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精品小说《极品高官亲亲老公》全文在线阅读TXT

2017/12/7 19:33:48 来源:网络 []

书名:极品高官亲亲老公

第1章:第一夜

这是顾宁和她的相亲对象约定好的同居第一夜。精品小说《极品高官亲亲老公》全文在线阅读TXT

对于那个叫唐继轩的普通男人,她没有强烈的好感,也没有强烈的反感。反正她只是想要找个结婚对象,大家都看得过去就可以了。

当然,婚姻大事也不能太过随意,所以并不古板的她提出了订婚前先同居一个月相处一下看的建议。

唐继轩也不反对,并且还很慎重的提出要签一个婚前同居协议,顾宁在银行工作,对这种谨慎的做法其实挺欣赏的。

然而协议第一晚,顾宁却发烧了,烧到三十九°半。她吞了两片泰诺,除了感觉口干舌燥头疼欲裂昏昏欲睡到一动不想动外没有其他的感觉。

  她趴在床上,仅存的意识让她隐约感到房门似乎被打开了,然后一个人走到她的床前,伸手摸了摸她滚烫的额头,他冰凉的手感让她着迷,情不自禁的发出喵咪一般的低吟。163女人网

  那是一双男人的手。

  “我先去洗澡。”男人的声音带着低沉性感的磁性,令她沉迷。

  没多久,带着沐浴乳清香的男人从浴室里出来。

被子被掀开了,男人的手伸进她单薄性感的睡衣内,引起她浑身一震战栗,他动作熟稔的挑开她BAR的扣子,双手熟练的绕到她的双峰前,来回摩挲挑逗,顾宁的身体顿时紧绷起来,陌生而奇异的触感让她不得不费力的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

  男人握住了她的左胸,手掌下的心跳很急,呼吸跟着急促起来,她快禁不住他的这番挑逗,脑子也终于跟着清醒过来,叮咛两声,身体被男人抱了过来,她猛地睁开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俊帅脸孔怔忪出神,半晌,张嘴问:“你是谁。”

  肌肤相贴的温热让她没有尖叫出声,反而觉得被这个男人压着很有安全感,顾宁想自己一定是烧糊涂了。推荐163nvren.com

  “你老公。”略显微凉的嗓音中又带着一股不容侵犯的尊贵权威,看似漫不经心,但幽深清澈的眸底掠过一抹浅淡的凉薄。

  “什么?”顾宁这下完全清醒了,一个激动的挺身,“咚”的一声与他坚硬的额头相撞,疼的龇牙咧嘴的重新躺回了床上。这男人的额头一定是花岗岩做的!

  男人狭长的眼角划出一个微微上扬的弧度,似乎沁着笑,转而又袭上了她柔软的酥胸,慢慢揉捏起来。

  顾宁早已不淡定了,用力的一踹,将身上的男人踹下床,然后利落的翻身用床单包裹住自己,满眼血丝的盯着同样睡衣打开无辜坐在地上的男人发飙:“你到底是谁。”嗓音如粗噶的鸭叫。

  男人莞尔,摊手:“唐继轩。163女人网

“什么?你是唐继轩?不,根本不是你!”

她就算烧的再糊涂,也不可能把眼前俊朗的男人和她认识的那个结婚对象弄错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地上的唐继轩站起来系上腰带,赤着脚从这边走到另一边的沙发,顾宁叫住他:“喂,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报警了!”

  唐继轩找到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抽出自己的身份证扔到顾宁的身上。

  顾宁头一歪,身份证落在她的手边,她急急捡起来一看,上面黑色的三个大字坐实了唐继轩的身份,顾宁再一次崩溃,将他的身份证往地上一扔,吼:“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唐继轩,那跟我相亲的那个是谁?”顾宁又习惯性眯起眼睛盯着眼前的男人,如果说相亲男唐继轩是国产灯泡那眼前这个唐继轩就是飞利浦。

  黑色的刘海随意散落在额前,歪斜捆绑的腰带随意一拧,正好露出古铜色的锁骨与下面小半的胸膛。顾宁盯着他猛看,这个男人没长胸毛,她觉得不错,她最讨厌的就是那些长胸毛还自以为性感随处显摆的男人,那根本就是未进化的恶心人好不好!

  “看够没有?”正当顾宁兀自出神时,那男人居然来到她的跟前。

  顾宁双眼酸涩,双颊酡红,思维能力下降了不止两个点,愣愣的,傻傻的。

  唐继轩蹙眉:“怎么差那么多。精品小说《极品高官亲亲老公》全文在线阅读TXT

  “什么差那么多。”

  “你真的是F大金融系毕业的?”

