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武剑战歌】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5:29:14 来源:网络 []

书名:武剑战歌

第001章 武府
    武临大陆,昌京,武府。网站163nvren.com

    这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府邸,坐落在昌京皇宫不远处,府门宽余两丈,高约一丈有余,府门两列,是两排全副铠甲的士兵,这些兵士皆是神情肃穆,周身自然而然地飘荡出一丝杀伐血气,这股血气蔓延开来,使得这座府宅的门前一片寂静,就连飞鸟,似乎都不敢发出鸣叫之声。

    府门之上横悬一匾,上书“大将军府”四个烫金大字,字体笔走龙蛇,飘然俊逸,却又有一丝的霸道气息,细细看来,才发现在匾额的右下角还有一个章印,其中字迹,赫然便是御敕二字,让人一看,便知是皇帝赐建,这份隆恩,端的是许多人忘尘不及的,光凭这一块匾额,这座府邸的主人,便已不简单了。

    “驾!”“驾!”

    远远地,两道喝声伴随着急促的打马声传了过来,这两道喝声由远及近,打破了府邸门前的寂静,两列守卫之中,左前一人猛然转过头去,双眸有如射出一道利电,在这眸子的映照之中,一片阴影迅然笼罩,却见一匹骏马已是抬起两只前蹄,眨眼便要踩了下来,这守卫好似全未看见这马匹一般,在马上颤抖之人慌张的神色之中,守卫迅速张开一只手掌,一掌印在了马的脖子之上,骏马疾奔,这冲击之力可不足小觑,但就是这平常的一名守卫,却是让远观诸人无不胆寒,只是一掌,在他们眼中那雄壮的骏马却是一声悲嘶,身子一偏,马首便已远远抛飞开去。

    “嘶……”一片低声吸气的声音。

    马首断裂,鲜血飞溅,马上之人身子坐立不稳,重重摔在地上,一连打了好几个滚,这才平复下来,众人循目望去,却见这人齿间带血,已经是落了几颗牙。

    另一名骑士见状,大惊之下,立即勒住缰绳,喝道:“区区一名守卫,竟敢袭击皇差,当真不要命了!”

    守卫只是淡淡一笑,声音中仿佛携带了无尽冰寒:“大将军府门之外,任何人不得策马,这是规矩!”话音夹杂着些许雄浑,这骑士身子一滞,顿觉胸口如遭重击,一时间心血翻腾,却是再不敢出言不逊。

    “内气!”骑士心中暗惊,旋即跳下马背,略有些苍白的脸瞥了一瞥那高悬的匾额,一卷黄绸已自袖中抖出。版权163nvren.com

    “圣旨!”远远的人群之中,不知是谁眼尖认了出来,余人大惊之下,大将军府门外,立时便跪了一片,只是这些人距离大门甚远,这骑士也未及理会。

    拿出圣旨,骑士心里似乎有了些底气,说到底,自己也是皇差!

    地上那狼狈的骑士也已经整理衣衫站到了一边,神色之中隐隐还是夹带了一丝倨傲。

    守卫瞥了圣旨一眼,眼中的戏谑之意稍稍散去,那沾染鲜血的手掌便要来接,骑士目光中露出一丝怒色:“这圣旨却不是你这等小辈可以接的,还是速速禀报大将军,让他出迎吧。”

    这句话仿佛激起了守卫心中的怒意,那略有一顿的手掌划过一道幻影,骑士手上一空,却见那圣旨已经落在了守卫手上。

    圣旨到手,守卫再不看二人,一个转身,便走入了府邸之内,骑士一甩袖子,大踏步便要追进去,两列守卫之中瞬间走出二人,二人齐齐伸臂,瞬间组成了一道坚固的城墙,一下子便将他挡了回来。

    “大将军府,不得擅闯!”二人说出这句话,便不再言语,只是那两只手掌却是稳稳的搭在了那里,让两名骑士再也进不得半分。

    “太嚣张了!”骑士一声怒喝,却见那两列守卫齐刷刷地转过头,双目冰寒地正望着他!

