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闲妃猛如虎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5:37: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闲妃猛如虎
第一章后宫后宫

北国皇宫。推荐163nvren.com

“陛下。”年老的太监颤悠悠的跑上来,对着玄底金纹龙袍的中年帝王耳语几句:“您再不立威,这后宫可就让她翻过天来啦。”

老太监跺跺脚,可皇帝似乎是刚刚从宿醉中醒来。意识还模糊着,竟然哈哈一笑:“朕的爱妃又搞出这些新鲜花样来,无妨。后宫最近老实了许多,都是托了爱妃的功劳,由着她去吧。”

由她去吧。老太监瞪眼,这就由……由她去了?

“听说没有,最近万妃娘娘性情大变,在宫里要闹什么劳什子‘改革’呢。版权163nvren.com”两个宫女窃窃私语。

“哎,别提多痛快了,那些个作威作福的娘娘们,都让她整的屁滚尿流呢。”

“我的妈呀,这么夸张。”

“不信去景福宫看,都要翻过天来了……”

此时,一个宫装丽人正坐在绿绮轩前。

酸枝木的椅子,从景福宫搬来的,头顶遮阳的纱扇,两个宫女在旁边抬着手臂为她举着。

再看那宫装丽人,樱桃小口偏偏涂了血红的颜色,一身锦绣赤玄色衣裙,眉妆画了波澜壮阔的凤尾,怎么看怎么凌厉,眼神里还透出若有若无的杀气来。

“对,搬走。163女人网都抬到本宫那里暂时保管。”她看看十几箱子绫罗绸缎,陆家最得意的就是丝绸生意,箱子里的东西也够自己额外狠狠赚上一笔。

“娘娘不要。”陆叶潇掂着肚子跑出来,一个趔趄险些跌到地上。幸亏自己身边举扇子的金彩手疾眼快过去一把抄起她:“妹妹这是为何。”

看到这里,非欢掂着步子摇摇晃晃过去。

“快回宫去吧,生气伤了胎就不好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娘娘把臣妾的日常用度都取走了,连做衣服的料子都拿走了。还有房中的古董摆件,纳凉用的冰块,所有的花花草草瓶瓶罐罐。”陆叶潇几乎要哭出来了:“让臣妾怎么活?”

非欢深吸一口气,用记忆里初中班主任没收自己黄书的语气说:“陆常在,让我怎么说你,啊?干什么不好,非要和莲贵人去比阔。你又不是不知道皇后娘娘和陛下都重勤俭节约,最看不得你们这种视金钱如粪土的性格。”

她一掐陆叶潇的手:“当然了啊,虽然我也讨厌那个小里小气的莲贵人,但我也不能偏袒你0陛下这次可是动了怒火,说要让你们尝尝清贫的滋味,我也是没有办法,他们非要把这烂差事交给我是不是?”

非欢两眼含泪:“不是姐姐不想偏袒你,事情万一做不好上面查下来是要掉脑袋的,姐姐这颗年轻靓丽的头可就要‘喀嚓’喂陛下养的獒犬了!”

陆叶潇张大了嘴,连连点头。

“当然你不用担心。”非欢一脸羡慕的看看她:“你肚子里怀的可是龙嗣,不出几日肯定就没什么事了,可怜我年老色衰,没几年只能进太庙去修行了。阅读163nvren.com

“不……不会的。”陆叶潇完全被她的战术蒙蔽了,瞬间成了同情心泛滥的小白兔:“我不会让你去太庙的,我去……跟陛下求情!”

“你有这份心姐姐很感动,快回去吧,好好养胎吧。”非欢擦着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一定要养好胎,不然那个莲贵人生下孩子又要压你一头。切记……姐姐走了。”

她拿袖子捂住脸,被金彩银宝搀扶着走了。

走出了几十步,非欢才恨恨拉下袖子道:“靠,给老娘这什么委托,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金彩贴心的为她擦掉脸上的沟壑:“是门主您说如今市场竞争太大,客不好接,所以才要来亲自完成这个大单的。”

“啧啧……不对金彩你说什么?”非欢回过神来:“啥叫接客?你在接客还是主子我在接客,咱们这叫接受委托!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比青、楼楚馆的姑娘职业是高大上许多的!”

