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凉风何处去 最新章节

2017/12/8 10:23: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凉风何处去

第一章 惊喜

后天就要结婚了,今天亲眼目睹我准老公和别的女人在我们的婚房上啪啪啪,我要怎么办?

买蛋糕的路上,温凉看到这个帖子,看着发帖人声泪俱下的哭诉还在想竟然会有这种狗血的事情。凉风何处去 最新章节

可现在,她站在门口双目猩红地盯着眼前糜烂的一切,心疼的几欲窒息。

门缝里,男女的纠缠将她准备的蛋糕衬成笑话,蛋糕还散发着奶香味,可却遮掩不住卧室里传来的令人作呕气味。

视线落在墙壁上才挂好的结婚照上,左边是她掏心掏肺爱了十年的男人。

而右边的女孩在对她笑,幸福而又灿烂,依偎在男人怀里,就仿佛拥有全世界,今天早上,他们才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而现在,她的“全世界”带着别的女人在他们的婚床上辛苦耕耘,她觉得真是恶心透了。

心痛的滴血,温凉觉得自己像个傻子,擦净眼角的泪,深吸口气,转身把蛋糕放在茶几上,走进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转身大步朝房间走去,猛地推开门,没等床上的人反应过来就大步上前,揪着女人的头发,将她从自己的丈夫身上拖下来推倒在了地上。

“啊!”

突然的变故,女人的尖叫声响彻房间,她吓的动也不敢动惊恐的看着温凉手上的刀,温凉抓着她的头发,女人被迫养着头惊恐的看着温凉,温凉看着女人的脸,轻蔑的哼了一声,狠狠的将她放开,手指了指趴在地上的女人,又回头看了穆城一眼,冲他笑笑,抬脚踩上床,拿着手里的刀,用力的一下一下划着结婚照。

一下,又一下,看着被自己划得破破烂烂的照片,温凉觉得自己的一场美梦就这样醒了,转头看了看站在地上的狗男女,那个女人正在着急的往身上套着衣服,而自己的丈夫穆城正慢条斯理的穿着自己的裤子。原文163nvren.com

“穿什么衣服啊?你们别理我,继续啊。”温凉走下床,轻蔑的说。

“温凉。”穆城穿好了裤子眉峰微蹙,下意识就想过去拉她的手。

温凉猛的抬起胳膊,拿着刀对着穆城的鼻尖,不许他靠前。

“穆少,她疯了,她要杀了我们两个啊,穆少!我不想死,穆少救我啊!”身旁的女人蹲在墙角大哭着扯着自己的头发。

温凉转头,看着蹲在墙角的人,冷哼一声,“哪里来的野鸡?戏真多!我温凉还不至于为了你这种野鸡把自己的下辈子搭进去。163女人网

温凉冷笑一声,走到她的面前,把刀在她的身上比划了几下,面容淡定。

“杀你?放心,我是医生,捅你一百刀都能保证你还活着。”

“疯子,你这个疯子....”女人吓的屁滚尿流,拿着自己没穿的衣服,连滚带爬地逃离,不过几分钟,房间门外就彻底安静了。

四目相对,死一般的寂静,不过数秒,穆城抬起手鼓了鼓掌,富有节奏的掌声响起,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下一秒就将她拉到身边环住,高大的身躯覆上来,讥笑着说,“真厉害啊,温医生?”

温凉浑身僵硬,鼻尖全是那些恶心的味道,她拼命挣扎着,眼泪断线,尖叫着,“别碰我!别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碰我!”

“别碰你?”穆城眉眼讥诮,只觉无比可笑。

“你费尽心机,医死我哥,不就是不愿嫁他?怎么,现在我哥死了,你也如愿以偿,还在这装模作样的干吗?”

“不是我!”温凉脸色惨白,浑身都在颤,“是,我的确不想嫁给大哥,但我根本不会害他,你为什么....”

