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轮回命运中 最新章节

2017/12/3 23:39: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轮回命运中

第一章 相遇

这不羁的笑声致使街上的人群都不敢接近,使得本就不宽的街显得更加狭窄。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男生却全然没有自觉,吹着口哨继续走。在这繁华的城镇中悠闲地逛着。

  男生神情自若,脚步轻快。

  忽然,在一个小贩挡住的拐角处一闪而过的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更何况之后有声势浩大的一群人紧追而去。

  琥珀色的瞳孔一下子就闪起了亮光。

  轻晃了右手,掉出根深藏袖中的手链,嘴角轻挑,好像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似地“吱溜”一下就冲了过去。

  在巷子中左右踏了下墙,就上至房檐,再从屋顶一路跟着,就这样从城中追至了城边。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一群人把白衣人逼到了绝路。

  那白衣人气喘吁吁靠在墙边看似也已无气力再做挣扎……

  但是,正当这白衣人束手无策之时,男生站在屋顶上,喊了一声:“嘿。干吗那?在玩什么游戏呀,我可以加入吗?”

  白衣人见着,十分吃惊。

  男子从屋顶上轻跳了下来,正好背朝白衣人,正朝那一帮人,站在了他们中间。三点一线,明显是要保护白衣人。

  那一群人都呆了呆,站在最前面的叫了一声:“你是什么人,管爷的闲事?!”

  男子笑笑:“爷的名号你还不配知道!”

  那人一听,甚是生气:“杀!”

  男子擦了一下鼻子说道:“那~我可要开打啦~!”便动身冲了上去。

  抬腿踢倒带头的人,后转身再以扫堂腿踢倒左右。版权163nvren.com拿出拳头,一蹲躲过来者的攻击,上前虚晃一踢,逆转被动形式,左勾拳,右勾拳,再上前一步深入腹地,转身跳起,踢腿旋转360°。

  周围的人都倒地了。

  又一批人上来,带头的手持利剑,只一挥,划过了他的鼻尖。

  但他没有被吓退,只一弯腰,再向前一跨步,撞飞了拿剑的。围上来的却是一群,他再以扫堂腿应敌。

  当上来的人都倒地时,男子趁空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来着只应道:“灵风派!”希望报出名号之后能吓住男子。

  “灵风派?什么飞机啊?”男子挠挠头,一脸不解,对于自己现在的对手的来历表示不满。来自163nvren.com

  这时巷子的尽头,攒动着人头,看似有厉害的角色将要出场,小喽啰们都在让道。

  早已望见这番动静的男生却发现自己肚子正在咕咕叫。

  “饿了,不想打了。”

  他趁乱想到一计——三十六计之首,走~!

  一转身,只在转瞬之间,已经跑到白衣人那,二话没说抓起白衣人的手,一跳,越墙而去,耳边只留下风呼啸之声。

  巷子里,“厉害的角色”身穿绫罗绸缎的出场了,看见倒在地上的人,和已空的巷角,正生着气,怒骂踢打着他那帮无用的手下。一旁左腰配着长棍的男子却靠上去嘀咕了几句,“厉害角色”便喜笑颜开地转身离去。

  另一头,选择走的两人,已到十里外的一个寺院前。163女人网

  男子走在前头对白衣人说:“这个寺院很好,特别是住持,是个大好人呢,这的斋菜也很美味哦!我在这借宿过的。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白衣人没说话,只是跟了进去。

  男子与寺中住持说明来意,就由寺里的和尚带他们到了客房,说:“这两间房给你们的。”

  这两间正好是两隔壁。

  男生合起掌说:“有劳了。”

  那和尚说了:“阿弥陀佛。施主和女施主就在这好生歇息吧!”便告退了。轮回命运中 最新章节

  男生先笑而不语,后是一惊:“女施主?”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正眼看了一下白衣人,眉清目秀的,乌黑的秀发落在双肩上,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精巧的鼻子,樱桃小口,脸蛋像拨了壳的鸡蛋,还红扑扑的。

  女子却是一惊,因为男子的鲜血从鼻孔留了出来,突然想起激战时的情境,担心地问道:“你不要紧吧,流血了,不会是刚刚受了伤吧?”

  女子从袖中抽出手绢想要去擦。

  男子连退回房说道:“多……多谢关心,我没有事……那个,什么,什么的……回房休息吧,等会儿开饭了会有人来叫的。”

  话音刚落房门已闭。

  站在门外的女子看男子的态度,也不敢再多问什么,默默回了房,等着……

  而男子站在房内靠着墙,擦着鼻血,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人……我认识?”

  过了一阵子。

  寺里的钟声忽然响起了,寺里多了匆忙的脚步声。

  女子听见了外面有声音,便打开门,走出客房去一看。

  发现一个接着一个的和尚正朝同一个地方跑去。

  此时男子也从自己的客房中出来。

  女子小心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都去干吗?”

  “开饭了,当然是去吃饭呀。”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和尚,回答道。

  女子不解:“你不是说,开饭会有人叫的吗?”

  “我不是正准备去叫你吗?”男子仍然目视和尚,笑道。

  女子看男子笑了,也就安心了点,随后便跟着他去了吃饭的地方。

  入座,看那场面,真是相当的壮观,长桌有几分满汉全席的概念,只是这满满一桌上只有素菜。

  僧众围桌而坐,随着一声“阿弥陀佛”,开饭了。

  作为客人的两人在席间不语,只默默吃着。

  吃完了饭。

  男子与女子都到了后院凉亭。

  有些拘谨都只站着。

  “对了,在下卢伟杰,不知姑娘如何称呼?”男子先开口。

  “诸葛冰清。”女子应着。

  “嗯?嗯!”卢伟杰听到女子的名字之后一愣,似乎脑海里多了什么东西,可是马上又觉得有些失礼,便马上道,“好名字!”

