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执手红莲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0:19: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执手红莲

第1章.再世红莲

血腥作呕,尸臭扑鼻,红莲猛然睁眼,面前竟是一张爬满蛆虫的腐烂人脸!

“哼,乱葬岗?”

森白月光下,到处都是堆叠的死人,她不禁哼笑,有嗤讽,有嘲弄,更多的则是冷冽心寒。说明163nvren.com

想她为镜国沙场征战八年,平定百年乱世,收复万里河山。

得到的,就是镜王恐她功高盖主,发兵一百二十万,困于寂萧山水镜宫中,杀之!

什么不败神话,镜国传奇?说到底,她不过是个太过天真的蠢女人!

亏她一生叱咤风云,被称女战神,明明盖世武艺、承继天界战魂,不死之身。

却硬是为了不破坏自己一手打下的天下太平,为了那男人的欺骗背叛,选择了自伤命门而亡。

结果死后,连个最基本的墓冢都没有,还被扒光衣服,抛尸在乱葬岗?!

“哈哈哈哈……”她在月下的尸山中放声大笑,笑这一生可悲,笑这一生可笑!

却是转眼,笑声戛然而止。

她是谁,天下无匹的镜国女战神!

用了十成功力自伤命门,现在绝不可能还活着!

红莲忙查看着自己的身体,发现瘦小了很多,手臂上鲜亮的十字伤,瞬间便记起了十四岁那年——那年她曾死过一次,就在弄出这十字伤的时候,之后魂魄随仙人,在天界呆了三年;再而死后复生,重回镜国,只为平定那可恨的乱世兵戈。

看这十字伤的新鲜程度,该是在十四岁死后不久。莫不是水镜宫自尽后时光倒转,她又回到了那年?红莲心里一惊,忙检查从仙人师傅那儿得到的东西:武功路数——记得。版权163nvren.com

内功心法——记得。

战魂之力——有。

不对!

没了?也不对!

红莲忙集中精神,运气在体内走了两遍。

分明能够感觉到战魂的存在,却就是无法催动驱使,似乎被什么压制,怎样都使不出来!

“到底怎回事,发生了什么?!”话音才落,她便隐约听见打斗声。

顺手从尸体上扯下一件衣服,就是点地而起,急急飞身赶去。

由于修炼的是天界内功,她的听力远胜普通武人,还未赶到事发地,动向就已清楚传进耳朵……小河上游,两队人正厮杀纠缠,终是黑衣人一方获胜,干掉了全部的护卫,只留下个白衣少年。

那少年该是被点了穴,一动不动扛着殴打,任由黑衣人骂骂咧咧在身上找着什么,却是甚有骨气,不漏出半声闷哼。网站163nvren.com

红莲颇为赏识的挑挑眉毛,转眼竟瞧见了少年袖子里紧握着的拳头。

他分明早是冲开了穴道,却还在故意假装,等着被人砍脑袋?!

“哈,有趣!”红莲笑觉滑稽,一只光脚丫树梢轻点,便是迅风般划破夜色,从天而降。

“砍头什么的,也算我一个吧!”

那略带稚嫩的女声仿佛鬼魅,蓦地止住了黑衣人手中大刀。

星空下忽然闪现的身影披头散发,裹着一件过大的红袍,行踪飘忽,不知是人是鬼。

蒙面者共有七人,还没来得及捕捉对方动向,就见刀光一闪,全部人头落地!

血花顿时如雨喷洒,把那白衣少年整个染红。

他静静看着落在面前的少女,长发及腰,眼眸星亮,手中握着的长刀,分明是从自己刚死的护卫那里捡来,却完全没有看到她的动作。

这女孩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竟这样厉害?!

“他们是锦妃的人,你又是谁派来的?”少年大约十三岁,不惊不慌,早就看惯了这些,甚至讽刺。说明163nvren.com

要知道,刚刚被黑衣人杀掉的护卫,起初也是扮演的刺客角色。

他的身边,从来就没有什么值得信赖的同伴!

