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穿越架空小说《重生之风华庶女》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9 3:13:30 来源:网络 []

小说:重生之风华庶女

第1章 重生过往

天冥元年27,太子冥绝尘登基,尊崇“冥炎皇”。说明163nvren.com

登基的第一道圣旨“向氏容锦,贵为太子妃,不守妇道,难立中宫,黜其封号,施以十种宫刑处死,赐其孽子毒酒一杯。立向家嫡女向云烟为后,尊为炎后。罢免王太傅,王家上下流放金墉塔,如有不从,满门抄斩。”

明晃晃的圣旨拿在一名女子手上,她媚含春水脸如凝脂,粉色一品红花香嫩,逶迤翠绿拖地朦胧丝理纱,裙摆飞扬,百媚横生。

可她唇角却带着狠毒的笑容,斜斜勾起的得意猖狂,如寒针迸射出毒辣,耻笑的看着跪在地上崩溃的向容锦。

“向容锦,看看你落到这种地步,真可怜哟,你这儿子才刚满月吧,不知道这毒酒该怎么喂呢?要不,姐姐先杀了这小外甥,再喂毒酒,听说这毒酒喝了,先是七窍流血,抽搐不止,后五脏六腑尽烂,等上几个时辰再死呢。”

向容锦猛然从崩溃的情绪中缓过来,素手死命的拂开向云烟手中罪恶的匕首,她心疼的看着怀中的儿子,全然不顾手心外翻的伤口,血淋淋的往下滴。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她紧紧的抱着儿子,爆红的双眼瞪着向云烟,“我要见皇上,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是他的亲骨肉,他不可能那么狠心的。”

她已被这突如其来的残忍击溃,疯癫。她不信,前一个时辰前,她的绝尘还逗弄着他们的儿子,宠爱温柔对她说,他登基后,封她为后,他们的儿子就是太子。当她满心欢喜等着听封,为何一切都变了。

向云烟看着她疯癫的样子就觉得解气,一巴掌狠狠的摔在她脸上,“你以为皇上是爱你的吗?你也不看看你这副丑颜哪里配得上皇上。皇上爱的人从来都是我一个人。”

“向云烟,你是我的嫡姐,我向荣锦自问没有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何要对我如此羞辱?为何要伤害我的孩子。网站http://www.163nvren.com/到底是我识人不清,哪里想到一向温柔的嫡姐如此残忍恐怖。”向荣锦难以置信的后退,难以想象自己的嫡姐竟然取代自己成了皇后。

向云烟耻笑的看着她,“向荣锦,你在说笑话吗?平日里你仗着你舅家势力,任性胡闹,自以为是,你何时把我这个嫡姐放眼里了。我和皇上真心相爱,若不是因为皇上要利用你铲除朝中阻碍势力,我早就该是皇上的女人了,今天我从你身上拿回本该属于我的地位,天经地义。”

向荣锦惊愕的看着向云烟,她舅家在朝中势力的确大,且和当初还只是太子的皇上是两股相对势力,她不顾舅家反对一心要嫁给太子。而向云烟口口声声说她和太子是真心相爱,她不信。

“贱人,现在该是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了,我要你亲眼看着你的儿子如何死在我的手里,来人,把孩子抢过来,开膛剖腹。推荐163nvren.com”向云烟阴毒的笑容肆虐。

向荣锦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残忍的夺去,向云烟猖狂狠毒的笑容印在她的眼中。

向荣锦心中剧痛,她痛声哭喊,“放开我的孩子,放开她,你要杀要剐冲我来。”

向云烟哈哈大笑,美眸变得恐怖,“贱人,今天我就要你亲眼看着这野种死在我手里的惨样,你不是说嫁给皇上很幸福吗?今天我亲手了结你的幸福,送你去地狱。”

向荣锦泪已流干,她一定要救她的孩子,“向云烟,你竟然狠毒到要对一个孩子下手,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你冲我来。”她疯狂的嘶吼,呐喊,可向云烟高贵的面容嗤笑着,红色尖利的指甲滑过孩子的脸蛋。

她的儿哭的好凄惨,她的心好痛好痛。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她一步步的爬过去,想要抱抱她的儿,一次次被那些侍卫举着长剑,顺着膝盖,寸寸的砍断。身下血肉模糊,她不疼,她心痛。

“皇后娘娘,这…”侍卫长奈何向荣锦的顽强,竟有些不忍。

向云烟一巴掌抽在侍卫长脸上,“放肆,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我不过是拿回我该得的,开膛!”

