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是替身妻 最新章节

2017/12/4 1:20:1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是替身妻

1楔子

逆光下,根本看不清男子的侧脸。推荐163nvren.com

只看的出一片轮廓。

他的五官似乎很是深邃,错落有致的阴影,显示着男人卓越不凡的气息。

男子轻抿薄唇,淡淡的说道:“你们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地上的三个男人,身上满是伤痕,脸上也都挂了彩。

他们看不出自己对面的男子脸上什么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冷漠,无情,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

那么的让人发指,甚至是绝望。

男子悠闲的点燃手里的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轻轻的吐息。

几名男子几乎都是绝望的,一脸惊恐的看着男子,慌乱的说道:“求求您,慕少,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您饶我们一命!”

“饶你们一命?好啊!”慕连城的语气充满邪肆,冷漠的从阿铁的身上摸出一把枪,轻巧的打开左轮,倒出里面的子弹。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金色的枪身,散发着森森寒意。

半躺在地上的男人,眼底里都是恐惧。

“慕少不要!”

“求您饶我们一命!”

“慕少……”

慕连城似乎根本就听不见对方的哀求,直接把最后一颗子弹放进了枪膛里,利落的合上左轮。

修长的手指轻拨。

手枪发出沉闷的金属撞击声。

"知道俄罗斯轮盘吧,今天我就看看你们三个到底谁比较幸运!我慕连城说话算话,只要你们逃过了枪子,我就放了你们!"

地上的三个男人,早已经吓得跪在地上,争先恐后的给慕连城磕头。

"慕少,求您放了我们吧!就算是做牛做马,小的以后肯定给您卖命!"

"慕少,饶了我们吧!"

"做牛做马?"慕连城鼻腔里发出的声音,带着一丝鄙夷"你们还不配!"

说着,慕连城把枪递给了阿铁。163女人网

阿铁,人如其名,脸色如贴一般的死气沉沉,没有一丝表情,麦色的脸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从额头纵惯鼻梁一下。

看上去,很是瘆人。

三个男人,吓得几乎失禁。

甚至是后悔,居然惹到了慕连城这样的狠角色。

阿铁把枪递给那些男人,但是却没有人接,个个面如土灰,毫无血色。

慕连城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们不肯开始,那么抱歉了!”

说着,慕连城对着阿铁使了一个眼色。

阿铁随即会意。163女人网

对着自己脚下的男人开了一枪。

却没有动静。

男人似乎是虚脱了一般,瞬息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心脏几乎从嗓子跳出来。

慕连城看着男人满脸惊吓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扩大。

阿铁的枪口,指向另一个人。

男子吓得闭上了眼睛,某处的热流伴着腥臊,弥漫了整个房间。

慕连城没有嫌弃,只是看着那个一脸恐慌的男人,心里却回荡着女孩的哭喊。163女人网

那么的撕心裂肺。

咚的一声闷响,男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阿铁朝枪口吹了吹,脸上依旧是冷漠。似乎这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那一个男人早就倒在地上昏厥过去。

"老大,晕过去了!"

“就那么点能耐吗,真的是够了!”

"老大,这两个怎么处理!"

“废掉!我要让他们毫无尊严的活着!一辈子痛苦!”慕连城眼底里都是残暴的光芒。

即使是将这些人凌迟,都无法泄掉慕连城心底里的恨意。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罪魁祸首还是那个女人。

“把这些都处理掉,记住,不要留下一丝痕迹!”

“是!”

阿铁吩咐手下,把地下的人带走。递给了慕连城一张照片。

慕连城手里拿着一张照片,脸上尽是复杂的色彩。

“这就是苏云兮?”

魅惑的语调,带着磁性。

对面一身黑色西装的阿铁,低头。

一脸的谦卑。

“是,老大,这个就是苏云兮!”

“很好!”

慕连城再一次看着照片里的女人,修长匀称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一头葡萄紫色的大波浪,看上去就是万种风情的女人。

却也是狠毒的女人。

慕连城薄毅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

等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这个女人。

慕连城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

即使是对方是一个女人,只要是他惹到了慕连城,就势必会付出血的代价。

就连苏家,也一并不会有好下场!

