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替婚冷爱:撩倒冷情总裁 最新章节

2017/12/3 22:30: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替婚冷爱:撩倒冷情总裁

第1章 替嫁新娘

A市最大的殿堂里,此刻正上演着一场精彩的戏码。说明163nvren.com

孙星琪还来不及挂掉电话的时候,就直接被人逮住走上了红地毯。

只见孙星琪耷拉着自己的脑袋,而后可怜巴巴道:“哎哎,妈,轻点,轻点,姐姐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这不,我顶替姐姐来结婚了么,别担心啦,不会出事情的。”

要知道,今天她的姐姐才是这场婚礼的女主人,可就在距离婚礼开始前几小时,她的姐姐却突然‘离奇’消失。

而为了给男方一个交代,这才被自己的母亲给推了上来。

在众人的迎接下,这才迎来了新郎和新娘。

在看见对方的时候,孙星琪的眼眸蓦然睁大,这个男人……实在是让人挪移不开视线,不管是那有力的臂膀也好,或是那微微滚动着的喉结,都叫人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

而陈晟杰似乎也发现了孙星琪的举动,脸上写满的全部都是厌恶和嫌弃的眼神。替婚冷爱:撩倒冷情总裁 最新章节

“陈先生,孙小姐,请到我这里来。今日我有幸能在这里见证二位的婚礼,我深感荣幸,也希望大家一起来祝福这队刚踏入婚姻殿堂的新人们。”

神父笑眯眯的开口着,一边主动的拉住了陈晟杰和孙星琪的手,继而一脸严谨道:“请问孙星琪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陈晟杰先生,无论生老病死,无论……”

“愿意愿意。”

孙星琪没有等神父说完便直接打断了,而陈晟杰更是鄙夷的看了一眼孙星琪。这个女人为了嫁给她,真的是不择手段了,那么迫切的样子,实在是不堪入目。

“请问陈晟杰先生,您是否愿意娶孙星琪小姐为……”

“不愿意。”

只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一段对白却成功的叫人傻了眼。163女人网李素华,也就是孙星琪的母亲更是吓的惊呆了眼睛,连连攥住了自己身边随身的女佣,脸上写满的全部都是惊恐的神色。

这两个人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逃婚的事情已经被揭发了?

“这……这……”

神父惊恐不已,略带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周边的人。

就在周边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陈晟杰却突然将自己的西装给脱下,而后随意的走下台阶,笔直的走向李素华的方向而后笑眯眯道:“既然是和孙家联婚,那么我只要娶了孙家的人就可以了吧……恩……就是你了,过来。”

他的最终视线降落在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妈妈桑身上,一瞬间惊呆众人。

孙星琪的也是下意识的倒抽了口气,这陈晟杰为了不娶自己,竟然愿意娶一个比她老丑好几倍的女人?

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塞住了一般,她虽然是来替姐姐结婚的,但是并不代表就可以让人肆意羞辱。

暴脾气一瞬间滋长,只见孙星琪直接将自己头上的婚纱头直接扯了下来怒气冲冲的朝着陈晟杰的方向逼近道:“诶?我说陈晟杰你什么意思,我家妈妈桑是很出色没错,但是麻烦你认清现实,你娶的人是我,喜帖也发出去了,房也圆了,你现在这是吃干抹净,想要就这么跑了吗?当初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嘤……”

说着的时候,孙星琪还稍稍挤了挤眼泪,脸上写满的全部都是可怜的神色。

周边的人一瞬间动了恻隐之心,纷纷议论着,成功的叫陈晟杰黑了脸。替婚冷爱:撩倒冷情总裁 最新章节他根本就不是这个女人好吗,还凭空扯出圆房的这种谎话。

就在陈晟杰想要解释的时候,坐在最后面的一个女人却突然掩面而泣,冲出了殿堂。

“该死的,等我回来在收拾你!”

陈晟杰急急的丢下了这番话后,便火速的冲了出去追逐那娇小的背影,弥留下孙星琪一个人在这偌大的殿堂里。

孙星琪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而后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色向周边的人打着招呼道:“各位吃好喝好,刚才让你们见笑了,嘿嘿……我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进去了。还有,走出去的那个人啊,我还告诉你,我孙星琪这辈子还就嫁定你了!我倒是想要看看,是你甩人的功夫厉害,还是小爷我厉害些!”

