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是替身妻 最新章节

2017/12/4 1:20:1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是替身妻

1楔子

逆光下,根本看不清男子的侧脸。163女人网

只看的出一片轮廓。

他的五官似乎很是深邃,错落有致的阴影,显示着男人卓越不凡的气息。

男子轻抿薄唇,淡淡的说道:“你们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地上的三个男人,身上满是伤痕,脸上也都挂了彩。

他们看不出自己对面的男子脸上什么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冷漠,无情,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

那么的让人发指,甚至是绝望。

男子悠闲的点燃手里的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轻轻的吐息。

几名男子几乎都是绝望的,一脸惊恐的看着男子,慌乱的说道:“求求您,慕少,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您饶我们一命!”

“饶你们一命?好啊!”慕连城的语气充满邪肆,冷漠的从阿铁的身上摸出一把枪,轻巧的打开左轮,倒出里面的子弹。我是替身妻 最新章节

金色的枪身,散发着森森寒意。

半躺在地上的男人,眼底里都是恐惧。

“慕少不要!”

“求您饶我们一命!”

“慕少……”

慕连城似乎根本就听不见对方的哀求,直接把最后一颗子弹放进了枪膛里,利落的合上左轮。

修长的手指轻拨。

手枪发出沉闷的金属撞击声。

"知道俄罗斯轮盘吧,今天我就看看你们三个到底谁比较幸运!我慕连城说话算话,只要你们逃过了枪子,我就放了你们!"

地上的三个男人,早已经吓得跪在地上,争先恐后的给慕连城磕头。

"慕少,求您放了我们吧!就算是做牛做马,小的以后肯定给您卖命!"

"慕少,饶了我们吧!"

"做牛做马?"慕连城鼻腔里发出的声音,带着一丝鄙夷"你们还不配!"

说着,慕连城把枪递给了阿铁。163女人网

阿铁,人如其名,脸色如贴一般的死气沉沉,没有一丝表情,麦色的脸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从额头纵惯鼻梁一下。

看上去,很是瘆人。

三个男人,吓得几乎失禁。

甚至是后悔,居然惹到了慕连城这样的狠角色。

阿铁把枪递给那些男人,但是却没有人接,个个面如土灰,毫无血色。

慕连城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们不肯开始,那么抱歉了!”

说着,慕连城对着阿铁使了一个眼色。

阿铁随即会意。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对着自己脚下的男人开了一枪。

却没有动静。

男人似乎是虚脱了一般,瞬息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心脏几乎从嗓子跳出来。

慕连城看着男人满脸惊吓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扩大。

阿铁的枪口,指向另一个人。

男子吓得闭上了眼睛,某处的热流伴着腥臊,弥漫了整个房间。

慕连城没有嫌弃,只是看着那个一脸恐慌的男人,心里却回荡着女孩的哭喊。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那么的撕心裂肺。

咚的一声闷响,男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阿铁朝枪口吹了吹,脸上依旧是冷漠。似乎这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那一个男人早就倒在地上昏厥过去。

"老大,晕过去了!"

“就那么点能耐吗,真的是够了!”

"老大,这两个怎么处理!"

“废掉!我要让他们毫无尊严的活着!一辈子痛苦!”慕连城眼底里都是残暴的光芒。

即使是将这些人凌迟,都无法泄掉慕连城心底里的恨意。原文163nvren.com

罪魁祸首还是那个女人。

“把这些都处理掉,记住,不要留下一丝痕迹!”

“是!”

阿铁吩咐手下,把地下的人带走。递给了慕连城一张照片。

慕连城手里拿着一张照片,脸上尽是复杂的色彩。

“这就是苏云兮?”

魅惑的语调,带着磁性。

对面一身黑色西装的阿铁,低头。

一脸的谦卑。

“是,老大,这个就是苏云兮!”

“很好!”

慕连城再一次看着照片里的女人,修长匀称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一头葡萄紫色的大波浪,看上去就是万种风情的女人。

却也是狠毒的女人。

慕连城薄毅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

等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这个女人。

慕连城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

即使是对方是一个女人,只要是他惹到了慕连城,就势必会付出血的代价。

就连苏家,也一并不会有好下场!

