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亿万总裁,霸道夺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9 1:16: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亿万总裁,霸道夺爱

第3章

叶芊然到公司整整晚了一个小时。163女人网

等待她的不是主管的训斥,而是一份离职证明。

原来有人一大早就替她办了离职手续。

“你们这些90后就是心浮气躁,整天就想着东跳西跳,注定一事无成,只能回家啃老。”主管朝她翻了翻白眼,用她的台湾腔尖声尖气的说。

像从前一样,叶芊然没有和她抬杠,把涌到嗓子眼的怒气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老实说,这份工作简直就连鸡肋都不如,薪水少的可怜,每天无偿加班,周末只有一天休息,最可恨的是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台湾老三八成天对她挑三拣四。不过,她还是强忍着,这年头经济形势不乐观,人多粥少,就业环境不乐观,像她这种刚毕业的大学生能找到份工作已经算不错了。版权163nvren.com

叶芊然默默收拾好东西走出了公司。

回到那仅20平米的蜗居,屁股还没坐稳,房东就来敲门了。

她的房子竟然也被退了!

这是要把她逼上绝路的节奏吗?

“混蛋——”叶芊然气的想跳脚,如果现在天勤能在身边,该有多好啊!

高中毕业之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去了美国,为了配得上他,她每日每夜,废寝忘食的学习,终于考进了全国排列前五位的秦海大学。

他说一毕业就回来和她结婚,可是离毕业的日子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为什么他还不回来呢?

天勤,你快点回来呀,我好想你,好想你!

她凝视着手机里的照片,心里有了一片怅然。

翌日,天还没亮,她就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惊醒,来人叫阿诺,是被指派来接她的司机。

她迷迷糊糊的跟着他上了车,一路上哈欠连天,“你那个老板什么来头,拽得不可一世?”

“我要说出他的来头,准把你吓死!”阿诺挑了挑眉。

“你说吧,看看我会不会吓死。说明163nvren.com”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阿诺低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告诉你,他叫莫承熙。”

“不认识。”她淡漠的摇了摇头。

“他可是大名鼎鼎的莫少莫承熙!”阿诺恶狠狠的瞪着她,彷佛她没有兴奋的手舞足蹈,惊声尖叫对他的boss是种侮辱。

“那又如何?”她摊了摊手。

阿诺竖起大拇指,“我们boss才16岁就被哈佛破格录取,如今掌管着全球500强的跨国企业中威集团。原文http://www.163nvren.com/”阿诺摇头晃脑,一副神气活现的模样,看得出来,能为莫承熙开车对他而言是种莫大的荣耀。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车驶进了潜水湾,在青山绿水之间,隐隐现出了一座造型奇特的别墅。远远望去,它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白天鹅,挣脱束缚,向往自由。

进入大厅,等了大半晌,主人才在管家的陪同下缓缓下楼。

女管家罗丝是她的直接上司,她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从古朴的金属边框眼镜和刻板的脸部线条来判断,她是个相当严厉的人。此刻,她的眼睛正在不停的打量着她。

莫承熙坐到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向罗丝递了个眼色。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罗丝开始宣布规矩,“在别墅里,不准大哭大笑,不准大声说话,不准随意喧哗,总之绝对不许制造任何噪音;不许涂香水,不许在你身上留下任何污染空气的异味;别墅从一楼到三楼的清洁都有你负责,每天早上和傍晚,你要清扫一遍,地毯和陶砖上不能有一片碎屑,门窗家具不能有一粒灰尘,特别是头发丝,绝不能有头发丝!”她停了瞬,推了推眼镜,“你必须对主人绝对服从,执行他的任何命令和要求,无论你在哪里都必须随传随到,绝对不许在他面前说‘不’。”

“任何要求?”叶芊然恶狠狠的瞪了莫承熙一眼,“我绝对不会出卖自己!”

