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挂名新妻:前夫大人好】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5:35:39 来源:网络 []

小说:挂名新妻:前夫大人好

第001章 抱歉,是我回来了
    市,皇家大教堂

    这里在今天将举行一场世纪型的婚礼,新郎是市首屈一指的年轻富豪,而新娘则是市某集团的千金小姐。【挂名新妻:前夫大人好】小说在线阅读这样的两个人的结合,在市绝对算得上天作之合了!

    婚礼进行曲缓缓的奏响,教堂的最尽头,新郎满脸笑意的站在牧师面前等待着新娘的出现。这头,新娘由她的父亲牵着,然后在众多宾客的祝福声中慢慢的走向她的新郎!

    “萧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您身边的女子为你的合法妻子,一辈子爱护她保护她?”

    在主的面前,牧师庄严的问着。

    新郎温柔的看了眼身旁的新娘,张嘴:“我不同意!”

    所以有的宾客顿时哗然,转身看着教堂门口站着的女人。刚刚的那句‘我不同意’就是出自她的口!

    叶初夏嚼着口香糖一步步走向新郎,披肩的头发漂染成五颜六色,宽松的恤配着满是洞的牛仔裤,一张巴掌大的脸画着浓浓的烟熏妆,整个一个不良少女的形象。

    新郎将她从头到尾的扫了一遍,最后有些不确定的问:“这位小姐,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叶初夏无所谓的甩甩头发,“没关系,我认识你就行了!”

    “萧然,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我们的婚礼上!”

    一旁,新娘终于忍不住了,怒气冲冲的拉指着新郎。

    新郎顿感委屈,忙的安抚着,“月儿,我真的不认识她!”

    “那好!”新娘上前一步将新郎拉到自己的身后,望着一脸痞子样的叶初夏,很不客气的说:“这位小姐该不是想抢婚吧?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配吗?”

    叶初夏对她不屑的态度丝毫不以为然,双手环胸,挑了挑眉:“我也许不配,不过,我想我肚子里的孩子该配了吧?”

    “什么?”

    新娘大惊!

    不光是她,新郎也是,包括在做的所有宾客及双方的大人们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半天都没有消化掉!

    “萧然,算你狠!”

    新娘再也忍受不住屈辱,狠狠的甩了新郎一巴掌哭着跑出了教堂。而新娘那边的人都鄙视的看着新郎和他这边的人,然后追着新娘也跑了出去,顿时,整个教堂安静了!

    “我什么时候睡过你,我怎么不记得了?”

    新郎再也沉默不了了,握紧拳头就要暴走!

    “萧然,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呢,先不要激动!”

    新郎的母亲忙的将他拉到一边,不管怎么说,那是他们萧家的孙子,不能不管!

    叶初夏见事情已经达到了自己满意的程度,拍了怕手,“好了,事情解决了,我先走了!”

    “站住!”

    新郎爆呵,大步绕到她的面前,因为愤怒,整个脸都是阴沉的,“把话说清楚!”

    “想知道原因吗?那好,现在就去这家医院吧,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去晚了你们萧家真正的孙子还在不在!”说着,叶初夏高举手中的字条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新郎狐疑的看着她,最后还是接下了字条。163女人网

    “最好是现在就去,也许还来得及!”

    叶初夏转身背对着他挥了挥手,然后大步的离开了教堂。

    萧然将手中的字条握了握紧,最后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叶初夏欢快的哼着不成调的歌走向她的机车,还没开动,一辆价值不菲的轿车便停在了她的面前。车门打开,一个帅气得仿佛从漫画中走出的男人动作优雅的从车上下来,一步步走向叶初夏!

    “疯够了就跟我回去吧,爸妈还等着我们呢!”

    好听的声音在四周回响,可是叶初夏却十分不屑,依旧摆出她一副专业的痞子样看着眼前的楚逸凡,“现在他们是你的爸妈了,不是我的!”

    “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楚逸凡伸手抓着准备离开的叶初夏,俊逸的脸上看似温润,却依然能看见他微露的霸气。

    叶初夏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不要把自己弄得好像救世主一样,你这样的人我最讨厌了!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连我爸都没资格,你又凭什么?”

    “就凭我是你名义上的大哥!”

    “笑话!你不过是那个野女人带到家里来的罢了,我爸都不介意你的身份你就该感恩戴德的好好当你的大少爷,少来管我的事!”

