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极品特工女皇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0:42: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极品特工女皇

第一章白狐夫人

安东妮儿,高级女特工,年龄20岁,代号白狐夫人,亚洲人,真实姓名不详,出生地不详,家庭成员无。163女人网

特工组的档案里,浅浅几笔代过她的一切。

某市,原本是个灯红酒绿的热闹城市,今夜格外不同,繁华的街道居然冷冷清清,不见半条人影,偶尔居民楼飘来电视剧里的厮杀声,更是给这夜晚添几分诡异。

突然街道尽头一道耀眼的灯光亮起,一辆奔驰S3500飞奔过来,俄而车子急刹车停下,擦出刺耳的声音,打破所有的宁静。紧接着车门被打开,一双白哗哗的美腿首先挪了下来,长长的黑发随风舞动,纤美的身影更如风中杨柳,一袭酒红色的吊带长裙在黑夜里流动是那般耀眼生姿。

车子停的地方,女人下车的地方——是市里最豪华的酒店门口。那刻,她潇洒地甩了甩长直发,回眸看了一眼什么,嘴角勾起一个妩媚的甜笑,然后优雅地关了车门,在门口迎宾的带领下入了酒店。

酒店的703室,复式的总统套房,奢华的装饰,古朴的色彩,简直迷离人的双眼,拉开窗帘,透过明亮的大窗户,可以将市景一览无余,尤其是对面的博物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女人优雅地跷着美腿,坐在一把高脚凳上,手里拿着的是精准的望远仪器——此时博物馆外的点点滴滴都尽收她眼底,同时唇角微弯,不由自主地挂上胜利的笑容。

今夜不同寻常,听闻一件稀世珍宝将被秘密送往博物馆,而她一直缉拿的盗宝大盗一定会出现。

"噢,我美丽的白狐夫人,我高贵的女王,我最最亲爱的!今天你都不休息吗?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是你的生日耶!"复式套房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个穿着浴袍的男子缓缓步出,手里还端着两杯红酒,鲜艳的颜色衬得他好是迷人,颀长的身材,俊逸的面孔,肌肤白嫩如雪,乍一看,美得像个女人。

女人回首,看一眼男人,眼角一勾,戏戏一笑,"贝尔,你今天穿这么性感,可是要勾引我?难不成你要把你自己当成生日礼物送给我?"

"亲爱的,当然,你是我心中永远的女王,只要你愿意,我当然什么都原意给,包话我的人,我的心,我的一切。"贝尔一翻慷慨陈词,抛给女人一个媚眼,将红酒递上去,然后张开手臂,很亲昵的一揽她的肩膀,"亲爱的白狐夫人,不,应该是白狐女王,你是我的,对吗?"柔声如水,娇滴的像个女人。

女人接过红酒,浅浅地抿了一口,戏笑敛起,眉头微皱,"贝尔,现在在工作,不是叫你来玩的,另外不要叫我的代号,这是命令。"她一边说一边很巧妙的避开男人的轻浮举动。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亲爱的,别搞这么严肃嘛,我不叫你代号就是了。让我想想叫你什么,对了川夏,叫你川夏。亲爱的川夏女王,不要忙了好不好?现在你是我们特工组的领头人,老大最器重你了,你是这世上最厉害的特工。"贝尔就像一块棉花糖,甜的腻死了,也娘的雷死人,说话同时,他已将手中的红酒放到旁边的几上,接着夺下女人手中的测远仪器,"亲爱的川夏,该休息了。"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出任务,那个屡屡犯案的盗宝大盗一定不能放过,相信这次秘密运来的稀世珍宝,他一定感兴趣。"女人自信满满地说道,忽而眉头又是一皱,眼里瞟出一道厉光,"不许叫我川夏,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我叫易川夏,暴露太多没对我们没好处。"

"是,是,是,亲爱的上司,我亲爱的女王。极品特工女皇 全文免费阅读"贝尔连连称是,一副没正经的样子,同时他顺势俯首,迅速地在女人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接着很享受的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好甜。"

是的,她就是安东妮儿,世上最厉害的特工,今天是她最后一次任务,其实她已特工组的领头人,本可以坐在办公室享福的,只是她一直追踪几年的盗宝大盗又出现了,不除此人,必定为患,博物馆收藏稀世珍宝正好是个擒贼的难得机会。

