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总裁追妻:女人,别放肆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9 1:16: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总裁追妻:女人,别放肆

003

然,下一秒,她的目光就停留在了门口边不远处的一抹黑色西装俊挺的男人侧脸上。说明163nvren.com

眼眸深处瞬间流动起一抹光芒来,绝对不会错,这个男人就是刚才将他在大街上狠狠羞辱了一番的男人!或许他能帮忙也说不定。

正在纪苇苇打算向他求助的时候,那男人却率先行动了:“这个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这句话刚说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眨眼间的功夫,人群中就炸开了锅了。

“我没看错人吧,他居然……”

“真的是穆清苏!今天他生日居然会来这里,话说他竟然在这个时候会来这里,他不是要和廖家的女人结婚吗?”

周围传来的唏嘘声很快的就掩盖过了刚才虎哥的声音,不过虎哥倒是不恼,反而是将他的唇角却上扬了起来,满意的转头瞥了一眼拐角处的黄美容而后这才将纪苇苇塞到了穆清苏的怀里而后就直接将她的手铐解开推拒到了前方。

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纪苇苇伸出手就直接将自己破碎不堪的衣服收拢了起来挡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腾出一只手来将嘴里的破布拉了出来,扭头直接跑向了人少的地方。

然,才刚迈出几步不到的时候,整个人就直接腾空而起,而后被倒扣在了肩膀上直接扛了出去。

肚子翻江倒海般的难受,纪苇苇涨红着脸伸出手用力的拍打着穆清苏的后背一边挣扎着:“放手!放手!我是很感谢你帮忙救出我,但是现在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而穆清苏却只是冷冷的瞥下一句闭嘴就随手打开了周边的一间小房子,而后用力的甩上,将秦初初直接丢到了chuang上。

柔软宽大的chuang因为纪苇苇的重力而稍稍凹陷下了一角,闷哼了一声,正打算挣扎起身的时候,纪苇苇却被穆清苏直接压制在身下。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男性独有的气息瞬间迎面而来。

呼吸下意识的加重,纪苇苇被吓的不知所措。

只见他冷着一张脸,毫不怜惜的扼住了纪苇苇那粉嫩白皙的玉颈,稍稍用力这才咄咄道:“千方百计的接近我,偷窃,装无辜,被贩卖带到我的包厢来?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都是误会……我只是想要钱给我弟……”

“钱?是吗……”

看着穆清苏似笑非笑的样子,纪苇苇的寒毛瞬间耸立而后赶紧解释着:“我说了,我不认识你,我偷那女人的钱包只不过是……唔……”

不过是一个出卖自己身子的女人,有本事走进来就注定是有门路的,钱他有的是,事到如今何必还要惺惺作态?

不给纪苇苇挣扎的机会,穆清苏在她语无伦次的时候直接占有了她!

纪苇苇的泪水顷刻间便滚落了下来,伸出手死死的扣住了穆清苏的后背,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穆清苏打断了

“一百万,我多给你一百万,然后你给我闭嘴。”

原本还哭泣着的纪苇苇登时就咬住了自己的下唇,默默的将这疼痛忍了下来。

是的,她需要钱,一大笔钱……

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缓缓的滚落下来,打湿了耳边的枕头。

一夜欢情,无尽的索取。

低吼声,妖娆的叫唤声,一室旖旎。163女人网

翌日,阳光透过缝隙洒落进来一些。

低低的呢喃了一声,纪苇苇这才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眸。

痛意瞬间就传遍全身,惹得她到抽了口气。

原本应该是光洁的肌肤此刻遍布着的却全部都是淤痕,细密而刺目。

昨日的记忆缓缓的涌动上了心头,登时一惊,纪苇苇着急的想要站起身来,却发现双脚不知何时被扣上了锁链,只有手能活动。

用力的踢蹬着脚,除了锁链碰撞发出的声音外只能体会到身下钻心似的疼痛。

正在纪苇苇挣扎无果的时候,门却吱呀一声被推开来。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抬头瞥见的就是穆清苏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和鄙夷的笑容,缓缓的走了进来,啪的一声直接将门用力的甩上而后冷然道:“别费力,我也只不过是满足了你的目的。”

纪苇苇怒目圆睁,这才大声嚷嚷着:“我说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知道你有钱,可是你不能这样看不起人,我只不过……”

穆清苏抬手一记耳光直接掠过,鹰鸷般的目光直接锁定在了纪苇苇红肿起来的侧脸:“一百万,我再给你加一百万,告诉我你的目的。你是不是那个女人派过来的?”