金彩银宝听她喷着满口听不懂的词汇,心知她老毛病又犯了。来自163nvren.com

主子一犯病就自称自己是穿越来的,可“穿越”是哪谁也不知道。好在主子浑身是主意,跟着她就有饭吃,这也是金彩银宝默默忍受着她时不时满口胡言乱语的原因。

“好了主子,您还没去莲贵人那儿呢。”银宝打断她的话道。

一语点醒梦中人,非欢连景福宫还没回,就又急匆匆转向了云涛阁。

同莲贵人又用同样的方式洒了一回热泪,‘万妃娘娘’终于回了宫。

非欢任由金彩为她擦一遍脸,不由痛恨自己手绢里胡椒放得有些多,在含着热泪同莲贵人交心的时候不光想哭,还想打哈欠……

“连我都看不下去陛下实在是不应该这样对你啊陆常在跋扈先挑衅你真是委屈你了换了我肯定同她不干……啊啊啊……”

莲贵人听的怒火四起又充满疑惑,万妃娘娘的鼻子怎么了?

“银宝,把咱们今天的收成算算。”她朗声喊道。

“好嘞。”

银宝奉命走上前来,边翻账薄边说:“陆常在那里的十一箱衣料,三箱杭绸五箱锦缎两箱云纱,还有一箱冰丝。”

“冰丝,好好好。那个拣出来,赶明儿咱们一人做一身里衣。”非欢两眼放光。

“莲贵人那里一盒东珠,金银珠宝若干,珊瑚六尺高的一株,珍品兰花数十盆。其他的就是蜀锦被面,书画什么的。”

“兰花,本宫不喜欢,扔出去晒太阳吧。”她懒懒扬手:“陆叶两家真是有钱,一点牙缝就够咱们吃好几年。”

这还仅仅是后宫里的两个寻常嫔妃,宫里的水也太深了。好在她此行收获不小,不说四处搜刮来的好东西,只万妃的委托就收了一万两。

景家这种望族就是有钱,三月前她收到万妃景碧羽的委托,要一个女子代替她在宫里生活。究其原因居然是因为她在宫中既不受皇帝宠爱,而且受到了众多嫔妃的碾压欺凌,被迫淋雨跪在皇帝寝宫前一、夜,重病一场后大彻大悟,欲自行离去。

当时她在同景碧羽见面的酒楼大快朵颐:“用我为你出气么?”

“呃?”对面那位伶仃柔弱的女子显然有些意外。

“我们门里有这种额外服务,可以替你出气。狠狠出气。”她把鸡腿一撂,豪情万丈道:“我去替你虐死她们!”

于是她就进宫来了,不负众望的在一个月内让皇后也重病了一回并且交出大权,由“万妃娘娘”全权打理宫中事宜;给几个家世对等的嫔妃酝酿了不少冲突,让她们撕成一团;皇帝老头连续十几天没往后宫走,据说因为她弄来的‘西域特效药’对女人失去了兴趣。

这感觉,就一个字,爽!

“那个表面上柔柔弱弱的莲贵人,那个时候在手绢里藏了药让万妃流产。”她喃喃道:“脸圆圆的陆常在,在万妃淋雨昏倒后踩了她一脚。”

金彩想上前去听她说了什么,才发现榻上的女子合着双眼,已经睡熟了。

第二章上荒门日常

传说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而江湖中最神秘,最惹人遐想的一个组织,叫做上荒门。

他们宣称专做不可能的生意,接受不可能的委托。只要,价码合适。

据说上荒门出手,弹弹无虚发。但凡是他们接下的任务,没有一个不令雇主满意而归的。

因此上荒门迅速在江湖中蹿红,身价也一涨再涨,仍然被达官贵人趋之若鹜。

据说上荒门里,生活的都是一群怪人。

他们特立独行,他们离群索居……总之,没有一个是正常人。

据说上荒门的门主是一位绝色女子,但从来无人得见其真颜。

但事实是……

“主——子——主——子,您——醒——醒!”金彩用特有的高嗓门吼着:“该起来了,昨天门里的流水你没有看!”