嘴角的笑意,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阴森,寒冷,甚至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2舍不得她受委屈

苏家

苏浅浅拖着地板,泪水倔强的在眼眶打着转。

不让它落下。

白皙的双腿直接跪在地板上,弯着腰擦拭苏云兮摔落杯盏的落下的大片污渍。

高傲的苏云兮,面露鄙夷,明明和苏浅浅一模一样的脸上,一个是天使,另一个就是恶魔。

唯一不同的就是,苏云兮是一头葡萄紫色的大波浪,而苏浅浅是一头乌黑的短发,看上去随性,但是却也冷漠。

明明都是苏家的女儿,但是待遇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苏云兮一脸鄙夷的对着苏浅浅说道:“苏浅浅,你给我记住,以后要是再敢管我的闲事,小心惩罚就不只是这些了!”

再一次,苏云兮拨落桌子上盛着热汤的碗。

哗啦一声!

滚热的汤汁溅在了苏浅浅白皙的胳膊上。

疼痛,灼热瞬间侵袭了苏浅浅的感官。

如果不是为了苏溪,苏浅浅早就离开苏家,再也不受这份窝囊气,可是,苏溪,真的不能离开苏家。

看着吓得蹲在地上缩瑟成一团的男孩儿,满脸的恐惧。

一双漆黑的瞳孔里,都是映着一脸高傲的苏云兮,和一脸卑贱,跪在地上的苏浅浅。

“啊――”苏溪尖叫,跑去推开了苏云兮“不许――你――欺负姐姐――坏人――坏人――”

苏溪金瑞的叫着,搂着苏浅浅。

看着苏溪情绪激动的样子,苏浅浅赶紧轻轻的拍着苏溪的后背,轻声安慰:"苏溪乖,没人欺负姐姐,不要害怕――"

苏溪战战兢兢的说道:“云兮――坏人――欺负姐姐――”苏云兮一声尖叫:“苏溪,你疯了吗!”

对于同胞一母的苏溪和苏浅浅,苏云兮没有那么多的情面可顾及。

从小,她就是苏家的掌上明珠,小公主,而苏浅浅和苏溪,却过着另一种生活。

苏浅浅知道原因,但是却从来不说什么。

她一直以为,苏立冬只是耳根子软而已。

毕竟,哪有不爱子女的父母啊!

苏浅浅轻轻的拉着苏溪的手,安慰。

“苏溪乖!跟姐姐回去!”

苏溪听着苏浅浅轻柔的抚慰,才觉得心里安稳了一些。

怯懦的拉着苏浅浅的手。

远远的喇叭声响传来,高傲的苏云兮转身离开。

只留下一地的凌乱和苏浅浅姐弟两人。

苏浅浅叹息。

默默的把地上的残盏碎片收拾干净。

苏云兮对着镜子敷面膜,房间门忽然间打开。

一脸疲倦的苏立冬走进房间。

“爸,您回来了!”

苏云兮含糊的说道,美艳的脸上带着小女孩儿般的宠溺。

苏立冬淡淡的应声。

“嗯――云兮啊――爸有件事跟你说……”

苏立冬的脸上带着一丝为难。

苏云兮似乎是在等待着下文,但是苏立冬却一脸踌躇,一言不发。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苏云兮开口。

苏云兮有一些不耐烦。

“爸,您到底说不说啊……”骄纵的语气,但是,苏立冬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在他看来,苏云兮就是自己的小公主。

不管怎么样,他都舍不得让苏云兮受一丝委屈。

3别无选择

大雨哗啦啦的冲刷着整座城市。

雨幕里,一个瘦弱的身影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眼神空洞而又急切。

柔顺的短发,被雨水浇着。

贴在心形的脸蛋上。

苏浅浅发疯一般的奔走在大街上。

苏家

欧式格局的大厅,金色的浮花墙纸看上去奢华无比,就连地砖都是同色系的大理石,光洁的可以倒影出苏浅浅狼狈的样子。

苏浅浅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

一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眼里却带着哀求。

苏立冬第一次觉得在苏浅浅面前难以启齿。

“爸,苏溪到底在哪里!”苏浅浅的声音里带着绝望。

已经两天了,整整两天,苏浅浅都不见苏溪的踪影,那么内向,换了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在一起,肯定会害怕的。

他一定会吓坏的。

一想到苏溪恐惧的双眼,苏浅浅的心,就像刀剜一般的难过。

苏立冬有一些难过的说道:“浅浅,不要怪爸,只要你答应嫁给慕少,爸会把苏溪送回来的!”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无奈的苏立冬,觉得荒唐。

“爸,为什么要这样,我和苏溪,同样也都是你的孩子啊!你的眼里,就只有一个苏云兮吗?”

