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情忌】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3:07: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情忌

第一章 麦田里翻滚

清晨的野三坡,晨雾还没有散去,太阳便升起来了

张大柱骑着一辆破旧的凤凰牌自行车,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在乡间坑坑洼洼泥的巴路上,摇摇晃晃的向自己家的小麦地骑去。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严重损坏的自行车坐垫上只剩下了几根密密麻麻刺屁股的弹簧,一不小心就被翘起来的弹簧挂住裤裆里的小蛋蛋。

“妈了个巴子,疼死俺了!”

一个鲤鱼跳龙门就下了车,心里那个郁闷。

熟练的举起自行车就转了一圈,咣当一声,一个底朝天就砸了下去。

“好了!”张大柱嘴角微微扬起傻兮兮一笑。

张大柱,十七岁,桃花村人,几个月大的时候,也不知道哪个爹妈把他扔到村口一丢,就闪人了。

后来一个姓张的老爷子把他抱回了家就当自己的孩子养了。

说来也怪,张大柱刚抱来的时候下面那家伙大的出奇,所以老爷子就给他取了大柱这个名字,至于姓,当然也就跟了自己。说明163nvren.com

老爷子还有个儿子,刚结婚没几天就去煤矿上班,还没有下井几天就命丧黄泉,一命呜呼了,只留下了儿媳妇和张大柱陪着自己。

直到去年老爷子得了肺癌,也离开了人世间,就这样张大柱也就挑起了这个家的重任。

“呸……”

张大柱吐掉了嘴角的狗尾巴草,就吹起了口哨。

望着一望无际的麦子已经披上了金灿灿的衣装,张大柱心里也乐呵呵,要知道自己可全靠这一亩三分地为生,确切的说这也是自己的唯一收入。

麦田的旁边自己种了半亩大蒜,收成的时候要拿到镇上去卖,这也算是老爷子给他留下的唯一家产了!

到了麦田的时候,张大柱把老凤凰一推就倒在了田里。

刚要回头,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把它扶起来往田坎上一放。

为毛?虽然这老凤凰是破旧了一点,毕竟也是自己的专车,要是去镇上没有它还真的不行的呢!

“蹭――”

张大柱就跑进了那一亩三分地里。163女人网

张大柱一眼瞄去,发现自己种的大蒜长的很好,脸上浮起了微笑,老得意了。

悠悠的从自己那条破了几个洞洞的军裤里,掏出了一包牡丹烟,用嘴就叼出了一根屁股坐在了突起的泥巴上,猛的吸了几口,神仙一样的享受了起来。

这包烟可是自己揣一个月了,平时也就家里来客人了才拿出来的,一般自己都是舍不得抽。

为毛?

三个字――太穷了!

……

“磨蹭啥子哟,你格老娘的快点撒,都憋了三天了!”

“嘿,慌什么慌,这里是张大柱家的麦田,你怕什么?”

“张大柱怎么了?张大柱比你强多了,你看你这猴急的样,上来磨蹭一下就蔫的像晒干了的黄瓜一样,老娘裤子还没有脱下,你的半汤就流完了!”

“咦……”

什么声音,张大柱眼睛一转“猫了个咪的,不会是有人来偷麦子了吧?”

猛的站了起来,把烟屁股一扔,低头就溜进了麦田里,心里想着要是抓住了一定很狠的揍一顿。

不对!

张大柱四处张望着,想找个红砖,刚才听到好像是两个人,还是一公一母。

“嘿嘿――”找到了。

张大柱轮着红转就靠了靠刚才声音的方向,表情和动作还真他妈像地道战里的鬼子进村一样一样的。163女人网

看来就是这里了:“妈了个巴子,敢在老子地里偷东西,怪不得地里的地瓜前几天不见了?

