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靠媚功嫁王爷:青楼王妃是女狼在线阅读

2017/12/9 3:49: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靠媚功嫁王爷:青楼王妃是女狼

第3章 妖孽父王

  青楼里的衣服,那只是为了让男人扒得更方便,有比没有更诱惑,穿比不穿更让人喷血,好不容易找了一身小个子的男人穿的衣服给 小鱼穿上,夜玖魅在 小鱼的搀扶下做回到轮椅上。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小鱼推着夜玖魅来到大厅,夜玖魅的手下连忙过来。

  风雨楼能在京城里呼风唤雨,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他们这里美女多了去了,有手腕的女子也多的很,要是春宵一度,都想把美女带走,他们也就不用做生意了。

  老鸨扭着水蛇腰过来,“哎呦,九王爷,小鱼儿侍候你侍候的可满意?她可是京城里有名的第一美人,要不是家里人犯了事,也不会让爷尝了鲜,是要进宫侍候皇上的。”

  夜玖魅忽然向老鸨亮出一块乌木做的牌子,老鸨见了,脸色一变,原本风摆杨柳乱扭动的腰肢忽然一挺,“爷,请这边来。”

  老鸨说完,看了一眼夜玖魅的手下。

  “你放心,他们都是我的心腹。”夜玖魅冷冷地道。推荐163nvren.com

  老鸨扭着腰肢在前面领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小鱼觉得她那腰肢比刚才扭得轻多了。

  几人到了老鸨的房中,老鸨忽然跪了下去,“妖娆见过主人。”

  “不必多礼。”夜玖魅虚扶了一把。

  老鸨站起身来,走了几步,双手同时插上了一个玉雕做成的美女的眼睛,美女的眼睛凹进去,旁边忽然闪出一个密道。

   小鱼咂舌,好精巧的机关。

  “主人,从来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带走风满楼的女人,让主人受委屈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老鸨道。

   小鱼眼光一闪,从来也没人明面带走一个女人吧,可是从这条暗道不知会带走多少呢?

  一行人鱼贯进入地道, 小鱼走过老鸨身边的时候,忽然顿住,“妈妈,要是抓她咪咪,摸她的幽谷会怎样?”

   小鱼说的自然是玉雕。

  老鸨眼神一闪,没想到她这么聪明,老鸨傲然一笑,“他一定会快乐似神仙。”

   小鱼点点头,像地道里走去,“但愿这里干净点,别有不好的味道。”

  所谓的不好的味道,自然是死人的味道。

  老鸨一愣,最后一个进去,笑着道:“姑娘说笑了。”

  老鸨拿起一旁的夜明珠,当先领路。163女人网 小鱼不再言语,虽然她心中有很多疑问,不过,聪明的女人是要懂得什么时候闭嘴的,她默默地跟在夜玖魅的身边。

  “小鱼,有些事,我以后慢慢讲给你听。”似乎感受到了 小鱼心中的疑惑,夜玖魅淡淡地道。

   小鱼心中感叹,这是一个多么敏感的孩纸,想姐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么?宫廷戏,宫廷文一直是她的最爱,一条密道,一个秘密算啥子,姐淡定的很了。

  皇宫御书房。

  “胡闹,朕是让你接手风雨楼,不是让你上那里选妃。”皇上一听夜玖魅提的要求,登时就吹胡子瞪眼睛起来,就算他从小腿有残疾,可是,那又怎么样,他依旧是龙子龙孙,只要他愿意,可以娶京城里的任何一名大家闺秀做王妃,为什么偏偏相中一名妓子?

  “父王,小鱼不是妓,她原本是大学士 宏图的女儿。163女人网”夜玖魅将据理力争。

  “不行,任何事我都可以答应,唯有这件事不可以。”皇上坚定地道。

  “父王,如今小鱼儿已经是我的人了。”夜玖魅也顾不上害羞

  “那又如何?她是一个妓子,马上就会有更多的男人。”皇上冷哼。

  不说是 宏图的女儿还好点,那个老不死的,竟然骂他是昏君,还差点把皇家就是风雨阁背后的老板这事给抖了出来,他敢挑战皇威,皇上就让他下地狱找阎王去论理去,玖魅看上谁不好,看上他的女儿。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父王,我就要她。”夜玖魅拗劲上来,怎么说都改变不了他的决定。

  “你……”皇上气得指着他,转念一想,放下手指。

  “你既然坚持,我就看看这 小鱼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儿子管不了,他从那女人那里下手总可以了吧。

  “父王,你一定会喜欢小鱼的。”夜玖魅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那一瞬,皇上有一种冲动,想要遂了他的愿,这孩子从小到大因为身子的残疾,被所有的人排斥,想必孤寂的很。

  皇上狠狠心被转过身去,天将降大任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现在还不是他享乐的时候。

  “父王,你别吓到小鱼。”夜玖魅见太监出去,忍不住叮咛皇上。

  皇上气了个倒仰,都说女大外向,他这儿子比女人还没有出息,他还没同意呢,他就这般小心呵护着,这真要同意了,这女人还不得骑到他这个儿子的头上去?

  皇上干咳一声,“玖儿,你是不是回避一下下?”