床上的人仍旧在睡,她又做了梦。

“好冷。”她嘴里嘟囔着:“娘,接咱们的人什么时候来啊。”外面的风雪很大,破庙的门关不严,很快就吹进来把两人冻僵了。

那时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莫名其妙就从现代的一个女文艺青年穿成了一个古代小姐,并且这个小姐还是个丫鬟命,在她穿来的时候爹就不知道哪去了,只有一个便宜娘带着她东奔西走。最后到了便宜娘的娘家,他们落脚在破庙里,说是有人来接他们回去。

抱着她的人叹口气,摸摸她的头:“雪停了就该来了,来了……”

眼前的黑灰的颜色和一点昏黄的火光没了,门窗翻了个个儿,成了天窗。

眼前天翻地覆,那只摸着她头的手没有了。她慌忙的去抓,只抓到一只脆弱的衣角。轻轻一用力,衣角就从原来的地方脱落下来到了她手里。

那是肮脏的辨明不出颜色的一片布,她想起和娘流亡的一路,是像乞丐一样走来的。

身体浸透在寒冷的冰雪里,又一下被扔进热水里。和着衣物,和着牙里咬的血。那只扔她进来的手粗暴的将她往里摁摁。

她不记得了,一切都不记得了。

“非欢,记着。”

非欢,永远记着。

她叫非欢。没有姓,只有名,非欢。

她睁开眼睛,迟钝的看看眼前的金彩银宝。猛地尖叫起来:“啊——啊,什么时辰了!为什么不早叫我!”

荔枝鲜榨的汁,非欢捧在手里惬意的喝一口。

翻开手里的账薄,差点将口中的荔枝汁喷出来:“洪挽彩这个疯婆娘,一个排场花掉老娘三千两。我靠!”

银宝无辜的眨眨眼睛,想着主子兴许是想找个人靠一下,便向着她的方向挪了一下:“洪组长接的委托是迷倒那个小王爷嘛,她说要多拨经费,用您的话说是去‘闪瞎他的狗眼’。”

银湖边上,一艘华美的画舫里。

美艳绝伦的红衣女子描着眉:“姑娘们,把你们的招子都放亮点,今天咱们要——大干一场!”

她叉着水蛇腰站起来,满意地看着一排排环肥燕瘦的姑娘们:“你们的任务是,为赵小王爷服务,让赵小王爷满意,要是做到让赵小王爷倾心的,本姑娘自有奖励!”

“一艘精工画舫,一百零八个红颜小组的姑娘都要穿金戴银上阵,另外酒水,迷香,菜肴……”非欢掰着手指头,哆嗦的差点从贵妃椅上摔下去。

“咱们收了至若郡主多少钱,还能不能回本儿了……我当初就建议她扮个路边穷苦的姑娘,摆个卖身葬父什么的牌子。她倒好,居然搞这么大的排场去扮了一个老`鸨!”

红衣女子看着手下的环肥燕瘦小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老·鸨!对于赵小王爷这种口味偏重的,就要出奇制胜……都要称我为妈妈,听见没有?”

“赵小王爷确实口味很重的。”非欢翻着白眼:“不知道怎么看上至若郡主,那简直就是九天玄女下凡——脸先着地的。居然还死缠烂打从南国追到北国来,还要向皇帝求亲。那个至若郡主也是脑子不太好使吧?要我就嫁了……也罢,收钱办事。飞鸽传书给洪挽彩,就说我大力赞助她的老·鸨事业,拨款准了。”她大手一挥。

翻开第二页。

“三哥就是稳妥,靠他护镖真是日进斗金。”非欢美滋滋道:“一定要给拼命三郎小组的小伙子们增添福利,让他们闲下来的时候吃好睡好玩好。虽说咱们门里接的护镖生意少,走一趟就是不少利润嘛。”

山崖险峭,络腮胡的蓝衣壮汉在黑马上掏出手绢擦擦脸上的汗,又爱惜的放了回去。转身朝背后的一行人喊道:”再有一天咱们就能回京了,兄弟们打起精神来。”

后面骑着马,驾着车的蓝衣汉子们听见纷纷激动起来。

蓝衣壮汉举起手臂:“走快些,回京里发工钱去喝酒啊!”说完一拍马屁股,黑马嘶鸣一声,奔跑起来。

“小冰又去接任务了。”非欢皱眉:“这个二级伤残,话都说不利索还总出去惹事。”

小冰是她一年前在野外偶然捡回来的受重伤的神秘男子,对自己的来历只字不提,伤好后也不离去只是每日跟着她在屁股后晃。她索性将他留了下来,让他每天在门里负责收信发信以及养信鸽。

