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升迁之征7章(第7章:卞世龙)

2017/12/8 0:46:25 来源:网络 []

小说:升迁之征

第7章:卞世龙

  石更说的不是酒话,他是真的下定决心要进入官场。阅读163nvren.com

  如果他有背景,他在报社的优秀新人奖就不会被别人截胡。如果他有权利,也许沈叶叶就不会和张向远在一起,或者他至少可以跟张向远公平竞争,而现在他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他跟张向远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为是没有权利的结果,所以他要当官,他要拥有权利,只有那样,他才能守护住属于他的一切,他才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回到家,石更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起来吃了口东西,他就骑自行车去了春阳第一医院,俞凤琴初五上班。

  每次去医院找俞凤琴,石更都会先挂个号再上楼,他怕直接去,万一有人看病,他没号进诊室不太好。另外他也不想给俞凤琴添麻烦。

  平时医院下午的人就不多,过年期间更是寥寥无几,石更挂号都没用排队。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来到三楼泌尿科的门诊室,门是关着的,但透过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俞凤琴坐在里面正在拿着一本书看。石更敲了敲门,引起了俞凤琴的注意后,推门就进去了。

  两个人在一起后,除了每个月俞凤琴的大姨妈如期来串门之外,办事间隔的天数从来就没有超过两天。由于年前几天两个人都忙,过年俞凤琴的丈夫又回来了,俞凤琴前几天又没上班,导致两个人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有在一起了,对彼此都非常渴望。

  石更把门反锁后,拉着俞凤琴进了屏风就亲热了起来……

  “帮我系一下。”俞凤琴穿上胸罩,背对着石更说道。

  石更扔掉手纸,把胸罩带子上的扣子扣了上:“我今天过来找你除了想你了,还有另外一件事。163女人网

  俞凤琴从地上捡起毛衣套在头上,边穿边问:“什么事?”

  石更提起裤子说道:“我想进官场。”

  俞凤琴一愣:“你想好了?”

  “想好了,你能帮我吗?”石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俞凤琴。

  他一直记着俞凤琴说过可以帮他进入官场这件事,这也是他打起当官主意的最重要原因,要是没有这件事,他想都不敢想。所以他能否进官场,现在完全取决于俞凤琴。

  “当然能,不过你在官场能发展成什么样我可不敢保证,这一点你要清楚,政府机关可不比报社。一旦离开了报社,你再想回去就难了。”俞凤琴希望石更进入官场,但她更尊重石更的选择,她认为有必要提醒一下石更,换工作不是小事,必须三思而行。版权163nvren.com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要是没想好也不会来找你。你就说你打算怎么帮我吧?”石更想不出俞凤琴一个医生如何能帮他进入官场。

  “晚上去我家,见我丈夫。”

  石更大吃一惊:“我没听错吧,见你丈夫?”

  俞凤琴轻松地笑了笑:“以我弟弟的身份去。”

  听俞凤琴说了她丈夫卞世龙的工作后,石更才知道卞世龙是伏虎县县委副书记,在这之前俞凤琴连一个字都没有提过。

  傍晚俞凤琴下班后,石更买了两样东西,跟着她一起回了家。

  到了楼下,俞凤琴不忘叮嘱道:“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记住了吧?千万不能说错了。阅读163nvren.com还有,进屋后一定不能乱来,要是被卞世龙看见就麻烦了。”

  石更见俞凤琴有点紧张,就笑着说道:“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的。”

  上楼进了屋,石更见到了卞世龙的本人。

  石更对卞世龙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卧室床头柜上的那张照片,今天见到卞世龙本人,石更吃惊不小,这是照片上的那个卞世龙吗?

  卞世龙是军人出身,照片上的他身材高大魁梧,英气逼人。而此刻出现在石更眼前的卞世龙则是干瘦、头发稀疏、脸色发灰、眼神黯淡无光,在窗外夕阳余晖的照射下,看上去很苍老,完全与照片上大相径庭,判若两人。

  卞世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头抽着烟,像是在想心事,以至于家里来人了他都没有发现,还以为就是俞凤琴一个人。

  石更看了俞凤琴一眼,然后把手中的东西放到了一边。原文163nvren.com

  俞凤琴笑着说道:“老卞,你看谁来了。”

  卞世龙扭头一看,这才发现俞凤琴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打量了一眼石更,他显然不认识:“他是?”