  “父王,圣人曾言,事无不可对人言。”夜玖魅不肯动,他还不是怕皇上威逼利诱,他是谁?他儿子,对他的那些伎俩太了解了。

  皇上无奈,他怎么觉得在这个儿子面前,有力无处使呢。

  “小鱼,快来拜见父王。” 小鱼一只脚才跨进来,夜玖魅就忙不迭地开口。

   小鱼目光对上皇上,一口口水呛住她,这么个妖孽,看起来比她还年轻,竟然是父王?当然,是比前世的她看起来年轻,皇家保养得就是好呀,儿子都这么大了,他看起来才三十来岁,就算是成亲早,也不能这年轻呀,让她这种大龄剩女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呀。

  皇上轻咳一声,“还是叫皇上吧。”

  皇上的眼里闪过惊艳,难怪一向冷言寡语,不愿与人交往的玖儿这般失态,果然是一个绝色尤物,一张小脸水嫩嫩的仿佛能掐出水,灵动的双眸黑白分明,一眨眼,那长长的浓密黑翘的眼睫毛向小刷子刷的人心痒痒的,微翘的琼鼻,正面看已经极美,侧面更是好看,小巧的嘴唇散发着粉红的光泽,就像刚刚盛开的鲜花一般,皇上紧盯着她的嘴唇,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怎么就没叫他碰上这么个尤物呢,最动人的却是她的眉毛,轻轻地淡淡的,可是一抬眼,一蹙眉,就会忍不住让人跟着她雀跃或者烦恼。

  “你可愿意嫁给玖儿?”皇上收敛起色狼相,端起宝相庄严的架子。

   小鱼看了一眼夜玖魅,夜玖魅点了一下头,随即解释,“我就是玖儿。”

  “他愿意娶,我就愿意嫁。” 小鱼坦白道。

  皇上一听,“那他要不愿意呢?”

第4章 妓倌绝配

  “不愿意?那当然是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小鱼无所谓的耸耸肩,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处。

  “玖儿,你可听见?”皇上得意的看了一眼夜玖魅。

  夜玖魅的脸早就黑的堪比锅底了,这么一问,他冷哼一声,表示对 小鱼回答的不屑,“父王,这正是儿子喜欢她的地方,哭着喊着想要嫁给儿臣的多了。”

  皇上一想也是,咳了一声换了一种说法。

  “你可爱玖儿。”

  夜玖魅紧张的看着 小鱼,她可别跟刚才那么说呀。

  “当然了,他这么英俊,我当然爱了。” 小鱼给了夜玖魅一个安慰的眼神。

  夜玖魅脸色一红,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直接。

  皇上看了一眼夜玖魅,玖儿是挺英俊,可是,却是个残疾,她会真爱他?

  “你可以跟着玖儿,可是没名没分,你可愿意?”皇上问道。

  “我是无所谓了。” 小鱼听了,眼睛一亮,没名没分最好,合着来不合则去,一拍两散谁也不耽误谁。

  皇上一听,脸不由得沉了下去,这个女子心机比他想象的要深沉,男人就喜欢这种什么都不要,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的女人了。

  “既如此,还来见我做什么?”皇上的脸沉下去。

  “是孩儿想要父王见见小鱼,如今见过了,孩儿告辞。”夜玖魅微微往前俯了下身子,就相当于行礼了,冲小鱼使了一个眼色。

  “小鱼,我们回府。”夜玖魅欲进先退,反正他要小鱼要定了。

  “胡闹,不要忘了你的身份。”皇上气得一拍龙案。

  夜玖魅从怀里掏出那个乌木做的令牌,直接扔到龙案上,“儿臣恳请自贬贱籍。”

  皇上这回是真的气到了,身为龙子龙孙,只有犯了大逆不道的罪过,才会被贬为庶民,那已经是极为严重的惩罚了,没想到夜玖魅变本加厉,竟然自贬贱籍,他分明是想要气死他。

   小鱼震惊的看着夜玖魅,“你要当小倌?”

  皇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的儿子去当小倌?被千人骑万人压,你让他情何以堪?

  “嗯,我只接你一个客人,你也只接我一个好不好?”夜玖魅冷冷的面孔闪过一丝脆弱。

  “小玖……” 小鱼吸吸鼻子,他可不可以不要对她那么好?这会让她有罪恶感的,毕竟,她看上的男人挺多,他的那个弟弟,还有他的老爹,虽然,她不会有什么实际行动,顶多意淫一下,可是,看着他深情的样子,她觉得连想一想都罪大恶极。

  “朕反对。”皇上扒着桌子爬起来。

  “反对无效。”莫小鱼痴痴地看着夜玖魅,走上前去,推着他的轮椅离开。

  “你……”皇上指着 小鱼,想要下令拦住她。

  “皇上,我们贱籍的人怎么能跑到皇宫里来污染你的龙眼呢,拜拜。” 小鱼潇洒的挥挥手和皇上告别。

  “小鱼,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夜玖魅心里耿耿于怀,他原本以为父皇会答应的,毕竟,别的兄弟像他这么大的早就当爹了,有的已经三妻四妾了,只有他,因为身体的缘故,一直迟迟没有娶妻。

  “不委屈。”小鱼笑眯眯道,怎么会委屈呢,虽然有那么一点小遗憾,可是,最起码也算九全九美了。

  “小鱼。”夜玖魅转过身子抓住小鱼的手,放在唇边。

  “干嘛。”小鱼的脸一红,要不要这么暧昧。

  夜玖魅深邃的眼睛痴痴地看着小鱼,在她的手上珍惜的落下一吻,“小鱼,我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很好。”