004

纪苇苇只觉得眼前一片昏花,愣了半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冷笑,穆清苏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一秉精巧的瑞士军刀轻轻的摩挲了一番,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寒意来:“我倒是还想看看你能装多久。”

他每走进一步,纪苇苇就颤抖一番。总裁追妻:女人,别放肆小说txt全文阅读等他停下自己脚步的时候,纪苇苇的心瞬间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

刀子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意,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而后纪苇苇这才连连摇头解释着:“不要……我只是要钱,不管是任何人我都会卖掉自己的,你说的事情是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你放手!放我回去,你昨天说会给我一笔钱的,现在我们交易结束了,结束了你明白吗!”

挑眉,穆清苏将自己的脸逼近了纪苇苇的脸前,近在咫尺。

戏谑般的捏住了她的下颚,而后道:“结束?你说结束?你处心积虑的在大街上让我羞辱你,让媒体头条曝光了我,从而将视线转移到你的身上来,你做的很成功。除了那个女人以外,我不觉得谁的手段还会这么卑劣。既然这样的话,我不如就让你如愿?”

穆清苏虽然在笑,可是纪苇苇却察觉不到他任何的笑意。

他的大掌顺着纪苇苇的脸颊不断的往下移动着,而后停留。

后脊发直,纪苇苇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个邪肆的男人,而后房间内再次传来了让人脸红心跳加速的娇喘声……

整整一个星期,纪苇苇就像是一个傀儡一般被囚禁与床边,动弹不得,就连吃喝拉撒也是由专门的佣人在伺候着,而她……却连那个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总裁追妻:女人,别放肆小说txt全文阅读

绝望的仰头,手里捏着的是那张一百万的支票。泪水从眼角滑落,滴入她的唇边。

她的脸上写满了懊悔,痛苦的呜咽了一声,这才喃喃道:“钱有了,可是却出不去了……这样还有什么用……”

正在她失神着的时候,门却突然被用力的推开。

只见黄美娇她灵活的钻了进来,左顾右盼的,脸上写满的却全部都是警惕的神色,仿佛是在躲避着什么人一般。

一直到门被掩盖上后,她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瞥了一眼已经被折腾的不成人样的纪苇苇后,黄美娇这才展露出一抹笑容来。

只要纪苇苇痛苦,那就是她最大的快乐。

她的脸上写满了得意的神色,扭着自己那水蛇腰而后缓缓的走上前挑衅着:“感觉如何?现在成为有钱人卑贱的玩偶,你还有资格来说我吗?纪苇苇,你终究还是步了你母亲的后尘!”

可惜纪苇苇已经精疲力尽了,连手指都不愿意动弹一下,更不要说去理会她蓄意的挑衅了。

鄙夷的碎屑了一口纪苇苇,黄美娇伸出手直接将纪苇苇手里的钞票抽了出来而后讽刺着:“呦,这才一星期不见,你倒是长脸了啊?平日里你不还是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怎么,有了这一张支票就能看不起人了?”

原本还奄奄一息的纪苇苇登时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从床上跳了起来,直接扑向了黄美娇。何奈于脚上的脚铐和床绑在了一起,所以她也只能拽住黄美娇衣服的一角。

纪苇苇双眸布满了血丝,整个人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而后咆哮着:“把钱还给我!那是要给我弟弟治病的,还给我!”