她奋力的跑前去,要伸手抱抱她的儿,她整个人精神已经崩溃“不要啊,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你杀我吧,折磨我吧。”众人只听得骨骼和血肉分离摩擦声,很刺耳。她的腿断了,顺着膝盖,两截断腿就像是藕一样,血肉磨白了肉,糊了心,失了情。

向荣锦亲眼看着冷兵器划过她孩子的腹部,她没有绝望,心痛,因为她的心真的停滞了,她抑制在喉头的干涸泪水断了,人的魂似乎已经脱离了。163女人网

忽然一声,“皇上驾到。”向荣锦的心硬生生像是崩断了一样跳动一下。

皇上,细长的眼角勾勒出温柔似水的情意,可惜他的俊眸里现在满含嘲弄,黄色束带高高挽起的长发,明黄锦绣的黄袍穿在他身,和贴,带着君临天下一般的气势,他高高在上,嘴角含带笑意就那样看着双腿尽断的向荣锦。

曾说眉毛轻长,黑道如墨,眉骨高峦,挨近眼眸,如一刀横锋扫过,这样的男人样貌极佳,却也最无情。

第2章 最是他无情

向荣锦像是抓住最后一线希望,她双腿已经断了,想要爬到皇上身边,可惜她走不了,动不了,可是她没哭,抑制住喉咙的刺痛,她依然笑着,因为冥绝尘说过,她笑起来最美,尤其是眼角的褐色泪痣,仿佛跳动的舞蹈。

“绝尘,救救我们的孩子,那是你的亲骨肉。”她一心满满是她的儿,她不是蠢笨的人,眼前结局已定。因为她看到向云烟在冥绝尘进来之后,脸上没有丝毫慌张,相反还有些得意。

“胆敢叫皇上的名讳,妹妹,这点礼仪都不懂了吗?”向云烟笑颜如花,轻轻靠在冥绝尘怀里。

当向荣锦看到冥绝尘素白的双手拉向云烟入怀,她的眼睛轻轻闭下,再睁开她嘴角嘲弄的笑容。

冥绝尘从始而终都带着笑容,搂着向云烟走到向荣锦面前,他温柔对向云烟说道,“看来皇后还是心软的很呢。”

向荣锦像是疯了一样哈哈大笑,“冥绝尘,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你太狠心了,你明明知道那是你的亲骨肉,我为你背叛家族,背上天下人的骂名,我为十月怀胎,日夜坚持看兵书,权术,我只想在你轻皱眉头时为你抚平愁绪,我向荣锦看错了你,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冥绝尘嘴角拂过一抹厌恶的笑容,“你只不过是朕的一颗棋子,朕从未爱过你,是你主动贴上来了,岂能忍心拒绝你,朕向来最疼惜美人,你这个丑颜端不上台面,现在你的用处没了,该在这个世界上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对了,朕忘了告诉你,现在你舅舅王家男女都流放了,知道他说你什么吗?他说宁愿从没有你这个外甥女,王家大家族覆灭和你脱不了干系,百年望族毁在你手里,若不是要铲除你舅家,朕根本不会认识你。”

“冥绝尘,你会不得好死的,就算今日我死,日后我也要拉你入地狱。”她的神智已经崩溃,她一个人死去没什么,可是她竟然害的舅舅一家如此下场,她无言愧对王家列祖列宗。她更对不起她可怜的儿。

冥绝尘冷哼一声,侍卫便将向荣锦带入水牢,执行十种宫刑,她残破的身子,无声的泪下,拖着断腿,地上留下十里血痕。她看着满身血痕的孩子,她恨,好恨自己。

可是她突然像是发疯了一样,挣脱侍卫的挟持,残破的身子撞在柱子上。她恨死冥绝尘和向荣锦了。因为她竟然,竟然,听到,向荣锦说,“皇上,听说食小孩细肉可以驻颜,还利于生育。”