后来发现他会武功而且路数很奇特,稍加培养后小冰也带了一组人,名叫‘冰山小组’,专门负责潜入,收集情报和偷袭。

金黄色的沙海,一条长长的车队在路上慢吞吞行走着。

当中一辆华丽的马车里卷发褐眸的女子钻出头来:“喂,你过来。”

她用手指的是一匹骑黑马的玄衣男子。

那男子容颜俊美,瞳孔墨黑,人如水中月般清润光华,只是静默飘渺亦如月亮,似乎永远……也抓不到掌心。

玄衣男子正在对着手中的东西发愣。

那是一只异域风情的发钗。尾端一粒硕大未经雕琢的火焰色宝石,仅以细细的银钿掐丝托住,带着些许妩媚的风华。

那是他在路过的漠中小镇上买的,脑海中有一个女子不停在咯咯笑,叫他“小冰”。

小冰。

闲妃猛如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闲妃猛如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17章(017他别有居心)

    原标题: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17章(017他别有居心)小说书名: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017他别有居心是吗?是的吧?不是吧?太乱了啊!安小小甩甩头,脑子完全不受控制的瞎想,她因为专心想事,所以一个不小心,没注意到前面的路况。‘砰’的一声。她撞在了一辆车的前盖上。好衰!摸着被撞疼的膝盖,安小小半蹲在地上半响站不起来,直到一道隐隐含笑而又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大老远的就看到你一个人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我还以为你撞邪了,结果你撞我车上了。”“季川!”安小小一惊,蓦地想到小南说的那些话。“是我

  • 夫本狂野:宝贝,乖乖回房17章(017温馨的小家)

    原标题:夫本狂野:宝贝,乖乖回房17章(017温馨的小家)书名:夫本狂野:宝贝,乖乖回房017温馨的小家第一天,两人都呆在宾馆中沉默寡言。两人的关系,似乎总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窗纸,没有人肯点破。第二天晚上,狂风大作,没有关的严实的窗户被风吹的“啪啪”作响。吕凡菁从噩梦中醒来,她脸色煞白,额头上的冷汗,濡湿了头发,黏在她白皙的小脸上。刚好一道刺目的闪电划过,映的她小脸更是惨白无比,接着是震耳欲聋的雷声。她捂着自己的脑袋,缩在一边,瑟瑟发抖。不知道是谁,关好了窗户,也不知道是谁,来到床边,将她拥入怀中

  • 早安,小逃妻17章(017故人重逢)

    原标题:早安,小逃妻17章(017故人重逢)小说书名:早安,小逃妻017故人重逢“什么?你真的想要辞职?”午休,夏惜柔和尹娜坐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厅里,尹娜惊讶的喊道。她赶忙望了望四周,然后好奇的小声问道:“那么说,公司传言总裁在庆功会那天向你表白的传言,是真的喽?”夏惜柔淡淡的瞥了一眼尹娜,没有说话。尹娜马上吃惊的瞠大着双眼:“天啊,怎么可能?!总裁怎么喜欢上……呃,当我没说,嘿嘿,喝茶喝茶。”夏惜柔无奈的轻叹:“尹娜,这就是我今天找你出来的原因,你能帮我找个工作吗?我想等Aekon—C的案子结束

  • 胖妻有喜:与亿万总裁同枕17章(017他为了另一个女人求她)

    原标题:胖妻有喜:与亿万总裁同枕17章(017他为了另一个女人求她)小说书名:胖妻有喜:与亿万总裁同枕017他为了另一个女人求她“你……”很长一段沉默后,沈嘉杭才开了个头,“周一的股东大会,你可不可以不去?”短瞬的疑惑从颜溪的眼中划过,不必费心去想,她已经能想到他今晚的真正用意。“是陶思颖让你来的?”颜溪缓缓地问。把之前欧文的话联想一下,就能猜到陶思颖和陶思曼的关系。沈嘉杭抿着唇,风吹得他短发微扬,身上的一件羽绒服也薄的如同没穿。这一刻,颜溪竟然可笑的在想,改天一定给他买一件厚一点的外套。“这件

  • 前妻,我们复婚吧!17章(017我才配不上你)