  诸葛冰清看了眼卢伟杰心里多了几分说不上来的感觉:“诶……卢伟杰?”

  “在!”卢伟杰还在思考脑海里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却听见诸葛冰清叫自己,马上应道。

  “嘿嘿,”诸葛冰清轻笑着,看着眼前这约有一米七八、九的男生问,“你也是一个人在外吗?”

  卢伟杰点点头回答:“是十五岁出的门,之前都没有出来过,出来有一年多了。”

  “哦,你比我大一岁啊。也不是很大呢,家人不担心?”诸葛冰清又深深盯了一眼卢伟杰,心中确定,那说不上来的感觉应该是安全感。

  卢伟杰此时似乎放松了一些,扬了扬嘴角说:“我父母忙着经商,没什么空管我,我的文武都是师父教的。我师父很安心我出来的啦。”

  诸葛冰清稍“哦”了一声,便没有说话。

  卢伟杰见诸葛冰清不语,便出声:“那个,什么,什么的。我怎么说也是个男生,又有武功可以防身,还好说,你呢,一个人出来的?父母放心吗?”

第二章 这只是个开始

诸葛冰清摇摇头:“我爹爹是很不放心的,不过是我强力要求他也拗不过我。我爹爹也是商人,我出来了也时常给爹爹写信跟他说说所见,为他拓展商路。我还有个哥哥,本来是一起的,后来我见这不错,决定暂留。而我哥就决定出去闯荡一下再来找我,所以本来是很安全的。只是没想到今日会……”

  卢伟杰见她面露难色,连忙点点头,换了个问题问:“那你的生活费就是你爹爹寄来咯?”

  点头。

  “哈哈,你哥现在不在,你不安全啊,要不要请保镖啊?”

  诸葛冰清眨了眨眼,试探性地问:“你是保镖?”

  卢伟杰乐了:“可以做兼职啊,不过主业是赏金猎人。猎人这行业,运气好还是很好赚钱的。”

  诸葛冰清有打量了一下卢伟杰身上虽然整齐却很普通的衣裤,似乎有些不大相信,不过也没有介意。

  卢伟杰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把视线定在了眼前这个未脱稚气,但却有一番超凡气质的女生身上。为转移她注意,问道:“在下爱好广泛不过最喜欢管闲事,最讨厌的事儿就是别人不让我帮忙。你呢,有什么爱好吗?”

  “我啊,嗯,出了门之后就发现自己还是挺喜欢和家人在一起的。然后从小就不喜欢悲伤的故事。”诸葛冰清倒是挺乖。

  卢伟杰见眼前这个一米六七、八的女生毫不避讳,视线还要来迎,自己便收了视线,坐了下来,笑道:“坐吧,老站着怪累的。”

  诸葛冰清也笑着坐下了。

  卢伟杰定完神之后,笑了:“我们也真是的,把身世,习惯说得这么彻底,弄得跟相亲一样啊。”

  诸葛冰清也笑着,心中却觉得这个男生的习惯和自己想象中的是一模一样的。

  紧接着卢伟杰就切入了正题:“对了,早上那些人追着你干吗呀,欠了钱那(笑)?”

  “我也不知道,我中午用过餐后,从云来客栈出来,就看见他们了。他们的头头——欧阳弦看到我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让那些人追我。我害怕,就跑了。然后你出现了。”诸葛冰清努力地回想了很久,也想不到有什么细节要补充的了。

  卢伟杰便应着:“哦……欧阳弦?不认识!是干什么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个帮派的帮主吧……”

  “是那个…‘灵风派’吧。大概是要抓你去当压寨夫人吧……(又笑)”

  “不是吧……”

  卢伟杰只笑不语,暗示一切皆有可能。

  诸葛冰清也接着说了:“我也要问你一个问题!”

  卢伟杰,眨了眨眼,做出一个表示奇怪的表情。

  诸葛冰清补充道:“公平交易还是有必要的!”

  卢伟杰无奈地点了点头,心中感慨,不愧是商人。

  “你为什么刚才流鼻血啦,到底是不是因为跟那些人打架打出伤来了?”

  “没……没,哪,哪有?凑巧流的!年轻人精力旺盛,有点上火罢了。”这个问题倒是卢伟杰始料未及的,说着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起身便要回房,“早点睡吧!晚安。”

  “嗯,晚安。”诸葛冰清只能这样应着。

  那天夜里,似乎从何处,传来了奇妙的歌声:“轮回不尽,万世不灭,我在此处等你出现。万年等待,几世轮回,你我共闯六道五界。”

  第二天一早,卢伟杰刚完吃饭就与住持道了别,执意要送诸葛冰清回她住的云来客栈。

  诸葛冰清生怕再给这个好心的男生添麻烦,连忙推脱道:“不用麻烦了,我能一个人会去的啦!”

  卢伟杰若有所思地笑道:“不麻烦。”

  走在回城的林间小路上。

  诸葛冰清引起了话茬:“那个……谢谢你啊!”

  卢伟杰先一惊,后挠头问:“怎么忽然想起来说谢谢了?”

