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心尖独宠:高冷总裁住隔壁】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3:11: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心尖独宠:高冷总裁住隔壁

:只是需要三十万

“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是早就清楚了吗?”

“雨安,我真的对你这种富家大小姐没兴趣了,你真的很无趣乏味,好聚好散是最好的方式,难道你还要对我死缠烂打吗?”

……

早春,天气仍然很凉,洛雨安呆呆低看着徐家伟的嘴巴一张一合,每个字眼都像是尖刀在凌迟她。【心尖独宠:高冷总裁住隔壁】小说在线阅读

她黑白分明的大眼一下子失神,慢慢地涌出了晶莹的泪水,目光里面透着满满的不相信。

而眼前这个年轻的英俊男人,一张俊脸冷如寒冰。

他曾经的柔情已经不在,说出的每个字眼都让她的胸腔发紧,而他说的这些话,让她感觉是满满的屈辱。

死缠烂打?

她简直不敢相信,说出这几个字眼的,真的是那个自己爱了三年的男人?

徐家伟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脸上是毫不掩饰的不屑和傲娇。

洛雨安盯着眼前这对男女半晌,红唇微微颤抖,忽然心底有种冲动,就是抬起胳膊,给眼前这张不耐的恶劣之极脸几巴掌,然后抬头挺胸高贵冷艳离开:爱情没了,至少她还要尊严不是吗?

可是,她明白,那样太冲动。

她咬咬牙,漂亮的五官拧在了一起:现在不是悲情的时候,也不是像徐家伟想的那样,过来“死缠烂打”的。

她的父亲,现在还在医院的急诊室里躺着,可是,她甚至都拿不出那区区三十万的手术费。163女人网

徐家伟身旁站着的那个女孩,她一直冷冷低看着洛雨安,像是示威一般,现在把胳膊放进他的臂弯里。

徐家伟赶紧地配合揽住了她的细腰。他的动作,让洛雨安的心像是被扎了一般。

和徐家伟在一起的三年,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幸福。

可是徐家伟早就变心了,甚至她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爱上别人的。

一个月前他干脆利落地和她分手,理由是:“雨安,我已经忍了很久了,实在无法再忍下去,你太乏味了。”

她太乏味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这就是他分手的理由。

自从洛雨安出现在自己面前,徐家伟一直没有掩饰不耐烦。

他没想到洛雨安会再次找到自己,在他印象里,她并不是个死缠烂打的人。

“家伟,其实你误会了,我不是过来想和你和好的,我只是……需要三十万,很急用。你当是借给我吧,我一定会还的,我一定会的!”

对徐家伟说出这番话,洛雨安觉得是那么的艰难,也感觉很羞耻。

区区三十万而已,这钱以前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也就是一个名牌包的价格而已。

可是现在,她根本就拿不出来,甚至不得已要过来找前男友借钱。163女人网

听到洛雨安的话,徐家伟眼里现出了一丝鄙夷:难道,洛雨安看到两人的感情没有办法修复,马上就转变了脸给他要钱?

“我没听错吧,你给我借钱?你可是堂堂的洛氏集团大小姐,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和你在一起自己是高攀的。”

徐家伟的话,说的咬牙切齿。

他的话让洛雨安一阵恍惚。

一直以来,和徐家伟在一起,父亲是很反对的,因为徐家伟的家境虽然也不错,但比起洛家还是差远了。当然,是和破产之前的洛家相比。

但架不住她的坚持。

现在他的表情让洛雨安明白,原来,对于两人之间的家境差距,他其实是介意的。阅读163nvren.com

那既然如此,为何当年还和她在一起?

