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盛世长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9 0:43: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盛世长歌

第八章 一入楚宫深似海(六)

  “这绿菊花长的一点都没有傲霜的气韵。163女人网

  刚刚踏出门,顾长歌就来了这么一句,彻底把莫知给说懵了,等她顺着顾长歌的眼神抬头一看,明白了。

  淑妃娘娘站在那里,穿着一条淡青色的裙子,上头绣着菊花的纹理,别说,站在树底下还真像一朵绿菊花。

  “你说,我是不是该结结实实的行个大礼?”

  躲是自己躲不掉了,顾长歌正心里盘算着自己应该走几步路,跪在哪块草皮上膝盖才不会疼。

  可是还没等她迈开步子,淑妃娘娘就自己过来了,就好像怕她跑了一样。

  顾长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觉得荣幸,她才刚来就变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钉。

  以前她很享受那种高高在上,被人瞩目的感觉,但那只是以前,现在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待着,好好的养伤。

  “臣妾参见淑妃娘娘,娘娘圣安。原文163nvren.com

  介于脚底下是石子铺的路,而自己的膝盖还肿的见血,所以顾长歌最终还是选择了屈膝礼。

  不知道是这个淑妃比较不计较,还是怕落得和昨天薛婕妤一样的下场,顾长歌并没有被强制的下跪。

  “妹妹这是要去哪里啊?”

  淑妃第一眼见到顾长歌,就大约明白了,为何皇上那样的人都对她另眼相看。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子?   如果单说五官的端正,那顾长歌是绝对比不上舒贵妃的,舒贵妃的那张脸就像是画出来的一般,完美的无可挑剔。

  可是这个顾长歌却有一种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美,即便她苍白的仿若一个死人,也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让人只消一眼就再也忘不掉。

  “回淑妃娘娘的话,臣妾想着要去百卉阁看看,想是不是能借着花草的灵气去去我身上的病气。”

  “那你还是趁早别去了,你身上除了病气,还净是晦气,国都能被你给丧没了,那些花草都怪无辜的,你别祸害他们。阅读163nvren.com

  不知是谁开口说了一句,引得一阵哄堂大笑,就连后头跟着的丫鬟都忍不住低头憋笑。   “好了!”

  还是淑妃呵了一声才止住了。

  莫知有些担忧的看着顾长歌,亡国之恨应该是她心里最大的伤,现在却被人拿出来这么说,心里铁定的不舒服。

  “那刚好把晦气也给去了,免得再伤着了姐姐们。”

  顾长歌一点也不在乎的模样,反而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刚才开口说话的那个妃嫔呆住了,这么狠狠的一下打在棉花上了,一点气也没有撒到,反而把自己弄得更加的气闷。

  “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不过,巧了,我和两位妹妹也是来此处散心的,如若怜妹妹要去百卉阁,不如同行吧?”   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是这种情况下,顾长歌能说一个不字吗?

  莫知此时也是很后悔让顾长歌出来散心了,谁知道这些人竟然堵在门口专门等着?这下别说散心了,别委屈出更大的病灶来。   说是百卉阁在安琴阁旁边,但其实还是离着很远的,曲曲折折的也走出了老远去。说明163nvren.com

  “妹妹,姐姐我听闻昨夜皇上只在妹妹处宿了半宿就去了皇贵妃那里,可是妹妹惹皇上生气了?”

  顾长歌就知道,铁定是绕不开这个话题去了,不过这个淑妃能坐上妃位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此行定然来者不善,但这一言一语就比那些只会挖苦的不知高明到哪里去了。

  顾长歌轻轻掩面咳了两声,像是难受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却暗地里掐了一把莫知。

  莫知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   莫知一边忙着给顾长歌顺气,一边回了淑妃的话,“回娘娘的话,我家才人身子不大好,各式的药轮着吃,昨日皇上也是怕才人病的睡不下,不放心,所以才过来瞧着,待才人睡着了才离开的。”

  莫知这么一说倒是提出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在这楚皇宫里生了病的妃子是不允许侍寝的,可是如此,却又说明了,皇上即便不宿在顾长歌那里,却还要去看看她,还是看着她睡下的,足以见得她在皇上心里的地位。

  “姐姐,我怕是昨夜受了寒气,现在头疼欲裂,怕是不能陪着姐姐去百卉阁看花了,不知姐姐能不能允我先行归去。”

  顾长歌的姿态一直都摆放的很低,传说中的盛世公主那娇纵到一把一切放在眼里的性格丝毫看不出来,叫人挑不出一点错儿来。小说盛世长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娘娘,就这么让她走了?”