  “不好意思……是我太失礼了,昨晚在凉亭聊天聊了这么久都没有想起来道谢呢……”诸葛冰清连忙接上话。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卢伟杰停了下来,想了想,指着路说,“江湖就如走的这路,有很多石头、泥坑,而行于江湖也就像走在路上,难免有些磕磕碰碰。外出就要靠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我想这只是个开始咯。至于谢我嘛就更不必了。我,就这性格的啦,好管闲事!不出手会内伤的!”

  说罢,笑了起来,继续走。

  诸葛冰清也笑了,跟着,并轻念:“卢伟杰……这人还真有意思!”

  昨日没多久便到达的路程,今日走起来出奇地漫长,至城中已是中午。

  到了云来客栈。

  店家热情地迎了上来:“哎呀!美女大小姐和赏金猎人大人认识呀,两位昨日一同未归真是担心死我了。一起回来真是……可真的太好了,两位都是贵客呢。这个时间回来了是要吃饭了吗?”

  卢伟杰听了店家的连环炮似的话只能苦笑着应道:“不着急。”

  诸葛冰清被店家的话直接说蒙了,痴痴回头问卢伟杰:“你也住这?”

  卢伟杰点点头,说:“所以才说不麻烦嘛……先回房吧,等下出来一起吃饭。”

  “好。”诸葛冰清仍有点难以接受这种命运的安排,但还是条件反射地应下了。

  两人同时上了楼梯,卢伟杰向左,诸葛冰清向右,上了楼。却又对称性地转了弯,来到两间门前。

  “咦?!”一样的吃惊。

  “你住隔壁?!”一样的疑问。

  “呵呵……”一样的感慨。

  两人尴尬地呆滞了三秒,各自收回眼神,故作镇定地入了房门。

  回房后。

  卢伟杰靠着房门站了一会儿,将因为尚未决定是否住下而没收起来仍摊在桌上的大包小包,收进了柜子,轻轻笑道:“看来可以在这玩上一阵了。”

  吹起口哨,开心地打扫起屋子。

  而诸葛冰清进了房,发了会儿呆,梳洗了一下,便坐在窗边,叹道:“虽然遇上了被追杀的事,但……总体来说选择停留于此是个不错的选择。感觉……会很有故事,如当年一样。”

  惊。

  “当年?!”

  “乒呤乓啷。”

  听着隔壁传来的整理声,诸葛冰清不再纠结自己突然的口误,也整理起房间。

  在各自打理好房间后,两人都到楼下吃饭。

  这时,走进来一个人,身配一把长刀。

  当即卢伟杰变得十分严肃,说:“此人杀气很重,要小心!”

  挑了张离楼梯很近的桌子,两人坐下了。

  诸葛冰清不解,问:“你怎么知道的?”

  卢伟杰见诸葛冰清被自己严肃的气氛传染了便又开了起玩笑,想舒缓气氛:“我是天才呀,哈哈!”

  “没跟你开玩笑呀!”诸葛冰清继续严肃着,表示这不是紧张,只不过是认真罢了。

  卢伟杰点了下头,仔细地上下打量着那个人。

第三章 究竟是为什么

棱型脸,额上挂着头发,略遮住了他的双眼,但当微风吹起头发时,不难发现他的眼睛中带着血丝,似乎整个人都时刻处于紧绷状态。手很大很沧桑,一直紧握着刀,只有当他将手露出桌面来那茶壶倒茶时才能看见,上面布满茧子,磨得厉害是全心练刀的证明。

  一看他的刀,卢伟杰忍不住开口了:“是把好刀呀——辕马刀,杀伤力:五星半,命中72%,力度是六万点……”

  “嗯?这是什么?”诸葛冰清被卢伟杰的突然发言震惊到了,满脸好奇地问道。

  卢伟杰丝毫不敢多看她一眼,死盯着桌子的一点回道:“嗯……简单来讲就是对武器的评价啊,江湖上经常有武器排行之类的书的,其实这么多数据无非只是想判定一把武器的好坏而已。其中的杀伤力的星级越高就越厉害,是指武器对人体的损伤;命中由百分比表示,也就是命中率,在100次进攻中,中的次数,但都是前人根据经验来算的武器的属性,还没考虑到主人的主观能动性;力度是武器主人施加在武器上最恰当的力气;附加技能点,是有些武器有,有些又没有的,这个是要看武器跟着主人的时间长短以及武器的出处,而有的话,附加技能点有几个单位就可以在特殊环境下,如愤怒之类的情况下使杀伤、命中、力度任意一样或几样加上几个单位。这把刀是没有附加技能点的,至少现在没有。嗯……顺带一提有‘能量’一说,这是真实存在的,是内力与念力结合后的产物,所有招术都要‘能量’,所有人都有一定的‘能量’而且会因人而异。在愤怒时也会增加一定的幅度。并且连没有武功的人也是有的,这也是练武的基础。”

  诸葛冰清却早已呆然,只称赞道:“你知道的好详细啊!”

  “那是,怎么说也是赏金猎人啊,有研究的啦!”卢伟杰得意了抬头看了看诸葛冰清,又慢慢低下了头,心中对于这些知识有些疑惑,似乎应该是师父教给自己的吧,但又觉得不对劲。

  “哦!是嘛。”诸葛冰清自然不知道卢伟杰的心思,只是笑了笑。

  没过多久,又有个人走了进来。

  修长的脸,薄薄的嘴唇露着微笑,小眼睛,浓眉——五官的搭配有点不协调的感觉。身穿着上好的绸缎。

  刀!