  “废话!当然是的!”而且还是以优秀生的资格毕业的,这男人什么眼神啊,质疑她的专业吗?

  唐继轩最讨厌就是女人双眼发直的望着他出神,不论是上身还是下身,都是他讨厌的对象。

顾宁后知后觉的发现事情的严重性,双手立刻拱卫在自己胸前:“喂,你还没说清楚,你到底是谁!而且,而且,她的胸罩都被解开了,酥胸也被人摸过了……一想到这个样子,她顿时脑袋发懵,脸色青红交错,煞是有趣。

男人这下笑了,不过笑的有些轻蔑:“不是看过身份证了,唐继轩。”

  她的正牌老公。

  顾宁抚额,像是掉进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拿出手机说:“你等等。”

  唐继轩好整以暇的望着她,也不怕她报警。163女人网脸上是笃定而自信的笑容。

  那边的电话很快通了,还是那个相亲男的声音,顾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刻拔高了声音质问:“唐先生,请问你能不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边的男人沉郁的开口:“你好,顾小姐,不好意思,其实我叫唐继桥,唐继轩是我弟弟,需要妻子的也是我弟弟,很抱歉。”

  聪明人是不需要将话说得太明白的,而顾宁也终于明白,原来眼前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主角,而一直跟她相亲见面的不过就是一个替身!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欺骗!顾宁愤愤的摔了电话,毫不留情的吼道,“给我滚出去!”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她这辈子最恨的也是骗子!有些事情是永远不可能因为时间而褪色的。

  她的声音嘶哑无比,吼得大声了就火烧火燎的疼。唐继轩就站在那里抱臂看着她,气的顾宁直接拿起枕头砸了出去:“给我滚出去!”她真是瞎了眼,居然会让这么乌龙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她难以平静,险些抓狂。可是她不能下床,她怕春光外泄,更加不能便宜了这个男人!她气的咬牙切齿,但是良好的修养令她连骂人都那么乏善可陈,骂来骂去都是那么几句。

  唐继轩始终维持着同一个姿势,差不多十分钟,他才悠悠的开口:“顾小姐,跟谁合作不是合作,难道你不觉得我这张脸比我大哥的更加赏心悦目?”

第2章:恨嫁女

唐继轩凑到了顾宁的面前。轮廓分明的一张脸,比唐继桥有几分相似,可是组合在一起却比唐继桥好看了不止十倍,老天简直是不公!

  但她岂会被美色所诱惑。“不要脸!”顾宁臭骂,出乎意料的给了唐继轩右眼一拳。唐继轩吃疼,后退两步,同样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顾宁也有些惊愣,不过却觉得解气,真是臭不要脸的,居然这么夸自己!就算是事实也不用这么大声说吧。

  顾宁高傲的扬着头,唐继轩脖子上的青筋在一瞬间突起,似乎有些动怒了,他放下手,冷冷的望着顾宁:“女人,别不自量力,我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但别挑战我的底线。”声音比眼神更冷,顾宁一怔,唐继轩已经转身离开了房间,离开的时候又发出一声冷笑:“顾小姐,同居一个月是你自己加的,同居该做些什么不用我明说了吧,跟你见面的人是唐继桥,但是跟你签合约的人是我,如果你想违约,麻烦你先准备好两百万的违约金。

  两百万?顾宁坐在床上,完全傻了。虽然每天在她手上进出的钱没有一千万也有八百万,可那些钱跟她没关系啊,她要去哪里弄两百万赔给唐继轩?

  强盗!这根本就是欺诈!顾宁的头更加疼了,笔直的在床上挺尸。是梦,是梦,这一切都是梦,等明天梦醒了,一切都是幻觉,都会不见。

唐继轩坐在外面的沙发上,听着里面女人的喃喃自语,嘴角勾出冷笑。

他不亲自出面相亲,恰是因为他这一副上天优待的皮囊。女人见了他都会自动自发的嗡嗡着围上来。他不喜欢冲着相貌和冲着钱来的俗气女人,在他的概念里,愿意和普通人交往的女人,才值得交往。

