种自拍起来。”

  “华山古称‘西岳’,是我国著名的五岳之一,位于陕西省华阴市境内,距西安120公里,海拔2154.9米。它南接秦岭,北瞰黄渭,扼守着古代中国心脏地区,--古称“天府之国”的长安关中地区进出中原的门户,素有“奇险天下第一山”之称。1982年,华山以陕西华山风景名胜区的名义,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名单。”

  “现在的华山有东、西、南、北、中五峰,主峰有南峰“落雁”、东峰“朝阳”、西峰“莲花”,三峰鼎峙,“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人称“天外三峰”。还有云台、玉女二峰相辅于侧,36小峰罗列于前,虎踞龙盘,气象森森,因山上气候多变,形成“云华山”、“雨华山”、“雾华山”、“雪华山”给人以仙境美感。是所谓的西京王气之所系。”

  “华山西峰海拔2082米,又因石叶如莲瓣覆盖峰巅,故又名莲花峰。它是由一块巨石浑然天成,西北临空,绝壁悬崖如刀削锯截。东南陡坡下松柏苍翠,清泉如琴……”

  有的导游的开始介绍华山的来由,传奇故事什么,说起来就跟背文章似的流利。

  “传说这山以前压过二郎神的妹妹三圣母。”

  “神话而已,还当真了。”

  “没有神话哪显得这山传神之处啊。”

  “即使没有神话故事的点戳,华山的秀丽险俊也足以名言天下。”

  “加了神话故事,不是更吸引游客么。”

  “……”

  同事们都兴奋的议论纷纷,除了我这个常年不爱运动,坐着喘气外,还有一个人,独自离开人群远远的地方,靠着边缘,目光无神的望着山下的景色。

  那个人就是前天在火车上晕死过去的林青怡。

  她今天的神色怪怪的,从上山之时,她就一直落在队伍的后面,也不见说什么话。

  我顺通了气,走到她边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那天怎么在厕所晕倒的?”

  林青怡打了寒战,身体一抖,扭头惊恐的看着我。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她松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得我十分着急。

  “你有便秘吗?”我问出了个极为尴尬的话题,好在都是女的。

  林青怡闻言奇怪的看着我,摇了摇头。

  “那你那天打电话给你舅舅了?”

  “没有,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她有些激动的看着我。

  “奇怪的就是我以为你有便秘。”我呵呵两声,已掩饰我的粗俗。

  “其实,那天我……有些事说出来你不要觉得离谱。”林清怡的嘴唇有点哆嗦,眼睛里蒙了一层晶莹的泪花。

  我暗叫不好,这女人肯定是失恋了,被男人抛弃,又不好意思哭,所以哭晕在厕所。我慌乱的急道:“有什么事你先说,别一副这样委屈的看着我,能解决的事都不是大事。”

  “可这事没法解决。”说着,她眼里的泪花就‘吧嗒’一声掉了下来。

  “你先别急,有什么事你说给我听听,我说不定有解决的办法,对吧。先别哭,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手忙脚乱的从背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

  “你帮不了的,你帮不了的,没有人能帮得了我……”林青怡接过我的纸巾,蹲在地上一抽一抽的。

  这一举动吓得我不知怎么办才好,只好坐地上陪着她,让他慢慢哭,免得我一开口她哭得更厉害,万一一想不开从这里跳下去怎么办,那我不是间接成了凶手。

  她这一哭就是两三个小时,我一大包纸巾都给她抽没了,也不是我心疼纸巾,只是她哭得没完没了,同事们都走到其他观景区去了,老板也不知死哪去了。丢她一个伤心的姑娘在这,又不太好。

  由于一路爬山上来,路上走走停停,上峰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十分了,我本就没吃什么东西,经她这么一哭,就到了下午五点左右,我肚子都不好意思的抗议起来了。

  “咕噜噜!”很不争气的叫了出来,声音大得我脸发烫。

  其实我包里有吃的零食,只是我不好当着一个伤心哭得正难过的人面前大吃特吃起来。

  好在周围的游客只有三三两个,并没有听到我丢人的现象。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感受,就是肚子叫的时候,自己听得特别大声,可在别人耳朵里,估计都听不到,所以不管别人会不会听到,自己都会觉得很丢人。

  我抱着背包,手指一下一下的将拉链拉开又拉上,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再忍忍,她再哭一会儿就可以吃东西了,再忍忍……

  果然,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肚子叫得太大声,还是我拉拉链的动作太大声,林青怡停止了抽泣,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抬头对我抱歉的一笑,这笑得不知道有多勉强。

  “小楚,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还在,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她抱着膝盖,两只眼睛红肿红肿的看着我,可怜巴巴的。

  居然都哭到忘我的地步了。

  我停止了拉拉链的动作,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于是说了句不太应景的话:“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哗啦一声,我动作极快的从包里陶出一堆吃的,什么火腿啊,鸡腿啊,薯片啊,面包啊,瓜子啊,巧克力啊,当然还有水了。