    一刹那间,骑士仿佛堕入冰窖,浑身不可抑制地冒出滚滚寒意,一个哆嗦,二人再也不敢在此停留,齐乘一马如风般逃离开去。阅读163nvren.com

    这座府宅,正是昌国军队的最高统帅,神武大将军的府邸。

    府内建筑林立,在一处别致的小园之内,一个石桌旁边,此刻已经坐下了两人,一名中年和一名青年,中年人的双膝之上,还坐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三人样貌极为相似,让人一眼看去,便能够辨认出来这三人是父子关系。

    中年人一袭青衫,神色儒雅,低头望向怀中的男孩,眼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溺爱之色,而那对面坐着的青年,同样是一脸笑意,满是关怀地看着那坐在中年人怀中的小男孩。

    “鸿儿,最近你这剑法,练得如何了?”中年人头也不抬,一边逗弄着小男孩,一边随意问道。

    青年神色一正,他从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丝的严厉意味,心下苦笑,看着那尚自在咯咯发笑的弟弟,他摇头叹了一声:“家族的秘笈,父亲也知道,光凭借自身努力,是不可能完全掌握的,除非……”

    青年说到这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便闭了口不再言语,中年人那逗弄小孩的手掌稍稍滞了一下,便再次抚了下去。

    “你如今的身手,在江湖之中也勉强可以自保了,也罢,过些时日,为父再替你寻一些别的秘笈过来。”中年人声音很轻,自有一股说不出的落寞,只是这落寞一闪即逝,并未留下多少痕迹,不过,这也足以让青年捕捉到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青年心中莫名一痛,忽然咬了咬牙,低声道:“父亲,孩儿打算退出军伍,在江湖上闯荡一番。”

    中年人脸上露出一丝宽慰之色,摇了摇头道:“为父知道你的想法,鸿儿,那些事情,为父自会安排别人去办,你就不需要操心了。”

    青年欲要再说,一道身影已经自园外匆匆走了进来,中年人眼眸微抬:“何事?”

    那来人是一名身着儒衫的老者,老者身子一躬,双手上前,递出了一卷带有血迹的圣旨:“大人,这是皇宫传来的。”

    中年人并不着急去接,眼光在那圣旨上沾血之处扫过,旋即笑道:“这小魏子,还是改不了这莽撞的性子啊。”

    似是责备,但这话语之中,却并没有夹带丝毫的不满。
第002章 出征
    “武伯,怎么回事?”青年望向老者,笑问道。

    老者见问,忙道:“大少爷,这是小魏子与内官起了点冲突而已,没什么。版权163nvren.com”青年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担心这鲜血的来由,在他看来,这只可能是别人的,在自家的府门之外,先不说别人有没有伤人的能力,即便有,也需要掂量一下。

    “看看。”中年人双手仍然在抚弄着自己的小儿子,随意地向老者点了下头。

    老者握住圣旨两端,徐徐展开,完整的内容便呈现在了中年人目光之中,中年人只看了片刻,便收回目光,将小男孩放在地上,拍了拍衣服,便站立了起来。

    “武伯,召集家将,到书房议事!”中年人摆了摆手,便走出了园子。

    武伯应了一声,正要出去,却见青年跟在自己身后,似乎想要问些什么,老者也不说话,将圣旨往青年怀中一扔,便自离去。

    “平国大军来犯……大将军武严速速起兵,戍卫边防,钦此!”青年神色一紧,看完圣旨,忽的长出一口气,正要踏步走出,却觉得自己的下襟似是被什么扯住,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弟弟。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他弯下身子,把他抱了起来,看着他那有些委屈的小脸,青年心中的阴霾也似乎驱散了不少,他哈哈一笑,状似认真地看着小男孩道:“谁惹你不开心了?跟大哥说,大哥揍他去!”

    小男孩闻言,极为开心,忽的皱了皱鼻子,哼声道:“就是小魏叔叔,就是他,他欺负我了!”

    青年闻言愕然:“小魏子?”一语道出,且不管这事情是真是假,青年故作不信道:“他怎么欺负你了,你每天在园子里,他在外面,要说欺负你,我可不信。”

    言罢连连摆手,小男孩见状极为气愤,胖胖的小手在青年胸前便是一顿猛捶,只是这雨点般的拳头却无法给青年造成丝毫伤害,青年顺势抓住了他的一只手,笑道:“就你这点力气,还是留着去吃奶吧,哈哈,想要打我,你除非也是一个高手,不过可惜啊,你现在才这么小,看来是赶不上我喽!”

