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卿本佳人之魔道】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3:56: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卿本佳人之魔道

第1章 第一章 无耻的男人

 东岳大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高山上,狂风袭过。

  夏若云静立于山顶之处,缭乱的青丝与风中缠绕,她清冷的目光冷凝着面前的一群人。而在那群人中的,却是一名穿着华贵的中年男人。

  男人的眼中含着冷漠与森森的寒意,让夏若云从脚凉到了头,冰冷包裹着整个心脏。

  “夏若云,你跑了这么久,这一次我看你可以往什么地方逃!”

  中年男人冷笑一声,唇边带着森冷的弧度,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仿佛面前的少女并非是继承者他血脉的女儿!

  “上古神塔是爷爷在世时交给我的东西,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其他人!”

  夏若云的声音中有着怎么都无法压制的恨意。

  当年,因爷爷的一句话,谁若迎娶云家的女儿,谁便能成为夏家少主,为此,自己这所谓的父亲便抛弃他青梅竹马的恋人,讨得了母亲的欢心。

  而在母亲嫁给他的当月,他便将恋人接入夏家,给了她侧室之位。163女人网

  身为夏家少主,纵有三妻四妾,母亲也无法阻拦,只能每日以泪洗面。

  若非是爷爷心疼她,恐怕母亲在夏家会变得毫无地位……

  夏明的脸色沉了下来,恨恨的说道:“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上古神塔本来就是属于初雪,你抢走了她的东西竟然还敢强词夺理!别忘了,初雪出生时天降异象,国师曾经断言她便是上古凤凰紫邪的转世之身!我父亲他是老糊涂了,才将上古神塔给了你,现在他已经去世,我会来纠正这个错误!”

  哈哈哈!

  夏若云狂笑了出声,悠悠山谷之中,那声音久散不去,回音阵阵。

  “你是不是忘记了夏初雪出生的时候,也是我出生之日!爷爷将上古神塔给我,肯定有他的缘由,可是你呢?”

  她嘲讽的笑了起来:“你为了得到上古神塔,对我施加严刑,母亲为了救我,被你这个畜生活活的虐待而死!外公他们一家,同样被你亲手覆灭,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为了另外一个女儿,不惜杀了自己的结发妻子!”

  “哼!”夏明冷哼一声,面容冷酷的说道,“她不配当我的妻,不管是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我都不会让她继续活着,只有她死了,我心爱的女人才可以上位!”

  夏若云悲痛的闭上了双眸,母亲在她面前的凄惨模样如今还刻在心头。

  她放弃了!

  放弃了爷爷对她的委托,想要将上古神塔拿出来换回母亲的命,可母亲却似乎知道她想要做的事情,以死来保护了上古神塔……

  如今想起,还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夏明,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绝对会后悔的!像你这种背信弃义无情无义的男人,将遭受万民唾弃,永世不能超生!”

  “后悔?”夏明耻笑一声,“你知道现在外面在传着什么话吗?你夏若云,狂妄至极,招惹了一个你招惹不起的敌人,是那个敌人找不到你后才屠杀了云家满门!而我夏明,披麻戴孝,守灵百日,更为你娘的死而悲痛欲绝,便是初雪都伤心的几次晕厥过去,只有你这个女儿在为他们带来如此灾难后就躲了起来,当起了缩头乌龟,但是……哈哈哈!你娘根本就没入我夏家祖坟!她早被我丢入乱葬岗被狼吞食!我们夏家的祖坟绝对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进!”夏若云的身子轻轻的颤抖了起来,她睁开了眼,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夏明,你无耻!”

  “无耻?”夏明哈哈大笑了两声,“成王败寇,这一切,也只怪你太不识相,是你连累了你的母亲!所以,真正害死她的凶手,是你!”

  真正害死她的凶手,是你——

  “哈哈哈哈!”

  忽然,夏若云狂笑了起来,那疯癫的笑声传荡在天空之上,引得整个山地间都回声不断。

  “夏明,现在我就让你这个无耻之徒亲自去地狱向我的母亲赔罪!你现在就和我一起去死吧!”

  她身上的气势猛然攀升了起来,让整片天空都变得一片灰蒙蒙的,透着无尽的阴冷之气。

  “不好!”

  夏明脸色大变,急忙说道:“她要自爆!”

  夏若云是夏家第一天才,年纪轻轻实力就达到了武尊级别,若非他利用云家的覆灭打击了她,当时也不可能偷袭让她身受重伤。

  纵然如此,一名身受重伤的武尊自爆,足矣将他们这群人都拉下地狱!