嘴角的笑意,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阴森,寒冷,甚至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2舍不得她受委屈

苏家

苏浅浅拖着地板,泪水倔强的在眼眶打着转。

不让它落下。

白皙的双腿直接跪在地板上,弯着腰擦拭苏云兮摔落杯盏的落下的大片污渍。

高傲的苏云兮,面露鄙夷,明明和苏浅浅一模一样的脸上,一个是天使,另一个就是恶魔。

唯一不同的就是,苏云兮是一头葡萄紫色的大波浪,而苏浅浅是一头乌黑的短发,看上去随性,但是却也冷漠。

明明都是苏家的女儿,但是待遇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苏云兮一脸鄙夷的对着苏浅浅说道:“苏浅浅,你给我记住,以后要是再敢管我的闲事,小心惩罚就不只是这些了!”

再一次,苏云兮拨落桌子上盛着热汤的碗。

哗啦一声!

滚热的汤汁溅在了苏浅浅白皙的胳膊上。

疼痛,灼热瞬间侵袭了苏浅浅的感官。

如果不是为了苏溪,苏浅浅早就离开苏家,再也不受这份窝囊气,可是,苏溪,真的不能离开苏家。

看着吓得蹲在地上缩瑟成一团的男孩儿,满脸的恐惧。

一双漆黑的瞳孔里,都是映着一脸高傲的苏云兮,和一脸卑贱,跪在地上的苏浅浅。

“啊――”苏溪尖叫,跑去推开了苏云兮“不许――你――欺负姐姐――坏人――坏人――”

苏溪金瑞的叫着,搂着苏浅浅。

看着苏溪情绪激动的样子,苏浅浅赶紧轻轻的拍着苏溪的后背,轻声安慰:"苏溪乖,没人欺负姐姐,不要害怕――"

苏溪战战兢兢的说道:“云兮――坏人――欺负姐姐――”苏云兮一声尖叫:“苏溪,你疯了吗!”

对于同胞一母的苏溪和苏浅浅,苏云兮没有那么多的情面可顾及。

从小,她就是苏家的掌上明珠,小公主,而苏浅浅和苏溪,却过着另一种生活。

苏浅浅知道原因,但是却从来不说什么。

她一直以为,苏立冬只是耳根子软而已。

毕竟,哪有不爱子女的父母啊!

苏浅浅轻轻的拉着苏溪的手,安慰。

“苏溪乖!跟姐姐回去!”

苏溪听着苏浅浅轻柔的抚慰,才觉得心里安稳了一些。

怯懦的拉着苏浅浅的手。

远远的喇叭声响传来,高傲的苏云兮转身离开。

只留下一地的凌乱和苏浅浅姐弟两人。

苏浅浅叹息。

默默的把地上的残盏碎片收拾干净。

苏云兮对着镜子敷面膜,房间门忽然间打开。

一脸疲倦的苏立冬走进房间。

“爸,您回来了!”

苏云兮含糊的说道,美艳的脸上带着小女孩儿般的宠溺。

苏立冬淡淡的应声。

“嗯――云兮啊――爸有件事跟你说……”

苏立冬的脸上带着一丝为难。

苏云兮似乎是在等待着下文,但是苏立冬却一脸踌躇,一言不发。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苏云兮开口。

苏云兮有一些不耐烦。

“爸,您到底说不说啊……”骄纵的语气,但是,苏立冬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在他看来,苏云兮就是自己的小公主。

不管怎么样,他都舍不得让苏云兮受一丝委屈。

3别无选择

大雨哗啦啦的冲刷着整座城市。

雨幕里,一个瘦弱的身影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眼神空洞而又急切。

柔顺的短发,被雨水浇着。

贴在心形的脸蛋上。

苏浅浅发疯一般的奔走在大街上。

苏家

欧式格局的大厅,金色的浮花墙纸看上去奢华无比,就连地砖都是同色系的大理石,光洁的可以倒影出苏浅浅狼狈的样子。

苏浅浅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

一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眼里却带着哀求。

苏立冬第一次觉得在苏浅浅面前难以启齿。

“爸,苏溪到底在哪里!”苏浅浅的声音里带着绝望。

已经两天了,整整两天,苏浅浅都不见苏溪的踪影,那么内向,换了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在一起,肯定会害怕的。

他一定会吓坏的。

一想到苏溪恐惧的双眼,苏浅浅的心,就像刀剜一般的难过。

苏立冬有一些难过的说道:“浅浅,不要怪爸,只要你答应嫁给慕少,爸会把苏溪送回来的!”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无奈的苏立冬,觉得荒唐。

“爸,为什么要这样,我和苏溪,同样也都是你的孩子啊!你的眼里,就只有一个苏云兮吗?”