“准了。”简单的话语,让向荣锦整颗心死透了。

本以为死了,可是她又遭遇了什么,冥绝尘竟然要太医用最珍贵的药材将她治愈。

你以为这是他回心转意了吗?不是,她醒来,接受了十种宫刑,而她面前竟然放着她的儿的尸体,亲眼看着变成一锅煮沸的热汤。她几次接近鬼门关,一次次靠着顽强的意志活过来,她撑到儿变成向云烟桌上一道佳肴,她要亲眼看着这些恶魔如何残害她,她要记着,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都不。

原来人死后是这样的,她的幽魂飘荡,她看着她的尸体被扔到了乱葬岗,没有裹草席,没有裹任何的东西,她看到野狗来叼她的身子来了,它们抢的很厉害,很凶猛。可是她没哭,她悠悠转转在找寻她儿的尸体,可是为什么找不到。

向云烟今生你吃我儿肉,连骨头渣子都不剩,来世我向荣锦就算覆灭天下,永生不超生,也要你剥你的皮,拆你的骨。

她很累,这么多天没有一个人来给她收尸,生前舅舅很疼爱她,可是她只看到舅舅老泪纵横,背着细软进入了金墉塔,连舅舅对她都狠心如此了。上一世,她在向家独来独往,被姐妹陷害,总有舅舅给她依靠宠爱,是她为了追求爱情,飞蛾扑火,寒了舅舅的一颗心。

今生苦痛,来世必还。

她陷入黑暗,回忆不断攻陷她的大脑,走马灯一生匆匆而过,忽然世界里进入了一丝光明。她竟然醒来了,眼前望去竟然是一处凉亭,容凉亭。她一辈子都记着,这是她和冥绝尘定情相会的地方,冥绝尘亲手为亭子题上她的名字。当时的她很感动,现在她很作呕。

旁边的小丫鬟亲昵的给她剥好了莲子,还有些嗔怒,“小姐关心太子爷,霓裳还关心小姐呢,快吃了这莲子,不用给太子爷留那么多,太子爷想吃大把人抢着剥呢。”

容锦笑了,眉宇间终于明亮了不少,霓裳,她最忠心的丫头,却在上一世被向云烟处死。那时的她一心爱慕太子,忽略了这么一个人。现在她重生了,发誓要要珍惜对自己好的人。

“好嘞,霓裳真是关心我,你也吃。”容锦竟然眼角泛泪,脸上却是甜甜的笑容。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平日里你都舍不得吃,现在还给我?哎呀,小姐你怎么哭了,是霓裳说错话了。”小丫头着急的赶紧给她递过手帕。

第3章 势必要复仇

向荣锦转而一笑,“没事,这里风大,沙子迷眼了。我们回去吧。”

“啊,小姐,霓裳没听错吧,你和太子约好在这里相会,平日你可一定要见到人才心满意足回去呢。”霓裳一脸的吃惊,再看这风和日丽的,哪有大风啊。

向荣锦光是听到“太子”的名讳,心就忍不住的发抖,那是一种仇恨,一种愤怒。她的手忍不住的颤抖,指甲扎入手心的疼痛,告诉她,要报仇,必须要冷静。

“时辰不早了,走吧,要见面总会见到的。”她眼神中一闪而逝的冷冽,让霓裳差点都看错,她家小姐怎么说起太子爷竟然有深仇大恨的感觉,肯定是她看错了。

霓裳乖乖跟在自家小姐后面,总觉得小姐今天有点不同。

向荣锦一次次的告诉自己,只有暂时的忘记仇恨,才能完美的报复,她的忍耐才能换来复仇。

当她刚进入向家,没想到就看到了那个狠毒的女人,自己的嫡姐向云烟。她还是打扮的那么艳丽,翡翠长衫罗裙,紫衫外罩琉璃苏,头上的金步摇随着走动,跳跃。

向云烟脸上竟有些着急之色,“妹妹,这是哪里去了?祖母和爹爹在祠堂等着你呢,一会妹妹可不要说错话了,不知道是谁竟然在祖母面前告状,说妹妹外出私会男子,事关向家名誉,妹妹小心着点。”

向荣锦强忍下心中的愤怒,眼神的冰冷被她痛苦的隐藏,她对着向云烟感激一笑,“妹妹,多谢姐姐提醒呢,一会姐姐可不要忘了替我说话呢。”