  林美人愤愤不平的看着顾长歌,一个亡国公主而已,落了难的凤凰都不如鸡的,可她怎么偏偏就能得了皇上的心?

  “她现在可是皇上心尖上的人,薛婕妤昨日让她跪行了一个大礼,就被禁足了一个月,我又怎么敢为难她?”

  淑妃自是凌奕寒第一批选秀时就进宫来的,捱了七年才到今天这个地位,与她一同进来的妃子不是死了,就是在冷宫里疯了,还有被贬为宫女的。

  历经了这么多的风雨她更加懂得小心谨慎的四字真言,一个女人再不济的背景,只要有皇上的宠爱便能在这后宫如鱼得水。

  她今天特意来这,不过就是看看这个传闻里的顾长歌,是该拉拢还是旁观罢了。

  “你这丫头很机灵啊。”

  顾长歌对于莫知的反应很是满意,受寒?她昨夜差点没被热死,怎么会受寒呢?

  “才人都这般提醒我了,我要是再不会说,就真的蠢死了。”

  莫知也是笑的欢快,顾长歌的肯定让她信心倍增,刚刚顾长歌故意咳嗽了两声就是咳给她听的,出来之前她刚刚跟顾长歌说了这个规矩。

  “哎呦喂,娘娘,你可是回来了。小说盛世长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顾长歌刚刚走到门口,就被眼前的情形给吓了一大跳,崔安带着一帮人忙进忙出的,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而且崔安的这声娘娘,也是让顾长歌心生一种不详的预感,楚国后宫,除了皇后,四妃,九嫔,也就凌奕寒为舒萦兮特设的皇贵妃位可以称娘娘了。

  崔安的这声娘娘,从何而来?

  “崔公公,你这……”

  “恭喜昭媛娘娘,这是皇上的圣旨。”

  崔安将一份圣旨交到顾长歌的手上,按理说圣旨是一定要宣读跪迎的,虽说以前顾长歌都是坐着听圣旨的,但是这毕竟不是以前,顾长歌还真不敢就这么接。

  崔安自然我是看出了顾长歌的犹豫,“娘娘,无妨的,老奴自然都敢给,娘娘有什么不敢接的?”

  崔安满脸的堆笑,把圣旨送到顾长歌的眼前,顾长歌这个时候不接旨反而才显得有些奇怪,所以就应着头皮接下了。

  “娘娘,皇上呢,本想着给你搬到一个大一些的殿里去住,但想着这个地方僻静,适合娘娘静养,所以就没动地方。只是给娘娘多派了几个机灵的,也给这殿里多添置了些东西。”

  顾长歌边听着崔安说话,边展开了那道圣旨,凌奕寒也是干的出来,直接给她封了个昭媛,这是嫌她还不够树大招风吗?

  “多谢崔公公费心了。”

  顾长歌本来还想着打赏的,但一想却发觉自己除了腰间的那块玉佩什么都没有,只得作罢。

  好在崔安也知道顾长歌现在处境,所以办完了事,急匆匆的就走了,说是凌奕寒那里离不开她。

  “娘娘,这样的荣宠,皇上登基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份呢。”

  莫知激动的跑进去,也说不出来四周都添置了些什么东西?但是就是觉得变得富丽堂皇的许多,再不是那个冷清的没有人气儿的小院子了。

  “娘娘,你快来看啊,碧色的菊花,这会儿不用去安琴阁了,刚才就是白出去一趟,白讨了那一份闲气。”   “这话,你可别乱说,被有心人听去了,还不知道该怎么编排我呢。你要记得,你现在的一言一行都是要我来负责的。”

  “哦……”

  莫知真的是被顾长歌训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她依旧兴高采烈的。

  顾长歌可是没那个心情,她正琢磨着凌奕寒的意图呢,她昨日刚到,还没有侍寝就封了一个才人,这才隔了一晚上就飞升成了九嫔之一。

  而且她依旧没有侍寝。   如果是以前便是让她当皇后还得看她乐不乐意,可是现在她却是连一个身家清白的秀女都不如啊。

  如果说凌奕寒只是想要她脑子里的东西以及她在秦国的影响力,完全可以把她扔在角落里,她还可以安安稳稳的,一心帮他。

  可是现在他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她万分受宠,这完全就是把她给往风口浪尖上去推,让她不得不分心去对付那些嫉妒她的人。

  可是……他这么做到底是想干嘛呢?