相亲时,他也是看到了顾宁的,只不过离的远,她没有注意到他而已。

顾宁不是一等一的标准美女,但是耐看,有修养。更重要的是,他看得出来,她是一个聪慧的女人。

有意思的是,她还主动提出了同居。

虽然提议大胆,但她不是那种随意的女人,不然遇到他这么一个帅男,还不就趁机干柴烈火的……他摸了摸眼眶,挑眉,这女人,下手真够重的。

顾宁烧的难受,想着,干脆睡觉吧,也许睡一觉一切都好了。可是她的脑袋却越来越清醒,门外守着一头饿狼,她要睡得着才怪。她纠结了半天,决定还是勇敢面对。好歹她也是信贷部经理,什么样难缠的客户没见过。搞定一个饥色的男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顾宁深呼吸,深呼吸,打开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对上唐继轩那双冷冷的眼睛,她就有些没底气。

明明受欺骗的人是她呀,她怎么这么没出息。

“顾小姐,你是准备好了违约金吗?”他脸色冷冷淡淡,语调慢条斯理中透着几分疏离。

顾宁在心里把唐继轩狠狠骂了一顿,不过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脸上堆起微笑,在唐继轩身旁不远处坐下来,轻声道:“唐先生,我们谈谈好吗?”

“你这套对我没用,给钱,还是人,你选一样。”唐继轩表情平静,可是波澜不惊的样子真的让顾宁很泄气,也很生气。

“喂,我说唐先生,你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你弄清楚!欺骗的人是你!”

“证据呢?”

“你!”顾宁气的咬牙。还能有比这个男人更无耻的人吗?

顾宁啊顾宁,枉你还在银行工作这么多年,竟然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此时此刻,她真恨不得自己有绝世武功,把眼前的唐继轩还有那个该死的唐继桥一起打扁。可她明白,就算她有绝世武功也没用,这是法治社会,打人犯法。

她就那么无奈的坐在那里,头疼的扶额。唉,都怪她发烧了,不然她脑袋不会这么笨,不会斗不过这个该死的帅男人。

唐继轩静静的看着她,薄唇轻启:“我以为唐小姐主动提出同居,应该是一个直爽不做作的人。看来,是我看错了。”

顾宁就不服了,“请问我是哪里做作了,唐先生?同居是我提出来的,可我只是想和唐继桥……”

唐继轩平静的脸忽然一沉,“怎么,你看中我哥了?”

咳咳,这男人是不是理解力有问题,还是她说的有问题。

根本不是她看中他哥,她只是痛恨人欺骗她。而且,她不想找太帅的男人结婚,她不想,她只想找个普通人。

顾宁张了张嘴想解释,唐继桥根本不给她机会。

“时间不早了,顾小姐是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你!”顾宁咬了咬唇,再次感到无语。

哪怕就算是同居,也是以结婚为前提的正式交往,他这么急三火四的要睡她是什么意思啊?

顾宁讥诮地扬了扬唇,“唐先生,你看起来也不像缺女人的人,有必要这么饥渴吗?”

“就是这么饥渴!”唐继轩话落,一把拉过顾宁,性感的薄唇不由分说的盖上她的唇瓣。

“唔……唔……”要死了,她还病着呢。

顾宁本来就晕晕乎乎,被他这么霸王似的狂吸狂扫,顿时有些招架不住。

她身子软软的靠着唐继轩,明明是在推拒,却像在邀请他一样。

唐继轩很有技巧,他的吻也是恰到好处,吻着的同时,他的大手再次扣住她傲人的山巅。

顾宁激灵一下清醒过来,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他。

她气呼呼的看着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吼道:“谁,谁许你这样了。你这样,很不礼貌!”

“虚伪!刚刚享受的直哼哼的人是谁?”唐继轩气定神闲地说。

顾宁再次无言以对,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难道是长的帅的男人真的让人无法抵抗吗?

不,她是顾宁,她怎么能像那些没脑子的花痴一样,她对帅男人,免疫!尤其是一个骗子!