  小鱼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心弦被他波动,她缓缓地蹲下身子,把手放在夜玖魅的膝盖上。

  “小鱼也会对你很好很好。” 小鱼认真地许诺道,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在意过她,这种被人呵护在掌心里感觉,实在是太窝心了。

  “你们在干什么?”旁边忽然想起一声惊怒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即使发火,也是那么的好听。

  两个人转过头去,就见到一队衣着华丽的贵人,有的一脸惊愕,有的一脸的愤怒,全都看着他们两个。

  “不好意思,太投入了,竟然没有发现你们过来。” 小鱼连忙把夜玖魅的轮椅往旁边推了推,让出路来。

  夜玖魅眸中潋滟,她说太投入了呢。

  贵妇人旁边的小女孩眼睛一直就没有离开过夜玖魅,见到他那表情,心中不由的一痛,走上前去,扬起手就给 小鱼一个嘴巴。

   小鱼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少女,眼睛一寒,“你凭什么打我?”

  “你只不过是一个贱仆而已,打你还脏了我的手呢,还不谢过本郡主的恩典。”少女嚣张地道。

  “啪。”众人不可置信地看着 小鱼,她竟敢打金铃郡主?要知道,金铃郡主的父亲可是睿亲王,再朝中权势滔天,连皇上都要给他三分面子,皇子们都要尊称一声皇叔的。

   小鱼若无其事的甩甩手,“提醒郡主一声,你太抬举我了,我是贱籍,贱籍你懂不懂,就是妓,打我实在是脏了你的手,我打还给你。”

  “九哥,你要替我做主。”金铃郡主眼圈一红,捂着脸跺着脚不依道。

  “可不敢担郡主的称呼,小鱼说的对,我们这些贱籍,实在不敢脏了郡主的手,小鱼,我们走。”夜玖魅微低了一下身子,态度不卑不亢地道。

   小鱼赞赏地看了一眼夜玖魅,孺子可教。

  “玖儿你说什么?”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开口的贵妇人一脸震惊,他说什么贱籍,龙子龙孙怎么可以是贱籍?

  “回母后,父王已经贬玖儿为贱籍了。”不反对就算答应,既然是答应,就君无戏言,虽然,皇上根本什么都没说。

   小鱼发现这夜玖魅也够腹黑的。

  “胡闹。”皇上和皇后到底是夫妻,连呵斥的语气都一样。

  “父王在御书房,母后可以去问,嗯,我虽然是贱籍,可是,只接小鱼一个客人,也不会很累,母后不必为我担忧。”夜玖魅道,还可不可以更无耻一点,人家哪里担心你了,就算你精尽人亡,人家又不是你亲生母亲,管你呢。

  “不要说了。”皇后呵斥,金铃郡主还在跟前呢,这种事情,怎么能当着女孩子的面说呢。

  “也不是呀,我可以当你的经纪人,要是出的价钱合理,我也可以叫你接客。” 小鱼笑眯眯道。

  夜玖魅脸色一沉,一脸受伤的看着 小鱼。

  “安啦安啦,你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你以为还有人出得起什么价格?” 小鱼安慰地拍了拍夜玖魅的肩膀。

第5章 妥协

  “你这个龙阳,不许你碰九哥哥。”金铃郡主气得脸色通红。

  “首先呢,我更正一下,我不是龙阳。” 小鱼伸手一缕衣服,露出波涛汹涌的轮廓。

   小鱼鄙视地看了一眼金铃郡主那还没有发育的胸。

  “第二呢,别说本姑娘碰他的肩膀一下,多么正大光明,就算本姑娘嫖他,那也是经过皇上金口玉牙特赐的。”

   小鱼说完,狠狠地在夜玖魅的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一个大红的口红印。

   小鱼见了遗憾地道:“这口红质量太次,我还是喜欢千吻不留痕。”

  地下华丽丽晕倒一片。

  好狂放,好惊世骇俗。

  “皇后,皇后,快去叫御医。”宫人们一片忙乱。

  夜玖魅摇摇头,扯扯 小鱼的袖子, 小鱼低下头,夜玖魅脸上闪过不自然的绯红,“我们回去吧。”

  他好想回去和小鱼好好亲热, 小鱼在大庭广众下做这些亲密的动作,他虽然觉得心里很甜蜜,可是,他知道,小鱼这样子,会被大家取笑的,他不要别人欺负小鱼。

  “你母后晕了。”无论真的假的,作为儿子,总要表示担心呀,焦虑呀,不然就是不孝顺。

  “母后隔几天就会晕一回的,再说有那么多宫女呢,我又不是御医,留在这里也不能做什么。”再说了,她又不是他亲妈,夜玖魅在心里补充道。

  “那……那个郡主呢?” 小鱼一指脸色苍白如雪,被众宫女扶着的金铃郡主。

  金铃郡主见两人提起她,偷偷挺了挺胸,只是,她再挺也看不出来。

  “我们身份下贱,站在这里只会熏坏了人家,只要我们走了,人家金铃郡主一定会变得生龙活虎的。”

  夜玖魅眼睛在金铃郡主的身上淡淡扫了一眼,开口道。

  父王对这个金铃郡主很宠爱,竟然把自己的儿子当白菜,随便金铃郡主挑选一个成亲,金铃郡主很奇怪,那么多的身心健全的皇子不挑,竟然非要嫁给他,要不是睿亲王拦在头里,他又坚决反对,只怕这个母老虎就真的进入他的王府了,他根本就不喜欢金铃郡主,不过,他好像并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不过,以后就好了,他终于有了喜欢的人,夜玖魅含情脉脉地看着小鱼。

