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莫非爱情不透光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8 9:11: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莫非爱情不透光

第1章 如若的心脏

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不是我爱你,也不是在一起,而是——嫁给我。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世界上最绝望的语言却是——如果你不爱我,我宁愿拿我的生命,换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

四年了,莫小言爱了宁霖川整整一千多个日子,可每次面对她的却是无尽的冷酷。

夜,漆黑,宁静的有点可怕。

莫小言睁着一双眼睛,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脑袋一片空白。她的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根验孕棒,上面明显的两条清晰的两条红痕,红得就如沾染了血迹一般,刺眼的狠。

不错,她怀孕了。

四年来,那是宁霖川第一次要了她,事后,宁霖川逼着她吃避孕药。无奈之下,她只好妥协。说明163nvren.com

可等宁霖川离开之后,她吐掉了那让她无法怀孕的药。

莫小言抬手,盯着那根验孕棒,在白色的灯光下,她苍白的脸蛋,显得就如死人一般,绝望在心里蔓延着。

是惊亦是喜,她没想到一次就中标了。

可是,他知道后,一定会动怒吧。

她盯着验孕棒脑海里都是宁霖川看到之后的模样,他一定会抬着下巴,毫不犹豫的让她去把孩子打掉。

是啊,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在乎过她,在乎过她的感受?

他对她是那么的无情还有冷酷,在他的眼里,她是个木头人,永远不知道疼。

可是她真的很疼。163女人网

四年来,一千多个日子,她都觉得刺骨的痛。

今天宁霖川怕是不会回来了吧,已经一周了,他都没有回来过。明明是她的老公,作为他的妻子,却浑然不知他的行踪……

真是可笑。

莫小言捏紧了验孕棒,缓缓的闭上眼睛,脑袋里一片空白。

直到楼下响起尖锐的刹车声,她才一下子惊醒。

是他,他回来了。

莫小言激动的跑了出去,看见的却是他搂着另一个女人的缠.绵。阅读163nvren.com

冷,刺骨的冷。她愣在原地,脸色失去血色,呆若的看着两个人。

“你……你们……”楞了半响,她艰难苦涩的开口,却始终没有把话说完。

宁霖川的目光落在莫小言的身上,嗜血,残忍,冰冷仿佛一把把最尖锐的利剑,一刀刀扎进她的心里,鲜血直流。

那一刻她忘记了呼吸,他冰冷嗜血的目光犹如强有力的手,直直扼制她的咽喉,无法呼吸。

“宁霖川,我、我怀孕了,我们……”

话还没说完,男人一把扔掉刚才还在热吻的女人,长腿一迈,掐住她的脖子,薄唇轻启:“打掉!”

看,他真的要拿掉孩子。

冰冷,残忍的话语,传进莫小言的耳膜,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阅读163nvren.com

“额……我、我不!”憋红脸,无法呼吸的莫小言倔强的拒绝着。

宁霖川一把甩开她,眼底的厌恶跟憎恨无法让人忽视。他拿着手帕,擦拭着刚才碰了她的手,厌恶的开口:“你有什么资格拒绝?不要以为如若的心脏在你身上,就可以拒绝我!”

莫小言双手撑在地板上,大口的呼吸着,脸色煞白。

他恨她,恨她拿走他最爱女人的心脏。

可这件事情,她毫不知情。

如果她知道,绝对不会同意。

可那是一场意外,路如若要死了,而她只是需要心脏……

仅此而已……

第2章 孩子,没了!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在白色的灯光笼罩下,显得她更加寂寞,悲伤。推荐163nvren.com

她抬眸,倔强的盯着宁霖川,开口解释:“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不知道那是路如若的心脏。”

顿了顿,她抬手摸了摸肚子,一脸痛苦的吼道:“他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宁霖川蹲下身,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嘴角一勾,阴翳布满他的脸庞。

“我无情?呵……莫小言,是你莫家逼迫路家把如若的心脏捐出来的,要说无情,最无情的应该是你……我只不过是,以牙还牙!”