    叶初夏怒目的瞪着他,发动机车就要离开。

    楚逸凡快一步的挡在她的面前,深黑的眸此刻正闪着点点的冷,“跟我回去!”

    “不要!”

    “今天,没有你说不要的权利!”

    楚逸凡也不再多说,直接上前将叶初夏抗了起来。叶初夏奋力的挣脱着,双手一下重似一下的敲着他的背上,双腿胡乱的蹬着!

    将叶初夏仍在了后座,楚逸凡便跳上了车快速的锁上了车门。163女人网叶初夏狠狠的鄙视的看着他,她从十四岁就在街上混,身手自然不差,可是她没有想到看似柔弱的楚逸凡竟然不动分毫,好像拳头打在他身上不过跟蚊子咬一般!

    “你还是省点力气瞪我吧,我答应了爸爸今晚一定护带你回去吃饭的!”

    到这个份上,叶初夏也不挣扎了,悠哉的翘着二郎腿,“你不怕我回去又跟你妈闹个天翻地覆吗?要知道,我可是最恨不得她死的人!”

    楚逸凡自信的一笑:“放心,我不会给你那个机会的!”

    “哼!”

    叶初夏冷哼一声,然后别过脸看向窗外。

    车子在乔家别墅停了下来,叶初夏自顾的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还没进门就听见薛敏高亢的声音,“逸凡,你回来啦?”可是等看到进来的是叶初夏时,一张满是笑意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

    叶初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直接走到沙发上做了下来,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苹果狠狠的咬了一口,口齿不清的说:“抱歉啊,是我回来了!”
第002章 学着长大
    对于叶初夏的出现,薛敏很是反感,挽着从厨房走出来的叶天恒撒娇的说:“好好的干嘛喊她回来,一点都让人高兴不起来!”

    叶天恒拍着薛敏的肩膀,快慰着:“知道你们有些矛盾,可是终归是一家人,还是应该好好相处的不是!”

    薛敏撇了撇嘴,“是她一直把我和逸凡当外人的,我可是没有!”

    “好了好了,初夏难得回来一次,你就不要吵了!”

    叶初夏难得能回来这个别墅,叶天恒自然是不想闹得不愉快的!

    楚逸凡走近别墅,就看见叶初夏很没形象的握在沙发上一个台一个台的换,见她难得的安静,他欣然一笑。

    “逸凡,你回来了!”

    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薛敏的脸都快笑歪了,可是看着一旁碍眼的叶初夏,顿时就气结了,不悦的说:“回来了也不知道帮帮忙,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

    “妈,你少说两句吧!”

    熟悉叶初夏个性的楚逸凡压低了声音,他并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再闹出什么矛盾来。

    叶初夏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你一个人就顶了我们叶家两个佣人,还需要我做什么?”

    “你怎么说话呢?好歹我是个长辈,你妈没教过你什么是教养吗?”

    被叶初夏讽刺,薛敏说话也无所顾及了起来,楚逸凡想栏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叶初夏一双闪着狡邪眼光的眸瞬间眯了起来,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一步步走近薛敏,“有本事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薛敏的气焰被叶初夏的气息顿时浇灭了不少,可是她的自尊却不允许自己服输,“再说一遍又怎么样?你就是没教养!”

    “啪!”

    薛敏的话音刚落,叶初夏甩手就是一巴掌,然后在楚逸凡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她一把将薛敏推倒,直接骑在了她的身上对着她那张脸左右开弓了起来。

    “你这个贱女人,竟然敢骂我老妈,我打死你,打死你!”

    “啊!疯子疯子,你这个疯女人!”

    薛敏被姗得眼冒金星,嘴里大喊着。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反应过来的楚逸凡忙的上前拉起叶初夏,可是此刻的她已经杀红了眼,最后双脚并用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听到响声的叶天恒从厨房跑了出来,再看到薛敏头发凌乱满脸通红的样子,对着叶初夏不由分说的就是两巴掌,“我以为你在外面生活那么久至少该收敛一定了,没想到却更加的变本加厉了起来,你太让我失望了!”

    叶初夏的脸被煽到了一边,几缕头发贴在了脸上,显得那样的狼狈。

    “叔叔,这件事不能全怪初夏,您先冷静点!”

    楚逸凡不想让事情闹大,忙的打圆场。

    “逸凡?不是她的错难道是我的错吗?你到底是不是我儿子?”

