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执手红莲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0:19: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执手红莲

第1章.再世红莲

血腥作呕,尸臭扑鼻,红莲猛然睁眼,面前竟是一张爬满蛆虫的腐烂人脸!

“哼,乱葬岗?”

森白月光下,到处都是堆叠的死人,她不禁哼笑,有嗤讽,有嘲弄,更多的则是冷冽心寒。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想她为镜国沙场征战八年,平定百年乱世,收复万里河山。

得到的,就是镜王恐她功高盖主,发兵一百二十万,困于寂萧山水镜宫中,杀之!

什么不败神话,镜国传奇?说到底,她不过是个太过天真的蠢女人!

亏她一生叱咤风云,被称女战神,明明盖世武艺、承继天界战魂,不死之身。

却硬是为了不破坏自己一手打下的天下太平,为了那男人的欺骗背叛,选择了自伤命门而亡。

结果死后,连个最基本的墓冢都没有,还被扒光衣服,抛尸在乱葬岗?!

“哈哈哈哈……”她在月下的尸山中放声大笑,笑这一生可悲,笑这一生可笑!

却是转眼,笑声戛然而止。

她是谁,天下无匹的镜国女战神!

用了十成功力自伤命门,现在绝不可能还活着!

红莲忙查看着自己的身体,发现瘦小了很多,手臂上鲜亮的十字伤,瞬间便记起了十四岁那年——那年她曾死过一次,就在弄出这十字伤的时候,之后魂魄随仙人,在天界呆了三年;再而死后复生,重回镜国,只为平定那可恨的乱世兵戈。

看这十字伤的新鲜程度,该是在十四岁死后不久。莫不是水镜宫自尽后时光倒转,她又回到了那年?红莲心里一惊,忙检查从仙人师傅那儿得到的东西:武功路数——记得。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内功心法——记得。

战魂之力——有。

不对!

没了?也不对!

红莲忙集中精神,运气在体内走了两遍。

分明能够感觉到战魂的存在,却就是无法催动驱使,似乎被什么压制,怎样都使不出来!

“到底怎回事,发生了什么?!”话音才落,她便隐约听见打斗声。

顺手从尸体上扯下一件衣服,就是点地而起,急急飞身赶去。

由于修炼的是天界内功,她的听力远胜普通武人,还未赶到事发地,动向就已清楚传进耳朵……小河上游,两队人正厮杀纠缠,终是黑衣人一方获胜,干掉了全部的护卫,只留下个白衣少年。

那少年该是被点了穴,一动不动扛着殴打,任由黑衣人骂骂咧咧在身上找着什么,却是甚有骨气,不漏出半声闷哼。原文163nvren.com

红莲颇为赏识的挑挑眉毛,转眼竟瞧见了少年袖子里紧握着的拳头。

他分明早是冲开了穴道,却还在故意假装,等着被人砍脑袋?!

“哈,有趣!”红莲笑觉滑稽,一只光脚丫树梢轻点,便是迅风般划破夜色,从天而降。

“砍头什么的,也算我一个吧!”

那略带稚嫩的女声仿佛鬼魅,蓦地止住了黑衣人手中大刀。

星空下忽然闪现的身影披头散发,裹着一件过大的红袍,行踪飘忽,不知是人是鬼。

蒙面者共有七人,还没来得及捕捉对方动向,就见刀光一闪,全部人头落地!

血花顿时如雨喷洒,把那白衣少年整个染红。

他静静看着落在面前的少女,长发及腰,眼眸星亮,手中握着的长刀,分明是从自己刚死的护卫那里捡来,却完全没有看到她的动作。

这女孩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竟这样厉害?!

“他们是锦妃的人,你又是谁派来的?”少年大约十三岁,不惊不慌,早就看惯了这些,甚至讽刺。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要知道,刚刚被黑衣人杀掉的护卫,起初也是扮演的刺客角色。

他的身边,从来就没有什么值得信赖的同伴!