  卢伟杰又开口了:“思精刀,杀伤力五星半,命中69%,力度:五万七千点。”

  “他就是欧阳弦!”诸葛冰清有点害怕,不过所幸的是欧阳弦并未看见坐在这一方的两个人。

  卢伟杰摇了摇头,惋惜道:“哦,刀好,人不好,可惜了刀!”

  先进来的那人忽然从刚坐定的凳子上站了起来,拔出刀,将刀鞘一扔就冲向了欧阳弦。

  欧阳弦似乎早有防备,反应了过来,一个后翻身,躲闪过攻击也拔出了刀。

  与此同时,卢伟杰把桌子掀了挡在前边,在后边与诸葛冰清共同观战。

  “乓”两把刀相抵,这时,先进来的那个人紧盯着欧阳弦,对其他人喊:“大家快出去,刀剑无眼!”

  从这句话中卢伟杰体会到,虽然他是先动手的人,但还是正直的一方。

  欧阳弦趁人群疏散之时,想逃,却无奈于那人的紧追,便问:“你是谁,为何要杀我?”

  那人只淡淡答曰:“让你死得瞑目。毅,杀你,只因与你有仇!”

  人差不多走完了,这自称毅的猛士换了个姿势,推开了欧阳弦,自己也退了一步,蹲下来,又提刀横扫。

  毅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视线差不多也是锁定着欧阳弦的面部不动的,很难从他面部表情与眼神变化看出他的下一招会是什么。

  欧阳弦一跳,后空翻,将刀一伸,冲毅的脊背而去。

  毅一侧身,刀从胸前划过,躲过了,又把脚一抬,增加了一万点能量直击欧阳弦的胸口。

  欧阳弦深知此招不及闪躲,为不吃亏,出了拳直冲毅的鼻梁而去。

  欧阳弦随即口吐鲜血。

  毅也被击,退出几步,但随后,则是不顾伤痛,一甩刀直冲而上。

  而那刀气,则把卢伟杰掀翻的桌子劈成了两半。

  可在此之前卢伟杰料到了会有这样的场景,抱着诸葛冰清用轻功起身往后飞起,轻点到后面二楼扶手上,又轻弹,落到了二楼的木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一旁,诸葛冰清看着卢伟杰的侧脸一时无语。

  卢伟杰看着两人嘴里默念着:“毅,弦……”

  而在对战的那两人都愣住了。

  欧阳弦是先反应过来的,溜了;毅看了看楼上两人,知欧阳弦逃了,刀鞘都没拿,拎着尚有寒光的刀,流着鼻血就追了出去。

  “这个毅和我第一次一样流鼻血啊,”卢伟杰说着,但是转念心中暗道,“不过他好像是真的伤到了呢……”

  诸葛冰清碰了碰他的鼻子,把手指放在他眼睛前面,说:“还有第二次哟!”

  “……”

  卢伟杰连忙放开抱着诸葛冰清的手,并用它捂住了鼻子。

  各回房中。

  这一日,卢伟杰呆在了房内,想着:“欧阳弦是来找她的吧?怎么会知道这的?也是,堂堂一帮派之主查个小姑娘的住所还不是易如反掌。”稍微停下了思绪。

  一会后,又倒在床上叹着气:“这又究竟是为什么呢?”

  无数次摸着鼻子地问道,但都得不到答案。傻傻地笑了笑又摇摇头,转过了身,又叹了口气。

  诸葛冰清在房内也只无聊,坐于窗边,任凭微风拂过脸颊,双手摩擦着双肩,傻笑着说:“似乎能明白点了,鼻血的含义……”

  “啊啾”

  “啊啾”

  “感冒了?”两人同时对自己的喷嚏感到不解。翌日,卢伟杰早早起来,开了窗,透了透气,听见了隔壁的动静,想着该是诸葛冰清还在捣拾,于是伸着懒腰慢慢踱出房门。

  一出门却看到诸葛冰清也正从房间出来。

  “诸葛……冰清……早上好。”卢伟杰在喊名字的时候仍在伸懒腰。

  诸葛冰清强忍住笑应道:“嗯,好!你今天去哪玩???”

  卢伟杰晃了晃脑袋,带上了房门,说:“早饭还没吃呢,就想着玩啊?我可不喜欢空着肚子到处走!”

  “好啊,那就先去吃饭吧,大侠!”诸葛冰清毕恭毕敬地作了个揖。

  “嗯!好说好说,本大侠这就吃饭去!也请姑娘快一点哦!”话音刚落,人以在选定的桌边坐下了,冲着楼上还招了招手。

  须臾,诸葛冰清也走到了这张离楼梯最远靠着窗的位置,但卢伟杰连菜都点完了,还带着得意语气地说:“你真慢那!”

  不知为何,诸葛冰清听了,傻笑了一下,心中暗道:“杰跟孩子一样。”

第四章 寥怨VS金吕叔湘

在两人吃好饭,正在喝茶讨论接下来的行程时,走进来一个男的。

  此男子手持一把剑,银边带花纹,剑鞘身上一片空白露出原有的银白色;人有着乌黑的头发,系着一个剑客头,前面还挂着一束短发。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却显得心情凝重。

  卢伟杰又开始介绍武器:“舍忘之剑,杀伤力:五星,命中:87%,力度:二万五千点,附加技能点 2,能量 10。是把好剑,但难以控制!相传是上古时候的灵界之人留下的宝剑之一,暗藏其仙寒的特性却又有仙界仙器的光芒特质。当然,所谓上古是没有历史记载的,所以也只是说说而已。”

  诸葛冰清抿了口茶笑了笑说:“你这么说我不懂呀,不过好厉害的样子。”

  “听得出厉害就好咯。”卢伟杰想当然地说。

  又进来一人。

  向那男子一靠,嘀嘀咕咕说了几句,男子便跟着走了。

  诸葛冰清面带好奇地说:“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卢伟杰应着:“有个比武会,快要开始了,嘻嘻,有戏看咯!”

