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总裁追妻:女人,别放肆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9 1:16: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总裁追妻:女人,别放肆

003

然,下一秒,她的目光就停留在了门口边不远处的一抹黑色西装俊挺的男人侧脸上。163女人网

眼眸深处瞬间流动起一抹光芒来,绝对不会错,这个男人就是刚才将他在大街上狠狠羞辱了一番的男人!或许他能帮忙也说不定。

正在纪苇苇打算向他求助的时候,那男人却率先行动了:“这个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这句话刚说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眨眼间的功夫,人群中就炸开了锅了。

“我没看错人吧,他居然……”

“真的是穆清苏!今天他生日居然会来这里,话说他竟然在这个时候会来这里,他不是要和廖家的女人结婚吗?”

周围传来的唏嘘声很快的就掩盖过了刚才虎哥的声音,不过虎哥倒是不恼,反而是将他的唇角却上扬了起来,满意的转头瞥了一眼拐角处的黄美容而后这才将纪苇苇塞到了穆清苏的怀里而后就直接将她的手铐解开推拒到了前方。

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纪苇苇伸出手就直接将自己破碎不堪的衣服收拢了起来挡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腾出一只手来将嘴里的破布拉了出来,扭头直接跑向了人少的地方。

然,才刚迈出几步不到的时候,整个人就直接腾空而起,而后被倒扣在了肩膀上直接扛了出去。

肚子翻江倒海般的难受,纪苇苇涨红着脸伸出手用力的拍打着穆清苏的后背一边挣扎着:“放手!放手!我是很感谢你帮忙救出我,但是现在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而穆清苏却只是冷冷的瞥下一句闭嘴就随手打开了周边的一间小房子,而后用力的甩上,将秦初初直接丢到了chuang上。

柔软宽大的chuang因为纪苇苇的重力而稍稍凹陷下了一角,闷哼了一声,正打算挣扎起身的时候,纪苇苇却被穆清苏直接压制在身下。说明163nvren.com

男性独有的气息瞬间迎面而来。

呼吸下意识的加重,纪苇苇被吓的不知所措。

只见他冷着一张脸,毫不怜惜的扼住了纪苇苇那粉嫩白皙的玉颈,稍稍用力这才咄咄道:“千方百计的接近我,偷窃,装无辜,被贩卖带到我的包厢来?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都是误会……我只是想要钱给我弟……”

“钱?是吗……”

看着穆清苏似笑非笑的样子,纪苇苇的寒毛瞬间耸立而后赶紧解释着:“我说了,我不认识你,我偷那女人的钱包只不过是……唔……”

不过是一个出卖自己身子的女人,有本事走进来就注定是有门路的,钱他有的是,事到如今何必还要惺惺作态?

不给纪苇苇挣扎的机会,穆清苏在她语无伦次的时候直接占有了她!

纪苇苇的泪水顷刻间便滚落了下来,伸出手死死的扣住了穆清苏的后背,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穆清苏打断了

“一百万,我多给你一百万,然后你给我闭嘴。”

原本还哭泣着的纪苇苇登时就咬住了自己的下唇,默默的将这疼痛忍了下来。

是的,她需要钱,一大笔钱……

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缓缓的滚落下来,打湿了耳边的枕头。

一夜欢情,无尽的索取。

低吼声,妖娆的叫唤声,一室旖旎。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翌日,阳光透过缝隙洒落进来一些。

低低的呢喃了一声,纪苇苇这才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眸。

痛意瞬间就传遍全身,惹得她到抽了口气。

原本应该是光洁的肌肤此刻遍布着的却全部都是淤痕,细密而刺目。

昨日的记忆缓缓的涌动上了心头,登时一惊,纪苇苇着急的想要站起身来,却发现双脚不知何时被扣上了锁链,只有手能活动。

用力的踢蹬着脚,除了锁链碰撞发出的声音外只能体会到身下钻心似的疼痛。

正在纪苇苇挣扎无果的时候,门却吱呀一声被推开来。163女人网

抬头瞥见的就是穆清苏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和鄙夷的笑容,缓缓的走了进来,啪的一声直接将门用力的甩上而后冷然道:“别费力,我也只不过是满足了你的目的。”

纪苇苇怒目圆睁,这才大声嚷嚷着:“我说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知道你有钱,可是你不能这样看不起人,我只不过……”

穆清苏抬手一记耳光直接掠过,鹰鸷般的目光直接锁定在了纪苇苇红肿起来的侧脸:“一百万,我再给你加一百万,告诉我你的目的。你是不是那个女人派过来的?”