“也罢,反正我打不过你。”少年话锋一转,主观上放弃得十分快,虽然照旧没动,可紧握的拳头已经松开。

那张脸虽然肿了点,可依然是十分漂亮的五官,身材较为高瘦,已能稍稍看出些喉结。

“我叫红莲,谁的人都不是。”少女说的诚恳正直,少年却压根不想买账。

“套近乎的把戏就免了,我不会给你任何情报,还是直接拿我的头,回去白国交差吧。来自163nvren.com

不知是太冷静,还是太绝望,红莲竟完全看不出他的情绪。

只是这少年的眼神里,像是灵魂已经死了一般。似乎一切都随波逐流。

没死掉就继续活,活不了就只能死掉。

红莲熟悉这样的神色,因为和年幼时候的自己太像太像。

乱世令她家破人亡,逃难流浪,吃了数不清的苦,尝了咽不完的痛。

所以她要灭了这乱世,让自己过上永无征战的祥和日子。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为了得到这样的力量,偶遇仙人那天,她毫不犹豫,用半生寿命做了交换,却想不到……自己终究在和平来临的前夕,死在了寂萧山的水镜宫,没有过上那想要的生活。

红莲看着眼前的少年,只觉他与自己或许颇为相似。

如果她也学仙人师傅一样,在少年最绝望无助的时候,给他救赎,成为他逆转命运的力量,那么结果……或许也跟她一样,终是一场空。

与其如此,倒不如现在给他个痛快,一了百了!

“想死不难,但要先问你一些事。”

“我说了,不会告诉你蓝国兵力部署图的下落,直接动手吧,别浪费时间。”少年白了她一眼,像是有点烦了。

这少年先是说了个白国,此刻又多了一个蓝国,可红莲于中州征战多年,从未听过这样的两个国家。

为表现自己不是刺客,红莲十分友好的坐到了少年对面,而后认真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可少年却忽地笑了,高傲中带着几分鄙视,煞有介事:“蓝白两国,一个管天界,一个管魔界,岂是你们中州俗人知道的。”

“天界和魔界?”红莲随仙人学艺时,魂魄就在天界,还真没听过这事。

何况看这周围的环境,怎么看都只像是普通的人间。

少年所说的话,换了任何一个人,八成都会认定是在胡诌,然而红莲,正巧是属于剩下的两成人——也就是笨蛋!

果然才一个闪神,她就反被点了穴道。

“你……?!”红莲怒目,少年却头疼似的扶住额头。

他之前真觉得今天就是死期,竟不想碰到这样的绝世蠢蛋。

“连这等话都信,真不知你一身武艺是怎么学来的。”少年起身,忍不住继续笑,“灵州自古便只有白、蓝、赤、紫四国,从未听过什么中州。”

“刚才你也算救过我,现在看你脑子,好像也有些问题。 本世子就不予计较,穴道两个时辰后就会解开,不过以你的武功,应该要不了那么久,但也够我逃走了。”

“后会无期。”少年捡起一把刀,悠哉离开。

躺满死尸的修罗场中,只剩红衣少女坐在原地,不断回想着少年口中的灵州和四国……不到一个时辰,红莲便冲开了穴道,若是战魂之力没有受阻,普通人根本无法点住她。

但她并没有心思去管这些。

本以为只是回到了过去,竟不想重生在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天界的仙人师傅有意为之,为何从乱葬岗醒来后,就完全无法同师傅传念对话?!

红莲不明白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的她,仿佛是真的回到了十四岁的那个时候,天大地大,只她孤身一人。

不知何去何从。

迷茫,无助,犹如被遗留世间的孤魂。

她忽然万分疲累,张开双臂,仰天躺下,空洞遥望漫天星尘。

想她一生真的太累太累,明明是个女子,却硬是要征战杀伐,兵戎厮杀。

她何曾不想放下那对无情乱世的怨怼愤恨,找个如意郎君,在家相夫教子,安宁度日。

记得十八岁那年,她遇到了想要厮守一生的男人——珂喆大将军。

她曾对他试探,说有朝一日觅得心上人,可为其放下平定乱世的宏愿。

而他却说:世无红莲乱不平,若你会为私情而弃天下,那么你爱一人,末将便杀一人!

这话叫她忧喜难辨,想着就这样与他并肩战到乱世终结那日,看他又会自己什么样的回答,不想他作为头阵先锋,在寂萧山给了她最简洁明了的回答。

她一直爱着的人骗了她,而她已无力再怨。

她一直忠心的王负了她,而她已无心再战。

世无红莲乱不平,可待红莲安邦,竟是心魂俱伤!

她不想再战了……再也不想回那沙场,再也不想理那纷争……有什么正从眼角滑落,惊醒了红莲,却发现,自己竟睡在一张软塌之中!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像昨夜睡得那么沉,沉到,竟被人搬去了别处都不知道?“哈,怎么可能!”红莲嗤笑否定,看此处该是哪里的医庐。

庐中弥漫着淡淡药香味,房屋家具皆是青竹而制,别致典雅。窗外更是一片秀丽景致,堪称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醒了呀?”

