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宠冠六宫:帝王的娇蛮皇妃 最新章节

2017/12/4 2:34:3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宠冠六宫:帝王的娇蛮皇妃

第1章 凤浅醒了!

凤浅醒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短短半日就传遍了整个皇宫。阅读163nvren.com

此刻已入亥时,华章宫内却仍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金碧辉煌的寝殿中,熏香缭绕,氤氲的烛火映射着房中琳琅满目的华美摆设,光华璀璨。

宽大的檀木美人榻横卧于窗畔,铺着柔软高贵的貂绒长毯,一袭亮橘色宫装的女子靠坐在上面。

听了丫鬟的禀报,顿时睡意全无。

“什么,居然醒了?”

谁能想到那个凤浅会如此命大,被一剑刺入心肺不说,明明就连太医也说她“伤势过重,恐回天乏术”,为何在躺了一个月之后,竟又醒过来了?

究竟是她运气太好,还是上天在跟自己开玩笑?

身旁,宫女玲珑担忧地望着她:“娘娘,怎么办?”

“慌什么!”绮妃蹙眉低斥。

话虽如此,其实她的心里也没底。

凤浅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若是死了便罢,可如今侥幸捡回一条命,那便是救驾有功,绝不会再像之前那般默默无闻,圣宠雨露乃是迟早的事。163女人网

那么,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能够瞒过皇上吗?

然而,她的担忧注定是白费的。

凤浅的确是醒了,可与此同时,她除了记得自己叫凤浅、是穿越而来的以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世上还有比这更悲剧的事吗?

凤浅看着眼前这些晃来晃去的宫女太监,尤其他们还个个都满脸兴奋的样子,只觉一个头两个大。

好吧,此时此刻,除了主动坦诚失忆,她还能怎么办?

“咳……”她清了清嗓子。

众人面带笑容,异口同声:“小主有何吩咐?”

凤浅眼角微微一抽,可是下一秒,她猛地瞪大了双眼,脸色变了几变。

“你们刚刚……叫我什么?”

小主?

她没听错吧?

身前的宫女太监依旧在笑,只是笑得有几分莫名:“奴婢们自然是称您为小主啊!”

凤浅心里顿时有千万头***飞奔而过。

天啊!

不带这么玩儿的吧……

她还以为她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啊,怎么就突然就成了皇帝的老婆——还是最小最小的小老婆?

众人见她神色有异,还以为她是在为这封号的事难过。163女人网

宫女琉月笑呵呵地劝道:“小主放心,虽说皇上以前对小主不甚关注,可是奴婢相信,是金子总会有发光的一天。小主生得如此貌美,此番又护驾有功替皇上挡了一剑,皇上一定会大加封赏的!”

凤浅心里又是一个咯噔,还替皇上挡了一剑?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雪白的寝衣,好痛!

睡梦中,一柄泛着冷光的长剑不断朝她逼近,最后刺入她的胸膛,鲜血流了一地。她还以为是场噩梦啊,怎么醒来竟然梦境成真了!

***,实在太恐怖了……

她捂着胸口,一脸苦相地看着众人道:“其实我没什么好不放心的,只是……只是我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你们是谁啊?”

轰——!

方才还喜气洋洋的瑶华宫刹那间半点声响也无,寂静得诡异。

众人愣愣地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

实在是被他们的视线盯得发毛,凤浅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又问了一遍:“你们到底是谁啊?”

这下众人算是都明白过来——他们的小主失忆了!

琉月脸上满是担忧:“这……这……小主怎么会这样啊?”

小主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说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今这“福”究竟从何而来?

小主救了皇上不假,但她倒下前的那个“你”字也令人疑窦丛生,有不少人怀疑她与刺客是认识的,宫里甚至一度传出过她与刺客同谋的言论。说什么所谓救驾,不过是一出苦肉计,目的就是为了吸引皇上的注意、博取皇上的宠信,只不过最后刺客因为惊慌而失手,这才致她昏迷不醒。阅读163nvren.com

若非皇上力排众议、严惩了传出此谣言之人,并亲自到瑶华宫探望过小主,只怕小主这条小命已经没了!

现在小主好不容易醒了,却正如某些别有用心之人所预言的那样——失忆了,这可如何是好?

“小主……”琉月声音中已经带着一丝颤抖的哭腔,却忽地被另一名宫女拉过,低声薄责:“琉月,你这是干什么!”

“小主醒了就是好事,只是因为昏睡太久才会导致暂时失忆,休息两日之后自然无事。况且小主救驾有功,日后荣宠无限,你别说丧气话!”

琉月虽是被训,却在短暂的怔愣片刻连连点头,破涕为笑:“是是是,冬阳姐姐教训的是,是琉月不好,小主好人有好报,日后必定大富大贵,宠冠六宫!”

