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龙魂当世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2:18:1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龙魂当世

第一章 逃亡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大雪纷飞,城市中,没有了往昔的热闹,街道上,仅有一层厚实的白雪,没有一个脚印。163女人网周边没有一丝灯光,也没有什么谈话声,人们都早已入睡。

寒霜之夜,无论修士还是凡人,都早早进入梦乡,在沉睡中期待明日的曙光。这一夜,再没了嘈杂,再没了厮杀,再没了哭笑,再没了遐想……

“呼…呼…呼,咳!”

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伴随着连续的脚步声,瞬间打破了这个夜晚的宁静,虽四野无人听闻,但还是显得与这祥和的氛围有些相冲。

雪地上,也如预料一样,出现了一片脚印,在那旁边还有几道触目惊心的鲜红,一直沿途滴落。鲜血与白雪辉映,是那么的凄美。

令人惊奇的是每道脚印都相隔了一段不短的距离,而那之间却有一片血迹,看来那脚印的制造者似乎受了创伤。

一阵疾风吹过,雪面顿时又浮现了一些脚印,不过应该不是同一人的,但同样是隔一段出现一道。龙魂当世 全文免费阅读风雪中偶尔能看到几道身影,转瞬即逝。

在那最前方,一道人影掠过,慌忙而不失镇定,步伐急切而有序。在他身上,依稀可见几道巨大的伤痕,想来那些血应该是此人流下的,然而受了这么重的伤,他还能如此快的奔逃,若是有人看到必当发出惊叹。

后面几道黑影也穷追不舍,因此他们的距离也没有继续拉开。

“这家伙不会今晚一直在城里绕吧?”

“哼!要不是今晚是寒霜之夜,我们不方便下死手,不然他早死了!”

几道身影中终于也有人快失去耐心了,开始抱怨起来了;毕竟他们都追杀前面那人很久了,然而现在眼看距离不断缩小,却不能动手,自然让人心烦了。

“都别抱怨了,有这闲功夫不如集中精神以防遭反杀!你们可也是杀手啊,怎能如此烦躁!”为首一人听到他们的抱怨,立刻训斥道。

听到领队训话,刚才那几人也顿时没了脾气,于是立刻集中精力。163女人网渐渐地他们与那逃亡者的距离也变得更加小了。

“咦,他竟然往城外跑了。”其中一人突然发现目标径直向城外跑去,立刻惊疑道。

旁边两人也察觉到了古怪,居然还放慢了速度,生怕遇到陷阱。

“继续追,身为杀手怎能畏惧陷阱,杀死目标是我们的天职!”为首者又开始催促,”况且以我看他是想钻入城外的密林中,以此逃往天荡山脉来摆脱我们!”

有了领队的鼓舞和解惑,剩下三人也回过神来,又开始了追杀,而且速度明显提升了一大截。

“发觉了吗?”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也注意到了他和后面四个追杀者的距离逐渐拉近。但是他似乎并不慌张,只是稍微得加快了速度,一缕月光洒在他的身上,照耀出一张染血,充满着强烈杀意的狂暴的脸。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一番加速奔逃后,他终于跑出了城,但没有就此停下,在月光的指引下继续朝着那片密林逃去。

“果然如此!”后面四人发现他的动向后,立马催动着身体向前冲去,转眼间就要追上了。

而就在这时,那道逃亡的身影居然在触手可及的密林外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那疯狂接近的几道身影。

似乎也发现了异常,那追来的四人也放慢了脚步,看着面前之人那嗜血的面容,心里顿时一惊,而后马上拿出武器,分散开来;那领队迅速绕到了那逃亡者的前面,其他三人挡在周围,立刻就封锁了他的逃跑路线,连同退路。真不愧是杀手。

不怪他们如此小心,事实上已经有几队人马接到任务杀死眼前这人,但都以失败告终,仅有数人重伤逃回,余者都被反杀了。

而他们一开始是有七个人的,但由于轻敌而被袭杀了三人,因此他们剩下的四人自然十分谨慎。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雨漠,门主多次亲点你的名字,我们一开始还小瞧了你,因此死了不少人,”四人中,那名领队缓缓说道,”但现在我们开始认真了,你没有机会活命!”