苏浅浅的眼底里带着难以诉说的哀伤。

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苏立冬为了让自己嫁给他口中的慕少,竟然不惜让苏云兮带走苏溪。

那个患有严重自闭症的的男孩。

苏立冬的亲生儿子,苏浅浅的弟弟。

只不过是替嫁而已,苏立冬竟然费了那么大的周折。

苏浅浅的眸子里,竟是不屑一顾。

“爸,你做那么多,不就是让我替云兮嫁吗!”

苏立冬的眼睛不敢直视苏浅浅。

他知道,是自己愧对这个从来就不被自己重视的女儿可是,现在,却为了苏家的存亡,要牺牲掉苏浅浅。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无比的坚定,咬了咬牙,苏浅浅淡淡的说道:“好,我嫁!”

说完,苏浅浅缓缓地起身,长时间的奔波,让苏浅浅的双腿,竟然没有一丝知觉。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与自己擦肩而过,忽然间觉得对不起她。

苏浅浅上楼,身后都是雨水的印记。

慕连城,何等阴狠,手辣的人物,在s市举足轻重。

却提出,要娶苏云兮。

怎奈,苏云兮死活不依,还带着苏溪去了美国。

苏立冬怎么会不知道苏云兮的想法。

为了保全苏云兮,苏立冬只有让苏浅浅当做替身嫁给他。

苏立冬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可是,牺牲一个苏浅浅,总比牺牲掉苏云兮要强,以后的苏家,还是要靠着云兮的。

从一开始苏浅浅就注定不被重视。

苏浅浅从来没有如此的痛恨过,痛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蛋。

甚至痛恨苏立冬。

同样都是苏立冬的孩子,但是他的心里却只有一个苏云兮!

这么多年,苏立冬的眼里都只有一个苏云兮,何曾有过自己和苏溪的位置!

当苏浅浅知道是苏云兮带走苏溪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

3新婚之夜

慕家

没有喜事应该有的喜气洋洋的氛围,却透着一丝寒意。

佣人似乎都是训练有素,穿着黑白二色的制服,却谁都不敢靠近婚房。

红色纱幔笼罩的大床,勉强有一丝喜事的气息。

豪华的水晶吊灯开着,灯火通明,照的黑夜仿佛白昼一般。

宽大的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瓣。

雪白的躯体缠绕着只脱掉上衣,露出精壮的臂膀的男人。

女人妖,媚。喘息萦绕。丰满雪白的半球磨蹭着男人的胸膛。

“慕少……你喜欢我吗……”

邪魅的笑意,从唇色诱人的嘴角上散开,男人的声音磁性而魅惑。

“你觉得呢……”

说完慕连城躺在了宽大的床上,展开双臂。

湿濡的头发,滴着水珠,滑过慕连城刚毅,而棱角分明的下巴。

女人熟稔的,几下解开了慕连城的皮带,露出他的昂扬。

今天是慕少大婚的日子,可是在他的婚床上躺着的不是新娘子,却是自己。

难道,冷虐,阴狠著称的慕连城,对自己是特别的――

任何一个女人,面对着如此鬼魅,而又妖孽一般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几分自诩。

他是那么神秘而又吸引人的一个人物。

躲在浴室里的苏浅浅皱眉。

杏眼里带着鄙夷。

这个男人,就是苏云兮要嫁的男人吗!

如果换做是苏云兮看见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滚在他们的婚床上,一定会觉得是人间地狱吧!

苏浅浅别过头,自己该不会一夜都要躲在这里吧!