莫小言呆若的坐在地板上,地上的冷,不足以宁霖川语气冰冷的万分之一。他的话就如大冰窖一般,冻得她无法动弹。

莫小言闭上眼,泪水划了出来。她以为,她的眼泪已经干涸,可……

宁霖川抬腿朝着站在门口的女人走去,她声音沙哑撕扯的开口喊道:“宁霖川……”

他站在原地,似乎今天很有耐心,听她把话说完。

“我们离婚吧!”莫小言忍着内心流血的疼意,不舍的开口。

离婚?一种不明的因素涌入男人的胸腔。呵,居然提离婚?她有什么资格,他还没报复够。

男人蹲下身子,用力的捏住她的下颚,目光冰冷淬着毒,恶狠狠的说道:“离婚?做梦,除非我放手……”

说着宁霖川甩开莫小言,拥着门口的女人,离开了宁园。一阵阵寒冷的阴气,直袭她,她紧紧的抱住自己,身子瑟瑟发抖着。

她的心真的好痛,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撑住。

隔日。

一群医生进入了宁园,而这些人都是宁霖川带过来的。刚睡醒的她,就被人钳制住,她呆愣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谁?放开我!”

“压住他!”领头的一个医生朝着护士使了一眼神,拿出麻醉剂直接注射进了莫小言的体内。

刚才还在挣扎的莫小言,意识瞬间涣散,耳边隐约传来医生与宁霖川的对话。

“先生,莫小姐真的怀孕了。”

“拿了!”

之后的声音,她在也听不见了。宁霖川你就真的这么狠心?他是你的骨肉啊,你怎么可以?

莫小言再一次醒过来,恍如做了一场梦。梦中宁霖川残忍的拿掉了她肚子中的孩子,下身的痛,似乎在告诉她,那不是梦,是真的!

她浑身失去力气的躺在床上,额头渗出一层层汗水,目光涣散的盯着天花板。寒意一点点渗入她的心脏,就如她对宁霖川的爱,逐渐消失殆尽。

刚才做完手术她,脸色毫无血色,整个人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

四年前的事情恍然如梦,四年前路如若因酒驾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相继撞车,莫小安受了轻伤,却不知在那一夜,她彻底变了。

路如若死了,远在国外的宁霖川得知消息后,立马回国却说要娶她。

那个时候,她还沉浸在幸福之中,她十六岁的时候就爱上了宁霖川,根本就不知道宁霖川娶她就是报复。

尽管后面知道了缘由,她爱他,所以无论他怎么对她都无所谓,就这样,她带着脚链在这个炼狱之中度过了四年。

而他,也从来没有对她笑过,哪怕很短暂,都没有。

第3章 最后一点希望!

房门口响起皮鞋的声音,莫小言闭上双眼,不愿去看他。男人站在床边,久久的注视着,眼底划过一丝心疼,他自己都没发现。

许是被盯久了,莫小言倏地睁开眼睛,灿烂一笑:“宁霖川,你开心了?”

那一刻,宁霖川觉得那一抹笑是那样的刺眼,心里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

“滚,欠你的,我会还给你!”说罢,别过脸,不去看他。

莫小言突然之间的转变,还有那突如其来的冷漠,宁霖川愣住了。胆子大了?居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不顾及她是否做完手术,宁霖川用力一掐,莫小言细小的脖子就在他的手中,就犹如他是她生命的主宰者。

“还给我?你拿什么还?”

“宁霖川……我只想问你一句。你、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点点……”莫小言眼底带着一丝冀盼,如果,如果他能给她一丝希望,那么她不介意发生的这一切。

可,那还是如果……

“喜欢?莫小言,四年了,你还活在梦里呢?你这样的女人,我嫌弃还来不及,怎么会喜欢上你?”

莫小言只觉得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要撕裂一般。她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死神来临的那一刻。

果然,宁霖川从来没有喜欢过她,那么她就牺牲掉这条性命,换她从来没有爱过他!

看着她一心求死的模样,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猛然间,他松开手,残忍的开口说道:“想死?你以为那么容易?如若的心脏还在你那里呢!”

