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的传奇人生】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0:39:0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的传奇人生

第1章 无良男子

紧闭的房门,静谧流动着的空气中流动着淡淡的清香,铺着乳白色瓷砖的地板上零零散散的堆落着衣服,白色衬衣,水蓝色牛仔裤……

男子赤着双脚,姿势滑稽的站在沙发旁,“美女,时间快来不及了,再不走就真的赶不上航班了,你要让我走路回京城不成。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不要嘛,明天再走,今天晚上留下来给我暖被窝。”女子慵懒的声音紧随男子之后。

“你这个小妖精,再留下来就被你吸干了,咱们后会有期。”男子说完,二话不说拿起衣服就穿了起来。

女子看男子坚决要走,也不好强行挽留,手撑着头靠在沙发上,“帅哥,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

“哈,我叫胡友。”男子笑眯眯的说着,说着话,已经穿好了衣服。

“你个没良心的,亏得咱们也当了几天的露水夫妻,你竟然连个真名也不说。说明163nvren.com”女子没好气的白了男子一眼。

“呀,美女,我没骗你啊,胡友就是我名字,咋说我骗你了。”男子一脸无辜。

“装,你就接着装,胡友就是忽悠,你别跟我说你的名字就叫‘忽悠’。”女子哼了一声。

男子闻言,悻悻然的笑了一下,不承认也不否认,心说这女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聪明,他这随口胡诌的一个名字竟然被对方一眼看穿,不过男子也没打算真的说真名,两人只是在酒吧萍水相逢,然后互相来电,一下子就滚到了一起,着实没必要留下真名,况且两人这次分开,鬼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可能遇上,留个名字有啥意义。

男子心里想着,抬手看了下时间,哎呀一声,“美女,我得走了,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我的传奇人生】小说在线阅读

“这一走估计就没机会再见了,怎么,你这个没良心的就不跟我来个最后的拥抱和吻别?”

“也是。”男子咧嘴笑着,不过转头一看到女子那几近完美的曼妙身材,男子心头一颤,心说自己要是再过去拥抱,估计就真舍不得离开了,这小妖精不是一般的迷人,“那啥,下次有机会再抱吧,我今天赶时间,后会有期了哈。”

男子说完,落荒而逃,只听身后传来‘咯噔一声’,那是高跟鞋砸在门框上的声音,还隐隐传来女子的笑骂声,大概是骂他王八蛋之类的。

从女子的住所离开,男子轻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承认这女子真的很有魅力,两人认识于酒吧,当时他只是随意过去搭讪一下,根本没想过能够搭讪成功,毕竟像女子长得那么漂亮的女人,并不是那么好搭讪的,特别是当时对方脸上还一副生人勿近的脸,可男子没想到自己不仅成功了,两人还自然而然的滚到了一起,这会要离开,男子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他比谁都清楚这种萍水相逢的偶遇,就要拿得起放得下,否则只会给自己添堵。

摇了摇头,男子很快将脑袋里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甩开,这次和部门里的人来沙城出差,本以为是一趟无聊的旅程,没想到能邂逅这么一个有味道的女人,也算是不虚此行了,但这种萍水相逢的‘邂逅’,还是别藕断丝连了,要不然早晚把自己玩进去。

再次看了下时间,男子这次真的急得跳了起来,快要赶不上飞机了。

顾不得再想着刚才那位堪称极品的女人,男子屁滚尿流的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机场。原文163nvren.com

“大叔,给您,不用找了。”机场,男子拿了张五十块塞给了四十来岁的司机大叔旋即下车狂奔。

“喂喂,年轻人,钱还不够呢,车费要六十多块……”

“大叔,我身上就剩五十块了,放心,回头我来沙城当大官了请你吃饭。”男子说着话,早已跑得没影……

“哪个疯人院跑出来的神经病。”中年司机大叔看着已经消失在机场人流当中的年轻男子,嘴上咒骂了一句,这会再下去追是绝逼追不上了。

机场内,准备赶回京的某位无良男子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第2章 买纸钱

京城机场,万子玄下飞机后,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想着此次回京就能下地方,万子玄心情大好,也不知道家里那老太爷这次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同意他下地方,要知道,以前老太爷可是从来都不松口,非得把他摁在京城里,哪怕他几次提出要到南江省,老爷子都不同易,说他不够稳重,到地方工作容易闯祸,坚决不同意他到下面,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松口。【我的传奇人生】小说在线阅读