“你想得美!”罗丝露出了极为幽讽的笑意,“告诉你,你是六个月来这栋别墅的第100个女佣,但凡敢对boss动一丝念头,哪怕只是想一想。”她扬起手作了个割喉的手势,“Fire!”但她没有说出口的是,过去由四个女佣分工合作,现在仅有她一人。

莫承熙虽然没开口,但那一脸嘲弄足以表达出他的意思,她这种层次该排到银河系之外了。叶芊然看在眼里,更是气上加恼,她不屑的甩了甩手,“太夸张了吧,我看了他一百遍也没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值得动邪念的地方!”她很坚决的回击。

罗丝嗤笑了声,脸上有抹轻蔑之色,在她眼里,叶芊然根本就是欲盖弥彰,她的boss就如春天的旭日,中秋的明月,哪个女子不痴恋的成颠、成疯、成狂,前任里面跳楼的、割腕的、上吊的,还有患了忧郁症或者厌食症的,可没在少数。

“boss,我带她去看她的房间。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她向莫承熙请示。

莫承熙微微颔首,脸上有种极为诡谲的笑意。

叶芊然直觉感到这里面大有文章,她要见机行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跟着罗丝上到二楼,她的房间在最里面。

刚一开门,就有一只雪白的萨摩耶朝她们扑来。

“这是波比,以后你和它一起住。”她指了指房内的两张床,“大床是波比的,小床是你的,不要弄混了,波比不喜欢别人占用它的床!还有,波比也要由你照顾,每天要给它洗澡,早晚都要刷牙,不要乱喂东西给它吃。”

叶芊然有种火冒万丈的感觉,竟然让她和狗住,未免欺人太甚!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吐出来再吸一口,忍字头上一把刀,但还是要忍!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整死她了?大错特错!

她从小家里就有养狗,她很喜欢狗,也知道如何与它们和平共处。

俯下身,她微笑的摸了摸波比的头,“波比,乖乖哦,以后和姐姐做好朋友,姐姐每天都做香喷喷的肉骨头给你吃。”

波比在她身上嗅了嗅,就摇起了尾巴,看来对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第4章

她拍了拍手,直起身,转头看着罗丝,“既然是住狗屋,就没理由扣房租了吧?”

罗丝脸上有块肌肉抽搐了下,抬了抬眼镜,用种怪异的眼神瞅了她半晌,然后递给她一个智能传呼装置,“这个你要随身携带,以便主人传唤,晚上不要睡的太死,只要主人传唤你,不论你在哪里做什么都必须在一分钟赶到,好好注意上面的计时器,主人传唤完毕就会即刻启动。”

死变态!叶芊然在心里咒骂了句。

临走时,罗丝又甩下了一句话,“别墅里里外外都安装有全球最先进的保安防卫系统,一只蜜蜂都飞不出去,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所以,你一根针都别想能带出去。”

她走后,叶芊然便开始整理别墅了。

这里真的大的令人咋舌,而且还像个迷宫一样,从一层忙到三层外加寻路,足足花费了她大半天日子。最后整理的是三楼莫承熙的房间。

她在手机里选了首ladygaga的pokerface,然后戴上耳机一边跟着哼哼一边忙乎起来,听到兴奋的时候,还握住吸尘器的把手扭摆几下。

忙完之后,她一手提上吸尘器,一手动抹布,哼着歌扭动起她纤细的杨柳腰退了出去。

因为是倒退着,所以毫不知情的就撞上了身后的“大山”。

转过身,仰起头,莫承熙那张俊美无匹的面庞跃入眼帘,他正用极怪异的眼神注视着她,仿佛面对的是外星来的异种生物。老实说,他一直都待在别墅里,偷偷看着她自娱自乐的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忙了个彻底,没有抱怨,没有哀叹,没有歇斯底里的尖叫,更没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哭,画面真是无聊到爆。

“你挺享受的?”困惑的语气透露了他的不满和失望。

“事情摆在那里,痛哭流涕、抱怨个不停还是得做完,还不如开开心心去做,给自己一份好心情。”叶芊然白了他一眼,准备离开,被他一把拽住,“Wait!”声音轻如鹅毛,语气却是命令般的强硬。

他走到床头柜前,伸出修长的食指在桌面划开一道弧线,然后在指间搓了搓。

“怎么样,很干净吧?”叶芊然得意的笑了笑,“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任何找茬的机会!”