凤浅无语地看着她们:“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相对于琉月,冬阳说起话来更加井井有条,得亏如此,凤浅才大致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她是西阙丞相的女儿。

一年前西阙战败,向东阑进贡美人求和,因为才貌出众,她自然也在入选之列。

同行八人,其他七人都已得到了东阑皇帝君墨影的宠幸,其中最风光的便属樊绮罗,短短一年,就已册封为绮妃,赐居华章宫。

只有她不知何故,一直见不到皇帝,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有封号,只能以“小主”称之。目前,她与其他两个早年失宠的妃子同住在瑶华宫,日日受人欺负。宠冠六宫:帝王的娇蛮皇妃 最新章节

遇刺已是一月之前的事,当时刺客的目标其实是东阑皇帝,却因为她舍身护驾替皇帝挡了一剑,所以未能得逞。可是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怀疑她跟刺客根本是一伙儿的,所谓刺杀不过是为博取圣宠而演的一场戏。

凤浅翻了个白眼。

她是不知道自己失忆前怎么想的,反正现在的她肯定不会为了博取什么狗屁圣宠挨刀子的,那得多痛啊!

“刺客下手实在太狠,这一剑竟刺入心肺,太医们都说小主没救了,幸亏皇上坚持,小主才能得救。”

琉月似乎仍然心有余悸,不过须臾,她晶亮的眼神中又开始发光:“小主,这一个月,太后与皇后都打发人来看过小主,皇上更是亲自来过两次,以后小主再也不会吃苦了!”

凤浅敷衍地笑了笑。

搞妹啊!

明明是一起进宫,她老子还是西阙丞相呢,凭什么她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难道她长得就那么丑吗?

凤浅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又觉得不太可能啊,既然是因为才貌出众入选,那她的脸应该不至于不能看吧……

冬阳见她好不容易恢复了平静,却又唉声叹气,不由扯开话题道:“如今天色已晚,早已过了晚膳时辰。小主又刚刚醒来,不能吃太过油腻的东西,不如奴婢去给小主准备些清粥可好?”

凤浅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好吧,辛苦你了。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其实她比较想吃肉啊!

——

新书已发,《宠妃当道:皇上,快躺好!》,大家继续支持,么么哒!!!

第2章 太后驾到

冬阳心中愈发酸楚,临走前拍了拍琉月的手,示意她好好安慰安慰小主。

琉月抿了抿唇道:“小主今日刚刚醒来,明日定有许多娘娘会来探望,恐怕太后和皇上也会来到这瑶华宫,届时定是封赏不断。一会儿小主吃完了就好好睡一觉,说不定明日起来,记忆就恢复了。”

凤浅点了点头,正准备躺下再休息会儿,却忽闻一声尖锐的唱诺响彻宫殿。

“太后驾到——!”

顿时,瑶华宫里的众人又是一惊。

这么晚了,太后还没有安歇,竟还特意跑来这里探视他们的小主?

琉月急急忙忙理了理那凌乱的被褥,笑道:“小主您瞧,太后她老人家多关心您啊!”说完,她就一阵风似的跟另外几个宫人迎了出去。

凤浅就呵呵了,一个连封号都没有的女子能让太后如此挂心?

就算自己救过皇帝也不可能啊!

这不明摆了是来试探她的吗?

寝殿门口缓缓走进一个中年妇人,墨黑流云锦缎缎上是繁复堆砌的金线暗纹,依稀可见那栩栩如生的凤凰展翅欲翔,髻上戴着的巨大金冠更是闪着璀璨夺目的光彩。

而她两旁搀扶的女子更是个个貌美,年纪稍大些的那个沉稳素雅、娴静端庄,年纪小些的那个肤如凝脂,眸若远山,唯那柔美颜容上仿佛雕凿着一抹淡淡的清冷与傲气。

凤浅看呆了,这年头就连俩宫女都这么漂亮?

难怪她一年没见着皇帝了!

挣扎着要起来叩首,却不想用力过猛牵疼了伤口,“哎哟”一声,刚刚半起的身子又倒了下去。

“免了免了……”太后摆摆手,温和地笑开,“你这丫头,伤才刚刚好,须得好好静养才是。”

那个年纪稍长的宫女快步上前来扶凤浅:“小主不必多礼,太后她老人家最疼小辈,不会拘泥这些虚礼的。”

凤浅觉得自己也应该礼貌一把,于是感激地点了点头:“多谢姐姐。”

众人皆是一诧,就连太后亦是微微拢眉。

琉月的脸都吓白了。小主称之为“姐姐”的这位宫女名唤怜若,是太后身边的大宫女,便是皇后见了也要唤一声“姑姑”的呀!

凤浅自然没有错过他们脸上的表情,眼皮狂跳了几下,丫的为什么没人提醒过她啊……可怜她现在只能把叫苦声烂在肚子里了。

怜若却体贴地为她重新盖上被褥,不卑不亢:“小主客气了,奴婢受宠若惊。”

太后立刻关怀道:“丫头啊,哀家看你精神似乎有些不济,明日哀家让太医再来给你瞧瞧,相信不日便会痊愈了。”

“多谢太后。”凤浅抿着唇角伏低做小。

太后笑而不语,在一旁的小太监搬来的宽椅上款款落座。

这个凤浅,她暗地里观察很久了,这是西阙送来的八个美人中最漂亮的一个,自然也是最有可能成为细作的那一个。

虽然她的儿子心思缜密、雄韬伟略,但古语云,英雄难过美人关,她怕她的儿子也会把持不住自己。古往今来,多少英明帝王都是败在女人手里?就连先帝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绝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再走那条老路。

这丫头能活过来,她相当意外,但她绝不会轻易就范。

“丫头,你现在可有哪里不舒服?”