张大柱轻轻的,慢慢的,缓缓的扒开了一道干啦芭蕉的麦子……

春光大大的无限好,一道唯美而又出色的画面出现在了张大柱的眼里。

“哎呀,我滴个娘啊!”张大柱心跳有点加速,呼吸更是急促,一个后退差点摔倒。

此时是清晨明媚时刻,麦子地里更是潮湿湿的,麦秆被这两个光溜溜的两个偷-情者反复翻滚,就乖乖的趴在了身子底下。

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有条小溪在流淌,那么的悦耳好听。

张大柱两眼木呆,傻痴,痴巴巴的盯着那对洁白的高峰之上,犹如熟透了的小南瓜垂直挂落,惊骚的身段配上洁白无瑕白皙的皮肤,就像一条小蟒蛇一样的纠-缠着,整个就像山坝垮塌,溪水放-浪一样!

“咦,不对啊,怎么是暗黑色的?大嫂不是说那东西是红色的吗?”

“嗯嗯――啊啊――!”

一段美妙的音乐传到了张大柱的耳朵里,张大柱此刻感觉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对着自己召唤,低头才发现自己裤裆里的小帐篷早已经顶立在那里,迟迟不能退潮。

……

定了定伸,张大柱再次把脑袋伸了过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把自己还真的吓了一跳:“这不是老村长吗?”

张大柱迷迷瞪瞪的,也没有看清楚他下面的那女人是谁,不过刚才那阵美妙的吟哧声中,张大柱再熟悉不过了,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只是自己一时想不起来。

妈拉个巴子的,今天可逮住你了,怪不得大嫂说村长不是什么好东西,桃花村的女人不知道多少被他搞过,张大柱小嘴微微一翘,嘿嘿…

这冷不丁的窜出来一个人,可把村长吓了一跳。163女人网

“蹭”的一声就跳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就提着裤子。

揉了揉眼睛一看眼前的是张大柱,那个心里就凉了一大截,车开一半熄火了,那叫个郁闷:“狗日的,你喊个锤子啊!”

张大柱一看,嬉皮笑脸的就来了一句:“原来是村长啊,我还以为谁在俺家地里偷麦子呢!”

刚要回头就发现那个女人是咱村的刘寡妇,心里不由一惊!

刘寡妇一看是张大柱,红润的脸蛋上也羞愧如桃花绽放,久久潮起不落。

不急不慢的系着自己那粉-红小布兜小声道:“大柱啊,刚才你都看到什么了?”

刘寡妇叫张春梅,是本村人,今年才三十岁,老公在她二十五岁的时候就死了,一个人过着日子,和张大柱也是隔壁邻居。

我说这声音怎么如此的熟耳,原来是刘寡妇!

张大柱想了想认真的说道:“啥,啥也没有看到,就听到一条小溪在流水。”

“格老子,到底看到没有?”村长提了提裤子故作镇定的问道。

张大柱一听村长这话,心里就不爽了,自己和他女儿的事情,他是一百个不愿意,今天终于抓住把柄了。

“啥都看到了,怎么地?”张大柱直了直身体,说话的时候自己嘿嘿一笑,可是心里却在骂,把我的麦田都搞成这样了,还凶个锤子,老子一会就去村口说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嘴硬。阅读163nvren.com

“你小子说什么?敢和我这样说话!”村长一听就火了,这坏了自己的好事,还没有找他呢,这他还来劲了。

“你不就是一二三,买单咯!”张大柱说到这里的时候,自己也格格的笑了起来。

“小子你再给我说一遍,信不信老子打死你?”村长说话的时候,就拿起旁边一条扁担上去了。

张大柱一看村长这架势,自己也火了,双手擦着腰就骂了起来!:“村长怎么地,敢在我的地里干这勾当,今天不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你就别想走出去。”

第二章 村长姑娘

村长一听还真的放下了举起的扁担。

自己知道张大柱这小子虽然没爹没妈的,可是性格脾气还真不赖,更要命的是他那强壮的身体,自己来五个也不是他的对手。

想了想村长就拿出五块钱气愤道:“给你,就你这点麦子,五块都便宜你了!”