“也罢,反正我打不过你。”少年话锋一转,主观上放弃得十分快,虽然照旧没动,可紧握的拳头已经松开。

那张脸虽然肿了点,可依然是十分漂亮的五官,身材较为高瘦,已能稍稍看出些喉结。

“我叫红莲,谁的人都不是。”少女说的诚恳正直,少年却压根不想买账。

“套近乎的把戏就免了,我不会给你任何情报,还是直接拿我的头,回去白国交差吧。原文163nvren.com

不知是太冷静,还是太绝望,红莲竟完全看不出他的情绪。

只是这少年的眼神里,像是灵魂已经死了一般。似乎一切都随波逐流。

没死掉就继续活,活不了就只能死掉。

红莲熟悉这样的神色,因为和年幼时候的自己太像太像。

乱世令她家破人亡,逃难流浪,吃了数不清的苦,尝了咽不完的痛。

所以她要灭了这乱世,让自己过上永无征战的祥和日子。版权163nvren.com

为了得到这样的力量,偶遇仙人那天,她毫不犹豫,用半生寿命做了交换,却想不到……自己终究在和平来临的前夕,死在了寂萧山的水镜宫,没有过上那想要的生活。

红莲看着眼前的少年,只觉他与自己或许颇为相似。

如果她也学仙人师傅一样,在少年最绝望无助的时候,给他救赎,成为他逆转命运的力量,那么结果……或许也跟她一样,终是一场空。

与其如此,倒不如现在给他个痛快,一了百了!

“想死不难,但要先问你一些事。”

“我说了,不会告诉你蓝国兵力部署图的下落,直接动手吧,别浪费时间。”少年白了她一眼,像是有点烦了。

这少年先是说了个白国,此刻又多了一个蓝国,可红莲于中州征战多年,从未听过这样的两个国家。

为表现自己不是刺客,红莲十分友好的坐到了少年对面,而后认真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可少年却忽地笑了,高傲中带着几分鄙视,煞有介事:“蓝白两国,一个管天界,一个管魔界,岂是你们中州俗人知道的。”

“天界和魔界?”红莲随仙人学艺时,魂魄就在天界,还真没听过这事。

何况看这周围的环境,怎么看都只像是普通的人间。

少年所说的话,换了任何一个人,八成都会认定是在胡诌,然而红莲,正巧是属于剩下的两成人——也就是笨蛋!

果然才一个闪神,她就反被点了穴道。

“你……?!”红莲怒目,少年却头疼似的扶住额头。

他之前真觉得今天就是死期,竟不想碰到这样的绝世蠢蛋。

“连这等话都信,真不知你一身武艺是怎么学来的。”少年起身,忍不住继续笑,“灵州自古便只有白、蓝、赤、紫四国,从未听过什么中州。”

“刚才你也算救过我,现在看你脑子,好像也有些问题。 本世子就不予计较,穴道两个时辰后就会解开,不过以你的武功,应该要不了那么久,但也够我逃走了。”

“后会无期。”少年捡起一把刀,悠哉离开。

躺满死尸的修罗场中,只剩红衣少女坐在原地,不断回想着少年口中的灵州和四国……不到一个时辰,红莲便冲开了穴道,若是战魂之力没有受阻,普通人根本无法点住她。

但她并没有心思去管这些。

本以为只是回到了过去,竟不想重生在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天界的仙人师傅有意为之,为何从乱葬岗醒来后,就完全无法同师傅传念对话?!

红莲不明白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的她,仿佛是真的回到了十四岁的那个时候,天大地大,只她孤身一人。

不知何去何从。

迷茫,无助,犹如被遗留世间的孤魂。

她忽然万分疲累,张开双臂,仰天躺下,空洞遥望漫天星尘。

想她一生真的太累太累,明明是个女子,却硬是要征战杀伐,兵戎厮杀。

她何曾不想放下那对无情乱世的怨怼愤恨,找个如意郎君,在家相夫教子,安宁度日。

记得十八岁那年,她遇到了想要厮守一生的男人——珂喆大将军。

她曾对他试探,说有朝一日觅得心上人,可为其放下平定乱世的宏愿。

而他却说:世无红莲乱不平,若你会为私情而弃天下,那么你爱一人,末将便杀一人!

这话叫她忧喜难辨,想着就这样与他并肩战到乱世终结那日,看他又会自己什么样的回答,不想他作为头阵先锋,在寂萧山给了她最简洁明了的回答。

她一直爱着的人骗了她,而她已无力再怨。

她一直忠心的王负了她,而她已无心再战。

世无红莲乱不平,可待红莲安邦,竟是心魂俱伤!