    薛敏的脸伤得一不轻,此刻正愤怒着,恨不得让叶初夏立刻消失。

    “妈,还想让事情更严重吗?”

    楚逸凡虽然更护着薛敏,可是他却是真心的想要心疼叶初夏,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做的就是让大家平息下来。

    叶天恒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尽管叶初夏从小就很叛逆,可是这么重的打她却是第一次,心不由得紧了起来。

    叶初夏转过脸,双眼一片血红的盯着薛敏,“我绝对不会原谅任何伤害我老妈的人!”

    薛敏的身子因为叶初夏的花不自住的颤了颤,要知道,她可是个混混,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天恒,我不过是训了她几句她就扑上来打我,难道我作为长辈的就不能教训下晚辈吗?”

    都说女人的眼泪是征服男人最好的武器,对于此,叶天恒是最好的见证!

    伸手搂着薛敏,哄着说:“能教训,当然能教训了!”说完,又看着叶初夏,不客气的说:“还不向你薛阿姨道歉!”

    “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我道歉的人就是我老妈,其他的人想都不要想!”

    看着如此护着薛敏的叶天恒,叶初夏有的只是失望,妄她老妈曾经那么爱这个男人,却不想他原来是这么薄情,才去世不到一年就立刻娶了她,真让她不得不怀疑她老妈的死会不会是个阴谋!

    叶初夏的叛逆叶天恒多少是知道的,可是叛逆到这个程度他确实没有想过,当下就摆出家长的样子,严厉的说:“如果你妈妈知道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估计会被你气得再死一次!”

    “你有什么资格提我妈?你对她够好吗?她去世不到一年你就娶了那个女人,你又把她当什么?”叶初夏此刻是极度的愤怒,对着叶天恒吼完又指向薛敏,“还有你,不要以为进了乔家就什么都是你的了,告诉你,我老妈的位置没有人能够取代,你离她,还差的远呢!”

    吼完,叶初夏转身跑回了楼上,然后砰的用力关上了门。

    “天恒,你就任由她那么说我吗?我又有什么错?既然她那么讨厌我我走好了,不再这里当受气包了!”

    薛敏也从没有受过这样的气,顿时就耍起性子来了,不依不饶!

    叶天恒慢慢的哄着,心里对叶初夏也是万分着急。

    一旁,楚逸凡抿这嘴唇看着楼上,最后大步走了上去。

    将自己关进房间后,叶初夏就拿出了烟,可是因为太过气氛和悲伤,手一直抖个不停怎也点不着。看着房间里她老妈的照片,眼眶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吸了吸鼻子,再次的点起火,这次烟很顺利的点着了!她喜欢这个味道,因为在她寂寞的时候让她不至于觉得是一个人。

    门,突然被打开,楚逸凡慢慢的走了进来。【挂名新妻:前夫大人好】小说在线阅读看见叶初夏手中的烟,径直上前拿掉,然后柔声的说:“抽烟对女孩子不好,以后不要抽了!”

    叶初夏无言的瞪着楚逸凡,半响才开口:“怎么?是想来替你妈来赎罪吗?”

    “在我的立场我并不觉得我妈有错,她是长辈,你不该顶撞她!”

    “呵!”叶初夏大笑一声:“我可从来都没有认为她是长辈,我只认为她是仇人,所以不需要客气!”

    “你到底还要叛逆到几时?”楚逸凡猛的上前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拉近自己,“你已经十九岁了,难道还要像一个小孩子那样一直任性下去吗?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学着成长吗?”

    叶初夏不可以的打开他的手,不屑的扬这眉:“我还没沦落到需要你来说教,管好你自己吧,大哥!”

    最后一句大哥叶初夏说得极其的用力,楚逸凡无奈的笑了笑,最后严肃的说:“如果不想让人欺负到头上,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强,不然,你就只能一直这样堕落下去,最后什么也不剩下!”

    望着楚逸凡离开的背影,叶初夏沉默了!
第003章 幕氏新任总裁
    第二天,叶初夏意外的起了个大早,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再是那么非主流,换上了毕竟顺眼的休闲服。

    看着坐在餐桌上悠闲的吃着早餐的她,楚逸凡的嘴角不经意的勾起,“好像有人想通了?”

    叶初夏撇他一眼,继续她的早餐!

    “初夏!”