004

纪苇苇只觉得眼前一片昏花,愣了半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冷笑,穆清苏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一秉精巧的瑞士军刀轻轻的摩挲了一番,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寒意来:“我倒是还想看看你能装多久。”

他每走进一步,纪苇苇就颤抖一番。163女人网等他停下自己脚步的时候,纪苇苇的心瞬间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

刀子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意,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而后纪苇苇这才连连摇头解释着:“不要……我只是要钱,不管是任何人我都会卖掉自己的,你说的事情是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你放手!放我回去,你昨天说会给我一笔钱的,现在我们交易结束了,结束了你明白吗!”

挑眉,穆清苏将自己的脸逼近了纪苇苇的脸前,近在咫尺。

戏谑般的捏住了她的下颚,而后道:“结束?你说结束?你处心积虑的在大街上让我羞辱你,让媒体头条曝光了我,从而将视线转移到你的身上来,你做的很成功。除了那个女人以外,我不觉得谁的手段还会这么卑劣。既然这样的话,我不如就让你如愿?”

穆清苏虽然在笑,可是纪苇苇却察觉不到他任何的笑意。

他的大掌顺着纪苇苇的脸颊不断的往下移动着,而后停留。

后脊发直,纪苇苇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个邪肆的男人,而后房间内再次传来了让人脸红心跳加速的娇喘声……

整整一个星期,纪苇苇就像是一个傀儡一般被囚禁与床边,动弹不得,就连吃喝拉撒也是由专门的佣人在伺候着,而她……却连那个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绝望的仰头,手里捏着的是那张一百万的支票。泪水从眼角滑落,滴入她的唇边。

她的脸上写满了懊悔,痛苦的呜咽了一声,这才喃喃道:“钱有了,可是却出不去了……这样还有什么用……”

正在她失神着的时候,门却突然被用力的推开。

只见黄美娇她灵活的钻了进来,左顾右盼的,脸上写满的却全部都是警惕的神色,仿佛是在躲避着什么人一般。

一直到门被掩盖上后,她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瞥了一眼已经被折腾的不成人样的纪苇苇后,黄美娇这才展露出一抹笑容来。

只要纪苇苇痛苦,那就是她最大的快乐。

她的脸上写满了得意的神色,扭着自己那水蛇腰而后缓缓的走上前挑衅着:“感觉如何?现在成为有钱人卑贱的玩偶,你还有资格来说我吗?纪苇苇,你终究还是步了你母亲的后尘!”

可惜纪苇苇已经精疲力尽了,连手指都不愿意动弹一下,更不要说去理会她蓄意的挑衅了。

鄙夷的碎屑了一口纪苇苇,黄美娇伸出手直接将纪苇苇手里的钞票抽了出来而后讽刺着:“呦,这才一星期不见,你倒是长脸了啊?平日里你不还是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怎么,有了这一张支票就能看不起人了?”

原本还奄奄一息的纪苇苇登时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从床上跳了起来,直接扑向了黄美娇。何奈于脚上的脚铐和床绑在了一起,所以她也只能拽住黄美娇衣服的一角。

纪苇苇双眸布满了血丝,整个人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而后咆哮着:“把钱还给我!那是要给我弟弟治病的,还给我!”