她不想再战了……再也不想回那沙场,再也不想理那纷争……有什么正从眼角滑落,惊醒了红莲,却发现,自己竟睡在一张软塌之中!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像昨夜睡得那么沉,沉到,竟被人搬去了别处都不知道?“哈,怎么可能!”红莲嗤笑否定,看此处该是哪里的医庐。

庐中弥漫着淡淡药香味,房屋家具皆是青竹而制,别致典雅。窗外更是一片秀丽景致,堪称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醒了呀?”

这时,有个青年掀帘而入,鼻梁高挺,眉清目秀,却微微一愣:“可是有哪里痛,怎么一大早就哭了?”

第2章.夏半清

哭了?!

红莲同样一愣,忙随便在眼睛上擦了擦:“这是何处?昨夜我明明在……”

她没有说完,那种尸山血海,讲出来难免煞风景。

“哦,昨夜我们帮主,正巧在死人堆里找到了你,怎么叫都不醒,便擅自带回来了。”青年气质清丽,似乎天生带着些慵懒,仿佛是那微凉的春风,却有些轻福

话间,青年已擅自帮红莲把了把脉,见没事,就换了话题。

“这里是义贼帮的山寨,在下是寨子里的大夫——夏半清,敢问姑娘芳名?”

青年一直打量着红莲的头发,虽是随意披着,却十分顺滑柔美,与她那张瓜子脸,配合得恰到好处。

“红莲。”

“……”夏半清像没听见,还是一直盯着那秀美长发,还干脆用手支起脸,端详起来。

“咳咳,夏公子,我叫红莲。”红莲又强调了一遍,他才把目光移开。

“灼而不烈,艳而不娇……嗯~当真极好,人如其名。”夏半清懒懒笑着,起身拿来一套火红衣裳。

“早先已备好清水,红莲妹妹先梳洗更衣,随我见了帮主,再共进早饭。”青年说完便去了屋外等候,红莲却对着衣服愣了一会儿。

窄袖叠裙,红底黑边,领口袖口绣着金色花纹——张扬不失婉约,沉寂不少活泼,看似拘谨,却又不拘小节。

无论气质喜好,这件衣裳都着实合她心意。过去天天呆在军营,几乎就没穿过正常女子的衣服,哪怕入宫面圣,也是身披几十斤的军甲。

只有命断寂萧山那夜,她特地请侍女为了自己梳妆打扮了一番。

本想着抛开女战神的身份,只作为一名女子,向珂喆表白情谊。

等来的却是他领兵百万,剿杀背叛!

“红莲啊红莲,你既能够重新来过,此一生,都千万别再穿回那战甲了。”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喃喃叮嘱,想夏半清方才一直盯着自己头发,也就没再和过去一样绑成马尾,任其披垂如瀑。

只简单取一束编小辫绕过前额,以免与人动手时,乱飞的发遮了视线。

红莲对自己的手艺还是相当满意,看了夏半清的反应,也就更加这么确信。

整个义贼帮的山寨,虽然布局简单,但作为要塞的各种讲究,当真都做得毫无错漏。

想来帮主定是个能人,熟知军事布阵。

红莲正暗暗叹服防守布局,一阵疾奔的马蹄就从不远处飞跑出寨——领头的小哥大约十七八岁,大红披风,飘扬如帜,虽没看清样貌,但非凡的气度,仅一眼就能看出身份。

“那个是……帮主?”

红莲下意识出了声,夏半清则懒懒垂了肩膀,一脸倦怠,似乎因什么事觉得麻烦:“唉,亲力亲为一下会死麽?”

红莲瞥了他一眼,不问也知道,帮主应该没法共进早饭了。

与夏半清简单吃过,他便领着红莲四处参观,还一口一个“红莲妹妹”,叫的好不欢乐。

想她一代传奇,不败神话,自是难以忍受这种柔弱称呼:“你够了!”

“红莲!叫我红莲就好!”

“呵呵呵,好好,那小红莲?”夏半清笑得懒,说的也懒,似乎骨子里没个正经。

“红。莲。”女战神一字一句。

“行,红莲就红莲。”夏半清见她恼了,便收敛,可懒笑又越发的意味深长,“可是嘛,我的故乡有个讲究。”

“只有未婚妻子才可直呼其名,不知你……”

夏半清说着就搂上了红莲的腰,手臂一勾,便把红衣少女拉到了跟前,埋首低头,就快鼻尖相抵,轻声细喃:“是否需要三思?”