  诸葛冰清不解:“你怎么知道?”

  卢伟杰笑笑:“这你别管,知道就是好的。好啦,去看热闹吧!你可别说不去哦。”

  诸葛冰清也笑:“去啊,去啊!”

  顺着人群的大潮而去,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城南一处大的空地,中央早已摆好擂台。

  因为中华民族都有喜欢看热闹的特性,所以这次观战的人很多,当诸葛冰清和卢伟杰到那时已经人山人海。更不用说擂台周围四个方位上的四座突起的建筑物上设置的“雅座”了。

  诸葛冰清十分无奈地问:“人那么多还看什么呀?”

  卢伟杰开玩笑:“看人头呀,嘻嘻…….”

  诸葛冰清嘟嘴气道:“不要玩啦,真是的,都没得看了。”

  卢伟杰无奈地应着:“谁说没得看?”

  忽的,诸葛冰清只感到腰间一紧,眼前景物一阵变换,卢伟杰已经抱着她上了屋顶。

  卢伟杰得意地说道:“好地方吧?视线多好呀,嘿嘿!”

  诸葛冰清有些不放心,手一直扯着卢伟杰的衣服,但还是同意性地点了点头。

  比武早就开始了。

  刚开始几战都没什么意思,都是一方厉害一方弱,像车轮战一样,双方不断地更换着选手。

  就连诸葛冰清都觉得有些没意思了,紧拽着卢伟杰的衣角问:“这算哪门子比武啊?”

  卢伟杰只能心意不明地应道:“嗯。”

  第七战时,裁判喊道:“寥怨VS金吕叔湘!”

  停顿良久,裁判深吸气喊道:“寥怨!”

  就见得,一个拿着大刀的猛男上了台,肌肉发达,身上毫无多余的脂肪。

  他的脚落地的霎时间,台上尘土飞扬了起来——似乎等待他的出现已有多年,而他却只是满不在乎地继续前行直至擂台中央。

  裁判又呼吸了一下,喊道:“金吕叔湘!”

  卢伟杰心中吐槽:“名字好怪。”

  而在那人上台时,卢伟杰惊奇地发现,客店里的那人原来就是金吕叔湘。

  卢伟杰笑了笑说:“哈哈,有好戏看了呢!他们的刀剑,都很好啊。(看着寥怨的刀)横敛狂刀,杀伤力很高,有8星;命中低了点:30%,不过要是不小心被他刀气所伤可不是好玩的;力度:三十万五千八百,能量比较差:-5;技能 1还可以,同样都是名刀名剑的,要看持有者的能力了。”

  就在卢伟杰向诸葛冰清详细地介绍着寥怨的刀时,这场比武已经开始了。

  “唰唰唰。”

  金吕叔湘一开始就以一股剑气高速移动进行攻击,不放过任何能近身的机会。

  台下的人看得入神,不觉地张大了嘴。

  寥怨将刀左右晃动,抵挡着金吕叔湘连续不断的猛烈进攻。却始终没有出击的意思。

  金吕叔湘一时看不透他是没有兴趣去还手还是已经应接不暇,但仍然始终毫无犹豫地发起轰击。

  ###

  卢伟杰轻摇着头:“与宝剑配合不到位,无法发挥剑的全部实力,浪费了宝剑啊!”

  诸葛冰清不解,像个好学的学生一样忙问:“什么?看不出来……我觉得挺好!”

  “我曾介绍过它,它的力度是二万五千点,可是金吕叔湘只知道一味加速进攻而力度却不断减弱,”卢伟杰思索了一下,“我想已经减弱到一万五千点,力度少了超过所需的百分之五十就不可能把宝剑的能力发挥出来,如果无法发挥得当,那么,寥怨他胜利的机会便大大增加了!”

  “但是,如果寥怨的力度也弱呢?”

  “没有如果,一定不会弱,单看他的肌肉就晓得咯,哈哈,当然这是玩笑。寥怨此时精神力高度集中,虽未怎么出招,在持刀的手从未放松呢。金吕叔湘还是有继续发展的余地的,而且他的余地可比常人多,他的能量很强呢!”

  诸葛冰清明显没有听懂,一阵痴然。

  ###

  金吕叔湘又一次进攻,提腿便直往寥怨腹部而去。

  寥怨却提前后退了一步,轻巧躲过了。轻轻挥动大刀便对金吕叔湘的腿部造成了威胁。

  ###

  卢伟杰笑了笑又开口了:“没想到……比我想象的厉害!”

  “什么‘比我想象的厉害’?是说寥怨很厉害吗?”