然,黄美娇却一把推开了纪苇苇的手,而后往后退了几步:“这钱我就帮你收下了,至于你弟弟那个病秧子,早晚都会死,这些钱浪费在他身上一点用处也没有。”

语毕,她就扭头兴高采烈的准备离开。可是,就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黄美娇却僵硬在了原地。

迅速的将手里的支票掖到了身后,而后牵强的笑着:“穆……穆总。”

穆清苏没有答话,只是利用余光瞥了一眼狼狈的纪苇苇,而后这才将黄美娇拽了进来:“刚才你做了什么。”

一句简单的话,却让人莫名的觉得头皮发麻。

黄美娇哪里见过这样的局面,登时就双腿一软整个人直接跪了下来解释着:“穆总,这绝对是个干净的货!我男人他前妻留下的,绝对干净。这几年我都看在眼里的,这孩子绝对没有做……”

“这样卑贱的人就应该被羞辱,你没做错。”

穆清苏的声音很轻,可是一言既出的时候,四周的空气仿佛是凝固了一般,而纪苇苇也愣在了原地。

她一开始还以为这个男人是来帮她的,可是此刻竟然……

反应最快的人莫过于黄美娇了,笑意盈盈的将那支票收拢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而后赞美了穆清苏几句,这才赶紧脚底抹油跑开,将房间腾了出来。

泪水早就已经干涸了,纪苇苇吃力的挣扎着一边嘶声力竭着:“为什么……我跟你明明不认识,不是说是一场交易吗,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穆清苏悄然开口:“滚吧。”

刹那间,纪苇苇整个人傻愣在了原地。

她,她刚才没有听错吧?这个男人居然要叫她走了?

就在纪苇苇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脚铐却被刚走进来的保镖给揭开来了。她试着活动了一下,可是得到的却是钻心似的疼。

脚踝处早就被勒出了一大道的血痕,红肿又淤青着,光是看着就让人倍感心疼。

似乎是怕穆清苏后悔一般,纪苇苇连钱都顾不得要,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来得及考虑,穿成这样跑出去是否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而下一秒,纪苇苇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个男人会突然那么‘大发慈悲’的将她放走。

“就是这个女人,前几天我亲眼在包厢里看见的,我记得那天她是被虎哥带进来的!一百万呢!据说是送给穆总的生日礼物。”

“那就是她没错了,竟然变的这么狼狈!”

“快,头条新闻!绝对不能被抢走了!”

一时间,门外的人群瞬间就骚动了起来。

纪苇苇还来不及好好整理自己凌乱不堪的思绪之时,就已经被围堵了个水泄不通。

005

“请问下你是和穆总是什么关系?”

“请问小姐怎么称呼,真的如外界所传,你是为了接近穆总才在大街上装小偷的吗?”

“请问你是用什么样的手段才成功的让穆清苏先生买下了你呢?”

“真的是一百万买下的吗?”

一大堆的人蜂拥而至,根本就不给纪苇苇喘息的机会。

纪苇苇连连后退着,想要逃离却又被挤了进去,这一切仿佛就像是安排好了的一般,所有的矛头都直接指向了穆清苏和纪苇苇。

一个记者直接拽住了纪苇苇的手,用力的拉到了自己的跟前而后追根究底着。

眉头紧皱,纪苇苇用力的拽动着自己的手试图缩回来一边解释着:“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说的穆总什么穆清苏,放开我,我要回家!放手!”

“别说谎了,那天我都拍下来了,你看这个就是证据!”

说着,他就从自己的文件包里掏出了一叠的照片来,上面的纪苇苇衣服被撕裂了一大半,像是一只无力的小羊,任人宰割着。

瞳孔骤然紧缩,她连连摇头,惨叫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推开了众人,而后狂奔而去,遗留下了一脸惋惜的记者们。

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抵达了屋外的时候纪苇苇这才狼狈的喘息着。

而黄美娇似乎也是刚抵达不久,门才刚掩盖上。

纪苇苇三步并作两步,伸出手直接拉开了门走了进去,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推倒在了地上,而后伸出手直接探入了她的口袋里用力的摩挲着,试图寻找回那张支票:“钱呢,钱呢?”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双眸发红,眼眶里的泪水仿佛随时都会溢出来一般。

黄美娇暴喝了一声,抬起手直接踢开了纪苇苇而后这才怒骂道:“你这个女人是疯了吗,什么支票,我早就花完了!谁还会住这种破烂的地方,那钱我早就在刚才买了一栋房子,正准备搬过去呢,你这个肮脏的女人别用你的手来碰我!和你的母亲一个样,犯贱!”