苏浅浅的眼底里带着难以诉说的哀伤。

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苏立冬为了让自己嫁给他口中的慕少,竟然不惜让苏云兮带走苏溪。

那个患有严重自闭症的的男孩。

苏立冬的亲生儿子,苏浅浅的弟弟。

只不过是替嫁而已,苏立冬竟然费了那么大的周折。

苏浅浅的眸子里,竟是不屑一顾。

“爸,你做那么多,不就是让我替云兮嫁吗!”

苏立冬的眼睛不敢直视苏浅浅。

他知道,是自己愧对这个从来就不被自己重视的女儿可是,现在,却为了苏家的存亡,要牺牲掉苏浅浅。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无比的坚定,咬了咬牙,苏浅浅淡淡的说道:“好,我嫁!”

说完,苏浅浅缓缓地起身,长时间的奔波,让苏浅浅的双腿,竟然没有一丝知觉。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与自己擦肩而过,忽然间觉得对不起她。

苏浅浅上楼,身后都是雨水的印记。

慕连城,何等阴狠,手辣的人物,在s市举足轻重。

却提出,要娶苏云兮。

怎奈,苏云兮死活不依,还带着苏溪去了美国。

苏立冬怎么会不知道苏云兮的想法。

为了保全苏云兮,苏立冬只有让苏浅浅当做替身嫁给他。

苏立冬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可是,牺牲一个苏浅浅,总比牺牲掉苏云兮要强,以后的苏家,还是要靠着云兮的。

从一开始苏浅浅就注定不被重视。

苏浅浅从来没有如此的痛恨过,痛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蛋。

甚至痛恨苏立冬。

同样都是苏立冬的孩子,但是他的心里却只有一个苏云兮!

这么多年,苏立冬的眼里都只有一个苏云兮,何曾有过自己和苏溪的位置!

当苏浅浅知道是苏云兮带走苏溪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

3新婚之夜

慕家

没有喜事应该有的喜气洋洋的氛围,却透着一丝寒意。

佣人似乎都是训练有素,穿着黑白二色的制服,却谁都不敢靠近婚房。

红色纱幔笼罩的大床,勉强有一丝喜事的气息。

豪华的水晶吊灯开着,灯火通明,照的黑夜仿佛白昼一般。

宽大的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瓣。

雪白的躯体缠绕着只脱掉上衣,露出精壮的臂膀的男人。

女人妖,媚。喘息萦绕。丰满雪白的半球磨蹭着男人的胸膛。

“慕少……你喜欢我吗……”

邪魅的笑意,从唇色诱人的嘴角上散开,男人的声音磁性而魅惑。

“你觉得呢……”

说完慕连城躺在了宽大的床上,展开双臂。

湿濡的头发,滴着水珠,滑过慕连城刚毅,而棱角分明的下巴。

女人熟稔的,几下解开了慕连城的皮带,露出他的昂扬。

今天是慕少大婚的日子,可是在他的婚床上躺着的不是新娘子,却是自己。

难道,冷虐,阴狠著称的慕连城,对自己是特别的――

任何一个女人,面对着如此鬼魅,而又妖孽一般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几分自诩。

他是那么神秘而又吸引人的一个人物。

躲在浴室里的苏浅浅皱眉。

杏眼里带着鄙夷。

这个男人,就是苏云兮要嫁的男人吗!

如果换做是苏云兮看见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滚在他们的婚床上,一定会觉得是人间地狱吧!

苏浅浅别过头,自己该不会一夜都要躲在这里吧!

他们还要多久啊。

苏浅浅似乎忘记,自己才是今晚的女主角。

居然那么鸵鸟的躲在浴室里。

如果,苏云兮真的爱这个男人,又何必会逃婚?