  噗嗤!

  一声刺破胸膛的闷响在这静幽的山谷内响起。【卿本佳人之魔道】小说在线阅读

  夏若云身子一僵,低下头看向胸膛上从背后贯彻而来的长剑,不敢置信的转头,目光落在那一张线条分明的英俊脸庞:“陆沉,你……”

  她早知道陆沉来了。

  但因为他是陆沉,所以,她才没有设防。

  却没想到,这个她曾经最信任的男人,竟然想要杀她。

  砰!

  力量从她的身体内爆发了出来,胸膛内的长剑刹那间化为了星星点点,她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目光中充满着伤痛与不解。

  “你为什么要……”

  杀我?

  最后两个字似乎被堵在了喉咙里,无法说出来。

  陆沉深沉的眉眼里掠过一丝歉疚与不舍,却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儿,抱歉,我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虽然在我的心中,你是我的最爱,但是,初雪是上古凤凰紫邪的转世之身,上古神塔的真正主人!只有她得到上古神塔,必定会成为这片大陆的至强!娶她者即可得到整个天下,所以,我也有我的苦衷……”

  此时的夏若云脸色苍白,极为骇人,不敢相信曾经还对她海誓山盟的恋人,却在瞬间对她拔剑相向。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忽然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疯狂的冲向了陆沉。

  “钰儿呢?我让你保护我的钰儿,你把钰儿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夏若云顾不上伤痛,紧紧的扯住陆沉衣襟,发疯似地大声吼道。

  母亲死了,外公一家也被杀害,弟弟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因为相信陆沉,更不愿弟弟随她犯险,所以,她便将他托给他看管。

  可如今……

  夏若云的身子颤抖了起来,恐惧出现在那张苍白的容颜之上,让陆沉的心不觉一疼。

  只是很快他便狠下了心,说道:“将夏霖钰给我带来!”

  半响。

  一个半死不活的少年被人提在手中朝这边而来,单薄的身子在狂风中是这般的弱不禁风,似乎随时都会随风而去……“钰儿!”

  她的声音带着撕心裂肺,泪水从眼中滑了下来。

  似是听到女子疯狂的声音,少年终于动了一下,他睁开疲惫的双眸,清澈的眸子望向夏若云,薄唇轻颤,声音虚弱:“姐……”

  “咳咳!”夏若云咳出了两口鲜血,一身血衣在阳光下如此的刺眼,“放了他!”

  “放了他?将上古神塔交出来,我便放了他!”

  陆沉收敛脸上的感情,冷冷的看了眼夏若云。163女人网

  女人再重要,也远远比不上权利。有了权势,他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

  夏若云的脸色越发苍白,她的视线转向身后冷酷的中年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钰儿是你的儿子,是你们夏家的血脉!”

  “哈哈!”夏明狂笑两声,冷酷的道,“我夏明的血脉,只有初雪一人!夏霖钰这种文不成武不就,整天病怏怏的废物,不够资格当我的儿子!不过,为了得到上古神塔,他就算死,也是死得其所!”

  夏若云身子一震,缓缓闭上了双眸,良久,她睁开眼,温和的目光投洒在少年伤痕累累的身体之上。

  “钰儿,你会害怕吗?”

  夏霖钰倔强的摇了摇头:“我不怕!姐姐,别把上古神塔交给他们,否则,娘亲和外公都会死不瞑目的……我相信,终有一天,姐姐会为我报仇……”

  砰!

  陆沉一脚踹在夏霖钰的胸膛之上,他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的倒了下来。

  “来人!”陆沉抬起眉眼,面无表情的说道,“将夏霖钰掏心挖肺,活体肢解!”

  男人冷漠的声音似如一道重锤,狠狠的敲击在了夏若云的心上,她撕心裂肺的怒吼道:“陆沉,你这个畜生,我当真不该相信你将钰儿交给你来保护,是我害了相依为命的弟弟!”

  绝望而悲痛的泪水肆意的躺下,她的神色逐渐出现了疯狂,不顾一切的想要奔向夏霖钰。可是,她还没有到达他的面前,就被陆沉给狠狠的击中,身子猛然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两个人将夏霖钰按在地上,冰冷的长剑砍向了他的手脚,鲜血飞溅而出,染红了她的双眸……

  “不!!!”