有种无法言喻的神色在莫承熙眼中游弋了片刻,“你可以出去了。”他冷冷的吐了句,转过身,把脸朝向了窗外。

叶芊然哼起歌,眉飞色舞的走了出去,这一局她完胜。

晚上给波比洗完澡,叶芊然就抱起它回了房间,一起躺在地毯上嬉戏,然后倚在它毛茸茸的背上打开了手机,

接近八点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是她的好朋友程杰。

程杰与她是大学校友,两人因为一场古筝比赛迅速成为好朋友,毕业后,新闻系出身的他投身进了狗仔队的行列。

“然然,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程杰怪声怪气的说。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们之间还用唧唧歪歪的吗?”叶芊然调侃的回道。

“我现在在际酒店的商会晚宴上我见到了一个人。”程杰言语里带了点吞吐。

“谁啊,你暗恋的霸王攻?”叶芊然嘻嘻一笑。

“哎呀,别闹了,人家跟你说正经呢。”程杰顿了瞬,“是你朝思暮想的海派公子哥,许氏集团的少东许天勤!”他的声音似乎刻意放低了,但叶芊然依旧听得一清二楚,这个名字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海马体里。

“什么?”她“嗖”的一下从地毯上跳了起来,“怎么可能,天勤还在美国啊!”

“等一下,你上微信,我传照片给你,有图有真相。”程杰挂了电话,很快就在微信上传了几张现场偷拍的照片。

叶芊然看着照片里的人,是许天勤,千真万确!他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带了领结,成熟了许多,也更加帅气了。他的脸上洋溢着秋水般温柔的笑容,那笑容是对他身旁的女子,她长得很美很美,精致的瓜子脸,妩媚的杏仁眼,高挺的鼻梁,红润的樱桃小嘴,一袭华贵的晚礼服完美的衬托起了她修长的身材和雪白的肌肤。

她挽着他的臂弯,他们靠得好近,好亲密。

叶芊然突然觉得天昏地暗,浑身像被闪电击中,辗过一阵剧烈的抽搐,她的心像个自由落体,垂直的从万丈深渊坠落、坠落然后在猛烈的冲击下撕裂成一片一片,重重跌落在坚硬的岩石上,碎成了尘埃似得血色粉沫。

总听人说距离是爱情的杀手,两地分居太久终究会情变,何况还远隔重洋。她不信,她坚信他们的感情不会因为距离和时间而改变,他们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她苦苦的等,苦苦的盼,望穿秋水,难道就是这样的结果?

天勤,你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真的变了吗,真的被万恶的美帝国主义改变了?把我们的感情丢弃进了太平洋?把你的誓言埋葬在了西半球?

她双腿一软,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泪水从眼眶中喷涌而出,像泄了闸的洪水,在面颊上迸流,点点滴滴的跌碎进毛毯里,洇湿了一大片。

“然然,你还好吧?”程杰传来讯息,“没弄清楚之前,你千万别胡思乱想。”他似乎已经猜到了她的心思。

“杰杰,你设法帮我弄到他在国内的手机号码和秦海的住址,还有,别让他知道我和你的关系。”

挂上电话,她颤颤抖抖的拨了许天勤在美国的手机,居然还通着,几声嘟嘟声后,有人接了,极富磁性的嗓音,她一听就知道是许天勤,心里的困惑更深了。

“怎么了,这么晚了,还没睡?”

“你那边现在是几点,该起床了吧?”她尽力让语气保持平静。

“早上九点,我都已经跑步回来了。”他在话筒里笑。

“天勤,你什么时候回国?”她咬了咬唇。

“最近有一个学术研究会,等会一开完我就回来。”他的语气很轻松,说得也很顺溜,完全没有撒谎的痕迹,说完,又添了句,“想我了吗?”

“嗯,好想你。”她的嘴角有丝凄迷的笑。

“我也想你。”他对着话筒啵了一下,“我得出门了,晚上再给你电话。”

“好。”她挂断了,突然感觉全身发冷,为什么他的语气里没有一点吞吐,一点愧疚,他真的还是她所了解,认识的天勤吗?她想不出答案,苦恼的瘫软在了地毯上。

第5章

她感觉好累好累,连动一下手指尖的力气都没有了。

偏偏这个时候,传呼器响了。

两声尖锐的笛声后,计时器开始飞快的跳动。

叶芊然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拉开门,化悲愤为力量,疯狂的朝莫承熙的房间冲去。

推开房门,一分钟刚刚好,不多不少。

只是穿着宽大的睡衣,赤着脚,齐颚的短发乱蓬蓬的像个疯子,眼睛红通通,脸上还泪迹未干。

莫承熙起初还以为见到了鬼。

“你是故意出来吓人的吗?”他蹙起了漂亮的浓眉。

“我已经睡了,难不成还要先换好衣服,化好妆再出来,我又不是都敏俊,能让时间凝滞,把一分钟变成一小时。”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他的目光凝注在她的脸上,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异常,心里暗自一笑。