“你就是……因为这个心脏才娶我的?”她苦笑着,心里的伤口,犹如一道道裂痕,被他狠狠的撕裂。

“不然呢?”他不可置信的冷笑着,眼里都是不屑。

新鲜的空气,涌入她的鼻腔之中。她感觉自己离死亡边缘不远了,她抓住宁霖川的手,目光冰冷:“不是要报复吗?动手啊,把这颗心脏拿回去啊!”

她笑了,嘴角的那抹笑格外的诡异。她紧紧的拽着宁霖川的手,朝着心脏位置靠去。

四年了,她做了一场荒唐而又可笑的梦。这场梦都是她在自导自演,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却是因为另一个女人才娶了她,多可笑啊,这场戏中,她注定独自一人。

现在的她像极了小丑,被他无情践踏的小丑。

她那卑微有可笑的爱情,就像一张蜘蛛网,牢牢的把她困住,窒息而死。

她说的那些话,犹如带着血腥味一样,从她的胸腔中爆发出来。

莫小言此刻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他亲手结束她的性命,这样她就不欠他什么了,只希望来生可以不再与他相遇。

宁霖川脸色低沉,冰冷的眸子,略带着怒气。她这是疯了吗?他冷着脸,一根一根的掰开她的手指,嘴里冰冷的吐出几个字:“要死,别污染我的手!”

莫小言听到这几个字,无力一笑。污染他的手?在他眼里,她就那么肮脏吗?

四年前,她的妹妹也是这样,厌恶的看着她。

她不明白,她一直疼爱的妹妹,为何会那样对待她。

宁霖川走后,她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就像是被丢弃的玻璃娃娃,一碰就会碎。

第4章 你走开

宁霖川这一走,就是一个月。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醉宿而归。

莫小言看见他,冷淡的越过他就要回房。

受不了她的冷淡,宁霖川带着醉意,一把拉住她。

莫小言被狠狠的甩在沙发上,男人什么话都没说,上来就撕破她的衣服。

莫小言紧紧的搂着自己,惊恐的注视着他。

“你、你走开,你不是说我脏吗?”莫小言抖着身子,带有疏离的语气阻止着宁霖川下一个动作。

他冷笑着,发出一声嗤笑:“脏?我也要侮辱……”

轰!

宁霖川的话刺激着莫小言,她挥舞着小手,不让他靠近半分。可最终这些举动都是无劳的,宁霖川扯掉领带,直接绑住她挥舞的小手,不带任何情绪的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

她就跟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一般,任由宁霖川摆弄,蹂.躏。

就这样持续到了凌晨一点,宁霖川就这样躺在她的身边,睡了过去。

莫小言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冷笑起来。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的凄凉,甚至有些贱。

一夜无眠,她睁着眼睛,等待着天亮。似乎这样,她就可以忘记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宁霖川醒后,直接去了浴室,连施舍的一眼都没给她。

她离开床,颤巍着双腿去了客房,清洗了一番。

宁霖川出来之后,见莫小言不在床上,黝黑色的眸子紧了紧,正预备去找她,便看到她已经穿戴好,路过房门。

那样的冷淡,好像他与她就是陌生人。

想到这里,心里闷着一股无名的怒火。他沉着脸,下了楼,发现莫小言根本就不在客厅,心里莫名的一股烦躁。

余光落在院子中,发现了莫小言的身影。她独自一人坐在秋千上,不知道在想什么,那双好看的眸子,失去光泽,目光涣散。

宁霖川轻轻的靠近莫小言,他不知道怎么了,看见她孤独的坐在这里,脑海里竟有一个想法,想要去陪着她。

不知是他的脚声太大,还是秋千上的女人太敏感,他才靠近一点,女人就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猛的站了起来,目光惶恐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谁都没说话。

受不了这样气氛的莫小言,落荒而逃,她拼命的奔跑会房间,重重的关上门,似乎后面又什么毒蛇猛兽在追赶她。

她靠着门,滑落在地上。她盯着前方,将头埋在膝盖上,紧紧的闭着泛红的眼眶。

该死心了,莫小言,他从来都不在乎你,你又何必为他掉眼泪呢?