  “莫知,按照惯例,九嫔的宫里当有四个近身,六个粗使,六个内监对不对?”

  “没错,怎么了,娘娘?”

  莫知还沉浸在喜悦当中,东看看西看看喜不自禁。

  “把那些新来的,还有昨天来的,都叫过来,我要训话。”

  顾长歌真的是心力憔悴,明明没什么大的动作,却觉得背上腿上那些伤口全都裂开了一样,浑身每个骨头都疼。

  

第九章 一入楚宫深似海(七)

  “皇上,盛世公主看起来挺头疼的样子。”

  崔安想想顾长歌接旨时候的模样,似乎是很抗拒的。

  凌奕寒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书,他毫不怀疑顾长歌的聪慧,所以她肯定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皇上,只是老奴不明白,皇上既然要用顾长歌,那就让她安稳呆着不就好了,这样一来反而叫她树大招风,引来记恨啊。”

  “她可是盛世公主啊。”

  凌奕寒像是乏了一样,随意的把书一丢,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即便跪在那脊背也挺的笔直的身影。

  她若连后宫中的几个女人都解决不了,就未必是个可用之人了。

  “参见昭媛娘娘。”

  人都到齐了,添上莫知一个,一共十七个人。

  第一次见主子,跪拜礼自然是少不了的,顾长歌一眼扫过跪了一地的人。

  “起身吧,你们当中,有识字的吗?”

  顾长歌坐的端正,不是她不想靠着,而是背上的伤口真的裂开了,疼的她动都不敢动。

  “禀娘娘,我们四个都识字。”

  “娘娘,奴才和小尚子识字。”

  近身的丫鬟和领事的太监识字倒是没什么稀奇的,让顾长歌没有想到的是,其他人都不识字。

  “我身子不好,没有心力来管你们,往后做事,要是能自己做主的自然是最好,如若不能请过莫知就好。

  我也不求你们做事能有多大的机灵,只要不出错就行。”

  顾长歌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目光挨个的搜寻过去,识人不清可让她吃了天大的苦头,这回刚好能多学学。

  “好了,莫知,你带他们下去,认认职。”

  “喏!”

  莫知应声退下,手上攥着一个荷包。

  “咳!”莫知往那一站咳了一声,很有那么股装腔作势的模样。

  “这是娘娘的赏赐,一人一颗,不多不少,你们都该知道娘娘如今的荣宠正浓,在这后宫里,什么都是虚的,只有皇上的宠爱是真的。”

  莫知把袋子里的东西倒在手心上,竟是一颗颗圆润饱满的珍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看那珍珠的光泽,便知价值不菲。

  顾长歌听着外头的动静,从来最能收买人心的都是钱财,只可惜她现在一无所有,那珍珠还是她刚刚扯了凌奕寒赏赐里的一串珍珠项链。   “你别说,公主就是公主,出手就是阔绰,这一颗珍珠可是值好几十两银子呢。”

  莫知站在窗子后头看着那些丫鬟们捡了宝的表情,心里很不是滋味。

  “娘娘,那可是皇上的赏赐,就那一串,扯了赏给他们多不值当啊。”

  莫知倒也不是嫉妒,只是这后宫里谁不知道六尚二十四司皆握在舒贵妃的手上,如今娘娘荣宠正盛,难保舒贵妃不会嫉妒,这些人里头还不知混了多少二心的人呢。

  要知道舒贵妃入宫这两年,皇上曾经很是贤妃,杜昭仪等人不是无故死去,就是触怒天颜被扔进冷宫。

  虽说娘娘现在如此受宠,她是打心眼里高兴,但是舒贵妃也是不得不防,她可是真真的知道这个舒贵妃有多不好伺候。

  “这个给你。”

  顾长歌从手上褪下来一个黄金的手钏,递到莫知的手上。

  “娘娘,我不是嫉妒的意思……”

  “我知道。”

  顾长歌强行的把那手钏塞到了莫知的手里,“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在这后宫中,大方一点总是好的,有些人就算是看在金银的脸面上,也不至于做的那么绝,而你是我目前唯一可信之人。”

  莫知攥着那手钏,看着顾长歌,差点没掉出眼泪来,“娘娘,莫知一定不会辜负娘娘的信任的。”

  “我相信你。”

  顾长歌对着镜子把头上的发饰都拆下来,一头秀发散落于背后,身上心上全是累累伤痕,倒是这一头秀发依旧乌黑莹亮。   没人来找事,顾长歌最爱做的事就是睡觉了,不知道为什么,总像是睡不够一样。

  大概是人多了的缘故,凌奕寒又专门叫人把这个小小的安琴阁给重新粉饰一下,闹得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娘娘,要不要奴婢去跟他们说,今日先不做了,等明日?”