他们还要多久啊。

苏浅浅似乎忘记,自己才是今晚的女主角。

居然那么鸵鸟的躲在浴室里。

如果,苏云兮真的爱这个男人,又何必会逃婚?

还那么无耻的带走了苏溪,逼自己顶包!

那一刻,苏浅浅是憎恨自己的,她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

苏浅浅隔着门缝,床上的那个男人,就是慕连城吗!

苏浅浅虽然代替苏云兮嫁给了慕连城,却还一眼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呢!

就连婚礼,苏浅浅都只是看见慕连城的背影而已。除了觉得他很高,很结实,身材不错以外,苏浅浅真的没有想太多。

满脑子都是苏溪。

新婚之夜还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腾起一抹潮红。

自己要怎么办,总不会在浴室里过夜吧,虽然慕家的浴室足够宽敞,但是,苏浅浅绝对没有那种癖好。

慕连城抓着女人的浑圆把玩,嘴角的笑意逐渐的扩大。

苏云兮!你倒是很能忍啊!

女人妖媚的呻……吟。

“慕少……轻一点……嗯……"

慕连城忽然起身,直接按到女人,深邃的双眼盯着露着一条缝隙的浴室门。

他喜欢主动出击,喜欢别人臣服于自己。

苏浅浅彻底的看清了男人的脸。

俊逸,刚硬,细碎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眼睛。

却依旧看的见他深棕色的瞳孔。

有型的唇瓣噙着邪魅的笑意,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冷漠,高傲。

这就是……慕连城?

虽然苏云兮这样对自己,让苏浅浅恨极了她,但是,苏浅浅还是觉得替苏云兮不值。

居然会嫁给这个男人,长得道貌岸然,一脸的君子,实际却是一个小人。

忽然间发现柜子上的杜,蕾,斯。

苏浅浅细白的手捏起杜蕾斯,打开了浴室门。

也许苏云兮会接受这个男人如同种猪一般,但是苏浅浅不接受。

凭什么要让她躲在浴室里看他们翻云覆雨!

苏浅浅绝对没有看sanjipian的喜好。

忽然间的动静,让女人一惊。

挣扎着就要起身。

“慕少,这是什么人……”

羞涩的,直接钻进了慕连城宽阔而肌肉结实的胸膛里。

眼睛里,却带着一种挑衅。

慕连城看着苏浅浅,短短的碎发,澄澈的双眸,心形的脸蛋上那一抹润色的红唇,是一个美人。

但是,慕连城根本就没有兴趣。

慕连城按住挣扎的女人,却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眼底里,都是对苏浅浅的不屑一顾。

空气中,仿佛有电流的声音滑过。

苏浅浅咬了咬嘴唇,隐忍着自己胸前那股浮动的怒意,毫不畏惧的走到了慕连城身边,不就是没穿衣服的男人和女人吗,有什么好怕的!

丢下手里的杜,蕾,斯,苏浅浅露出一抹淡笑,“你的东西忘记了!”苏浅浅抱起床上的薄毯,转身离开。

高傲的背影,仿若一只骄傲的黑天鹅一般,落在慕连城的眼底里。

隔着睡袍,慕连城清晰的看见苏浅浅圆滚挺巧的小屁股。

低头,却发现,苏浅浅丢下的东西――

竟然是杜,蕾,斯!

这个可恶的女人!

居然给自己这种东西!

真的是胆子太大了!

看着身下满脸娇羞的女人,慕连城竟然没有了丝毫的兴趣。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对自己如此不屑。

苏云兮――

很好!

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慕连城知道,苏浅浅,已经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战斗欲。

折磨一个性格高傲的女人,让她失去自尊,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吧!

邪肆的笑意,宛若一朵带刺的蔷薇花一般,在慕连城的脸上盛开,逐渐的扩大。

女人看着慕连城,修长的双腿,再一次试图勾在慕连城的腰身上。

不料,慕连城轻轻的拨开了女人柔软白皙的身体,冷冷的说道:“滚……”

女人似乎不敢相信慕连城的话,怔怔的说道:“慕少……我……”

阴鸷的双眼狠狠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再一次吐息。

“滚……”

女人咬了咬嘴唇,诚惶诚恐,迅速的离开。

5新婚之夜

苏浅浅看着空洞洞的天花板,豪华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泽,刺痛了苏浅浅的双眼。

苏云兮――

究竟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居然在新婚之夜,他们的婚床上,和别的女人鬼混!