这个美丽的女人还有一个美丽而刚强的的名字——易川夏,今天贝尔叫起,勾起她的往事,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中的她,易川夏这个名成了父母留给她的唯一纪念,后来被老大(特工组的BOSS)收养带入特工组,她才被改了名:安东妮儿。

突然啪得一声响打破了所有的宁静,只见贝尔捂着脸,一双迷人的眼睛瞪得老圆老圆,整个人石化了一般。

另一边易川夏收回抬起的手,轻轻吹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个坏笑,撇一眼贝尔,弯眉挑得老高,脸上是洋溢着属于女人的野性,道:"敢偷吻上司?你胆子可真不校"同时,她亦起身,大手一掐贝尔的下巴,清泉般的眸子里流动着诡异。

"安东妮儿,你打我!"贝尔鼓了鼓嘴,一脸委屈,想挣开易川夏的束缚,但怎么也摆脱不了,她是最厉害的特工,手劲可谓不一般,而他不过是她的助理罢了,功夫底子可差远了。

"不服?"易川夏勾眉,似笑非笑。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我——我——"贝尔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眼前这个女特工头头的脾气向来就像狂风暴雨,说变就变的,不过他有必杀技,气得皱成团的脸突然展开来,呵呵一笑,"好了,亲爱的安东妮儿,我现在在你的手里了,你愿意怎么处置都好,不过你若强行要了我,可要负责哦。"

柔声滴滴,简直像个女人。

易川夏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真想不明白,老大怎么派给她这么一个男助理,除也长相还不差,其他的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不过平时也恶心惯了,算了,也不为难他,手指一松,将其推开,"好了,真是恶心死人。"

接着她又拿起望远仪器,继续监视对面博物馆的情况。谁料,一只大手猛得袭了过来,迅速将其拉倒在地,接着一个重物压了上来,再接着双唇被堵住,一阵狂吻——

凭她丰富的作战经验,刚才的突然袭击,她本来可以轻而易举的应付过来,只是那刻,全身一阵酥软,瞬间被对方制住,待到用力挣开对方的唇吻,方才看清楚,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娘娘腔的贝尔,此时的他眼里是一阵阵的灼热。

"贝尔,你干什么?是不是骨头痒了,欠揍!"易川夏喝道,本想借机挣开的,可是浑身软得不行,只能这样躺着被贝尔那家伙居高临下骑祝臭小子,老娘待会儿不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敢打你上司的主意,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贝尔出奇的平静,双手紧紧扣着易川夏的胳膊,头往前仰,整个身体几乎都要贴到她的胸前,"安东妮儿,我问你,在你眼里,是不是从来没把我当男人看?"他面红耳赤地问。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易川夏忍不住扑噗一笑,"贝尔,说实话,你觉得你自己是男人吗?有时我真觉得你是女扮男装的,瞧瞧你这嫩白小脸,啧啧——"

贝尔的眸光突然一沉,"安东妮儿,不,易川夏小姐,你会为你的话付出代价的。"音落,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上面还挂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珮,泛着幽幽的绿光,一眼看去,就知道是玉中的上上品。

易川夏很快意识到贝尔的不对劲,本想将其推开,可是全身上下一丝力气都没有,糟糕,刚才的红酒。"你到底是什么人?"女人冷静下来,挣扎无用,这药下得不轻。

"这块玉珮你不认识了吗?不知是哪个朝代的东西,听说是稀世珍宝,送给你,当我的求婚礼物如何?"贝尔的脸色又变,狭长的眸子里夹杂着惬意和贪娈。

"你是盗宝大盗?"易川夏大惊,出任务之前,老大已经把所谓的稀世珍宝的样子传真给她看过,就是这块,一模一样。

"NO,NO,亲爱的川夏,怎么可能是我?"贝尔又恢复的了娘娘腔,"这玉珮是老大送给我的酬劳。"