  “还记得我以前给你提过的王舅吗?就是我妈的表弟。”

  “哦,怎么了?”

  卞世龙根本就不记得俞凤琴什么时候跟他说起过王舅这个人了,俞凤琴家七大姑八大姨挺多的,不是经常走动的,跟他念叨过他也是这耳听那耳冒,根本不往心里去,所以跟他说什么王舅,他就权当是记得了,也懒得细问。

  俞凤琴拉着石更的胳膊说道:“这是石舅的小儿子石更,现在在省日报社工作。石更,这是你姐夫卞世龙。”

  “姐夫你好。”石更笑着伸出手说道。

  卞世龙出于礼貌站了起来:“你好,快坐吧。”

  “王舅的儿子怎么会姓石啊?”卞世龙给石更倒了一杯水,然后好奇地看着俞凤琴。

  俞凤琴坐在沙发上叹气道:“咳,别提了。当年王舅家里困难,孩子又多了,没办法,就举家搬到了外地找生计,结果不成想发生了意外,全家八口人只有石更和他五姐两个人幸免。后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姐俩又回来了,之后被一个姓石的人给收养了,石更那时还小,就随了人家的姓。石更十五岁那年,我在街上偶遇过他和他五姐一次,之后就没了联系。今天要不是在医院碰到了,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

  卞世龙点了点头,看向石更问道:“家里都还好吧?”

  石更红着眼睛,低头说道:“家里现在就剩我自己了。”

  “你五姐呢?”

  “前两年得病走了。”

  卞世龙听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既然咱们是亲戚,以后就勤走动,没事就到家里来,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千万别客气。”

  石更擦了一下夺眶而出的眼泪说道:“谢谢你姐夫。”

  俞凤琴事先并没有让石更哭,只是说等她说完编的故事后,表现的悲痛一点就行了。看到石更哭了,俞凤琴挺意外的,但同时也挺佩服石更的演技,她悬着的心也踏实了下来。

  俞凤琴站起来说道:“你们俩慢慢聊着,我去做饭了。”

  石更和卞世龙没什么主题,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通过聊天,石更发现卞世龙并没有什么官架子,至少在与他聊天时挺平易近人的。石更还发现卞世龙这个人说话比较直,喜怒形于色,心里想什么,都能从脸上看出来。

  其实进屋之前石更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他和俞凤琴的关系非同一般,今天过来他不仅要面对卞世龙,还要演戏,要说他心里一点不虚绝对是假的。可卞世龙的平易近人让他很快放松了下来,但只是精神放松,言谈举止始终规规矩矩的。

  卞世龙吃饭之前还有说有笑的,吃上饭,尤其喝了酒,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语不发,目光呆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卞世龙的变化毫无征兆,石更担心是他的问题,可是仔细回想从进屋到吃饭,他似乎并没有任何做的不妥之处,就疑惑的看向了俞凤琴,想从她那里得到答案。

  俞凤琴视而不见,什么都没有表示。

  当天晚上,在俞凤琴和卞世龙的一再挽留下,石更留了下来。不过石更很老实,没敢动歪心眼。

  成了亲戚以后,石更去俞凤琴家里就更名正言顺了,但以往他都是专挑卞世龙不在家的时候他去,如今他是专挑卞世龙周末回家的时候去。当然,其他时间也照去不误。

  挑卞世龙在家的时候去,是为了与卞世龙拉近距离,也是为了让卞世龙帮忙做铺垫,石更在这个过程中等的很煎熬,但他知道必须耐得住性子,必须听俞凤琴的。

  一晃,两个月就过去了。

  又是一个周末,晚上吃饭闲聊时,俞凤琴见卞世龙今天似乎心情还不错,便话锋一转,说道:“前几天石更过来说,他在报社呆的不太如意,想换个工作环境,问我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我在医院工作,他大学学的也不是医学,你说我能想什么办法呀。”

  卞世龙一听就明白了俞凤琴话里的意思,但他没有拾茬儿:“干什么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他才参加工作多久,碰到点坎坷挫折很正常。换工作不是换女朋友,没那么简单。何况省报社可是好单位,好不容易进去了,再出来不是傻吗。”

  俞凤琴早就料到了卞世龙不可能马上就答应,所以听了卞世龙的话她也不急,说道:“谁说不是呢,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可这孩子就是听不进去,瞧他那意思是铁了心不想在报社干了。我的想法是,省报社确实是个不错的单位,可是如果干的开心,换换地方也不是坏事,树挪死人挪活嘛。你要是能帮他,你就帮帮他,这个孩子也怪可怜的,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就我这么一个远房表姐,你说咱不帮他谁帮他了,是不是?”