顾宁轻轻咳嗽了一下,严肃地说:“唐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是喉咙不舒服。”

唐继轩不说话,一双似能洞察一切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的脸。她那张俏脸,因为亲吻的沉醉而泛着红润,眼神里更是溢满风情。

就这副模样,再有自制力的男人也想把她狠狠扑倒。

顾宁与他对视了几秒,心想:这男人好可怕,光用眼神好像都把她那什么了。

她下意识的拢了拢被他揉乱的衣服,忽的站起身来。她想要回到卧室,把门紧紧锁上,这恼人的问题,只能留着明天再解决。

她起的急,发烧后的头晕更加厉害,站起身来想要往前走,却发现失去了平衡,摇摇晃晃的就往唐继轩身上倒去。

本来,她软绵绵的身子对唐继轩也构不成太大的冲击力,他伸手也可以接住她。然而他没有,他只是顺势往旁边侧了一下,就这样,顾宁把唐继轩结结实实的扑倒在了沙发上。

她的柔软正好紧贴他坚硬的胸膛,他们火热的气息在空气中缭绕到一处,两人的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原来,唐小姐喜欢在上面。”唐继轩语带调侃,顾宁愣了一下后,开始激烈的挣扎。

她的挣扎却只是给早已经火烧火燎的男人助燃。

唐继轩不打算再忍,谁让这个女人竟然说喜欢他哥,这简直是在挑战他男性的尊严。

他的大手沿着她的光滑的大腿一路向上,顾宁急的大叫:“你禽兽啊,我还是个病人……”

第3章:生理需要

好在后来,唐继轩走了。

因为她差点虚弱的昏倒,唐继轩最终放过了她,可是顾宁一点儿也不感激他。

第二天,顾宁神色萎靡的去上班,看起来精神不佳,来的路上还刮擦了好几辆车子,真是倒霉透了!

  刚刚踏进信贷管理部的办公室,好朋友沈若男便急急的冲上前来冲着她暧昧的笑,顾宁哪有力气管她,直接挥手,脸上挂着生人勿近的牌子。

  沈若男憋了一肚子的话不能问怎么可能,嘿嘿的笑着:“经理,是不是昨天晚上运动太强烈了,所以早上这么的……嗯,萎靡不振?”说着还在她身上寻找证据。

  要不是时间还早,其他同事还没来,顾宁真想一爪子拍死她,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昨天还想着全都是做了一场梦,一场噩梦,可是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看到男人的鞋子,男人的衣服,顿时天塌下来一般,怎么可能是真的!

  她昨天是发烧了,但是真的还没烧糊涂,一切都是那么历历在目,无情的在控诉她的白目无知,居然被人这么耍着玩还不知道!她板起了脸:“上班时间,别说得那些有的没的。”

  她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唉声叹气。算命的不是说她今天红鸾心动吗?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虽然,唐继轩说的真的没错,他那张脸比唐继桥看着真的赏心悦目多了,而且唐继桥本身就是套用了唐继轩的身份,除了人换了,其他的工作什么的都是唐继轩本人的,没有出入,最主要两人性格也差不多,可是人换了真的唐继轩,顾宁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这人长得太帅了,她对太帅的男人本能的排斥,宁可老公普通点。

  年初是放贷比较宽松的时候,而年尾,就是收紧银根的时候,所以总的来说,信贷部一年到头都比较忙碌。

  顾宁在总行,部门设置比较齐全,人数也比较多。心头乱糟糟的,唯有在工作的时候她才能凝神静气,抛开一切烦恼,所以说,如何解忧?唯有工作!

  可以没有男人,但是不可以没有工作。可是顾宁的人生信条,男人会跑,只有工作才能养活她,是她最忠实的伴侣。

  这样想着,她又觉得其实跟哪个男人在一起有这么重要吗?她唯一放不开的,是唐继轩他们的欺骗。

她不敢分心,出入的数据都是精确到好几位小数点之后的,然而一整天的工作并没有让她从烦闷中解脱出来。最主要的是,母亲又打电话催婚,大龄剩女最清楚,母上大人的催婚有多大的情绪破坏力。

晚上,她不愿意回公寓,一个人闷闷的散步。想着自己这么大年纪,必须得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她就懊恼的将脚边的易拉罐踢了出去。谁知罐子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弧度,很不客气的落在一边白色的宝马车上,哐当一声,顾宁心一跳,眯着眼睛往前看,她视线不佳,可是除了开车时从不采用任何调整光距的辅助工具,影影绰绰也看不清到底有没有人,就想想夹着尾巴逃跑。可是还没走,就看到紧闭的车门被打开,她呼吸一窒,努力猫着视线,看到一双黑色的鞋子,一条黑色的休闲裤包裹着一双完美的长腿跨下车来,顾宁嘶了一声,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挪不开视线。

  男人斜挑着眉眼,拿着从车上捡起的易拉罐,似笑非笑的靠近顾宁。

  他上身穿着条纹的浅蓝色衬衫,最致命的是衣服的扣子开了好几颗,露出完美的胸部线条,而且那腰间的皮带似乎也松松垮垮……

  哦……顾宁以手掩面,心想自己可真不识趣,打扰了别人车震打野战的兴致。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顾宁望着比自己足足高出一个头的男人,不,顾宁觉得他应该比自己小两岁,或者更多。那些祸国殃民的脸即使是斜勾着也足以睥睨众生,顾宁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平时的伶牙俐齿现在也完全派不上用场,“那个,弟弟……要不你回去继续?”顾宁挥了挥手,笑的谄媚而讨好。

  男人挑了挑眉,脸上充满揶揄:“你也有兴趣?”