“我不要钱。”张大柱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一股狂傲的样子。

“凭啥?”村长有点吃惊了。

“不为啥。”

“那给你五十你看可以了吧?”说话的时候村长又从口袋拿出了一张五十。

“少废话!”张大柱说话的时候就给了村长一脚。

村长自己都没有想到张大柱今天会踹自己,看来今天的事情还真的要麻烦了!

“那你想怎么办?”村长有点无奈了,此时的脸色也微微紧张了起来。

张大柱走到村长的面前,狠狠的给出了一句:“你看这办?”

这让村长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了大半天也没有想出个主意,回头就对着张大柱说道:“张大柱啊,你看我这脑袋也不好使,你就说吧,只要我可以做的到的,一定给你办去!”

“跪下!”张大柱从嘴里就蹦出了两个字。

啊……

村长此刻的心里是百般的无奈,要是这小子真的说出去,那自己还真的就完了!

“张大柱,这乡里乡亲的,你也不要这么欺人太甚吧?”

“少废话!”随着张大柱的一声叫喊,村长也急了,看了看身边的刘寡妇,心里阵阵的发虚。

“你要干啥,小子你还嘚瑟开了不是?”村长也有点急了,这软的硬的都使了,看来今天还真的有点难搞了。

张大柱一听,心里就冒火,冲着村长就狠道:“你要是今天不给我跪下,我现在马上就告诉村里人,看今天是你嘚瑟还是我嘚瑟。”

原本张大柱对村长意见就很大,自己和他的闺女的事情,他老在中间搅和,今天也算是找到机会了。

“不怕我打断你的腿,你就说去。”村长这也是最后一招了,要是再哄不住张大柱,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现在就去。”张大柱说完就转身离去,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这小子太邪了,老汉不吃眼前亏,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村长心里暗暗的想着,也算是给自己一点点安慰。

“扑通!”村长还真的给跪了下来。

刘寡妇一看这情况,也明白了张大柱到底是什么意思。

扭着大屁股就走到了张大柱面前娇气道:“张大柱啊,村长也给你道歉了,你就放了他吧,你和小翠的事情,我让村长好好考虑一下好吗?”

张大柱脸上微微一笑道:“还是刘婶了解我。”

村长一听,这不就是要拿自己的女儿来威胁我吗,想了想也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如何是好?

刘寡妇见村长有点犹豫,自己也走了过去,揪起耳朵就道:“他们这个谈恋爱,你说你棒打鸳鸯干什么?”

“张大柱,我把我闺女许配给你,你看这事情就算了解了好吗?”跪在地上的村长无奈的说道。

“我才不稀罕呢!”张大柱傲着脖子淡定的回答道,可心里在想“哎呀,终于可以和小翠干那事情了!”

“张大柱听婶的,这事情就这样算了好吗?”刘寡妇一只手就搭了过去。

“你就放了我吧!”村长见刘寡妇给自己求情,自己也加了一句。

张大柱想了想,再故意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村长,自己心里无比的高兴,正了正色道:“那就听刘婶的,下次再让我看到,我一定去村委会说事。”

“一定,一定,下次换个地方。”村长一个蹦起就屁颠屁颠的跑了。

等村长走了之后,刘寡妇觉得这事情要是真的说了出去,那自己的脸面也挂不住,虽然自己的名声也不是很好,但是毕竟能隐瞒的,还是要遮一下。

“张大柱啊,你和张婶说,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刘寡妇提起裤子就把绳子也紧了紧。

“咳咳,大部分没有看见。”张大柱一想起来刘寡妇那对诱人的娇峰,自己的内心现在都还扑通扑通的跳呢?

刘寡妇大胆走到张大柱的面前,一把就抓住了他裤裆里的大兄弟问道:“那你这里为啥翘这么高?”

“刘婶,你轻点!”张大柱像后退了退,脸也红了起来,心里却乐了。

见大柱有点羞涩,刘寡妇格格的笑了起来:“大柱,你要是不嫌弃刘婶,要不,我给你来一次?”

