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一段流浪的爱情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9 1:16:2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一段流浪的爱情

003不能说的痛

  “算一下钟,见血按双倍。推荐163nvren.com

  荆楚瑜拽起床上的被单,随意擦了下皮鞋上的血迹。然后签单丢给服务生。

  在红狐狸会所,没有人不知道乔怜是荆家大少豢养在这儿的。

  两年多前,他一口气砸了二十万给会所,按次过来消遣。

  伤药费算双倍钟,一一往里扣就是了。

  这意味着乔怜除了能拿到近乎微薄的一点点台资来维持生活之外,什么钱也不会经她的手。

  乔怜当然明白,只要自己那个永远不会悔改的赌徒父亲还控制在荆楚瑜的手里,她就没有逃脱的余地。来自163nvren.com

  那个男人对自己的恨意,只会乘积乘方地加注过来。直到有天,燃尽她生命的尽头才会罢休。

  那一天,应该不远了了吧……

  “这是第几次了啊?”医生翻着厚厚的病历卡,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的口吻溢于言表,“你这年纪也不算小了,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把流产当避孕手段么?”

  乔怜低着头,略略搓弄着手心小声道:“我……我不能吃口服避孕药。我有肝病,以前有医生说,那个药会加重肝脏负荷。”

  “你有家住遗传史?”医生皱了眉。

  “恩,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是肝癌走的。推荐163nvren.com

  “那叫你老公戴安全措施啊!”医生提高了个八度,草草开了手术单,“我不是吓唬你,再这样下去肝保不保得住我不敢说,子宫怕是第一个要切了!”

  乔怜不做声。

  她从没想过这辈子会有自己的孩子,因为她唯一想为之生孩子的那个人——已经永远都没有可能了。

  “行了,去缴费吧。等下直接进去手术。哦,你要无痛的还是——”

  乔怜赶紧摇头:“不不,我做一般的就行。”

  无痛要全麻,贵八百多块的麻醉费。而乔怜需要钱,需要在最后的时间里攒下一笔——

  不能说的秘密。163女人网

  “呦,阿怜姐这是去哪晃荡了?”

  “貌似荆大少昨晚没可少疼爱你呢!”

  “阿怜姐,我听说荆大少在咱们这儿压了二十万的嫖资,每次过来就只玩你一个。怎么样,他活儿好不好啊?”

  乔怜拖着疲惫的身回到会所。天还没黑,那些已经舞炸起五颜六色羽毛的小鸡小鸭们都等在大厅里。一看到乔怜回来,什么样的话也都不客气地往外冒。

  乔怜是不合群的。大多数时候只一个人待在包房和大厅里外,做点卖酒打杂的事。

  所以在红狐狸这里,也没有人愿意与她交好。163女人网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灯都上了还在这儿扯狗屁。”丽姐是红狐狸的妈咪,这会儿晃荡着九曲十八弯的腰身,下来一阵驱赶。却独独把目光落在乔怜一人身上——

  “你这什么打扮啊?”

  乔怜今天素颜,穿一件很简单的高领衫和黑风衣。

  “你以为你是情殇买醉来的高级白领啊?赶紧换了去!”

  “丽姐,今天……他应该不过来的,我能休息一天么?”乔怜相信荆楚瑜不会来,并不是因为相信他对自己还有几分怜悯。她只是太了解荆楚瑜了,那个有洁癖的男人才不会愿意在自己流产过后,再来惹一身肮脏的血腥呢。

  “我知道荆少不会来,所以让你去隔壁维也纳馆。今天王老板在那办party,莹莹露露她们忙不过来的。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乔怜:“!!!”

004风花雪月

  “丽姐,我……”乔怜一手扶着沙发,微微欠了下酸痛不已的腰,“我不出台的。”

  当初荆楚瑜把她扔进红狐狸会所,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过,但不成文的规定早已心照不宣——她乔怜就只是他一个人包养的玩物。

  所以对乔怜来讲。玩物归玩物,妓女是妓女,这两者之间——是有本质区别的。

  丽姐用少见多怪的眼神看了乔怜一眼:“我知道,但那是以前。昨晚荆少临走的时候说了,以后你在红狐狸的事,由我随便做主安排。

  嘿,我说小怜啊,你是不是最近的技术有欠火候,荆少这是要你变着法的出去取取经呢。回来好再伺候他,哈哈哈哈!”

