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婚情游戏:爱上瘾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9 1:16:28 来源:网络 []

书名:婚情游戏:爱上瘾

第3章 我补偿你好不好

她不想看见他们的婚姻就这么结束了,她也不想他一直误会她,或许他们该敞开心扉好好谈谈。版权163nvren.com

顾铭俊拿起大毛巾随意的擦了下头上的水珠,躺在床边,背对着她,声音没有温度,“睡吧,我明天要出差。”

出差!

又是出差?

还是,受不了在她这里的空虚,去找另外一个女人?

不等小溪说话,他已经闭上了双眸,倨傲的脸庞上写满了拒绝。

小溪怎么也睡不着,她坐在他的身边,久久未能入睡,她不明白,如果对她没有半点意思,他为什么要娶她?

当初,他点名要娶她……

给了她希望和感动。

她带着感激的心,嫁给他。

除了在床上,未能满足他,任何事情她都任由他差遣。

她并不想失去这一段难得可贵的婚姻。

沈小溪躺下,主动的靠在他的背上,环抱住他,“老公,是我不好,你明天可不可以不去出差?”

他每次出差,都是去找那个女人的借口。163女人网

顾铭俊拧起眉头,似不理解她的话。

小溪抱的更紧,“我补偿你好不好?我不要你出差,咱们结婚才半个月,你出差好多次。”

“不要无理取闹!”

“铭俊,你能告诉我当初为什么要娶我吗?”

她真的很想知道,他娶她的理由。

可是,久久,都得不到他的回应。

“铭俊?”

“你睡了吗?”

她轻轻的推了他一下,本以为他睡着了,却不料他暴怒的甩开她的手,翻身坐了起来,“沈小溪!你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小溪被吼的一愣,他冷漠的态度,好像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她噎住,不等她说话,他已拿起自己的衣服,大步离开,砰的一声摔上门。

◎◎◎

翌日清晨。阅读163nvren.com

顾铭俊一下楼,便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小女人。

她就像个辛勤忙碌的小蜜蜂,只是她做的饭菜实在不敢恭维。

“我走了。”

他走向玄关处,准备穿鞋离开,小溪赶紧上前,拉住他,“又要出差?老公,能不去吗?”

她保证,这一次他想怎么对她,她都不拒绝了!

顾铭俊扳开她的手,那斜飞入鬓的剑眉拧起,几分不耐烦,“你这是发什么疯?”

怎么突然反常的不要他出差?

小溪不依不饶的上前抱住他,钻入他的怀里,“我就是想让你在家陪我,不要你走。”

“沈小溪!我是去忙公事!”他的口气很不好。

“我不管!”

“沈小溪,你松手!”

“不松!”

她的小脾气在他这里完全不顶用,他用力的扳开她,可小溪却抱的死紧,她只要一想到他要去那个女人那里,就死都不愿意松手。

可是……

两人这样用力的拉扯,必定有一方受伤。推荐163nvren.com

顾铭俊没想过要伤害她,可他心烦意乱的用力一扯,便将她整个人都摔了出去,小溪猛地撞到了鞋柜的棱角上。

突然的疼痛,让她有一瞬间的晕眩,趴在那儿良久没动……

他看着她跪在那儿没动静,几丝愧疚爬上心头,让他心烦意乱,可他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决然的迈步离开,砰的一声摔上门。

一阵锥心的疼从额头处传来,温热的血虫嘀嗒嘀嗒的掉落在高档的木质地板上。

小溪抬手一摸,满手心的血,刺痛了眼睛。

****

从医院出来,总觉得刺眼的阳光让人昏眩。

沈小溪的额头上,包扎着纱布,这算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受伤。

前脚刚踏出医院门口,放眼望去,便看见顾铭俊的身影,只见他快速的坐上驾驶位,准备离开。原文163nvren.com

透过车玻璃,隐约看见车副座上有人,还是娇弱的女人。

小溪跟了上去,开着车紧跟其后,一路抵达濠江花园小区,她将车停放于远处,亲眼看见顾铭俊下车,继而将车里的女人打横抱了出来,走入D栋楼房。

小溪没看见女人的脸蛋,因为此刻她正趴在自己丈夫的胸口上。

那是离心脏最近的位置,他却从未让她靠过,更别说这样抱过自己?