    这时,一道窈窕的身影自园中转了出来,这人肌肤胜雪,容颜俏丽,如果不是身上那一股雍容的气度,没准会让人误会成一个小姑娘。青年一看便认了出来,立时吓住不敢再说,低声恭敬道:“见过母亲。”

    这身影走的近了,一眼便发现了正作势欲泣的小孩,一张脸孔立时严厉了起来,青年哪里还敢再呆,一声讨饶,一溜烟逃了出去。

    “母亲,我要练武!”略带稚气的声音响起,女子看了看小孩,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道:“信儿,你现在还小,还不是习武的最佳年龄,等到了时候,自会有人教你的。”

    小男孩很是气馁,没有说话,眼眶一转,像是有了什么主意一般。

    皇宫。

    一处偏僻的密室之内,两道身影前后站立,前方一位,是一位身着明黄衣衫的老者,老者年纪虽大,但身子却是挺拔,丝毫不见老人应有的模样,这人,正是昌国皇帝,洛天。

    老者身后,是一名笼罩在黑暗之中的身影,这人头上带有面纱,看不清真容,但是还是能够辨认出来,这是一名女子。

    “舒宗主,我需要你提供平国方面的一些信息。”老者双手负后,一派闲散模样,显然大敌当头,他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当然。”女子口中兰香轻吐,缓缓道来:“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你大昌国力强盛,身为邻国,平国自然感到不安心,与其任你坐大,还不如趁早出击,就算是延缓一下你们的势头,那也是好的。”

    老者闻言一声冷笑,显然是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别的也不多说,你提供情报,朕付钱,你要多少,开个价。”老者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咯咯……”女子笑容更盛,只是这声音覆盖在这黑纱之下,连同其荣貌一般,让人看不清楚。

    “十万金。”女子伸出芊芊玉指,在身前比划了一个十字,三个字轻轻地飘了出来。

    咻!

    一道刮破空气的声音响起,女子眼中掠过一丝凝重之色,脚尖点地,瞬间后飘,与之同时,一道剑影自女子先前站立的地方划过,几缕青丝飘落下来。

    老者手中捏着一把短剑,盯着女子好一会,方才笑道:“舒宗主果然功力深厚,朕全力一击,你竟能如此轻松闪避,也罢,十万便十万吧。”

    女子闻言,恢复了方才的笑意,径走道老者身旁,附耳低声几句,老者全神皆聚,越听越惊,甚至已经有些不敢相信。

    从老者身上取得金票,女子不再停留,鬼魅般消失在原地。

    老者盯着女子消失的地方,陷入了沉思。

    翌日晨,昌京城外。

    数万大军齐整站立,在大军的最前面,一道身影身披紫金铠甲,腰跨长剑,顶上金盔在日光的映照之下,褶褶发光,直让人不敢逼视,这人横眉剑目,威严无比,仔细看来,这人便是昌国神武大将军,武严。

    武严之前,皇帝洛天紧紧抓住武严手掌,凝视着近在咫尺的脸庞,一股属于皇者的气息骤然发出,武严身边数骑皆是一惊,惶然退开数步,就连马匹,都似乎生起一种要跪地的冲动,而唯一稳稳立在那里的,便是这武严,武严一挥手,一股内气骤然鼓荡,传开方丈之内,霎时间,这股气息便被削弱不少。

    老者神色诧异,便即平复下来,执着武严的手掌,他正声道:“爱卿,这一战,务必要胜利归来,我昌国领土,不能受到侵犯!”

    武严在马上微微俯身,拱了拱手:“陛下放心。”说罢一催马腹,骏马一个转身,踏着尘土便已在数丈之外,身后大军见元帅已然走远,便纷纷调转方向。

    大军,出发了!
第003章 同意
    距离大军出发,已足有四五天了,大军出发所造成的喧嚣也渐渐沉寂下来,这件事情对于昌京百姓来说,也不过是个谈资而已,随着时间推移,便也不再关心了,日子一如往常。

    大将军府依然威严地立在那里,每个路过的人无不小心翼翼,生怕触怒了这府邸的守卫,就在前几天,他们可是有不少人目睹了皇差被打的画面,连皇差都敢打,他们这些平头百姓,那就更不用说了。