  “没错!我本以为他是蛮力型的,没想到,他还速度挺快的!这种人挺难对付的啊,他打你,你重伤,你打他还不一定能打到……”

  诸葛冰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

  金吕叔湘躲过一刀收腿站定,刚一回身,再出剑。

  寥怨猛挥横练狂刀。

  “乒乓”巨响,舍忘之剑竟然断了。

  金吕叔湘随即愣住了,望着断剑一脸疑惑。

  这时寥怨猛然挥手奇袭,一掌往其胸口拍去。

  ##

  卢伟杰勃然大怒:“同是名刀名剑,哪怕实力悬殊,如何能只因一次碰撞便轻易断了一方,是有人用三边银针一旁辅助弄断的!最讨厌卑鄙小人了!”

  诸葛冰清定神还准备听关于“三边银针”的相关介绍的,但没想到手中一松,刚发言完毕的卢伟杰已经翻身飞到擂台上。

  没等谁反应过来,卢伟杰出声了:“在下卢伟杰,特来领教——你的卑鄙手段。”

  寥怨抬眼:“什么?卑鄙手段?”

  “没错!卑鄙手段!让人投三边银针以断他的剑?!不是卑鄙手段么?”卢伟杰一副正气地立于擂台中央。

  寥怨哈哈大笑起来。

第五章 卢伟杰与寥怨的较量

卢伟杰听见寥怨的笑声,浑身不自在,问:“你为何发笑?!”

  寥怨冷笑了一下,说:“笑你们所谓正派可笑啊,这是卑鄙手段不错,但是如果他是高手,就不会因为卑鄙手段而输了这场比武。所谓卑鄙手段不过是让他本该有的结局来得更快些罢了。”

  卢伟杰听罢也笑道:“你这人还真是奇怪,明明不用这样也不见得会输的,非要如此,如是你们的兴趣所致,也罢,不做深究。但是我是来与你较量的!”

  寥怨注视着卢伟杰,脸上出现了有一丝喜悦,因为他感觉到了卢伟杰身上泛滥着的能量,但是又说:“你没有武器呀,弄个武器再来吧,免得又找借口。”

  卢伟杰稍一停顿,摸了摸袖口,但是没有接下来行动,而是转过身对金吕叔湘说:“金吕兄是吧,把你的剑借我一用可好?”

  已被人扶下台的金吕叔湘沮丧地说:“都断了,拿了又有什么用呢?!”

  卢伟杰摇摇头说:“到底借还是不借?若是借于在下,自不会辱没了它宝剑的称号!”

  金吕叔湘没有吱声,看向了身旁的人,眼神又稍有忧郁地盯了会儿断剑,便扔给了卢伟杰。

  卢伟杰接剑后,紧紧握住,只见断剑的剑头“叮~叮~叮~”在地上弹动起来,在周边出现了一层薄薄的气膜,忽地飞了起来与卢伟杰手中的那一半融合。

  众人皆惊。

  寥怨眼角轻带微笑,嘴唇动着:“这个对手,我要认真会会,不用出手了。”

  金吕叔湘又吃惊又激动地握住了扶他的人的手。

  裁判先是一呆,后又说道:“接下来由卢伟杰与寥怨来进行较量!”

  卢伟杰对着那把剑说:“兄弟,在下卢伟杰!请多合作!”

  过后就看见剑身上隐约显出飘渺地四个字“舍忘之剑”,那是似曾相识的默契。

  于是卢伟杰开心地应着:“那么,开始吧!”

  只见卢伟杰握剑站定数秒,聚气。

  骤的,卢伟杰消失了,寥怨一看先一惊,后镇定了一下,想:“不,不是消失了,而是以超高速移动,可,为什么会那么快?”

  寥怨把能量集中到了眼睛上。

  但是,当他看见卢伟杰时,卢伟杰已经近身用“舍忘之剑”刺将过去,到达处马上就是鲜血直流。

  而卢伟杰即便见了血却仍然毫无手下留情之意,右脚向后退了一步,站定,提剑喊出“雷”,“舍忘之剑”马上闪起了银光,从剑柄开始有了带电的感觉,又喊“之一”,剑上的光越来越长,在空中与灰尘接触地“噼里啪啦”闪着光,飞向了寥怨,一圈圈绕了起来,就要用能量攻击。

  可是就在这时,寥怨却用他强健的肌肉崩开了线,线被脱落掉到了地上一闪一闪地慢慢消失了。

  还没等寥怨想要干什么,卢伟杰就喊出了“雷之二”,一道道光迅速从天而降,寥怨却十分灵活地都躲过了。

  当光击到地上,划出一条条道道,石质的擂台就这样不断被雷电腐蚀着。

  卢伟杰毫无停止地意思,又喊出了“雷之三”,光线一闪而过,割破了寥怨的衣服。

  卢伟杰来劲了,“雷之四”紧接而发,击到了地上,瞬间打出一个个凹进的洞,洞里还不断地往外放着电。

  卢伟杰似乎能量都没用一样,越战越勇,“雷之五”雷系列阶段性质变攻击术都出,卢伟杰对寥怨说:“‘雷之五’又称‘五雷轰顶’,而雷系列前段积累后最强招数!”

  话音刚落,天空中就已是乌云聚集,闪电横竖交错。

  五雷个雷劈了下来,四道雷在外,一道雷在内,击中了一时手足无措的寥怨。

  被击中后的寥怨喷了一口血,还高兴地问:“弄完了是吧,该我了吧?”