只见向云烟脸上闪过一丝错愕,平日里向荣锦仗着舅家的势力,根本不把她这个嫡姐放在眼里,嚣张跋扈惯了,今天倒是有些反常。

“哪里的话,妹妹快去吧。”

向荣锦轻笑一番,带着霓裳去了祠堂,路上果然是一些看好戏的家伙,都是她的一些庶妹。前世她从不与她们来往,她自恃高贵,因此她今日被祖母叫去祠堂,免不了些看好戏的。

向云烟排行老大,是嫡出,向荣锦排行老二,是庶出,接下来的妹妹也都是庶出。但是在向家只有向荣锦能和向云烟抗衡,因为向荣锦的母家是朝廷一大世家,树大根深。

但向荣锦在一众姐妹中,并不出众,她长相只能算是中上等,因此惹来那些无事生非的妹妹不满。

“姐姐是要去祠堂吗?那肯定是要被祖母惩罚了,听说姐姐外出私会男人呢?”说话的是三妹妹,向云雨,平日里她嘴最毒,要是往常向荣锦一定会一巴掌甩过去,但也落下了话柄,经常被祖母惩罚。但今日向荣锦要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向荣锦看着向云烟,也不说话,只是嘴角的笑容满满。

这可让想要奚落向荣锦的向云雨有些疑惑了,竟然生生有些胆怯。“姐姐,你笑什么?”

“笑妹妹蠢笨无知,谁说只要去祠堂一定是惩罚呢?看来姨娘没有教导好妹妹礼仪呢,宗祠乃推崇先道,警示后衍,已以香火续断,皆有名学位上。就算妹妹无知,也不该不知皇家祭拜宗祠,告慰上天,祈求的是国顺民安。怕是祖母听到妹妹的想法,会想亲罚妹妹吧。”

她谈吐风雅,嘴角依然带着浅笑,礼仪举止,一笑一颦皆是让人刮目相看。

其余妹妹都是一阵惊呼,何时向荣锦可以说出这么高深的话,竟把向云雨说的哑口无言。

向云雨吓得不轻,不就是一句话,不光教训了她,还连带着说她母亲教养不好。向荣锦怎么这么会说话了,若真要祖母听到,非得惩罚她不可。

“姐姐,说的极是,可也有例外呢,姐姐可是被罚私会男人,向家的名誉可是第一重,门风关系世家世代兴旺。”向云雨还是嘴硬,她就不信平日里的只会撒泼的向荣锦还能驳斥了她的话。

一旁的霓裳轻轻拉了向荣锦的衣角,虽说小姐刚才表现很好,说了一大堆她听不懂的话。但现在向云雨竟然说小姐私会男人,这对于未出阁的小姐来说可是大事。

向荣锦微红的嘴角带着安心的笑容,眼神中充满自信。霓裳都不得不被小姐的自信威慑,那是一种光芒,一种让人坚信的光彩。

“姐姐我为妹妹感到可惜,未出阁的女子竟然说出这么大胆不知羞耻的话。妹妹说我私会男人,是你看见了,还是你也私会男人了?放心,一会姐姐我会告知祖母,妹妹的大胆行径呢。”

向荣锦的笑容,语调,无疑不充满着一种自信。

“我,我没有啊,姐姐别告诉祖母了。”向云雨彻底害怕了,祖母的严厉重规矩,那是真狠。向荣锦真的变了,话语竟然是一把软刀子,刺的她有些心慌。

“有空多来和姐姐说说话,姐姐可喜欢听妹妹说话呢。”向荣锦笑容满满,月牙般的笑容,却让向云雨吓得不轻。

霓裳看到向云雨胆怯想要拒绝又不敢拒绝的样子,捂着嘴偷笑。

其余妹妹见一向嘴毒的向云雨都吃了亏,赶紧一哄鸟散。

第4章 姐姐私会男人

向荣锦乐的清静,霓裳跟在后面都快要笑疯了。

“哎呀,霓裳忍不住了,太解气了。”霓裳这个小丫头,看到自家小姐一句话把那三小姐说的脸色惨白,要笑疯了。

“小姐,真厉害,平日里三小姐联合大小姐,可没少欺负,陷害你,以前小姐气不过出手打她,还要被祖母责罚,今日小姐一句话把她吓得半死。”