  “这样呀,那好吧。” 小鱼把夜玖魅的轮椅转了一下,这个轮椅真不好用,要是有橡胶就好了,不过,没有橡胶也没有关系,改天有功夫她研究研究改进一下,最起码,轻便一些,灵活一些还是没问题的。

  “九哥哥……”金铃郡主哀怨的在两个人身后叫着。

  “什么鸟?叫的这么难听?”夜玖魅翻了一下眼睛。

  “金龟子。” 小鱼接口道。

  “金龟子是什么?”夜玖魅好奇的问道。

  “我家乡那的一种鸟。” 小鱼面不改色,她怎么知道金龟子是什么?她也没见过,她只是听夜玖魅喊金铃郡主,随口说出金龟子而已。

  在夜玖魅这个活地图的指导下,两个人离开。

  他们一离开,皇后就醒了,“姨妈。”

  金铃郡主撒娇地拉着皇后。

  原来,睿亲王的王妃和皇后是一母所出的姊妹。

  “放心,有我在,一定会叫你心想事成。”皇后拍了拍金铃郡主的手背,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皇上早就对睿亲王生了戒心,她已经再三暗示了睿王妃,叫他们低调一些,没想到金铃郡主竟然嚣张的在一次小范围家宴忽然开口请求自择夫君,还暗示自己喜欢的人就在这宴席之上,皇后当时就坐在皇上的身边,看着皇上一张脸阴晴不定,变幻莫测,可把她吓坏了,她到没料到,金铃郡主竟然相中了老九那个残废。

  这样也好,老九的母亲只不过是个嫔,娘家也不过是书香世家,金铃郡主嫁给他,皇上也就不会那么忌惮,毕竟,一个残疾是做不了大事的。

  “金铃谢谢姨妈。”金铃郡主开心地道。

  皇后笑着拉着金铃郡主的手向御书房走去,说白了,她还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夜玖魅残疾了,自然当不了皇上了,可是她促成了金铃和夜玖魅的话,表面看,睿亲王的势力被打压了,可是金铃对她感激涕零,自然就站到了她的这一边,她就好比把睿亲王和夜玖魅两股势力都拉了过来。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好容易爬起来,却听皇后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不见。”皇上不耐地道。

  皇后一愣,皇上那么大声,她在外面都听到了,金铃郡主在她旁边呢,她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

  这皇上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皇上示意太监铺好黄缎,哎,儿子不孝,当老子的就得妥协。

  “封原大学士 宏图之女 小鱼为九王妃。”皇上写到,写完,不情愿的用上了玉玺。

  单手递给他最信任的高公公,“去吧,去九王府宣旨。”

  皇上仰天长叹,他怎么这么悲催呢?要是他没有把 小鱼贬为贱籍,她就要进宫了,这么个美人……怎么有那么个爹呢?耽误了美人的大好前程呀。

  皇上一个劲埋怨 宏图耽误儿女的前程,还不是因为这事, 小鱼没有进宫,成为他的女人?

  夜玖魅的暗卫一直都在,不过,夜玖魅很享受那种被心爱的人呵护感觉,所以,一直没有喊人,直到 小鱼越推越慢,他才惊觉 小鱼累了,连忙冲空中喊了一声,“十五。”

  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出现在两人面前,“王妃,让我来。”

  虽然皇上没有答应,可是,王爷认定的王妃,那就是王妃。

  夜玖魅伸手拉着 小鱼,“你累了吧,做我腿上来。”

  “这不好吧。”这光天化日的,会带坏小孩子的。

  夜玖魅嘴角上扬,十五不由得看呆了,主子笑起来这么好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主子笑呢。

  “过来。”夜玖魅吩咐道。

  莫小鱼走过去,夜玖魅抓住她 往怀里一带,莫小鱼跌进他的怀里。

  夜玖魅给小鱼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坐姿,含笑看着她。

  夜玖魅从小聪慧,因他残疾的缘故,皇上难免对他特别怜爱,只要他提出的事情,基本上百依百顺,众皇子愤愤不平,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越发的拿他的残疾说事,养成他孤僻别扭的性子,对谁都不理不睬的,众人却道他冷酷无情。

  十五推着两人,到底他是练过功夫的男人,一点也不费力。

  两个人在皇宫中相依相偎的样子,竟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走过的地方,收获或艳慕,或嫉妒,或不解,或疑惑的目光无数。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轻轻坐在摇椅上,摇呀摇……”枯坐无趣, 小鱼轻轻哼着歌曲。

  夜玖魅听了,眼神越发明亮,小鱼不介意他残疾,还要和他一起变老呢。

  “九王爷,九王妃请留步。”高公公的腿快,竟然让他给赶上了。

  “这里没有九王爷九王妃,有的只是……”夜玖魅别扭的声音顿住,九王爷九王妃?父王答应了?