这时,有个青年掀帘而入,鼻梁高挺,眉清目秀,却微微一愣:“可是有哪里痛,怎么一大早就哭了?”

第2章.夏半清

哭了?!

红莲同样一愣,忙随便在眼睛上擦了擦:“这是何处?昨夜我明明在……”

她没有说完,那种尸山血海,讲出来难免煞风景。

“哦,昨夜我们帮主,正巧在死人堆里找到了你,怎么叫都不醒,便擅自带回来了。”青年气质清丽,似乎天生带着些慵懒,仿佛是那微凉的春风,却有些轻福

话间,青年已擅自帮红莲把了把脉,见没事,就换了话题。

“这里是义贼帮的山寨,在下是寨子里的大夫——夏半清,敢问姑娘芳名?”

青年一直打量着红莲的头发,虽是随意披着,却十分顺滑柔美,与她那张瓜子脸,配合得恰到好处。

“红莲。”

“……”夏半清像没听见,还是一直盯着那秀美长发,还干脆用手支起脸,端详起来。

“咳咳,夏公子,我叫红莲。”红莲又强调了一遍,他才把目光移开。

“灼而不烈,艳而不娇……嗯~当真极好,人如其名。”夏半清懒懒笑着,起身拿来一套火红衣裳。

“早先已备好清水,红莲妹妹先梳洗更衣,随我见了帮主,再共进早饭。”青年说完便去了屋外等候,红莲却对着衣服愣了一会儿。

窄袖叠裙,红底黑边,领口袖口绣着金色花纹——张扬不失婉约,沉寂不少活泼,看似拘谨,却又不拘小节。

无论气质喜好,这件衣裳都着实合她心意。过去天天呆在军营,几乎就没穿过正常女子的衣服,哪怕入宫面圣,也是身披几十斤的军甲。

只有命断寂萧山那夜,她特地请侍女为了自己梳妆打扮了一番。

本想着抛开女战神的身份,只作为一名女子,向珂喆表白情谊。

等来的却是他领兵百万,剿杀背叛!

“红莲啊红莲,你既能够重新来过,此一生,都千万别再穿回那战甲了。”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喃喃叮嘱,想夏半清方才一直盯着自己头发,也就没再和过去一样绑成马尾,任其披垂如瀑。

只简单取一束编小辫绕过前额,以免与人动手时,乱飞的发遮了视线。

红莲对自己的手艺还是相当满意,看了夏半清的反应,也就更加这么确信。

整个义贼帮的山寨,虽然布局简单,但作为要塞的各种讲究,当真都做得毫无错漏。

想来帮主定是个能人,熟知军事布阵。

红莲正暗暗叹服防守布局,一阵疾奔的马蹄就从不远处飞跑出寨——领头的小哥大约十七八岁,大红披风,飘扬如帜,虽没看清样貌,但非凡的气度,仅一眼就能看出身份。

“那个是……帮主?”

红莲下意识出了声,夏半清则懒懒垂了肩膀,一脸倦怠,似乎因什么事觉得麻烦:“唉,亲力亲为一下会死麽?”

红莲瞥了他一眼,不问也知道,帮主应该没法共进早饭了。

与夏半清简单吃过,他便领着红莲四处参观,还一口一个“红莲妹妹”,叫的好不欢乐。

想她一代传奇,不败神话,自是难以忍受这种柔弱称呼:“你够了!”

“红莲!叫我红莲就好!”

“呵呵呵,好好,那小红莲?”夏半清笑得懒,说的也懒,似乎骨子里没个正经。

“红。莲。”女战神一字一句。

“行,红莲就红莲。”夏半清见她恼了,便收敛,可懒笑又越发的意味深长,“可是嘛,我的故乡有个讲究。”

“只有未婚妻子才可直呼其名,不知你……”

夏半清说着就搂上了红莲的腰,手臂一勾,便把红衣少女拉到了跟前,埋首低头,就快鼻尖相抵,轻声细喃:“是否需要三思?”

红莲一动不动,淡定如水,连气息都没有乱掉丝毫:“听上去倒是不错,不如别绕弯子,有话直说。”

“呵呵,原来你早看出来了。”夏半清还是没有拉开距离,反倒贴的更近。

“我虽不懂武,但却懂脉。红莲小小年纪,内力深厚,不如留在寨中,同我一起,共为帮主效力?”