"老大?酬劳?"易川夏意识到什么。

"亲爱的,你很聪明,应该猜得到。"贝尔的脸上绽出浅浅的笑意,"对,你一直缉拿的盗宝大盗就是老大了,今天的一切不过是个圈套罢了,实际上他是想以这块稀世珍宝收买我,叫我干掉你,因为你是世上最厉害的特工,世上能治得了盗宝大盗的人也只有你。"

易川夏苦苦一笑,原来一切都是谎言,什么为正义而战的特工,都是空话,一直栽培她的人居然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大盗,心里有一种莫大的失落,不过她很快清醒过来,此时不是伤心的时候,目前处于弱势,对付贝尔不能用强,只能智取,她怔了一下,嗲声嗲气地说道:"贝尔,你我相处这么久,难道你忍心杀我?"

贝尔明显有了反应,手微微松了一下,脸上多了一点暖意,抬手开始肆无忌惮地抚弄易川夏的脸颊,"亲爱的安东妮儿,其实我一万个不忍心。现在我只问你一句,你喜欢我吗?"

昏迷,又是这个问题。

易川夏强忍,如今保存实力最要紧,美人计也得用一用了,一脸乖巧,"喜欢,当然喜欢。"她巧笑盼兮。

"是吗?那现在就证明哦。"贝尔很满足地笑了,然后迫不及待的吻上易川夏的红唇。

罢了,豁出去了,女人一边配合,一边搜索到那把被遗下的匕首,然后高高举起,当利器扎入贝尔后背的时候,同时听到"咚"的一声响,像闹钟的定时器,也就在那一瞬间,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房间一片火海。

果然还是老大最狠,安了双重保险,势必要置她于死地,相信这屋里的定时炸弹贝尔是不知道的,直到死的那刻,他还依恋着她的唇——

意识被黑暗淹没,火红的颜色慢慢淡去。

不知过了多久,易川夏听到一个仿佛天外的声音,"皇上,醒醒。"

第二章穿越为帝

皇上?!一定是贝尔在看古代言情片,扰本小姐清梦,易川夏打了个哈欠,翻了一个身,继续沉睡。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咦,不对劲,记得不久前自己与贝尔那家伙一起丧生火海,自己应该是死了。莫非这是阴曹地府,她浑身一个激灵,竭力睁开眸子,一道刺眼的光芒照进眼睛里,她赶紧闭上,待到慢慢适应,方才打开,乍一看,她整个人愣住了,这到底是阎王殿,还是天堂?

宽敞的大殿,房梁四壁金碧辉煌,金龙浮雕,气势不斐,而自己躺在一张雕着龙腾花纹的大床上,绣着龙纹花样的明黄锦被盖在自己身上,这分明跟电视里看到的皇宫一模一样。她使劲掐了自己一下,好疼!一,活着,二,不是做梦。更叫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床前华丽丽的跪倒一大片,有男的,有女的,个个古装打扮,看穿着有些像皇宫里的侍婢和太监,他们俯首跪拜,见她醒来,直呼"皇上万岁万万岁"。

这阵势只有在电视剧里才会看到,四下扫一眼,没有摄相机,没有导演,不是在摄拍现场,可以确认不是拍戏。不是做梦,不是拍戏。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一直守在床前两个同样是古装打扮的女子似乎示意到易川夏的反常,互视一眼,各自会意,其中一个白衣女子似乎很有主张,眼眸微沉,轻袖一扬,对那些跪地的人说道:"皇上已经醒了,身体无碍,你们先下去吧。"

"是,奴婢(奴才)们告退。"那些男男女女恭身退下。

"皇上醒了就好。"待到人群退去,白衣女子回过身来,十分恭敬地说道,虽然她性子稳重,但眼里依然有掩饰不了的喜悦。

"皇上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另外一个绿衣女子踉跄一步奔到床前,几乎喜极而泣。

两个看似很温柔很乖巧的女孩。

"皇上?"易川夏四下扫一眼,没有另外的人在,似乎是在叫她,"这是哪里?"她敏感地问了一句。

"皇上,您怎么了?这是北暮国的皇宫埃"白衣女子微微一愣。主子好像一觉醒来,忘却了什么。

北暮国皇宫?哪个朝代?糟糕!莫非是像小说里说的穿越了,记得之前,自己的躯体早已被炸弹炸得粉碎,难道灵魂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皇帝的身上?女变男?