小溪咬着发白的唇瓣,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泛着苍白,他不是口口声声是去办公事吗?

这就是他的公事?!

小溪从车里下来,坐在花园小区的石凳上,等了良久,均不见顾铭俊出来。

她没有勇气跟上去,因为她明白,一旦她公然闯了进去,撕破了脸,这段仅仅维持了一月的婚姻,将会到此结束。

突然,包包掉在地上。

小溪弯下身去捡,伸出手,却看见无名指上那闪烁耀眼的钻石戒指。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第4章 不要分享你

那是他为她戴上的,尽管结婚那天,他也迟到了,可他最终还是温柔的帮她戴上戒指,许下执手一生的诺言。

诺言,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东西。

小溪忍着满心的委屈,傻傻的坐在那儿。

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现在和别的女人,在做什么?

在她最委屈难过的时候,也许唯一能倾诉的,只有自己的亲妹妹——沈安妮,小溪拨了电话过去,那头却掐断了。

下一秒,信息响起:【姐,我现在跟朋友一起,不方便接电话,一会儿打给你。】

*************

“铭俊哥,你帮我揉揉好不好?”

娇滴滴、病恹恹的语调很容易软化一个男人的心。

躺在沙发上的女孩,身着漂亮的雪纺裙,柳眉明眸,典型的我见犹怜的娇弱女孩儿。

顾铭俊从厨房走出来,将手中的热水递到她的手里,“来,把药吃了。”

“刚才谁打电话?”他明显有听到电话响了一声,便被她急急的挂掉。

沈安妮微微一笑,“同学。”

说着,她坐起身,娇弱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手挽住他的手臂,“铭俊哥,你今天能不能不走?留下来陪我?”

顾铭俊蹙紧眉头,那黑的深沉的双眸里闪烁着复杂的光,他突然之间想起了早上和小溪的争执。

这一个月,她向来乖巧。

他说东,她绝对不会说要往西走!

可是,今天她却那么反常的要他留下来。

莫名的,心头涌起几分愧疚。

沈安妮见他迟迟不回应,嘟起唇,泪水几欲流下,“铭俊哥,你是不是已经嫌我烦了?还是,不想要我了?”

他低眉看她,那眼泪融化了他的心,伸出手,将她揽入怀里,“丫头,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他的命,都是她救的!

他发过誓,这辈子都要对她好……

闻言,她钻入他的怀里,委屈的道,“你还说没有嫌弃,这么久了,你根本就没有跟小溪说过要离婚的事情,你也没有想过要真正跟我在一起。”

“现在还不是说离婚的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难道离婚也要选一个良辰吉日?”

“安妮!不要胡闹,她是你姐姐!”他还不想闹的鱼死网破。

沈安妮噙着满眶的泪水,推开他,“可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做是家人!从小到大,没有人会顾及我的感受,我为什么要顾及她的感受?再说了,是她抢了我喜欢的男人,她才是第三者!”

顾铭俊被说的烦了,点燃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早知今日,你就不该把我推给她!”

当初,若非她有意激他,他也不会一怒之下,扬言要娶小溪。

她去了美国,他本想借此让她乖乖的回到自己身边,可是,他走上了结婚殿堂,新婚之夜她才回来告诉他,她爱他……

沈安妮那晶莹的泪水,潸然而下,她吸了吸鼻子,“我就知道你在怪我,可是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爱你那么深。”

说毕,她跨坐在他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我不想跟别人分享你,铭俊哥,我只要一想到你每天晚上都睡在她的身边,我就好难受。”

他既无奈,又心疼,“安妮,咱们冷静一点,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

“我不管我不管!你要是不说,我就去说!”

“安妮!”