“你知道的,我家已经今非昔比,现在银行收走了我爸爸所有的资产,还负债累累……因为这个刺激,我爸爸还躺在了医院里,而我甚至,连手术费都拿不出来。”

“那你过来,想让家伟给你拿钱吗?可是,他不是因为你家破产才和你分手的,你爸爸病重也和他没有关系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徐家伟身边的女孩,冷冷抛出这句话。

洛雨安没有理她,她夺走了徐家伟,她当然恨这个女人,也不想和她有任何的对话。

她只是目不转睛盯着徐家伟。

她不相信,她都开口了,徐家伟会不管不顾,她已经如此的卑微,以前两个人身价迥异,她对徐家伟花费的,可不仅仅是三十万吧。

果然,她看到徐家伟的脸色有点缓和了。

可是,他的话却让她沉入了谷底。说明163nvren.com

“钱?抱歉,我可以拿得出三十万,可是我不能帮你,因为我答应顾苗,不会和你有任何关联,当然包括钱。你要理解我,毕竟我是有女朋友的人。”

顾苗,显然就是他身边这个小女友了。

洛雨安只觉得天旋地转,她简直不敢相信,他连这点忙都不帮?

她凄惨的笑笑,心脏里的血好像都被抽干了,每个毛孔都泛着密密麻麻的疼痛,不由自主疲倦的闭上了眼睛,那些刻骨的疼痛来自身体里,整个人是异常的冰冷和绝望。

这就是自己爱了三年的男人?

“我们走吧。”

胜利的顾苗脸上柔情万分,冲着洛雨安狠狠瞪视了几眼,又柔媚地冲着徐家伟说道。

等洛雨安回过神来,他们已经相拥着离开。

她呆呆地看着这对男女的身影,整个人似乎已经麻木。

直到她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总算是把她的神经拉进了一些。

洛雨安无意识地把电话放在了耳边。

刚接通,电话里面就响起了一个焦急的声音:“小姐,医院已经说了,如果这几天还不抓紧时间拿出手术费做手术的话,老爷的身体真的会撑不下的。”

打电话的是刘叔。家里破产后,别墅被政府收走了,也解散了所有的仆人。只有刘叔,因为这些年的情分,坚持没有离开,甘愿继续到医院来照顾她的父亲。

刘叔的话让她的心被针扎一样,但还是强打精神安慰刘叔:“刘叔,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弄到手术费的。”

刘叔的话语明显有些担心:“小姐,你还有什么办法?你可要保重自己啊,现在家里,可全靠你了。”

“放心吧,我没事的。”

洛雨安的鼻子一酸,差点落下眼泪。

妈妈走了已经有多年了,这些年,爸爸是她唯一的亲人。

挂掉电话,她茫然地抬头,自己能找出什么办法?原本以为徐家伟会顾着点以前的情分帮她,现实却告诉她,她太天真了。

三十万。

三十万……

过了很久,她想尽了一切可能,却仍然无济于事,整个人茫然然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忽然,一声刺耳刹车声在她耳边响起,她条件反射地跳到一边。

然后,她惊讶抬头,看到一辆黑色的汽车已经到了她眼前…

“找死啊?”

这辆车一下子停在路上,一个黑着脸的男人从窗户里抬出头来,恶狠狠大骂:“你要是想死去找别的地方,不要拉上别人垫背!”

洛雨安大惊失色,这才看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马路上,还不知不觉走到了路中间,刚才差点被这辆车给撞到。

“对不起对不起!”洛雨安赶紧道歉。

那个人骂骂咧咧地开车离开。

她愣了一下,刚才这个男人的话,让她心底似乎有了个想法,她知道这个方法很荒唐,可是此时此刻,绝望的她,没有别的办法。

是的,她知道,如果想要救出父亲,只能这样了。

她打起精神站在马路上,看着一辆辆车从身边通过,她没有动弹,这些车,都不是她的目标。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几分钟后,她看到一辆白色的豪车开了过来,这是一辆限量版的宾利,她对车不太了解,但是也明白,至少价值千万。

拥有这辆车子的主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身价不菲。

她咬咬牙,就是他了,三十万,对这车的主人来说来肯定是毛毛雨了。

看着车缓缓地继续开来,她想也没想,就冲着宾利车撞了上去。

开车的司机也显然也发现了不对劲,他赶紧地打转向想要躲避,但是洛雨安已经一心求撞,怎么可能让他躲避开。

司机慌乱地急刹车停住,而洛雨安只觉得胳膊和腿一阵剧痛。

她尖叫一声,倒在地上。

倒地的一瞬间,她心底一阵庆幸,谢天谢地,她还活着,而且不出意外受伤了,不知道是自己撞的“水平”好,还是该感谢司机的驾驶技术不错。

车上是两个男人,除了司机,另外一个坐在副驾驶里,一直很平静地望着前面,好像在思索什么,似乎对外面发生的状况一点也不在意。

:是自己撞上来的

他很年轻,窗外射来的光线将他精致的五官线条完美的呈现出来,而他脸上的不动声色,更把他衬的神秘、高贵和魅惑。

司机却吓坏了,生怕旁边的男人怪罪自己,朝着他焦急解释着:“司少,不知道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是这个女人有毛病啊,自己过来撞上的!”