N0,NO,她易川夏是天生爱美的女人,怎么可以做男人呢?想到这里,她迅速掀开被子下了床榻,奔到铜镜前——镜子里的面孔跟她先前的模样所差无几,在这古老的朝代里居然有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躯体,算是个小小的惊喜,不过她心里的担心依然未退,再仔细打量自己一番——水水的眸,长长的睫,红红的唇,鹅子脸,只是一头秀发被束起,好像古代男人的装扮,再加之一身明黄的中衣,眉也显然画粗了一些,乍一看,并不知是男是女。

为了弄清自己到底是男是女,她使劲地摸了摸胸部,玲珑有致的感觉叫她欣喜若狂,虽然胸前被白裹布缠得很紧,别人眼里像飞机场,但她很肯定,这个所谓的皇帝是个女的。

这是一个女扮男装的皇帝,有意思——二十一世纪的易川夏死了,灵魂却穿越到这个不知哪个时空的朝代,附了女皇帝的身,这当皇帝一定比当特工头头更加刺激。

易川夏暗暗思量,没有一丝来到陌生地方的悲凉,相反的是窃喜,做特工的日子也腻了,最后连命也搭进去,还不如在这里好好享受一下至高无尚的权力。

正当她兴奋的时候,突然头一阵剧痛,一股莫名的思想涌进她的脑海,好多好多的画面,好像是这个身体生前的记忆。

真是无巧不成书,原来附上的这个身体也叫易川夏——北暮国的皇帝,她从小就女扮男装,这个世上知道她是女儿身的,除了北暮国的皇太后以外,还有眼前的两个贴身宫女——白衣女子叫傲玉,青衣女子叫青玉。至于她是怎么死的?再往下搜索,原因是自杀,她放火烧了御书房,想自焚而死,却被浓烟熏晕,被及时赶到的宫人救出。

这个躯体一心求死,虽然身体还热乎着,但魂魄早已飘离,意思是她早死了,恰被她特工易川夏附了上来。呵——天下还真是奇事多多,看来真是老天爷大发慈悲,她命不该绝,借了别人的身体还魂。

继续搜索脑中的记忆,这个女皇帝为什么选择自杀呢?也有了答案,原来她只是个弱女子,是从小被皇太后强行控制穿上男装的。她付出的代价是一辈子女扮男装当皇帝,还要肩负国家重任,再加上最近战火频繁,北暮国汲汲可危,她已经抑郁成疾,最后终是选择了用死来摆脱痛苦。

哎,真是可怜——

易川夏吁了一口长气,自顾地点了点头,心中已有了未来方向,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上天安排她劫后重生,不如好好借着这皇帝的身份在这古代玩转一番,当了十几年的特工了,就当来这里旅游享受好了。想到这里,她是一阵窃笑。

傲玉和青玉怔怔地看着易川夏,主子劫后重生,怎么变得有些怪怪的?两人也不敢多言,只好面面相觑一番,耸了耸肩,无奈一叹。

"傲玉,青玉,说说最近朝中的事。"易川夏的适应能力是超强的,做特工就是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都要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凭着接收到的记忆,她已经开始运筹帷幄,也对,这是她的长处。

傲玉小心地上前一步,道:"回皇上,现在东月国大军已经兵临城下,恐怕帝都支持不了几日。"

易川夏继续在所接收的记忆里搜索,很快,历史部分被掀了出来,这个朝代是四分天下的,东有东月,西有西君,南有南昭,北有北暮。尤其是东月国皇帝风怀轩是个超级野心家,他所到之处,定是硝烟弥漫。如今他采取远交进攻的政策,一边意图拉拢西边的西君国,另一边把战争的矛头指向周边两国——北暮和南昭,其中以北暮最为薄弱,他一定是先易后难。

"那个东月皇帝风怀轩也来了吗?"易川夏轻轻一甩衣袖,眉头一挑,她就是天生的爱挑战。

青玉吓得一抖,提到风怀轩三字,举国上下都得颤三颤,东月国的那个冷血皇帝,可谓无情无爱,杀人不眨眼的,以前主子听到他的名字,也会吓得哆嗦的,怎么这次?怪哉!"回皇上,这次是他亲自带兵。"