张大柱一听,心里那个昏天地暗白月光啊!

“我,我……”

“怕啥子?这里是你家的麦地,不怕!”说话的时候刘寡妇就用屁股顶了一下大柱,心想今天来个老牛吃嫩草,美的很!

见张大柱没有说话,刘寡妇继续调戏着:“你说,刘婶的那个好看不?”

“哪个?”

“就是那个”

“哪个吗。”

“彭……小兔崽子,你还给我装,信不信刘婶把你那事情抖出来?”

“好看,好看!”张大柱抬起头就急促的答应道。

妈拉个巴子的,第一次好奇偷看大嫂洗澡的时候,正好被刘寡妇看到了,这事情也怪自己,什么时候不能看,恰恰在自己看的时候她来了,心里那个骂自己天杀的!

“那刘婶让你乐一乐怎么样?”刘寡妇是越来越兴奋,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大柱那高高耸立的小帐篷。

张大柱一听,心里那个兴奋,不过回头一想,要是被大嫂看到自己和刘寡妇在这里,那就麻烦大了?

“我怕你接不住!”张大柱说完就起脚想离开麦田。

“张大柱,晚上刘婶找你去啊?”话还没有说完,大柱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刚没有走多远,就听到村长喊了一声:“春梅,我来了。”

“滚蛋!”刘寡妇一看村长那淫-笑就逼出了两个字,人却靠了过去。

村长四处打望了一下,发现张大柱已经不在了:“春梅,快点,我等不急了。”

说话的时候就解开了自己的牛皮裤腰带。

“给老娘这次使劲点,知道不?”刘寡妇也忙手忙脚的再次消去了发红小布兜。

再回去的路上,张大柱那个心里叫做憋屈,嘴里直骂村长是个畜生,心里还一直挂念着刚才刘寡妇那柔情的肉肉的老玉手。

心里正想着呢,就发现对面来了一个来了个花姑娘。

仔细一看,原来是村长的女儿小翠。

张大柱故意把自行车一扭,就开进了田勾里。

“哎呦”一声矫情就喊开了,车人同时就倒了下去

小翠一看前面有个人摔倒了,大步就走了过去,到了跟前才发现原来是张大柱,急忙道:“大柱哥,你这是怎么了?”

说话的时候就急忙的扶起了张大柱。

此时的小翠也挨了过去,两个人的身体碰触了起来。

自从小,张大柱就经常和小翠在一起玩,两个人的感情也最好的,长大后两个人渐渐的也不知不觉有了点暧昧之意。

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张大柱发现小翠那胸前的两个葫芦瓜又长大了,犹如两座小山峰一样的挺拔峻峭,薄薄的樱桃朱唇一点桃花殷,宿妆娇羞偏髻鬟

“小翠妹,你来田里做什么?”

“我妈让我来叫爹吃饭呢。”

张大柱心想一个坏坏的念头就浮现在了脑海里。

“我刚才还看到你爹了。”不过,说完自己就后悔了。

要是让村长知道自己故意让他难堪,那刚才答应自己的事情就玩完了!

“那他在哪里啊?”小翠惊讶的问道。

“这个,这个?”

“你说嘛,大柱哥。”小翠这时候伸手就抓住了张大柱的手摇晃了起来。

一堆樱桃小馒头就挨在了张大柱的胳膊上,还在来回的磨蹭着。

鸡皮疙瘩加寒毛瞬间就树立了起来。

软-酥-嫩-爽!四个字出现在了张大柱的脑海里。

“小翠,你的猫咪好软?”

这时候小翠才意识到自己的胸脯紧贴在他的胳膊上,脸上印出了一片笑桃红,羞涩的就低下了头“大柱哥,你好坏!”

“我说真的列。”

“你就坏,就坏!”小翠俏皮的回头说道,一双洁白的小嫩手就在张大柱的胸口打去。

张大柱此时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刚才消去的熊熊烈火又被点了起来,一把就把就抓住了小翠的手“我疼!”