苏云兮似乎是预见了自己婚姻的不幸,才逃婚的吗!

但是,如果,苏云兮不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拒绝呢!

苏浅浅想的脑子很乱。

那个男人虽然是好看,但是――

却像是一头种猪!

昏昏沉沉的,苏浅浅竟然觉得自己的眼皮格外沉重。

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都是今天的一幕幕。

今天的苏浅浅,披着白色的嫁纱,秀丽的眉头锁紧。

即使是在华贵,在奢侈的结婚礼服,也无法掩盖苏浅浅眉头之间缱绻的那一道哀伤。

看着自己面前的苏立冬,一言不发。

“浅浅啊,爸知道你很恨爸爸,可是……爸爸不能看着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啊!”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很可笑。

“爸,您是不是忘记,我也是您的女儿,您不愿意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那我呢!这么多年,您想过我和苏溪的感受吗?”

苏浅浅的明眸里,荡满的淡淡的忧伤,都到了这样的时候,苏立冬就连一句“孩子,都是爸不好,委屈你了――”

都不肯说。

苏立冬――

真的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

竟然是如此的悲诞。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平静的面庞,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这个女孩儿,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倔强。

忽然间,苏立冬的手机响起。

看见电话的显示,苏立冬的脸上,瞬间雀跃着惊喜。

“宝贝啊,你可算是给爸爸打电话了,你到底在哪里――爸担心死了!”

看着和之前判若两人的苏立冬,苏浅浅知道,电话,是苏云兮打过来的。

只有苏云兮,才是苏立冬的“宝贝”。

她和苏溪――

都不是。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苏浅浅一把夺过苏立冬手里的电话,情绪激动的说道:“姐……你把苏溪带到了哪里……姐……”

苏浅浅的眼睛里,都是焦急和愤怒。

电话的那一端,许久,才传来苏云兮高傲的声音。

“苏浅浅――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已经替你嫁了……”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苏云兮打断了苏浅浅的话“我说的是苏氏!”

“姐,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姐,苏溪在哪里?他怕黑……他不能一个人在一个空间里……”

苏浅浅越是说着,越是急切。

“住口!”苏云兮不耐烦的打断“苏浅浅,你现在大概还没有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我会好好照顾苏溪,你的任务――就是要那个男人注资苏氏,苏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所以呢……”

苏浅浅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粉嫩的唇瓣几乎就要出血。

“我要你帮苏氏度过难关,慕连城有这个能力让苏氏起死回生!”

“姐……苏溪……”

“按我说的做,苏溪会平安无事!但是,如果有什么纰漏,这一辈子,你都休想再见到苏溪!”

苏云兮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却那么的决绝,无情。

苏浅浅原本一脸的愤怒,瞬间垮了下来。

哀伤的说道:“姐……”

苏浅浅焦急的想要再说些什么,电话却已经挂断。

发出“嘟嘟嘟”的忙音。

望着话筒,苏浅浅绝望了,泪水顺着削尖的下巴滚落。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那副模样,竟然有一丝心疼。

“浅浅……我……”

苏立冬看着有一些情绪崩溃的苏浅浅,不知道什么才好。

原就是自己对不住苏浅浅和苏溪啊!

可是,苏家的产业,以后自己势必要交给苏云兮打理得。

苏浅浅――

只能是苏家产业,这一场婚姻里的牺牲品了。

“不要再说了!你们……”苏浅浅修长的手指,指着苏立冬的鼻子,带着一丝绝望的说道:“你们……你们还是人吗!苏溪……他只是个孩子……爸……这么多年了,你不觉得你自己太自私了吗!”

就连患有自闭症的苏溪苏立冬和苏云兮都不放过!

简直是太可恶了。

看着一脸愤怒悲伤的苏浅浅,苏立冬有一些愧疚的说道:“可是,浅浅,爸也是不得已的,苏氏……”

“苏氏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在爸的严厉,不就是只有一个女儿吗?我和苏溪到底算什么……”

苏浅浅悲愤的扯落了自己头上的白纱。

苏立冬慌忙捡起。

“浅浅,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只要能够救了苏氏,爸一定会再联系国外的心理医生给苏溪治病,爸跟你保证!”