想不明白,万子玄自然也懒得多想,能够实现到南江省的愿望,万子玄心里悬着的一颗石头终于落下,他终于可以回南江了,这不,知道这个消息后,他一刻也呆不住,没有等部委的同事办完公事,自己一个人先赶回了京城。

从机场出来,万子玄没有急着回家,内心深处,万子玄是有些抵触和家人碰面的,因为他这个‘万子玄’并非真正的万子玄,如今能够回南江,万子玄只想先去一个地方。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万子玄拿起来一看,见是自己的死党李善水打过来的,万子玄不由接了起来。

“喂,玄子,听说你今天的班机回京,啥时候到?哥们去接你。”电话里,李善水道。

“滚你丫的,我早就到了,等你来接我,黄花菜都凉了。”万子玄笑骂道。【我的传奇人生】小说在线阅读

“我靠,你小子自己啥时候到不先说一声,还怪起我来了。”李善水不满的顶了一句,旋即道,“你现在在哪,我开车过去。”

“我还在机场,你要过来就快点,正好我现在没车。”

“得,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万子玄挂掉了电话,走到机场的候车区等着李善水过来。

约莫过了三十多分钟,李善水开着他那辆彪悍十足的悍马车过来,万子玄二话不说上了车,“走,先去买点香和纸钱。”

“卧槽,你这是要干嘛?”李善水一听万子玄的话,吓了一跳。

“废话真多,开车。”万子玄笑骂。

“玄子,我说你去了沙城一趟,学了什么巫术不成,一回来就要买香和纸钱,咱能不能别玩这么大,想咒人咱直接杀上门干一架,可别整这些歪门邪道。”

“去你的,谁说要我整歪门邪道了,你赶紧开车,别耽搁时间了,要不然回来得很晚了。”万子玄看了看手表,说道。

“啧,不知道你要搞什么,不过咱没买过那些玩意,还真不知道上哪去才有,我先打个电话问问。”李善水说着就拿起手机给朋友打电话询问。

大概问了一下,李善水就带着万子玄直奔目的地,万子玄买了一袋香和纸钱,就让李善水开车前往宛城。

“玄子,这要是要整哪一出,怎么又要到宛城了,没听说你在那有朋友啊,再说你带着香和纸钱去看朋友算啥事啊你。”李善水嘀咕道。

“我那朋友死了,那带点纸钱去祭奠他。”万子玄平静的道。

李善水差点没被万子玄这话噎死,古怪的看了万子玄一眼,“玄子,你跟我开玩笑呢?”

“滚蛋,谁跟你开玩笑了。”万子玄撇了撇嘴,“专心开车,别废话了。”

万子玄说完,转头看向了窗外,李善水见万子玄明显不想多说,心里虽然有着大大的问号,这会也不好再多问。

第3章 祭奠自己

宛城监狱,大门口。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万子玄站在了宛城监狱的大门外。

万子玄神色郑重,他手上拿着一炷香,一本正经的插在大门口旁边的一个小土堆上,而后将提前准备好的纸钱放在地上点燃。

最后,万子玄撒起了纸钱,风吹来,漫天的纸钱飞舞着。

万子玄,默默的站着。

他来祭奠自己了,给自己烧了香,撒了纸钱,因为去年今日,就是他的死期。

没错,他死了。

但他还活着,在这反对迷信,崇尚科学的现代社会里,万子玄重生了,得知自己没死的那一刻,万子玄泪流满面,没想到这世界上真有人会重生,还发生在他身上,难道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吗?

现在的他,犹不能忘记一年前,当父亲的尸体摆在他面前,监狱的人告诉他,其父亲畏罪自杀时,那悲痛欲绝的场面,万子玄不相信这个消息,他熟知父亲的姓格,哪怕是再大的逆境,父亲都不会自杀,他是一个乐观坚强的人,否则也不可能白手起家,成为一方富豪,铸就了万家的辉煌,昔日的万家,在南江省的临海市是何等的风光!