然,黄美娇却一把推开了纪苇苇的手,而后往后退了几步:“这钱我就帮你收下了,至于你弟弟那个病秧子,早晚都会死,这些钱浪费在他身上一点用处也没有。”

语毕,她就扭头兴高采烈的准备离开。可是,就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黄美娇却僵硬在了原地。

迅速的将手里的支票掖到了身后,而后牵强的笑着:“穆……穆总。”

穆清苏没有答话,只是利用余光瞥了一眼狼狈的纪苇苇,而后这才将黄美娇拽了进来:“刚才你做了什么。”

一句简单的话,却让人莫名的觉得头皮发麻。

黄美娇哪里见过这样的局面,登时就双腿一软整个人直接跪了下来解释着:“穆总,这绝对是个干净的货!我男人他前妻留下的,绝对干净。这几年我都看在眼里的,这孩子绝对没有做……”

“这样卑贱的人就应该被羞辱,你没做错。”

穆清苏的声音很轻,可是一言既出的时候,四周的空气仿佛是凝固了一般,而纪苇苇也愣在了原地。

她一开始还以为这个男人是来帮她的,可是此刻竟然……

反应最快的人莫过于黄美娇了,笑意盈盈的将那支票收拢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而后赞美了穆清苏几句,这才赶紧脚底抹油跑开,将房间腾了出来。

泪水早就已经干涸了,纪苇苇吃力的挣扎着一边嘶声力竭着:“为什么……我跟你明明不认识,不是说是一场交易吗,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穆清苏悄然开口:“滚吧。”

刹那间,纪苇苇整个人傻愣在了原地。

她,她刚才没有听错吧?这个男人居然要叫她走了?

就在纪苇苇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脚铐却被刚走进来的保镖给揭开来了。她试着活动了一下,可是得到的却是钻心似的疼。

脚踝处早就被勒出了一大道的血痕,红肿又淤青着,光是看着就让人倍感心疼。

似乎是怕穆清苏后悔一般,纪苇苇连钱都顾不得要,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来得及考虑,穿成这样跑出去是否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而下一秒,纪苇苇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个男人会突然那么‘大发慈悲’的将她放走。

“就是这个女人,前几天我亲眼在包厢里看见的,我记得那天她是被虎哥带进来的!一百万呢!据说是送给穆总的生日礼物。”

“那就是她没错了,竟然变的这么狼狈!”

“快,头条新闻!绝对不能被抢走了!”

一时间,门外的人群瞬间就骚动了起来。

纪苇苇还来不及好好整理自己凌乱不堪的思绪之时,就已经被围堵了个水泄不通。

005

“请问下你是和穆总是什么关系?”

“请问小姐怎么称呼,真的如外界所传,你是为了接近穆总才在大街上装小偷的吗?”

“请问你是用什么样的手段才成功的让穆清苏先生买下了你呢?”

“真的是一百万买下的吗?”

一大堆的人蜂拥而至,根本就不给纪苇苇喘息的机会。

纪苇苇连连后退着,想要逃离却又被挤了进去,这一切仿佛就像是安排好了的一般,所有的矛头都直接指向了穆清苏和纪苇苇。

一个记者直接拽住了纪苇苇的手,用力的拉到了自己的跟前而后追根究底着。

眉头紧皱,纪苇苇用力的拽动着自己的手试图缩回来一边解释着:“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说的穆总什么穆清苏,放开我,我要回家!放手!”

“别说谎了,那天我都拍下来了,你看这个就是证据!”