男人的薄唇抿的紧紧的,他也刚才瞟到了那一幕,在那个女人还没有撞上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她站在路中央。

他刚才还不由自主从车里看了她两眼:脸色苍白,一头齐肩的长发,素净小脸不施脂粉。

而眼神很是慌乱,浅粉色的樱唇微张,睁大的眼睛就像山林间的小鹿,无辜又迷茫。

然后,她就朝着他的车奔过来。

很明显,根本是故意撞上来的。

想寻死?

“先看看她有没有事。”

被称作司少的男人显得眸子格外幽深,他微微启唇,声音低沉冷峻。

可不想莫名其妙地撞死一个女人,那太晦气了。

司机点点头,赶紧地下车,男人也跟着下来。

司机冲向洛雨安扶起来她,同时松了口气:可以站起来,看来,也就是皮肉伤而已。

因此他不由得抱怨:“小姐,你不要命了吗?刚才怎么回事?”

“送她去医院。”

男人一边说一边挑起一边的浓眉,清幽狷介的眸子透着很多不耐,话语是言简意赅。

看起来,她胳膊上和小腿上那片血迹还是挺惊人的。

“不要!”

失血让洛雨安有些眩晕,听到男人这话更是有些失神,她可不是为了去医院的。

她努力站直了,眼前说这句话的这个男人让她有几分的压迫感,这个男人,简直英俊的不像话,而且他似乎有一种天生的震慑力,让她很是紧张。

但想到自己的目的,还是赶紧地发出声音。

他皱皱眉头:“你确定不去?”

“不去。”

“你也确定自己真的很好吗?”

他的声音继续,男人冷清霸道的声音来自于她的头顶,带着让人臣服的压力。

她不由自主地抬眼看他,他的面目, 剑眉星目、俊美如斯,一张脸堪比当下最当红的明星。

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男人?

“你只需要,给我点钱就好。”

回过神来,洛雨安艰难开口,她不由自主地握住粉拳轻轻抵在身上,尴尬地咳了两声,埋下头,声音有点羞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要用这种方式去赚钱。

司机在一旁冷笑:“果然是个碰瓷的!真是要钱不要命啊,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然后他把头转向了这位司少:“显然,这位姑娘用意很明显呢,就想着从我们这里敲上一笔。”

他的声音提高了:“不过,你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司氏集团?找到我们总裁讹钱,难道你不要命了吗?”

洛雨安愣了愣神,司家!

司氏集团总裁!

自己不会这么“好运”吧?

她知道他!

他是司凌墨!

或者说,司凌墨这个名字,在这个城市几乎是家喻户晓。他家的企业遍布各个领域,即使自己以前没破产的自己家庭和他相比,也就是毛毛雨而已。

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就是那个司家的接班人司凌墨!

“既然如此,司少爷,你是堂堂的大总裁,对于撞了人,你更不会抵赖吧?”

她咬牙继续,无论他是谁,现在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你要多少钱?”

司凌墨皱皱眉头,声音冷冷。

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如果能用钱解决,那再好不过。即便她是……敲诈。

毕竟她也豁得出去,真受伤了。

“三十万,只要给我三十万,我就离开,也不会……把这件事情捅进报社,否则外人知道司少涉嫌撞到人,就不太好了……”

听到他的口气似乎有缓和,洛雨安赶紧说道。

这种越是身价高贵的人,肯定都会更加在乎名誉的。

司凌墨没说话,他死死地盯着她,并朝她走的近了一些。

他浓烈男性气味裹住洛雨安了的呼吸,整个人都僵住了。

看着她那紧张的模样,司凌墨冷冷一笑,显然眼前这个女孩,她在做一个赌注。

他忽然就笑了,但声音更加带着几分冷硬,棱角分明的下巴朝着她低了低:“是吗?要三十万?三十万而已,我本来可以答应的,可是你刚才的话让我改变主意了,这辈子我最讨厌有人要挟我,你不是要捅进报社吗?那你觉得我听了你这句话后,还会答应吗?”