“你既不知我身世,又不知我来历,义贼帮外表看似严谨,原来外强中干,招揽帮众竟这样轻率?夏公子好一身轻薄手段,红莲真是大开眼界。”红莲淡然说着,两人依旧没有分开。

时间似乎在此刻定住,少女黑眸星亮,一袭红衣倔强。

态度强而不狂,有种不属这年纪的沉静,却又被青涩点缀出一份娇艳。

不管是敏锐的洞察力,还是不动声色的压人气魄,都使得夏半清明白了一件事:这少女,并非轻易就可碰触的!

但是。

他阅女无数,这独特气质绝对世间少有,本不过想在邀她入帮时顺手玩玩,现在一看,此女还真有些放在心上的价值,乃是埋世的珍珠。

夏半清可以拿尊严保证,不出五年,她定会出落成风华倾世的绝代佳人,到那时,整个灵州不知会冒出多少竞争对手。

正所谓,防范于未然。

“你一身好武艺,难道不想有一番作为?”夏半清终于放开红莲,对她批斗义贼帮也不在意,毕竟是自己不对在先。

“我夏半清看人从不会错,你绝不是那种落落无闻的庸脂俗粉,嫁人,也该嫁绝世无双的男人。不是吗?”

“难得公子美意,我对有一番作为,实在没兴趣。”红莲没配合他的调侃,冷冷说着。

其实夏半清并没有选错切入点,只是他不知道,这些话,几乎都碰在她的逆鳞上。

“至于嫁人……哼。”红莲冷哼,珂喆带兵冲入寂萧山水镜宫的画面,她永生难忘,“我年纪尚小,只想江湖游历一番,还请夏公子代我谢谢帮主的招待,红莲告辞。”

少女转身便走,怕再留下去,会忍不住一掌劈死夏半清。

却是现在才发现,自己竟完全提不起内力!

“你我素不相识,为何在饭菜里下毒?!”红莲回头瞪住夏半清的一刻,身边就突然冒出许多帮众,把她团团围住了。

“妹妹错了,饭菜好的很,是昨夜带你回来时用了迷香,后又在医庐点了一夜别的薰药。”夏半清说的诚恳而慵懒。

红莲却没注意到,他对她又换回了妹妹的称呼。

“迷香?不可能,昨夜我是睡在山上,就算无色无味,也必须近身才能起效,我不可能……”

“可能,我调剂的迷香不易吹散,有效范围之内,必定生效。”夏半清打断她,懒懒说着,“总之帮主想你入帮是真,不过还有件事需要确认。”

“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到时自然水落石出。”

尽管没内力也能勉强打出山寨,可敌人众多,难免重伤,何况红莲自己也想搞清是怎么回事。

她才刚来灵州一夜,到底会和什么人扯上关系?真是倒霉!

红莲暗暗想着,被一大帮子人压着,跟着夏半清去了山寨后面的牢房。

才进去,就在一个铁笼子里见到了熟悉的身影。

是的,昨夜的白衣少年。

不知为何,笼子里竟还有张床,他正侧卧在上面,脸色似乎没昨晚好,神情还是红莲熟悉的那种感觉——灵魂仿佛死了一般,生死由天。

“你这小鬼还挺抢手嘛,昨晚才九死一生,怎么又被义贼帮给抓住了?”红莲凑到笼子前,颇觉有趣,像是在看奇珍异兽。

少年翻了个白眼,没搭理。

“昨夜他内伤复发,昏倒在山中,被帮主捡到,后来又发现你坐在刺客和护卫的尸体中。帮主见你突然躺下,不知是受伤还是死了,便叫我放了迷香。”

夏半清懒懒说着,话间始终观察着两人的表情和神色。

“七人被一刀斩头,且你内力深厚,帮主当即就有把你收入麾下的想法,却不知你和这昏迷山中的白国世子……”

“白国世子?”红莲惊讶,才想起少年昨夜确实这么自称过,“既是世子,怎不在宫里?”