  乔怜脸色一变,声音干哑噎喉。

  她不是没想过,荆楚瑜早晚有天会对自己失去耐心的。

  他会用更多可怕的手段,来折辱她,来伤害她。

  只不过,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么失控的程度!

  “丽姐,我不行的!”乔怜恳求道:“我刚刚那个,就算你要我去,也不能让客宾尽兴——”

  “让你去就是去,哪有那么多废话?王老板花样多了,就算你想,人家也未必愿意要你这类的货色。赶紧把衣服换了!”

  丽姐的话在乔怜听起来也未必算是一种极致的讽刺——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跟这一行里嫩出水来的小姑娘们比起来,实在没有任何优势。

  有时候乔怜觉得挺讽刺的,即使荆楚瑜没有用这种方式对待自己,她的生活又能好多少呢?

  她没上过学,没有任何技能。三年牢狱出来以后,更是无法找到像样的工作。可总有人说,在她身上丝毫看不出粗鄙低俗又市井的气质,即使那样的出身让一个贫穷而美丽的姑娘从起跑线上就跄踉不已。

  但却只有乔怜自己知道——

  她学会写下的第一个字,是自己的名字。是荆楚瑜用温和的大手,握着她的小手,一笔一划教出来的。

  她的曾经里,只有他。

  所以,为了荆楚瑜,她愿意身背地狱,愿意脚踏火焰,愿意被他亲手湮灭成灰,也要守住那个让他万劫不复的秘密。

  佛说,世间炼狱,皆是渡。想到这里,乔怜便觉丝毫不惧。

  “王老板,你没见过我们阿怜姐吧?”露露挑着红酒杯,侧腿坐在王老板的膝盖以上,胸部以下大腿以上就没消停过。

  “她可是我们红狐狸最神秘的妙人了。丽姐偏心,总把最好的金主留给她专享呢。”

  乔怜不说话,虽然她被迫入风月场已经有两年多了。但除了荆楚瑜外,从未以这样的场合来接触过其他客人。

  说实话,这样的场面,真是比她想象得还要恶心。

  乔怜始终觉得自己是被荆楚瑜惯坏了一整个青春年少——

  那会儿他的眼睛看不见,但他心里装的是最纯净的世界观。

  所以乔怜从来不懂,什么是丑恶,什么是鄙陋。

  这会儿脑满肠肥的王老板已经有点喝上头了,他眯着绿豆眼,冲乔怜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姿色是不错,就是年纪大了点。是哪位了不得的金主这么好的口味啊?看来我老王今天运气不错嘛——”

005回忆

     露露娇嗔着,嘴角一抿:“那是呀,咱阿怜姐傍着的,可是江城名少荆楚瑜呢!”

  话音一落,王胖子登时笑出了猪叫声。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荆家那个小瞎子啊!哈哈哈哈,他老爹荆东山死了多少年了,早年就是个黑道起家的混混而已。偏偏养个儿子跟他妈禁欲多年的怪胎似的。眼睛瞎着不说,整日就只知道养猫逗狗弹钢琴。艾玛,听说他妈怕他找不到媳妇,把他爹在外面的私生女接回来。

  有人说啊,那兄妹俩整天同吃同住——”

  “你胡说什么!”乔怜腾一下蹿起身,厉声道。

  一时间,整个包房的气氛都有点不对了。

  在座各位小姐妹平日里跟乔怜也算不上熟悉,只知道她性情平淡沉默,从不发火。

  “哟,这位姐姐是怎么了?”王老板也是没见过这么新鲜的架势,恍然间酒醒了不少。但转瞬弄明白了乔怜那一副绵羊羔子愣充狼的架势,便嘿嘿一笑道,“看不出来啊,那小子还驯得一手好狗。怎么了?我这是,冒犯到你家主儿了?小姐姐呀,你是不知道呢,那姓荆的家里可比我想得混乱多了,你说他爸死那么早,他妈年轻轻的也不改嫁,就守着那个半大儿子过。关起门来,谁知道俩人——”

  就听咔嚓一声,乔怜抓起桌上的红酒瓶照着胖子的秃脑瓢擂下去!

  “闭上你的臭嘴!荆楚瑜才不是那样的!”

  乔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血液只在一瞬间沸腾成亢奋的铠甲,骤然把自己推向了不计后果的境地。

  她从来不知道,面对侮辱的时候,她眼里心里的那个名字可以不受染指到这样的程度!