第4章:男朋友

呸,你才有兴趣,谁有兴趣跟你野战!顾宁直接将他的形象从天堂打到地域,帅气的从自己包里找出自己的名片,甩给他,语气不善的道:“弟弟,这是姐姐的名片,麻烦你直接将单子快递到我单位吧,不打扰你的雅兴了,再见!”

  就这样顾宁踩着纤细的高跟鞋,优雅的从他跟前走过,高傲的扬着下巴,挎着包,不屑的哼了一声。

  路过那白色宝马时,她不经意的用余光扫了一眼,果然看到一个穿白色吊带的女子正香肩半露的对着路过的她微笑!

  顾宁一阵恶寒,加快了离开的脚步。事后,她几乎就忘了这事。毕竟对方开着宝马,估计也不在乎那点儿修车费,而且一个易拉罐也不至于就砸坏了车吧。

谁知道次日她一到办公室,就见沈若男手上拿着一个白色的信封进来,晃了晃放到她的跟前:“你的。”

  4S店寄来的?顾宁蹙眉。沈若男也不解的问:“你什么时候换宝马了。”

  “换个头埃”宝马,宝马……顾宁想起了野战男,不理会沈若男的好奇心,径直说:“你先出去工作。不许八卦!”

  顾宁工作起来那是不要命的,沈若男撇撇嘴,带着无限的遗憾撤退,顾宁放下手中的文件,接过信,拆开,掠过前面的一系列文字,直接看最后的数字!

  嘶敲诈!这是顾宁脑中仅剩的念头!

  一个易拉罐能有多大的重量?了不起就是一个小小的刮擦,欺负她不懂车是不是?就算是宝马再贵也不可能超过三千!顾宁看着上面的五位数只想吐血,最近都遇了些什么男人啊。一个比一个极品!

  正当她愤愤不平捏着单子的时候,内线响了起来。

  能达到顾宁这边的电话都是针对银行的贵宾开放的,也就是俗称的VIP,这些都是她的衣食父母,她从来不怠慢,于是收起满腔的怨恨,尽量保持微笑问候:“您好,我是顾宁,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顾小姐。”对方的声音有些轻佻,顾宁一怔,那边又说,“我的信,收到了吗?”

  新仇旧恨涌上来,顾宁怪笑:“是野先生啊,您好。”

  “什么野先生?”对方显然不解。

  顾宁夸张的捂嘴笑:“您大半夜的在车内打野战不是野先生是什么!”她的话颇为犀利,对方一怔,紧接着也发出令顾宁难以接受的爽朗笑容。

  真是不知羞耻!不知道她这是在骂他吗,居然还能笑得这么大声!

  他还笑得没有节制了,顾宁不耐烦了:“对不起,先生,您还是请保险公司定下车损吧,您的赔偿已经超出一般合理的范畴,我有权起诉您欺诈。”

  “欺诈吗?”对方呵呵笑了,“车价两百万的车你以为做个油漆那么便宜?”

  两百万?恕顾宁眼拙,实在没看出那车有多少价值,不过她也无比实诚的道:“先生,这真的超出了我能承受的范围,要不这样吧,你让我再撞一次,然后咱们找保险公司,你看如何?”

  “再撞一次?”对方显然被她这个想法天雷了。

顾宁点点头:“我每年给保险公司交车险,总应该拿些回来的。”而且这一万多块钱,她不是没能力承担,只不过,她真的心疼。她的每一分钱都是拼死拼活赚来的。

对方沉默了,顾宁继续游说着,他在那面笑了:“这样吧,要是你出来陪我吃个饭,这钱就两清了。”

  “你请客?”顾宁挑眉。

  “不,你请。”

  顾宁想,一个男人再怎么吃也吃不掉一万块吧,而且吃饭这种事情她驾轻就熟,几乎全市所有的饭店都跟他们有些业务往来,去的次数多了,总能捞点折扣。只不过与一个野战男吃饭,顾宁心里是打鼓的。虽然那人很帅。而且现在不一样了,她是有家室的人。