向荣锦嘴角掠过一抹苦涩的笑容,的确前世她太鲁莽了,反而被人抓了不少把柄。

“放心,我以后不会任由她们欺负的。”向荣锦的话语很坚定,尤其是一双清丽的眸子更加光彩夺目。

“可是小姐,你刚才怎么还对着大小姐笑呢?大小姐明显是想要看你热闹的。”霓裳的心思很简单。

“这就是向云烟的高明之处,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能把她真正心思隐藏下来,虽说不能现在撕破她的真面目,但假以时日,她隐藏的越深,揪出的后果越致命。”向荣锦极力压制自己身上的戾气,奈何前世向云烟的狠毒让她抑制不住的颤抖。

“小姐,你变了,是不是大小姐欺负你了,你快跟霓裳说说,别看小姐看起来霸道蛮横,却心软得很,没少被她们暗地里陷害。”霓裳竟然说道此处哭了,回想起往事,小姐被责罚昏迷,外边的人竟然说小姐丑人多作怪,欺辱嫡姐。

向荣锦拂过霓裳眼角的泪水,“霓裳,别哭,欠我们的总归是要还回来的。”她一定要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恨的越深,更应该做到无恨,才能真正报仇。

去了祠堂,果然祖母,父亲的脸色很不好,旁边站着一众姐妹,其中有刚才找她事的向云雨等人,也有向云烟。

向荣锦礼仪举止得当,脸上没有丝毫慌乱,反而嘴角带着阡陌的微笑,让人有种不可忽视的威严。

她走到向云雨身边,特意对着她一抹深深的笑容,果然看到向云雨脸上的错愕。而向云烟眉头轻皱,向云雨慌乱的看着向云烟。

祖母正襟危坐,蓝色棉锦外罩绯色衣衫,脖间一颗鸽血红,显得人尊贵威严。

向荣锦对祖母的印象是很深的,她一个老人一生就为向家荣誉而活,要说谁敢危害向家,她第一个不放过。因此她向来重视门规家法,自恃地位崇高,且不惜牺牲家人,换取向家繁荣昌盛。

向荣锦记得前世她死后,这个祖母只是说了一句造孽,明明她知道向云烟对她做的那些事,可她未有责怪,只因向云烟贵为皇后,向家地位巩固。所以要想取得祖母信任,只有证明自己有为向家带来荣誉的能力。

“孽子,还不快跪下,对着祖宗的面,你还有什么脸面?”祖母的一句话吓得众人不敢作声。

可向荣锦不怕,祖母向来不喜她,因她母家势力强大,在朝中时时制衡向家。她都习惯了祖母的威严。

可她还是顺势跪下,绝不能给人留以把柄。

向氏祖母倒是惊讶,平日里向荣锦可是嚣张得很,总要给她吃点苦头,才听话跪下,今日倒是乖巧的很。

“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对着你姐妹的面,今天祖母就是要给你个教训。”

向荣锦一听便知道这祖母是坐实了她的罪名,对着姐妹的面,看来是真要她面上无关。只能说明这里站着的其中一个人向祖母告发她和太子的丑事。但看祖母今日阵仗,必然是不知道和她私会的男人是太子,好,那她就借题发挥。

“请祖母恕罪,虽容锦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但让祖母这么生气,是容锦的错。”她偏不承认做错了什么,可却请祖母恕罪。

向氏被她一说,竟有些错愕,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让她说出她做的丑事了,这丫头几天不见,倒是聪明了几分。

“既然你不愿说,那祖母问你,昨日晚上你是去哪里了?和谁在一起。”向氏最讨厌有人挑战她的权威。

“容锦一直在房里睡觉。”她简短的话语说的自然平述,她定要向氏按耐不住主动问出。

“大胆,既然你不说,自有人知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嘴硬。”

旁边的姐妹幸灾乐祸,只有向云烟面上安然,其实内心得意得很。

“来人,把她身边的小蹄子拖着打三十板,我倒要看看一个小丫鬟还敢欺上了。”向氏雷厉风行。

“说,昨日你家小姐那里去了?”