  夏若云双眸血红,声嘶力竭的吼道:“放了钰儿,只要放了他,我……”

  “姐姐。”

  微弱的声音轻飘飘的,然而,在这山谷内,却很清晰的落入了夏若云的耳中。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别将……上古神塔给他们,只有上古神塔,才能为娘亲……报仇,不然……不然我宁死。”

  噗嗤!

  夏霖钰躺在血泊当中,那睁大的眼睛想要最后诉说什么。

  这一刻,他感觉生命的消失,目光满是依恋与不舍。

  他终于可以和娘亲见面了,可是,姐姐怎么办呢?现在他已经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啊。如果他也死了,姐姐该会多么的痛苦与孤寂……

第2章 第九十九章 虚伪的人1

 老头脸上毫不掩饰的期待令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顾若云,然而,在众人的目光之内,少女耸了耸肩膀,云清风淡的说道:“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虽然说云瑶与苍穹在人前现过身,但是,谁又能真正的确定他们便是传说中的白虎青龙?只要她不承认,所有人只会当作谣言。

  而且,这老头一开始就提出要见两兽,明显不怀好意,打死她都不可能承认这件事情!

  夏老爷子的脸色僵住了,他看着顾若云装傻充愣的模样,狠狠的吸了口气,差点就将灵霄大人的命令说出来。但是,他也不敢确定她的手里是否真有灵霄大人要找的人,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暂且别暴露出来了。

  “这个,顾姑娘,我老头没有什么恶意,若是你手里真的拥有这两只神兽,不如拿出来让我开开眼界,如何?”夏老爷子很辛苦的挤出一抹慈祥的笑容,语气温和的说道。

  若是让夏家的人看到这一幕,估计会吓得栽倒在地,要知道,他们的家主在人前从来都是板着一张脸孔,也只有对小公子夏霖钰才会比较特别,可如今在这个女人面前,他竟然温声温语?

  简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顾若云眨巴了下眼睛,状似疑惑的说道:“我确实拥有一条龙和一只虎,但并非就是青龙白虎,这话到底是谁传出去的?他们只是普通的灵兽而已!”

  什么?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一愣。

  那一虎一龙他们都曾经见过,尤其是那白虎发威时的模样如今都深刻人心,可现在顾若云却和他们说那并非是外界所谣传的青龙与白虎?

  也是,青龙与白虎都为传说中的神兽,谁都没有见过!即便史书上有所描绘,但和真实还是有些初入的。据说青龙一口龙息可以毁了一整个国家,白虎的一脚能踏平山河,纵然她手中的那两头灵兽很是强大,却还没有神兽的威力。

  可因为当时别人这样传了,是以,他们便坚信着那两头灵兽便是四神兽之二的青龙白虎。

  夏老爷子狐疑的看了眼顾若云,他现在实在不知道顾若云是真的没有青龙白虎,还是在装傻充愣?不管如何,他都必须亲自来确定这件事情。

  “小丫头,那你可否将你的那两头灵兽唤出来让我一瞧?”

  “这个……”顾若云摸了摸鼻头,“他们是真的没法出来。”

  她说的是事实,云瑶进入了突破边缘,如今正在奋力的突破着,而苍穹自然是陪伴着她,两只兽在这种时刻都不可能出现。

  “好吧。”

  夏老爷子失望的叹了口气,突然,他眸光一转,再次扬起笑容:“顾姑娘,不知道你可否有兴趣来我夏家做客?”

  不管如何,先把她拐回去再说,只有近距离才能确定她的那两头灵兽是不是灵霄大人要找的同伴。

  “那就劳烦夏家主了。”顾若云淡淡的一笑,眸子内却闪过一道异芒。

  她原本以为就算见到了夏家的人,进入夏家也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 天城夏家。

  宅院内,风起叶落,夏起阴沉着一张容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那双眸内却有着明显的阴狠毒辣,微抿的唇边勾着冷笑,森森冷冷。

  突然,一袭青袍的老者有说有笑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而站在他身旁的是一名青衣少女,那少女五官秀气,清眸似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纵然没有倾国倾城之容,却让人看起来万分的舒畅。

  只是,在望见两人之后,夏起的脸色越发阴冷,心中更是涌现出不满与嫉妒。

  凭什么?

  夏霖钰那小畜生占了这老头所有的疼爱也就罢了,对待一个外人他都可以这么温和,为何却在自己亲生儿子面前始终板着一张脸孔?