其他三人也立刻神经崩紧,随时准备袭杀。但看到四人的反应,中间那叫雨漠的人面目却突然平稳了下来,而后盯着几人,轻松地说道”有劳你们门主挂念了,出于敬意,我也就等你们认真呢,不然刚才直接杀了你们就太没意思了。”

听到这狂妄的回答,四人脸都要气炸了,其中一人怒极反笑:”原来你之所以出城是为了反杀我们啊!好大的口气,我们可不是之前你杀的那些无能之人!”

“嗯,那又怎样,反正结局也一样。”雨漠笑道。

气氛突然变得肃杀了,四人面目变得越来越狰狞,恨不得将雨漠生吞活剥了。杀手不可辱!

“动手!”领队终于下命令出生,话音未落身影即逝,刀身直逼雨漠的后颈,这是要一击绝杀!

雨漠面色不改,迅速摇头,躲过了刀锋。但另外三人也在领队发话后动了,其中一人冲在最前,手持双剑向他劈来。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当!”

一阵急促的碰撞,那人其中的一把剑被弹飞了出去,身形也因此一滞。反观雨漠,方才用剑鞘挡住了攻击,只退了一步——差距明显!

“柔雨牵心!”雨漠喝道,他暂时放弃了眼前这人,迅速向剩下两人攻去,扫出的剑芒顿时化为了万千细雨,瞬间浸入了那两人的身体。

“地煞进击!”后方传来一声暴喝,是最先发起攻势的领队,他趁雨漠攻击另外两人时,从后面袭来,并动用仙术,仍想迅速灭杀他。

这就是杀手,真正作战时他们不会管队友的死活,他们只为了完成任务,而后才是自己的生死。

而他和另外三人身上衣服的标志,竟和大陆令人闻风丧胆的天罚门一致。

天罚门,不知其总部何在,当然杀手组织遭天下人恨,自然不能让他人知晓其总部。这个组织接手全大陆任何刺杀任务,只要出的起价,尊者以下,随便杀!

正因为如此才更加彰显了它的实力,特别是在几名传奇王者遭袭杀后,人们也终于认识到了它的恐怖。连大陆那些不多的尊者,也看不透这个组织的深浅,但同样表示非常忌惮。

当然,幸好很少有人可以请动他们刺杀王者,不然这本就不太平静的天下非大乱了不可。

而这名领队,实力快接近王者了,他出手都未能将雨漠一击杀死,怪不得马上就开始全力攻杀了,直接动用金品顶级仙术进攻。

“死吧!”料定雨漠无法躲开,且来不及出同级仙术反击,领队顿时暴喝,充满了信心。

“轰!”

剧烈爆炸声响起地上的积雪都被炸飞了起来,形成了一阵雪雾,暂时阻挡了视线,但惨叫声却也跟着响起,夹杂在飞雪中,短短几声后戛然而止。

雪雾散去,一道挺拔的身影依然立在原地,在他面前匍匐着两具尸体,脸上还写着浓浓的恐惧,双眼怒睁——死不瞑目!

地上,一滩鲜血慢慢向积雪里浸入,场面非常得不和谐。

在往前,领队呆立在那里,看着那虽然蒙着面但依然熟悉的面庞,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你竟然操控了他们!”无怪他如此惊慌,因为一些罕见的仙术如这种控制术只能针对弱自己很多的人才能见效,对实力接近者几乎无效!

那么就是说雨漠比那两人强太多!据他所知,那两人魂力也有九百多了,普通的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而另一人也差不多。而他自己则已经处于士的巅峰。

而这样的四人还在和眼前一人的交战中落了下风——他不敢相信,毕竟对方这么年轻,怎么也不可能是一位王者啊!

“难道他已经迈过了一两道坎?”领队惊疑,但也只有这样才说得通了,毕竟只要迈过一道千魂坎实力就远非寻常巅峰之士可比。

心里想着,领队心中也萌生了退意,他也第一次到了这一步,杀手失败而逃!