说着,他就从自己的文件包里掏出了一叠的照片来,上面的纪苇苇衣服被撕裂了一大半,像是一只无力的小羊,任人宰割着。

瞳孔骤然紧缩,她连连摇头,惨叫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推开了众人,而后狂奔而去,遗留下了一脸惋惜的记者们。

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抵达了屋外的时候纪苇苇这才狼狈的喘息着。

而黄美娇似乎也是刚抵达不久,门才刚掩盖上。

纪苇苇三步并作两步,伸出手直接拉开了门走了进去,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推倒在了地上,而后伸出手直接探入了她的口袋里用力的摩挲着,试图寻找回那张支票:“钱呢,钱呢?”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双眸发红,眼眶里的泪水仿佛随时都会溢出来一般。

黄美娇暴喝了一声,抬起手直接踢开了纪苇苇而后这才怒骂道:“你这个女人是疯了吗,什么支票,我早就花完了!谁还会住这种破烂的地方,那钱我早就在刚才买了一栋房子,正准备搬过去呢,你这个肮脏的女人别用你的手来碰我!和你的母亲一个样,犯贱!”

两人的争执声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纪东原,而纪子铭也是在第一时间内从房间里钻了出来。

剧烈的咳嗽着,而后急急忙忙的走上前头拉住了纪苇苇的衣领咆哮着:“姐你干什么去了?谁叫你做那种事情了,那种肮脏的钱我一点都不稀罕!你知道别人有多看不起我们吗?你居然去干那种事情了!一星期连着不回来,我都为你感觉到羞耻!”

纪子铭的指责声让纪苇苇心如刀割。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你……”

“我才不需要这样的臭钱!”

一句话,让纪苇苇肝肠寸断。

她一星期所有的努力成为泡影,一星期所有的精神支柱在这一瞬间直接瓦解。

踉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而后跌坐在了地上失去了反应。

黄美娇嗔怪的看了一眼纪东原而后道:“走吧,我女儿已经在新房子那边等我们了,看着这个女人我就觉得恶心,老公你当初怎么会找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呢……”

纪东原的脸上也是写满了鄙夷,嗤笑了一声之后这才转身去搀扶住了纪子铭而后安抚道:“子铭走吧,这种肮脏的女人你还是少接触好了。”

一向心疼自己姐姐的纪子铭此刻也是怒火中烧,点了点头也跟着答应了下来,这才转身离开,唯独留下了纪苇苇一个人在这个昏暗的房子里……

泪水悄然滑落,无声无息的打湿了那冰冷的地板。

不知过了多久,纪苇苇只觉得浑身发麻,试图站起身来,却是倍感吃力。

转头瞥了一眼已经昏暗下来了的天,这才自嘲的笑了笑,慢吞吞的走向了门口边,漫无目的的走在了大街上。

拥挤的人群让她有种格格不入的错觉。

她甚至都没有机会去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那破旧不堪的家里却已经被一洗而空。

倏尔,她突然痛苦的拐进了小巷子里,而后狼狈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喘息着一边抽噎着:“为什么……我明明都是为了你,可是你却……你却嫌弃我脏……”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纪苇苇近乎要崩溃,胸口那种悲伤随时都会溢出来一般。

街边的路人被纪苇苇这个突然的举动吓了个不轻,连忙退避三尺拉开了与她之间的距离。细细的打量着她,在确认纪苇苇不会做出什么伤害他们的举动后这才悻悻的绕道而走。

时间过得很快,不觉间,月亮就挂枝头了,皎洁的月光轻缓的照射在地上,美的让人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就在纪苇苇觉得自己的一辈子被毁了的时候,前方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本能的站起身来想要逃离,可是却被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接摁倒在了地上。

“唔……”

唇瞬间被篡夺,而她也只能发出这种会意不明的呜咽声。

穆清苏有些难堪的喘息着,这才腾出一只手来摁住了纪苇苇的后脑勺继续加深着这个吻而后才口齿不清道:“别动。”

听出了这个声音是谁的,纪苇苇好不容易安抚下来的激动情绪瞬间又被点燃:“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又怎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你还想怎么样,我已经沦落道这样的地步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啊?”