    看到突然改邪归正的叶初夏,叶天恒还是有些意外,但是想到昨晚的那两巴掌,心里又悔恨万分,毕竟在她最喜要父爱的时候他只顾着忙他的生意,最后还害得她母亲抑郁离世,说到底他还是欠了他们母女的!

    “还真是变得快啊,一个晚上就让人从良了,这只怕是个陷阱吧!”

    薛敏意有所指的冷哼了一句,昨晚的屈辱她可是记着呢!

    “妈,我不希望再听到类似这样的话,可以吗?”

    楚逸凡语气虽然轻,可是话中坚定的东西却丝毫不少。薛敏见状,也只能作罢,悻悻的坐下来吃着早饭。

    即便是叶初夏决定改变,但是这中间并不包括她要喜欢她的敌人,丢下刚咬了一口的面包,拍拍手,“我吃饱了,走了!”

    “初夏,你又要去哪里?”

    叶天恒担忧的喊住她。

    叶初夏晃了晃手中的书包,“去学校!”

    “太好了,我马上派人送你去!”

    听到她要去学校,叶天恒高兴坏了,至少他总算是看到她愿意学好了,这样他的愧疚多少会少点。

    “不用了,我已经打电话给小辰了,他会来接我的!”

    将书包跨在肩上,叶初夏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爸爸不用担心,我会看着初夏的!”

    楚逸凡满意的勾了勾嘴角,安抚着叶天恒。

    “我看啊她这也好不了几天,说不定哪天又闹个什么事出来让人操心呢!”

    薛敏尖锐的批判着,叶天恒为难的扰着头,“敏敏,怎么说初夏她还是个孩子,我们做长辈的该体谅体谅才是,对吧!”

    薛敏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在看到楚逸凡沉下来的眸,最后只能点点头,“只要她不惹事,我是不会跟她计较的!”

    见薛敏也不反对,叶天恒高兴的大笑了起来,“呵呵呵,那样最好了,来,吃早餐!”

    一辆大红色的甲壳虫上,叶初夏很不雅的翘着腿,一旁,欧瑾辰无奈的摇起了头,“你怎么想通要回学校的?该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吧!”

    叶初夏将手撑在脑海,含糊的说:“只是不想被人看扁了而已!”

    来到久违的学校,叶初夏狠狠的伸了个懒腰,接着摆出她早已经习惯了的痞子样子,走向教室。

    “咦,那不是是幕氏集团的车吗?”

    这时,身后的欧瑾辰不经意的说了一句。叶初夏停住脚步往后看了看,只见一辆限量版的轿车停在了校园门口,一个男人从容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不论是从头到脚,都帅气得无与伦比。尤其是他那对犀利得仿佛能看透世间所有的眸,更像是一个深深的旋窝,哪怕是多看一眼就足够让人深陷的本事!

    他,到底是谁?

    “幕氏新上任的总裁,听说很有本事,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直接让好几家公司消失了,我看你爸爸的公司危险了!”

    一旁,欧瑾辰曼斯条理的介绍着,叶初夏不屑的撇撇嘴:“现在那个公司很快就要改姓楚了!”

    “放心,如果真到那时我会收留你的!”

    叶初夏很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言不由衷的说:“谢了啊!”最后转身背对着他挥手:“走了!”

    不再理会那个看似迷一样的男人,转身离开!

    “喂,你不就是昨天搅了我表姐婚礼的那个女人吗?”

    这时,一只手猛的抓住了叶初夏的手臂,气势凶凶的瞪着她。

    叶初夏眯了眯眸,挠着头,问:“仁兄,你哪条道上的?”

    幕轩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指着叶初夏的鼻子,骂道:“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不要脸,竟然去破坏别人的婚礼,还不知廉耻的说自己怀孕了,你到底有没有道德啊?”

    叶初夏的眉狠狠的跳了几下,双手握得‘咯吱咯吱’的响,“有种,你再说一遍!”

    “怎么?生气了?像你这样的女人也会生气吗?”

    幕轩不服输的吼了回去,一副‘我说了怎么样?你咬我啊’的表情。

    “有话好好说,打架是不能解决办法的!”

    一旁的欧瑾辰见这个架势,忙的出来打圆场,因为他深知一旦叶初夏疯狂起来,那可是要人命的!

    “你们在做什么?”

    关键时候,一声低沉带着些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尤为的性感!

    叶初夏抬了太头,是他!

    “堂哥,就是这个女人害得表姐哭得死去活来的!”

