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先婚后爱:总裁,体力好】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0:19:56 来源:网络 []

书名:先婚后爱:总裁,体力好

第一章:报复她

顾小米最终还是答应了嫁给她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男人,南宫羽。【先婚后爱:总裁,体力好】小说在线阅读

除了她父母逼迫,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她发现了与她相恋了三年的男友洛云修和自己的亲姐姐走在了一起。

还记得那天,天气很是晴朗,可是在奢华的别墅里,空气都是冷冰冰的。

“小米,顾氏集团是你爸爸一生的心血,现在只有南宫家才能让顾氏集团度过难关。他们点名,必须要你嫁过去,他们才愿意伸出援手。”

她的父亲顾明川在她的面前,将自己的姿态放到了最低的位置。

“小米,看在我们苦苦把你拉扯长大,你就救救顾氏集团吧。”

母亲夏雪,也苦苦哀求。网站163nvren.com

顾小米心痛的看着生她养她,此刻,却要她牺牲自己幸福成全他们荣华富贵的父母,心底一阵悲凉。

却也不知道南宫家的人为什么要她嫁过去,她不记得她和他们家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

“爸妈,你们明知道,我爱的人是云修,我们就快结婚了。”

“小米,如果你不嫁给南宫羽,我们顾氏集团就完了。”

“那我的幸福呢?”

扑通一声,顾明川跪在了她的面前。

“小米,南宫家是我们灵城最大的豪门,南宫羽一表人才,年轻有为,你嫁过去,不会吃苦的。”

她看着卑微到了尘埃里,俨然没有了她印象中那般老沉稳重,只剩下了狼狈与卑微,甚至是卑鄙无情的父亲,嘴角泛起嘲讽的笑。【先婚后爱:总裁,体力好】小说在线阅读

他们明知道她对洛云修的感情,还向她提出这样都要求。

“爸,你起来好吗?”

“你如果答应我,我就一直跪在这里。”

顾明川的态度坚决。

“小米,你父亲养你二十多年,难道你就这样报答你的父亲吗?”

母亲夏雪斥责她,她看见了她眼底的冷漠,还有一抹的嫌恶。

无论她说什么,顾明川就是不愿意起来。

年过半百的父亲向她下跪,她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挣扎了半个小时后,她松口了。说明163nvren.com

“你让我好好想想。”

顾明川和夏雪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还是怕她不同意,顾明川依然跪着不愿意起来。

显然,她的幸福之于他来说,比不上他的顾氏集团。

她回了房间,去拨打洛云修的电话。

她连续打了三遍,才打通。

手机里传来的,却不是洛云修的声音。【先婚后爱:总裁,体力好】小说在线阅读

“小米啊,你找云修吗?”

一道很熟悉都声音传入她的耳畔,她的大脑,有那么一瞬的空白。

浓浓的不安,瞬间就蔓延到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姐,云修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

电话那头有那么一瞬的沉默,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

“小米,云修在洗澡。”

“小米,既然被你知道了,我也不想再隐瞒你,其实云修并没有出差,我们一起出来旅游,云修爱的人是我,我也很爱他,只是我们怕伤害你,所以一直都不敢跟你说。”

“对不起。”

顾小米挂了电话,她站在了窗户前,看窗外风景如画。推荐163nvren.com

她告诉自己,她听到的,一定假的。

她的姐姐,怎么可能会和她的男朋友走在一起?

可当她看见了顾小菲发过来的几张照片之后,她再也无法自我安慰。

顾小菲和洛云修躺在一张床上,他们身上盖着的米色真丝被,还是她给洛云修挑选的。

还记得那次她替他将被子铺好后,想要将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他,他拒绝了。

他说他要将她最美好的东西,留在他们洞房花烛夜。

而今......