她一下子崩溃了,后悔的不要不要的:“不是要挟……我真的需要钱……我爸爸现在还在医院里……”

“我不是慈善家。”司凌墨转过头,冷冷地朝着司机怒怒嘴唇,“既然这位小姐坚持不去医院,那我们走。”

“求求你救救我!”

看着他们转身要上车,洛雨安急了,她想也没想,一下子拽住住了他的胳膊。

“洛雨安小姐,你父亲要是知道,一个堂堂的大小姐,即使现在落魄了,但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挣钱,你觉得,他根本不会想着去做什么手术吧?嗯?”

她惊住了,眼神呆呆:“你认识我?”

“当然了,谁不知道你是洛家有名的大家闺秀呢,从来都是名媛风范的。”

他的声音冷冷的,是满满的讽刺。

她不认识他,但是自己可还是记住她的。

似乎是不久前的一个酒会,她和他都参加了。

她出场的时候,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当时的她,确实明艳照人,和今天简直是两个人。

当时身边的同伴还给他介绍:她叫洛雨安,不但漂亮,性格也柔顺大方,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

他当时不在意地瞟了她几眼,并没觉得她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两样,美则美矣,毫无灵魂,不用猜也知道,性格也肯定无趣极了。

这样的女人,他见多了,家境不错,从小顺风顺水地被富养,但硬生生地都养成了木头美人,让人感觉味同嚼蜡。

可是这才过了多久,这个美人就一点形象不要地拦住一个男人的车,为了要钱。

居然落魄到这种地步。

他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你不能和她在一起!赶紧和她分手!而且,抓紧时间找到适合的人结婚!”

是母亲的话,她和父亲都反对自己结交的女朋友,当红明星林晓晓。

他们的反对他没有意外,但是没想到的,是林晓晓的不坚定。

她居然真的离开了自己,和他提出了分手。

林晓晓既然离开了,父母不就是需要一个看起来简单点的女孩子做司家的儿媳妇吗?那他捡回去一个交差好了。

司凌墨一把拉起了洛雨安的胳膊,又看了看她的小腿,审视着她的伤口,伤口不严重,主要是擦伤。

洛雨安呆呆地看着他。

“要钱?可是你觉得,我会因为你这点伤就给你三十万吗?”

“那,你还需要我再伤的厉害一点?”

洛雨安愣了愣神,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不好惹的,但是他的话,还是让她忽然有了希望。

“上车。”

他言简意赅,一下子把她拉了过来,转身把她塞到车里,紧跟着,他也挤了上来。。

很快,车子飞速离开。

洛雨安吓坏了:“你要做什么?赶紧让我下去!”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好吧,是我错了!我承认,我是故意撞的,你放过我好吗?”

这个男人,他要带着自己去做什么?

可是司凌墨不为所动,他微微俯身,深邃的眸光落在她脸上,几分不屑几分探究,然后死死低按住她挣扎的胳膊:“你不是想要钱吗?我们是要找个地方,好好去商量商量这件事情啊!”

她的大眼里全是不置信,可动作还是慢了下来:是的,她需要钱。

“司少,去哪里?”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小心地问着。

“去盛宴。”

他的声音言简意赅。

但是司机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他别有深意地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洛雨安:嗯,她确实挺美的,虽然看着模样憔悴,但是那眉眼,还有那五官,确实很吸引男人。

也难怪少爷现在就忽然带着她去盛宴……

半个小时后,盛宴。

盛宴是这个城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现在两人已经在总统套房内。

洛雨安眼里全是惊恐,她浑身都忍不住瑟缩: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整个人似乎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你要做什么?”

她察觉到了危险,不由得后退,她被掠夺到这里,似乎明白那潜在的危险到底是什么。

可是心底还是不相信,这个男人,他是司凌墨啊,他身价不菲,肯定很多的女人趋之若鹜地想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他需要用这种手段得到女人吗?