"好。"易川夏点一点头,心中已有了主意,"为朕沐浴更衣,朕要去会会那个叫风怀轩的。"

"朕"——以前的女皇帝就是这么自称的,也得跟着学。

"皇上——"连稳重的傲玉也突然失了态,一声惊叫,青玉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嗯?"易川夏的眉头一挑,其实傲玉和青玉的惊讶也在预料之中,她们以前的皇上可不会这么做,早吓得躲进深闺,把事丢给大臣们。

"皇上,您是一国之君,应该保重安危,有些事就交由大臣吧。"傲玉很快敛了惊色。

"不,朕要亲自去。"易川夏摇头一笑,愈是高难度的东西,她越是要挑战,这才是她,从接受的记忆里面,她已了解到,风怀轩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君。嘿嘿,魔君才好,这次碰到她易川夏,算他不走运。

极品特工女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特工女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 老婆,跟我回家)

    原标题: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书名: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嘭——一声巨响炸然而起,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齐齐抬头。伴随着洒落的粉色木槿花,一排金色的滚烫的大字出现在天空,仿佛镌刻在了碧蓝的空中。莫小小,嫁给我!简单霸气的六个字,特别是最后的感叹号,彰显着不容抗拒的意味。群岛的西边,九架战斗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此时此刻,一身狼狈的莫小小,双手护着自己身上被撕扯的婚纱,裂口直至腰间,她穿在婚纱里的底裤都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她一张白皙

  • 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 狗血的穿越)

    原标题: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说书名:重生之惑国鬼妃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七,快睁开眼睛,你不能死!”是小六的声音,只是怎么听起来那么的遥远?小七努力的眨巴着眼皮,可她再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小七,我们是最好的搭档,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小六又哭喊道。小七听到好姐妹小六的哭喊声,一直在努力的积攒力气,想张开嘴巴,对小六说——快走!这里危险!可她蠕动了几下嘴唇,却发现嘴巴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奇怪,小七满脑子的狐疑,她不过是执行任务中,被阴险的对方刺中了要害,失血过多,全身动弹不

  • 娇妻鲜嫩:总裁消停点1章(第一章 被男神绑架啦)

    原标题:娇妻鲜嫩:总裁消停点1章(第一章被男神绑架啦)书名:娇妻鲜嫩:总裁消停点第一章被男神绑架啦白小柠刚刚敲下最后一个字符,还没来得及伸个懒腰就被门口那如雷般的敲门声吓了一跳。她合上电脑,极不情愿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走一边唠叨:“白睿你个不省心的,又忘了带钥匙了是不是?”“下次再不带,你就给我门口蹲……”白小柠猛的打开门,却被门口站着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吓得住了口。“你、你们找谁?”见这些黑衣人一个个绷着脸,白小柠的声音忍不住有些发抖。其中一个黑衣人伸手推开房门,另外站在门外的黑衣人则迅速

  • 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1章(第1章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原标题: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1章(第1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小说名称: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第1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帝国医院内。“天啊,这不是霍氏集团的总裁,霍庭衍吗?他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听说是遇到狙杀,刚好穿过心脏不远处的位置,不过,霍总这个人还真是很顽强,都伤成这个样子,听说一路上都在闹,就连他的手下都没有办法。”“不过,霍总好帅……”霍庭衍……“啪嗒。”刚去取药的叶梓,手上的药包一下子掉在地上,茫然的看着那边和医生对抗的霍庭衍。“泽……是你吗?”叶梓忍不住全身颤抖起来,眼神有些恍

  • 第一宠婚:纯禽老公要抱抱1章(第一章 结婚协议书)

    原标题:第一宠婚:纯禽老公要抱抱1章(第一章结婚协议书)小说:第一宠婚:纯禽老公要抱抱第一章结婚协议书“夏安柠,出来!”警察拿着电棍敲打着拘留所的铁窗,那声音吓得夏安柠浑身一个哆嗦,两日来的恐惧害怕,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出来,让她的双腿有些发软。“警察大哥,有结果了吗?”她的声音嘶哑,眼睛更是肿的像桃子似的,可是现在她都顾不得了,只觉得手心不断地往外冒着冷汗。“有结果了,你开车撞人,那位女士现在成了植物人,对方已经上诉,打算控告你蓄意谋杀,你现在已经不属于交通案件了,看守所来人提你了,赶紧出来!”