走出房间,下了楼,顾明川还跪在那里。

她觉得可笑。

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在乎她吧。

既然如此,那她就走吧。

“我答应你,嫁给南宫羽。”

顾明川和夏雪的脸上,瞬间绽放出如释重负的笑。

——

南宫羽并没有给她一个婚礼,只是和她一起去了民政局扯了结婚证。

没有结婚戒指,没有请双方的亲戚朋友,好像,她不过是一个不能见光的存在。

新婚之夜。

顾小米独自坐在床边,身穿着精致的红色旗袍,让她本就如玫瑰花般娇艳精致的脸庞,更添几分动人心魄的美。

房间里被布置的喜气洋洋,顾小米的心,却如北极的寒冰一般,冷到了最深处。

她很想离开这个房间,她后悔了,后悔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嫁给了一个陌生男子。

想要回到洛云修的身边去,却又明白,洛云修已经不愿意再接她的电话,她甚至找不到他。

在这场婚礼之前的每一天,她有过好多次,想要联系他,可每次接电话的,都是顾小菲。

门被打开,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慢慢靠近了她。

随着他的靠近,她的心,也一点一点的,越来越恐慌。

一道阴影笼罩了她,是南宫羽在她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南宫羽伸手,捏起她的下巴,看见她的绝美容颜,表情淡淡。

顾小米抬头,看见了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庞。

浓眉下的空如幽潭的双眸摄人心魄,冰冷的好似要冻结周身一切的眸光,让她感到一阵阵寒意。

他俯视她,居高临下的姿态,如玫瑰花瓣的薄唇轻轻勾起一抹凉凉的笑。

不能否认,眼前的这个男子俊美的无可挑剔,仿若是上帝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美中不足的是,他看她的眼神太冷。

害怕的事情,无论她怎样排斥,终究还是发生了。

这一夜,南宫羽疯狂的折磨她,好像,他跟她有什么仇有什么怨,他是在报复她。

不然,怎么会有人这样粗暴的对待自己的新婚妻子?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南宫羽早已不知去向。

她掀开被子,看见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无意间看见床单上那一抹鲜艳的红,都是昨天晚上留下的痕迹。

心脏仿若是被揪住了一般,很疼,很疼。

整理好思绪,去洗漱,换衣服。

一楼大厅,仆人们进进出出的忙碌着。

恍然想起,今天要回门。

只是,一直到她吃完早餐,准备出发去顾家,南宫羽都不见踪影。

想来,他也不满意这段婚姻的吧。

无奈,她只好自己一个人去。

当司机将车子开到了顾家的门口,她下车,却见洛云修就在离她不过几米远的地方站着。

那熟悉的脸庞,此刻却是陌生的。

不过一月时间,他们之间,早已经是桥归桥,路归路。

冷笑。

假装没有看见,她径自往顾家别墅走去。

手腕,却被抓住。

她回头,看见洛云修,他紧蹙眉头,好似很伤心。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为她嫁给别人而伤心呢。

无论她怎样反抗,洛云修还是强行的,将她拖到了旁边的小树林里。

一直,到了一棵百年老树下,他们曾经经常约会的地方。

第二章:阴错阳差

“为什么?”

洛云修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顾小米只觉得听见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脸上浮起一抹充满嘲讽的微笑。

“你不是已经和我姐在一起了吗?”

顾小米别过头去,不看他。

嘴角泛着苦涩,咬着唇,很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跟她在一起了?”

她将那天的事,都告诉了他。

洛云修听了之后,一拳打在了老树上,深沉而温柔的眸中,是浓浓恨意,还有,痛苦。

对于他的这不正常的反应,顾小米有些不明所以。

洛云修胸口起伏不定,情绪激动,他抓住了顾小米的手。

“小米,你被你姐骗了。”

那天,顾小菲去洛云修出差的城市找他,向他表白,他拒绝了。

被拒绝后,顾小菲很伤心。

她说她的手机没电了,借他的手机打电话。

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她打过电话给他。

之所以他现在才回来,是因为那边工作上出了很棘手的事,没日没夜。

因为人在国外,国外白天的时候,国内是晚上。

发消息给她,没有回应,只以为是她睡着了,并没有太在意。

直到昨天他回来,到家里找她,她的父母告诉他,她已经和南宫羽结婚的消息。

而那些照片,他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PS合成的也未可知。

洛云修将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了。

“小米,至始至终,我爱的人始终都只有你一个。”

顾小米看着他漆黑忧伤的眼眸,满是真诚,却带着深深的痛惜。

“如果我知道我这次出差会失去你,就算给我全世界,我也不要。”

顾小米也是悔恨交加。

可是,无论她怎样后悔,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而关于电话的事,他说他会查清楚。

其实,查不查,这是不是一场误会,都已经不再重要。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她已经是南宫羽的妻子,昨天晚上,她也已经名副其实的成了他的女人。