“讨厌!”被张大柱这么一抓,小翠的的脸一下子就像山上的映山红一样。

看小翠没有反抗,张大柱也松了一口气继续说着:“小翠,我们好一会吧?”

“我妈说了,我还小,不能干那事情?”

“哪事?”

“就是那事。”

“那为啥他们就可以?”

此时的小翠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想了想:“后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你会来找我吗?”

张大柱一听,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虽然自己和她都有点那个意思,只是小翠一直和自己说,等到她十六岁的时候就和自己做那事情,也不知道那来的破规矩,还非要等到十六岁!

第三章 驭女之术

“我怕你爹会揍我!”张大柱心里那是个美滋滋啊,但装逼在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地。

盼天盼地终于把人生的第一次盼来了!

“怕啥,不怕?”小翠用手缕了缕头发,红着脸小跑离开了,回头还给张大柱丢了一句“谁不见谁就是小狗”

见,见,见!就算是地震,余震和后震,山崩地裂我都来,哎呀,我地个老天爷啊,你终于开眼了!

张大柱对着小翠的背影就傻笑了起来,撕嘴裂缝。

推着自行车快跑几下,“蹭”的一声就跳了上去,嘴里又发出了口哨声,心里那个乐喷喷。

“坏了,肚子疼!”张大柱跳下自行车就窜进了一个小树林里。

解决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带纸

“猫了个咪的,今天犯太岁吗!”抓起身边一个小木棍摇了摇头就扔了出去,抬头就用手扯了几篇小树叶。

“彭……”

一个厚厚的木箱盒砸在了大柱的头上,只见张大柱向前扑了过去。

“格老子的,谁啊?”稳住脚后张大柱摸着脑袋就叫了起来。

四处一望,发现空无一人。

“咦”这还奇怪了,难道老爷子显灵了?

“呸,呸,呸……”

再看看地上有个小木盒,还挺精美的,揉了揉后脑勺就走了过去,一脚就踢了起来,嘴里骂道“你二大爷的,砸的都疼死我了!”

“哎哟”张大柱抬起一只脚就揉了起来,眼睛却一直望着那个小木盒,心里浮出了几个大大的问号???

片刻……

张大柱好奇的走了过去就拿起了小木盒,打开的时候还发现里面有本书,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发现上面写了几个大字《驭女之术》。

这家伙还真逗!虽然自己也没有认识几个大字,但是这四个字自己还是认识的。

“得了,自己正好还在找纸呢,来的早还不如来的巧,”张大柱想到这里的时候自己笑了。

可是……

为什么翻了大半天都翻不开,只停留在第一页?

此时的张大柱心里有点疑惑?

再仔细一看,发现第一页上面写着一行字;要想泡妞无敌,必先破精毁处,其乃基本之常理。

张大柱足足看了大半天都没有看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抠了抠鼻子骂道:“什么破玩意?那回去当柴烧算了”

一路上,心里哪个乐极了!你说那老村长那里不能去,非要在自己家的地里,这不是明白着让我张大柱发飙吗?

“格老子的”

再回头一想,那心里就是不一样的滋味了,刘寡妇那诱人的身材和洁白的娇峰现在还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呢!

唉!还是算了吧?后天是小翠十六岁的生日,都答应她第一次要给她,那就一定要给她。

张大柱抓起自行车就向家里赶去。

刚到自家院子的时候,发现大嫂在洗衣服,一个小跑就靠近了她身边道“大嫂,要不我来吧?”

此女叫阿娟,就是张大柱的大嫂,自从嫁到张家之后还没有过今天亲热的日子,老公去煤矿井里不幸身亡了,这让她原本美貌如花的小姑娘就这样活生生的熬成现在的寡媳妇。

为啥?

还不是当初老爷子临死前让阿娟一定要把张大柱带大成人了再改嫁,否则死不瞑目!