看着那慈祥和蔼的笑容,凤浅的心脏抖了抖,“我……我……对不起,臣妾失忆了……”

话音刚落,便已热泪盈眶。

“失忆了?”太后开始皱眉。

这丫头莫不是睡傻了?难道她以为假装失忆就能逃脱盘问,洗清嫌疑了吗?

怜若一脸诧异:“小主这话从何说起,好好的怎么就失忆了?”

“臣妾也不知道啊,醒来之后就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就连自己是谁,也是问了琉月和冬阳才知道的。”

凤浅狠狠抽噎两声,然后抹了把泪,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她拼命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几乎是跌到了太后面前,一把抓着那墨色的水袖,嚎啕大哭。

“太后,太后……臣妾以后该怎么办,臣妾以后该怎么办啊……”

凤浅一边哭,一边在心里为自己的节Cao和泪腺汗颜了一把。

太后惊了惊,脸色有些不自然,她还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凤浅,印象中,这个女子一直都是相当文静的呀……

“哎,你这丫头也着实命苦,好不容易守得云开了吧,却又失忆了。皇帝原本是要封赏于你的,可如今……”

说罢,她又是一声轻叹。

这一下,瑶华宫里的下人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彻底蔫了。

凤浅连连摇头,姑NaiNai才不稀罕你们的封赏呢!

“臣妾现在哪里还敢奢望这些?”她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扑簌扑簌地往下掉,“臣妾只愿自己早日恢复记忆,好好地孝敬太后啊……”

太后拍了拍她的肩:“好孩子,不要哭坏了身子,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来日方长。

这辈子,还不曾有人能在她面前故弄玄虚!

“怜若,还不快将小主扶起来。”

怜若依言过去,一边搀扶一边低叹着提议道:“小主情绪如此激动,哪里能够睡得安稳?不如找个太医来看一看,兴许服两贴药,这失忆的症状就好了呢?毕竟剑伤只是在胸口……”

“姐姐,真的能好吗?”凤浅咬着下唇,紧紧抓着怜若的手。

剑伤只是在胸口?

哼哼,小样儿,不就是怀疑她失忆的真实Xing吗?

那就查呗!

“真的,真的会好。小主不必担心,宫里的太医都是医术高明之人,定能将小主的失忆症治好。”

话落,她微微侧首看向宽椅上的贵妇人,太后摆了摆手说:“也好。”

太医很快就来了,还来了不止一个。

凤浅被那声势浩大的阵仗吓了一跳。

照现在这形势看来,就算他们真能治好她,她也得继续装失忆啊!不然怎么在这勾心斗角的深宫里活下去?

太医们一个接一个地给凤浅把脉,又七嘴八舌地议论了一会儿,终于得出结论——凤小主确实失忆了!

“怎会如此?”太后犹是不敢相信。

太医跪在地上,恭敬地答道:“回太后,小主之所以如此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小主中剑倒地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头,而微臣们当时又只顾着小主的剑伤、没有发现这一点,经久不治,所以导致小主失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小主昏迷太久,以致脑部长时间缺乏养分,所以失忆。”

太后面带遗憾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暗暗惊讶,感情这丫头还真失忆了?

那往后……

琉月连忙跑到太医跟前问长问短,其余宫人亦是个个积极地询问治疗方法。

只可惜,太医虽查出病因,却暂时想不出什么切实有效的治疗办法,只说须得靠着药物慢慢调养才行。

第3章 丫的碰上鬼了吧!

翌日一早,圣旨就下来了。

凤小主护驾有功,晋封为才人,赏翡翠玉饰一套、珍珠佩环一套、绫罗绸缎十匹。

凤浅两眼放光地对着那些赏赐摸来摸去,翡翠珠宝啊!都是古董啊!她口水都要流下来,嘴里还念念有词:“咳,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赏赐忒少了些!”

传旨的人走后,陆陆续续地来了几个妃嫔探望,凤浅谁也没记住,美其名曰:姑NaiNai失忆了。

只是有一个人却始终没有出现过——传说中的皇帝。

凤浅忍不住想,难道是因为她失忆了,所以那皇帝就看不上她了?

“真真是没良心!”

好歹也得先赏赐个几万两黄金什么的呀!

于是凤浅有些恼怒,一众宫人却越来越忧心。

起初冬阳和琉月还会安慰她两句,可是渐渐地,这件事就成了瑶华宫里的禁忌,再没有人敢提起。

寒风咧咧地刮着,窗外的腊梅花傲然坚挺。屋子里燃着旺盛的炭火,时不时发出“兹兹”的声音,混杂着几个小宫女隐隐的哭腔。

“他们怎么能这样呢,皇上只是政务繁忙才没能来看主子,可琉月姐姐病得这么重,竟也没个人肯来医治的……”

琉月高热不退,病得很严重。

放在现代这完全是一个小病,可是在这古代,若是没有及时医治,那是要死人的!