“走!”领队迅速斩出数道剑芒,并命令最后一人撤!而他自己也立刻就飞遁了出去。

最后一人本来正准备出狠招偷袭雨漠的,但听到领队这话,顿时懵了,再看到领队狂逃,自己也终于认识到对手的不寻常。但他并没有停止刚才的进攻,准备用这一击来试探雨漠。

“逆乱天命!”

“暴雨惊魂!”

两人都使出了绝世仙术,一番较量,附近的树木都被卷飞了。

光影破灭,顿时又像有开天暴雨袭来,那名杀手终于抵挡不住,被击飞数近百米,嘴角不断淌血,染红下面的一片白雪,甚是惨重!

在认识到了敌手的可怕后,这名杀手再难涌起战意,忍着重伤直接飞逃。

这算是杀手的奇耻大辱!从来都是他们杀别人,今天居然落到这种地步,反差太大!

雨漠并不打算发过这人,追不上领队,还追不上这个在他眼中的杂鱼吗?

“咔!”

雨漠将剑投飞,一道光影掠过,那飞逃的杀手被刺穿,血溅白皑皑的地面,一样的死不瞑目。

雨漠看到那名杀手死,才松了一口气,打扫完战场后,迅速进入了密林中恢复,先前虽无大伤,但和多名杀手作战神经崩太紧,精神力消耗较大,不得不恢复。

接近黎明时,雨漠退出了修炼状态,看着前面的山脉和后面的密林,心中一阵犹豫。

“对了,去那躲躲!”看着西边的一片大荒,雨漠打定了主意。

天罚门总部

这里是一片灰暗的世界,阴森无比,不时有黑影掠过,让着气氛变得更加恐怖。

最里面的座椅上,一名扎着马尾辫的女子全身裹着黑色紧身衣,蒙着面静静端坐在那里,而后,她听着手下的报告,目光突然变得冰冷!

“雨漠,下次我亲自来杀你!”

无情的细语传遍大殿,让那些游动的黑影都为之停滞。(未完待续)

第二章 荒山镇

翌日,旭日初升,彻夜的雪也已经停了,大陆上各个城市也终于开始热闹起来,在度过了寒霜之夜后,人们又迎来了新的一年,到处一片祥和之景。就连一些有时荒芜人烟的小镇也难逃这份所谓的繁华。

荒山镇,正如其名,遍地荒山,仅有为数不多的几块药田,然而,栽种在其上的那些枯黄衰败、奄奄一息的植株,恐怕根本不能算是药草,几乎都丧失药性了。

但是今日,若从天上俯瞰,会发现在那规模不大的街道中竟有许多人影来往,川流不息。虽然也有刚过了寒霜之夜的缘故,但却也暗示这里的街道并没有被这片大荒完全侵占。

荒山镇平时也不失这份奇特的繁华,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它毗邻天荡山脉。

天荡山脉,既可说成是魂兽横行的大凶之地,也可以说是遍地奇药的造化之地。总之,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都将那里是为一片宝地,时不时有人不顾危险深入其中探宝。

而荒山镇是离天荡山脉南部最近的一片地域,据说曾有一只盖世神兽发动了天荡山脉的一场浩大兽潮,荒山镇因此首当其冲,若不是人族至强者及时赶到,恐怕会有更大的破坏。后来虽艰难平定了兽潮,但是荒山镇也因此废弃,现在的这些街道也是近十几年才造出的。

但不管过去如何,现在它似乎也进入了繁荣的序章,很多远道而来准备进入天荡山脉历练的人总会在这修整和交易,所以而今其热闹程度,并不比周边一些城市差。

特别是近年来,人们发现天荡山脉开始出产一种珍贵木料——地灵木。正如其名,这是一种与大地通灵的神奇木种,其硬度不亚于一些高等金属,可用于各种魂器的锻造,较高级的地灵木,还可用于刻画阵纹。而最低级的也能用于较结实的建筑,就如这片街道两旁的房屋,就是用低级地灵木建造的。

在以地灵木为例的珍奇异宝的吸引下,无数修士趋之若鹜,甚至还有一些凡人。这些凡人希冀找到一些稀有材料和修士交换,从而有能力获取兽魂,因为只有炼化了兽魂,魂力才能破百,才能算是一位修士。当然不是任何凡人都能炼化兽魂,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凡人了。

然而荒山镇也是一块暴乱之地,在这里生存就只有靠拳头,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在这生存下去。

一个路口,一大群人围在中央,里面的空地中,有几人在厮打,拳脚相加,短兵相接,而围观的路人却一个劲得叫嚷。

“快、快,打死他,对,朝脸打,打呀!”