阿娟也是个老实人,更是本分勤快,直到现在也都没有和谁家的男人胡来过,也不知道她怎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至于多少人来家里提过亲?那数都数不过来了。

阿娟只有一个要求,啥?要带上张大柱一起过日子。

……

阿娟见张大柱回来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急促问道:“咋家的大蒜长的怎么样?”

由于阿娟是蹲着的,那一片深不可测的缝缝若隐若现。

加上卖力的动作,那两个大圆球忽闪忽闪在抖动着,真引人注目。

张大柱急忙挪开了视线道“大嫂放心吧!长的好着咧,拿到镇上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说话的时候高兴的嘟囔着嘴巴笑了笑。

“哦,那就好,你快去吃饭,菜就在锅里还热着呢?”大嫂一边敲打着衣服,一边对着张大柱说道。

进屋的时候,张大柱揭开锅盖就闻到了一缕清香飘了过来,“大嫂做的菜就是香,只是……”找了大半天也没有见到个肉丝丝!

三下五粗就吃光了所有的饭菜,拍了拍肚子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说起来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件茅草屋,里面摆着一张小木床和一个小柜子,这床只不过是用几个砖头上面放着一块板子而已,要是动作大点估计就会瞬间散架。

至于这个柜子其实也是大哥那时候结婚时的嫁妆,除此之外还有一样最值钱的东西,那就是一个破旧的收音机,还是大柱在镇上的时候花了十块钱在维修店买的二手货。

是因为张大柱怕大嫂一个人在家里孤单寂寞,有了这个也就可以多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毕竟大嫂也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嫂叔共苦---相依为命

突然张大柱想起了手里还有一本书,想了想就把它塞进了床底下,也没有再多管了。

这时候大嫂走了进来,一看张大柱在发呆,手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说道“张大柱,今天是老头子的忌日,一会我们去给他烧点纸钱去?”

“恩,那我这就买去。”说话的瞬间张大柱就跑了出去,大步就向二婶家的小店铺里走去。

等买回来的时候,大嫂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些酒菜,这也是给老人的贡品“走吧!”

跟在大嫂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就向山坡走去。

走着走着张大柱眼睛就很自然的望着大嫂那摇摆不定的大屁股,这走起路来那摇的就更厉害了,张大柱看的有点入神。

到了坟前的时候,大嫂摆好了一切之后就让张大柱给老头子烧纸。

看着面前的墓碑,张大柱嘴里喃喃的说道:“老爷子,俺来看你了,顺便给你烧点纸钱,最近还算景气,麦子收成也多了,所以纸钱多给你点,你以后要多保佑俺赚点钱,这样俺赚你也赚,双赢啊,可和你说好了,不能耍赖哦?”

刚想说耍赖怎么地?就听到大嫂在一边抽泣了起来。

“老爷子,我一直记住的你嘱咐,更是一直守着那片黑树林,也算是尽了妇道了,张大柱我也给你带大了,这次来我就是和你说一声,我也该合个伴了?。

这乡里乡亲的也说我和张大柱不少的闲话,再说我这都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和男人近过身,你也该让我放松放松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嫂看了看张大柱就低下了头。

一看大嫂这样的说,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嫂辛辛苦苦的把自己带大也真不容易,自己现在也长大了,是应该报答她的时候了。

“大嫂,不哭,以后我张大柱对你好。”说完张大柱拿着柴刀砍去掉坟头了草。

一会功夫张大柱觉得收拾干净了,将柴刀插回腰间,顺手扯了根狗尾草叼在嘴里,一摇三晃的走了过去,却听到不远草丛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山雀儿?老头子这就显灵了!”

他脚步轻浮柴刀出窍,准备扒开草丛,抓住这头山雀儿,也就是山鸡。

哗!

他扒开周围的草后愣住了,眼前出现的这压根不是啥山鸡山雀儿,而是个人在哪里翻来覆去的翻滚着,手中柴刀哐啷的掉在地上。

“大嫂,快来看啊?这里有个人!”张大柱说完就跑了进去大喊道“谁?”