“主子……”是琉月在叫她。

凤浅立刻坐到床边拍了拍她,低声道:“琉月,你现在不要说话,好好休息。”

琉月虚弱地笑了笑:“主子,有些话琉月现在不说就来不及了。”

“胡说八道些什么!”凤浅恼怒地打断她,鼻子却是酸酸的,“傻丫头,都会好起来的。我这就去给你找太医!”

琉月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从被褥中伸出来手抓着她,“主子……”凤浅一愕,就见琉月倔强地冲她摇头,“不要去,不要为了琉月一个丫鬟去受那份气。若是太医肯来,他们早就来了。”

凤浅咬牙,在心里把那些个老匹夫骂了千百遍。

“琉月你放心,就算我再不济也是个才人,太医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的!”

她把琉月的手塞回被子里,又嘱咐冬阳好生照顾着,然后一溜烟儿地跑了,没有再去听身后阻止她的声音。

她很清楚,一个丫头的命在这古代有多不值钱,如果自己不救她,她就真的完了。

凤浅到太医院的时候,几乎所有太医手上都在忙自己的事儿。

太医们看她的穿着就知道她不是宫女,可若是得宠的主子,又哪有自己跑来太医院的道理?

于是直接无视了她。

“这位太医,能不能麻烦你回去替我宫里的人诊治一下?”凤浅找了个看起来比较闲的太医。

“你宫里的人?你哪个宫的?”太医捣鼓着手中的药草,漫不经心地问。

“瑶华宫。”凤浅也不生气,“我的丫头高热不退,麻烦太医随我回去看看。”

见那太医半天没答她,还一幅爱理不理的样子,凤浅磨了磨牙,又压着声音道:“我可以给太医很高的诊金。”

其实宫里看病是无需诊金的,可凤浅没身份没地位的,只能给钱了。

熟料她越是好说话,旁人就越不把她当回事儿。

要知道,在那些得宠的主子那儿,就连个扫地的丫鬟都是趾高气扬的!

加上那太医在脑子里把“瑶华宫”三个字过滤了一遍,发现那是某个护驾有功、结果却连皇上的面也没见着的才人时,眉宇之间的神色就更不屑了。

更何况,替一个丫鬟来求诊?

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掉份儿啊!

“长没长眼睛,没看到本太医正忙着呢吗?”

太医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嫌恶地蔑视了凤浅一眼,语气可谓尖酸刻薄到家了。

凤浅的眉毛跳了跳,又跳了跳。

然后她深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忍……

要忍……忍!

“赶紧闪开,耽误了各宫娘娘的事儿,有你好看的!”

那太医见凤浅还杵在他面前不动,从鼻子里发出冷冷的一声哼笑,然后猛地伸手推了凤浅一下。

凤浅一时不察,脚下一个趔趄。

忍……

忍你妹!

“不是本才人没长眼睛,实在是本才人心眼高,看不见你这个仗势欺人的狗奴才!”凤浅破口大骂,还刻意咬重了“狗奴才”三个字。

敢说姑NaiNai没长眼?敢让姑NaiNai闪开?

哼,横竖姑NaiNai失忆了,就给你们来个Xing情大变,出其不意!

至于后宫里那些个妖魔鬼怪,你们爱观望就观望着、爱试探就试探着吧!

“你……你你你……”太医猛地瞪眼,一幅不可置信的样子,“你竟敢对本太医出言不逊?”

“本才人有什么不敢的?”凤浅两手叉腰,冷笑连连,“告诉你个老匹夫,本才人现在脑子不好,要是惹毛了本才人,本才人就把你大卸八块,大快朵颐!”

太医差点没气晕过去,大吼:“来人,把这捣乱的疯婆子给我赶出去——!”

“你丫的才疯婆子!你全家都疯婆子!姑NaiNai我正正常常、健健康康的不知道多好呢!”

“还不快赶出去——!”

于是乎,凤浅是爽了,但此行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凤浅其实很懊恼,自己怎么就没忍住呢?现在好了,自己是逞了口舌之快,可琉月的病怎么办?

要不再回去偷点儿药?

可她对中医也没啥研究啊……

离开太医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稀稀落落的星子垂在半空中,黯淡无光,就连月光也显得那般清浅。

凤浅一边郁闷地踢着小石子儿,一边想着该怎么办,然后悲剧地发现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NaiNai滴,还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经过嶙峋的假山时,凤浅突然听到了说话的声音,心里一喜,连忙提起裙裾小跑过去。借着月色,隐隐约约地看到一高一矮两道人影,似乎是一男一女。

嗷嗷嗷,自己不会是抓着**的人了吧?

凤浅两眼放光,可她这儿还什么都没看清呢,面前突然一道劲风袭来,等凤浅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掀翻在地上。

她动了动,立刻发出“嗷”的一声惨叫,手肘和脚踝处好痛!丫的肯定是磕到了!

“卧槽!”凤浅一阵气闷,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丫的碰上鬼了吧!

要不要这样话都没说半句就直接动手啊!

凤浅霍霍磨牙,可是……可是那人会武功啊……不能骂人,一定要忍住……凤浅很没骨气地想,还是开溜吧……

她垂着脑袋,慢香香地、却一个劲儿地往后缩。

面前的男人忍不住皱眉,难道她以为这样一直缩就能从自己眼皮底下逃走了?