  “谢谢你!”她擦干眼泪,苦笑不得的看着我。

天黑请闭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天黑请闭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极品姐妹花》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极品姐妹花》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极品姐妹花目录预览:第1章上错炕头第2章真出事了第3章乖乖听话第1章上错炕头李毅娶到了郑雅欣做老婆,成了他毕业后在华阳市打拼几年来最大的收获。郑雅欣人白净漂亮身材好,是那种一从男人身边经过,就能激发男性荷尔蒙喷发的女人,而且除了秀色可餐外还特别的贤惠体贴,把李毅和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有这样的女人每天给李毅暖床,真是羡煞无数男人。可唯一让李毅觉得美中不足的,就是妻子思想有些保守,缺少新时代少女的澎湃朝气,尤其体现在两人的夫妻生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无赖总裁,娇妻好难挡》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无赖总裁,娇妻好难挡》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无赖总裁,娇妻好难挡目录预览:第001章后妈和老公的那些事第002章我们的孩子没了第003章不怕死的女人第001章后妈和老公的那些事凌晨,林子宜突然从梦中惊醒,从床上弹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灯,回想起刚才梦中的一幕,林子宜的冷汗,仍旧止不住地往外冒。“小溪!”忽然想起了什么,林子宜掀开被子便下了床,连鞋子也来不及穿,大步便就朝房间外走去,丝毫都没有注意到,原本应该睡在她身边的丈夫,此时根本就没有躺在床上。来到儿童房,微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不负相思意》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不负相思意》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不负相思意目录预览:第1章惊变第2章羞辱第3章虿盆之刑第1章惊变“让开!本宫要见皇上!”一袭凤袍的南宫月一把推开挡在殿门外的太监,猛地推开了养心殿门。“呜……皇上,轻点……臣妾疼……”女子娇柔妩媚的呻吟声瞬间穿过幽幽大殿传了过来,不绝于耳!心,骤然一紧!南宫月错愕地抬眸看去,一眼便瞧见龙榻上正在颠鸾倒凤交缠重叠的身影,男人身上那袭明黄龙袍刺得她双目一痛!敛了一口气,她垂眸快速上前,“噗通”一声跪下,“皇上!臣妾父亲通敌之罪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千年情缘赋做歌》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千年情缘赋做歌》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千年情缘赋做歌目录预览: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第2章他是疯了吗?第3章没认出她来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盛大酒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你们听说没,黎景致回来了。”“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就算当了陵太太,这么多年还不是得独守空房。”“自从结了婚后,就一直分居两地,黎景致不过是挂个陵太太的名头。要真说起来,陵总说不准连她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呢!”众人一阵哄笑。“今天是陵家举办的酒宴,所谓陵太太既然回国了,今晚应该会出现的吧。”有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强欢绝宠:韦少莫贪欢》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强欢绝宠:韦少莫贪欢》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强欢绝宠:韦少莫贪欢目录预览:001夜色深深有人约002放心我还玩得起003仇人相见又相杀001夜色深深有人约一个人久了,总期待这些平静的夜里,会发生点什么。今晚终于实现了——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正好听到手机在呜呜震动。挺好奇的,这个点了,谁还给我打电话?我瞟了眼屏幕,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个号码,立刻心跳加速!手指滑过接听键,我故作淡然,“喂?”“今晚见个面?”他问。“现在?”“嗯。”“会不会太晚了?”“……”他沉默几秒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亲爱的,许你来生》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亲爱的,许你来生》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亲爱的,许你来生目录预览:第001章被掠夺了亲爱的,许你来生第002章救你的女孩找到了第001章被掠夺了今晚的夜格外浓黑,伸手不见五指。郊外一条僻静的马路上,年轻的女孩踩着单车前行,因害怕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咣!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紧接着一辆跑车从她身边擦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重重地栽进路边的沟里,炸开一片泥沙。“啊……”言小念受到强烈的惊吓,尖叫一声从单车上跌落,抱着头跪坐在地,一脸懵圈地盯着底朝天的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摇曳花瓣爱落泪》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摇曳花瓣爱落泪》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摇曳花瓣爱落泪目录预览:第1章继母陷害第2章时隔五年再回国第3章一对萌宝宝第1章继母陷害痛……清晨!被刺眼的阳光惊醒,唐悠悠头痛欲裂的睁开双眼。双眼所看见的地方,是个陌生的房间,再往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眼睛猛的撑大,她一只手扶着后劲的位置,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是被打晕的,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她真的是一点记忆都没有。此刻,她身上一丝没挂,身体隐隐的刺痛灼伤感,刺激着她的神经。哪怕再迟钝的人,也该清楚,发生了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先生,我们不约》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先生,我们不约》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目录预览:第01章老公出轨第02章献出初夜第03章爆出秘密第0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也曾深爱共余生》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也曾深爱共余生》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也曾深爱共余生目录预览: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第2章恩断义绝第3章突如其来的车祸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本庭宣判,被告安淮生贪污受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法官掷地有声的话语,久久回荡在庄严肃穆的法庭,字字敲打着安洛璃的心。她的父亲,曾经无限风光荣耀的a市市长安淮生,在一夜之间竟然成为了阶下囚!安洛璃的心脏猛烈的着,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她那个慈爱、廉洁的父亲,怎么可能贪污受贿?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深呼吸了好久,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素颜相伴醉了谁》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素颜相伴醉了谁》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素颜相伴醉了谁目录预览:第一章是开始,也是结束第二章只怪你没魅力第三章给你的买药钱第一章是开始,也是结束我和贺子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床上。哦,不对,准确的说他第一次见我是在床上。而我在我们坦诚相对之前,已经跟踪了他近一个月。我不是跟踪狂,我会跟踪他是因为一个月前,我发现我的未婚夫赵彦出轨了。我憋着这股恨劲儿,暗中跟踪了赵彦的出轨对象贺子敏。原本是打算像新闻中常看到的那样,原配当街手撕小三、教训她一番的,结果准备出手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