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落了下来,止不住。

“小米,我们走吧,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

对于洛云修这个大胆的提议,顾小米有那么一刻心动了。

可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南宫羽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之中。

她看见他目光如刀,好似要将她千刀万剐。

她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不知所措。

南宫羽走过来,将她揽入怀中。

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可那笑在顾小米看来,却是笑里藏刀,危险至极。

“亲爱的,原来你在这里。”

温柔的酥到骨子里的声音,顾小米听着战战兢兢。

她不知道为什么不打算跟她一起回门的南宫羽忽然出现,也没有心思去想。

脑子里,都是和洛云修阴错阳差的错过的痛苦。

去了顾家,她没有看见了那个拆散了她和洛云修的,她的姐姐,顾小菲。

在顾家吃的午饭,索然无味。

顾明川对南宫羽低声下气,恨不得将他捧上天。

南宫羽承诺,明天银行的资金就会到他的账上。

所以,顾家的危机解除了,用她的幸福换的。

出了顾家,南宫羽让司机开车先走。

顾小米只能上了他的车,离开顾家。

“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和洛云修纠缠不清,别怪我让顾家一无所有。”

冷冰冰的话,让本就坐在副驾驶座上忐忑不安的顾小米身子猛地一颤。

她淡淡扫过正开着车的南宫羽,她的新婚丈夫。

绝美的侧脸,优美的弧度恰到好处。

可是他的眼神如冰,好像要将空气都冻结。

“如果顾家不够,那就再加上一个洛家。”

轻飘飘的一句话,顾小米却看见了漫无边际的绝望。

她的手,紧紧的抓着衣裙。

咬着唇,喉咙好像被堵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为什么要娶我?”

她想要知道,为什么他们曾经素未谋面,他却点名要娶她。

车子,猛地刹住。

南宫羽转身看她,那幽深仿若古井一般深不可测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她。

“因为我要折磨你,让你痛苦。”

“为什么?你我无怨无仇。”

“你自己过去做过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最后,顾小米被南宫羽赶下了车。

她站在车辆罕见,人烟稀少的路口。

耳边,不断的回想着刚才南宫羽的话。

因为我要折磨你,让你痛苦......

你自己做过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她到底做过什么,可以让他这样的恨自己。

一辆车在她的面前停下,她以为,是南宫羽良心发现,派人来接她。

可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

从车里下来两名陌生男子,一句话也不说的,就将她给拖上了车。

车门被关上,她挣扎,尖叫。

得到的结果是她的嘴被封住,双手被绑。

当车子慢慢往越来越荒凉的郊外开去,恐慌也随之而来。

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抓她?要带她去哪?

许多的疑问在心里,找不到答案。

他们把她带到了一处被荒废的房子里,她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在这样绝望的时候,她忽然又一点也不害怕了。

平静的看着坐在她面前的陌生男子,他们此刻正恶狠狠的盯着她,好似要将她给扒皮抽筋。

她无畏无惧!

所谓孤身一人,便无牵无挂,就是如此了吧,她想。

如果她真的因为这次的绑架而离开人世,也算是一种解脱。

他们见她这般平静,倒是忐忑了。

嘶啦一声,一个男子将她嘴上的胶布给撕下。

“你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声音平静的,好似在聊着家常。

“为什么?因为你是南宫羽的老婆。”

一名男子大声怒吼,差点没将她的耳膜震破。

因为她是南宫羽的老婆?

她淡漠一笑,笑里有些悲凉。

“如果不是南宫羽,我们的企业,就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倒闭,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他们目光阴冷,散发着浓浓戾气。

顾小米算是明白了。

原来是南宫羽在商场上的仇家,他们没法接近南宫羽,所以就来找她。

她比窦娥还冤。

忍不住讥笑:“那你们,还真是绑错人了。”

第三章:一种解脱

男子恶狠狠的瞪着她,扑上来,抓住她的长发。

“找错人了?难道你不是南宫羽的老婆吗?”

顾小米的被他扯的头皮很疼很疼,脸上却并没有一丝痛苦的神色。

因为,她的心,比这皮肉上的痛,更加痛上几百倍。

轻轻一笑,不悲不喜。

“我是他老婆,但我在他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你们拿我威胁他,是最愚蠢的一个决定。”

“你骗谁呢?想要骗我们放了你?你当我们傻吗?”