以后,都不准为他掉泪。

宁霖川黝黑色的眸子,燃起一股怒火。随后,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霖川哥,我不小心把脚崴了,你能过来送我去医院吗?”电话那边传来传来清脆的女孩子声。

“小安你在哪里?我这就过去。”

宁霖川捏着手机,驱车快速离开,眼底的那股怒火也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一丝丝担忧。

听见车子发动离开的声音,莫小言那根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她拨通了律师的电话。

莫非爱情不透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莫非爱情不透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皇朝凤妃17章(第17章:苏贱人发怒了)

    原标题:皇朝凤妃17章(第17章:苏贱人发怒了)书名:皇朝凤妃第17章:苏贱人发怒了沛青把叶宋扯到一边,细声愤慨道:“南氏本来是舞姬,怎会跳不好舞,小姐弹琴那么慢她也跌倒,分明就是故意的!小姐,怎么办,王爷不会善罢甘休的。”“该来的始终要来,该躲的躲不掉。”叶宋淡定道。沛青跺了两脚:“奴婢就说吧,小姐不该弹琴,准出事!”叶宋云淡风轻道:“幸好只是崴脚,要是落水或者摔断了腿,你我要是走了没亲眼所见,她在苏贱人面前说什么就是什么,岂不更加冤枉?”沛青愣了,看见叶宋到南枢身边继续嘘寒问暖,蓦地反应过来

  • 为爱谋生17章(第017章 当生活逼得你走投无路时)

    原标题:为爱谋生17章(第017章当生活逼得你走投无路时)小说名称:为爱谋生第017章当生活逼得你走投无路时“商业街和游乐场的合同,萧先生那边在催了。”“还没有批下来?”裴锦程抬头,目光有些清冷,“国局那边不是已经许了吗?”“是许了,不过是上一任局长许的。”沈默望了一眼裴锦程的脸色,声音不自觉的低了几分,“新局长上任后,说要重新勘察,而且这新局长,与宋家有几分关系。”裴锦程的手微微一紧:“现在是什么意思?”沈默轻声道:“内部消息,他们觉得沭阳那边不适合开发成商业区和建立游乐场,所以……”他停了下

  • 爱到呼吸痛17章(第018章:不玩好女人)

    原标题:爱到呼吸痛17章(第018章:不玩好女人)书名:爱到呼吸痛第018章:不玩好女人他说他造孽,因为我太小?我就觉得他说这话特逗!你们是不是听到这样的话会觉得他特别有良知,呵呵,可我就不信!我在模特圈里什么没见过?最小的嫩模16岁就被包养,那些出钱的还不都是像他这样年纪的人?再说他们这些有钱人追求的都是刺激,什么惊险,什么新鲜他们就玩什,玩女人那都是普通的,他们不玩毒,不玩换妻,或者群聚那就阿弥托福了。他在我的表情里也能读懂我对他的不信任,当然我觉得我也没必要去相信他什么。他从一旁拉过一张椅

  • 超级兵王17章(第一卷 第017章 话家常(修))

    原标题:超级兵王17章(第一卷第017章话家常(修))小说:超级兵王第一卷第017章话家常(修)李浩看了林柔柔一眼,对叶谦暧昧的笑了一下,说道:“二哥,你聊,我先进去了。”叶谦自然明白李浩的笑容是什么意思,肯定是误会自己和林柔柔有什么关系了呗。不过叶谦也没有打算解释,这种事情有时候反而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叶谦没有想到林柔柔竟然会对自己这么关心,让他感觉有些云里雾里,难道这丫头真的喜欢自己?叶谦暗暗的想道。见李浩走进病房后,叶谦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嘛,我没事,谢谢关心。”林

  • 娇妃难当:夫君很腹黑17章(第一卷 缘起 17分别)

    原标题:娇妃难当:夫君很腹黑17章(第一卷缘起17分别)小说名称:娇妃难当:夫君很腹黑第一卷缘起17分别昨夜的那场大雨似乎终于赶走了夏天的余热,早晨的风带着丝丝的冷意迎面而来,让依旧穿着薄薄夏衣的人,在瑟缩的同时忍不住扭过脸去打个喷嚏。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从安乐王府后门驶出,缓缓进入后巷小路。“马上天气就会越来越凉了,早晚记得多加两件衣服。银票我放在你换洗衣物的包裹里,碎银放在你随身的荷包里方便你取用。还有。。。。。。”终究还是不舍的,一上了马车紫灵就忍不住啰嗦起来,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丁宁突然