Ps:中午还有一更

第4章 我可是皇帝的女人

凤浅已经挪到了假山洞口,与此同时,男人也阔步朝她走了过来。

绵长的月辉投洒在两人身上,让两人同时看清了对方的长相,然后心中又不约而同地浮起一丝诧异。

男人眸光微微一凝。

怎么会是她?

凤浅却是为他的容貌所惊。

一双狭长的凤眸潋滟璀璨、莹莹烁烁,五官轮廓如同刀削般精致,可谓面如冠玉、俊美无俦!

加之那月白的长袍随着他的步伐轻荡,漾出层层叠叠的涟漪,夜风轻拂,衣发翻飞,在清冷绵长的月辉下,更显飘逸出尘,翩若谪仙。

凤浅不自觉地香了口口水,卧槽要不要这么帅!

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惨绝人寰、惨不忍睹啊!

“咳……”

被男人不满的一声轻咳打断,凤浅的眼珠子骨溜溜一转,这才猛地惊觉过来自己还危在殆夕呢,怎么就花痴上了!

于是暗暗唾弃了自己一番,红着脸继续往后退。

“你就打算这样挪回去?”男人缓缓蹲下身来看着她。

她这是真不认得自己了?竟敢堂而皇之地对自己露出那种垂涎欲滴的表情……

因为他突然的靠近,凤浅不由自主地又咽了口口水:“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又猛地摇了摇头:“不不不,其实我什么也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你放过我吧!”

男人就愣住了。

瞧这样子,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更何况,连太医也确诊了她是失忆没错。

“行了,快起来,坐在地上像什么样子。”男人皱着眉头站起来。

凤浅眸色一亮,自己这是被赦免的节奏?

她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撑着身子就要起来,可是着力点刚到脚上,就“啊”的一声又软了下去,重新跌回地上。

“又怎么了?”

“大概是脚崴了吧。”凤浅疼得龇牙咧嘴,作势就要撩起裙裾查看脚踝的伤势,手腕却是蓦地一紧,她抬起头,惊讶地看着男人:“你干什么?”

“没人告诉你,姑娘家的脚不能随便露出来吗?”

凤浅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心道老娘沙滩比基尼都穿过无数次了,还怕露个脚踝?

虽说生在古代,女子的脚只有自己夫君能看,可她那个夫君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儿逍遥快活呢。她就连人家是老是少、是美是丑都不知道啊!

难道为了那么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她就合该在这儿坐一晚上?

哼哼,荒谬!可笑!没门儿!

可是沉默了半天,她觉得……恩,好汉不吃眼前亏,眼前这位大爷她可得罪不起,还是不跟他争了。

“这里不是没什么人吗?”凤浅嘟囔了一声,朝他摆摆手,“你快走吧,等你走了我再看。”

“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

“我不可以还能怎么着,难道你抱我回去不成?”

男人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凤浅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她哼了一声:“别说你不乐意了,就算你乐意,我也得敢让你抱啊!”凤浅扬了扬下巴,摆出一幅很是骄傲的样子,“我告诉你啊,我可是皇帝的女人,要是你抱了我,那是要掉脑袋的!”

男人眉梢一挑,淡淡地嗤了一声:“皇帝的女人能是你这个样子?”

凤浅堵了堵。

尔后叹口气:“哎,别说你不信了,我自己也不信啊!”一打开话匣子,她就有些止不住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来炫耀的,到头来却变成了倒苦水,“你说我怎么就混得这么惨呢,亲自跑一趟太医院还能被人赶出来。我都跟他们说了,我会给他们银子的,可他们身为太医,竟然连平常大夫该有的医德也没有!”

凤浅越说越郁闷,恨恨地咬牙道:“实在太过分了,难道宫女就不是人吗?不就是看我不受宠所以欺负我吗?要是姑NaiNai哪天成了皇帝的宠妃,看他们还敢不敢那么嚣张!”

男人的脸色沉了沉。

“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不都说了这里没外人吗?”凤浅抬头白了他一眼,然后做了一件让她懊悔得想死的事情,她伸手朝男人招了招,“你过来。”

饶是男人已经习惯了她毫无规矩可言,也还是因为她这个举动黑了脸。

凤浅不满:“我现在不能动啊,你过来一下嘛!”

男人似乎是憋着一口气,太阳Xue突突地跳了两下,最终还是慢慢凑到了她跟前。

凤浅板了板脸,立刻正色道:“我看你穿的衣服都是上等料子,足见你也是个有些身份的人,你有没有见过皇上?或者,你对皇上的习Xing可有半分了解?”

“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呀?我就是很好奇,你说我这么漂亮的人,为什么皇上就是不喜欢呢?”凤浅皱着眉,摆出一副费心思考的样子。

“害不害臊!”男人低斥,“哪儿有人这么夸自己的?”眉宇间却带上了一丝浅淡的笑意。

凤浅撇了撇嘴,心道姑NaiNai本来就漂亮,不服气你咬我啊!

“据说我还替皇上挡了一剑呢,他竟然都不来看我一眼!如果不是他这么讨厌我的话,我的丫头也不会这么惨了!”

看着她一脸愤愤的样子,男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就不怕朕……咳,就不怕我把你这些话告诉皇上吗?”