“哦?他在那蓝国当了七年的质子,亏得白王年初发兵,才有机会回来。”

“此等大事,妹妹竟不知道?”夏半清笑笑,显然觉得红莲的这个谎话,说的太假。

红莲却十分认同的点点头,明了因果:“你们自知打不过我,又怕我并非世子护卫,关起来太莽撞,所以才有了下药那一出。”

“那便给我恢复内力的解药,放我走吧。”红莲瞥了少年一眼,发现他也正好瞥了她。

“我昨夜与他萍水相逢,毫无关系,且我方才也拒绝了你,不会留在山寨。”红莲依然是淡漠的语气,却态度强硬。

夏半清挑挑眉毛,嘴角一抹懒笑:“我并非不信妹妹,也并非要强留你,可这世子对我们帮主有至关重要的用处。”

“明天一早,帮主会亲自动身,带世子去完成一笔交易。此行凶险难测,希望红莲妹妹能助我们一臂之力。事成之后,要走要留,都随你选择。”

“怎么?让我一起上路,等出事再给我解药,叫我取回内力帮你们?”红莲嗤笑,抱起双臂,“算盘打得不错呀,你以为我没内力,就哪里都去不了吗?”

一双星眸瞪向夏半清,那神情口气,完全不像个十四岁的少女,凌然霸气,仿佛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将她束缚。

除非是她愿意,否则她想留,谁也赶不走。

她想走,谁也留不住!

执手红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执手红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宝鉴19章(第一卷·璞玉浑金 第十九章珠玉在前)

    原标题:宝鉴19章(第一卷·璞玉浑金第十九章珠玉在前)小说:宝鉴第一卷·璞玉浑金第十九章珠玉在前旧货市场街道繁荣,不时有客人进来查看商品,能进这种地方的,也多半有点文雅素养,见到里面一撮人围着一张书画,顿时也好奇围了过来。许久,楚三笙直起腰松了一口气。郭成教连忙问道:“怎么样?是真品吗?”楚三笙面露一丝难色,郭成教见状心中咯噔一下,但是还是坦然道:“老哥,你跟我说实话,别跟我玩那套虚的,你知道我的性子。”楚三笙苦笑道:“老弟啊,老实说这幅字,我还真的看不出准。”“这……说说看?”郭成教道。围观的

  • 完美人生19章(第19章倒霉的沈浪)

    原标题:完美人生19章(第19章倒霉的沈浪)小说书名:完美人生第19章倒霉的沈浪“我就一路过的,什么抢劫强奸根本就不关我的事。”沈浪辩解道。“闭嘴臭流氓,给我老实点!”白倾雨上前按住了沈浪的胳膊,想将他按倒在地。“抱歉美女,我可没空在这里陪你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沈浪耸了耸肩,整个人直接从白倾雨面前消失,瞬间绕到她身后,挥出一记手刀,轻巧的击中她的后颈。“啊……”白倾雨嘴里发出一声惨呼,娇躯一软,两眼一闭,径直倒了下去。“美女警官,想制服我,你还早一百年呢。”沈浪双手一扭,手铐被他轻而易举的扳弯了

  • 超绝萌爸19章(第十九章:穿着捷达外套的悍马)

    原标题:超绝萌爸19章(第十九章:穿着捷达外套的悍马)小说名:超绝萌爸第十九章:穿着捷达外套的悍马阳光明媚,小风中带着一阵海水味道的清凉,林昆大大咧咧的从会所里出来,嘴里歪嗒嗒的叼着根烟,回过头看一眼这栋六层高的独楼,可比老胡的红砖小二楼气派多了,琢磨着要是一把火给点着了,肯定是一场盛景啊。这想法要是被坐在会议室里面色铁青的疯彪知道了,非得直接从三楼上跳下来跟他拼命不可。在会所的门口拦了辆出租车,林昆直奔老捷达抛锚的地方。老捷达无恙的停在路边,车窗大开,车门虚掩着,庆幸是车里的东西没丢,其实也没

  • 想你一整晚19章(第19章 陆霆深,你有病,得治!)

    原标题:想你一整晚19章(第19章陆霆深,你有病,得治!)小说书名:想你一整晚第19章陆霆深,你有病,得治!“霆深,好痛。”我试探性的说,虽然我这样说很无耻,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不在意我。陆霆略带焦急的回应:“马上去医院。”他不是一点都不想要我的孩子吗?为什么现在又表现出这样着急的样子?陆霆深不是一个冲动的男人。可是现在,他明显失去了本能的理智,就连我现在没表现出一点痛苦,他都没有察觉。我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霆深,为什么和我分手,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为什么,我就不去医

  • 爱你我心永恒19章(第19章 不得已的苦衷)

    原标题:爱你我心永恒19章(第19章不得已的苦衷)小说书名:爱你我心永恒第19章不得已的苦衷“没想到唐菲死了是不是?”季唯皓抬脚,淡清清的看着唐月。那眼神让唐月一个抖擞,“不,唯皓,我没有逼死姐姐,我没有。”季唯皓又一脚踩下去,不过这次落下的位置再也不是唐月的腹部,而是她的脸。“啊……啊……啊啊……”唐月惨叫。脸上那重重的碾压,她的鼻子好象塌了。还有,她的牙好象掉了,一颗两颗,所有的牙都在痛。季唯皓,他要碾死她吗?“放过我,啊啊……”太疼了,唐月根本受不了。许久,季唯皓才缓缓移开,拿出手机打给了

  • 奈何情深入人心19章(第19章 你怎么确定我是给她买的?)