  想着想着,夏起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眸内的阴狠收了起来,衣袂如风的走向了夏老爷子,说道:“父亲,你终于回来了,想必这位就是百草堂的主子顾若云?果然是英才之辈,让我久仰已久。”

  他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却没有人看到他放在衣袖里的手已经攥成拳头,心中有着难以平复的怒火。

  赵长老那家伙真是没用,居然没有解决这个女人,还让老头子把她带回家来了,如此一来,恐怕想要杀她就比较困难了。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让人去青龙国传信,说是夏家的夏霖钰杀死了顾若云!想必很快百草堂的人就会追上夏霖钰……

  所以在此之前,顾若云必须死!

  “夏起,你在这里干什么?”

  夏老爷子望见站在院中的夏起,不满的皱起了眉头,横眉冷对的说道:“你一天到晚正事不干一个,整天就在外面闲逛,还不快滚去修炼!你连钰儿一个晚辈都不如,就算他曾经是个废物也没放弃过修炼,可是你看看你,只会结交狐朋狗友,尤其是那个赵长老,根本就不是什么东西!这种人若不是你的关系,如何入得了我夏家?以后你别在管夏家内部的事情,好好去多读读书多加修炼。”

  这一番话,就等于是把夏起所有的权势都架空了。

  顿时,那在衣袖里的手越握越紧,甚至轻轻的颤抖了起来,然而,无论内心多么气愤,他脸上的笑容还是不变,温和的说道:“父亲教训即是,儿子谨遵教诲,就先退下了。”

  转身的瞬间,那一张挂着笑意的连缓缓阴沉了下来,眼里涌动着不甘与愤怒的火焰,只是他最终还是隐忍没发。

  因为这,还不是时候……

  从始至终,顾若云都没有说话,他看着夏起离开的背影,眸内闪过隐晦的光芒。

  “啊!”

  “啊啊啊!”

  就在这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前方的院落内传了出来,让一旁的夏老爷子脸色急忙一变,再也顾不得顾若云,刷的一下就冲了过去。

  ……

  房内,男人痛苦的抱着头死命的往墙上撞,身后的人想要去拉他,然而还没有接触到他,他的身上便爆发出强悍的气势,轰的一声便将所有人都轰飞了出去。

  献血顺着脑壳躺了下来,如此触目惊心,他却似乎不知觉似得,一下下的用自己的头撞着坚硬无比的墙壁。夏老爷子刚冲进来就看到这种场景,他心痛的大吼一声,身子一闪就到了夏子熙的身后,大手快速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死死的按住:“子熙,你这是在干什么?”

  “父亲,你让我死了吧,我好痛苦,你让我死了吧。”

  夏子熙疯狂的想要挣脱夏老爷子的禁锢,这些月来他太痛苦了,对他而言,死亡才是一种解脱。若是要一辈子承受着这般疼痛,甚至拖累了整个夏家,那他宁愿去死。

  “死?夏子熙,你******想死就别说是我的儿子!我们夏家绝对没有什么懦夫!而你如今想要逃脱的行为和懦夫有什么区别?曾经那骁勇无比的你去哪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懦弱了?你生病的这些月来,钰儿为你承受的还不够多吗?他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为了你这个当父亲的在外面奔波劳碌,你是怎么对待他的?你想让她从小没有母亲之后,又失去父亲?你配成为他的父亲吗?”

  感受到夏子熙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夏老爷子的语气也软了,他轻叹了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钰儿虽然很有天赋,却从小身体不好无法修炼,以至于被世人称为废物,可他纵然没有实力,也从来不曾软弱过,甚至很多次瞒着我们偷偷的修炼,不管别人是怎么看他的,他都没有放弃过,你呢?因为一点疼痛就忍受不了,就想死,你连一个孩子都不如!”

  夏子熙的身子猛地一震,他缓缓的瘫倒在地,声音哽咽的说道:“父亲,我知道是我对不起钰儿,从小没能保护好他,如今,又因为我的事情四处奔波,只为了找到能治疗我的神医,可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了,何必让我一个人拖累整个夏家?所以我才想要以此结果自己的生命。”

  “如果你真心觉得对不起钰儿,那就不应该寻死!大陆如此之大,你怎知没有人可以治愈你?若是你真心为夏家,就必须挺起来!一个懦夫,是不配当钰儿的父亲!”

  是的,他是懦夫!

  比起从小就坚强的儿子,他确实不配为父!不但没能庇护他,倒最后,还拖累自己那尚且年小的儿子为了他做了那么多事情……

  可他呢?不仅没想过钰儿的付出,甚至懦弱的想要逃避!

  他真的不是个男人!