情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情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 5章(第5章:尙北大陆 离奇的穿越5)

    原标题: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5章(第5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5)小说名字: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第5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5小狐狸无力的耸拉着耳朵,小模样有点无辜。暮姒颜伸手捏着小狐狸的耳朵,让它竖着,越看越觉得它像兔子“那有没有”小狐狸不好意思抓抓头“妈咪,我还小没有长大,长大就有了”暮姒颜有点无言,抚媚的面容有些无奈,看来得让大快些长大。此刻在回过头来看小狐狸,还是感觉它耸着的耳朵想兔子“兔子”暮姒颜心里想着,也就念了出来。……“妈咪,兔子是什么?很神气吗?”小狐狸,见暮姒颜这么亲切的

  • 采花贼 5章(第五章 :那一摔的风情)

    原标题:采花贼5章(第五章:那一摔的风情)书名:采花贼第五章:那一摔的风情突然感觉到雷卷的窘状,“金喜珊”俏脸一红,不知为什么,她竟然还故意拉了拉本来就已经压得很低的胸衣,左手擦着额头上的香汗说道:“哎呀,这天气好热啊,真让人受不了!”然后,右手竟然伸进脖子处往胸前那双雄伟处抹去,抹得那里一阵轻微的颤动,雷卷一瞥之下,又心跳加速起来。“啪啦…”站在桌子上想入非非的雷卷再也支持不住,一下子双腿一软,非常丢脸地从上面摔了下来,正好便压在了“金喜珊”那丰满柔软的娇躯上,两人一下子抱成一团贴在地上。而雷

  • 书名:妻子的假面5章(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

    原标题:书名:妻子的假面5章(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小说书名:书名:妻子的假面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心脏咚咚的跳着,陈当手指颤抖着拨弄韩香的手机。他是来找韩香出轨的证据的,但是在内心深处又何尝没有一丝幻想。若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该有多好!韩香静卧在沙发上,面色有些疲惫,修长的玉颈下,低低的领口隐约露出高耸白皙的一对。裙下一双雪白的修长而丰润,那光滑柔嫩,在电视机闪烁的灯光照射之下,显得晶莹剔透。有这样一位美丽而又贤惠的老婆相伴一生,是陈当心里最骄傲的事情。以前工作不忙的时候,甚至经常搂着老婆四处炫耀。

  • 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5章(第5章)

    原标题: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5章(第5章)小说名称: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第5章“风儿,以后自己要小心啊,多吃饭,多休息,有什么事就给你吕叔叔打电话!”秦家老大喋喋不休的叮嘱起自己的儿子来“知道了,爸爸,你们说了很多遍了!”这些话,秦家的五个长辈不停的在秦风的耳边吹,吹的他的耳朵都快长茧了。“风儿,这件衣服你穿在身上,一定要贴身穿好啊!”秦康掏出一件薄如蝉翼衣服递给秦风。“哦!”在自己三叔的监督下,秦风穿上了三叔递过来的衣服,或许秦风不知道,这可是当初秦康在得知秦康要出门的时候,要军事研究基地的专

  • 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5章(第五章 漂亮女记者)

    原标题: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5章(第五章漂亮女记者)小说书名: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第五章漂亮女记者“打下来了?”“打下来了!”“干的漂亮,这个袁志文,倒是有一套。”宋师长兴奋的放下了望远镜。“师座,你要嘛去?”“昨天救了老子八个兵,今天又拿下了汇山码头,老子要见见这个袁志文!”“师座,汇山码头刚刚拿下,很不安全,不如把袁志文调回来见你。”徐参谋长说。“好吧。”宋师长也知道,自己一个指挥员亲临第一线是不应该的,只好放弃了原来的想法,下令立即叫袁志文回来。半个小时后,胡团长带着袁志文回到了汇山码头外

  • 书名:头号佳丽5章(第5章)