而且父亲在市里还认识了不少官员,父亲绝对不会放弃出去的希望的,又怎会自杀?

况且在父亲‘自杀’的前几天,那位赵一功书记还曾派秘书悄然来到监狱看望他们,并且带来了赵一功对他们的问候。

在这样的情况下,父亲怎会自杀?

万子玄不敢相信父亲已死的事实,但父亲的尸体却是静静的躺在面前。

事后,万子玄曾联系过赵一功书记,希望能提前出狱,他要振作,他要报仇,但却被告知,赵一功也无能为力。

此时,又传来母亲上吊自杀的噩耗。

出去无望,父母相继死亡,万子玄彻底绝望。

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谋财篡命的阴谋,万子玄仰天大吼,若有来世,他必定查清今日之事,报仇雪恨,那一刻,万子玄撞向了墙壁,死在了宛城监狱,终年28岁。

本以为自己彻底死了,但万子玄没有想到自己会重生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确切的说,是灵魂穿越,他的灵魂附身到了另一个人身上,这个人,也叫万子玄,京城万家的人。

一年前的今天,万家第四代万子玄出了车祸,命悬一线,连一向深居简出的万家老太爷都惊动,亲自来到医院,总院最有名的外科专家亲自给万子玄做了手术,终于把万子玄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但此‘万子玄’已非彼‘万子玄’,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万子玄没有想到自己会重生到一个跟自个名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还是这样显赫的家族,越是了解万家,万子玄就愈发震撼,老天爷既然给了他一个重生的机会,那么,今生,他将不再虚度光阴,迫害家族的黑手,害死父亲的真凶,万子玄必将一一揪出来,报仇雪恨。

这一年来,万子玄也在利用万家的资源,暗中调查自己家发生的事,幕后又有哪些黑手,但结果扑朔迷离,万子玄到现在都还没能彻底调查出真相,昔日,父亲没死前,他也只是大概知道父亲好像是卷入了本地的权力斗争之中,这才会惹祸上身,但父亲却从来不肯跟他多说这事,这也让重生后的万子玄,调查起来格外困难,毫无头绪。

真相,迷雾重重。

“爸,我会查清真相,为你报仇的,您在九泉之下安息吧,这一世我会爬得足够高足够远。”万子玄攥紧拳头。

“玄子,我说你弄完了没有,你小子怎么整得神神怪怪的,不会是因为要被你家老太爷发配到下面所以脑子烧坏了吧?我说这又不是多大的事,早晚能再杀回京城的嘛,再说了,天高皇帝远,我还巴不得能下去呢,在下面多爽,没人管,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那日子才叫痛快,你瞧你小子整出的这些都是啥呀,脑袋没被烧坏吧。”不远处,一直在等着万子玄的死党李善水见万子玄撒着纸钱,又是一脸悲壮的样子,终于蛋疼得不行了,上来说道,他一开始还真以为万子玄是真来祭奠朋友的,但哪有到监狱门口来祭奠朋友的,去陵园还差不多。

“你丫的脑子才被烧坏。”万子玄本来压抑的心情,被这死党一打岔,情绪也好了许多,笑骂道。

“你说你要是脑子没被烧坏,咋跑来这里又是烧香又是烧纸钱的,你要说你真有朋友过世了,那你应该去陵园才对。”李善水看着地上的那柱香,脸色依然满是古怪,“这里是监狱,不是陵园。”

“靠,我来监狱祭奠个朋友不行呀。”万子玄笑了笑,“行了,你别打扰我,让我安静一会。”

将李善水打发到一旁,万子玄依然静静的站着。

“爸,你听到了没有,我就要到下面去挂职了,而且是南江,这是我争取来的机会,也是我仕途的一个新起点,您放心吧,这一世,我会努力的,老天爷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成为人上人的,不管那幕后的黑手来头有多大,我都会为您报仇。”万子玄低声呢喃着,这是他对父亲的承诺。

“前世我们万家的财富已然达到一定的巅峰,在临海市也是有名有姓的豪门大户,但我们万家只是不小心卷入了一场官场的斗争中,就家破人亡,我们父子俩锒铛入狱,被判无期徒刑,母亲更是上吊自尽,有钱的终归是不如有权的是吗?那么,我万子玄,这辈子一定要站在权势的顶峰。”万子玄抬头仰天,心里无尽的呐喊着。