男子面目狰狞,扯着她的动作愈发用力。

顾小米微蹙眉头,嘴角依然泛着笑。

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荒郊野外,她不知道她会遭遇什么。

“如果他在乎我,会把我扔在半路上不管我吗?”

“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打他电话,看他会不会在乎我的死活。”

他们照做了,联系了南宫羽。

男子将电话递给了她,让她说话。

“南宫羽,我因为你被绑架了,这是你欠我的。”

没有求饶,也没有恐惧。

“那是你活该。”

她听见南宫羽冷漠的话,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唯有心,越来越凉。

男子收回了手机,依然很不自量力的对电话那头的南宫羽狮子大开口,让他给他们准备一千万。

在南宫羽心里,她估计一文不值,怎么可能值一千万?

果然,男子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目的。

在告诉了南宫羽,一个小时内如果他们拿不到一千万,她就别活了的狠话之后,将电话给挂断了。

“你还真是失败,南宫家身家百亿,可却不愿意为你付出一千万。”

他们嘲讽的话,对她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我早就跟你们说了,绑架我来威胁他,是你们做的最愚蠢的决定。”

“你......”

“胜负是兵家常事,输了就是输了,大不了重头再来,输了就绑架一个女人,只能证明你们的确是活该输的一无所有。”

她将毫不畏惧发挥的淋漓尽致,很成功的把那面前的两个男人给激怒了。

‘啪’的一声。

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她的左脸。

火辣辣的疼痛袭来,顾小米不怒反笑。

“果然,你们也就只有欺负女人的本事。”

两名男子却不愿意再和她废话,商量着不管怎么样,都再等一个小时。

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

五十分钟后,他们依然没有接到南宫羽打过来的电话。

顾小米从不抱任何的希望,所以,倒也是表现的很淡定。

可他们却越来越不淡定了,在六十分钟过去之后,他们彻底的信了顾小米的话。

她在南宫羽心里,或许真是微不足道。

“既然南宫羽舍不得出钱,那就让他尝尝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玷污的感觉。”

一个男子忽然提议。

“他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要让他痛苦。”

他们的话,让心如死灰的顾小米惊恐了。

她可以接受一死,但是她无法接受被玷污,这会让她生不如死。

他们慢慢朝她靠近,那yin笑的样子很猥琐。

“你......你们别过来......”

“臭娘们,刚才不是挺勇敢吗?现在怕了?”

“让爷好好的疼爱你一番。”

“南宫羽根本不爱我,你们这样做不会让他感到痛苦。”

“不管他爱不爱你,你是他老婆,男人,都是一样的,哈哈哈......”

“还真别说,我见过美女无数,像你这样美的还是第一次见,值了。”

他们解开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拖着她到了旁边破旧的床上。

他们撕扯她的衣服,她反抗。

“云修,救我。”

她哭着喊,在这危难时刻,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依然是洛云修,可是洛云修听不见。

“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你就乖乖的就范吧。”

顾小米的上手还被绑着,只能用一双脚朝他们用力的乱踢。

许是她的运气好,踢到了其中一个男子的要害,力气有些大,把他踢得够呛,他痛苦的蹲下身子去,嗷嗷乱叫。

“臭娘们,敢踢我,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他捂着他的要害,虽然说着狠话,却没有一点力气来收拾她。

暂时解决了一个,却还有另外一个男人朝她扑来。

因为有前车之鉴,他将他的双脚给钳制住。

她动弹不得,男子整个身子就ya在了她的身上。

他撕扯她的衣服,她的裙子被扯下。

“不愧是南宫羽的女人,这皮肤,这身材,简直是尤物。”

顾小米看见他猥琐贪婪的眼神,心中一阵阵的绝望。

不愿意真的被他玷污,在他俯下身子要猥亵她的瞬间,她几乎用尽了浑身力气的,就去咬了他的脖子。

血腥的气息传来,还有男子的惨叫声。

“敢咬我。”

男子捂着鲜血不断涌出的脖子,朝她嘶吼。

她可顾不了那么多了,立即爬起身来要逃。

可她才刚起身,另一个男子扑了过来。

“臭娘们脾气还挺泼辣。”

他将她再次的推倒,随即,耳光一个接着一个的,落在了她的左脸右脸。

一阵的晕眩,眼前,越来越模糊。

“敢伤了我们,看你还怎么嚣张。”

剧烈的疼痛袭来,顾小米没有了一丝反抗的力气。

她真的,就要死了吗?