  高公公也不敢让两个人下跪接旨,直接展开圣旨,“封大学士 宏图之女 小鱼为九王妃。”

  高公公笑着把圣旨递到 小鱼的手中,“恭喜九王妃,贺喜九王妃,正式的旨意,等明早朝颁布。”

  这道圣旨不过是皇上为了安抚夜玖魅,当一个别扭的儿子的父亲不容易呀。

  夜玖魅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父皇到底还是疼他的,其实,以前,他只是爱闹别扭,并没有和皇上要求过什么,这是他第一回向父王要封赏,他没有想到父王会拒绝,所以,心里非常失望,没想到皇上这么快就退步了。

第6章 男人的三从四德

  出了皇宫,外面早就停好了特质的马车,马车门是侧开的,下面不是上马墩,而是一个做工很结实的斜坡通道。

  “这是谁设计的?”脑子挺灵活的。

  十五看了一眼夜玖魅。

  不会吧,这个别扭的男孩?

  这向上推可是个力气活, 小鱼连忙跳下夜玖魅的腿,帮着十五把夜玖魅推上车。

  “委屈王妃了。”夜玖魅被十五推上车,十五不好意思的搓搓手。

  “不委屈,不委屈。” 小鱼摇摇手。

  十五把斜通道收起,趴在地上。

   小鱼一愣,这个……他的意思让自己踩着他上马车?

  她好歹也是来自人人平等的社会,不要了吧。

  “小鱼,上来。”夜玖魅向 小鱼伸出手。

  好吧,入乡随俗,日后再给这些人灌输这些理论,现在就不要纠结了。

   小鱼踩着十五的后背上了马车,马车放下夜玖魅的轮椅,地方就不大了,只有一个小马扎, 小鱼刚想坐到马扎上去,夜玖魅把 小鱼抱在怀中,马车门被十五关上,夜玖魅吻上 小鱼那鲜花般芳香娇嫩的双唇,他忍到现在很辛苦。

   小鱼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她侧头避过夜玖魅的双唇,本着不懂就问的好学精神,“小玖,男女是不是授受不亲呀。”

  “是,你是我的了。”夜玖魅很有霸占欲。

   小鱼接下来的话直接让他口吐鲜血,“那刚刚我踩了十五,十五就是我的了。”

  在外面赶车的十五听了向天仰望四十五度角,怎么躺着也能中招呀。

  到了九王爷府,众人神色各异的看着和九王爷一起下车的 小鱼,什么表情都有。

  “这是皇上亲封的九王妃。”十五解释。

  “就算是皇上亲封,也要选个黄道吉日在过府吧,怎么能这么草率?”一直以贴身侍候九王爷为荣的大丫鬟明月明明嫉妒的要命,却还是尽力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态度。

   小鱼看了一眼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众丫鬟,别看夜玖魅是个双腿残疾的人,可是,身份地位在那里呢,长得又仿佛谪仙似的,难怪会招蜂引蝶。

  “皇上的旨意也有人敢质疑么?” 小鱼慵懒地道。

  明月低下头去,可是嘴角却不以为然的撇了一下。

   小鱼眼神闪了一下,笑道:“皇上封我做九王妃,我还要考虑考虑,九王爷,我定的规矩你要是不能遵守,这九王妃就叫别人做好了。”

   小鱼轻咳了一声,看着夜玖魅的眼睛,定定地开口道:

  小鱼出门要跟“从”

  小鱼命令要服“从”

  小鱼讲错要盲“从”

  小鱼化妆要等“得”

  小鱼花钱要塞“得”

  小鱼生气要人“得”

  小鱼生日要记“得”

  众人哗然,这是什么规矩,太过分了吧,她是什么人,竟然敢这么要求九王爷?

  “真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明月冷笑,九王爷能答应才怪。

  “我答应你。”夜玖魅忽然开口,只要小鱼喜欢,他做什么都愿意。

  “美人,答应就要做到,不然,后果很严重。” 小鱼俯下身子,和夜玖魅的目光对视。

  “有多严重?”夜玖魅忍不住问道。

  “你偷花,我出墙。” 小鱼笑眯眯地道。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可是夜玖魅的脸色却变了,他咬牙道:“你敢。”

  “小玖,不要这么凶巴巴的嘛,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不要忘了三从四德。”

   小鱼拍了拍夜玖魅的脸,冲他抛了个媚眼,哎,一个男人的皮肤要不要这么好,还好,她的肌肤也不错,不然,让人家分不清谁是男的,谁是女的就不好了。

  夜玖魅眼中闪过一丝挫败,好吧,他承认,他接受不了 小鱼对别的男人笑,他一想起在青楼,夜琅魅和小鱼那含情脉脉的对视,他就受不了,将心比心,小鱼在乎他,所以,才会给他立这么个三从四德的规矩吧。

  “那你也不许搭理别人。”夜玖魅脆弱地道。

  “看你的表现了。” 小鱼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王妃的话,就是本王的话,从今以后,王府里的一切,都交给王妃打理。”夜玖魅深情地看着 小鱼,他一定要把小鱼绑得死死地,让她没有闲工夫去理会别人,说到底,夜玖魅还是自卑的。

  夜玖魅冷眼瞥了一眼十五,低声咬牙,“你以后,不许多看王妃一眼。”

  他还在耿耿于怀刚刚 小鱼的话,十五欲哭无泪,他怎么就招惹到了王妃,竟然这般修理他,他绝对不看,半眼也不看 小鱼。

  “管理王府,这多麻烦,以前谁管理那个地方就让他继续管理,我管理好你就行。” 小鱼摇摇头。

  夜玖魅听了,心中暗喜,她的意思是,在她的心里,只有自己是最重要的么?只听 小鱼笑着转过头去问十五,“十五,你说是吧。”

  夜玖魅的脸黑了下来,假如眼光能杀人的话,十五早就被夜玖魅给凌迟的体无完肤了。

   小鱼就是故意的,一面说男女有别,一面把人家踩在脚底,一面喊着人人平等,还要享受着高人一等的特权,岂不是很矛盾么?