凤浅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猛地攥上男人的袖子,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你果然是认识皇上的!”

男人一愣。

以为她的下一句就是让自己带她去见皇上,或是在皇上面前替她美言几句之类的。

正想着她和那些女人也无甚区别,谁知道她却忽然面带祈求地看着他:“那你肯定是个有身份的人!如果是你的话,太医院的人会不会给几分面子?”

说了半天,感情只是想让自己找个太医去治她的丫头?

男人的视线含着一丝探究:“我为什么要帮你?”

凤浅沉默了一会儿。

“……我只有钱。”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似的。

说完,凤浅就后悔了。

看这男人的衣服就是极为华贵的,搞不好是个王公贵族之类的,就她宫里那些钱,怕是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儿的呢。

果然,男人就笑了。

凤浅暗暗靠了一声,笑你妹夫!

不就是有钱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姑NaiNai迟早也是个土豪!

“算了,你赶紧走!我自己想办法!”

大不了她就去拜托那些个什么什么妃的!

虽说那些女人看起来也不是啥好鸟,可表面上不是都装着一副和她感情甚笃的样子吗?

那她不好好利用一下也说不过去啊!

凤浅隔着裙裾揉着自己的脚踝,低着头也不去看他。

耳畔突然传来几不可闻的一声轻叹。

下一秒,一只温热的大掌从膝弯下穿过,另一只揽着她的后背,竟是男人将她打横抱起。

凤浅心口一撞,满脸震惊地看着他。

男人面不改色。

“就你现在这个样子,除非是爬回去,否则只能在这儿坐一夜了。”

第5章 是朕让你受委屈了

“那你也不能抱我呀!”

感情她刚刚说的话这男人全当耳旁风了?

没听说她是皇帝的女人吗,这要是被人看见了,搞不好就会治她一个***后宫的罪名,然后她就小命不保了呀!

凤浅使劲在他怀里挣扎,小手握成拳头一下下打在他胸口。

当然,她是不敢太用力的——这男人武功高强,万一惹得他不高兴把她干掉了,再毁尸灭迹什么的……嗷嗷嗷那就太恐怖了!

男人起初还由着她挣扎,后来脸色就渐渐黑了。

“别乱动!”男人“啪”的一掌拍在她屁股上。

凤浅顿时懵了。

片刻之后,当她从最初那份震惊中回过神来,脸“刷”的一下就涨成了猪肝色。

“你……你你……你怎么可以……”

凤浅要哭了,她可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呀!

这厮也太坏了,不但这么明目张胆地抱着她,还敢随便打她屁股!

“你认识皇上,我又不认识!你这样随随便便地抱我,万一叫人看见,你倒是可以当个甩手掌柜,可你让我怎么办?”凤浅又羞又恼地瞪着他。

男人一脸淡定:“你若是怕人看见,现在就应该想办法把脸藏起来。”

凤浅就无语了。

把脸藏起来?这叫什么理论?掩耳盗铃?

可是最后,屈于他的Yin威之下,凤浅还真的默默地照做了。

因为被男人抱着,为了稳住身形,她的手必须环在男人脖子上,于是唯一能遮脸的方法,就是把脸埋在男人胸口。

凤浅为此郁闷了好一阵。

虽说她是个现代人吧,可是被这么一个初次见面的帅哥抱着,她总得害羞一下啊!

结果她倒好,到头来还得主动依偎在人家胸口,真真是把两辈子的老脸都丢尽了!

不过凤浅的运气倒是真好,一路上都没碰上个人。直到男人抱她走近一座宫殿的时候,她才警觉地把头抬了起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等男人开口,宫门口的侍卫已经看到了他们。

“皇上吉祥——”侍卫们齐刷刷地行礼。

凤浅心里咯噔一下,原本就绷紧的神经险些断裂。

皇皇……皇上?

丫的这男人竟然是皇上!

她刚才没干什么坏事吧?

应该没有吧?

可能……或许……只是发了几句小小的牢骚?

不,好像不止!

她还朝着皇帝招手,跟他说,你过来。

然后她干的最混蛋的一件事——她还打了皇帝!

嗷嗷嗷怎么办怎么办……

看着她瞬间五彩纷呈的脸色,君墨影莫名地就被愉悦到了,唇角一勾,声音也放柔了不少:“朕不会让你掉脑袋的,不用那么紧张。”

凤浅还是郁闷啊。

这宫里她个个都防着呢,生怕自己一不当心就小命不保了,偏偏这个最不能冒犯的人,她却把心事儿一股脑倒给人家了。真不知道该说她是倒了大霉还是走了狗*屎运!

龙吟宫里伺候的宫女太监见帝王回来,怀里还抱了一个女子,不由万分惊讶,皇上往日可是从不带娘娘们回龙吟宫的呀。

“皇上吉祥。”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纷纷行礼。

伺候帝王的大太监李德通笑眯眯地上前:“皇上出去的时候还不曾用过晚膳,此刻可要吩咐他们传膳?”

君墨影本想说不用,可是很突兀地,空旷寂静的大殿中蓦然响起了“咕噜”一声。

这可把那些宫人都闹了个红脸,就连李德通也不由笑意更甚了几分。

他知道这个女子是谁,也知道前些日子皇上晾着她呢,可谁也不能否认,这可是皇上登基以后第一个往龙吟宫带的女人,而且还是亲手抱回来的呢!