还那么无耻的带走了苏溪,逼自己顶包!

那一刻,苏浅浅是憎恨自己的,她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

苏浅浅隔着门缝,床上的那个男人,就是慕连城吗!

苏浅浅虽然代替苏云兮嫁给了慕连城,却还一眼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呢!

就连婚礼,苏浅浅都只是看见慕连城的背影而已。除了觉得他很高,很结实,身材不错以外,苏浅浅真的没有想太多。

满脑子都是苏溪。

新婚之夜还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腾起一抹潮红。

自己要怎么办,总不会在浴室里过夜吧,虽然慕家的浴室足够宽敞,但是,苏浅浅绝对没有那种癖好。

慕连城抓着女人的浑圆把玩,嘴角的笑意逐渐的扩大。

苏云兮!你倒是很能忍啊!

女人妖媚的呻……吟。

“慕少……轻一点……嗯……"

慕连城忽然起身,直接按到女人,深邃的双眼盯着露着一条缝隙的浴室门。

他喜欢主动出击,喜欢别人臣服于自己。

苏浅浅彻底的看清了男人的脸。

俊逸,刚硬,细碎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眼睛。

却依旧看的见他深棕色的瞳孔。

有型的唇瓣噙着邪魅的笑意,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冷漠,高傲。

这就是……慕连城?

虽然苏云兮这样对自己,让苏浅浅恨极了她,但是,苏浅浅还是觉得替苏云兮不值。

居然会嫁给这个男人,长得道貌岸然,一脸的君子,实际却是一个小人。

忽然间发现柜子上的杜,蕾,斯。

苏浅浅细白的手捏起杜蕾斯,打开了浴室门。

也许苏云兮会接受这个男人如同种猪一般,但是苏浅浅不接受。

凭什么要让她躲在浴室里看他们翻云覆雨!

苏浅浅绝对没有看sanjipian的喜好。

忽然间的动静,让女人一惊。

挣扎着就要起身。

“慕少,这是什么人……”

羞涩的,直接钻进了慕连城宽阔而肌肉结实的胸膛里。

眼睛里,却带着一种挑衅。

慕连城看着苏浅浅,短短的碎发,澄澈的双眸,心形的脸蛋上那一抹润色的红唇,是一个美人。

但是,慕连城根本就没有兴趣。

慕连城按住挣扎的女人,却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眼底里,都是对苏浅浅的不屑一顾。

空气中,仿佛有电流的声音滑过。

苏浅浅咬了咬嘴唇,隐忍着自己胸前那股浮动的怒意,毫不畏惧的走到了慕连城身边,不就是没穿衣服的男人和女人吗,有什么好怕的!

丢下手里的杜,蕾,斯,苏浅浅露出一抹淡笑,“你的东西忘记了!”苏浅浅抱起床上的薄毯,转身离开。

高傲的背影,仿若一只骄傲的黑天鹅一般,落在慕连城的眼底里。

隔着睡袍,慕连城清晰的看见苏浅浅圆滚挺巧的小屁股。

低头,却发现,苏浅浅丢下的东西――

竟然是杜,蕾,斯!

这个可恶的女人!

居然给自己这种东西!

真的是胆子太大了!

看着身下满脸娇羞的女人,慕连城竟然没有了丝毫的兴趣。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对自己如此不屑。

苏云兮――

很好!

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慕连城知道,苏浅浅,已经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战斗欲。

折磨一个性格高傲的女人,让她失去自尊,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吧!

邪肆的笑意,宛若一朵带刺的蔷薇花一般,在慕连城的脸上盛开,逐渐的扩大。

女人看着慕连城,修长的双腿,再一次试图勾在慕连城的腰身上。

不料,慕连城轻轻的拨开了女人柔软白皙的身体,冷冷的说道:“滚……”

女人似乎不敢相信慕连城的话,怔怔的说道:“慕少……我……”

阴鸷的双眼狠狠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再一次吐息。

“滚……”

女人咬了咬嘴唇,诚惶诚恐,迅速的离开。

5新婚之夜

苏浅浅看着空洞洞的天花板,豪华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泽,刺痛了苏浅浅的双眼。

苏云兮――

究竟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居然在新婚之夜,他们的婚床上,和别的女人鬼混!