两人的争执声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纪东原,而纪子铭也是在第一时间内从房间里钻了出来。

剧烈的咳嗽着,而后急急忙忙的走上前头拉住了纪苇苇的衣领咆哮着:“姐你干什么去了?谁叫你做那种事情了,那种肮脏的钱我一点都不稀罕!你知道别人有多看不起我们吗?你居然去干那种事情了!一星期连着不回来,我都为你感觉到羞耻!”

纪子铭的指责声让纪苇苇心如刀割。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你……”

“我才不需要这样的臭钱!”

一句话,让纪苇苇肝肠寸断。

她一星期所有的努力成为泡影,一星期所有的精神支柱在这一瞬间直接瓦解。

踉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而后跌坐在了地上失去了反应。

黄美娇嗔怪的看了一眼纪东原而后道:“走吧,我女儿已经在新房子那边等我们了,看着这个女人我就觉得恶心,老公你当初怎么会找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呢……”

纪东原的脸上也是写满了鄙夷,嗤笑了一声之后这才转身去搀扶住了纪子铭而后安抚道:“子铭走吧,这种肮脏的女人你还是少接触好了。”

一向心疼自己姐姐的纪子铭此刻也是怒火中烧,点了点头也跟着答应了下来,这才转身离开,唯独留下了纪苇苇一个人在这个昏暗的房子里……

泪水悄然滑落,无声无息的打湿了那冰冷的地板。

不知过了多久,纪苇苇只觉得浑身发麻,试图站起身来,却是倍感吃力。

转头瞥了一眼已经昏暗下来了的天,这才自嘲的笑了笑,慢吞吞的走向了门口边,漫无目的的走在了大街上。

拥挤的人群让她有种格格不入的错觉。

她甚至都没有机会去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那破旧不堪的家里却已经被一洗而空。

倏尔,她突然痛苦的拐进了小巷子里,而后狼狈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喘息着一边抽噎着:“为什么……我明明都是为了你,可是你却……你却嫌弃我脏……”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纪苇苇近乎要崩溃,胸口那种悲伤随时都会溢出来一般。

街边的路人被纪苇苇这个突然的举动吓了个不轻,连忙退避三尺拉开了与她之间的距离。细细的打量着她,在确认纪苇苇不会做出什么伤害他们的举动后这才悻悻的绕道而走。

时间过得很快,不觉间,月亮就挂枝头了,皎洁的月光轻缓的照射在地上,美的让人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就在纪苇苇觉得自己的一辈子被毁了的时候,前方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本能的站起身来想要逃离,可是却被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接摁倒在了地上。

“唔……”

唇瞬间被篡夺,而她也只能发出这种会意不明的呜咽声。

穆清苏有些难堪的喘息着,这才腾出一只手来摁住了纪苇苇的后脑勺继续加深着这个吻而后才口齿不清道:“别动。”

听出了这个声音是谁的,纪苇苇好不容易安抚下来的激动情绪瞬间又被点燃:“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又怎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你还想怎么样,我已经沦落道这样的地步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啊?”

纪苇苇伸出手试图推拒开他,可是手心却传来了一阵湿稠的异样感,登时所有的表情就凝固在了脸上。缓缓的将手凑到鼻尖,浓厚的血腥味登时就钻入了鼻尖。

“你……”

纪苇苇剩下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周边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想来是因为刚才她的声音太过大,反而是招惹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穆清苏低咒了一声,而后这才恶狠狠的将纪苇苇抛开,而后狼狈的跑远,丝毫不顾及纪苇苇是否会沦入对方的手中。

“在那边,快点,不要让他跑了。好不容易砍到了他一刀,以后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快!”