她要是死了,会有谁为她伤心?

洛云修吗?

如果真要一死,她不愿意在死之前被别人侮辱。

求生的最后一点意志力,让她忽然清醒。

双腿朝他们用猛力的踢了过去,然后迅速起身。

带着一心求死的心情,她迅速又决绝的,朝几米开外的墙壁上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她的头如愿以偿的撞上了那堵墙。

就这样死去,或许,对大家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如果她真的曾经伤害过南宫羽,那么,她这条命,也算是还了欠他的债。

顾小菲想要得到洛云修,就没有阻碍了。

洛云修也不用再对她抱不该再有的期待,可以彻底死心了。

“真是晦气,什么也没捞着,还沾惹一身的腥。”

恍惚间,听见一个男子的抱怨。

她的存在,在许多人的心中,都是一场劫难吧。

先婚后爱:总裁,体力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先婚后爱 或 总裁 或 体力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2章

    原标题: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2章小说:你是窗前一缕月光第十二章眼睁睁看她去死简熙意识迷离,脑海中将和韩煜城之间的点点滴滴,像放电影一般过了一遍又一遍。梦中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和韩煜城见面时的情景。因爷爷和韩愈是战友,感情甚笃,所以在简熙和韩煜城出生后,便给两人定下了娃娃亲。只是,简熙自小跟着爸妈在国外,后简氏发展重心转移回国内才跟随父母一起回了国。听说了和韩煜城的娃娃亲之后,简熙料定,都这年代了,她和韩煜城从未见过,韩煜城肯定和她一样也不喜欢这种父母包办的婚姻,第一次跟着爸妈上门拜访韩愈时,就打定主

  • 此爱比海深12章

    原标题:此爱比海深12章书名:此爱比海深第十二章你难道不觉得脏吗?尹夏突然颤抖着笑了出来。“祁宴,你醒醒吧……我怀了别人的孩子,你难道不觉得脏吗?”一个脏字,终于彻底的将祁宴激怒。他疯狂冲过来钳住她的手臂,力道大的惊人,“尹夏,你别逼我。”他脸色阴沉的可怕,像冷峭的崖壁。“放手,你弄疼我了!”尹夏抵不过他的力气,最后是他突然放了手,将她甩在床上。“不准再伤害自己,也别想着从我身边离开,否则,我会让陆清言后悔来到这世上!”他摔门离开,尹夏抱着手臂缩在床上,浑身阵阵发冷。这便是祁宴,用最温柔的口吻说

  • 此爱若梦,繁华一场12章

    原标题:此爱若梦,繁华一场12章小说书名:此爱若梦,繁华一场第十二章你羞辱她和羞辱我又有什么区别?周美希就这样被人毫无尊严的拖出了病房,等彻底安静下来后,顾衍才面对着许晓安,仔仔细细的查看她的伤势。过了一会才对她开口道:“以后我都不会允许你父母靠近这里,他们不会再来纠缠。”听闻这话,一直隐忍着的许晓安终是没有忍住心底的怒意,突然睁开眼死死的盯着顾衍道:“我是不是应该说谢谢?你做出这种事来还想要让我感激你?”她眼睛通红,眼球布满了红血丝。相比之前的她,既憔悴又消瘦,让人看了心疼不已。顾衍一时不知如

  • 傍上女领导12章

    原标题:傍上女领导12章小说名称:傍上女领导第12章民不与官斗“民不与官斗啊。”刘立海想到了这句话,他现在真心后悔了,兽性大发的后果啊,他怎么控制不了自己呢?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他一堂堂高材生啊,怎么就糊里糊涂犯下这种错了呢?传出去,就算这女人不送他去牢里,他还有脸再在京江日报社里混吗?平时,向他频送秋波的女孩和女人一大堆,只要他愿意,这些女人哪个不能圈入他的生活呢?可明明他平时定力很好,明明平时对这些女人没半点兴趣的,今晚这是怎么啦?然而事情发生了,后悔也没用,当务之急是要怎么样解决,杀了