    将军府内,随着大元帅武严的离去,这里变得更加冷清了,除了丫鬟仆役,就是武信与母亲二人了。

    这日,这座府宅深处,忽然响起了一道拍手叫好声,这道声音略显稚嫩,不用猜,这人就是武府二公子,武信。

    武信所在是一处极为宽阔的池塘,这池塘占地足有百亩,一片荷花点缀在池塘中间,围成了一个女人的形状,这荷花有高有低,却是相映成趣,让人远远看去,就像是真正有一位凌波仙子,踏碧而来,而且这走姿也是极为优雅,这样一幅画面定格在湖面之上,而且是湖水正中心,不得不说,武严是真正花了心思的,而这府宅之中,大多仆役丫鬟也都知道,这花做成的女子,正是以夫人为蓝本而成,惊叹于这鬼斧神工的技巧之外,这大将军对于夫人的情谊,也委实让府内仆从惊叹,有羡慕,有感怀,不过,这也都是一些私下的话儿,却是没人敢在人前提起的。

    不过,如今这汪湖面之上,诸人可不是为了看这荷花,只见二公子武信欢呼着拍起手掌,神色极为兴奋,在他的身边,站住了一名身着铠甲的汉子,如若是那数日前的皇差在此,定然会认出,这正是那击断马首的守卫,也是武严口中的小魏子。

    小魏子此刻手中正捏着数枚石块,脸上满是无奈之色,想要说些什么,但都只是嗫喏着没有说出,这副神色,与那日的冷漠相比,简直是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若非亲眼所见,定然不会有人相信,这样一名浑身冒着寒气,让人不敢接近的汉子,竟还有如此温和的一面。

    “二公子,我们还是不要玩了吧,要是让夫人知道了,她会生气的。”身着铠甲的汉子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最终没能忍住,忐忑着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小武信听了这话,很不在意,指了指湖面道:“我不管,反正你打了打了,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告诉母亲去!”

    这句威胁果然有效,汉子身子一哆嗦,立即正了正身子,恢复了冷静神色,手中小石子也捏的更稳了。

    小男孩见他不再罗嗦,目光随之一转,在那湖面上,此刻已经漂浮了十余只色彩斑斓的鱼尸,这些死鱼鱼腹之上,都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死去的鱼儿形状各异,显然是死前经过剧烈的挣扎,而这种挣扎,也都这么固定了下来。

    仿佛是想过一把元帅的瘾,小男孩缓缓举起了肉嘟嘟的右手,在他身后,十余名家丁立即齐刷刷的布开阵势,熟练地分开数角,他们每人的手上都握着一根丝线,随着小男孩的右手用力挥下,那平静清澈的水面立即荡开朵朵涟漪,一阵剧烈的抖动之后,所有家丁都憋足了一口气,狠狠地抖动着手中的线条,一条条沉游在水下的鱼儿便争先恐后跃出了水面,然后再次落下,这副场面,仿佛是平地惊雷一般,所有人都看得一眼不眨,而在这个时候,小男孩却是一指指向那跃在最高处的鱼儿,还不等他说话,一道黑影擦着空气掷了出去,准确无误地击在了鱼腹之上,那鱼儿甩了甩尾巴,直挺挺掉在了湖面上,就这么浮着,不动了。

    “哈哈,这就叫做,枪打出头鸟!”小男孩很是满意,忽然扯了扯汉子的袖子,急切道:“你这打渔的法子不错,我要学!”

    汉子摇了摇头,叹道:“二公子,这一手功夫,你没有深厚的内气,是使不出来的。”

    小男孩笑道:“那你教我内气啊!”

    这话说出,汉子还没有回话,却听得身后齐齐跪地之声,紧接着便是传来一声娇斥:“信儿,这话不许再说!我们武家儿郎,只能修习自家的功夫。”

    小男孩并不生气,一个小跑跑到女子身前,认真地看着母亲的脸,道:“那我现在就要学!”

    女子无奈,瞥了一眼湖面上成片的死鱼,没有说什么,这几日,这个要求,她已经听到无数次了,刚刚开始的时候,她也只是把它当成是一个玩笑,毕竟以自己儿子现在的年纪,实在是有些小了,说些玩笑话,耍耍脾气,那都没什么,只是随着这几天的观察,她竟发现,自己的儿子是真的想学武。

    武家对于武功的练习,并没有太过硬性的规定,只是一般的传授,都会选择在六岁以后,六岁以前,身体还很脆弱,连最基本的一些动作,都会学的很艰难,这便是武信一开始提出要求,就没有被答应的原因。

    她不知道小武信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也不忍再次拒绝他,心中琢磨片刻,便道:“好吧,你要学,那你就自己去九阁吧。”

    说罢弯下身子,替小男孩擦了擦汗,女子身后一名年纪稍长的妇人闻言神色一惊,急忙道:“夫人三思,少爷这个时候学武,是真的不行啊!”