一个男人暴喝了一声,而后周围不少人附和着,看样子阵势倒是不小。

纪苇苇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冲动,迅速的站起身来,而后直接狂奔向了穆清苏的方向,然,对方的速度要比她来的更快。

只是眨眼间,身后那波黑衣人就赶了上来。

明晃晃的刀柄直接高高扬起,纪苇苇贝齿紧咬下唇,低呼了一声就直接扑了上去,利用自己的身子抵挡住了那个锋利的刀口。

浑身的神经瞬间紧绷,纪苇苇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肉被划开的声音。

闷哼了一声,整个人就直接瘫软了下去,而后压在了穆清苏的身上。

鄙夷的抽出自己的手,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在看见了纪苇苇的脸而停顿了下来。

那拿着刀子的男人先是错愕了一下,而后这才玩味似的扬起自己的唇角调侃道:“穆清苏,你可是真让我们好找啊。想不到就连乞丐都能为你挡刀子。”

总裁追妻:女人,别放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追妻 或 女人 或 别放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广场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草坪,却意外的吸引10万人到访……

    它位于西班牙马德里马约尔广场上,由一个70米长的天然草地(总共3500平方米)组成,以此来纪念马德里的四百年诞辰。虽然项目很简单,但是当地居民和游客都为广场新颖的样貌所惊喜,欣然应邀,前来感受这个被舒适地环抱着的空间。超过10万人在连续四天的时间里来到这里,项目的落成也受到了相关国家和国际媒体的关注与相应。▼西班牙马约尔广场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草坪这是一个为所有年龄层的公民和游客提供的艺术品,让他们以一种有趣和直接的方式参与其中,从而成为了一个具有纪念性意义的空间,为人们创造难忘的回忆。它作为马德

  • 做人最高境界就是,嘴上不说,心里明白!

    当别人恭维你时,偷偷高兴一下就行了,不要完全当真,因为那十有八九是哄你的;别人批评你时,稍稍不开心一下就行了,但不可生气,因为那十有八九是真的。如果真苦,你哪有时间喊累。如果真忙,你哪有时间抱怨。因为承受得还不够,所以你才有时间抱怨。不为物喜,不为己悲,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一切自有定论!↑↑↑

  • 昏官十两金子买条龙,一碗龙汤下肚,竟化身为龙!

    深山中,有一地方名远水县,今日来了一老道士,一手拄幡,一手提着银色的小笼子,有百姓走近一看,小笼中竟盘着一条,半尺长的白色的小龙,甚是惊奇。再看老道士,径直走到闹市中,开口大声道:“卖龙咯!卖龙咯!”居然是在卖龙!有好事者大着胆子,问真龙假龙,老道一手指天,晃了晃笼子,一声“雨来”,空中竟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百姓无不大惊。却说这远水县,有一人名刘龙,乃是当县父母官。早年母亲生他之时,天空一声霹雳,下起倾盆大雨,父亲出门一看,竟见空中似有巨龙翻腾,心中料想我儿绝非池中物,便取名为刘龙。刘龙自幼聪慧

  • 道易修则不易,且修且珍惜!

    葛洪《神仙传》谓:「自伏羲至三代,显名道士,世世有之。」《太霄琅书经》称:「人行大道﹐号为道士。」东晋《太极真人敷灵宝斋戒威仪诸经要诀》云:「道士也,于此学仙,道成曰真人;体道大法,谓之真人矣。」《太上洞玄灵宝出家因缘经》说:「所以名为道士者,谓行住坐卧,举心运意,唯道为务。讲说大乘,教导众生,发大道心,造诸功德,普为一切,后己先人,不杂尘劳,唯行道业。」《唐六典》卷四云:「道士修行有三号:其一曰法师,其二曰威仪师,其三曰律师。其德高思精,谓之炼师。」道士标准开口能讲道---羲黄老庄盘腿能打坐-

  • 这么美的庭院,即便是在家里也有度假的感觉!