  看到顾长歌第三十八次翻身,莫知终于忍不住了,她也觉得外头太吵了,做个针线活儿都不得安宁。

  “不必了,早做完不是早好?”

  顾长歌推开被子做起来,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渗出来丝丝桂花的香气,应该是墙角的那棵桂花树。

  “门外是那株金桂吧?不是一般到九月上旬就已经开败了?怎么墙外头这一株,一直开到九月下旬还开的这么旺盛。”   何止是旺盛,那香味浓郁的顾长歌闻着都开始有一些头晕的,按理说桂花的香气不应该是淡淡的甘甜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棵桂花树确实很奇怪,不如找一直管着安琴阁扫洒的宛丘来问问吧?”

  “宛丘?”

  顾长歌回想了一下,确实有个叫宛丘的女孩子,是个粗使的,昨日那批来的,看起来很是娇小的样子,面黄肌瘦的,穿的也是很差。

  “是啊,宛丘不知犯了什么错,从半年前起就被安排来这里管着扫洒了,以前这里一直空着,她连饭都吃不饱,瘦瘦小小的,真怕碰一下她就倒了。”

  莫知想着就有些后怕,要不是遇见了自家娘娘,她现在恐怕也是跟宛丘一样的下场吧,后宫果然是个吃人的地方。

  “你见她去那树下等着,我也过去看看。”

  傍晚的时候,风有点凉,天色也不是很好,大约今晚还是要下雨,一场秋雨一场寒。

  风很是冷,吹的龙阙殿外那几株柏树飘摇不定,忽然烛火一闪,窗口处一道黑影迅速的闪过,带来的寒风惊的崔安差点把手上的白玉碗都给扔了。

  “哎呦喂,我的皇甫大人哎,你能不能别这么神出鬼没啊?真是把老奴的魂都给吓没了。”

  崔安把那一碗羹汤放到凌奕寒的案上,也不知这位爷刚刚与舒贵妃置了什么气,晚饭都没吃,就直接回来了。

  “崔公公,我是真没想吓你,只是不知道我这皇表兄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把我派去看着一个丫头,虽说上次那事儿是我对不住您,但是您也不至于这么报复我,是不?”

  皇甫隼是唯一一个敢跟凌奕寒这么说话的人,也是因为他们是表兄弟,从小关系就好。

  “来做什么?”

  凌奕寒头也不台,手下写字的频率都没有变,皇甫隼也不知是讨了多少次的没趣儿了,仍旧是不知教训,但是每一次都被冷的没脾气。

  “你那个小美人,真是又漂亮又聪明,发现那棵桂花树有问题了,不过我说你啊,废那么大劲儿把她没过来,现在这是想废了她?”

  皇甫隼是从来都没有猜中过凌奕寒的心思的,但是这一次还是勉强的察觉到了他对那个顾长歌的不一般,但是这个不一般他也说不出来是好是坏。

  反正就是看不懂。

  “她要是真被废了,那就是无用之人,要是可用,就不那么容易被弄死。”

  皇甫隼很是不解的眨了眨了眼睛,凌奕寒从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虽然这样的情况他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是好歹他跑一趟来汇报情况,他总得给个指使呢?

  “不是,所以呢?现在要怎么办?”

  “你还不回去?要我请你喝杯茶?”

  凌奕寒终于抬起了头,把案上的那个白玉碗给端了起来,准备喝两口,看到皇甫隼还站在那里,把碗向他的方向举了一下。

  “呃……不不不,不了。”

  呵呵,这个时候留下来吃东西,明天他说不定就被发配去看天牢了,真是的,那么小气,不就是抢了一个他一个女人吗?

  案上的烛火又闪了一下,殿上归于沉寂,就好像刚刚的那个人影像是幻觉一样。

  凌奕寒低头尝了一口那碗羹汤,不错,比他预想的要好。   “娘娘,这桂花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八月中旬开始开花,一直开到现在都还没有开败,这皇宫里就算是百卉阁特意培育的,静心呵护都没有这一株开的好。”

  顾长歌站在树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香味太浓了,浓的有些不正常,似乎在掩盖着什么气味。

  “平日里有人特意照顾这棵树吗?”