  顾若云站在门口,目光看向倒在地上的男子,眉头轻轻一挑,如果她没有猜错,这男人便是夏家的少主,夏霖钰的父亲!

  不管夏霖钰是否是自己想要找的弟弟,可是这个人,都必须救!

  原因无他,就因为这个男人他的儿子叫做夏霖钰!

  “对了。”

  忽然,夏老爷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转头望向顾若云,眼含希冀的说道:“顾丫头,我老头能否求你帮个忙?据说鬼医能治天下所有奇难杂症,不知能否请鬼医来救救我的儿子?只要你能帮忙,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你!”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顾若云的脸上。

  如果刚才他们没有听错,家主说这个女人认识鬼医?而且,好像鬼医还会听从她的命令?这怎么可能?要知道那鬼医性格乖张,就算这少女与鬼医有些矫情,以鬼医的目中无人也不可能会答应出手救一个素不相识之人。

  除非……

  这个女人是鬼医的师父!可是据他们所言,鬼医的师父仅有一人,那便是向来神龙不见首位的百草堂之主!那位如传奇一般的人物。

  等等!

  忽然,众人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逐渐开始发生变化。

  若是传言无假,那位百草堂的神秘少女也就只是二八年华,再加上刚才家主的话,难不成,她便是百草堂幕后的主子顾若云?

  虽说夏家势大权大,老家主更是突破到了武皇境界,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百草堂可以相比的,然而,百草堂内诱人的丹药,却是任何人都抵抗不住的……

  少女双手抱胸,浅笑盈盈的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唇角微微一扬:“如果他能坚持的住,我会传信让鬼医前来一趟,夏家庄不必太过担忧。”

  从一开始,她就看出了夏子熙的病情,以卫衣衣的实力完全可以治疗,那她就不必要出手了。而且青龙国距离天城并非很远,估计很快就可以赶来。

  ……

  青龙国。

  繁华的街道之上人声鼎沸,众人还在议论着数日之前顾若云指挥着青龙白虎杀上皇宫的情景,不禁唏嘘不已,可更多的还是钦佩。

  此时,百草堂正值生意最好的时刻,是以整个药堂内都是冷满为患,然而,就在这群人当中,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男子将自己隐藏在人群之内,他故意捏着嗓音,说道:“对了,你们知道最近在玄武国发生的事情吗?”

  “玄武国?玄武国发生了什么事?”

  旁边的人一愣,纵然没有找到是谁说了这句话,却还是回了一句。

  青衣男子冷笑一声,眼底划过一道阴险:“就在前段时间,夏家老爷子夏起在众目睽睽下将他带走了,然后就被处决了,我也是无意间看到了这一幕,啧啧,好可惜,一个如此天才的人物就这样陨落了”

  轰!

  这句话如惊雷落下,炸的整个药堂都安静了下来。

  可是在这句话说完之后,青年男子就悄悄的隐退了下去,他看了眼被惊傻的众人,眼底的阴冷更甚。

  大人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他也该回去领取奖励……

  百草堂内在沉寂了半响之后,掀起了一股惊涛骇浪。

  “刚才好像有人说,顾若云被夏家个杀了?”

  “天哪,这事情是不是真的?那让所有人都惊艳的绝世天才就这样陨落了?”

  “这件事我看有可能,顾若云那样狂妄嚣张,目中无人,夏家又位高权重,想必她因自己的狂傲得罪了夏家的人,所以就被夏家给处决了,这种事情很有可能发生。”

  “哎,那顾若云还是太年轻了,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就不知收敛,这下好了,撞上铁板了吧?”

第3章 第二章 废物1

 夏若云缓缓站起身,满头青丝在狂风中狂舞,她抬起了头,那张满是泪水的面容之上充斥着从所未有的疯狂。

  “我要你们,统统去给钰儿陪葬!”

  轰!

  天空在那刻黯然失色,电闪雷鸣,闪电狠狠的劈下,照亮了那片黑暗的天空。

  “她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有实力自爆!”夏明神色一变,面容沉了下来。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儿的天赋确实很强,可惜,他却不是他所心爱的女人生的,若是让她继续成长下去,初雪母女必然会受到委屈。

  这是他怎么也不想见到的。

  为了另外一个深得他宠爱的女儿,只能放弃这不该出生的贱种!

  “哈哈哈!”

  夏若云狂笑了起来,那笑声充着强烈的恨意,疯狂的说道:“夏明,陆沉,今天我就算死也会为他们报仇雪恨!只是可惜,夏初雪不在这里,不然,我们一起去地狱为伴那该多好?”