看着苏立冬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苏浅浅当真觉得可笑极了。

真的没有想到,她苏浅浅居然还有这样的价值!

用她以己之身,不但可以挽救苏氏,还能够让苏立冬再一次去给苏溪治病。

那么多年,苏立冬都已经放弃了苏溪。

不是吗!

苏浅浅觉得非常可笑,只是因为自己长了和苏云兮一样的一张脸蛋吗!

黑暗的房间里,看不出任何事物,只有萤萤点点的火苗闪烁。

淡淡的烟草味,充斥在空气里,散发着不安的气息。

慕连城**着上半身,腰间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苏云兮的身影。

这个女人,看上去,冷傲,清高,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出那种事的女人。

可是,慕连城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

也不愿意相信自己面前的苏云兮。

即使是,她在怎么样伪装,也无法掩盖住她所做过的事情。

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雪茄烟蒂。

慕连城起身。

第一次,他居然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而对那种事情失去兴趣。

不管这个苏云兮究竟是什么人,慕连城都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他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

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慕连城走进浴室里,冰冷的水流,从莲蓬头里花落,滚在慕连城肌肉结实的麦色肌肤上。

许久,才把他的yu望平息。

我是替身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我是替身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 花鸟画让家美得像世外桃源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越来越享受生活,布置家居更是一丝不苟,高档的室内装修必然会选择挂上一幅好的字画来装饰,这样不仅为空白的墙面上填充一丝空白还能提振居室风水,烘托极高的艺术品位,还能为高档的家居营造非同一般的艺术美感,定会受到相辅相成的效果。随着挂画成为装饰家居空间的时尚潮流,不过每个家居空间的功能不同,所需的挂画也有不同,比如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进门挂画是很有讲究的,俗话说“开门见山”,正对大门的地方打开之后,人们往往会被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吸引,所以正对大门的第一印象,

  • 独立的背后

    独立电影就是没市场?喜欢电影的我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拍个人的东西不挣钱,没人看。所以应该先拍商业,再用这些钱去拍个人的东西”。我想:拍商业的,是自己喜欢的吗?自己不动心,能成为作品吗?不成为作品,观众会买单吗?那除了被喷,消磨了对电影的热爱,还剩下什么?经常看电影的人,喜欢了解电影背景的人会发现:还是有很多不错的独立电影,因为它的成功让大家忽略了这是一部独立电影。而且,有些导演都未曾接触商业,从处女作开始就一直坚持独立。比如:大陆导演忻钰坤导演的处女作《心迷宫》这部电影甚至在开机前几个小时还

  • 什么,喝普洱茶也有境界之分?!

    喝茶就喝茶,竟然还有境界之分确定不是在逗我?!就像茶友也分小白和资深所以喝普洱茶讲境界,貌似也有一定道理如果你也在喝普洱茶你的“境界”是第几层呢?虽然爱喝茶的原因各种各样但喝普洱茶都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开始追求的是香气。当然,不该出现的工艺香和异杂气息,比如“焦糖香”“霉香”等除外。普洱茶具有的香气,通常包括品种香、地域香和陈香。▼然后追求的是滋味。浓强不走水,纯正无异味,这可是好茶的标配只有茶香没有茶味,那还叫喝茶吗?▼最后上升到触感层次。生津无涩感,不刺舌不锁喉,汤感粘稠,才可称

  • 农业部全面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计划

    本报讯(记者卢静)为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央1号文件和全国农业工作会议精神,围绕实施食品安全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掌握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状况,切实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根据《农产品质量安全法》《食品安全法》《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管理办法》的规定,近日,农业部印发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作为2018年农业部“农业质量年”活动的重要措施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突出“三个重点”。一是突出重点指标。进一步调整完善