  卢伟杰当然没尽兴拉,说:“想的美,没得很呢!!~~雷之六~~”

  开始刮风下雨了,就凭那汇聚了卢伟杰能量的点点雨丝中雷闪六道而过,已割得寥怨伤痕累累。

  未待卢伟杰将雷系列后期的蓄势招数出完,寥怨就在思考,觉得自己再不出手就只能等死了,所以就在卢伟杰出完雷之九——九霄神雷稍微放下剑的那一瞬间,不顾风雨雷电,出招“横敛必杀技”。

  “啪、啪、啪、啪”力量释放了出来,伴随着震耳的声响,台上被打出一个接一个的深坑。

  而雷云密布也于同时放下神雷,“轰隆”巨响,撕裂天地,直击地面仍举着大刀的像是在挑战天庭的大胆贱民。

  裁判与观众早已目瞪口呆。

  一阵浓烟滚起,冲向卢伟杰,在卢伟杰站的地方闪起金光。

  “兹兹。”

  似乎浓烟中充斥了很多电力。

  而后烟雾慢慢退去,卢伟杰刚才站的地方只留下一个了无底洞。

  另一边也是烟雾弥漫,只是闪闪电光中仍有人影慢慢移动着。

  诸葛冰清很担心,紧握着拳,但却仍静静看着……

  寥怨从烟雾走出摸摸了嘴角残留的血,吐了口口水,轻松地笑了:“哈哈,我命大啊,这都躲过了!这卢伟杰也不过如此啊……哈哈哈哈。”

  但是却愣了愣,觉得卢伟杰此名有些耳熟。

  正当寥怨得意之时,在空中卷起漩涡的烟尘之中,卢伟杰从天而降,喊道:“不要当我没听见!说出这句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包括在屋顶上有地理优势的诸葛冰清在内的所有在场者都惊呆了。

  尚在未落地的卢伟杰深沉地说:“让你看看什么是恐怖--‘龙之恶吻’!”

  霎时间,闪电又来了,但不是冷色的寒属性,而是无数道象征着刚正的金光,闪烁着融合了起来,在卢伟杰举着剑的头顶幻化出了一条似龙非龙的蛇形金光束。

  这时,卢伟杰举剑说:“舍忘之剑,你的附加技能点应该爆发出来了!”

  杀伤力:五星至七星。

  雷电结合,又附带着剑的力量变成了一条巨龙,张牙舞爪地飞向寥怨,笑着吼着,用嘴触碰了寥怨,从寥怨的身体穿过。

  寥怨触电后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好过的,“嘣”倒下了,嘴中轻念:“最年轻的金牌赏金猎人——卢伟杰。”

  似乎卢伟杰已经锁定了胜局,裁判傻了,缓过神,想在回味一番后再公布胜利者是谁。

  可是,身上还带着电的寥怨,出乎人意料慢慢动着身体,站了起来,并爆发了潜力能量,暴涨。

  紧接着他举起了他的刀,他身上的电渐渐消失了——集中到了刀上,那刀微微泛着蓝光。刀的能量-2,技能 1并把杀伤力涨到了9星。

  寥怨愤怒地吼道:“我要让你看看横敛狂刀的厉害!”

  卢伟杰淡淡笑着说:“终于开始有点意思了。”

  “横敛斩!”

轮回命运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轮回命运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世界上最好的人是爸爸,最孤独人也是爸爸

    6月17日,也就是本周日,就是父亲节了。爸爸是世界上最严肃的那个人,也是最孤独的那个人,沉重的父爱,你感受到了吗?如果你爱爸爸,如果你想念爸爸,如果你渴望父爱,就接着看下去吧……1.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最难理解的人就是爸爸:他一边教育你要勤俭,一边却又偷偷给你零花钱。2.你做错了事,他会责怪你,但在他的内心,却又不忍心你被责怪。3.或许,你做得再好,他也从不夸奖你有多棒,内心却早已骄傲得不行!4.他特别怕你早恋,心里却又希望,未来的你能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5.在这个世上,爱你最深却又不善于表达的

  • 清代女子陪嫁之实用性挂饰,清代女性典型文化

    光绪元宝是清朝光绪年间流通的货币之一。由湖北两广总督张之洞率先引进英国铸币机器铸造银元和铜元,之后各省纷纷仿效。共有十九个省局铸造,除中央户部,地方省所铸铜元,皆在其正面上缘镌写省名。清代银币、纸钞、铜币并行,至嘉庆年间发行新式银元,而光绪年间铸行金、银币更多。洋务运动也影响到铸币业,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于光绪十三年(1887年)委托使英大臣在英国订购全套造币机器,并在广东钱局首铸机制银元和铜元。其后,各省纷纷仿效,购制国外机械铸造银、铜元。包括广东钱局在内,许多造币机均订购自著名的英国伦敦伯明翰造

  • 四川银币极罕见

    四川银币武昌起义后,各省先后宣布独立,保路军包围了成都。赵尔丰控制不住四川的局面,只得将政权交给四川保路运动的领导人蒲殿俊等立宪派人士。于是,四川省也宣告独立,成立了“大汉四川军政府”,并接管成都造币分厂。为扩充军需,铸造发行了这种“汉”字银币。1935年后,四川军阀停止铸造。民国元年(1912年)四川大汉军政府铸大汉银币,币值有:一元、五角、二角、一角四种。一元正面中央是秋海棠花饰,环围“四川银币”,外有“军政府造”、“壹圆”,左右分列四瓣花星,背面中央篆文“汉”,旁围十八星,外有“中华民国元

  • 和田玉跟黄金,大家会如何选择?