    原标题:书名:头号佳丽5章(第5章)小说书名:书名:头号佳丽第5章母亲上了床后,将床头的纸巾移到身旁,然后在被子里把内裤脱了下来,我感觉好奇怪?于是我呆一旁看看母亲想要做什么?母亲在床上闭上双眼,她完全没有睡意。过了没多久床上有了动静,母亲身体开始有动作了,脸色也开始转变!我马上飘进被子里一看,母亲身上的乳罩,刚才虽然没有脱下来,但现在已经把乳罩上的扣解了,一只手抚摸着乳房,利用手掌心去磨擦乳头,慢慢用力加重揉搓动作,乳头在姆指和食指扭弄之下也发硬了,而雪白的乳球现在也留下了红色的指印。母亲很陶

  • 书名:尤物女上司5章(第5章 难受)

    原标题:书名:尤物女上司5章(第5章难受)小说名称:书名:尤物女上司第5章难受宋雪琳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的大腿看,当时就给了我一脚,正好踹在我命根子上,尼玛,差点儿没让老子断子绝孙。“陈哲,你看什么看,眼睛里长屎了啊!”我恨不得骂娘,心说我眼睛里不就是你吗,你要说自己是屎我也没办法。宋雪琳看我嘀咕,一巴掌“啪”的拍在桌上,吓得我菊花一紧。她正想发火,突然抽搐一下,脸色变得潮红。紧接着她身子扭动几下,又低吟一声,当时就让我懵逼了。什么情况这是,犯抽了?我问她怎么了,宋雪琳像是很难受的样子。她大口大口的

  • 书名:同道殊途5章(第5章 仙帝级杀气)

    原标题:书名:同道殊途5章(第5章仙帝级杀气)小说名:书名:同道殊途第5章仙帝级杀气阳光和煦,七梅冰城微寒。宁凡白衣黑氅,悠然出了思凡宫,他身后,隔着两步,跟着蹑手蹑脚纸鹤,发髻已换了少女髻,披着厚厚狐裘,小手仍冻得通红。“凡哥哥…你不冷么,穿这么单?”搓着小手,纸鹤关切问道。“冷,不过你一问,我便不冷了,真奇怪。”宁凡回头调笑,把纸鹤看得莫名脸红。借配解药机会,宁凡出了思凡宫,带纸鹤出门转转,二人得培养培养感情,毕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否则,宁凡真和纸鹤双修时,会下不去手。少年俊俏,少女含羞,多

  • 书名:恰好春风似你5章(第5章 让哥哥温暖你)

    原标题:书名:恰好春风似你5章(第5章让哥哥温暖你)小说:书名:恰好春风似你第5章让哥哥温暖你收拾好了病房,又和主治医生交代了几句,我没等我妈醒过来我就走了。就跟应景一样,出了医院之后天就开始下雪。我买了两罐啤酒,坐上了去往郊区的公交车。雪,下的越来越大,不管是车里还是车外,都冷的要命,不过我要去的地方,却是唯一能给我一丝丝温暖的地方。下午的殡仪馆里没什么人,我走到放着我哥骨灰的小格子前面。好几个月没来了,里面的排位都落灰了。但是我哥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干净。“哥,陪我喝点酒吧。”我不太喜欢跟我哥

  • 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5章(第5章:隔壁的动静有点大)

    原标题: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5章(第5章:隔壁的动静有点大)小说: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第5章:隔壁的动静有点大申请好了qq号之后,陆鸿开始玩起游戏来了……等到了晚上大概7点左右的时候,多日未曾露面的孙健突然出现在了网吧里。对于孙健的突然出现,陆鸿、张斌都表示出了很大的好奇之心。“孙健,你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啊?这段时间你可真是忙的很啊,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张斌开口问道。“哈,口袋没钱了,只好回来了!”孙健笑呵呵的说着。“不会吧。你去镇上玩,还需要自己花钱么?我听说,都是那些女人倒贴给你啊!”朱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