“你不是需要三十万吗?”

他的声音仍然很平静,但这简单的几个字眼,洛雨安一下子就明白了。

是的,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她要想要三十万,必须付出一些什么,而他把自己带到了这里,傻子也明白他要的交易是什么吧。

想到这里,她浑身都僵住了。

洛雨安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用自己的身体去卖钱,她和徐家伟在一起三年,都一直坚持着守身如玉,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想用三十万换取她的身体。

可是,她似乎没有别的选择:医院里的父亲,正等着钱做手术。

她咬咬牙,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她只能妥协不是吗?就当是一场噩梦吧,一切结束之后,她会得到自己要的东西,两人再也不相干。

她抬头看着这张面无表情的面孔,终于咬咬牙:“是的,我需要三十万,我也答应你的条件。”

这次换到司凌墨奇怪了,盯住了她那张几乎看不到毛孔的细嫩脸庞:“你知道我是什么条件?”

好像他还没有说出吧?

她就这么简单地说答应了?

洛雨安苦笑,还用说的那么直白吗?他把自己带到酒店房间里,很明显是为了要什么。

难道,他是嫌自己还不够主动?

:他的要求是什么

一咬呀,她想也没想,就鼓足勇气,主动地脱去了自己的上衣外套,里面是一件吊带长裙,她白嫩的胳膊和脖颈露了出来。

司凌墨可没想到会如此,怎么画风忽然大变,这个曾经的大家闺秀,居然在这里主动脱掉了衣服?

不过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她的身材,居然还看起来真的挺有料……

洛雨安紧紧闭着眼睛,一秒,两秒……

可是她等了很久,也没有一点的动静。

她不由自主地睁开双眼,然后就看到那双嘲弄的眼睛,他黝黑的双眸紧盯着她,姿态也没有一点的变化。

他为什么不动弹?洛雨安不由得正了正身体。

难道……她要自己主动上前?

可是这个,她真的做不到啊,且不说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就说眼前这位大少,也太懒和欺负人了吧?

就因为,他出钱?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好歹以前也是个千金大小姐,现在和陌生男人在一起,居然如此的放得开,我真的看走眼了呢。”

他的声音懒洋洋的,可是里面的讽刺,洛雨安当然听得出。

她几乎要羞愤而死,瞪圆了眼睛,犀利似箭的目光狠狠射在他的脸上,想掐死他!

“难道这三十万里,还要包括羞辱人这一条吗?”

司凌墨不由得失笑,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你觉得,我这三十万,是要换取什么?”

他的尾音拖得长长的,

洛雨安还没有听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然后猝不及防里,他忽然拉住洛雨安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拽了过来。

她一下子觉得自己的身体要给悬空了,整个人就跌落进他的怀抱里。

洛雨安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就忽然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他身上逼人的气息,让她不知所措,呼吸困难,然后,就感觉到一双大手靠近她身体,不由分说的扯开她的衣袖,毫不犹豫的大手就探进了她的内衣里。

她惊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挣扎着,虽然刚才已经下定了献身的决心,可是现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接触自己,她还是不由自主低想要推开他。

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她的动作根本是像在欲纵还迎,没有一点作用。

他的手没有停,一路向下,她只能死死低抵住他,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司凌墨的动作慢了下来,饶有兴趣低看着身下这个小女人,难道她居然没有和男人亲密接触过?现在她脸上的紧张,还有那急促的呼吸都说明了这一切。

但是那微微翘起的红唇,是那么的娇艳,他忽然就改变了注意,低头就吻了下来。

洛雨安觉得天旋地转,他深深地吻着她的唇,两人之间被情欲的气息渐渐围绕,她觉得头昏脑涨。

但是也就持续了十几秒钟,很快,她觉得身上的压力消失。

这才发现,身上这个男人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

司凌墨很满意,虽然是找个女人结婚而已,但是也是有一定要求的,她暖床的功能应该还是不错的。

刚才他也检验过了,手感,还不错。

就在这个时候,司凌墨电话响了起来,他把电话放到了耳边,是自己的司机和心腹刘同。

“司少,我已经查出来了,这个女人洛雨安,她家上个月才破产,她曾经有一个男朋友叫徐家伟,但是现在已经分手了,其他的没有什么男性朋友。”

三年的男友?刚才她的表现,可不像是有过男友的人。

分手了正好,单身才符合他的要求,可不想她还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你好像还没有明白我的条件是什么。”

挂掉电话,他再次专项洛雨安,脸色郑重起来,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单纯,或者说,是愚蠢。

洛雨安的大眼里全是疑惑,他就这样停了下来?难道他的条件,不就是她的身体吗?