  轰!

  强大的力量从她的周身扩散了开来,顿时掀起了山谷上的石块,伴随着女子疯狂的笑声让夏明的心脏都颤抖了起来。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整片山谷,又再次沉寂了下来。

  “噗嗤!”

  夏若云喷洒出一口鲜血,单膝重重的跪地,源源不断的鲜血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不甘而憎恨的看着眼前的这群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阻止我自爆?”

  她低下头,紧紧的握住拳头,虚弱的声音透着愤怒。

  在刚才那一刻,她明显的感觉到,是上古神塔阻止了她的自爆,这也是她得到上古神塔后第一次感受到了它的动作……

  “你是不想让我灵魂消失?可是,若无法替他们报仇,我要这灵魂又有何用?即便是魂飞魄散,我都要拖着他们一起下地狱去!”

  夏若云的声音颤抖了起来,可是,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再次施展自爆的力量……

  “钰儿,对不起,是姐姐没用,无法替你报仇。”

  泪水肆意的淌下,从她的脸颊滑落,渗入到了地面。

  忽然,她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夏若云在此立誓,终有一天我会让这些伤害过我们的人血、债、血、偿!让他们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为此,即便是让我用进入永生地狱作为代价!”

  女子的声音像是诅咒一般萦绕于陆沉的耳边,让他的心蓦然产生了一种慌张,竟是不敢去看那一眼充满着刺骨仇恨的眼睛……

  噗嗤!

  夏若云吐出了一口鲜血,她的目光一一的从面前这些人的容颜上扫过,似乎是想要记住他们的容貌,将他们的模样深深的烙印在了脑海之中……

  “她心肝断裂,已经活不了了。”

  夏明冷酷的俯视着地上的女子,仿佛此女并不是他的女儿,而是与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夏若云,将上古神塔交出来!”

  “呵……”

  夏若云冷笑了一声,她的手臂紧紧的抱着少年残缺不堪的身体,缓缓的站起了身,而后,她毫不犹豫的转身,抱着夏霖钰纵身跳入了悬崖……

  “不好!”

  夏明脸色大变,眸光瞬间阴沉了下来:“来人,给我去搜,将她的尸体搜出来!我就不信找不到上古神塔!”西灵大陆,青龙国。

  将军府偏僻的后院之内,少女翘着二郎腿,嘴角含着一根稻草,吊儿郎当的坐在床上。

  “西灵大陆?”

  仿佛是在喃喃自语,夏若云的唇角挑起一抹轻微的弧度。

  “看来我是灵魂转生,从东岳大陆来到了西灵大陆,不知道是不是苍生都看不惯夏明的所作所为,所以,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

  在这片世界内,是由无数大陆所组成。

  纵然东岳大陆与西灵大陆相邻,但西灵大陆是属于底层的存在,只有实力到达一定的地步,方才可踏入东岳大陆。

  而曾经的夏若云,便是来自于东岳大陆!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与自己原本的天赋相比,这个顾若云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年芳十五,却连最基本的聚气三级都不曾达到。

  就连将军府的奴仆,都在四级往上。

  当然,这顾若云的身世也极为悲惨。

  从小她便父母双亡,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若非有一个天才哥哥的庇护,恐怕她是寸步难行。

  可前不久天才哥哥被某个势力收为弟子,迫不得已离开青龙国。

  谁知他离开没多日,凌家小公子故意在顾若云面前羞辱他,为维护兄长,顾若云与凌家小公子撕扯起来,更是被凌家奴仆揍得半死。

  可笑的是,自己的亲身爷爷,将军府的将军大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她活活打死!

  想到这,顾若云的唇边泛起一抹冷笑:“顾若云,既然我占据了你的身体,那我便是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你报仇,就当是占用了你身体的酬劳。”

  正说着,房门被打了开来,当门口那人对上顾若云那一双深黑的眼眸之后,明显被吓了一跳。

  “顾若云,你还没死?”

  这个顾若云,命真是够大的,被爷爷打成这样居然还活着!

  “是啊,你很希望我死?”