顾铭俊突然发觉自己太过纵容她,以至于她越来越无所忌惮了。

这件事,闹开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她委屈的趴在他的胸口,那湿热的泪水让他的心更加的烦乱,只得叹气,道,“安妮,再给我点时间。”

第5章 砸到陌生人

天下雨了。

所以,顾铭俊迟迟没有离开。

小溪开着车,在这个城市里,绕老绕去的,她突然之间,忘了该怎么回家。

车子,停在了酒吧门口。

小溪掏出手机,决定打一个给顾铭俊,可是拨过去,电话里响起的只有冰冷而机械的声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那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漾满了水亮的雾气。

小溪推开车门,径直走向妃色酒吧,酒吧里弥散着迷离之色,这里是最大的奸/情场所,可沈小溪只想来这里喝喝酒,一解心里的郁闷。

从小到大,她都是大人口中的好孩子,大淑女,若是让父母知道她来这种地方,一定会对她很失望。

可这一刻,沈小溪已经顾不及别人的感受了。

她的心,闷的连喘息都疼。

她记得,刚结婚那一星期,他几乎夜夜大醉而归,酒真的是好东西吗?沈小溪心里的苦找不到人诉说,她只能自己慢慢的消化。

酒吧角落里,她安静的抱着酒瓶子一个劲的喝着,直到身子飘飘忽忽的,甚至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转……

她抬手看了眼时间,将9点看成了11点,迷糊的嘀咕着,“该回家了。”

说完,鼻子一酸,她隐忍维持了一个月的家,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温度?她硬撑着身子,东倒西歪的走出酒吧,一到门口,便看见自己那黑色的奥迪车,她熟悉的拉开后门,醉呼呼的趴在后座上,想要休息一会儿,可哪知刚闭上眼睛,便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此时……

一袭黑色休闲西服的男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玩转着钥匙圈,闲散的走上前,顺手打开了车门,坐上驾驶位。

昏暗的车内,他并没有发现车里多了些什么。

尹寒启动车子,那双桃花眼里噙着玩味的笑意,接通了不停闹尹的手机,“喂。”

“尹大少,给你准备了‘礼物’,你跑到哪里去了”

尹寒嗤笑一声,掌握着方向盘,“得了吧,就你这欣赏水平,挑出来的‘礼物’我可吃不消。”

他尹寒要玩,也得玩干净点的女人。

那种酒吧里随便抓的女人,谁知道有没有病?

“哟,您今儿戒荤了?这么早回去,睡得着吗?”

尹寒面无表情,声音却很轻挑,“我累了,回酒店休息!那礼物,你就留着自个消受吧。”语毕,他将不等对方回话,将手机关机了,随手放在车内。

隐约中,车内好像有股奇怪的味道。

他回头一看,一张清纯苍白的脸蛋映入眼帘……

尹寒邪肆的勾唇,又是辰风那小子准备的?竟然还搬到车里来了!

君豪酒店。

尹寒将肩膀上扛着的女人,毫无怜惜的往柔软的床上一丢。

沈小溪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她以为自己回到家了,躺在那柔软舒适的婚床上。

长卷的睫毛如蝶翼般垂落下来,挡住了那一双眼睛里的风采。

凌乱的青丝让她看起来几分诱人,尤其是那醉后粉嘟嘟的脸蛋,让人看不出她已婚的身份。

只是,她的额头上为什么包扎着纱布……

他捏着她的下巴,抬起那张秀气的脸蛋,“那些混小子,给你灌了多少酒,醉成这样?”

难道不知道他尹寒不喜欢玩醉酒的女人?

这妞,醉的不省人事,一会儿怎么进行好事?

他起身,解开钮扣,走进浴室。

浴室里,稀里哗啦的水声冲刷着健美的男性躯体。

而房间里,沈小溪被一直震动的手机吵醒,她胡乱的按下接听键,里头便传来冷的犹如从地狱传来的声音,“沈小溪,这么晚了,你跑哪里去了!”