  • 校草大人万万岁1章(第一章:我是你的主人)

    原标题:校草大人万万岁1章(第一章:我是你的主人)小说:校草大人万万岁第一章:我是你的主人天,黑压压的仿佛要塌下来。“轰——”一声巨大的雷声响起,顷刻间,倾盆大雨直接来袭。北家,建立在A市唯一一座山的半山腰处,欧式的建筑风格,远远的看起来就好像是古老的城堡。“奕宸,从今天起,她就是你妹妹了,知道吗?”刚阳帅气的中年男说道,温暖的大手覆盖在席小童的肩膀上。“太好了,我终于有妹妹了!”六岁的北奕宸看着站在爹地面前年仅五岁的席小童开心地说道。她梳着两个小马尾,肉嘟嘟的小脸儿粉嫩粉嫩的,可爱极了!席小童

  • 最终在青春里走散1章(第一章 谎言的开始)

    原标题:最终在青春里走散1章(第一章谎言的开始)书名: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一章谎言的开始序所有的美好,就像黎明前的曙光一样,让你在黑夜里看见希望。所有的不美好,就如同你在黑夜中,一直走一直走,却怎么也看不见出口。2014年,安于茉站在一棵看似陌生又十分熟悉的树下,身着一件红色连衣裙,格外耀眼。她抬头仰望着蓝天,眼里饱含着热泪。这一刻她回想起了多年前,曾经发生的每一幕都在脑海里渐渐清晰。让她永生难忘的就是那段美好却又短暂的时光。一谎言的开始2008年,世界仿佛发生了好多事。每个人都在为汶川地震而祈祷

  • 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1章(第一章 红鸾心动)

    原标题: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1章(第一章红鸾心动)书名: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一章红鸾心动学校大道两旁种着枫树,枫宁纷飞,秋天,是忧伤的季节,也是那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出去正式开始打拼的季节,是离开,是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宁婉夜和她的好朋友周素拖着姓李走在离开学校的路上。“哎,婉夜,你的被子和那些桶还有盆都洗的干干净净的,我以为你要拿走呢,你怎么都不拿走啊?”说话的女生一头短发,看上去文静可爱。宁婉夜笑笑“我准备把这些东西捐给那些乡下的小学生,学校不是有人在组织吗,我已经和她们联系好了,明天她们会

  • 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1章(第1章 被强吻了)

    原标题: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1章(第1章被强吻了)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1章被强吻了夜半时分,月影斑驳,灯火通明的山间别墅里,苏棠穿过醉眼迷蒙的人群,满脸焦急地爬上旋转楼梯,小跑在长长的走廊里,左右张望。她妈妈失踪一天一夜了,就在她想报警前,收到同父异母姐姐安欣的短信:你妈在我手里,速来山间别墅。走廊左右两侧皆是深掩着的门,苏棠焦急地奔跑着,心里忐忑不安。安欣性格极端偏执,素来心狠手辣,胆大妄为。她一直把苏棠和她妈妈视作眼中钉,总是想方设法地侮辱苏棠母女,以此为乐,周而复始。苏棠十分害怕她

  • 傲娇鬼夫夜夜袭1章(第一章 一场艳梦之后的血案)

    原标题:傲娇鬼夫夜夜袭1章(第一章一场艳梦之后的血案)小说名字:傲娇鬼夫夜夜袭第一章一场艳梦之后的血案你热吗?”诱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然后,就是一双冰凉白皙的手在我身上游离起来。“你是谁?”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脸,可是能闻到她身上有股奇怪的香味,以及发丝飘荡在我脸上的酥麻。“我就是你啊!哈哈哈。”放浪的笑声,在空气中飘荡,随即,我清楚的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她穿着一层薄薄的纱衣,里面凹凸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潋滟红唇,在我面前妖娆的摆弄着身姿。我心神荡漾,看她的眼神,也迷离起来,可是,我是女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