  顾长歌掩着口鼻,细细打量着,站在一旁的宛丘。

  “没有,这棵树模约也有一二十年了,因是种在院子里的,所以不必特意去照料。”

  “你的母亲是祝巫舞女?”

  顾长歌突然这么问,宛丘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但是咬着嘴唇倔强的不说话。

  “娘娘问你话呢……”   莫知看到她老是不说话,正准备开口训斥,但是被顾长歌给拦住了。

  “诗经陈风有诗名宛丘,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你的名字如此别致,怕是跟这首诗不无关系吧。”

  宛丘把两只手缴的紧紧的,眼睛都红了,快要哭出来了。

  “又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你若因此受了委屈,我还能替你做主。”

  

  

  

  

盛世长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盛世长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活死人笔记15章(第十五章 溶洞)

    原标题:活死人笔记15章(第十五章溶洞)小说名称:活死人笔记第十五章溶洞我记忆里的墓葬群和眼前的景象一模一样,但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有些懵逼,看着这群人的脸色也很惊异,说明他们之前也有仔细打探过周围的环境,不然也不会急着去炸开过道,寻找地下通道了。刀老大看着远处的墓地,沉默了半响,对我说:“你准备带我们过去那里么?”我迟疑了一下,偷偷瞄了一眼身后不远的张燕,然后摇头说:“不是那里,我不知道那里的这个墓葬群从哪来的,虽然和我印象里有些相似,但我要带你们去的应该不是……”“难道王老板他们走错

  • 魂原武尊15章(第十五章 赌)

    原标题:魂原武尊15章(第十五章赌)小说:魂原武尊第十五章赌“噗……”“哈哈哈……”楚原听了方胖子所讲的故事后也是忍俊不禁的,这胖子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明明有那么好的条件却要跑来体验什么生活。真是富贵人家的事情,穷人理解不了啊。话虽这么说,但楚原想了想貌似自己也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如果不是自己老爹出了问题,未必就没有这方胖子这么潇洒自在。两人年纪相仿,方胖子的脾气性格又极其对楚原的性格,这几杯酒下肚两人都是有些微醉了。方胖子一手搭着楚原的肩膀,一手拿着酒杯问道:“在过两个月我可就十六岁了,也不知

  • 小妾吉祥15章(015:哑巴吃黄连)

    原标题:小妾吉祥15章(015:哑巴吃黄连)小说名:小妾吉祥015:哑巴吃黄连明珠抵挡不过他的力道,脸红心跳下被他又这么摸了个遍。好象发高烧了,好热好热啊~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无理取闹自说自话,完全不把她的个人意愿当一回事呢!厚!当她是空气啊?“那个……”好不容易上完软膏,她用被子裹着身体却迟迟没有下床。风战修站在床沿,低头俯视她,黑漆的双眸闪着精光,“爱妃,怎么还不起?难道身子还疼?也怪本王让你太操劳了!”“没有!”明珠咬牙,死抓住被子,心里却嘀咕:有也不告诉你!他又是一脸关切,沉声说道,“既然

  • 挂名新妻15章(第14章 秘密新宠)

    原标题:挂名新妻15章(第14章秘密新宠)小说名字:挂名新妻第14章秘密新宠自从叶念桐被厉御行接走后,叶忱就一直心神不宁,做什么事都不顺心,直到佣人将叶念桐最喜欢的一个青花瓷花瓶打碎,他终于忍无可忍,将佣人训斥了一顿。可是这把无名火发泄出来,并没有让他心里舒坦几分,反而越烧越旺,那股郁闷就直插胸臆间,让他坐立难安。他负手踱进叶念桐的闺房,梦幻粉色的装修风格,里面的东西基本是他亲手添置的。十五年前,三哥与三嫂空难后,他请求爸爸将桐桐的监护权交给他,从那时起,他就决定要照顾她一生一世。这些年,他用尽

  • 我的老婆是萨满15章(第十五章 神秘的小孩)