“闭嘴!”穆城暴怒,发泄般低斥,“你没资格提我哥!如果不是你,他不会死,如果不是你,今天跟我结婚的就是瑾瑜!”

温瑾瑜!又是温瑾瑜!!

“你既然那么喜欢温瑾瑜,那你为什么娶我?你去娶她啊!”

“为什么?”穆城怒极返笑,满脸阴鹜,“如果不是你父母自做主张,胆大包天替换新娘,你以为我会娶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温凉心中惊疑不定,可还没等她回过神,穆城已经拉起她的裙子,他掐着她的脖子,死死地捂着她的嘴,越发暴虐。

温凉觉得很痛,身体痛,心里也痛,以为终于迎来了幸福生活,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局。

最终,在陷入黑暗之前,她只看到穆城那双深邃却凉薄的眼,饶有兴致地盯着她,冷漠而残忍。说明163nvren.com

第二章 不过是代孕工具

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温凉的身旁空荡荡的,穆城已经走了,金黄色的阳光照在床上那抹暗红色的血迹上。

刺目的,像是在嘲笑她的痴心妄想。

一想到穆城昨晚对她的羞辱,温凉的心就像是被丢到了绞肉机里,只剩下支离破碎。

时至今日,她才知道,有些人,终究等不到,有些梦,终究是要醒。

温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新房的,就像逃命,连车都忘记开了。

早晨的阳光很刺眼,她脸很热,可两颊却是冰凉一片。

叮!

手机传来一条信息,只有一句话,还特地附上一张笑脸。版权163nvren.com

“姐姐,收到我送你的新婚礼物么?”

温凉一怔,继而暴怒,立刻回拨过去。

“是你!昨天那个女人是你安排的!”

“是啊,喜欢吗?”温瑾瑜在电话那头柔声笑道,“对了,还有惊喜要送给你哟~”

说完父母的声音就沉声响起,似乎是在播放录音。

“瑾瑜,别自责了,代孕替嫁这事是妈同意的,你姐姐很健康,她来代孕是最合适不过的。”

“对啊,瑾瑜,你放心,我们已经跟你姐姐说了不办婚礼,你姐姐也同意了,这样就没多少人知道你姐姐跟穆城结婚的事情了,等将来你姐姐跟穆城有了孩子生下来之后,爸爸就让你姐和穆城离婚,这个孩子就是你的,穆城也是你的,只是委屈你了孩子……”

“好孩子,你别哭啊,你有白血病,不能激动。”

“你这孩子就是太善良,你放心,爸爸会给姐姐安排丧偶的名流再嫁,不会亏待她的....”

温凉怔怔地听着电话里的一切,手心里传来尖锐的刺痛,再抬头,双眼已是模糊一片。

是她听错了吧...听错了对吧....不然,她为什么听到....

她的母亲,只把她当做养女的代孕工具。

她的父亲,只想着她离婚给养女幸福。说明163nvren.com

这就是她的亲人,她在世上最亲的亲人!

呵呵..可笑,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

你们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我!想让我给温瑾瑜代孕?做梦!

温凉立刻打车去医院,大步冲到妇科主任办公室,啪的一声放下挂号单,扯着哭的沙哑的嗓子,斩钉截铁地说。

“陈哥,我要上环,立刻。”

温凉麻木地做好术前准备,换好病号服,一个人从楼下走到了手术室,刚准备进手术室,迎面就撞上穆城。

还有,像砣烂泥一样依偎在他怀里,眼底却满是挑衅笑意的温瑾瑜。

“姐姐,祝你新婚快乐啊,昨天不好打扰你,今天一早我就想来看你,但是穆城不放心我自己来,就开车送我来了。”温瑾瑜搂紧了穆城的脖子说,“不过下车的时候我不小心崴到了脚,痛到不能走路,穆城就抱我上来了,姐姐,你不会介意吧?”