苏云兮似乎是预见了自己婚姻的不幸,才逃婚的吗!

但是,如果,苏云兮不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拒绝呢!

苏浅浅想的脑子很乱。

那个男人虽然是好看,但是――

却像是一头种猪!

昏昏沉沉的,苏浅浅竟然觉得自己的眼皮格外沉重。

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都是今天的一幕幕。

今天的苏浅浅,披着白色的嫁纱,秀丽的眉头锁紧。

即使是在华贵,在奢侈的结婚礼服,也无法掩盖苏浅浅眉头之间缱绻的那一道哀伤。

看着自己面前的苏立冬,一言不发。

“浅浅啊,爸知道你很恨爸爸,可是……爸爸不能看着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啊!”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很可笑。

“爸,您是不是忘记,我也是您的女儿,您不愿意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那我呢!这么多年,您想过我和苏溪的感受吗?”

苏浅浅的明眸里,荡满的淡淡的忧伤,都到了这样的时候,苏立冬就连一句“孩子,都是爸不好,委屈你了――”

都不肯说。

苏立冬――

真的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

竟然是如此的悲诞。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平静的面庞,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这个女孩儿,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倔强。

忽然间,苏立冬的手机响起。

看见电话的显示,苏立冬的脸上,瞬间雀跃着惊喜。

“宝贝啊,你可算是给爸爸打电话了,你到底在哪里――爸担心死了!”

看着和之前判若两人的苏立冬,苏浅浅知道,电话,是苏云兮打过来的。

只有苏云兮,才是苏立冬的“宝贝”。

她和苏溪――

都不是。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苏浅浅一把夺过苏立冬手里的电话,情绪激动的说道:“姐……你把苏溪带到了哪里……姐……”

苏浅浅的眼睛里,都是焦急和愤怒。

电话的那一端,许久,才传来苏云兮高傲的声音。

“苏浅浅――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已经替你嫁了……”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苏云兮打断了苏浅浅的话“我说的是苏氏!”

“姐,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姐,苏溪在哪里?他怕黑……他不能一个人在一个空间里……”

苏浅浅越是说着,越是急切。

“住口!”苏云兮不耐烦的打断“苏浅浅,你现在大概还没有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我会好好照顾苏溪,你的任务――就是要那个男人注资苏氏,苏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所以呢……”

苏浅浅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粉嫩的唇瓣几乎就要出血。

“我要你帮苏氏度过难关,慕连城有这个能力让苏氏起死回生!”

“姐……苏溪……”

“按我说的做,苏溪会平安无事!但是,如果有什么纰漏,这一辈子,你都休想再见到苏溪!”

苏云兮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却那么的决绝,无情。

苏浅浅原本一脸的愤怒,瞬间垮了下来。

哀伤的说道:“姐……”

苏浅浅焦急的想要再说些什么,电话却已经挂断。

发出“嘟嘟嘟”的忙音。

望着话筒,苏浅浅绝望了,泪水顺着削尖的下巴滚落。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那副模样,竟然有一丝心疼。

“浅浅……我……”

苏立冬看着有一些情绪崩溃的苏浅浅,不知道什么才好。

原就是自己对不住苏浅浅和苏溪啊!

可是,苏家的产业,以后自己势必要交给苏云兮打理得。

苏浅浅――

只能是苏家产业,这一场婚姻里的牺牲品了。

“不要再说了!你们……”苏浅浅修长的手指,指着苏立冬的鼻子,带着一丝绝望的说道:“你们……你们还是人吗!苏溪……他只是个孩子……爸……这么多年了,你不觉得你自己太自私了吗!”

就连患有自闭症的苏溪苏立冬和苏云兮都不放过!

简直是太可恶了。

看着一脸愤怒悲伤的苏浅浅,苏立冬有一些愧疚的说道:“可是,浅浅,爸也是不得已的,苏氏……”

“苏氏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在爸的严厉,不就是只有一个女儿吗?我和苏溪到底算什么……”

苏浅浅悲愤的扯落了自己头上的白纱。

苏立冬慌忙捡起。

“浅浅,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只要能够救了苏氏,爸一定会再联系国外的心理医生给苏溪治病,爸跟你保证!”