    原标题:我的老婆是萨满15章(第十五章神秘的小孩)小说:我的老婆是萨满第十五章神秘的小孩我在这间小卧室里大声喊着贼叔,但是他却被那几具干尸缠住,不能脱身。那孩子的小手缓缓的放下,微微低着头,眼睛突然变成了白眼,在黑暗中发出银白色的光!床.上坐着的那具干尸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把脸转向了我。迈动僵硬的腿,向我走过来。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时候逃跑才是最重要的。我刚转过身想跑,房间的门就以极大的力道“砰”地一声关上了。我的后背紧紧的靠在门上,顺手抄起了门后的一把拖布向着干尸砸了过去。结果没想到这一下居

  • 超级生物修仙15章(第十五章 血脉计划)

    原标题:超级生物修仙15章(第十五章血脉计划)小说名:超级生物修仙第十五章血脉计划“叮,恭喜宿主夺回手机,任务奖励200仙币。”手机刚一入手,秦焰立即就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只是现在他没有时间来查看,他必须立即离开这里。因为秦焰是从实验是另外一个门进来的,陈老大那边根本就没注意到,现在他们三个人还在安心的等着。“这次咱们顺利完成任务,还能拿到一笔钱,然后咱们三个就花天酒地一番。”陈老大给两个小弟画着饼。两个小弟露出期盼的神色。而秦焰已经拿着手机离开了实验室,手机已经第一时间放入到了储物戒指中。通过

  • 鬼胎15章(第15章 苏紫,别哭)

    原标题:鬼胎15章(第15章苏紫,别哭)小说书名:鬼胎第15章苏紫,别哭“不要看,对孩子不好。”他温柔的吻了吻的额头,搂住我的腰肢,冷冰的对梁玲月低吼一声:“滚!苏紫的脑袋也是你可以碰的吗?”我从他的怀中偷偷的瞄了一眼那颗脑袋,脑袋似乎很害怕,闭上了眼睛不敢还口。他又霸道的将我的头使劲摁回去,不快的说道:“让你不许看就不许看,听见没有。”他将我的身子抱起,缓缓的走了几步,然后才将我放下,但手臂还是紧紧的搂着我的腰肢。“可以睁开眼睛了。”他的淡声说道。这是座幽静的古宅祠堂,祠堂内只放了一个牌位,那

  • 罪青春15章(第十五章 做大哥的)

    原标题:罪青春15章(第十五章做大哥的)小说名字:罪青春第十五章做大哥的有天晚上,她又拉着我出去逛街,她很少买东西,更多的是到处看看,重点就是吃东西,在这个小摊吃点东西,到那个小摊又买一点,附近好几条小吃街都被她吃遍了。“尝尝咯!”她亲手把烤鱿鱼塞进我嘴巴,“不用怕上火,等会喝它几杯凉茶。”走着走着,我突然停下脚步,并且拉住了杨洋,杨洋问我干什么,我的目光笔直的注视着前方。三个男人并排站着,腾腾杀气是个人都能感受到。李家辉站在他们身后,指着我,“就是他!”我扔掉手上的烤串,抓住杨洋的手,往后夺路

  • 甜妻慢慢撩15章(015 商量结婚事宜)

    原标题:甜妻慢慢撩15章(015商量结婚事宜)小说名称:甜妻慢慢撩015商量结婚事宜“呵呵,原来是您啊!”没来由的,李卓恩竟然对他用起了敬语。“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想一个办法,让你能够加深对我的印象呢?”电话那头的人听起来似乎很有耐心。奇怪,为什么她又一阵没来由的背脊发凉、手心发汗呢?“不用!完全不用!”李卓恩赶紧摆手,她现在已经对他的印象相当深刻了好不好!再深刻一点的话,那铁定会晚上做噩梦的!她不要啊!“马上到医院来一趟。”岑宇昊感觉跟她说话很费唇舌,于是简单将他的要求说了出来。“哦。”李卓恩答

  • 民异鬼事录15章(第十五章 阴阳通灵术)

    原标题:民异鬼事录15章(第十五章阴阳通灵术)小说名:民异鬼事录第十五章阴阳通灵术陈羽心中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幸好自己反应快,躲得及时。下面只穿了一条大裤.衩的裆部只觉得风吹蛋蛋凉。“我靠,你挑起了火来,结果你这样,无异于谋杀啊!”陈羽欲哭无泪的道。李晗欣把陈羽推开了之后,早已经跑到了床脚边,一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浴巾捂在了胸前,满脸的红晕,更是羞涩难挡。“喂喂喂,是你自己经不住诱惑好吗?我这是考验你!”李晗欣听到陈羽的话,立马就急了。陈羽苦笑不已,都说不要和女人讲道理,果不其然,女人是不需要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