  卞世龙有点不高兴了,他板起脸看着俞凤琴说道:“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自己的事情我都弄不明白,我怎么帮别人?石更他是不是疯了,放着好好的城里不呆,偏要往县城里跑,他怎么想的?脑子被门挤了吧!”

  俞凤琴也不高兴了,她把筷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说道:“不就是求你帮个忙吗,至于说话这么阴损吗?再说石更也不是外人,不管怎么样,你也是个县委副书记,只要你想帮忙,石更去伏虎县工作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石更他是个有心的孩子,他会念你的好的。”

  和卞世龙结婚这么多年,俞凤琴对卞世龙太了解了,如果是卞世龙坚决反对的事情,他一定会毫不退让的激烈争辩到底,而但凡沉默不语,就意味着他十有八九是要妥协。

  见卞世龙阴沉着脸不说话了,俞凤琴便趁热打铁又说道:“我看石更这个孩子不错,正经的大学本科毕业,人又聪明,真要是进了政府机关,估摸着也不会太差了。而且去伏虎县,兴许还能帮上你的大忙呢。我跟你结婚这么多年,也没求过你什么,这回我就求你一次,你就看着办吧。”

  俞凤琴说完起身就回了房间。

  卞世龙重重叹了声气,拿起半杯酒一饮而尽。

升迁之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升迁之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各省的人口和面积排名对比,面积越大人口越少

    首先看各省人口排名:其次再看各省面积排名:

  • 北野武:我用尽一生与母亲较量,最终满盘皆输

    ◆◆◆文北野武小学时,母亲是如何逼我读书,而我又是如何不肯读书、老想着打棒球,一直是我最深的记忆,也是我们母子之间的较量。邻居大婶看我那么爱打棒球却没有手套,觉得我可怜,于是在我生日时偷偷帮我买了棒球手套。但母亲根本就不准我打棒球,就连拥有手套也会惹她生气。我家只有两个房间加一个厨房,一个房间四叠半,另一个房间六叠。根本没有“自己的房间”这类时髦玩意,没处藏手套。不过走廊尽头,有个勉强算是院子的地方,种着一棵低矮的银杏树。于是我把手套包在塑料袋里,偷偷埋在银杏树下,假装没事的样子。每逢打棒球时才

  • 今日,雨水!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今日01:17迎来雨水节气。雨水一到,春回大地,田野一片生机,正是九九歌中的“七九河开、八九雁来”时节。在春雨脉脉含情中,柳丝开始含烟,待柳烟成阵,便春色撩人了。立春之后,第二个节气便是雨水。其实,在3000多年前节气刚诞生时,雨水还是排行老三;后来,汉景帝刘启时把雨水调换到了第二位。这是为什么呢?到了雨水时节,我们是不是就能迎来温暖的春天了呢?来看《手绘节气·雨水》。中国气象局气象宣传与科普中心制作从小寒到谷雨,共八个节气,一百二十日。每气十五天,一气三候,每候五天

  • 汀州人物|潘震欧,楹联里的诗意人生

    轻雷隐隐初惊蛰,万物萌动,草长莺飞,汀州城已进入一年新的开端。不知是这样的时节影响了心境,还是这一趟路途注定了难忘,初春的的午后,带着略有波澜的心,迎着别有一番清爽的春意,笔者拜访了潘震欧老先生。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步入潘老的客厅,几缕茶香袅袅地散,一副获全国大赛一等奖的楹联悬挂玄关好似略有年头,数册古籍置于实木书桌,简单朴素的空间,总在无意中有浓浓书香迎面。与年逾古稀的潘老聊天,说话依然条理清晰,张弛有度,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而这种气质来自其内心的诗意和生活深厚的底蕴。这一次专访,抛下拟好的题