  “好吧。”顾宁最后应了,打算到时候拉上沈若男去助阵。

  “行,过几天我再找你。”顾宁就要挂电话,那边的人又出声了,“对了,我叫许铭城,顾宁。”

  顾宁不知道他最后为什么要咬着自己的名字,虽然隔着听筒,可是从他的嘴里叫出来却令她浑身不自在。

第5章:帅男人

妖孽,一群妖孽!顾宁对自己说,过几天要去庙里拜拜。最近太不顺了。而且许铭城?是她听过的名字太多了吧。

  税务局坐落在区政府不远处,大门就对着市心路,地理位置无比优越。车来车往,好的差的,都在大门口迎来送往。

  税务局不像法院和检察院大门口有国徽,不过权力地位也不容小视,都是国家的职能部门,而且,这里是最有钱的地方。

  一辆黑色的轿车由南至北,拐进税务局大门,停到专用车位后,后车门被打开,一名穿黑色制服的男人从身上下来,鼻梁上还架着黑色的墨镜,一身凛然正气,不容正视的强悍姿势由内而外散发。他下车后并没有停留,直接从办税大厅旁边的楼梯上楼。

  笔直挺拔的身影,腿边的裤脚都没有一丝褶皱,脚下黑亮的皮鞋闪着光。

  楼上刚好有些人下来,看到他先是一愣,然后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局长。”

  男人微微点头,越过他们而去。几个女同事脸红心跳的不敢看她的脸,纷纷退在一边,只不过他经过的时候一名女同事眼尖,待他一走,立刻小声问身边的同事:“你看到了吗?局长的眼角……”

  另一个女同事被迷得晕头转向,早已不知东南西北,直说:“局长还是那么帅那么迷人埃。”

  男同事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打压道:“收起你那不自量力的白日梦吧,局长是你能觊觎的吗?”

  “想想都不行。”女同事吐了吐舌,欢天喜地下楼去。

  男人拿出钥匙打开办公室,里面宽敞明亮,布置井然有序,并不奢华,以实用为主。旁边还有一组简易沙发以及几个柜子,上面放着厚厚的文件夹和资料袋。

  没多久,门口就传来敲门声。他低沉的喊道:“进来。”

  外面的人进来,道:“局长,这是上面刚下发的文件,你看看吧。”

  他将文件放下,正要出去。

  “等等。”为首的局长叫住了他,松了松脸上的表情,“大哥,奶奶身体还好吧。”

  “还行,就是老唠叨着让你回去一趟。”他叹了一口气,“继轩,她年纪大了,你有时间就多去看看她吧。”

  “行,我心里有数,只是现在要开两会了,有点忙。”

  对面的男人就是唐继桥,他侧着身面对唐继轩半晌,问:“顾宁没什么事吧。”其实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出此下策,毕竟这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人。

  说起顾宁,唐继轩脸上的表情就深沉的可怕。

  唐继桥见他不语,蹙眉:“怎么回事。”

  唐继轩随手一拨,撂下了脸上的墨镜,唐继桥愣在原地,最后哑然失笑,想笑又不笑的样子令整张脸都扭曲了。

  唐继轩冷哼,索性将墨镜扔在一边:“行了,我看看再说吧。”

  “好,不过顾宁是个不错的女人,你,应该好好珍惜。”唐继桥话落,帮他戴上了门。

唐继轩随后一躺,靠在皮质的沙发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

  顾宁回到家,随脚将高跟鞋往旁边一扔,躺在沙发上一动不想动,嗯,脑子乱哄哄的,尽是明天一天的行程。

  突然,陌生的气息令她警觉的坐起了身体,不过更像是诈尸。

  “你属猫的吗?走路没声音的吗?”顾宁捂着胸,有些期期艾艾,目光也透着闪躲。

  按理说这里是她的家,她可以大呼小叫的,可是她就是本能的有点怕唐继轩。这种怕不是小孩对大人的畏惧,更不是学生对老师的恐惧,而是一个女人对一个太优秀气场太强大的男人的抗拒。想要靠近但又受到伤害的矛盾心理。

  唐继轩身上神秘的气质会让女人疯狂。而顾宁不喜欢剃头担子一头热。她喜欢掌控全局的感觉。可唐继轩明显不是能被她掌握的。

  唐继轩刚刚下班回来,已经将近十点,没想到这女人也才刚进门,将包放在旁边的柜子上,驾轻就熟的往房内走去。

  顾宁虽然登时上前阻止了,可也晚了一步。

  那个晚上的事情是坚决不可能重新来一次的。她受不了。可是唐继轩却浑然未觉,又进浴室洗澡了。

  “天天洗,天天洗,不是昨天才洗过吗?”顾宁有些郁闷的吐槽,这才二月天啊,要是这样下去,那夏天岂不是要洗的脱层皮?