看着苏立冬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苏浅浅当真觉得可笑极了。

真的没有想到,她苏浅浅居然还有这样的价值!

用她以己之身,不但可以挽救苏氏,还能够让苏立冬再一次去给苏溪治病。

那么多年,苏立冬都已经放弃了苏溪。

不是吗!

苏浅浅觉得非常可笑,只是因为自己长了和苏云兮一样的一张脸蛋吗!

黑暗的房间里,看不出任何事物,只有萤萤点点的火苗闪烁。

淡淡的烟草味,充斥在空气里,散发着不安的气息。

慕连城**着上半身,腰间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苏云兮的身影。

这个女人,看上去,冷傲,清高,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出那种事的女人。

可是,慕连城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

也不愿意相信自己面前的苏云兮。

即使是,她在怎么样伪装,也无法掩盖住她所做过的事情。

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雪茄烟蒂。

慕连城起身。

第一次,他居然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而对那种事情失去兴趣。

不管这个苏云兮究竟是什么人,慕连城都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他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

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慕连城走进浴室里,冰冷的水流,从莲蓬头里花落,滚在慕连城肌肉结实的麦色肌肤上。

许久,才把他的yu望平息。

我是替身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我是替身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机制币.在钱币收藏市场大放异彩

    .如星河般灿烂,而要论古钱币的价值,当属清朝光绪年间流通的货币——光绪元宝为最。清朝是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其后期的衰落可谓造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的时期,清政府的无能显而易见,然穷则思变,洋务运动无疑是清朝统治者做出积极进取的重要举措,而基于洋务运动的影响,铸币业也发生了改变。清代末期是一个银币、纸钞、铜币并行的年代,而至嘉庆年间才开始发行新式银元,直至光绪年间金、银币才较为广泛的铸行。据悉,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于光绪十三年委托使英大臣在英国订购全套造币机器,并在广东钱局首铸机制银元和铜元。其后,

  • 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形容少女?

    古人对女子的年龄有不同叫法:7岁——髫年13岁左右——豆蔻年华15岁——及笄之年16岁——破瓜年华、碧玉年华20岁——桃李年华24岁——花信之年出嫁——摽梅之年每一种叫法都有它的来历和理由,那么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年华形容十三岁的少女呢?这源于杜牧赠别扬州歌妓诗作《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韵译为:苗条娇美体态轻盈正是十三年华,极像二月初含苞欲放一朵豆蔻花。看遍扬州城十里长街的青春佳丽,卷起珠帘卖俏粉黛没谁比得上她。诗中十分贴切地把十三年华的少女,比喻

  • 超越建筑的西扎,现实主义的“乡土情结”再现

    近日,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这座博物馆的设计师是葡萄牙国宝级的建筑师、199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Siza)。在博物馆内“超越建筑的西扎——葡萄牙著名建筑家阿尔瓦罗·西扎建筑与设计大展”,梳理了1960年代到2010年代,西扎在雕塑、旅行手稿、建筑、家具、器物设计等方面的成就,以百余件作品、在西扎设计的博物馆内勾勒出一个“超越建筑的西扎”。西扎展览现场在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建筑及其空间呈现典型的“西扎式”语言,简洁、纯粹而又充满方

  • 芭蕾舞剧 柴可夫斯基《睡美人》(瓦列里·捷吉耶夫/马林斯基)

    文章来自公众号:广州比邻星芭蕾(广州芭蕾舞团专业演员关于芭蕾的一些分享,欢迎关注)转载联系客服微信号:gztjqg小时候读童话就很喜欢《睡美人》,最喜欢被王子吻醒的浪漫情节(害羞中)。柴可夫斯基三大芭蕾舞剧中,《睡美人》可谓是最为华丽的作品。其中第三幕“婚礼”更是全剧的高潮,不仅布景富丽堂皇,多段舞蹈堪称经典。对于《睡美人》这部“古典芭蕾的巅峰之作”,马林斯基剧院无疑有着当之无愧的权威性。120多年前的1890年,这部气势恢弘的作品的诞生地正是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被誉为“古典芭蕾最壮丽、最丰满