红莲一动不动,淡定如水,连气息都没有乱掉丝毫:“听上去倒是不错,不如别绕弯子,有话直说。”

“呵呵,原来你早看出来了。”夏半清还是没有拉开距离,反倒贴的更近。

“我虽不懂武,但却懂脉。红莲小小年纪,内力深厚,不如留在寨中,同我一起,共为帮主效力?”

“你既不知我身世,又不知我来历,义贼帮外表看似严谨,原来外强中干,招揽帮众竟这样轻率?夏公子好一身轻薄手段,红莲真是大开眼界。”红莲淡然说着,两人依旧没有分开。

时间似乎在此刻定住,少女黑眸星亮,一袭红衣倔强。

态度强而不狂,有种不属这年纪的沉静,却又被青涩点缀出一份娇艳。

不管是敏锐的洞察力,还是不动声色的压人气魄,都使得夏半清明白了一件事:这少女,并非轻易就可碰触的!

但是。

他阅女无数,这独特气质绝对世间少有,本不过想在邀她入帮时顺手玩玩,现在一看,此女还真有些放在心上的价值,乃是埋世的珍珠。

夏半清可以拿尊严保证,不出五年,她定会出落成风华倾世的绝代佳人,到那时,整个灵州不知会冒出多少竞争对手。

正所谓,防范于未然。

“你一身好武艺,难道不想有一番作为?”夏半清终于放开红莲,对她批斗义贼帮也不在意,毕竟是自己不对在先。

“我夏半清看人从不会错,你绝不是那种落落无闻的庸脂俗粉,嫁人,也该嫁绝世无双的男人。不是吗?”

“难得公子美意,我对有一番作为,实在没兴趣。”红莲没配合他的调侃,冷冷说着。

其实夏半清并没有选错切入点,只是他不知道,这些话,几乎都碰在她的逆鳞上。

“至于嫁人……哼。”红莲冷哼,珂喆带兵冲入寂萧山水镜宫的画面,她永生难忘,“我年纪尚小,只想江湖游历一番,还请夏公子代我谢谢帮主的招待,红莲告辞。”

少女转身便走,怕再留下去,会忍不住一掌劈死夏半清。

却是现在才发现,自己竟完全提不起内力!

“你我素不相识,为何在饭菜里下毒?!”红莲回头瞪住夏半清的一刻,身边就突然冒出许多帮众,把她团团围住了。

“妹妹错了,饭菜好的很,是昨夜带你回来时用了迷香,后又在医庐点了一夜别的薰药。”夏半清说的诚恳而慵懒。

红莲却没注意到,他对她又换回了妹妹的称呼。

“迷香?不可能,昨夜我是睡在山上,就算无色无味,也必须近身才能起效,我不可能……”

“可能,我调剂的迷香不易吹散,有效范围之内,必定生效。”夏半清打断她,懒懒说着,“总之帮主想你入帮是真,不过还有件事需要确认。”

“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到时自然水落石出。”

尽管没内力也能勉强打出山寨,可敌人众多,难免重伤,何况红莲自己也想搞清是怎么回事。

她才刚来灵州一夜,到底会和什么人扯上关系?真是倒霉!

红莲暗暗想着,被一大帮子人压着,跟着夏半清去了山寨后面的牢房。

才进去,就在一个铁笼子里见到了熟悉的身影。

是的,昨夜的白衣少年。

不知为何,笼子里竟还有张床,他正侧卧在上面,脸色似乎没昨晚好,神情还是红莲熟悉的那种感觉——灵魂仿佛死了一般,生死由天。

“你这小鬼还挺抢手嘛,昨晚才九死一生,怎么又被义贼帮给抓住了?”红莲凑到笼子前,颇觉有趣,像是在看奇珍异兽。

少年翻了个白眼,没搭理。

“昨夜他内伤复发,昏倒在山中,被帮主捡到,后来又发现你坐在刺客和护卫的尸体中。帮主见你突然躺下,不知是受伤还是死了,便叫我放了迷香。”

夏半清懒懒说着,话间始终观察着两人的表情和神色。

“七人被一刀斩头,且你内力深厚,帮主当即就有把你收入麾下的想法,却不知你和这昏迷山中的白国世子……”

“白国世子?”红莲惊讶,才想起少年昨夜确实这么自称过,“既是世子,怎不在宫里?”