  • 武逆17章(第一卷 出世 第17章 魔兽山脉)

    原标题:武逆17章(第一卷出世第17章魔兽山脉)小说:武逆第一卷出世第17章魔兽山脉第17章魔兽山脉这些日子里,玉兰城最热门的话题无疑就是风浩的事情了。风家,自然是将风浩重视了起来,因为,就算三年后风浩挑战失败,他绝对也是能成为大武师级别的强者。而宛家,宛朔回到宛府,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这个变数差人送去韵家,当然,这与这个,韵影知道后也没有什么反应。她的天赋可是不差,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她就已经突破到了武者级别,而且,她更还是属性武者,冰武者!如果不是宛朔提到,她基本都已经忘记了还有这么回事。夜间,杨

  • 庶女嫡妃17章(第一卷 第十六章 挨打)

    原标题:庶女嫡妃17章(第一卷第十六章挨打)书名:庶女嫡妃第一卷第十六章挨打“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沈云悠看着眼前的男子,不解的问道。而那男子在听到沈云悠叫自己王爷后,则是明显的身子一愣,然后苦笑了一下。“子轩,夜子轩。王爷这两个字,我担不起。”夜子轩低头停顿了片刻,又抬头与沈云悠相视。说道:“我只是好意劝你,睿王爷的事情,皇上已经派了很多人插手,但是最后都不了了之。你一个女孩子家,竟冒然对皇上说那种话。小心到了一年以后,你的这颗项上人头,真的会落地。”沈云悠被夜子轩的话说的有些头晕。他姓夜,也

  • 罪恶之城17章(卷一 群星闪耀之年 章十六 艺术)

    原标题:罪恶之城17章(卷一群星闪耀之年章十六艺术)小说名字:罪恶之城卷一群星闪耀之年章十六艺术深蓝中的生活紧张而又有规律,懵懵懂懂之间,时间就不经意地溜走了。李察仍然是李察,他的生活也没什么变化,只是每个月的帐单上开始陆陆续续增加许多莫名其妙的收入,而‘苏海伦的喜悦’始终是收入中最大的一块。李察一直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让苏海伦‘喜悦’的,只不过每次看到帐单时,他都会切实感觉到传奇法师喜悦的沉甸甸的含金量。至少一名大魔导师想要这样‘喜悦’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破产了。苏海伦虽然一直在喜悦着,但是李察

  • 修罗武神17章(卷一 尊严之战 第十七章 熟人)

    原标题:修罗武神17章(卷一尊严之战第十七章熟人)书名:修罗武神卷一尊严之战第十七章熟人灵药山乃为禁地,整座大山都被层层封锁。除非谁有飞天之能,否则想进入这灵药山,便唯有自入口而入。灵药山入口共有八处,而这八处入口都有长老把守,唯有灵药狩猎之时才会开启。此刻八处入口皆开,内门弟子凡是手持令牌者都可入内,近十万弟子,已是自四面八方涌入其中。“这灵药山果真是处奇地,”楚枫漫步在灵药山中,目光被遮天的大树,茂密的灌丛所吸引。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长得如此漂亮的植物,就连花香也比他处浓郁许多,如世外桃源般令

  • 我们是兄弟17章(第一卷 扛旗 【016】看片的和打枪的)

    原标题:我们是兄弟17章(第一卷扛旗【016】看片的和打枪的)书名:我们是兄弟第一卷扛旗【016】看片的和打枪的“草泥马的!敢在这动手”在边上的陈浩一下就急了,同一时间,就看见网吧两侧呼啦呼啦的站起来了一大票人,得有十几个的样子,还有几个人手上拎起来了棍子,照着谢天那边就冲过去了。“别在里面打啊!”网管一下急了,同一时间,老板也跑出来了“陆峰,别在里面打啊!”陆峰根本没理他,就看见谢天抬脚一脚就踹翻了一人,转身一拳轮到了一个人的脸上,同一时间,他连着挨了好几拳,他猛的往后退了两步,一把搂住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