“麻子,快起来,咋被扑翻了?还不快还击!”

“我赌那小子要赢……”

………….

但也有人只是在远处观望了一下,就不紧不慢地走开了。

“唉,又是这种状况,一路上都看腻了。”人群外,有人小声抱怨道。此人身高中等,面貌普通,若走在人群中,绝不会引人注意。但此时周围的人却都以异样的眼光注视着他。

来者正是暂时摆脱追杀的雨漠,在经过一夜恢复后,他总算是回到了巅峰状态,身边依稀有少数魂力外泄,就这一丝就让旁人感到惊惧。

但人们更多的留意到了他的穿着。在扔掉那身染血的衣服后,雨漠竟然换上了一件蓑衣,还戴着个斗笠,拄着把雨伞,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还好旁人在察觉到他的强大之后都立即移开了目光,不想惹上麻烦,不然他非尴尬死了。

“不行了,昨晚没睡,人没精神,得先找个客栈歇息一下,顺便买点好酒提提神。”雨漠心中这样想着。其实修士修炼个几天根本不会像他说的这么累,这完全是他给自己找的借口。

“唉,走了这么久了,怎还没找到一家,早知就该从街道正门进来了。”雨漠今早是从天荡山脉小心穿越过来的,故此没有过正门,殊不知几乎这里所有的客栈都设在正门附近,他也算是够倒霉的了。

又转过了几条街,此时雨漠的双眼已经变得通红,还死死地盯着周围,让那些做生意的人都感到发虚,不敢与其对视;毕竟他现在的目光都能杀人,像有人和他有血海深仇一样。

雨漠就这样踏过厚厚的积雪,在集市中穿梭着……

不知过了多久……

“呼,爽!”客桌上,雨漠将几坛温酒一饮而尽,”可惜终是凡俗之酒,好酒难觅啊。”后面这句话算是他小声说的,因此周围的人只在惊叹他的酒量,并暗自觉得好笑。

毕竟雨漠刚进店时那眼神像是看到了仇人,让掌柜都下了一跳,而现在,猛灌了几坛酒后,又和常人无大区别。前后反差太大!

雨漠却不管他人的眼光,只自顾自地喝酒,在心中不断抱怨没有好酒。

“轰,轰!”

一声剧烈骇人的长啸突兀出现,瞬间打破了这祥和的气氛,实力不济者甚至昏了过去,另一些人的耳朵也被震出了血,待回过神来后,除了耳道里的痛感,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恐惧——长啸声让他们心境不稳,并从骨子里感到自己的渺小。

“竟然是龙啸,莫非天荡山脉里有龙族?”雨漠虽然未遭劫,但也不禁惊呼道。

因为可与神兽媲美甚至超越神兽的龙族竟然潜藏在天荡山脉中!

龙族,是最稀少的一类魂兽,但它们可却有着一个特有的不败优势——先天化神!

神兽,为于魂兽的最顶端,地位超越一切仙兽和灵兽。神兽一旦成年,实力就可与人族中阶甚至高阶尊者媲美,拥有着超级强大实力。

而神兽的幼崽也有接近一半的几率可以在成年前就完成进化,但就算这样也够让人眼红了,但是一般也没人敢打这些神兽幼崽的主意,特别是在现在,因为有前车之鉴。

曾有极其强大的尊者成功捕获神兽幼崽,没错,就是天荡山脉最深处那只神兽的幼崽。但是还没有让他来得及处理这个幼崽,天荡山脉就爆发了巨大的兽潮,曾经一度繁华的荒山镇因此遭到灭顶之灾,生灵涂炭,流血千里。

而那个尊者,在离开荒山镇前,就被狂奔而来的神兽拦住了,不过十招就被打为飞灰。而在它夺回幼崽后,并未停止屠戮,幸好又有几位尊者来援,才艰难挡回兽潮,最后神兽重伤败退会山脉,但人族却又有两名尊者陨落。

那场战斗一共陨落了三名尊者!尊者,如今三大帝国一共才十几名尊者呀!