    原标题:奈何情深入人心19章(第19章你怎么确定我是给她买的?)书名:奈何情深入人心第19章你怎么确定我是给她买的?唐雅无精打采的又跟着陈天翊走进了一家阿依莲淑专柜,里面装潢很讲究,四周都是香槟色的格调,显得明亮而且温馨。陈天翊拿起了一件连衣裙,仔细看了看后,招手让唐雅过去,“你试试这件,我去其他店再看看。”唐雅刚接过衣服,他已然迈步走出了店外,看着他坚毅的背影,唐雅恨得牙根都疼,他的心怎么就这么硬,让自己给小三试衣服,他怎么想到的?导购员是个十五六的小姑娘,略显幼稚的声音热情的说道:“小姐,你

  • 都市逍遥高手19章(第十九章 嚣张的女人)

    原标题:都市逍遥高手19章(第十九章嚣张的女人)小说名字:都市逍遥高手第十九章嚣张的女人李潇潇也会笑?李潇潇在李氏集团待了这么久,还真没几个人看到李潇潇露出这样甜美的笑容,就像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芭比娃娃一样……这还是自己的冰山女神吗?那两个保安和林轻语都瞪大眼睛看着李潇潇,眼神中充满了惊讶。“我们先上去吧。”李潇潇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恩!”肖遥点了点头,跟着李潇潇一起走进大厦。等两人走了之后,胖子才推了推身边的瘦高个,瞠目结舌道:“我刚才是不

  • 豪门蜜爱:总裁深宠妻19章(019 得夫如此,三生有幸)

    原标题:豪门蜜爱:总裁深宠妻19章(019得夫如此,三生有幸)书名:豪门蜜爱:总裁深宠妻019得夫如此,三生有幸这时,唐若初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她的脸刷的涨红,浑身紧绷,一动都不敢动。“哪……哪有这样的!”她羞窘的咬着下唇,双颊粉红欲滴,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夫人要是不愿意,我就不勉强。”陆世锦淡淡的道,表示愿意尊重她的决定,但双眸依旧带着一抹期待。唐若初被盯得无处可躲,只能紧张的胡乱点了下脑袋:“可……可以。”得到允许,陆世锦微微一笑,不再废话,长臂一捞,直接将唐若初勾进怀里,温热的唇迅

  • 嫁一送一:霍总,请签收19章(第19章 只是为了羞辱她)

    原标题:嫁一送一:霍总,请签收19章(第19章只是为了羞辱她)小说:嫁一送一:霍总,请签收第19章只是为了羞辱她“抱歉,包厢已满,而且这是我的上班时间。”景兮想也不想地拒绝了景蓉。与此同时将手中的菜单递给了景蓉,“既然二位决定用餐,麻烦点菜。”景蓉看了一眼菜单,却并未伸手去接,反而淡笑着开口,“好吧,你要上班,我也不勉强你,景兮妹妹,不如就由你帮我们推荐下这边的招牌菜吧。”“……”这女人故意的吧。景兮第一天上班,而且是刚换好工作服就被经理催促着过来服务,鬼才知道这家餐厅的招牌菜是什么来着。“怎么

  • 薄先生,我们下次再见19章(第13章:再不松开我,后果自负!)

    原标题:薄先生,我们下次再见19章(第13章:再不松开我,后果自负!)书名:薄先生,我们下次再见第13章:再不松开我,后果自负!面前的男人犹如地狱修罗般残忍,支温雅苍白了一张小脸,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痛!我好痛!姐姐……”病床上的支温寒痛得毫无意识的哼叫着,鲜血淋漓也丝毫不能转移他的痛苦。支温雅唇瓣微颤着将薄训庭的手臂攀得更紧,下一秒膝盖微弯就要跪下……“求求你,请放过他……”她不介意没有尊严、没有骄傲、没有一切,可她不能没有仅剩的弟弟!“薄少,求求你放了……”说着,支温雅已然要跪下!面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