  • 幸福与好运的背后,是看不见的自律

    01清晨5点,我照例自然醒来,来到书房拉开窗帘一看,外面黑漆漆的一片昏暗。昨晚下了一夜的雨,小区里坑坑洼洼的地面积了深浅不一的水,呼呼的北风从阳台上吹过,声音好吓人,我被冻了一下,打了个喷嚏,怕吵醒家人,赶紧用衣袖捂住口。冬天不愧是冬天啊,还真冷。每天的这个时刻,我都会先出去晨跑一圈,再回来给孩子们做早餐,然后去上班。春、夏、秋三个季节还都挺舒服,可现在有点难熬了,冬季注定是不好受的,又阴又冷,尤其大清早的,能有动力钻出温暖的被窝就不错了,更别提这两天还都阴雨绵绵,雪上加霜。我开始犹豫了,好冷,

  • 画家陈焕强应邀参加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

    近日,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在北京星光影视基地隆重举行,画家陈焕强(中国画鸡强)应邀参加,并接受了CCTV中央电视台采访。陈焕强向与会的慈善家赠送国画作品“奔向好日子”及书法作品“海纳百川”。由于陈焕强老师的作品独特,主题鲜明。为传播正能量、宣扬中国精神、激励上进、增强企业凝聚力、促进家庭和谐,深受各界关注,为人类和谐作出了贡献。荣获《2017中国书画年度十大人物奖》,文化部领导现场为他颁奖。

  • 青少年篮球训练营-金杯之杰夏令营活动介绍

    金杯之杰篮球夏令营,金杯之杰羽毛球夏令营,金杯之杰乒乓球夏令营,金杯之杰运动夏令营,孩子在参加完夏令营活动之后,会在哪些方面有所提高?参加篮球冬夏令营能学到什么内容呢?通过参加各个年龄阶段的篮球夏令营,能让更多青少年接受正规篮球训练,树立青少年的团队合作精神,发掘中国篮球运动的后备人才,提高同学们的健康意识、挖掘潜能、培养团队的协作意识,增强兴趣爱好,快乐健身,快乐生活,充分发挥孩子的优势天赋,取长补短,增强同学的身体机能调整到良好状态,并提高身体素质,掌握篮球技能丰富同学的假期生活。篮球夏令营

  • 建盏是什么?教你识别建盏的7大瑕疵!

    高温与火烧的结合,诞生出人工与自然绘制的艺术精品,我们日常在市场上看到的建盏精美绝伦。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价格重重刷新最高拍卖价,让人们错觉地以为建盏每一个烧制成型或者出土的建盏文物都如此美轮美奂。事实上真的如此吗?从烧制的工艺上来说,建盏相比起其他的各大瓷器来说,烧制成型的几率和工艺过程都相当复杂,甚至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位成名已久的工艺师傅,相隔好几个月都无法烧制出优秀的建盏。一个建盏想要达到完美无瑕,那至少在胎土、釉料的配比上要精准,在烧制过程中时时刻刻都需要把控好温度和火候,以保证建盏整体受热

  • 齐白石画论妙语

    齐白石画论妙语‍1、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神形俱见,非偶然可得也。2、欲立艺者,先立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勿道人之短,勿说己之长。3、不叫一日闲过。4、人欲骂之余勿听也,人欲誉之,余勿喜也。5、作画妙在于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不似之似,天趣自然,因曰神品。6、寿高未死羞为贼,不辞长安作恶饕。7、任君无厌千回剥,转觉临风遍体轻。8、作画先阅古人真迹过多,然后脱前人习气别造画格。乃前人所不为者,虽没齿无人知,自问无愧也。清逸,不慕名

  • 一眼看懂中国六大茶类产地分布,让你直观感受中国茶!

    我国是产茶大国,那么你知道哪些地方盛产什么茶吗?如果知道的不完全,那就跟着小沫一起来学吧~六大茶类产地分布之一:绿茶绿茶是六大茶类中唯一的不发酵茶,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茶类,各个茶产区几乎都生产绿茶。中国生产的茶叶约有70%是绿茶,北到山东、陕西、甘肃,南到海南,都生产绿茶。其余还包括:浙江、江苏、安徽、河南、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四川、重庆、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几乎涵盖了南方各省。1959年评选的“十大名茶”中,绿茶占了六席,分别是:西湖龙井、碧螺春、黄山毛峰、庐山云雾、信阳毛尖、六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