“我的要求是,你和我结婚,以后,如果你想,得到的应该不只是三十万。”

他的声音很淡,但她还是一下子明白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她结婚?两个人就这样刚认识而已?

“为什么?我们甚至以前不认识!”

“现在不是已经认识了吗?而且,我们俩各自所需的彼此都知道,一场名义上的婚姻,我可以给家人交差,你可以得到想要的钱。你难道不答应吗?”

他的手再次放在她的脸颊上,她细腻的皮肤马上传来的灼热温度。

她条件反射地推开他,但一下子听出了不对劲:“为什么是我?”

显然,他是想要个人结婚而已,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是她。

“落魄的大家闺秀也是大家闺秀,我想,你符合他们的要求。”

他的声音里有着调侃,但是更多的是认真,是的,他们不就是想要个和林晓晓不一样的女人吗?这个看起来很单纯,应该符合他们的要求吧?

至少和这个结婚,比他们分配给他的女人要强。

洛雨安愣了愣神,虽然不明白司凌墨为什么一定选定了她,可是也知道,这是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她的下半辈子,就会被困在他的身边。

自己真的要拿一生做堵住吗?

“怎么了?不同意?”司凌墨的声音继续,“我从来不勉强别人,如果你不同意,可以马上离开,不过……”

他拉长了声音:“刚才洛小姐那主动现身的样子,可是真的让我没想到啊,如果我刚才不开口,你肯定现在已经在我身下承欢了是吧?”

她脸一热,明白他什么意思,是的,自己刚才根本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条件,就急不可耐低主动现身。

现在他说出了条件,她却犹豫起来。

但失身一次和付出自己的一生,这确实是有分别的。

想到医院的父亲,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她咬咬牙:“好的,我同意,可是……我有个条件。”

居然和他讲条件,司凌墨眉头挑了挑:“好的,你说。”

看她还能说出个什么条件来。

“我不想马上就结婚,至少,我们要互相了解一下,至少,是三个月后才能结婚。”

“你是说,还要有三个月的缓和期?洛雨安,你是不是把自己想的太是回事了?现在,主动权在我这里。”

她真的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其实,他也没想过马上结婚,只是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是的,这就是我的条件,否则,我不答应。”

她的小脸很是固执。

“好吧,三个月就三个月。”

司凌墨思索了一下点点头。

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就这样答应这个小女人的要求了?虽然他也不会马上和她结婚,但是一直以来,他是最讨厌别人和他提要求的。

如果换成了别人,也许他早已经让她滚蛋了,是的,他只不过要找个所谓清白身世的女孩子结婚,那对他来说还不是见很容易的事情吗?

可是现在,他居然就这样点头答应了。

洛雨安听到他的话,这才心底稍微松了口气,好在,还可以给她点缓和的时间,接受这个男人,也许三个月的时间,并不是那么困难的。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洛雨安想起了什么,“那钱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

她到现在还是想着钱。

“钱这两天我会让人给你送过去,不过,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赖账呢?”司凌墨的声音里透着怀疑。

其实他也就是这么一说,既然他已经拿定了主意是她,她就肯定躲不过去,而且凭着他的直觉,他也明白,这个小女子,既然已经答应了,应该也不会反悔。

“我还怕你不遵守呢。”

洛雨安明白她的意思,她的声音气呼呼的,并四下里看了看。

她真的还在这里找到了一只笔和纸张,然后想也没想就拿了过来,在上面刷刷地写了什么,最后递到他的面前:“喏,你在上面签上个字。”

“什么东西?”