  她无力抚额,无意识的咬着手指甲。

  唐继轩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咬着自己的食指站在柜子旁,蹙起了眉头:“放下你的手。”

  顾宁嗯了一声,抬头看他。

  天很冷,唐继轩的睡衣倒是穿的挺保守的,顾宁松了一口气,不过眼神却不敢再乱瞟:“呵呵,那个,要不……”你去客厅睡吧……这话顾宁在心中咀嚼了千万次,差点嚼断了她的舌根。

  而唐继轩却只是轻松的一句:“我还有事情要忙,你先休息吧。”

  顾宁战战兢兢的上床,隔壁书房有灯光传来。她时不时朝门口看一眼,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或者应该怎么办。

  小区环境不错,一到晚上就格外的安静。顾宁当初也是最满意这点的,可是今天,她觉得有点咯得慌,太寂静的时候总是让人容易想歪。脑子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开始处于无组织无纪律的状态。

  顾宁睡的并不安稳,一来是因为天冷,床也有点冷,二来是因为隔壁传来走动的声音。

  几乎是同一时刻,她就醒了。

  她明显感觉到身边的床铺矮了下去,心脏砰砰砰的开始狂跳起来,根本不受控制。她的右手下意识的抓住了身下的床单。

  唐继轩坐在床沿,缓缓脱了身上厚重的睡衣,然后钻进了被子里。

极品高官亲亲老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极品高官亲亲老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早安:我的大叔 最新章节

    原标题:早安:我的大叔最新章节小说书名:早安:我的大叔目录预览:第一章他说让我听您的安排第二章这个女孩子还真是第三章安全感第四章你是打算让我给你做司机第五章姐,这是你男朋友吗?第一章他说让我听您的安排这不是苏凡第一次见到霍漱清,这个月,她已经和这位年轻的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见了两次。前两次,她被黄局长点名去陪领导吃饭,上班快一年了,像这种事情,局长一般会让全局第一美人姜姗姗去,可这两次,是她苏凡。既然是领导的命令,她也不敢拒绝,便跟着去了,而这仅有的两次,她都见到了霍漱清。此时,走在去往霍漱清家的

  • 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最新章节小说名称: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目录预览:第1章我眼瞎了,才看上你第2章我怀了你的孩子第3章当我是死的吗?第4章陆家大小姐第5章麻烦你不要靠的这么近第1章我眼瞎了,才看上你当何云霖再一次表达了要分手的意图,并且缓慢的递过来一张结婚请帖的时候,陆安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啪!”一个清脆的巴掌打在何云霖的脸上,顿时何云霖的脸上出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何云霖,我陆安然是瞎了眼了才看上你。”满目的愤怒,仿佛是要把眼前这个男人仔细的看了个清楚。浑身的血液一点

  • 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 最新章节

    原标题: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最新章节小说: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目录预览:第001章帅哥,多少钱一个晚上第002章全身都疼第003章真是想男人想疯了第004章也不怕得罪金主第005章不想年纪轻轻就守寡第001章帅哥,多少钱一个晚上“嗨,帅哥,你们这里技术最好的牛小哥叫什么?”头顶五彩光线闪烁变化交织着扫过晦明交错的酒吧,也落在元小希清秀的小脸上。脂粉未施巴掌大的小脸上嵌着一双如黑葡萄般漂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下是粉嫩的嘴唇,此刻正在暧昧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如果不是她顶着一头张扬酒红头发,酒

  • 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 最新章节

    原标题: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最新章节小说名字: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目录预览:第1章:离我远点第2章:蠢女人,来灭火第3章:脱光了丢去喂狗第4章:绑架,劫色第5章:我的娱乐时间第1章:离我远点东市的销金窟,VITAS酒吧。三楼,封闭式豪华贵宾VIP总统套房内。一丝不苟的穿着黑色西装的四位保镖战战兢兢,九十度弯腰站在巨大黑色真皮沙发前,为首的一号保镖压低声音说话。“霍少,”“离我远点!”沉寂的包厢中乍然响起一道不悦的男声打断保镖的话,他音色低而沉,冷中含冰,几分黯哑,好听的令人窒息。保镖