    幕轩一副正义使者的样子指着叶初夏,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般。

    “是她?”

    幕未然犀利的眸轻描淡写的扫了叶初夏一眼,虽然只是一眼,却有种让人深陷冰冻的感觉。

    “初夏,你是不是刨了人家祖坟啦?”

    一旁,欧瑾辰小声的在她耳边嘀咕着!

    叶初夏给了他个‘她怎么知道’的表情,最后看着指着她的幕轩,不悦的说:“我怎么招惹你了?”

    “你昨天大脑我表姐的婚礼,最后害得我表姐哭了一个晚上,现在还低沉着呢!”

    叶初夏这才反应过来,敢情眼前的两个人是昨天那个女人的家属啊!

    双手环胸,一脸无谓的说:“怎么?你是来替她报仇的吗?”

    “不然呢?”

    “小弟弟,我是在救你表姐好不好!”

    小弟弟?幕轩的头开始冒起了白烟!

    “那个男的把我的一个好姐妹的肚子搞大了,最后却欢天喜地的去娶别的女人,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那跟我表姐有什么关系?”

    幕轩依旧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叶初夏无奈的瑶瑶头,“那样的男人要是你表姐真跟了他,估计以后有得哭了,我是在帮她做正确的选择,懂否!”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

    叶初夏给了他个‘懒得理你’的表情,最后转身要走。幕轩见状,想也没想的就上前一把按住她的肩膀。

    愤怒的火焰终于烧到极点,叶初夏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背着他,使出一招‘猴子摘桃’!

    身后,幕轩低头看了一眼,最后彻底风中凌乱了!

挂名新妻:前夫大人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挂名新妻 或 前夫大人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机制币.在钱币收藏市场大放异彩

    .如星河般灿烂,而要论古钱币的价值,当属清朝光绪年间流通的货币——光绪元宝为最。清朝是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其后期的衰落可谓造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的时期,清政府的无能显而易见,然穷则思变,洋务运动无疑是清朝统治者做出积极进取的重要举措,而基于洋务运动的影响,铸币业也发生了改变。清代末期是一个银币、纸钞、铜币并行的年代,而至嘉庆年间才开始发行新式银元,直至光绪年间金、银币才较为广泛的铸行。据悉,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于光绪十三年委托使英大臣在英国订购全套造币机器,并在广东钱局首铸机制银元和铜元。其后,

  • 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形容少女?

    古人对女子的年龄有不同叫法:7岁——髫年13岁左右——豆蔻年华15岁——及笄之年16岁——破瓜年华、碧玉年华20岁——桃李年华24岁——花信之年出嫁——摽梅之年每一种叫法都有它的来历和理由,那么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年华形容十三岁的少女呢?这源于杜牧赠别扬州歌妓诗作《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韵译为:苗条娇美体态轻盈正是十三年华,极像二月初含苞欲放一朵豆蔻花。看遍扬州城十里长街的青春佳丽,卷起珠帘卖俏粉黛没谁比得上她。诗中十分贴切地把十三年华的少女,比喻

  • 超越建筑的西扎,现实主义的“乡土情结”再现

    近日,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这座博物馆的设计师是葡萄牙国宝级的建筑师、199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Siza)。在博物馆内“超越建筑的西扎——葡萄牙著名建筑家阿尔瓦罗·西扎建筑与设计大展”,梳理了1960年代到2010年代,西扎在雕塑、旅行手稿、建筑、家具、器物设计等方面的成就,以百余件作品、在西扎设计的博物馆内勾勒出一个“超越建筑的西扎”。西扎展览现场在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建筑及其空间呈现典型的“西扎式”语言,简洁、纯粹而又充满方

  • 芭蕾舞剧 柴可夫斯基《睡美人》(瓦列里·捷吉耶夫/马林斯基)

    文章来自公众号:广州比邻星芭蕾(广州芭蕾舞团专业演员关于芭蕾的一些分享,欢迎关注)转载联系客服微信号:gztjqg小时候读童话就很喜欢《睡美人》,最喜欢被王子吻醒的浪漫情节(害羞中)。柴可夫斯基三大芭蕾舞剧中,《睡美人》可谓是最为华丽的作品。其中第三幕“婚礼”更是全剧的高潮,不仅布景富丽堂皇,多段舞蹈堪称经典。对于《睡美人》这部“古典芭蕾的巅峰之作”,马林斯基剧院无疑有着当之无愧的权威性。120多年前的1890年,这部气势恢弘的作品的诞生地正是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被誉为“古典芭蕾最壮丽、最丰满