而龙族,自然更加可怕了,自古以来就没有几人成功猎到龙魂;但却有不少至强者从幼龙的身上得到龙魂,再经过数百年的培养才完善的。

为何?因为龙族也是高傲的种族,很少有两条龙同处一片地域,就是幼龙也不行,再出生不久后就会马上被带往他地自生自灭。

所以,龙族虽比一般神兽强,但它们的幼崽却相对比较容易捕获。

雨漠当然不会认为这是一头成年的龙,因为这么长时间天荡山脉深处那头至强神兽也将其放任不管,那么只可能是一头幼龙,不过也成长了至少有一半了。

稍微了解的人顿时开始议论,神色激动,因为他们知道,这里注定将会变得更加热闹,包含天荡山脉的幻汐帝国的顶尖势力一定会出手。

这里将再次成为战场,不过这次主要是人族间的争斗,凡人在稍微搞懂点后都准备远逃这个是非之地,因为他们根本没资格参与争夺。而不少修士却开始激动了,他们希望从中捞到好处。

“这里注定不会平静了,我得看快找个好点的地方落脚。”心里这番想着,雨漠也不再耽搁,迅速离开了小店,开始认真寻找稍好些的客栈。

街道上,所有的人都不淡定了,人们来回奔走,雪地上已经嵌满了脚印,这个新年第一天就远比往常的热闹。

雨漠也夹杂在人群中,一时间都有些摸不着方向了。

走来走去,雨漠离正门却越来越远了。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雨漠终于停下了他那沉重的脚步。抬首望去,一座远比周围店铺大的房屋映入了眼帘。

看到周围人欣喜的目光和急切的样子,雨漠不禁叹了口气:”靠!竟然在昨晚路过的地方,亏大了!”也是到了这时候,他才认识到自己刚才完全走错路了。

一边暗骂客栈主人的不靠谱和自己的笨,雨漠一边加快脚步向客栈冲去,和周围人一样,仿佛是饿了几天的人看到美食一样。

“是了,建在这里虽然人比正门少很多,但没竞争对手,根本就是垄断了这一带呀!”快跑到时雨漠终于明白了客栈主人的”良苦用心”,但心中却毫无佩服之意,更多的还是抱怨。

“啊!”

一阵惨叫突兀传出,让抢着进入店门的人都不禁停顿下来。但雨漠却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依旧往里面飞奔。

“唰!”

惨叫刚过,突然就从中甩出了几道人影,快的让人来不及惊讶。

雨漠旋即一闪,避过那几道人影,也因此停下了脚步,更确切的说是停下了那颗躁动的心。

“扑通。”那几个人总算是落到了地上,摔倒时又发出了几声惨叫,那凌乱的颓败之色,让人看着都觉得疼。待人们回过神来是才发现,这几人都长得五大三粗,极其魁梧,但此时身上都有少部分伤痕,而且看着样,估计站起来走路都有难度。

“这是我开的店,要打出去打!”

一道充满稚气的吼声从客栈中传出,外面的人也不由地回头,就连雨漠也惊了一下,毕竟这声怒吼配着这种音调——太不和谐了!

人们顺势望去,只瞧见客栈从门口走出了一个矮子,不,应该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还没变声。这样站在一群大人面前,别提有多搞笑了。

但此时无人敢笑,毕竟先前那几人就是前车之鉴。他们现在已经将那个少年当成某一世家的年轻人了。

“是,是,辉爷,我们几个再也不敢了!”这时那几个倒地的汉子总算艰难地站了起来,看着少年那嗔怒的目光,顿时寒毛一颤,连声道歉。

这下周围的人就更加傻眼了,看着少年的目光也顿时拘谨起来,他们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

不顾众人的诧异,那几人彼此怒瞪了一眼后,都灰溜溜地逃走了,只留下了一群还在凌乱中的群众。

“这少年,根骨不凡啊……”雨漠暗自一叹,而后率先走入了客栈中。(未完待续)

龙魂当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龙魂当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