想想这后宫,再是得宠的主子,有哪个有这殊荣叫皇上抱回来?

后宫的风向,怕是又要开始变咯……

凤浅尴尬地讪笑两声,她想说这真不能怪她,她可是没吃晚饭就跑出来的呀!

现在天都黑了,能不饿吗?

“传吧。”君墨影言简意赅。

抱着怀中的女子从外殿走到内殿,最后停在一张榻前,小心地把她放了下去。

李德通正要离开,君墨影却忽然唤住他:“传膳的事就让小安子去吧。你去趟太医院,宣个太医过来。再宣一个去瑶华宫,里头有个宫女病了,好好治着。”

沉吟片刻,又道:“顺便给太医院那帮老东西提个醒,这宫里头,主子就是主子,哪怕再不受宠,也不是他们这帮奴才欺得的。”

“咕咚”一声。

凤浅好像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然后又看见自己的眼睛里冒了粉红星星出来。

绝对不是她花痴啊,实在是这皇帝太可爱了!

尤其是他这主持公道的小模样,实在是太迷人了有木有!

“奴才遵旨。”

李德通原本还有些想不通,宣个太医为什么一定要自己这个龙吟宫大太监去,可等皇上说完他也算是明白了,皇上这是给凤才人长脸呢。

想必是这主子为了个宫女去找太医了,可哪个太医会搭理一个不受宠的才人的宫女?闲的哟!

想到这里,李德通笑着摇了摇头,得了,也算是那帮太医今日倒霉。

该吩咐的都吩咐完了,内殿里面就剩凤浅和君墨影两个人。

“哑了?刚才不是还能言善道的吗?”

凤浅欲哭无泪,本来还能说一句“多谢皇上”,可他这一开口,她就真的有些接不下去了。

君墨影凤眸灼灼、似笑非笑地睨着她。

凤浅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说点什么,轻轻咳嗽了一声道:“皇上,那个……方才吧,是臣妾出言不逊了。还请皇上看在臣妾失忆无知的份上……绕过臣妾这次吧?”

说完,她就瞪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男人。

“出言不逊?”君墨影嘴角的弧度更深了几分,“朕怎么记得,你说的有理有据的?你这么漂亮,还替朕挡了一剑,朕如何就不喜欢你呢?”

“……我错了。”

凤浅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没错。”君墨影突然敛了笑容,正色道:“你没错,是朕让你受委屈了。”

凤浅惊讶地抬头看着他。

君墨影不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软软的,连带着他的心里也是一阵柔软。

凤浅的小心脏突然有些受不住了。

这一个晚上,她过得可算是惊心动魄了——先是被这个男人打,然后小小地打回去了一点吧,又发现这个男人是皇帝。最后这个皇帝非但没怪她,还给她的宫女宣了太医,末了竟然温柔地跟她说,朕让你受委屈了。

这是什么节奏?

难道她真的农奴翻身了?

宠冠六宫:帝王的娇蛮皇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宠冠六宫 或 帝王的娇蛮皇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冷宫殿前欢:错身为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冷宫殿前欢:错身为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冷宫殿前欢:错身为妃目录预览:第2章医女很妖娆第3章透明的纱衣第4章她睡了龙床第2章医女很妖娆在无尽的煎熬后,龙辇总算停了下来。冷蝶舞将眼皮微抬起一条小缝,偷偷瞄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顿时大惑,这是哪里?随即,耳畔响起几道交叠的声音,“微臣见过皇上。”“起吧。”轩辕煜温淡地回了一声,接着又吩咐道:“随朕进来看看冷姑娘的伤。”冷蝶舞紧闭的双眸,猛的瞠圆,冷姑娘?她不是他的妃子?那他们是什么关系?“是,皇上。”胡太医连忙应了一声,迅速跟上轩辕煜的

  • 小说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目录预览:第2章老公变前夫第3章你是我老婆第4章和骆少霆划上一个句号第2章老公变前夫“骆家向来有头有脸,你还是骆家的儿媳妇,怎么能这样被欺负?嗯?”骆少霆看了眼右脸还有些微红的顾念,皱着剑眉冷道,周身的气场有些吓人。这个女人要么不回来,一回来就被打还能表现得这么淡定,是在国外待傻了还是那个男人对她来说那么重要,重要的连脸都不要了。骆家?骆少霆?还没有看清是谁抓住了自己的手,可是听到顾念和身后人的对话,苏凝本想继续发

  • 小说婚途末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婚途末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婚途末爱目录预览:第2章带我一起第3章误入基地第4章回家的路第2章带我一起然后,他瞥了眼站在原地默不作声就像是在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修蕊,微微皱了皱眉,“你,跟紧。”言词简洁,语气森冷强硬,让修蕊不由抬头,却刚好就对上了一双冷漠的眼睛。明明有着漂亮得不像话的五官,可是这个人真的好冷。浓郁的剑眉,眉峰明显深刻,眼眶深邃,鼻梁高挺,薄唇紧抿,面色严峻,虽然是穿着黑色的衬衣,但是男人不自觉的一举一动,都显示了他的霸道和强硬。这样的男人,自带气场。在这样的硝烟弥