  纤细的手掌下,鲜血淋淋滴滴,颤抖的肩膀下,是不惧的灵魂。

  王老板捂着流血大脑袋,怪叫一声:“你个臭婊子!竟敢打我!我他妈废了你!”

  乔怜转身就要往包房外跑,奈何羸弱的身躯那里架得住对方撒野一样的死地置之?

  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特别轻,倒错的视线里,是野风呼啸耳畔的沉静。

  身体被抛出窗外的瞬间,她慢慢合上双眼——

  如果还能有来生,她想告诉自己,一定要来得及先对荆楚瑜说出一句‘我爱你’。

  红狐狸如其名,媚如色,血为沉涤。看尽多少芳华瞬逝,多少香消玉殒?

  所以,眼看着身边砰一声堕下一人的时候,荆楚瑜只是下意识地用手臂挡了挡脸——直到他意识到,滚在残破血腥里的那双眼睛,那么无助又那么熟悉!

  乔怜像一条缺氧的鱼,动动上肢,抽抽尾鳍。她的视线由红到黑,意识从顿挫到荼蘼。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愿让荆楚瑜看到这样子的自己。可是除了习惯性的微笑,她挤不出任何一种表情。

  荆楚瑜站在咫尺之间的距离,看着女人身下缓缓溪流一样的血蔓延无尽。突然就炸开了回忆的沟壑——

一段流浪的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一段流浪的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凤凰令18章

    原标题:凤凰令18章小说名字:凤凰令第20章潜藏至深的野心上官玹烨满意的放开了颂钦的脸,对于颂钦的反应,他好像早就习以为常了一般,笑了笑,“放心吧,他是不会来提亲的,因为在这之前,你已经不在这里了……”话音落,颂钦惊讶的看着上官玹烨,她没想到,计划会变得这么快,明明还有半个月才能进宫?可是她从来就不敢质疑他的决定,她不会问他为什么要提前计划,因为他说的话永远都是命令。“你尽快准备吧……”上官玹烨起身,离去时转身道:“小心那上官玄月,他可不是那么好敷衍的。”说完,未等颂钦回答,便已离去……小院内恢

  • 无罪的真凶18章

    原标题:无罪的真凶18章小说名:无罪的真凶第18章:不速之客2仿佛是为了印证张敏的话,张敏话音刚落,前面那胡同里面传来一阵吵闹声,就见几个挑染着黄色头发的青年将一个人推到街道上,对着那个人一阵拳打脚踢。见到这种情况,张敏柳眉倒竖,疾跑两步:“什么人?当街斗殴!”王卓看到张敏跑出,也急忙过去帮衬。那些青年或许不是一次遇到警察了,又踹了那个人两脚,随即散开向着三个方向跑去,那几个人显然是经常在这个地方游走,对周围道路十分熟悉,三拐两拐就没有了影子。看着那黑洞洞没有一丝光亮的胡同,王卓与张敏没有贸然追

  • 欲证玄天18章

    原标题:欲证玄天18章书名:欲证玄天第18章:木魅之灵商玄的洞府散发出透亮的光芒,比照明法阵的效果还要强大不少,在洞府中间,放置着一个巨大的青色光团。光团有半人高,说实体算不上实体,若说它是虚幻的也算不上虚幻。因为其中蕴含的巨大木行能量几乎已经形成了半实体的效果,商玄等人才可以抱着它跑出山精库。张天泽等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洞府,武当道宗太和宫拥有数万杂役弟子驻扎,都在这复杂重重的仙山洞府群内,没有人知道太和宫里到底隐藏着多少洞府,总之重重叠叠地让人数不清。按照宗门的划分,商玄所在的洞府应该属于小昭

  • 我的青春有个鬼18章

    原标题:我的青春有个鬼18章书名:我的青春有个鬼第十八章人鬼情未了“没想到你笛子吹得这么好听。”我连续喊了三遍宋佑的名字,除了越来越多的迷雾汇聚过来,宋佑始终没有出现。我心中有些焦急,只得耐着性子再次吹起安魂曲。安魂曲并没有限制要吹多少遍,羊皮卷上只是说功力越高的人吹的效果越好,我以为是我功力不够,只能继续吹笛子。第四遍吹完后,浓浓迷雾中飘出一个很温柔的声音。我愣住了!如果我不知道宋佑是个厉鬼,我还以为说话的是一个温情款款的娇滴女生呢。一缕缕迷雾缓缓推开,一道白色影子在迷雾中飘出来,白袍全身罩着