  “王妃对王爷好,就是奴才们的福分。”只是不要对他好呀,王爷会扒了他的皮的。

  十五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泛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夜玖魅愕然的看着十五脸上的汗珠,嘴角微微上勾,最后竟然忍俊不已,开怀大笑起来,因为他从小别扭的脾气,他身边的这些人都有些冷冰冰不苟言笑,被人家称作冰卫,他倒是没想到,今天十五会在 小鱼简简单单几句话下就败下阵来,他能不笑么?

  十五还好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夜玖魅今天笑得频率实在太频繁,他已经从刚开始的震惊到能坦然面对了。

  可是王府里的众人何曾见过夜玖魅笑过,还笑得这般灿烂?刚刚过完年,离春天百花盛开还早着呢?可是为何他们有一种百花齐放的错觉?

   小鱼看着满院的女人都冲着夜玖魅发花痴,她身形一晃,挡住了夜玖魅的笑容, 小鱼露出一个堪比他笑容的标准的八颗牙的笑容,“小玖,你犯规了喔。”

  夜玖魅一愣,笑一笑也不行?

第7章 帅哥大贱卖

   “你当然可以笑,可是只能冲着我一个人笑,你当你是什么?卖笑的么?”开始的时候, 小鱼还慵懒的很,说到卖笑的时候,声音忽然变得冷凛。

  夜玖魅听了,脸色一红,低下头去,“小鱼,我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下人跑了过来,“九王爷,太子,二王爷三王爷四王爷五王爷……”

  下人一口气念到八王爷,顿了一口气才接着道:“十王爷十一王爷都来给九王爷贺喜来了。”

  夜玖魅脸色一沉,看了一眼 小鱼,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见。”

  “九弟,兄长们都已经到你眼前了,你还不见么?”一行人笑着走了过来。

  “这位就是九王妃吧,果然是天姿国色。”领头的男子一身淡黄的衣袍,此时淡笑着望着 小鱼,眼中闪着睿智的光芒。

   小鱼听了,不顾夜玖魅那黑的堪比张飞的脸,浅笑嫣然,行了个万福,“原本以为太子一定威严得紧,今日一见却这般可亲。”

   “好一个聪慧的女子。”

  太子赞叹了一声,回头吩咐,“把本太子送给九王妃的……”

  “是见面礼吧,多谢太子。” 小鱼抢先道。

  直接就送贺礼,他们也太会省了,还是先送见面礼吧,以后贺礼再送,这些人身边的值钱玩意多得是,都不当好玩意了,可她不一样,她要在这里混下去的话,首先就要先有银钱傍身。

  太子一愣,九弟这王妃不是说是大学士的女儿么,怎么倒像是商贾人家的,这么会算计?不过也许是他多心了,今原本就是初次见面,原该给她见面礼才是。

  “九王妃如此聪慧,可知我们都是谁?”一个紫衣、相貌俊逸男子笑道。

   小鱼甜笑,“几位王爷这可就为难我了,我又不是大罗神仙怎么会分得清呢?我月国是礼仪之乡,刚才太子和众王爷进来时,别人都落后太子一步,又先说话,比众位王爷多了一份持重,刚才下人禀告的时候,也说了太子与众王爷,众人里面太子最尊,所以, 小鱼大胆揣测,这第一个说话的,必是太子无疑。”

  紫衣男子听了,回过头冲众人道:“好一个伶俐的九弟妹,来呀,把本王的见面礼送上。”

   小鱼暗忖,这个人倒是个爽直的性子。

  身穿褐色衣袍的男人虽然也相貌不凡,可是却总给人一种阴险狡诈的感觉,只见他阴笑一声,忽然拉过夜琅魅,冲着 小鱼不怀好意地道:“别的人九弟妹也许不认识,可是这个人你见过,应该知道是谁吧。”

  夜玖魅额头青筋迸起,张口就要下逐客令, 小鱼笑得越发的灿烂,伸手制止住夜玖魅。

  夜琅魅今天骚包的穿了一身粉衣,故作风流的刷地打开折扇。

  “要说我和小鱼真是有缘分,元宵节一见钟情,不想造化弄人,再见她,却已经是风满楼的拍卖……”夜琅魅故意顿住不说,让众人自行想象去。

  果然,有很多人的脸色变了,虽然他们也都听说了 小鱼因为父亲的缘故,而被皇上贬为贱籍,在他们的想法里,不过是夜玖魅念在恩师的恩情,不惜和父王据理力争,父王无奈,不得不答应……

  他们都是风雨楼的常客,自然明白被拍卖的女子是什么样子,赤身露体的,九弟怎么会要娶这样的一个女子为王妃,难道被别人取笑的还不够多么?