温凉抬眼看了看他们,看着温瑾瑜一脸得意的靠在穆城怀里看着自己,懒得看她演戏,温凉白了她一眼,转身走进手术室侧边的办公室。

砰的一声关上门,将所有的脑残都隔绝在门外。

“穆城,姐姐是不是生气了?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怎么办啊,穆城,我不想姐姐生气的……”温瑾瑜一副悲痛不已的样子,穆城搂着温瑾瑜正准备安慰她,就听到一个身旁准备进入手术室的护士小声嘀咕。

“温医生不是昨天才领了证吗?今天还要上环,难道这是豪门的规矩?这豪门媳妇还真是不好当....”

“你说什么?”穆城陡然出声,放开温瑾瑜挡住了小护士的去路,“温凉她上什么环?”

小护士被穆城满脸冷厉的模样吓的一愣,下意识就回道,“节,节育环啊...哎,哎,手术室不能进...”

砰!

温凉刚坐在椅子上,有人推门进来把她拉了起来,紧接着脖子倏地被掐住,力道很狠。

“你居然背着我敢上节育环??”

第三章 原来这才是真相

该死的女人,她就这么不想怀上自己的孩子?还说什么爱他?简直是可笑!

他双眼赤红着,失去理智般低斥。

“谁让你进来的?这里是手术室!”

“手术室?”穆城的声音比寒风还冷,蔑笑着,“手术室怎么了?你一个女的,当男科医生,不是饥渴,不是犯贱,是什么!”

一直以来,他就是这么看自己的?饥渴?犯贱?

温凉浑身僵冷着,犹如被刺穿了心,定住。

“男科医生怎么了?男科医生就不是医生吗?一样是救死扶伤,一样是帮助病患!我热爱这份职业!”

她拿起就近的手术刀正对着她,强逼着自己不掉泪,冷笑着。

“我警告你,穆城,你别以为你是我丈夫,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这里是医院,这里是手术室!你要敢在这里瞎搞,我不介意让你尝尝做太监的滋味!”

“呵!温凉,”穆城连连冷笑,“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他冷冷的逼视着她,眼神比刀锋还要冷冽。

“你现在讲医德,现在讲仁心,你害死我哥的时候,有医德吗?你见死不救的时候,有仁心吗?”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穆深的死,是温凉这辈子最大的愧疚,可这不代表穆城能把屎盆子扣在她头上!

“车祸那天,我根本来不及救大哥,他的车就掉下去了!”

“你们订婚之前,他就出车祸?这么凑巧?”

“好,既然认为是我害的大哥,那你报警抓我!你把我关进监狱!你判我死刑啊!你为什么要在你哥哥去世之后对我好!你为什么要给我希望!”

如果不是穆城突然转变的态度,她怎么会将那隐藏十年的爱恋说出口?如果不是穆城突如其来的温柔,她又怎么会奢望原本从来不曾想过的天长地久?

“为什么?”穆城欣赏着温凉眼里的绝望,唇角的笑容宛如来自地狱的恶魔,“因为我也要让你尝尝痛苦的滋味!”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温凉怔在那儿,手中的刀掉落在地,一起掉落的,还有强忍多时的眼泪。

她颓然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就像望穿自己所有的爱恋,最后,眼底的希望一点一点的破碎,只剩下虚无,死一般的虚无。

“你的目的达到了。”

她冲他笑,笑的空洞,笑的麻木。

“生不如死,原来是这种感觉。”

穆城僵住,像是被她这样绝望的笑容震住,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温凉定定地望着眼前这张刻骨铭心的脸,一字,一句地说。

“离婚,穆城,我们离婚。”

每说一个字,都是在往自己的心里刮刀,每刮一下,都鲜血淋漓,最后,只剩森然白骨。

“离婚?”穆城笑,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以为你的债还完了?”

他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我还没玩够,你就想走?”

温凉僵在那儿,心头在滴血,却也是笑了,讥笑。

“玩够?就凭你?呵。”

穆城也笑了,笑容比温凉更冷,“昨晚,你不是也很爽吗?”