纪苇苇伸出手试图推拒开他,可是手心却传来了一阵湿稠的异样感,登时所有的表情就凝固在了脸上。缓缓的将手凑到鼻尖,浓厚的血腥味登时就钻入了鼻尖。

“你……”

纪苇苇剩下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周边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想来是因为刚才她的声音太过大,反而是招惹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穆清苏低咒了一声,而后这才恶狠狠的将纪苇苇抛开,而后狼狈的跑远,丝毫不顾及纪苇苇是否会沦入对方的手中。

“在那边,快点,不要让他跑了。好不容易砍到了他一刀,以后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快!”

一个男人暴喝了一声,而后周围不少人附和着,看样子阵势倒是不小。

纪苇苇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冲动,迅速的站起身来,而后直接狂奔向了穆清苏的方向,然,对方的速度要比她来的更快。

只是眨眼间,身后那波黑衣人就赶了上来。

明晃晃的刀柄直接高高扬起,纪苇苇贝齿紧咬下唇,低呼了一声就直接扑了上去,利用自己的身子抵挡住了那个锋利的刀口。

浑身的神经瞬间紧绷,纪苇苇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肉被划开的声音。

闷哼了一声,整个人就直接瘫软了下去,而后压在了穆清苏的身上。

鄙夷的抽出自己的手,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在看见了纪苇苇的脸而停顿了下来。

那拿着刀子的男人先是错愕了一下,而后这才玩味似的扬起自己的唇角调侃道:“穆清苏,你可是真让我们好找啊。想不到就连乞丐都能为你挡刀子。”

总裁追妻:女人,别放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追妻 或 女人 或 别放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大格局是如何炼成的?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必有大格局。何为格局?格局既是心理空间,也是精神结构,还是生命容量,更是综合素养。常言道:再大的饼也大不过烙它的锅。对个人来说,如果事业是饼,格局就是烙饼的锅。决定一个人格局大小的常有以下维度。一是境界的高度。人的境界有高有低。有的人,自己就是世界,世界就是自己,他们只为自己活着,谋的是一己之私,这种人局限于“自我”的羁绊;有的人,世界就是“圈子”,“圈子”就是世界,他们只为小团体活着,谋的是少数人的利益,这种人跳不出“小我”的束缚;有的人,世界就是他人,他人就是世界,他们

  • 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

    人生有三晃: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我们已经晃两下了,暂时不晃了,再晃就死啦。好好劝劝自己:好活赖活都得活,钱多钱少都得过。何不开心的活,乐呵的过,别等快死才琢磨,这辈子活得亏得慌。一生很短,一睁眼一愣神一叹息,就是一天;一个日一个月一忙碌,就是一年;一弹指一邂逅一奔波,就是一生。有些事,可以计较,但别过甚;有些人,可以在意,但别过执;有些痛,可以沉浸,但别太久。这一路走来,最不容易的是自己!累了,得扛着;烦了,得憋着。生容易,活容易,生活真的不容易;你不易,我不易,其实谁都不容易。成长是

  • 心情不好的时候,读一读!

    人生在世,像吃东西一样,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五味杂陈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原文中此处为链接,暂不支持采集酸的时候,是一种无奈;甜的时候,是一种快乐;苦的时候,是一种痛苦;辣的时候,是一种刺激;咸的时候,是一种踏实。任何的滋味,都是人所要经历的,所以遇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事儿,也要从容、淡定一些。有时,烦恼不是因为别人伤害了你,而是因为你太在意。有些事无需计较,时间会证明一切;有些人无需去看,道不同不相为谋。世间事,世人度;人间理,人自悟。面对伤害,微微一笑是豁达;面对诋毁,不去理会是一种超凡。忍耐不是懦

  • 云合镇传媒:百万双流人的回忆!老双流人的春节都怎么过?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小孩子娱乐活动非常丰富什么篮球、跆拳道、轮滑在家也有电脑、手机、电视但是在以前没有高清电视没有什么玩具也没有大型烟火那老双流人春节都玩些什么呢?老双流过年那些事↓↓↓除夕应天寺上子时香初一不动扫帚不动刀初二穿新衣“走人户”初五财神圣日方开市“活动1、杀年猪过去的双流,每年立冬后,家家户户杀过年猪。年猪杀好后,腌香肠,把香肠、鲜肉串绳从梁柱上悬垂下来,放在烧柴灶的灶门上方,利用烧火煮饭时的柴烟逐日熏制,直至色泽金黄,闻之甚香。2、碾汤圆粉进入腊月中旬,各家各户又开始推碾汤圆粉,为大