    女子让丫鬟们带着儿子离开,转身看着那恢复平静的湖面,忽然有了刹那的失神,良久,才从那湖中心耸立的荷花人身上移开,笑道:“都是小孩子心性,由他去吧,没有师傅的教导,光凭他自己,是学不了的,就由着他吧,等他没兴趣了,便不会再想这些事情。”

    妇人闻言,神色舒展过来,似乎是知道自己担心的有点多余了。

    “这孩子,还是这么顽皮,这些鱼儿,一条条珍贵无比,就这样被他当玩具了,我们武家,可不能在我手上出了一个纨绔,这样吧,华姨,过两天联系一下京中的名家大儒,信儿也需要一个老师了。”

    被称作华姨的妇人闻言一笑,转身离去,心中不禁替这个顽皮的小公子捏了把汗。

武剑战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武剑战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南古资讯】南古商户竞风流——江西省旗袍文化研究会年会千人旗袍秀惊艳南昌城

    1月14日下午,江西省旗袍文化研究会迎新年千人旗袍秀在南昌举行,1000余旗袍爱好者现场集体走秀以曼妙的身姿展现了旗袍的魅力。旗袍走秀环节结束,1000名旗袍女子自由拍照并进行了个人展示,让现场观众和摄影爱好者们享受了一场精彩的视觉盛宴。旗袍是中国乃至世界服饰史上最具风情的中国国粹,她不仅独具文化风韵,而且在中华民族走向现代文明的进程中,以其独特的服饰传统紧跟着现代美学,不断创造出新的服饰文明,不愧为令世界侧目的中华非遗文化。旗袍追随着时代、承载着文明,以其流动的旋律、潇洒的画意与浓郁的诗情,表

  • 【山石玉珠宝】和田玉有哪些题材,哪种寓意比较好?

    和田玉有哪些题材?和田玉的价值除了取决于本身的品质之外还有其外在雕工,咱们在挑选和田玉时,也会根据表面的图案进行选择。老话说,玉石必有工,工必有意,意必吉祥。和田玉题材丰富往往寓意吉祥,对和田玉作品的价值有一定的影响。哪种寓意比较好?和田玉作品往往造型吉祥、寓意美满。玉雕作品,通常传统题材一般采用借语、谐音、比喻之类的来刻画一个吉祥的内容,如刻的竹子上有个蝙蝠就表示祝福,竹谐音为“祝”,蝠为“福”;如在人参背后刻件如意,则就表示“一生如意”,参谐音每一个玉雕饰品或者摆件都有它的寓意,就仿佛每一块

  • 三位史官用生命才换来史书上这五个字

    文/做个青年学究1公元前548年,在齐是庄公六年。齐国大臣崔杼在家中射杀了刚即位六年的国君,剧情狗血——国君齐庄公睡了大臣崔杼的老婆。讲道理,作为一国之君本该是不缺老婆的,但或许是这位国君有特殊癖好,也或许是崔杼的老婆糖浆棠姜过于美貌。当年,她是在崔杼的疯狂追求下,以守寡之身嫁给他的,嫁娶前还算了一卦,算命先生对崔杼说,你俩八字不合,还是算了吧。崔杼说:不,我们会幸福的。面对被绿的残酷现实,崔杼当然选择:砍了这个绿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在法治健全的现在,齐庄公这种不检点的行为是可以拿出来批判一番的。

  • 2018年最新海南黄花梨原料交易市场动态?

    2018年最新海南黄花梨原料交易市场动态?