“呵!”温凉冷哼一声,“看来,穆先生对我昨晚的演技,很认可。”

“温凉!我看你就是嘴贱!”

穆城从未如此动怒,可他一想到她那们不在乎的笑容和眼底的嘲讽,他心底的火焰便瞬间烧遍全身,怎么压,都压不住!

温凉心头在滴血,可却强扯出笑容,言如冰刀。

“穆城,你省省吧,老娘不想陪你演了,这么细,我真的嫌弃你!”

嫌他细?

穆城怒极反笑,下一秒,就摁着她的头让她趴在办公桌上,狠戾道。

“那我到要让你好好试试,我到底是粗还是细!”

第四章 温凉 离婚

唔!

桌子上的器械都撞掉在地,满地脆响。

温凉万万没有想到,穆城居然在手术室对自己……

这里随时会有别的医生进来啊!

“混蛋!穆城!禽兽!你他妈禽兽!”

“禽兽?”男人蔑笑,“对啊,我就是!”

“你!”温凉怒急,狠狠咬在他的手臂上,却没料到,这混账非但不停下,反而越来越狠!

砰砰砰!

手术室外的门被砸的砰砰作响,只听见温瑾瑜声嘶力竭地尖叫。

“穆城哥!你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穆城,你快点出来啊!”

那声音,又愤恨,又不甘!

突然的,温凉莫名地感觉到一阵快意。

温瑾瑜,你亲妈为了让你过上好生活故意换孩子的时候,你心安理得抢走我父母的时候,你毫无愧疚夺走原属于我的人生的时候。

是不是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她也不挣扎了,放任自己沉溺在穆城的强势里,配合着他。

温凉突如其来的主动让穆城闷哼一声,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这个女人的身体实在该死的美味!

他放肆着,掐着她的腰,讥诮。

“果真是经验丰富啊……”

温凉所有的热情被他凉薄无情的话浇了个透心凉,她对着穆城,抬手就要扇他耳光,可有人却比她更快!

砰!

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撞开。

“穆城哥!啊!”

温瑾瑜双眼猩红地盯着无缝贴合的两人,眼底满是疯狂,连想都没想,拿起就近的手术刀就冲温凉刺了过来。

可穆城离温凉的距离实在太近,温瑾瑜的速度又实在太快,男人的后背直接暴露在刀尖之下。

几乎是下意识地,温凉伸出手臂就是一挡!

“啊!血!”

温瑾瑜尖叫一声,两眼一翻晕倒,而穆城也放开温凉,转身抱住温瑾瑜,眉峰紧蹙。

“瑾瑜!”

怀里的温瑾瑜脸色惨白,气若游丝,好像随时就会死去,可温凉却注意到她半睁着眼中挑衅的笑意。

穆城整理好自己的裤子,打横将温瑾瑜抱出手术室,大步向急救室走去。

从始至终,都没有再看温凉一眼。

一眼,都没有。

她望着他的背影怔怔出神,直到再也看不见,才轻笑出声。

温凉,你怎么就这么贱呢?

你以为他生气就是吃醋么?你以为他跟你做就是心里真的有你么?

其实,你不过是一个泄欲工具,呵,还是合法的,不要钱的那种。

你真是太贱了。

温凉捂着眼睛越笑越大声,穿好衣服,木然地走出去。

血,顺着手臂,一滴,一滴,如同眼角的眼泪滴在地上,一朵一朵。

“温医生,你受伤了!”

护士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她才麻木地看着手臂上大约十厘米的伤口,冷静的,漠然地,走进急救室的幕帘后,请同事帮忙缝针。

“她有白血病,要是她有任何三长两短,我让整个医院的人陪葬!”

穆城冷厉森寒的声音从幕帘的另一头传来。

呵,原来,冷漠如他,也有这么焦急担忧,束手无策的时候。

手臂上的刺痛让温凉觉得有些麻木,或许手臂痛的话,心就不痛了。

温凉怔然地想着,空洞地望着幕帘那端。

接下来的二个月,穆城都没有回家,温凉在新房里枯等了一夜又一夜,直到筋疲力竭,浑身乏力,这才抽手术结束的空档,做了一个体检。

“恭喜你,温医生,你怀孕了!”