  顾若云浅浅的勾起薄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哼!”顾盼盼哼了一声,“既然你没死,那就去客厅,爷爷在等着你。”

  说完这话,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顾若云微微眯起双眸,通过记忆她可以知道这顾盼盼是她二叔的女儿,从来都是眼高于顶,而她的兄长顾向林更是整个将军府仅次于哥哥顾笙箫的天才,所以,她为了替顾向林出气,没少趁顾笙箫不在家时欺负顾若云。

  只是顾若云为了不让兄长操心,一直不曾告诉他罢了。

  客厅。

  顾若云刚走进去,便看到了坐在高座之上的顾老将军,而坐在他右下方的是一老一少,不用猜,也知道那老者就是凌家的家主凌毅,至于少年,便是害的顾若云被活活打死的罪魁祸首凌小少爷。

  “顾若云,你终于醒了!”

  顾老将军如剑一般的目光投向顾若云,面容严肃的说道:“你竟敢在大街上欺负殴打凌家小少爷,还不立刻给他道歉!”

  这凌家有一名贵妃在朝,是他万万不能得罪的,若是能让凌家感到满意,牺牲一个废物又如何?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懦弱的孙女,会有这般的勇气!

  可惜,她只是一个废物而已。

  如果她和她的兄长一样天才,恐怕贵妃娘娘都不敢动她。

卿本佳人之魔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卿本佳人之魔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那个如你一般的人15章(第15 章 意外之人!)

    原标题:那个如你一般的人15章(第15章意外之人!)小说:那个如你一般的人第15章意外之人!当时,她很傻,以为李毅杨并不是不关心她,而是一时忘了。可后来,白若灵才明白,爱一人怎么会舍得她受伤害,若无动于衷,那只能说明他并不爱她!白若灵收回思路,把酒杯从王大妞手上夺了去,对着她说:“我没事,你去外面等我!可姐你……”白若灵制止她在说下去:“去吧!”王大妞离开之后,白若灵这才把目光移向了在做的各位,最后把目光落在坐在那里举止优雅的李毅杨身上。“哟,这不是妹夫嘛?你怎么来了?”李毅杨眼角的淡光瞄了一眼

  • 特工妖后15章(第十五章 御书房相见)

    原标题:特工妖后15章(第十五章御书房相见)小说:特工妖后第十五章御书房相见“皇上,夜里凉,你就早些歇息吧,这里丫鬟们来整理。”墨玥批完公文,来到后御书附近的花园却不料花园的花都被大风暴雨吹散落在滴,看后让人心疼,于是他便扶了起来。“小李子啊,你说这花为什么会被吹散,难道就是因为它长得过于娇艳吗?”小李子知道墨玥此时此刻是睹物思人了,想起来林芮一这位以美貌出名的美人。“皇上,这世间就是什么都有一个道理,有的你抓得太紧,她反而会被弄伤,有些他却需要你的用心和照顾,我想娘娘就是这第一种吧!”小李子此

  • 桑林未晚15章(第十五章 辞职回来给我当保姆)

    原标题:桑林未晚15章(第十五章辞职回来给我当保姆)小说名称:桑林未晚第十五章辞职回来给我当保姆残花败柳……呵,残花败柳!众叛亲离,枕边人也亲手捅她一刀。桑晚想笑,可是脸上表情却比痛哭还要难看。“姐姐,你其实是不是没有地方去?”姜甜伸手勾住宋怀安一只手臂,小鸟依人的模样,“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和姐夫道个歉,姐夫也不是小气的人,反正客房空着也是空着,至于房租……”说话时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姐姐,我现在行动挺不方便的,与其出去找个不熟悉的保姆担惊受怕,不如你把工作辞了,回来照顾我?”姜甜一脸无辜

  • 此情成追忆15章(第15章 残忍的温柔)

    原标题:此情成追忆15章(第15章残忍的温柔)小说:此情成追忆第15章残忍的温柔“啊!”云烟吃痛,瞪大眼睛,倒抽了一口气。仰着头,看着他满脸残戾,交合处和心脏一阵阵的抽搐。她故意说这些违心的话,只想求死而已,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冲进来,而且连人都不摒退。她最怕的就是将这份爱暴露在人前,可他却用最残忍的方式将之公之于众。看着那一张章或吃惊或鄙夷的脸,巨大的羞耻在身体里蔓延开。“住手,皇兄,你住手……”云烟拼命的挣扎着,此刻她只想找个暗黑无人的洞将自己藏起来,独自一人舔舐着那颗卑微的心。云庭峥不但没有

  • 凰不归15章(第015章 二哥作证)