  • 九龙帝纪18章

    原标题:九龙帝纪18章小说书名:九龙帝纪第十八章耍阴招耍阴招古峰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看了那么玄幻小说的他,第一时间,他学会冷静一下,脑里飞速想出数十种逃生的可能性。神功?他没有,不过古家打脉手法,他比谁都了解,人体三百六十多个穴位,滚瓜烂熟刻记在脑里。“小样,别和我玩花样,没用的!”五长老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说。“不,不,我怎么可能玩花样呢,我只是在想,淬体二层的实力与气动期相差多远,你能不能不还手接我一招。这样,我死都会死得瞑目,你说是不是,刚刚突破淬体二层,还没有动过手脚,就这样死掉,任谁

  • 迫嫁18章

    原标题:迫嫁18章小说书名:迫嫁第18章对抗如玉般晶莹的肌肤泛着透明的光泽仿佛洒了满室,一双如藕般的玉足轻踏在地板上,而手心里却汗意涟涟,轻展轩终于动手了,对她的惩罚也必会随之而来。因为,她迟到了。“过来。”勾勾手指示意如沁走到床前,一手却拉着那女人吻着自己,女子吞吐的声音混着轻吟声放浪而清晰的送到在如沁的耳中,恍若未闻,依然是云淡风清的笑,她能作到的只有如此。“上来吧。”又是那痞痞的样子,再是止住笑,一张脸递到如沁的面前,放大中仿佛无限深情,那是如沁熟悉的作戏,每一次他欲折磨她之前都会是这样的

  • 活人禁忌18章

    原标题:活人禁忌18章小说名:活人禁忌第18章死讯怎么,怎么回事?我怎么听乔禾的话有些不太对劲呢?报仇?报仇什么?并且听乔禾的语气,似乎,似乎是要道别的意思啊!而且还不是短期的那种道别!“什么报仇?谁得罪你了?另外,出什么事情了,你要去哪里……吗……”话问到一半我就傻眼了,不对劲!乔禾的脸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惨白了?像是一张白纸一样,白的吓人,面无血色,像个纸人一样恐怖,接着,乔禾的眼睛以及嘴巴都流出了鲜血,特别是那空洞的双眼当中不断流出鲜血,像是两行血泪一样。啊!我惨叫一声,连连后退,惊恐莫名的

  • 九域独尊18章

    原标题:九域独尊18章小说:九域独尊第十八章018章看不懂的卷轴王叶听到这番话怒喝道,“小子,我可是三品术者,你才二品,终究不是我对手,你现在堵住这里,不是自找死路!”罗风却看向周围,再看看王叶,“你现在已经深受重伤,即便你是三品下阶术者,但是在我眼里,连一个二品中阶都不如,何况我是二品上阶。”此刻的罗风不管是武者力量还是术者力量都已经达到了二品上阶,这两者结合起来,别说受伤的王叶,就是没受伤的王叶,他也不怕。王叶却咬牙说道,“小子,你以前有达到过三品,应该知道三品术者,已经凝聚了术丹,我这颗术

  • 绝望焚棺18章

    原标题:绝望焚棺18章书名:绝望焚棺第十八章与鬼为友堂姐一脸戒备的看着那团黑影,脸上紧张的情绪十分明显。而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团黑影对于我的接近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我只是能看到那黑影之中的鬼面在不断地变幻着模样。时而痛苦凄厉,时而又露出一副复杂之色,总之那模样要是被一般人看去,一定会吓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但我最近免疫力却是大了很多,对于女鬼那脸上的复杂表情,已然可以做到没那么惊恐了。“既然你相信我了,那么你就该承认我是你的恩人了吧,毕竟是我帮你找到的凶手,你能把我体内的黑手印给消掉了么?”我用

  • 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8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8章小说名: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第十八章鬼铃第十八章鬼铃“鬼铃?是不是上次你在网吧用的那个?”我问道。何飞看着我,眼珠子不停的转了转,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我日,糟了,那个不是鬼铃是特娘的风铃,我不是要用那个,我是要用鬼铃,好清楚的知道哪些鬼到底在哪聚集的多。”“你在好好想想,到底放哪了。”“不用想了,一定是在店里没拿,洛小子,你先去网吧等我,我回店一趟,7点一定来找你回合。”何飞说完,简直就是用100米三个脚印的速度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也不敢怠慢,就是有一件事,我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