    风轻闻鸟鸣,雨住听虫吟,花前观蝶舞,月下赏琴音。独处的时光,可以思考,也可以遗忘。清风拂过,默闻书香,执一杯香茗,释空心间。城市里的快节奏生活在这里慢下来乡下悠闲惬意的柴米油盐的日子让紧绷的神经得以舒缓如果可以到乡下买一块地盖一栋喜欢的房子在墙壁围上栅栏,爬满花花草草想种什么植物自己决定当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投射到地面房子便立于斑驳的光阴之中与周围的花草林木融为一体斟一杯红酒,私享阳光庭院小小的喷泉,爬满植物的棚子能遮风挡雨的屋顶,木制的门还没到家,人已经美醉了花团簇拥,每天都在花香中醒来在这样

  • 小满,最好 —— 人生不求太满

    小满是夏天的第二个节气,此时节,温度降水都开始增加,北方的小麦逐渐成熟,但是籽粒尚未饱满,所以称之为小满。在二十四节气中,很多节气都是相对的。比如小暑对大暑、小雪对大雪、小寒对大寒,但是小满之后却是芒种,因为对中国人来讲,大满是犯忌讳的说法。月盈则亏,水满则溢。事情太满就会走向反面,花未全开,月未全圆,才是人生最好的状态。小满:满而不盈《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这样诠释小满:“四月中,小满者,物至于此小得盈满。”又云:“斗指甲为小满,万物长于此少得盈满,麦至此方小满而未全熟,故名也。”小满的原意就是讲

  • 这段话太实在了,送给各位共赏!(适合每一个人)

    每天徒步,我只为好玩,不为锻炼。朋友聚会,我只为高兴,不为吃饭。旅行、摄影,我只为见识,不为作品。唱歌、跳舞,我只为愉悦,不为出彩。吃饭、睡觉,我只为活着,不为香甜。六十后的日子,生活就这么简单。没有明确的目标,只有自在随意的每一天。学习感兴趣的新东西,与时代同行,与知识相伴。偶尔找几个老友聚聚,喝点茶,扯点闲淡。想动就出去遛遛,想静就宅在家里网上转转;想吃就弄几样可口菜,想喝就烫壶老酒慢慢灌。轻松随意,自在悠闲,无欲无求,舒服恬淡。活多久不重要,你得活好每一天。有没有钱不重要,幸福就是种感觉,

  • 什么是人品?

    人品,是衡量一个人好坏的标准;人品,是决定一个人成败的关键。人品,是一个人最强大的靠山,是一个人最厉害的武器。人品好的人,遇事有人帮助,做事有人支持。人品差的人,有难无人肯扶,做事无人认同。人这辈子,什么最值钱?身价会跌,财富会散,唯有良好的人品,永远不会衰败。人品是黄金,经得起考验;人品是珍宝,没人敢伤害。人活一世,人品越好,修养越高;修养越高,格局越大;格局越大,人脉越广;人脉越广,机会越多;机会越多,成功越近!好人品,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是一个人最高的学历。一个人,可以没钱没势,但一定要有

  • 王阳明:好的人生,要学会做减法

    每个人生来都是一张白纸,会随着生活阅历和知识见闻的丰富而变得五彩斑斓。但是好的人生,并不一定是浓墨重彩的。“淡极始知花更艳”,学会给人生做减法,往往会遇见更美的风景。01王阳明说:“吾辈用功,只求日减,不求日增。减得一分人欲,便是复得一分天理,何等轻快洒脱,何等简易。”给人生做减法,要减去一些过度的欲望。大千世界,道不尽、画不完的繁华,总使人眼花缭乱,目光不自觉地被吸引,心里也暗暗地种下了欲望,容易成为被欲望驱使的奴隶。朱熹曾说:“饮食,天理也;山珍海味,人欲也。夫妻,天理也;三妻四妾,人欲也。

  • 【技巧】销售 | 不只是说话那么简单!!!

    80%的销售员都认为销售最关键的就是嘴巴会说话,所以一见到客户就滔滔不绝,而大部分客户都还没有耐心听完你讲就拒绝了。金融行业的销售高手,基本上都是认为销售耳朵要比嘴巴重要!沟通从心开始,第一步就是学会倾听,在销售中,80%成交要靠耳朵完成,仅有20%靠嘴巴来讲解。1、80%的成交靠耳朵完成。(1)倾听客户需求。(2)改进产品和服务。(3)掌握客户的满意度。销售人员首先应该扮演好听众,而后才是演说家。2、学会倾听客户的谈话。(1)让客户把话说完,不要打断对方。(2)努力去体察客户的感情。(3)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