  • 水泊梁山“四大酒店”背后,隐藏宋代官制秘密

    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排定座次后,宋江宣布各头领的分工,以让大家各司其职、各展所长,其中有个安排是——“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分别是: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水泊梁山从白衣秀士王伦时代开始,就有了朱贵管理的山下酒店。此后,这一模式推广开来,由一处发展为四处。有意思的是,这四处酒店有个特点,那就是管理层时常调整,较大调整有三次。而且,酒店的

  • 苏百钧:花鸟画的格局与气度

    苏百钧早春绢本设色218×148厘米2014艺术评论:苏百钧通过家学和美院教育,继承了岭南派折中中西的传统,集中了宋元工笔花鸟画的精致雅丽,西方绘画的色彩表现力,现代艺术的构成,突破了前人程式,强化了形式感,发展了中国画尚意抒情的优良传统。他善于从生活中获取美感,以具象、装饰和抽象相结合的手法,进行提炼,以意造型,因意造境,随意赋彩,形成了表现现代人视觉感受经验又有鲜明个人特色的语言技巧,创造了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又得之象外的意境和境界,构建了诗心观照下的精神家园。——薛永年苏百钧,中央美术学院中

  • 《百龙图》书画印三绝

    发行背景:齐由来《百龙图》国家提出“文化兴国,富强于民”的伟大战略齐白石纪念馆为响应国家的号召,以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中国龙文化,特邀请齐白石嫡孙、齐派第三代掌门人齐由来大师,传承齐派艺术风格,弘扬民族文化、再创《百龙图》二十二米国画长卷。几十年来,齐由来牢牢记住白石老人的谆谆教诲,潜心钻研画技。他在研习齐派艺术的同时,博采众家之长,并融会自己独特的感悟,形成了清新明丽的画风,其花鸟虫鱼独树一帜。去年,他精心创作的两幅长卷《百龙图》、《百猫图》,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

  • 匠心传承守护者 丝路匠心壁画展于宝库艺术中心盛大开幕

    4月22日晚,由丝路典藏倾情奉献的“丝路匠心壁画展”在上海中心大厦173米高空的宝库艺术中心正式开幕,五十余幅丝路匠心壁画在珐琅厅揭开神秘面纱。此批壁画由丝路典藏团队历时多年绘制而成,再现古丝绸之路的经典艺术瑰宝。展览特邀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文广局)和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作为指导单位。开幕式现场,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宏舟、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上海市文物局副局长褚晓波亲临现场;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耿鸿民、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办公室主任郭长江、艺术家代表王牟云驰以及宝库

  • 【艺林每日一报】孔雀雀东南飞#电影#

    导演:程树仁主演:严素贞、魏一飞由孔雀电影公司出品。在七夕之夜,刘兰芝去找小姑焦季卿,见她正和意中人陈继善在后花园幽会。于是他们在一起共度佳节。婆婆见刘兰芝不回来就大发脾气,并指责兰芝的绣工太差,兰芝跪地求饶也不原谅。焦母对媒婆李嫂诉说了媳妇的许多不是,并要李嫂说媒娶邻居秦罗敷为儿媳。儿子仲卿回家,见兰芝饱受委屈,求母亲不要这样对待她。母亲见儿子袒护儿媳更加怒火中烧,非要赶兰芝回娘家不可。临走时兰芝和仲卿依依不舍。媒婆李嫂又给兰芝提亲说给王县令,兰芝坚决不嫁,但在哥哥的逼迫下含泪应允。仲卿知道后

  • 你若读书,风雅自来

    来源:阅读文刊(shufa18)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把书作为生活的常态,是生命最美好的习惯。如果手头、桌头、床头,总有悦心的书陪伴,是一生的幸事。从春花读到秋月,从夜雪初霁读到朝辉甫上,在春秋默然交替里,在岁月寂然运行中。读书,是智慧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本身,却可以引领一个人走向更大的智慧。书中是另一个世界:可以在浩瀚的《四库全书》海洋里激浪扬帆;也可以在亘古的《史记》幽林中闲逸漫步。从《十诫诗》中能看到仓央嘉措那纯真爱情的传奇;从《兰亭集序》里依稀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