  • 男神老公,请指教! 最新章节

    原标题:男神老公,请指教!最新章节小说名:男神老公,请指教!目录预览:第1章我来拉你下地狱第2章我用过的二手货,你要?第3章梦幻婚礼,彻底破碎!第4章给她做个全身检查第5章亲身检查你第1章我来拉你下地狱凉风幽谧的刮起窗幔,透明的纱布随风卷起,阴冷的月光,从缝隙中洒落进来。夜,幽深。幽夜,翻滚着旖旎,奢靡的气息。纯白色的大床上,女人完美无瑕的躯体不安的扭动着,漂亮的脸蛋拧成了一团,十指不安的扯着身下的床单,身上似乎压着一块巨石,逼迫她不断的发出磨人的娇吟,厮磨。“亦尘~”南笙掀开眼帘,定眸望去,迷

  • 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 最新章节

    原标题: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最新章节小说名称: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目录预览:第1章养父的儿子第2章女人,你该报答我第3章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第4章她在做什么?第5章女人,你在躲我?第1章养父的儿子漫长的黑夜过去,夜夕夕睁开眼,漆黑的眼眸在茫然后呈现出一片慌乱。昨晚,养母让她去讨未婚夫开心,可她完全没想到她竟然还对她下药。因为不想和未婚夫发生什么实际性的关系,她跑出房间,躲进另外一间房间。再然后……“咔……”突然的开门声响起,打断夜夕夕的思绪。她惊吓的坐起身,然后就看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夜

  • 蹲在坟前戏鬼夫 最新章节

    原标题:蹲在坟前戏鬼夫最新章节小说名称:蹲在坟前戏鬼夫目录预览:第001章挖坟遇俊鬼第002章血契已成第003章今夜,我来找你第004章今夜后,你就是我的新娘,我们开始吧第005章棺材内的洞房第001章挖坟遇俊鬼夜黑风高的晚上,应该发生点什么,所以我提着铲子,穿着胶鞋,抱着娃娃,来到了距离学校有数公里的一处据说在数十上百年前一直是乱坟岗子的地方。挖个坟吧!我,郁诗凝,表面看起来是一名普通的大一学生,实际上却是郁家第二十九代的传人,郁家祖师爷托梦钦点的下一任的郁家家主,一名灵魂引者。灵魂引者,引游

  • 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 最新章节

    原标题: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最新章节小说书名: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目录预览:第1章收租第2章那就肉偿第3章阴鬼街第4章不作死就不会死第5章这男鬼的套路好深!第1章收租我叫林如意,刚大学毕业出来,最近租了个不错的房子,以为捡到了大便宜,结果却惹上了大麻烦。事情得从一个月前说起……那天晚上,我刚凉好衣服准备要去休息,突然听到有人来敲门,当时心里猜会是谁这么晚,走到门口问了声:“谁呀?”等了一分多钟,门外静悄悄的,估计是敲错门了。没当回事,刚转身要回房时,门又被敲响了,然后我又问声:“谁啊?”结果

  • 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 最新章节

    原标题: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最新章节小说: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目录预览:楔子第1章:死里逃生第2章: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第3章:可真够下贱第4章:绯闻女友楔子深夜里十点。林倾雪愁容满面的躺在床上,倏然,床头上手机震动。习惯性捞过手机,是乔蓉的短信。【速来H酒店888号房,我有办法帮你解决林氏破产危机了,速来!】林倾雪看到短信宛如打了鸡血,想也没想便下床收拾一番,和家里人打了招呼就出了门。当下的她正为了林氏的破产危机而四处寻人帮助,没想到乔蓉出手相助,真是中国好闺蜜。停好车,进入酒店,从前

  • 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 最新章节

    原标题: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最新章节小说: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目录预览:001:我是来离婚的002:你去求求他好不好003:算我求你好不好004:滚得有尊严005:只是我的情人001:我是来离婚的延城的盛夏炙热的要命,然而徐家别墅之中,气氛却诡异的冰冷,更是带着一种暴风雨来临前夕的躁动。季小黎找到徐之墨的时候,房间里暧昧萎靡的气息还没有散去,奢华的复古吊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大床上尽是皱褶,只一眼,她就能想到这里曾发生过什么。徐之墨刚刚从浴室里洗过澡出来,随着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季小黎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