也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万子玄终于缓缓的转身,收拾了下心情,万子玄脸上再次恢复了那玩世不恭的京城万大少的神态,朝李善水走了过去,笑道,“善水,走吧。”

万子玄说着话,却是发现李善水半点动静都没有,顺着李善水的方向看去,监狱门口,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开来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上下来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女人,万子玄看过去,神色也是为之惊艳,饶是以他挑剔的审美眼光,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能打九十五分往上的女人。

“玄子,美女,美女哇。”李善水已经回过神来,兴奋的冲万子玄嚷着。

“善水,你再不擦擦,口水就该流下来了,丢人,丢人啊。”万子玄笑道,“出去可别说你跟我认识,我可丢不起那样的人。”

“靠,你也不是啥好货色,五十步笑百步。”李善水冲万子玄竖起了中指。

“我是风流不下流,你是风流又下流,所以我肯定比你高一个档次的,咱们境界不一样。”万子玄笑眯眯的说着。

“娘的,老子这是交友不慎,交了你这种损友。”李善水撇了撇嘴。

嘴上说归说,李善水已经干脆利索的上了车,转头看向万子玄,“玄子,我说你今天怎么神经兮兮的。”

“什么神经兮兮的,老子喜欢搞点出格的事不行啊。”万子玄笑道。

“行,当然行。”李善水笑了笑,往万子玄的座位凑了凑,“玄子,这次也是奇怪了,以前你家老爷子不是一直反对你到下面去吗,怎么这次反而同意了?”

“这我怎么清楚,老太爷的想法,咱能猜得清楚吗。”万子玄撇了撇嘴,他当然不会说这是他好几次到老太爷那请求才求来的,不过这事他却是不会跟李善水说实话,因为以前那个‘万子玄’贪玩,喜欢京城的花花世界,这是万子玄身旁那帮哥们都知道的,所以他也没必要说这次是自己主动要求下去的,免得又要费一番口水解释。

“靠,不清楚你不会找你家老爷子身旁的秘书问问啊,你小子最近脑袋真傻了还是咋的,可别被发配到山旮旯去了,到时候你就真苦逼了,兄弟要看你一趟都不容易呐。”李善水说道。

“问了也白问,知道了又如何,我家老爷子决定的事情,可没人能改变得了,就算我不满意要挂职的地方,你以为我能让老爷子改主意啊。”万子玄笑了笑。

“也是,你家老爷子的确是出了名的固执。”李善水点了点头,随即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玄子,希望你别真的被发配到穷乡僻壤去了。”

“滚,你这乌鸦嘴。”万子玄笑骂,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到南江省的哪个地方挂职,因为他只跟老爷子说要到南江,不敢明着说到哪里,否则他也怕老爷子瞧出点啥,虽然那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在老爷子这种活了近一个世纪的老妖孽面前,万子玄总感觉老爷子那双眼睛就跟能看透人心似的,万子玄还真怕被老爷子瞧出点啥来。

车子慢慢的驶离宛城监狱,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万子玄,最后回头深深的忘了一眼那高墙大院的监狱,他会永远记住这监狱里面发生的一切。

微微闭上了眼睛,万子玄闭目眼神,老爷子同意让他到南江去挂职锻炼了,现在还不知道是要到哪去,但可以确定的是,以后他很少会有时间来这里了,今天,也算是来了却自己的一桩心事。

“如果能回到临海市多好。”万子玄眯着眼睛,临海市是南江省的省会,也是他的家乡,如果可以,他最希望的是可以到临海,但他也知道,到哪去挂职锻炼,不是他说了算,是老爷子说了算,万子玄如今能回到南江,已经心满意足,没必要再指明要到南江的哪个城市,重生,是他最大的秘密,他不会让人看出一点半点的端倪,这次能到南江,他的目标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从今以后,他更会努力的往上爬,亲眼见到了昔日风光无限的家族一朝崩塌,万子玄现在比谁都清楚,这个世界,权力有多么的重要,而重生在万家这样显赫的家族,若他还爬不上去,那他便是扶不起的阿斗了。