  • 传统过年方式变了吗? 年货年夜饭“一键”解决

    “‘萝卜’在台语发音类似‘菜头’,过年都要吃,代表‘好彩头’,鱼丸代表团圆。”李函儒说。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是中国人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每年春节,人们不管在哪里,都会放下手中事情,赶在除夕前回到家中和亲人们一起话家常、吃团圆饭。不过,欢声笑语中,也有不少读者表示,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过年没意思……真的是年味淡了吗?其实不然。传统过年的内容和形式,与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相适应,但随着习惯的改变,这一切自然也会变。如今,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发达,从回家的方式,到网购年货、年夜饭

  • 牛羚破五(观人作品)

    《牛羚破五》大年初五,破五穷。牛羚要破五,狮子要破旧……沐菴堂原创出品@《沐菴堂文集.诗歌》节选@牛羚破五|观人作品@大年初五。牛羚要破五早前,动物园早有告示:放炮者,全园悬赏通缉牛羚在园区没发现一挂鞭却意外发现,狮子在牛棚悄悄蹲守它抓了个正着,问:你娃儿办事,哪一回不请我来放鞭?狮子涨红了脸,应:谁不知道“大年初五,放鞭炮迎财神”,但这……也是“乌龟的屁股——规定”!边说边扔下什么,溜了。是一挂鞭!牛羚还在生气:没有文化,比狮子这帮流氓还可怕还、还……@观人,又名木荷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人

  • 翟一名说龙韬:困难中,找出活路

    ——求途之路贿赂金品称之为金玉。古代都喜欢贿赂。不过,如果行贿而对方却不接受,又该怎么办呢?这可能是最可悲的事情,连为自已找条活路都很困难。卫国庄公蒯聩,就是想行贿,却遭到拒绝而被杀害的人物。其实,蒯聩是个很倒霉的人,他恨父王灵公的夫人南子,想要把他给杀了,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同伙的人却临时反悔,且将这个秘密泄漏了,不得已只好逃亡。不巧的是,就在逃亡期间,父王灵公死了,如果当时他没有逃,今天他可能就是侯了,而继承灵公地位的是,他的亲生子辄,即位后称为出公。由于儿子成为君王,因此他想返回卫国,可是

  • 洛江虹山举行传统民俗祈福 讨新年“好兆头”

    2月18日是大年初三,一场规模浩大的非遗民俗活动在洛江区虹山乡举行——来自各地的信众跟随着聚峰宫中的圣祖妈像一路巡境,最终到达莆田市仙游县圣泉宫祖殿谒祖进香,以讨个好兆头。巡境场面当天凌晨5点30分,天还未亮,聚峰宫前热闹不已,由信众自发组成的车队绵延六七公里,5000多名信众、800多辆车参与其中。当车队到达仙游圣泉宫的时候,传统的舞龙舞狮、闽南拍胸舞和惠女风情等民俗表演异彩纷呈,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观看。据称,聚峰宫中的圣祖妈是居住在虹山乡的彭氏先辈于1575年从仙游县的圣泉宫妈祖分炉过来,虹

  •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 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昨日,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继续开展,在中心市区西街肃清门广场大店铺举行的“非遗·匠人”展览,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参观者。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吸引不少市民和游客驻足欣赏见人,见物,见生活。在肃清门广场同时还举行《岁时节庆》新春影像志专题展,展出了一批泉州节庆影像志新作,这些作品记录下“年兜”的狂欢景象和“光明之城”的火种传递,参观者还可以感受泉州“敬天”“敬神”“拜祖先”等隆重的传统礼俗,感受泉州原汁原味的生活。“泉州历史悠久,有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