陈医生向她表示祝贺的那一刻,她也收到了两个月来,穆城发给她的唯一条短信。

温凉,离婚。

第五章 自杀了

离婚。

温凉用尽所有力气,才撑住下滑的身子。

手里不过是一张纸,可她却觉得他很重,重的她肩膀都快抬不起来。

她看着报告单上那个尚看不出人型的小尾巴,又看着右手那简单明了的四个字,她想了想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她拨通了穆城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她赶在穆城开口之前急不可耐的说。

“穆城,今晚回家吧,我们好好谈谈。”

“我答应了瑾瑜陪她过生日。”

“....我有比过生日更紧要的事。”

“你自己解决。”

“你不来,明天头条就是温瑾瑜插足别人家庭的新闻,她这朵白莲花,经不得刺激吧。”

“.....”

没等他回话,温凉便挂断电话,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挂掉穆城的电话。

感觉还挺痛快。

向医院请了假,回到家在厨房里忙活半天,最后一道菜上桌时,穆城也准时回家。

“穆城,你回来了,洗洗手,准备开饭。”

温凉自动屏蔽男人的冷漠,眉开眼笑,笑意盎然地喊他。

穆城没回话,温凉也不在意,总归,没有争锋相对不是?

“离婚,该给你的一分都不会少,这个你不用担心。”

温凉正在给他夹菜的手一僵,脸有些白,却还是扯出笑。

“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好不好?”

也许是温凉眼底的期望有些可怜,也许是她右手臂上露出的纱布一脚有些刺眼。

所有的冷言冷语都被穆城咽下去,甚至连心底都泛起一层莫名其妙的憋闷。

就像是被棉花捂住,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他以为她会以帮他挡刀这件事为由头,索要那些根本不属于她的东西。

可两个月以来,她却是什么都没做,倒显的他毫无风度。

他看着碗中的菜,终归是夹起,送进嘴里。

两人第一次同桌,温凉紧张的手心全是汗,见他把菜咽下去,松了口气,又有些紧张,担忧而又期待地问。

“味道...怎么样?”

穆城吃饭动作优雅,点头,“还行。

“那就好!”温凉重重舒口气,笑逐颜开,“你再尝尝这个。”

温凉笑着,连忙又乘了碗汤送到他手里,边送边说,“喏,你最喜欢的清汤,我特别加了点中药,我做了处理,没药味,很清火。”

她递过去,穆城却没接碗。

啪!

汤碗掉地,滚烫的汤汁毫不意外地溅到温凉小腿上,她疼的秀眉紧蹙,却是强忍着没出声,将地上的残局收拾干净,然后不好意思地挽起耳边的碎发。

“一下子手滑,没拿稳,我再给你乘一碗。”

“够了。”看到她隐忍的样子,穆城居然有一丝莫名其妙的心疼,心里有些烦躁,有些话便不由自主地说出口。

“戏演完没?无论你再怎么拖延时间,婚也是要离的。”

温凉浑身僵直,强忍着心头的怨愤,深吸一口气,拿出那张孕检报告。

“穆城,我.....”

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突兀地将她的话打断。

穆城接到电话后,脸色大变,再看向她时,眼底满是愤怒的火焰,狠狠地攥过她的手,掐着她的脸,低斥。

“我已经来了,你为什么还要对瑾瑜下手!”

“你在说什么?”温凉吃痛,被他吼的莫名其妙,可心底却浮现出不好的预感。

“瑾瑜自杀了!你现在开心了??”

穆城脸色阴沉,深邃的眸底满是愤怒和失望,他倏然起身,死死地盯着温凉,咬牙切齿地说。

“引我来,就是为了对瑾瑜下手,你当初,就是这么对我哥的对么?温凉,我真是低估你了!”