老实说,晚上看见从不和陌生人亲近的波比对她服服帖帖的,他简直有种吐血的感觉,要知道,波比可没给前面99位女佣少惹麻烦,这下终于让他寻到茬了。

“你哭过了?做不了就不要硬撑,求我,或许我会给你减轻一点事务。”他迷人的嘴角勾起了得意的弧线。

“哭你个大头鬼!”叶芊然凶狠的瞪着他,佯装镇定,“我是过敏体质,对狗毛过敏,明天我就去药店买扑尔敏。”她谎子编的还挺顺溜,表现也相当自然,反正又不是因为他哭。

莫承熙心头的落差又加剧了,“给我倒杯水,加冰。”他需要冰块降降闷火。

“连喝水都要加冰。”她柳眉微挑,“你该不会有恋冰癖吧?”

“你废话太多了。”他被噎了下。

“有钱人就是怪癖多,难怪上次在酒店让服务生送了那么多冰。”她嘀咕了句,声音并不算太小,他听在耳朵里有点风中凌乱。

他要冰块不过是为了压制药性,因为他那个该死的、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薛雯雯吃了熊心豹子胆,在他的酒里动了手脚!偏偏她叶芊然又鬼使神差、冒冒失失的闯进来,活该倒霉!

“快点去!”他低沉的甩了句,把目光转移到了电脑上,不再允许这个女人挑战他的耐性,当然这个晚上他也不会让她好过。

于是乎,接下来,每隔一个小时他就传唤她一次,直到他自己忍受不住困意睡去。

第二天,他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兴致焕然的看着她顶着两只熊猫眼,哈欠连天的在别墅里忙了个遍,整个人像在冰岛的蓝湖冷泉里泡过,超爽!在殊不知,这对叶芊然倒是种解脱,忙就没空胡思乱想,就能暂时忘却被“背叛”的痛楚了。

下午的时候,别墅里来了客人,叶芊然很快就认出来了,是那晚酒店里被扔出去的女人。

她一袭香奈儿的高级定制短裙,清新亮丽的小烟熏妆容,看起来高贵妩媚,与那晚的狼狈和窘迫有天壤之别。

“承熙,你该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她坐在莫承熙身旁,撒娇的扭动着身姿,“还不是aunty想要早点抱孙子,我也是为了孝敬她老人家嘛,反正我们迟早要结婚,就当婚前试爱好了,不然也不知道到时候合不合适?”

“不合适!”莫承熙一张面无表情的扑克脸,语气冷的像座冰山,在空气里直冒寒气,“薛雯雯,我不会和你结婚的。”

“为什么?我到底哪里不好?不够漂亮还是身材不够好?”薛雯雯急了,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有了泪水。

“薛雯雯,你哪里都很好,beautiful,sexyandhot!”莫承熙的声音突然升温了,“你唯一的不好就是你是女人!”

“你什么意思?”薛雯雯狠狠一震,挨了一记突然的狙击。

“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莫承熙叹了口气,走到吧台前倒了杯酒,慢悠悠的啜了口,“我不喜欢女人!”他一字一字,加重语气,从掀开的唇里吐了出来。

薛雯雯脸色惨白,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你……你……你的意思是……”

莫承熙默默地耸了耸肩。

“你……你骗我,你从前不是有很多女人吗?”薛雯雯舌头都打了结。

“她们哪个能超过一个星期,不过是发泄生理需求而已,雯雯,你在我心里和她们不同,我把你当成亲妹妹看待,不结婚完全是为了你好,我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取向,结婚只能给你带来伤害。”莫承熙的表情和语气乍然变得极温和,却让薛雯雯泪如雨下,她不愿相信,不能接受这样的打击,可从莫承熙脸上又看不出说谎的迹象,天啊,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在他们说话时,叶芊然刚巧走到楼梯口,将最重要的几句话听得一清二楚。

Oh,myladygaga!她倒吸了口气,这个高高在上,眼睛朝天,拽到不可一世的公子哥竟然和程杰是一路货色,世界真是越来越疯狂了!