霓裳竟然被几个壮汉拖着趴在地上,粗壮的木棍狠狠的敲打在她的身上,但她依旧不吭声。

向荣锦清澈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阴沉,祖母打她的丫鬟,明显是在打她的脸。霓裳对她忠心耿耿,她绝不会让她替自己受半点委屈。

向荣锦正要出声,却看一旁的向云烟脸上闪过一丝不忍,竟然亲昵的走到祖母跟前,有些嗔娇,“祖母,你打一个小丫鬟问不出什么,可怜丫鬟叫的多惨,都没人出声,云烟看的实在是可怜。祖母您消消火,妹妹的事您慢慢问着,容锦妹妹性子直,些许您慢慢来,就问出来了呢。”

重生之风华庶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风华庶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1章(第1章 被算计)

    原标题: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1章(第1章被算计)小说名称: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1章被算计“别、别咬我……”安笒手指扣进男人的后背,声音打着颤儿,“疼……”她双眼紧闭、睫毛濡湿,长发散在枕头上,凌乱的黑缠着干净的白,衬的她肌肤胜雪、吹弹可破。灯光下,精致的小脸泛着浅浅桃花粉,魅惑动人。“啊!”撕裂一样的疼痛,挤破模糊的意识闯进来,她惊呼一声,猛然睁开眼睛。“我会负责。”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压抑的隐忍,一滴汗珠从他的额头滚下,落在她雪白圆润的肩头,灼烫了一室的温度。混沌中,一双眼睛,深邃如大

  • 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1章(第1章 薨逝)

    原标题: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1章(第1章薨逝)小说名称: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1章薨逝顾长歌跪在关雎宫冰冷的雕花青玉砖上,神情冷漠,发间珠翠琳琅,一支展翅金凤口衔红海珠步摇晶莹辉耀,彰显了她高贵的国母身份。顾长歌是大楚最尊贵的一个女人,她是皇后,一国之母,便是自己的生身父母见了她也要跪地行礼,向她问安。她五岁的稚子玉锦是太子,东宫主位,若日后登基称帝,便是天下之主。可没有日后了……她的玉锦在一个时辰前已经薨逝了。顾长歌跪着,眼尾通红,眸中全是绝望和不舍的晶莹泪光。她的膝盖被侍卫的一杖下来打得生疼

  • 霸道总裁吃软饭1章(第1章 宁愿找个厨子)

    原标题:霸道总裁吃软饭1章(第1章宁愿找个厨子)小说名称:霸道总裁吃软饭第1章宁愿找个厨子“唔,好热,好渴……”一张白色的大床上,一个穿白色睡衣的女孩不安地翻滚着身体,室内的温度有些高,她的额头已经出现了微微的薄汗。她的双手不安分地扯着着身上的睡衣,胸前立即露出了一大片春光。可是还是好热……突然,乔海星觉得有一丝清凉融化在口中,她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一个冰激凌!乔海星立即两眼放光,扑向了眼前的冰激凌。可是下一刻冰激凌却突然消失,乔海星扑进了一个带着热气的胸膛中。“想要吗?”男人低头看向乔海星,一

  • 双面1章(第1章 重案组)

    原标题:双面1章(第1章重案组)小说:双面第1章重案组2016年6月21日,星期二。“报告!正式警员夏若前来报道!”香港岛总区总警司办公室内,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警员进来摆了个立正姿势,单手敬礼放在太阳穴。正埋首于桌上的办公文件的总警司闻言头也不抬:“让她进来。”警员领命出去,只是他有些奇怪,一般的正式警员报道只需要去向自己的队的高级督察报道,这个人是何等人物,居然要劳烦总警司亲自接见?实在是不可思议。那个警员摇了摇头走了出去,步子立刻变得端正有力,走到了那个人面前,敬了个礼:“进去报道!”那个警

  • 青云扶摇九万里1章(第001章 路遇)

    原标题:青云扶摇九万里1章(第001章路遇)小说名称:青云扶摇九万里第001章路遇东林县草岭子乡中学教学楼对面的一片茂盛的小竹林被风吹得抖抖簌簌。一名大约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站在教学楼三楼的校长室旁边,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单薄的身体似乎也在颤抖着。叶平宇走上教学楼,一眼看见小女孩,心中不禁一揪,慌忙走上前,去敲校长室的门。片刻,校长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一名年轻的女老师闪身走了出来,面色绯红地看了叶平宇一眼,扭头匆匆离去。扫了一眼女教师,叶平宇转身走进校长室,乡中学的校长赵海波此时正安坐在办公桌前。“哈