万子玄的车子远去时,监狱大门口的几个狱警终于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其中一个稍显年轻和稚嫩的狱警看着洒落在监狱门口的一些纸钱,一脸不解,“头儿,咱们刚才怎么就不管管呀,都有人在咱们大门口烧纸钱了。”

“刚才你要多管闲事,说不定你身上这身皮就被人扒了。”被叫头儿的一个中年狱警摇了摇头,看向疾驰而去的车子,脸上的表情讳莫如深,刚才那辆悍马车的主人,他有幸听人说过,要不是正好知道这人的显赫背景,这会说不定就不知死活的冲出去赶人了。

“哦。”年轻狱警脖子一缩,再也不敢出声了。

我的传奇人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传奇人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长安大戏院2月20日演出 京剧《白蛇传》

    长安大戏院官网:http://www.changandajuyuan.com京剧《白蛇传》长安大戏院2月20日演出场馆:长安大戏院票价:50/100/180/280/380/480/880主演朱虹、包飞、张凯、陈宇【演出单位】北京京剧院剧情简介在峨眉山修炼了千年的白蛇、青蛇化作白素贞和小青来到西湖,巧遇许仙扫墓归来。邂逅相遇,白素贞与许仙结成佳偶。法海和尚从中破坏,许仙听信了他的挑拨,于端阳节用雄黄酒灌醉白素贞现出蛇形,吓坏了许仙。白素贞醒来,去仙山盗来灵芝,将许仙救活。许仙病愈,又被法海诱上金

  • 太康县文联、县书协举行 送万福进万家义写春联活动

    春节将至,太康县文联、县书法家协会会员,继续进行义写春联送万福进万家活动。1月10日,在王集乡义写春联后,13日(星期六),太康县文联、县书法家协会一行8人,冒着寒冷天气,走进老冢镇刘寨行政村,为助力脱贫攻坚,义写春联送福。他们以扶贫政策知识,移风易俗、树文明新风和《河南省扶贫开发条例》为主要内容,编写春联送给刘寨村民。老冢镇领导为他们的到来表示热列欢迎。县书协主席李茂兴、副主席许春梅、刘文勇等一行,在老冢镇纪检书记安义斌的陪同下,在村文化广场拉上了:“太康县文联、太康县书协2018义写春联‘送

  • 女神摄影:利用长焦的虚化,拍出模特的妩媚动人

    长焦的取景依然遵循几种构图法则,例如三分构图,对角线构图,井字构图等,另外长焦特有的压缩感更容易捕捉到前景的利用。长焦的虚化使得人物与背景进行很好的分离,更加突出主体。拍摄时使用了三分法构图,使用长焦保证了人与景的不变形。长焦保证了景深,为作品增加美感。长焦的补光要注意与环境的光比,做到不突兀,不能因为人工光比的渗入让主体与背景分裂开来。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用热靴闪光灯针对模特面部以轻微的输出值做补光之用。与模特的距离与如何引导模特运用长焦拍摄时往往与模特距离比较远,所以在请模特就位前就要充分沟通

  • 凡大怒者,皆由小怨

    西谚有云:德如美玉,尤美砺中。美好的道德予人予己都能拥有非常愉快的体验。人皆向往美好,却鲜有人能时刻以一颗平常宽容应对生活中纷扰纠缠的各样情绪。心有不快,则生怨矣。小怨积久,渐成大怒。莫名其妙的两人,莫名其妙地便怨怒相向。也许只是早前不经意的一次失礼,也许只是失礼后并未挂在心上的怠慢。彼此在沉默中猜忌,小小的隔阂却把心的距离越拉越远。恍然间,失却了某段重要的友谊,以及那个宽忍为念的自己。小怨易解,大怒难平。人皆有恻隐,无人愿意始终在怨怒中无法自拔。情绪如同茶之氤氲,看似缠绕,实则随风即飘散,勤把

  • 欲为大树,莫与草争

    1、想成为大树,就不要和草去比短期来看,草的生长速度和树相比,肯定是草的长势明显,但是几年过后,草换了几拨,但是树依旧是树。所以这个世界上只有古树、大树,却没有古草、大草。做人、做事,重要的不是一时的快慢,而是持久的发展力。2、真正的独一无二,在看不见的地方最初我看树,只关注树冠的造型是不是好看,后来开始关注树干,现在我会更注重树根,因为只有根是独一无二的。伟大的企业,常常被模仿,却很难被超越,因为你看得见它的产品、服务,甚至技术,却看不见它的文化价值观。3、朝着同一个方向,向阳生长一棵树上的枝