她摇头叹了口气,随后又乐开了,对她来说,倒是件好事,这下子她在别墅里可以高枕无忧了。

正在这时,薛雯雯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震荡了大厅四壁。

“啊——我不信,就是不信,你骗我,一定是骗我的。”她突然发疯般的朝莫承熙扑去。

“剽悍!”叶芊然惊叹加佩服!

“薛雯雯,你有病啊。”高大魁梧的莫承熙抓起她的双肩,轻轻一甩,她就飞出了几米开外,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情景再现啊!”叶芊然感慨。

薛雯雯蜷缩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得震天动地,莫承熙只有唤来保安将他扔出去,眼不见为净。

见莫承熙转身要上楼,叶芊然连忙跳起来想逃跑,结果还是被眼疾手快的他逮个正着。

亿万总裁,霸道夺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亿万总裁 或 霸道夺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妾吉祥18章

    原标题:小妾吉祥18章书名:小妾吉祥018:该有理由戍日,午后十分。银安殿内,明珠正抱着小狼在玩耍。一边逗弄着小狼的爪子,鼻音若有似无地哼起那首歌谣,“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使我沦亡……”“主子!”夏儿走入厢房,柔柔地喊了一声。明珠好心情地点点头,手里抓着小棍子时不时捅一下毛线球。“嗷~~”小狼抬起前爪扑向毛线球。她突然有了动作,小棍子一戳,毛线球朝旁滚去。小狼瞬间扑了个空匍匐在地,却不再起来,只是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可爱得像团球。她咯咯地发笑,“兔

  • 挂名新妻18章

    原标题:挂名新妻18章小说名:挂名新妻第17章第一次亲密照叶念桐知道绯闻的存在,是在叶忱给她打了电话之后,小叔问她在厉家住得习不习惯,让她坚持一段时间,等厉叶两家联姻之后,他就来接她回家。她强忍着心酸,告诉小叔她很好,不用担心她。挂了电话,她无所事事,拿起课本装模做样的看了几行,结果什么都没看进去。她放下课本,在客厅里转来转去,目光落在餐厅里厉御行早上坐过的地方。想到厉御行早上调戏她的那些话,她俏脸一红,莫名有股吸引力,吸引着她走过去,学着他的样子坐在专属他的位置上。她的心砰砰地乱跳起来,就像小

  • 我的老婆是萨满18章

    原标题:我的老婆是萨满18章书名:我的老婆是萨满第十八章代号‘零’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我清楚的记得今天是五月十号,可是怎么突然就成了二十号了?我心神不定地拨通了何俊的电话。半分钟后,何俊才含混不清的接通了电话。“喂——”“阿俊,今天是几号?”“嗯——二十号,不对,过了十二点了,二十一号了。”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接着问道:“昨天我干嘛了?”“你昨天干嘛了我哪知道啊大哥,你半夜给我打电话是搞笑的吗?”“我没去上班么?”“你都十天没上办了好么?要不是你今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你,我还以为你被

  • 超级生物修仙18章

    原标题:超级生物修仙18章小说书名:超级生物修仙第十八章周心雨有那么一个恍然,秦焰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小雨的手在端着牛奶递给自己。刚才魏灵淑哭泣的样子,让他心里也有一点点难过,勾起了他一些埋藏于心中的记忆。窗半掩着,凉爽的风不断吹进来。他最牵挂的人,周心雨。她的音容笑貌,在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很久以前,他还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周心雨还没有搬家过来。他一直被逼着练武,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在他的老爸秦临风的指导下练武。然而,那个时候的他并不喜欢练武。“爸,为什么别人可以出去玩耍,而我就必须练武?”“爸,我