“我没有!”温凉立刻出声反驳,内心波澜起伏,却强撑着冷静,死死地盯着穆城的眼睛,目光坦然。

“我没有对她下手,更没有对大哥下手!你要去医院,我也去!我倒要看看,她又要给自己加多少戏!”

穆城冷笑一声,“放心,你跑不了!”

紧接着,他就跟拖一条死狗一样,将她摔上了车,动作毫无怜惜。

不过十分钟,两人就冲到了医院手术室外。

还没等温凉反应过来,温父对着她就是狠狠一脚。

凉风何处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凉风何处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电梯灵异档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电梯灵异档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电梯灵异档案目录预览:第1章鬼摸道第2章看手相的人第3章吴一第4章别去十四楼第5章买命财第6章乱葬岗第7章掌灯人第1章鬼摸道我要讲的是一些民间尘封的怪事,也可以说是中国十大古怪未解秘,大部分是跟鬼有关,所以胆小的千万别要手贱点开看。因为故事多数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讲的时候比较慢,请大家耐着性子。2000年的时候,我在外面念书,因为家里穷,就得经常出去做兼职赚钱养活自己。给人当家教、发传单、送外卖等等我都干过,直到有个朋友帮我介绍了个薪水不错的

  • 小说《八荒剑帝》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八荒剑帝》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八荒剑帝目录预览:第1章剑圣陆凡第2章重生异世第3章杀人越货第4章诡异的剑法第5章初战第6章遇故人第7章又发了笔小财第1章剑圣陆凡“接下来,让我们欢迎大中华区最年轻的剑术大师,陆凡!”伴随着主持人的一声咆哮般的介绍,场下突然响起了一阵极为巨大的欢呼,那种欢呼,似乎是在欢迎一个英雄的到来。“接下来,让我们欢迎来自东瀛的剑客,石川建一!”主持人再度喊道,但是这一次,他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热烈。场下稀稀拉拉的响起了礼节性的掌声。“我宣布,本届全球剑

  • 小说《武逆三界》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武逆三界》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武逆三界目录预览:第1章金光重现第2章锦铃山第3章惊魂一夜第4章故事第5章冰泪的诞生第6章再次相逢第7章大战厉鬼第1章金光重现“迪娜,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他彻底封印!否则,三界必将灭亡!”“神镜!”话音刚落,一道彩光和一道耀眼的白光突然闪出……“咚咚咚,咚咚咚。”,“有没有搞错,怎么每次都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醒来的。哎……最讨厌就是星期一了,又要开早会,又有一大堆邮件要回复,打工仔不容易啊,要是有朝一日我能上天入地,我肯定马上不干!”他,叫陈云锋,小名云

  • 小说《掠爱成瘾:首席轻点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掠爱成瘾:首席轻点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掠爱成瘾:首席轻点爱目录预览:第1章偷拍被抓第2章来日方长第3章狼狈不堪第4章他竟然是他第5章被掳了第6章营养要均衡第7章敢说她没身材第1章偷拍被抓夜澜酒店。姚歆宸倚靠在床边,手里正在擦拭着一台高级单反相机。她不是记者也不是狗仔,可这几天的经历让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胜任这种性质的工作。不得不说,偷拍还真不是一般的刺激,虽然这几天仍旧没有拍到目标,可刺激感依旧令她兴奋。如果不是为了姐姐一生的幸福,她可能一辈子都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不能让姐

  • 小说《锦瑟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锦瑟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锦瑟治目录预览:第1章一朝穿越,成了小丫鬟第2章唐氏医馆第3章遇到帅哥第4章赚钱的买卖第5章书呆老爷第6章叫花子堵门第7章宏伟计划的实施第1章一朝穿越,成了小丫鬟这条大街真是热闹!我兴高采烈、喜气洋洋地东游西逛,随口哼着《千古》的歌词:夏蝉冬雪不过轮回一瞥悟道修炼不问一生缘劫白纸画卷寥寥几笔绘江湖深浅难绘你不染纤尘的容颜夜不成眠心还为谁萦牵灯火竹帘梦里随风摇曳月华似练遥看万载沧海成桑田它不言不言命途的明灭若流芳千古爱的人却反目错过了幸福谁又为你在乎若