小溪一愣,意识渐渐的清醒。

环顾四周,都是陌生的环境。

她猛地坐了起来,后脑勺的疼痛感让她险些又栽下去,恰巧此时,浴室的门开了,尹寒赤/裸着精壮的上身,只在腰间裹了条白色浴巾,就施施然走了出来,水珠沿着那健硕的胸膛滑落没入浴巾内,小溪的心咯噔一下,她的酒瞬间醒了,从床上跳了下来,“你、你是谁?”

她怎么会在这里?

甚至跟这个像妖孽一样的男人在一间房里。

尹寒玩味的睨着她眼睛里的清澈和明亮,有意思的勾起嘴角,果然如想象般美。

“醒了?”

尹寒迈步,欲上前几步,却激发了沈小溪的警觉性,她退后几步,“你想干嘛?”

他无奈的看着她,“玩欲擒故纵?”

这玩的,是不是有点过火了?

再装下去,只会让他生厌。

他显然没了耐心,迈步过去,吓得沈小溪疯了一般抄起身边能抓到的东西,就朝他乱扔去……

“啊……”

“你别过来,别过来!!”

她像只小野猫,一想到自己一月前所经历的事情,她就怕的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喂!我说……听我说……啊……”

只听男人痛苦的闷哼一声,沈小溪看去,这才怔愣的发现,她把烟灰缸砸到了男人的头上!

婚情游戏:爱上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情游戏 或 爱上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大格局是如何炼成的?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必有大格局。何为格局?格局既是心理空间,也是精神结构,还是生命容量,更是综合素养。常言道:再大的饼也大不过烙它的锅。对个人来说,如果事业是饼,格局就是烙饼的锅。决定一个人格局大小的常有以下维度。一是境界的高度。人的境界有高有低。有的人,自己就是世界,世界就是自己,他们只为自己活着,谋的是一己之私,这种人局限于“自我”的羁绊;有的人,世界就是“圈子”,“圈子”就是世界,他们只为小团体活着,谋的是少数人的利益,这种人跳不出“小我”的束缚;有的人,世界就是他人,他人就是世界,他们

  • 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

    人生有三晃: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我们已经晃两下了,暂时不晃了,再晃就死啦。好好劝劝自己:好活赖活都得活,钱多钱少都得过。何不开心的活,乐呵的过,别等快死才琢磨,这辈子活得亏得慌。一生很短,一睁眼一愣神一叹息,就是一天;一个日一个月一忙碌,就是一年;一弹指一邂逅一奔波,就是一生。有些事,可以计较,但别过甚;有些人,可以在意,但别过执;有些痛,可以沉浸,但别太久。这一路走来,最不容易的是自己!累了,得扛着;烦了,得憋着。生容易,活容易,生活真的不容易;你不易,我不易,其实谁都不容易。成长是

  • 心情不好的时候,读一读!

    人生在世,像吃东西一样,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五味杂陈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原文中此处为链接,暂不支持采集酸的时候,是一种无奈;甜的时候,是一种快乐;苦的时候,是一种痛苦;辣的时候,是一种刺激;咸的时候,是一种踏实。任何的滋味,都是人所要经历的,所以遇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事儿,也要从容、淡定一些。有时,烦恼不是因为别人伤害了你,而是因为你太在意。有些事无需计较,时间会证明一切;有些人无需去看,道不同不相为谋。世间事,世人度;人间理,人自悟。面对伤害,微微一笑是豁达;面对诋毁,不去理会是一种超凡。忍耐不是懦

  • 云合镇传媒:百万双流人的回忆!老双流人的春节都怎么过?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小孩子娱乐活动非常丰富什么篮球、跆拳道、轮滑在家也有电脑、手机、电视但是在以前没有高清电视没有什么玩具也没有大型烟火那老双流人春节都玩些什么呢?老双流过年那些事↓↓↓除夕应天寺上子时香初一不动扫帚不动刀初二穿新衣“走人户”初五财神圣日方开市“活动1、杀年猪过去的双流,每年立冬后,家家户户杀过年猪。年猪杀好后,腌香肠,把香肠、鲜肉串绳从梁柱上悬垂下来,放在烧柴灶的灶门上方,利用烧火煮饭时的柴烟逐日熏制,直至色泽金黄,闻之甚香。2、碾汤圆粉进入腊月中旬,各家各户又开始推碾汤圆粉,为大