  • 小说农女医妃:逆天蜕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农女医妃:逆天蜕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农女医妃:逆天蜕变目录预览:第2章身世第3章王寡妇的嘲讽第4章牛车舌战王寡妇第2章身世崔毕宸心想,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侯府的人。要是这样紧紧巴巴的过着日子,让人家听到了恐怕回到了府上也难免被人嘲笑。南菻嫣并不着急改变自己娘亲的想法,日后有的是机会改造。想了许久,她硬生生的答道:“是的,娘。”她握着手中的碧翠簪子,触手温热,价值不菲。只是,她一个穿着粗布衣的小农女,拿着这样贵重的东西去典当,好心的商家还可能给她一些银子。如若碰到那些黑心店家呢?诬

  • 小说独宠妖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独宠妖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独宠妖妃目录预览:第2章脑子秀逗了!第3章一团肉球第4章回府(1)第2章脑子秀逗了!他的声音很好听,带着浓浓的魔性。唐琳忍不住抬头看向他,不看还好,这一看就移不开眼。他美如谪仙,面如冠玉,一张脸仿佛被人精心雕刻一般,剑眉入鬓,一双好看的丹凤眼里充满着怒气,鼻若悬梁,薄薄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胖女人,你看够了没有?”潇晟看着唐琳一副花痴的样子,心里一阵鄙夷。唐琳听闻,皱眉,这个人长得倒是挺帅气,只是他的脾气可真是不敢恭维。她嘴角勾起一抹狐笑,“公子你别

  • 小说boss追妻无下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boss追妻无下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boss追妻无下限目录预览:第2章再来一次第3章幕后推手第4章多夜情?第2章再来一次灿烂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在英式风格的大床上。床上的男人抱着怀里的女人正沉睡着。女人头被男人深深的挽在怀里,清秀的脸上趟着薄薄的汗珠,一条白色的蚕丝被随意的披在两人身上。“嗯,好热。”燕洛璃嘤咛一声,从沉睡中迷迷糊糊的醒来。入目的却是一个豪华而陌生的房间,床头柜上男人帅气的个人写真印入燕洛璃眼中。自己怎么会在景珉宬的房间,难道背后抱着自己的男人是他?努力回想

  • 小说求爱101次,言少别灰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求爱101次,言少别灰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求爱101次,言少别灰心目录预览:第2章突发状况第3章病症第4章看戏第2章突发状况逼迫性的话语,让慕筠安不自觉的升腾起了些许怒意。必须?自己从事这个行业这么久来,各种各样的病人倒是见过不少,却还真的没有遇到过这么嚣张的。她往旁边挪了一步,离开他高大身躯的压迫,一声轻笑:“先生,我这里是国家颁发了许可证的正规心理诊所,不是你家里的私人心理医生。况且你的手下把我诊所大门堵得严严实实,不知情的还以为我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要是街坊邻居一个

  • 小说妃卿莫属:杠上冷血战神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妃卿莫属:杠上冷血战神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妃卿莫属:杠上冷血战神目录预览:第2章地狱般的恐惧第3章此时不逃,更待何时第4章被黑暗吞噬第2章地狱般的恐惧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刚刚就是那个人去马车刺杀的,她应该就是此次刺杀的主使。擒贼先擒王,他倒要看看,此番究竟是谁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打天汉帝王的主意!林槿钰此刻正在愉快的撤退着,对于逃跑撤退这一点来说,她可是十分熟练。毕竟她也算是经历过一次生死的人了,所以对于自己的生命,她可是十分爱惜的。因此林槿钰自从被自己守护的国家抛弃杀之,机缘巧

  • 小说一枝独秀:总裁的小女佣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一枝独秀:总裁的小女佣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一枝独秀:总裁的小女佣目录预览:第2章天价蔬菜第3章爱撒娇的保姆第4章砍柴烧水第2章天价蔬菜下了楼,张枝枝便看到了坐在一张灰白色真皮沙发上看杂志的白独之。她有规有矩地走了过去,站定在他对面一米之外。白独之没有看她一眼,依旧很是无聊地翻阅手上的杂志。张枝枝闪动了一下水媚的大眼睛,缓缓迟疑开口,“先生,床单洗好了。”静默了几秒,温凉地细腻的男声响起。“恩。”白独之还是没有抬头看她,放下杂志,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银色的钥匙,放在桌上。“这是大门的钥匙

  • 小说萌宝驾到:爹地,妈咪要逃婚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萌宝驾到:爹地,妈咪要逃婚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萌宝驾到:爹地,妈咪要逃婚目录预览:第2章苏双双第3章合作第4章开会第2章苏双双“小泽真乖,妈妈也想小泽了,今晚小泽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说着,苏双双在小泽的泪痣上,亲了一口。“我想吃……糖醋排骨!妈妈做的糖醋排骨最好吃了!”“好,妈妈这就去给你做。”将小泽放在沙发上,苏双双围上围裙,去厨房给小泽做饭。原本苏双双只想带着小泽过平静的生活,她特意选了距离W城最远的A城,没想到,五年后,他竟然再一次遇见了那个男人,那个,毁了她生活,也是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