  • 小说《卿世惊华:无良宫主起天澜》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卿世惊华:无良宫主起天澜》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卿世惊华:无良宫主起天澜目录预览:第0章楔子第1章赤莲宫主第2章弦歌一曲第3章宫中闹心第4章不虞之祸第5章找寻燕子第6章安宁劫人第0章楔子江湖里,永远不会消失的,是一种叫做传说的玩意。而与此同时,永远不会消失的职业,便是说书人。这一年,恰是江湖第一大邪教玄冥宫覆灭五年之后。一个春日尚好的时节,南海周边的饿一个小镇,海风咸腥,雨水微濛。一身青灰色衣衫的瘦弱女人便坐在茶肆里头,听着说书台上那老头,用沙哑的声音,干瘪的嘴唇一张一合,讲

  • 小说《武道天途 第一卷 云州府》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武道天途第一卷云州府》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武道天途第一卷云州府目录预览:第001章君寒第002章叫他等我第003章武学大师第004章神秘的第四招第005章卢姓青年第006章风雨欲来第007章考核前夕第001章君寒“镇国寺,八极门,战神殿,我要你们死!”一声低吼,一个破旧的草屋内,君寒从有些破烂的床榻上惊醒过来,满脸的汗水,目光中还蕴含着血丝,苍白如纸的面庞令人触目惊心,但是更令人吃惊的是此刻从这君寒的身上弥散出来的杀气,这股杀气怕是比起一般的杀手都要强上无数倍!“我……我没

  • 小说《甜心蜜爱:老公大人请节制》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甜心蜜爱:老公大人请节制》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甜心蜜爱:老公大人请节制目录预览:第1章夜场的清流第2章交易完成第3章螳螂捕蝉第4章用你的下半生赔罪第5章蓄意滋事第6章害怕第7章强势进攻第1章夜场的清流安笙正在休息室化妆,皇延的妈妈桑曼丽匆匆朝她走来,“安笙快走,那个黄有为又来了。”下意识的颦眉,安笙净白精致的脸蛋上浮现一抹不愿,“他又想劝我让我配合他给别人下套?”黄有为是平安建筑公司的老板,看上她之前一直和同会所的青青关系较好,经常与她里应外合给那些他在工作上搞不定的人下套

  • 小说《首席的契约情人》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首席的契约情人》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首席的契约情人目录预览:第1章顾卿第2章祁连,你赢了第3章把人撤回来第4章锦瑟第5章再返延城第6章先留着第7章会议前的准备第1章顾卿延城是个依山傍水的城市。北面的群山高耸入云,直指天际。南面则是一片汪洋大海。这是个很美丽的海滨城市,风中总是带着海水的咸腥,阳光的温度总是让人那么心旷神怡。延城南面的郊外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城堡,高高的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琉璃瓦的窗子在月光的反射下闪着奇异的光彩。漆黑的深夜,浪潮不停的拍打在焦石上。堡内枪声不

  • 小说《旧爱契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旧爱契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旧爱契约目录预览:第1章情人节快乐第2章999朵玫瑰第3章莫可风病倒第4章锦阳的往事第5章同学相聚第6章久别重逢第7章杨家相聚第1章情人节快乐时针指向六点钟的时候,莫可然准时的醒来。天还不是很亮,灰蒙蒙的,象梦中人的脸。自从四年前开了这个花坊——花语后,她就再也没有睡过懒觉。不是不想睡,而是不舍得睡。当初花语开业时,只有她和一个人,租的是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铺子。四年后的今天,花语的员工超过十人,拥有了一间一百多平方米的上下层的营业厅,花语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