  “九弟,这事父王知道么?”穿浅灰的男子微蹙眉头,虽然处在众人当中,可是却给人遗世独立的感觉。

  “父王当然知道,小鱼被贬为贱籍的旨意是他亲自下的,小鱼被封为王妃的旨意也是父王亲自下的,不知道众位王兄还有什么质疑?”夜玖魅仰首道,瘦弱的身影挺直护在小鱼的身前。

  众人看向 小鱼,却见她神态自若,他们都是知道这个夜琅魅的,平日里最是好色,在他嘴里还能说出什么好话来,也许,事情并不是他说的那样,父王精明,兄弟共用一个女人的事情,父王断然不会让其发生的,只是不知道九弟和这女子圆房了么,要是没有……

  气氛一时尴尬莫名。

  “十弟这个乱开玩笑的脾气该改一改了,不然,说不上哪天又惹了祸。”说话的男子一身红衣,头发没有像众人在头顶挽个髻,而是随随便便用一根带子松松的在发尾三分之一处扎起,浑身散发着一股慵懒的气息。

  “就是,就是,上回喝醉了,惹得五哥这个闷葫芦都发起火来。”想到那会的事,一身白衣的娃娃脸的男子憋笑道。

  “好了好了,外面天寒地冻的,你们受得了,九弟怎么受得了?”一身青衣的男子跨步上前,推着夜玖魅自来熟的向烧了银霜碳的大厅走去。

  “还是四哥最会疼人。”蓝衣男子笑着跟过去,眼角有意无意的扫过 小鱼,这个女子不简单呢,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不曾见她的脸上有一丝不悦的神色,她是没听懂,还是装糊涂?

  不过,看九哥对她,真的很在意呢。

  蓝衣男子侧过头去问一身黑衣的男人,“五哥,你觉得这个女子怎么样?”

  黑衣男人跟着众人走上前,半饷回答,“很好。”

  言简意赅,蓝衣男子苦笑,要不是了解五哥的性子,他这声很好,他们都不知道是说什么。

  “九弟妹觉得这九王府比风雨楼如何?”褐衣男子喝了一杯茶之后,包含祸心地抬眼问 小鱼。

  夜玖魅恼怒,手中的茶碗往一旁的桌子上一撂,气氛为之一僵。

   小鱼连忙抚着夜玖魅的胸口为他顺气,九王府的众人愤愤不平,尤其那些个小丫头们,恨不得吃了 小鱼的样子,都是她,惹得十王爷讥讽他们家王爷,她还有脸献媚。

  “王爷,你这性子该改一改了,狗咬你一口,你难道还要咬回去?” 小鱼话一出口,大厅里忽然“噗噗噗”,喝茶的众人分别把口中的茶喷了出去,这女人够毒的。

  “你说什么?”褐衣男子把茶杯一撂,站起身来凶狠地看着 小鱼。

   小鱼迷茫的眨眨眼睛,“我说什么了?”

  “你说……我是那个东西。”褐衣男子吭了半天,他总不能说自己是狗吧。

   小鱼更加迷惑,“我连王爷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会骂王爷,你怎么会是东西呢,你不是东西。”

  众人原本想要喝口茶压压,没想到听了 小鱼的这话,一口茶又喷了出来,没法子,茶是喝不了了,看他们斗口吧,众位王爷放下茶碗,饶有兴趣的看着 小鱼。

靠媚功嫁王爷:青楼王妃是女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靠媚功嫁王爷 或 青楼王妃是女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中蓝海保镖3章(第003章 女友的柔情)

    原标题:中蓝海保镖3章(第003章女友的柔情)书名:中蓝海保镖第003章女友的柔情由梦给我讲了很多关于中央特卫团的传奇事迹,我听得热血沸腾,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真能进入这个神话般的部队,我一定不负重望,在那神圣的岗位上,创造出一番属于自己的辉煌。我信,我能行。我们划着船在人工湖上转了一圈儿,由梦讲的兴致勃勃,我听的津津有味。但是船划到一半的时候,由梦突然脸色一变,停止了划浆,冲我问道:“对了,你早上还没吃过饭呢吧?”我嘿嘿一笑,早上抽血化验需要空腹,不能吃东西,我女朋友还在餐厅等着我吃早饭呢…

  • 罪爱红颜:我和漂亮女总编3章(第003章 吃了一惊)

    原标题:罪爱红颜:我和漂亮女总编3章(第003章吃了一惊)小说书名:罪爱红颜:我和漂亮女总编第003章吃了一惊柳月吃了一惊,有些慌乱,急忙想把手抽回去,我握地很紧,没抽动。“你——你放开手!”柳月的脸霎时通红。“我爱你!”我没放开她的手,直勾勾地看着她。“你——胡闹。”柳月小声地叫嚷道:“你放开手,你弄疼我了……”“月儿姐……”我稍微松了下手,没有放开,动晴地叫了一声,鼻子突然又有些发酸。柳月身体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将手慢慢从我手里抽回来,轻轻地揉了一会,紧紧咬着嘴唇,半天说道:“我说了,我们是两

  • 都市大御医3章(第三章:有鬼吗)

    原标题:都市大御医3章(第三章:有鬼吗)小说:都市大御医第三章:有鬼吗这世界上有鬼吗?显然没有。但是,身处的特殊环境足以令曹子扬无法镇静,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就像受惊的兔子般。不过,有个事情显然非常急,就是给小靖施针,急到他忘了害怕。况且,村长他们已经快找上来,喊骂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这一切都在催促他。必须争分夺秒在被村长找到前把小靖救醒过来啊,否则他和小靖都要悲剧。曹子扬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然后开始工作,伸手迅速去脱小靖的上衣,刚脱掉就有点眼傻,因为小靖并没有穿文胸,村长夫人给她打扮抬