    原标题:前妻,我们复婚吧!17章(017我才配不上你)小说书名:前妻,我们复婚吧!017我才配不上你安曦凝才刚出现在校园门口,穆司夜的四个贴身保镖便迅速的将拥挤的人群分为两排,中间正好腾出了一条道给安曦凝。穆司夜坐在车里,他戴着墨镜,径直望着前方,没人能摸清此刻他隐藏在墨镜下的黑瞳,究竟闪烁着何种光芒?安曦凝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她在等他......穆司夜似乎接收到了安曦凝投射而来的淡淡眸光,俊美的五官呈现一抹醉人的笑意,他率性的摘下墨镜,拿上那娇艳欲滴的火红玫瑰,踱到安曦凝身边,柔声道,“明天是周

  • 嚣张小娇妻17章(017他的游戏里,没她太无趣)

    原标题:嚣张小娇妻17章(017他的游戏里,没她太无趣)小说名称:嚣张小娇妻017他的游戏里,没她太无趣这个男人居然在上班时间和女人在办公室里做这么恶心的事情……紫璇的胃部翻涌,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殷子瑜锋利的眸子盯在她身上,身上的女人太陶醉了,还没发现自己的好事被人撞破,而他也一动不动,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何时,殷子瑜变得这么恶心的毫无羞耻心。她立即转身出去,关上门,整个动作很流畅。在这个圈子打滚这么多年,撞见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也习惯了。只是这一次,她惊魂未定,脑海里全是殷子瑜深

  • 强势攻婚:严少,你要不要!17章(017一个诅咒)

    原标题:强势攻婚:严少,你要不要!17章(017一个诅咒)小说名:强势攻婚:严少,你要不要!017一个诅咒雷老太太站了起来,厉声下令:“孩子一定要保住,否则你们都别想干了!”程医生马上冲了进去,大家都没有注意,严亦皓也跟了进去!“小皓,你出来!业朗,把小皓拉出来!”雷老太太叫孙子已经太晚,忙对身边的秦业朗说。“董事长,现在医生都在救蓝梦然,拉拉扯扯会影响医生救治的!”秦业朗提醒道。雷老太太这才坐下来,可是脸色还是很难看,她想不通小皓怎么就跟了进去。谁也不敢叫严亦皓出去,他就站在一个角落里看。连看

  • 惹婚成爱:女人,休想带球跑17章(017在家里,请洁身自好)

    原标题:惹婚成爱:女人,休想带球跑17章(017在家里,请洁身自好)小说名:惹婚成爱:女人,休想带球跑017在家里,请洁身自好凌逸尘心底莫名生出有一股情绪,他硬生生的压下道:“妈,我是你的儿子,你认为我会对苏燕有兴趣吗?”梁敏惠笑笑点点头,这才关门离开!梁敏惠回到房里,凌建海正躺在床上看报纸,看她进来:“跟你的宝贝儿子聊的开心吗?”一想到楼下的苏燕,她心里涌出一股怒气:“凌建海,你现在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你在外面搞三搞四的我不管。在家里,请你洁身自好一点,让你儿子这么看不起你,你很得意是吗?

  • 豪门小娇妻17章(017你究竟有几个情人)

    原标题:豪门小娇妻17章(017你究竟有几个情人)小说书名:豪门小娇妻017你究竟有几个情人郑新爵眯起眼睛,目光变的深邃危险:“夏诗雨,你究竟瞒了我多少事?”“今天尤俊熙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是银色的么?”夏诗雨不顾他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眼神中杀气有多重,她现在只想证实那个魔术师究竟是不是尤俊熙扮的。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就觉得毛骨悚然。“尤俊熙,魔术师,夏诗雨,你究竟有几个情夫?”郑新爵手腕一翻,掐住她的脖子:“还是说,你从我身上得不到种子,就想给郑家带个野种回来?”他心中的怒火翻滚着,幻想着她的

  • 王爷,过来侍寝17章(第十七章 流产了?)

    原标题:王爷,过来侍寝17章(第十七章流产了?)小说名:王爷,过来侍寝第十七章流产了?为首只露出一双妖魅紫眸的女子一看此刻的慕容宣,眼神一冷,一声清脆的琴声响亮响起,随之缠着慕容宣的白绫随之断裂。站在她左手旁的一位女子随身飞跃出去似乎要救慕容宣。但是,手持白绫的女子岂能看不透她们要作甚,跃身用断掉的白绫要去阻止。可惜的是,此时手持瑶琴的紫眸女子右手轻抚琴身,几个琴弦的声音,手拿白绫的女子随之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一旁的墙壁上,口中流出一口鲜血,如此一看,伤人无形,定是中了内伤。轻松的将慕容宣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