  • 传统过年方式变了吗? 年货年夜饭“一键”解决

    “‘萝卜’在台语发音类似‘菜头’,过年都要吃,代表‘好彩头’,鱼丸代表团圆。”李函儒说。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是中国人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每年春节,人们不管在哪里,都会放下手中事情,赶在除夕前回到家中和亲人们一起话家常、吃团圆饭。不过,欢声笑语中,也有不少读者表示,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过年没意思……真的是年味淡了吗?其实不然。传统过年的内容和形式,与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相适应,但随着习惯的改变,这一切自然也会变。如今,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发达,从回家的方式,到网购年货、年夜饭

  • 牛羚破五(观人作品)

    《牛羚破五》大年初五,破五穷。牛羚要破五,狮子要破旧……沐菴堂原创出品@《沐菴堂文集.诗歌》节选@牛羚破五|观人作品@大年初五。牛羚要破五早前,动物园早有告示:放炮者,全园悬赏通缉牛羚在园区没发现一挂鞭却意外发现,狮子在牛棚悄悄蹲守它抓了个正着,问:你娃儿办事,哪一回不请我来放鞭?狮子涨红了脸,应:谁不知道“大年初五,放鞭炮迎财神”,但这……也是“乌龟的屁股——规定”!边说边扔下什么,溜了。是一挂鞭!牛羚还在生气:没有文化,比狮子这帮流氓还可怕还、还……@观人,又名木荷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人

  • 翟一名说龙韬:困难中,找出活路

    ——求途之路贿赂金品称之为金玉。古代都喜欢贿赂。不过,如果行贿而对方却不接受,又该怎么办呢?这可能是最可悲的事情,连为自已找条活路都很困难。卫国庄公蒯聩,就是想行贿,却遭到拒绝而被杀害的人物。其实,蒯聩是个很倒霉的人,他恨父王灵公的夫人南子,想要把他给杀了,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同伙的人却临时反悔,且将这个秘密泄漏了,不得已只好逃亡。不巧的是,就在逃亡期间,父王灵公死了,如果当时他没有逃,今天他可能就是侯了,而继承灵公地位的是,他的亲生子辄,即位后称为出公。由于儿子成为君王,因此他想返回卫国,可是

  • 洛江虹山举行传统民俗祈福 讨新年“好兆头”

    2月18日是大年初三,一场规模浩大的非遗民俗活动在洛江区虹山乡举行——来自各地的信众跟随着聚峰宫中的圣祖妈像一路巡境,最终到达莆田市仙游县圣泉宫祖殿谒祖进香,以讨个好兆头。巡境场面当天凌晨5点30分,天还未亮,聚峰宫前热闹不已,由信众自发组成的车队绵延六七公里,5000多名信众、800多辆车参与其中。当车队到达仙游圣泉宫的时候,传统的舞龙舞狮、闽南拍胸舞和惠女风情等民俗表演异彩纷呈,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观看。据称,聚峰宫中的圣祖妈是居住在虹山乡的彭氏先辈于1575年从仙游县的圣泉宫妈祖分炉过来,虹

  •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 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昨日,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继续开展,在中心市区西街肃清门广场大店铺举行的“非遗·匠人”展览,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参观者。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吸引不少市民和游客驻足欣赏见人,见物,见生活。在肃清门广场同时还举行《岁时节庆》新春影像志专题展,展出了一批泉州节庆影像志新作,这些作品记录下“年兜”的狂欢景象和“光明之城”的火种传递,参观者还可以感受泉州“敬天”“敬神”“拜祖先”等隆重的传统礼俗,感受泉州原汁原味的生活。“泉州历史悠久,有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