他不屑的看了上面几眼,上面的几行字让他啼笑皆非,原来她写的是,两人自愿三个月后结婚,这三个月内,对方不许强迫她去提前结婚。

洛雨安一脸的认真,她可不能就那么简单就相信他的话,要不然,明天他忽然说,两人马上结婚,她可怎么招架为好?

现在白纸黑字,到时候容不得他能够耍赖了。

司凌墨扫了一眼这张纸张,不由得怜悯的摇了摇头,她觉得这一张纸真的把什么都能决定了吗?

但是他倒也没再反对,拿起了笔,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愣愣低看着那司凌墨三个字眼,脑海里灵光一闪,这个名字,似乎还在花边新闻上出现过……

她一下子想了起来,是的,是一个八卦新闻,是他还和一个明星的,叫林晓晓的牵扯一起,上面说,他和林晓晓是一对。

那就是说,他明明有女朋友的,为什么还要招惹她?除非……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口:“你和林晓晓,分手了吗?”

司凌墨没想到她居然提到了林晓晓,他的眼睛里冒出一簇火焰:“不该问的,最好不要问。”

他居然很是暴怒。

洛雨安似乎猜出了什么,他那么生气,敢情,他爱的女人把他给甩了啊?怪不得会自暴自弃,在大街上找了个女人就要结婚呢,原来是受到了刺激。

因为自己也被男友甩了,洛雨安忽然对他生出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一开始的反感也没那么强烈了。

“我明白你的感觉。”她试图安慰他,“自己爱的女人离开了自己,肯定不好受吧?我也一样,你知道吗?其实我也……”

她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要自揭伤疤,也告诉他自己被男友给甩了的事情。

他一脸黑线,她已经脑补了一出情感大戏了吗?

没等她的话说完,司凌墨就笑了:“我的女人?现在我的女人,不就是你吗?”

一边说着,他大手一边抬起了她的下巴:“现在我们可是一对了,三个月后要结婚的,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吗?”

然后,他的声音变得邪气起来:“还是,你这么快就忘记了?还是让我证明给你看,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一边说着,他高大的身体就压了过来,吓得她大叫:“不要!”

心尖独宠:高冷总裁住隔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心尖独宠 或 高冷总裁住隔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第14章:商量,解气包费阳得知这女子是自家大嫂,也不敢停顿,赶忙起身走了过去,为她量了量体温,看了看舌头的颜色,按着顾漫漫的肚子试着问道;“嫂子,我按痛了你要说哦,别忍着,不然我也不知道是哪有出问题了。”一旁的刑承弼一脸铁青,双眸阴暗的看着费阳在顾漫漫肚子上游走的手,真恨不得他能代替她疼。费阳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那充满杀意的眼神,身为医生的他,在病人的身上摸油那是正常不过的好不,要不是看在对方是嫂子的份上,已经很收

  • 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014烫个大洞好溜鸟不就是熨个衣服嘛,咱不会武功就造个熨斗呗。秦子沫翻箱倒柜的找了块平滑的薄铁板,然后去厨房把烧红的炭放在了上面,最后用筷子夹着铁板来回的在衣服上巡回。看着铁板下湿衣服冒出的丝丝热气,哈哈古代版的熨斗就这样诞生了。糟了忘记锅里还炖着鸡肉粥呢,在没有电、没有电器的古代就是不方便,做什么事都得手工动,她现在得要赶紧去看看鸡肉粥熬煮好了没有,可别把水都熬干了。秦子沫快速的奔向了厨房。还好,

  • 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013要离婚?酒吧里,灯光灰暗,苏瑾和陆思甜在吧台点了两杯鸡尾酒。等酒的过程中,陆思甜问苏瑾,“在公司里怎么样?还适应吗?”苏瑾摇摇头,深棕色的假发衬托下,显得脸柔媚许多,“有什么适应不适应的,反正坚持两个月就离开了。”“真的一定要跟四叔离婚吗?”“难道还是假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四叔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那你呢?你心里有我四叔吗?”话落,酒保调好了酒,其中一杯首先递给了陆思甜。第二杯才递给了苏瑾。苏瑾端