“哦?他在那蓝国当了七年的质子,亏得白王年初发兵,才有机会回来。”

“此等大事,妹妹竟不知道?”夏半清笑笑,显然觉得红莲的这个谎话,说的太假。

红莲却十分认同的点点头,明了因果:“你们自知打不过我,又怕我并非世子护卫,关起来太莽撞,所以才有了下药那一出。”

“那便给我恢复内力的解药,放我走吧。”红莲瞥了少年一眼,发现他也正好瞥了她。

“我昨夜与他萍水相逢,毫无关系,且我方才也拒绝了你,不会留在山寨。”红莲依然是淡漠的语气,却态度强硬。

夏半清挑挑眉毛,嘴角一抹懒笑:“我并非不信妹妹,也并非要强留你,可这世子对我们帮主有至关重要的用处。”

“明天一早,帮主会亲自动身,带世子去完成一笔交易。此行凶险难测,希望红莲妹妹能助我们一臂之力。事成之后,要走要留,都随你选择。”

“怎么?让我一起上路,等出事再给我解药,叫我取回内力帮你们?”红莲嗤笑,抱起双臂,“算盘打得不错呀,你以为我没内力,就哪里都去不了吗?”

一双星眸瞪向夏半清,那神情口气,完全不像个十四岁的少女,凌然霸气,仿佛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将她束缚。

除非是她愿意,否则她想留,谁也赶不走。

她想走,谁也留不住!

执手红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执手红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领导者思维

    在没工作之前,总觉得只要有学历、有能力就会得到上司的赏识公司的重用,对于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是迟早的事,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当我真的走进职场生活,才发现没有那么简单,从人际相处到办事技巧都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吃了不少的亏,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要做到在职场生活中如鱼得水来去自如,是有很多技巧的。1.永远不要抱怨,抱怨是无能的表现有很多人刚从校门走出,初入职场无法适应职场的快节奏和严格的时间准则、办事准则,甚至是对很多规则感到不理解,时常埋怨公司不人性化,领导不人性化,工作太多,休息太少,加班太多,回

  • 原创故事:小客见闻记之崇钱国

    大家好我是小客,我是一个喜欢游历各地的人,自从圣帝国圣三世登基以来,说实话圣帝国早已不如以前了呢,在圣大陆偏僻地区,已经有几个不怕死的家伙佣兵自重,建立王国了,不过这些国家和圣帝国比起来,如同大象和蚂蚁一般,皇帝也不会重视啦,今天我来到了其中一个国家,名叫崇钱国,我给大家讲讲吧!在崇钱国,每年都有一个金钱排行榜,排行榜第一的人可以当国王,第二的人可以当丞相,第三的人可以做城主,以此类推,有人会问,难道他们不举行科举考试吗?因为我在那里生活过,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回答,不会,因为崇钱国的人只认钱不认人

  • 企业、个人如何树立品牌?

    创业者都有一个品牌情结创业之初,多数人最开始的想法只是挣点钱,买车买房娶老婆过生活。企业步入正轨,业务稳定收入挣多后,梦想成功的闸门打开,将企业做大做强的成了创业者新的目标,如何做大做强成了每个创业者绕不过的课题。同时创始人对企业品牌的影响起决定作用。企业靠什么做大做强?——品牌品牌让企业或企业产品易识别,获得消费好感及消费忠诚。品牌的建设是长时间的获得消费好感中形成的。中国是一个商标大国,中国又是一个品牌弱国,全球最有价值的100个品牌,中国品牌屈指可数。品牌的价值包括用户价值和自我价值两部分

  • 说说翡翠最正的绿色!

    在高档翡翠中要求颜色浓郁并且鲜艳,以顶级的正祖母绿色翡翠为例,要求绿色的浓度达到8分以上。并且要求带有2分蓝色调,一分黄色调。对此肯定大多数人产生疑问----绿色是黄色和蓝色的中和,怎么可以在一个物件中同时并存,黄,绿,蓝三种色调。黄和蓝不会中和成绿吗?让我来给大家揭开这个谜底。我们知道太阳光看起来是白色的,可是我们用三棱镜可以把白色的太阳光分解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光。这个道理同样适用在老坑种翡翠中。借用个8分正帝王绿的戒指我们可以更清晰的明白这道理。在蛋面的底部我们看到的是一片鲜艳的黄色调,在

  • 直击工厂,带你一起领略手镯从原石到成品的加工过程!