  • 水泊梁山“四大酒店”背后,隐藏宋代官制秘密

    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排定座次后,宋江宣布各头领的分工,以让大家各司其职、各展所长,其中有个安排是——“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分别是: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水泊梁山从白衣秀士王伦时代开始,就有了朱贵管理的山下酒店。此后,这一模式推广开来,由一处发展为四处。有意思的是,这四处酒店有个特点,那就是管理层时常调整,较大调整有三次。而且,酒店的

  • 苏百钧:花鸟画的格局与气度

    苏百钧早春绢本设色218×148厘米2014艺术评论:苏百钧通过家学和美院教育,继承了岭南派折中中西的传统,集中了宋元工笔花鸟画的精致雅丽,西方绘画的色彩表现力,现代艺术的构成,突破了前人程式,强化了形式感,发展了中国画尚意抒情的优良传统。他善于从生活中获取美感,以具象、装饰和抽象相结合的手法,进行提炼,以意造型,因意造境,随意赋彩,形成了表现现代人视觉感受经验又有鲜明个人特色的语言技巧,创造了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又得之象外的意境和境界,构建了诗心观照下的精神家园。——薛永年苏百钧,中央美术学院中

  • 《百龙图》书画印三绝

    发行背景:齐由来《百龙图》国家提出“文化兴国,富强于民”的伟大战略齐白石纪念馆为响应国家的号召,以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中国龙文化,特邀请齐白石嫡孙、齐派第三代掌门人齐由来大师,传承齐派艺术风格,弘扬民族文化、再创《百龙图》二十二米国画长卷。几十年来,齐由来牢牢记住白石老人的谆谆教诲,潜心钻研画技。他在研习齐派艺术的同时,博采众家之长,并融会自己独特的感悟,形成了清新明丽的画风,其花鸟虫鱼独树一帜。去年,他精心创作的两幅长卷《百龙图》、《百猫图》,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

  • 匠心传承守护者 丝路匠心壁画展于宝库艺术中心盛大开幕

    4月22日晚,由丝路典藏倾情奉献的“丝路匠心壁画展”在上海中心大厦173米高空的宝库艺术中心正式开幕,五十余幅丝路匠心壁画在珐琅厅揭开神秘面纱。此批壁画由丝路典藏团队历时多年绘制而成,再现古丝绸之路的经典艺术瑰宝。展览特邀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文广局)和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作为指导单位。开幕式现场,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宏舟、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上海市文物局副局长褚晓波亲临现场;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耿鸿民、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办公室主任郭长江、艺术家代表王牟云驰以及宝库

  • 【艺林每日一报】孔雀雀东南飞#电影#

    导演:程树仁主演:严素贞、魏一飞由孔雀电影公司出品。在七夕之夜,刘兰芝去找小姑焦季卿,见她正和意中人陈继善在后花园幽会。于是他们在一起共度佳节。婆婆见刘兰芝不回来就大发脾气,并指责兰芝的绣工太差,兰芝跪地求饶也不原谅。焦母对媒婆李嫂诉说了媳妇的许多不是,并要李嫂说媒娶邻居秦罗敷为儿媳。儿子仲卿回家,见兰芝饱受委屈,求母亲不要这样对待她。母亲见儿子袒护儿媳更加怒火中烧,非要赶兰芝回娘家不可。临走时兰芝和仲卿依依不舍。媒婆李嫂又给兰芝提亲说给王县令,兰芝坚决不嫁,但在哥哥的逼迫下含泪应允。仲卿知道后

  • 你若读书,风雅自来

    来源:阅读文刊(shufa18)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把书作为生活的常态,是生命最美好的习惯。如果手头、桌头、床头,总有悦心的书陪伴,是一生的幸事。从春花读到秋月,从夜雪初霁读到朝辉甫上,在春秋默然交替里,在岁月寂然运行中。读书,是智慧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本身,却可以引领一个人走向更大的智慧。书中是另一个世界:可以在浩瀚的《四库全书》海洋里激浪扬帆;也可以在亘古的《史记》幽林中闲逸漫步。从《十诫诗》中能看到仓央嘉措那纯真爱情的传奇;从《兰亭集序》里依稀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