  • 岁月煮茶 安然清欢

    说实话,我不懂品茶,但我喜欢喝茶时的心境,恬淡,安然。如岁月之色,素简清欢,如清茶之味,入口微苦,细细品味,却口留甘芳,回味绵长。很长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尘封起来,不知不觉竟过了这么久。仔细回想,发现自己原来可以如此宁静,整日沉浸在喝茶与冥想当中,身边有袅袅沉香缭绕,耳边有轻幽筝音慢弹轻拨。如古刹梵唱,涤净凡尘杂念,让心灵在岁月的光阴里,慢慢的行走,一身素衣,胜白如雪,如此简约,干净,美好。曾经守着一缕执念,如手中牵扯的一根风筝,辛苦的守望着,惦念着不肯放手。却不知风筝的心只向往蓝天与云端。我却错

  • 正月初五迎财神喽!

    正月初五,俗称“破五节”,是历史悠久的汉族传统节日之一。旧时,初一到初五民间有很多迷信禁忌,如不能用生米做饭、不能动针线、不能打碎东西等。在过了初五之后,这些禁忌即告解除,故而称此日为“破五”。大年初五的习俗放鞭炮今天家家户户都要放鞭炮,把“晦气”、“穷气”从家中崩走。吃饺子大年初五这天,民间通行的食俗是吃饺子,俗称“捏小人嘴”。因为包饺子时,要用手一下挨一下地沿着饺子边捏。据说,这样可以规避周围谗言。此外,女性们在今天还要找出几件旧衣服来拆拆,谓之“拆小人”,这样可以免霉运。有些地方饺子里还要

  • 年饱积滞不可怕,调理肠胃一杯茶

    虽然春节的热闹气氛已逐渐退去,但节日长假带来的各种“综合症”影响却越来越明显。身心疲惫、胃口不好,甚至热闹过后的冷清还带来一丝丝寂寞感,这些负面症状不处理好,还会导致接下来的工作也“不在状态”。春节尾段,尽管还会留恋假期的美好,但许多上班族已陆陆续续回到工作岗位开启新一年的工作计划。这几天的忙碌、热闹也逐渐褪去,终于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什么事都不想做。吃腻了的大鱼大肉、打乱了的生活作息......明明是过节,身心却累得不行。看看下面三种常见的“春节综合症”,你中招了吗?开启全新的生活,千万别把这些

  • 如果再有人问你加拿大冬天冷不冷?直接给ta看这个!

    vanfun温房网虽然春天都快来了,但寒冷的气息还是没有过去。关于加拿大,在没来过的人心目中第一关键词往往都不是“美”,而是冷。一说到加拿大冬天,在不少人看来简直是生命的禁区!比如看新闻里,加拿大最容易出现的新闻就是“某某地方极寒零下50度”。呃,所以,加拿大人在冬天都无法生存了吗?如果还有人问你:加拿大的冬天是不是特别冷,冷到无法过日子……那就把以下内容给他们看看吧!加拿大的冬天很冷吗?也许是,但你看看寒冷中的人们是怎么作乐的?比如渥太华的里多运河~零下30度又怎样?再看看班夫路易斯湖的人们是

  • 不必仰望他人,自己亦是星辰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仰望星空,星辰也在凝视着大地。与其观望他人,不如珍视自己。人生不同路,幸福千万种,无须仰望他人,自己亦是星辰。人生多艰,得失无序,我已从容,天涯孤旅,终需独自一脚一步去走完。这世间有许多人许多事,如维纳斯断臂,不完美成就了她的独一无二,美之化身。没有必要把痛苦遗憾无限放大,生活,再不完美,毕竟存在着我们千丝万缕的眷恋。同是走兽,兔子娇小而青牛高大;同是飞禽,雄鹰高飞而紫燕低回。人要怎么活,自己说了算,茶浓茶淡,自己觉得开心就好,合适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