  • 初三:肥猪拱门

    房天下北京特价房祝您新春快乐,阖家欢乐,吉祥如意!全国各地从年三十儿到初六,年俗各不相同,小编在此抛砖引玉,期待各位网友留言分享有趣的年俗活动!民俗习惯:“年初三,去拜丈母哉.姑爷带仔姑娘———同来,人得门.笑口开.拜见文人权道恭喜.拜见丈母说发财.茶又好,酒又好,隔壁伯婆含笑问姑娘.啥时候.踏月养个小宝宝”。这一天中国各地的汉族都有嫁出去的女儿要带着丈夫、儿女回娘家拜年的民俗。在全国大部分地方,“回娘家”的时间一般都安排在正月初二,但在山东等地,却是初三才“回娘家”。一些北方地区将初三称之为“

  • 行善,就是做好的自己

    小篆的“善”字,一羊居于中而双言于下,其本意做“吉”讲。《大学》中有云:“止于至善”。中国传统文化历来追求一个“善”字:待人处事,强调心存善良、向善之美;与人交往,讲究与人为善、乐善好施;对己要求,主张独善其身、善心常驻。看起来似乎很复杂,想做个善人如此不易。但古人早有一帖“四善方”即心善、念善、行善、言善,引领我们达到“真善美慧”的人生最高境界。今天,我们来谈谈行善。有一次,我们班会讨论,什么样的人就算是善良的人呢?孩子们众说纷纭。有的说,讲究秩序的人,很有道德,所以他一定善良;有的说,对人友

  • [小小说]杀生

    1那段日子真是多事之秋。他的父亲病倒了,很严重。真是祸不单行,那天,他收到那条短信。他点开看那条短信,但见:我们的缘份已尽,各自安好吧。是的,之前他极力挽留过。但是,这说明——无济于事。他的脑海里瞬间成了书里描写的那样,一片空白。老实说,他感到绝望。他腿一软,险些就瘫倒了。后来……后来,他又目睹了生命的消逝。那就是他的父亲的去世。那场大病如排山倒海。父亲脆弱的生命经不起折腾,如蜡烛遇上狂风,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2他变得畏惧生命。他觉得生之艰难,生之短暂,生之不易……而

  • 谈古论今

    2018年流行色美翻了色彩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它能带来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一位成功的设计师,往往能利用人们的色彩心理,通过色彩联想,实现品牌营销的目的。可以说,品牌设计的武器就是色彩。作为流行色风向标而存在的色彩权威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8年流行色,对于从事设计和时尚行业的人而言,都是相当值得借鉴和参考的。草木绿Celery&AvocadoGreen草木绿也是2017年Pantone公布的年度流行色彩,并因其明亮、自然、清新、干净的气质一直将流行延续到了2018年。它的饱和度没有纯绿色那

  • 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

    为权利而斗争[德]耶林著,胡宝海译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第五章为国民生活权利而斗争的重要性第六章现代罗马法与为权利而斗争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到此为止,我对前面提出的两个命题之中的第一个,即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其自身的义务这一命题详加论述。下面我开始对第二个命题,即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这一命题展开讨论。为了给这一命题立稳根据,无论如何有必要对客观意义上的法与主观意义上的法的关系,不管多少做些更深入的考察。这一关系的核心在何处呢?如果作如下判断,就是在忠实地传播广为人承认的见解,即

  • 穿越平行宇宙,你终于和你的挚爱在一起…

    一阵尖锐的火车汽笛声,你从梦境中惊醒。窗外,是疾驰倒退的绿地。坐在你对面的黑发美女疑惑地看着走神的你,又继续着话题,你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你不是这个女子口中的肖恩,也压根儿就不认识眼前这个叫做克里斯蒂娜的女子……上面是诺兰执导的电影《源代码》中开场的剧情。现在我将带你踏入一场穿越平行宇宙的旅行,请系好安全带,旅程即将开始。穿越《源代码》,在“源代码”中穿越回到电影《源代码》,眼前的一切让你十分陌生,你只记得醒来之前,自己正在阿富汗执行飞行任务,一枚火箭击毁了你乘坐的飞机。你意识到只有一种方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