  • 小说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14章夏总夫人的警告如顾清幽的猜想,到了江宅花园路径的无人之处,夏总夫人一直呈现在脸上的慈爱笑容瞬间转换。将她挽着的手臂厌恶地推开,夏总夫人冷冷地瞪着她。她并不在意,看着一身华贵的夏总夫人,神情平静。夏总夫人一起很是不悦,终于开口,“床单的事,已经有人跟我说了。”床单?顾清幽起初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夏总夫人鄙夷的声音已经继续传进她的耳朵里,“我希望你明白,你只是我女儿的替身,你最好对江隽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我没有

  • 小说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4章:签不签由你双手撑着桌面,上身欺身而上,充满危险的双眼紧紧的看着她的眼睛,不寒而栗的气息使皮佳盈不由的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带也有些心虚的解释道;“对不起,刚刚遇到了一些事情担搁了。”“你知道失败的人,为什么失败吗?因为,他们不懂得遵守承诺,也不知道什么叫信用两字,皮佳盈,就你这态度,也想红起来,我看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见自己的人设这么快就被他给否定了,皮佳盈又怎么能接受的了,就算她真的迟到

  • 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十四章她的脆弱大概是看到了夜炎的存在,那女子的眼中闪过一阵鄙视,对着莫离更加口不择言的说道!“呦,我说呢,怎么连你这样的下等人都有机会到这样高档的餐厅吃饭,原来是傍上了大款啊!”莫离顿时捏紧了拳头,愤怒的看向女子,眼中的火花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颤动!“静婷!”这时候,站在一旁的男人终于开了口。只见他眼中闪过一丝愧疚,最终却还是选择将那个女子拉离!不过,那个女子可就不乐意了。她不是没有看到男人愧疚的眼神,心中顿时起了更

  • 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014章求人放过他们“在做什么?”这两天没听到这道声音,沐景颜都差点要忘了还有这一号人物,冷冷的出声:“医院!”听到医院两个字,那边的声音有些起伏,透着浓浓的担忧急忙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在哪家医院,我过来找你!”语气中满满的担忧和急切不像作假。沐景颜也不禁有些分辨不出来这个男人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只不过屡次受伤的心还是让她不敢再接受任何的男人。“不用了,我马上就回去了!”沐景颜冷冷的拒绝,不想跟那个男

  • 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4章我等你突然,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从二楼包间传来。众人闻声看去,只见二楼雅间,一名穿着月牙色长衫的年轻男人拨开珠帘踱步出来,大马金刀的站在包间栏杆边上,由上而下忽视全场。威严显赫,不怒自威。戏园子内的人不认识什么吴总长,但是认识站在年轻男人身旁的北平第一美人玉如烟。还看见年轻男子右侧的随从一身戎装,腰间挂着一把亮晃晃的最新型盒子炮,抿着嘴,绷着脸,犀利的眼神隐隐透着一股萧杀之气,一看便知是不好惹的角色。

  • 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十四章喜当娘“那是因为……”“那是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啊!”洛清歌眨了眨眼睛,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小家伙闪动着懵懂的眼睛,一屁股坐到了床沿上,灵动的小眼睛一直在洛清歌的脸上打转儿。“怎么了?”洛清歌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娘亲!”小家伙竟然开口,意外地叫了一声。呃……这什么情况?一来就喜当娘?开什么玩笑!虽然她很喜欢这个小奶娃,可是人家有娘吧?“小家伙,你娘亲呢?”洛清歌揉了揉小奶娃的头,温和地问。没想到那个混蛋墨子烨,居然有孩子了!

  • 小说天价王妃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价王妃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天价王妃第14章王妃不见了刀疤掌柜的朝这边走来。陈少轩从他的脚步中就知道这个人武功极高,且隐藏极好。“掌柜的,人呢?”陈少祁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九王息怒,消息是准确无误,只是不知这交接的人为何没有出现,或许她是知道有了变故。”听了这话,陈少祁瞬间觉得很是火大。“这事就和硕王府和你们春风茶馆知道,还能别的人知道吗?!别告诉我你是收了两手钱财,卖两手情报!”“少祁,掌柜的是深明大义之人,不得无理。”陈少轩打断了陈少祁的话。“哥!”“多谢王爷体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