  • 蓝峰狂龙1章(第一章 龙刺)

    原标题:蓝峰狂龙1章(第一章龙刺)书名:蓝峰狂龙第一章龙刺苏海,国际机场出口。蓝锋穿着一件蓝色的条纹衬衣,衬衫下摆扎在修身的休闲裤中,显出挺拔的英姿。他右手拎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活脱脱一只海归形象,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尤为显眼。在他的前方是一道靓丽的背影,个子高挑,美腿修长,翘臀丰满。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是却让人毫不怀疑这是绝对是一个尤物级美女。蓝锋决定加快脚步,走上前去看一下这个美女的正面。哪知道突然间前方的美女停下来,接起了电话。蓝锋猝不及防,身体直接跟美女撞在了一起,他挺拔的身姿跟美女的后背

  • 情暖如风似锦1章(第1章 结婚啦)

    原标题:情暖如风似锦1章(第1章结婚啦)小说:情暖如风似锦第1章结婚啦苏简安洗完手走出洗手间,猝不及防的看见了一对拥在一起的男女。当红天后韩若曦,和陆氏的总裁陆薄言!她迅速躲到墙后,怀着一颗八卦的心探出头来偷看。“听说她只是一个法医,哪里配得上你?”韩若曦定定地看着陆薄言,精致美艳的脸上一片平静,收缩的瞳孔却出卖了她的心痛。苏简安努努嘴,法医怎么了?法医也是个相当酷炫的职业好吗!陆薄言俊美的脸上一片漠然:“两年后,我会和她离婚。”他终归还是要和那个女人结婚。韩若曦的唇角牵出一抹苦涩的笑:“我知道

  • 至强尖兵1章(第001章 无限期的任务)

    原标题:至强尖兵1章(第001章无限期的任务)小说名称:至强尖兵第001章无限期的任务“国内的空气真是越来越差了。”苏锐站在机场的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首都的空气,言语之中虽然在鄙视,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似是缅怀似是满足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华夏了,乍一回来,就连这带着淡淡雾霾的空气都让人感觉到无比的亲切。他很想扯着嗓子喊一声“我回来了”,不过碍于周围的人太多了,苏锐可不想被人当成傻子看待,还是忍住了发泄一下的想法。“这次回来,就不着急走了吧?少说也得待上一两个月,是不是?”苏锐对着空气问了一句,但

  • 南派妙手至尊1章(第一章 喜当爹)

    原标题:南派妙手至尊1章(第一章喜当爹)小说名字:南派妙手至尊第一章喜当爹深山中的一座破败道观里,一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正在收拾着行李,老道士一边收拾包袱一边碎碎念的说道:“唐昊啊,这次师傅的节操就指望你来守护了,此次下山,你可一定要帮中海蓝家渡过眼前的危机啊。”叫唐昊的青年大概二十岁上下,身穿一件蓝色道袍,长得眉清目秀,眉宇之间,还带有一丝狡黠与油滑,此时的他,正拿着一根竹签慢悠悠的剔着牙,缓缓说道:“你欠下的情分,为啥要让小爷去还?”老道士一点都不生气的呵呵笑道:“你确定不去?实话告诉你,这中

  • 绝强护卫的进击1章(1.懂香水的女人才是好女人)

    原标题:绝强护卫的进击1章(1.懂香水的女人才是好女人)小说名字:绝强护卫的进击1.懂香水的女人才是好女人梁天成摸了摸衣兜,竟然只剩下八块钱,打车都不够了,也只能去挤公交了,谁让自己刚完成一个任务就又接了上级的任务了,真是拿自己当机器用了,不过自己是一名军人,心中叫苦也绝对不可以抗命,但这次任务到是不错,去保护一个小美女……大德市繁华的市区,一辆通往市郊的公交车内人满为患,一股让人闻了很不舒服的味道,弥漫其中,靠,谁吃韭菜馅儿包子了?梁天成皱了皱眉头,小美女啊小美女说我来保护你容易嘛,他苦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