    如今买玉好还是黄金好?自古以来玉界就有“尚玉重玉贵玉”的说法,和田玉是收藏流传的不二之选,“传玉”被作为一种传统文化延续了几千年,却没有“传黄金”的习俗。黄金作为硬通货流通的功能,其实就是钱。无他,而且可回炉再造,没有所谓的稀缺性与唯一性。黄金在乱世年代其功能价值可能会最大化,但在和平年代就显得很鸡肋了,满大街的人都戴着黄金,而其价格价值非常透明化,值多少钱赚还是赔一目了然,无明显市场空间与潜力。黄金是一种国际上的流通物,在乱世战争年代它的作用会出来,但始终无吉祥寓意无文化内涵,无道德约束力量,

  • 杂修者的遗憾:一台杂修的念佛机指给姨夫的歧路

    南无阿弥陀佛姨夫杨吉良去世八年了,我常常会想起他。我十五岁时,考上了中专,到保定读。姨夫当时搞了一个小作坊,到保定跑业务,特地到学校找到我,请我到火车站旁边的饭店下馆子。当时是夜晚、刚下完雪。他是我离开家乡几百里、几个月后第一次见到的亲人,也是我第一次像电影中“地主”一样吃东西。三十多年过去了,那个场景一直存在我脑海里。姨夫大我十六岁,后来等我长大,我们之间颇有点“多年父子成兄弟”的意思。但后来我到省城,每年只有过节回乡见他。八年前,五十多岁的姨夫去世了,人生是多么的无常与无奈!他患的是肝癌,生

  • BBC找了10个瘦子强迫他们暴饮暴食,揭开了光吃不胖的秘密

    俗话说四月不减肥,五月徒伤悲,六月没人追。夏天到了,减肥又成为了不少妹子天天挂在嘴边的话题。然问,在我们身边还有一小撮这样的人…他们每天吃着汉堡薯条,喝着奶茶可乐,却怎么都吃!不!胖!让那些喝凉水都长胖的孩子们无比的羡慕和困惑,为什么他们就光吃不长肉呢?与其调查那些喝凉水都长胖的人为什么胖,不如反过来调查那些光吃不胖的人为什么不长胖。于是BBC找来了10个瘦子志愿者,要求他们每天暴饮暴食,每日摄入5000大卡(是正常人的两三倍)。每个志愿者都要接受详细的数据统计:身高、体重、体脂率等...暴饮暴

  • 【星连文学社】绝尘道长:《端午祭祀》《荷花頌·七絕三首》

    .作者简介:王高尚,男,中国诗联协会会员,网名:金戈铁马A2011,号绝尘道长、三随先生,擅长随笔、诗歌,文笔犀利,情感丰富,打油诗更是信手拈来,有“快诗手”之称,作品散见各大网站。自嘲为上世纪六十年代产品,至今已渐渐生锈,老化严重。闲暇喜欢一杯茶一支烟地惯看人生。偶尔兴致勃发,写一些自我心得。诗观:万物可入诗,千般著于文。.《端午祭祀》.早年英姿勃發懷志滿腔期冀自己的祖國能夠民富國強只可惜天下分合非你所想在戰國硝煙彌漫七國爭雄時代誰都想中原逐鹿稱雄成皇.初始你還能被楚王待見還能參與法典制定參與

  • 传承的特点

    仁清法师:在这里再讲一下传承的特点,传承的特点很多人不知道,我估计你们在网上查,也查不到,至少是讲不了这么圆融。第一个就是有开许的意思。有了传承了就等于说开许你修这个法了。因为有一些法,护法是非常严格的保护着的,有一些法,不是指我们这三个法。带传承的法,有一些护法是严格保护着不开许,护法是不让你修的,你想一下,有一些法不开许不让你修,那么他有特殊的护法,这种护法也是这样护着他,你没有通过开许要修持的话,护法就不让你了,这不是护法不慈悲,是护法要圆满他护法的愿力。护持佛法的清净,如果说得到传承了,

  • 宜章莽山:小小“黄金粽”瑶寨味美飘香

    前沿时报湖南讯(记者钱训通讯员刘从武李云)6月15日,端午节氛围渐浓,在湖南宜章莽山瑶族乡西岭村跳石子自然村,瑶族同胞围坐在一起,用传承多年的方法制作这里独特的美食“莽山黄金粽”。五月五、正端午,粽子香,香满堂。端午节必不可少的就是粽子,作为一道经典美食,粽子的做法也多种多样。跳石子瑶寨,在海拔800多米山谷中,有着数百年历史,这里包的是“黄金粽”,糯米、花生和腊肉,粽子漂亮也格外地香甜。端午节前,家家户户呢都忙着采粽叶、包粽子,瑶族同胞制作粽子的材料很多都是就地取材,包粽子用的箬叶,房前屋后随

  • 人生若只如初见:牛棚里走出来的“模范夫妻”

    钱钟书和杨绛的爱情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文坛伉俪”。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那钱钟书和杨绛便是一见钟情。钱钟书和杨绛相识于清华园,那时候杨绛的追求者很多,还被人戏称为“杨72煞”,而钱钟书当时在校园的名气很大,传闻都说:“钱先生已经订婚了”。那是春暖花开的一天,在清华大学古月堂门口,钱钟书穿着青布大褂,脚穿毛布底鞋,戴一副老式大眼镜,儒雅气质咄咄逼人,杨绛上前与他打招呼。钱钟书被杨绛迷人的外表和温婉的性格吸引了,他忙着解释说:“外面传我钱某已订婚,这不是事实,请你不要轻信”,而杨绛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