  • 鬼胎18章

    原标题:鬼胎18章小说名字:鬼胎第18章跳楼“小婊砸,你还挺能演戏啊你。”王琼本来力气就不输给男生,被咬到了小腿之后,抄起身边的椅子砸在柳红衣的脑袋上,柳红衣连哼的机会都没有,就晕倒在地。寝室里一片狼藉,有董玉柔的脑袋,但是却不见了身子。还有晕倒的柳红衣,她的长发凌乱在耳畔,脸上还带着血迹,昏迷的时候,那样子还有些楚楚可怜的。一点也没有刚刚被附身时的狰狞和邪魅,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就像咽气了一样。我心里一惊,王琼这一椅子砸下去,没把人砸死吧?这如果追究起来,起码也要判一个过失杀人。“苏紫,要不,我

  • 罪青春18章

    原标题:罪青春18章小说书名:罪青春第十八章我是大哥会议进行的很顺利,在豹哥的主持下,大家达成共识,先不跟老七摊牌,等到他跟阿公拿货的时候,我们就有了跟他谈判的条件。豹哥仍然希望老七留在青门,不仅是为了当年的兄弟情义,还是为了青门的团结,毕竟青门内部一乱,外面的人肯定会趁虚而入,到时候说不定吃亏的还是青门。豹哥笑盈盈的跟我说:“晓伟,接下来你要注意一点,千万不要被他们发现。”“放心,豹哥,我已经想好了对策。”听完他们的会议,我觉得自己受益良多,了解了不少江湖规矩。“晓伟是吧,来,说说你接下来的计

  • 甜妻慢慢撩18章

    原标题:甜妻慢慢撩18章小说名称:甜妻慢慢撩018又传噩耗宋容芬转过身,看向李卓恩,“李小姐,我说一句你不太爱听的话,我们岑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你跟昊昊结婚我不反对,但是你的言行举止能稍微的得体些吗?”最近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所有的极品都让她给遇上了呢?哎呀,刚对你有了一点点好感,你看你这不讨喜的嘴巴,多不招人待见啊!李卓恩在心里对着宋容芬摇了摇头。“是,我知道了。”虽然她很不喜欢宋容芬摆这样的姿态,但是看在她是长辈的份上,她也就乖乖的答应了。上班这么些年,阳奉阴违的事她早就炼得炉火纯青了。

  • 民异鬼事录18章

    原标题:民异鬼事录18章小说书名:民异鬼事录第十八章诡异一直到太阳西沉,天都要黑了,周灵雪忽然才有点慌了。“天要黑了,你怎么还不走啊?”黑灯瞎火的孤男寡女……而且经过陈羽之前说的什么阎罗王,阴曹地府什么的,没来由的周灵雪都感觉到了身边一股股的凉意,甚至看着远处的山都好像影影绰绰,里面有着什么未知的怪物就等天一黑就跑出来。“怎么?害怕了?之前让你回去你不回去!现在回去还来得及,要是到了晚上……嘿嘿嘿!”陈羽发出一阵阴阴的笑声。周灵雪都快哭了,太阳都看不到了,现在回去肯定还没到山脚天就完全会黑了。要

  • 当我决定不爱你18章

    原标题:当我决定不爱你18章小说:当我决定不爱你第18章且行且珍惜……………………我问段玉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只是淡淡说道:“以后出来时自己注意点,冯东引的车子就在门口停着,如果不是我司机经过看见,今天你是不是又得惹点儿事儿?”我有点委屈:“我不想惹他的!”段玉珉看我掉泪,语气也缓和了些,他拉过我的手又安慰我:“好了,别气了,去医院包一下手,别感染了!”我仍然惊魂未定,段玉珉看我脸色煞白不由又好笑,“怎么了?是害怕姓冯的会继续报复你吗?有我在,难道你还怕他?”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十分轻松,

  • 灵婚女巫18章

    原标题:灵婚女巫18章书名:灵婚女巫第18章:人们不熟知的神秘族群“幽幽可没骗你,好家伙,以前常看到人说什么借尸还魂,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中了邪毒也能还魂的!”王汉说着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好像看我有没有却胳膊少腿。“所以我死是因为那天被那个怪物咬了之后中了邪毒死的吗?对了,我那天听束安说帮我招魂要将我的灵魂和他绑在一起,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有好多疑惑,现在最想问的就是这个。王汉正欲给我解释,但秦幽幽用手抵了抵他的胳膊,说:“差不多就是那样吧,不过更详细的,还是等束安来给你讲吧!”“他?”我有点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