    女人都有爱美之心,这是天性,毋容置疑。谈起翡翠手镯更是女人心中的首要之选,我们在各种场合也是能见到令人垂涎三尺的翡翠手镯。可是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做出来得嘛?接下来带你进入现场一、购买翡翠原石中国各地的翡翠原石有80%以上的是来自缅甸,小编最熟悉的还是广东佛山平洲玉器街这边的翡翠市场。来感受下,标场开标时的场景:开标前的准备工作开标前的准备工作是相当仔细的,必须要每一份都要人查阅!大家也千万不要怀疑骑电瓶车的都是些穷屌丝,电瓶车是这边最方便的代步工具,拥有百万千万身家的也是这样。五湖四海的翡翠爱好者

  • 《我在故宫修文物》火了金缮技艺,你们不知道还有一种叫锯瓷

    锔瓷技艺丨中国有句古话,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说的是一门古老的民间手艺—“锔瓷”,就是利用像订书钉一样的金属“锔钉”,将破碎瓷器连接、修复起来的技术。中国是瓷器的故乡,自然就有锔补修复瓷器这一行当,随着中国瓷器业的兴旺发展延续,自然中形成了山东、河南、河北三大派别。匚一门难得一见的手艺记得小时候见过各种匠人,却唯独没有看见过锔匠。锔瓷这一行当,最早是“街挑子”之中的一员,锔匠挑着担子走街串巷,也是被人看不起的下九流行当,可却是百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手艺。而后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碗盏破碎

  • 充气橡皮船哪里有购买

    充气橡皮船艇好携带,价格也不算贵。就是不知道充气橡皮船质量方面怎样,建议大家要多了解一些关于橡皮船艇相关的知识,再决定购买充气橡皮船。也许有人会问充气橡皮船价格哪里有购买?建议大家可以购买荷鲁斯橡皮船艇厂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现在随着越来越多人喜欢户外运动,充气橡皮船生产厂家也随着客户需求,兴起层出不穷,所以有些橡皮船冲锋舟热爱者也很关注哪里有买,下面是荷鲁斯游艇对充气橡皮船质量的观点与介绍。荷鲁斯充气橡皮船与木质、铝合金质、玻璃钢质的船相比,充气橡皮船具有十分明显的优点。充气橡皮船可拆解保存和

  • 排忧 | 绿松石的冰裂

    今天的十堰呀,又迎来了一场大雪,每当下雪,温度骤降,湖水结成了冰,等一个晴天到来,湖面往往会出现“冰裂”景象,所以松玥今天想分(扫)享(盲)的是:绿松石的冰裂。何为冰裂出现冰裂的松石大多数是高瓷的,密度越大,硬度越高,松石表面越接近玻璃般底质,就越脆;绿松石属于水性宝石,本身的成份含结晶水,如果加工过程中失水或长时间放置缺水,表面就会产生变化。高瓷的军绿、黄绿或者黄褐色的绿松石出现冰裂的几率不高,冰裂主要出现在高瓷蓝或者高瓷绿的松石上。冰裂能否消失原矿绿松石加工的时候,是一直有水在浇着的,就是为

  • “三生教育”让孩子终身受益

    2018年1月9日,由当当网举办的关爱生命——第六届中国童书编辑与营销年会圆满举行,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研究者彭懿,著名图画书画家九儿,儿童阅读专家、语文教育专家王林,接力出版社总编辑、儿童文学作家白冰,青岛出版社副总编辑、少儿出版中心总编辑谢蔚,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均等出席了本次活动。本届年会中接力出版社出版的“要是你给老鼠吃饼干”系列和《十四只老鼠全集》分别获得了年度新锐图书、年度口碑图书奖项。在本次年会上,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针对本次主题进行了发言——作为少儿图书出版工作者,要通过出版“生命教育

  • 全国特产博览——黄山市

    黄山,安徽省地级市,古称新安、歙州、徽州,地处皖浙赣三省交界处,被称为“三省通衢”,西南与江西省景德镇市、婺源县交界,东南与浙江省开化、淳安、临安县为邻,东北与安徽省宣城市的绩溪、旌德、泾县接壤,西北与池州市的石台、青阳、东至县毗邻。1987年废除徽州建制,以境内山岳“黄山”之名设立地级市。黄山毛峰中国极品名茶,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其外形美观,每片茶叶约半寸,绿中略泛微黄,色泽油润光亮,尖芽紧偎叶中,酷似雀舌,全身白色细绒毫,为其它名茶所不及。冲泡时,雾气结顶,香气馥郁似白兰,滋味醇爽甘甜,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