  • 念念不忘,何处回响? ——当历史的伪装退去

    话语轻佻,但其中可玩味的地方就多了。后人写前朝历史,旧人说故国往事。或粉饰太平,或脑洞修复,其中有多少的意犹未尽。或真,或假,唯有多听多辨。做不到兼听则明,也好过闭目塞听。历史的真相,在于对真相孜孜不倦的追求,在于对传承的念念不忘。当历史的伪装退去,就是真实的回响。历史的苦难其实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遥远。近代史的血泪还浸染着这片土地,被残害亡灵的呐喊还响彻穹宇。铭记历史,勿忘国耻。战场上的过去,功过都与后人评说。是黑的白不了,真英雄也不容颠覆。现代也有英雄的传说,却总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不能公诸

  • 诗词 | 心若静,风奈何

    心静了,日子才能过得波澜不惊,才能于平淡生活中发现美好。拥有平和的心态,便无惧风雨,学会包容,就会发现世界其实可以更美好。与其浮躁计较,不如放平心态,静下心来过好自己的人生。《独坐敬亭山》唐·李白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鸟儿飞远,浮云飘散,好一派闲散景致。与敬亭山相对而坐,久久凝视着敬亭山,敬亭山也好像在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山无言,心亦静。《赠汉阳辅录事其一》唐·李白闻君罢官意,我抱汉川湄。借问久疏索,何如听讼时。天清江月白,心静海鸥知。应念投沙客,空馀吊屈悲。友人早先辞官

  • 如何在生活中做一个温柔的人?

    大多数人眼中具有“温柔”这个特质的人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会关心他人。“关心别人”听起来并非难事,似乎人人都能做到。但事实上,很多人都缺乏这项技能——人们并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关心,又或者在表达了关心之后,却发现那并不是对方要的。即使收到了他人的关心,人们也经常会觉得自己没有被真正地懂得。总而言之,真正有效的关心是很难的。而这也正解释了为什么关心别人似乎人人都会,但真正会被评价为“温柔”的人却很少。那么,究竟怎样的关心,才能真正让对方感到被懂得和被爱着,才能真的让他人感受到温柔呢?在此之前,我

  • 豪爽男28W买下了3公斤的翡翠原石,意外开出天然蓝水翡翠

    一块莫湾基的翡翠原石,一位老板娘买下的,因为家里生活条件不错,平时就爱打打麻将、赌赌石,性格比较开朗,为人豪爽,是小编这的常客了。整块原石皮壳非常老,有脱沙的表现,体积也很大。这块料价格还是很高的,但美女老板娘很直接买下了!这是开窗后的图片,可以看出是顶级蓝水了,种水非常好,目测达到高冰种,而且种老水足,干净细腻,无裂无瑕疵。提醒大家小编PL3877“赌石有风险,入行需谨慎”先打灯让大家欣赏欣赏下,灯光进去非常通透,冰味感十足。看到这耐不住想看看最终出来的成品是什么样子的。再看剥皮的全貌,简直完

  • 认筹最后5天,观海合院1月21日正式选房——大理的小院子·中区

    在风景秀丽之处与亲朋好友团聚厮守大概是多年来风雅之士的共同追求大理的小院子中区臻品精装观海合院1月21日,正式开始选房大理的小院子中区精装观海合院等你团圆△合院实景图观海合院,最后机会建筑面积约168㎡的海西观海合院陪伴你度过长达70年的大理温暖时光约52㎡的花香庭院宽敞客厅连着厨房还有枕着树影入眠的私密卧室视野宽阔的观景露台最适合亲朋好友在月下把酒言欢尽兴后各自散去伴着星空安然入睡全精装交付免去你异地装修的奔波劳累△样板房实景装修风格参考图海西珍稀地块,傍苍山观洱海大理的小院子中区坐享大理最为

  • 从舶来之子到皇室正统,看“景泰蓝”如何逆袭人生

    说起蓝色,你脑海中浮现了什么?是舍夫沙万小镇淋漓尽致肆无忌惮的摩洛哥蓝?还是爱琴海边跟白色相间相衬的圣托里尼蓝?是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那一群蓝精灵?还是潘多拉星球上的蓝色的Navi族?即便是你被限制了想象,那么下面这张图表,有木有帮你打开蓝色世界的大门?心细如发的你也许发现了,不对呀,还少了一种蓝!没错,就是——景泰蓝。大名鼎鼎的景泰蓝,可是作为“国礼”,在各种外交场所中占据头条,不信?你看↓↓↓近年来,景泰蓝作为高端定制国礼,频频亮相国际舞台,惊艳了一众海内外友人,成为国人引以为荣的“文化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