  • 逍遥都市修真3章(第0003章 惊人医术)

    原标题:逍遥都市修真3章(第0003章惊人医术)小说名字:逍遥都市修真第0003章惊人医术从各项数据上看,病人好像随时可能会死,现场,除了苏扬依然保持镇定外,其他人都已经慌了,就连刚才耀武扬威的中年专家,也沉默不语了,从数据上可以看出,病人已经没有转院的必要了,因为,专家组也已经无力回天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坐在这里等死。虽然老者对于医学不是很了解,看不懂复杂的仪器,但是当他看到专家组的表情后,立刻明白了,整个人顿时垮掉了,无力的蹲在地上,眼神呆滞的靠着病床。苏扬把站在身边的中年专家推到一边,然后

  • 纵横花都3章(出手治病)

    原标题:纵横花都3章(出手治病)书名:纵横花都出手治病刚一开‘门’,还没等出去,忽然就听芸姐“哎呀”一声。我一回头,就见芸姐疼的从沙发上下来,整个人蹲在地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豪哥在一旁想要扶她,但芸姐却连连摆手。她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着芸姐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犹豫了下,但还是开口说,“芸姐,你是痛经吧?要不我给你针灸试试吧?”我话一出口,芸姐抬头看了看我,眼神中既有怀疑,又有些不敢相信。豪哥马上瞪了我一眼,他不耐烦的冲我嚷说,“滚,别他妈在这儿添‘乱’……”我连忙解释说,“芸姐,我

  • 按摩师的规则3章(:为女人服务)

    原标题:按摩师的规则3章(:为女人服务)小说名称:按摩师的规则:为女人服务“我叫周媚,你可以叫我媚姐。!”周媚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看向一旁的赵斌。高高帅帅的,有一点韩国小鲜‘肉’的模样,这样的男生正合她们这些徐娘半老的‘女’人胃口。“我叫赵斌,刚才真的不好意思,我应该先解释清楚,不然也不会有误会。”赵斌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同样用余光看向周媚,内心却动起了小心思。人如其名,果然十分的妩媚,尤其对方的打扮,那齐‘臀’小短裙因为此刻的坐姿,‘露’出了丰盈且丰满的大白‘腿’,一直延伸到了‘臀’部。看到这里

  • 我曾在你心尖3章(:她的孩子不见了!)

    原标题:我曾在你心尖3章(:她的孩子不见了!)小说:我曾在你心尖:她的孩子不见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欣妍再次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床、雪白的被套……一切都是雪白的,就连她的脸色,也因为大出血而呈现出不带一丝血色的惨白。对了,孩子!想到失去意识前,郑远航说的那句“保小孩”,她下意识地往肚子的方向摸去,却发现那里已经空了,而孩子不知去向!她的孩子哪儿去了!她拔掉手背上的针头就想下床去找,可因为是剖宫产,她猛地起身,一下子拉扯到小腹上的伤口,刚缝合不久的伤口就那样撕裂开来,痛得她

  • 冥婚惊情:相公别咬我3章(喜服?丧服!)

    原标题:冥婚惊情:相公别咬我3章(喜服?丧服!)小说:冥婚惊情:相公别咬我喜服?丧服!我浑身一颤,抬头看着她缓缓的问:“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我看见了那些”娘亲一把扯住我:“小小,不要问了,求你了,你嫁吧。”我正要说什么,那个嬷嬷直起身子淡淡的说:“记住了,我叫云嬷嬷。”然后她哗啦一下扯开包袱步,一件黑色的长裙落了出来:“这是你的嫁衣,进去试试合不合身,尉迟家可是大户人家,别失了礼数。”黑色的嫁衣是丧服吧,我看向娘亲问:“这样子,还是要嫁吗”娘亲脸色铁青,身子颤抖着哀求:“小小,嫁吧。”说完泪如

  • 异世之风流大法师3章(进了监狱)

    原标题:异世之风流大法师3章(进了监狱)小说名:异世之风流大法师进了监狱当龙一从浑沌中费力地睁开双眼,全身各处传来的疼痛差点让他痛呼出声。他咬咬牙想坐起身,可四肢像是被无形的枷锁束缚住了一般沉重无比。龙一四处打量过了他所处的这个房间,这里应该是这个世界的监牢了,竟然全是用银白的不知名的金属筑成,除了门上有几个小孔透气外全部是密封的,而且这些金属上面有滋溜溜闪过的电流,如果不是悬浮在室内那团柔和的光球,他还以为他是被关到了高科技的重犯监狱。“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龙一愣愣瞧着那团照明的光球想着。“

  • 前夫,咱俩不熟3章(003——我们离婚(三))

    原标题:前夫,咱俩不熟3章(003——我们离婚(三))小说名字:前夫,咱俩不熟003——我们离婚(三)秦微微拿着手中的文件看了很久,最后又放下,想了想,又拿了起来,反复几次,她最后泄了气,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什么嘛,完全是把她小孩子一样哄着,她说要离婚,他以为她说着好玩,敷衍她几句就算完事了,完全不把她一回事。人家结婚都是大摆宴席,请亲戚邀朋友,吹锣打鼓喜庆的很,她呢,什么都没看到,就连结婚证都不是自己去照的,字也不是自己去签的,直接从一个二室一厅搬到一栋豪华别墅,从一个青春少女升级为家庭主妇,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