    原标题:凰不归15章(第015章二哥作证)小说名字:凰不归第015章二哥作证威远侯看了一眼那在雪地里冷却湿润的手炉,怒沉沉对冬絮道:“你是四小姐身边伺候的人,给你个机会,你是从实招来,还是等用刑过后再招?”冬絮吓得面无人色,在家仆要把她拖下去用刑时,她挣扎着道:“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只是去给四小姐拿手炉了,侯爷饶命!等奴婢回来的时候,看见,看见四小姐正泡在水里,三小姐抓着她的手,还命奴婢赶紧去叫人来救……”琬儿恨恨瞪着敖辛,道:“不是的,是她先把我推下去的!她按着我的头,把我摁进了水里…

  • 宠妻无度:狼性总裁狠狠爱15章(第十五章兄弟间的暗战)

    原标题:宠妻无度:狼性总裁狠狠爱15章(第十五章兄弟间的暗战)小说名字:宠妻无度:狼性总裁狠狠爱第十五章兄弟间的暗战“你现在才知道啊!我听说他刚刚从法国回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接任总裁的位置了……”“是不是董事长不满意总经理啊……”“谁知道啊……不过我们的新总裁真是个万人迷……”沈冽天对女人的叽叽喳喳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对身边的沈启天一脸的兴趣,刚走进总裁办公室,他停下脚步,冷漠地盯着沈启天鼻尖的近视眼镜。“我回家两天,一次都没看见你,沈总经理还真是忙啊!”沈启天是书生类型的男人,身体不如沈冽天强壮

  • 人生何必如初见15章(第15章 惊雷般的真相)

    原标题:人生何必如初见15章(第15章惊雷般的真相)书名:人生何必如初见第15章惊雷般的真相“安世清,你还不愿交待你的罪行吗?”萧如夜凌厉的眼睛隐藏着浓浓的恨意“我早都说过,我什么也不知道。安家戏园没了,我种植罂粟也只是为了生活而已,我并不知道这东西可以制成鸦片。”“我说的不是这个!”萧如夜厉呵,酒气霎时扑面而来。安世清愣了,他不知自己又犯了何罪。他小心翼翼的抬眼,只见萧如夜的脸颊泛着微红,他记得,从前在安家,萧如夜一个喝十个,也能做到面不改色。看来他今日,确实喝了不少酒。“少帅,欲加之罪何患无

  • 关于我爱你15章(第15章,永远不会知道)

    原标题:关于我爱你15章(第15章,永远不会知道)小说名称:关于我爱你第15章,永远不会知道“你和顾盛廷说了没有,我不求他能帮我,但是怎么能和别人一样,把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公司当蛋糕呢,这个董事长兼总裁的位置我还没有做够呢。”张峰飞有些气急败坏。虽然短短几个月,但是他已经爱上了那种被人奉承,时刻被尊敬着的感觉。他不想再做普通人。更不想再过被人四处追债的日子。“你自己想办法,我无能为力。”张小冉没有去看张峰飞,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张峰飞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怎么你不想管我了。”“爸!”“我怎么没管你

  • 夜色温柔15章(第十五章 玩弄于股掌之间)

    原标题:夜色温柔15章(第十五章玩弄于股掌之间)书名:夜色温柔第十五章玩弄于股掌之间贺思远冷冷地瞥了眼薄芷云,不予理睬,抬手拉住冯尹的手腕走向停车位。薄芷云怒了,“贺助理,这就是你对待你老板娘的态度吗?”贺思远脚步顿了顿,冷笑道,“等你成功上位再说吧。”“你等着!到时候我一定第一个开了你!”薄芷云气得直跺脚,眼看着两人像没听到似地径直离开。冯尹那个贱人!还真是桃花不断,在学校时仗着家世好,人长得有几分姿色,吸引住了所有男生的眼光,现在居然连不近女色的贺思远也能对她另眼相看!可那又如何?她爱着的男

  • 幸得深爱不悔15章(第十五章 生来就是错)

    原标题:幸得深爱不悔15章(第十五章生来就是错)小说:幸得深爱不悔第十五章生来就是错饭香飘进了颜韵清的嗅觉里,而后继续看着眼前两人自顾自吃饭,颜韵清微微敛的眼神,转身继续走到楼上。走在楼梯上的时候,奶奶忽然抬起头对颜韵清喊道:“别忘了你今天的首要任务是把整个别墅都打扫干净,千万不要让我看见你偷懒,否则我休了你这个儿媳妇!”听到奶奶的话,颜韵清在心里竟然乐呵呵的,如果她被何家休了的话,那岂不是美滋滋?何苦像现在这样这么累,而且还费力不讨好,连饭都没有得吃。颜韵清默默的在心里叹息,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