  • 都市大御医12章

    原标题:都市大御医12章小说名:都市大御医第十二章:感恩戴德小靖说:“晓晓,别喊,那是我哥……”“你哥是男的。”“废话,谁哥不是男的?”“这是女宿舍,你干嘛带个男的上来?”“我不知道你在,你不是说晚上回来吗?”“我原本打算下了火车去找个朋友,感觉太累就先回来了,不对,你审我呢?我他娘的吃了大亏,被你哥看了……”沙宣头很强悍,满口脏话,不过她说脏话的语调特可爱,门外听着的曹子扬没觉得一额冷汗,反而偷着乐。小靖笑着说:“活该,谁让你骗我,要不我让我哥进来光了让你看回来?”“滚蛋,别挡着老娘换衣服。”

  • 情陷极品美女上司12章

    原标题:情陷极品美女上司12章小说:情陷极品美女上司第十二章:阴德驱车赶到茉莉商城,发现一共有东南西北四个门,开着车转了数圈才在北门找到樊辣椒。樊辣椒板着一张脸,眼看就知道心情不爽,另外她傍边放着大大小小十多个颜色各异的购物袋,刚刚购完物的样子。樊辣椒上车,我则下车把十多袋东西通通扔进车尾箱,然后小心翼翼坐回驾驶座。“回家吗?”“去酒吧!”樊辣椒说完闭上眼,胸脯此起彼伏呼吸不畅顺的模样。从未见过象樊辣椒这么喝法的,跟酒带仇似的,一昂脖子一杯,再昂脖子再一杯,气都不用换。更未见过傻到象樊辣椒这么可

  • 一号人物12章

    原标题:一号人物12章小说名:一号人物第12章男女朋友从法院出来,午饭的时间到了。念桃摸了摸口袋,才发现身上只有四十块钱,她红着脸对吕浩说:“吕浩,我,我请饭吃面条好不好?”吕浩笑了笑说:“还是我请吧。男人是女人的饭票,懂不?”念桃极难为情看了看吕浩,吕浩正一脸笑地看着她,她便很小声音地说:“吕浩,以后我有钱了,加倍请你吃饭。”吕浩收取笑,很正色地说:“念桃,走,我带你去吃大碗鱼。”说着,吕浩伸手拦了一辆车,拉着念桃钻进了车里。在车上,吕浩说:“去水泽。”“啊?我们真去水泽呀,打的都要好几十块钱

  • 霸爱之极品女秘书12章

    原标题:霸爱之极品女秘书12章小说名称: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2章让他着迷梁晓素颤抖着双手从包里拿出纸巾,细细地帮王成把鼻血擦去……但是,那鲜红的血液啊,似乎总也擦不完,一直在潺潺地流着……王成,你知道我在喊你,对吗?你知道的!睁开眼睛,看看我吧,王成,我来了,我是晓素啊……你不能抛下我一个人,王成,你答应过,我们要一起好好生活,要永远在一起,王成……我们要和父母在一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还有将来我们的孩子啊……可是,王成却依旧是一动不动,再也没有任何反应……医生示意其他人把梁晓素拉走,然后再次给

  • 权路风云12章

    原标题:权路风云12章小说:权路风云第12章脸都抓花了“妈B的,你们别看了,快动手啊!”一见这场面,王斌气不打一处来,立刻喊了一句。兄弟们醒悟过来,就往床上扑。床上的两人早就吓傻了,男人竟然吓得蒙着脸藏在被窝里。女人反应还算敏捷,拉过被子盖在身上,指着这帮警察问道:“你们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涉黄,你说我们来干什么!”王斌冷笑着走过来,心说看来怀里的两包毒品是用不上了。这时候旁边的人已经“啪啪”地按下快门拍照了。王斌走到近前,认真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突然发现她很有几分姿色。他玩味地盯着女人

  • 天姿国色12章

    原标题:天姿国色12章小说名称:天姿国色第十二章:气不打一处来打开门,外面是周梧桐,这老头手里提着一个袋子,看上去一脸笑眯眯不怀好意的模样:“冬杨医生啊,你看着状态不错,睡的很好吧?”王冬杨随口道:“还可以,周老你找我有事?”“给你买了饭,我们进去聊。”没等王冬杨答应,周梧桐就挤了进房间,王冬杨关了门走回去,他已经坐好,并且打开买回来的饭,一脸关顾道,“冬杨,你应该很饿了,来来来,先随便吃点,晚上我请你上酒店。”黄鼠狼给鸡拜年,绝对没安好心。王冬杨是饿,但不傻:“我现在吃不下,周老你有话请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