冲着那已经走远的背影,孙星琪忍不住大吼了一声。

其实她和这个男人素不相识的,也谈不上什么难过,只是生平头一次被人这般瞧不起,那口气顺不下去罢了。

可孙星琪却不知道,她此刻的举动,却全部都被在一边的陈晟铭看在眼里。版权163nvren.com

陈晟铭,也是陈晟杰的爷爷,为人很是低调,若是不报名字出来的话,只怕也没有多少人能够认的出来他。

等到孙星琪离开了礼堂后,陈晟铭这才默默的跟了上去。

一直到休息室的时候,孙星琪这才慵懒的躺了下来。

只见孙星琪整个人瘫软在了沙发上,一边抖着脚一边嫌弃的嘟囔着道:“不过就是区区一场婚礼么……这有什么……”

殊不知,她这不拘小节的小动作却都叫这陈晟铭给瞧了去。

“不知道还有位置能坐一下吗?”

似乎是不愿意惊动她,陈晟铭由始至终都是笑眯眯的。好在孙星琪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在对待老人的这件事情上,还是很谨慎的。

利索的站起身体来,主动的给让出了位置。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相比起休息室的和谐,门外的气氛却是伤感多了。

只见陈晟杰伸出手,死死的扣住了那娇小女人的手腕而后伤感道:“嘉芯,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

他也不喜欢被人安排自己的命运,可那人是自己的爷爷,他无法抗拒,他无奈,他也想挣扎。

被称为嘉芯的女人泪水早已经簌簌滚落下来了。

只见她哽咽着,顺势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陈晟杰的胸膛里哭泣着:“我知道不是你的错,只是有些不忍心看罢了……对不起,我是不是又给你增添麻烦了?”

似乎是不担心一般,她的手更是深深的拽住了陈晟杰的衣角,眼眸中写满的全部都是不甘的表情。要知道,那位置本来是属于她的,却被一个凭空出现的女人给夺走开了,怎么能叫她甘心?

孙星琪,孙星琪……我定要你死。这是属于我的人我的位置,绝对不会让你就这么夺走!

第2章 你的女友已上线捉奸

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在自己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叫陈晟杰的心一瞬间紧缩了起来。试问有多少男人能做到坐怀不乱?

只见他喉结微微滚动着,片刻后,这才紧紧的扣住宋嘉芯的肩膀,一脸认真诚恳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在给我一些时间就是了,好了,不哭了,这都是小事情,嘉芯,你要相信我……”

宋嘉芯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不忍,一丝愧疚,可是很快的她便将这情绪给掩盖了过去。故作坚强的挤出一丝笑容来岔开话题着:“我知道的,我自然是知道的,是我没有权利没有她那么大的本事,所以我夺不过她,我能明白的……我不会难过的,真的,你放心好了,今天是你和她的大喜日子,我也不能留住你了,去吧,会去吧,我一个人会好好的。”

说着的时候,她竟是主动的推开了陈晟杰的身体而后转身离开,可是还没迈开多少步的时候,她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无力的瘫软了下去。

好在陈晟杰眼疾手快,在第一时间内搂住了宋嘉芯的身体,这才避免她摔在地上。

“嘉芯?嘉芯!”

好端端的怎么会晕厥了呢?

顾不上疑点重重,陈晟杰就这么抱着宋嘉芯直接冲到了马路边,挥手朝着医院狂奔而去。不过正是因为他焦躁不安,失去了往日的理智,这才没发现,原本是紧闭的眼眸,此刻却轻轻颤抖着。

而今夜,孙星琪却已经被接去了陈家大宅,只是这一晚,她并没有等到陈晟杰的归来。

书房里,陈晟毅的面色有些阴暗,阴晴不定的样子,让陈晟铭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道:“孩子他爸,这晟杰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给耽误了,你也别计较了,年轻人嘛,血气方刚的很正常,何况,那孙家的小姐也是乐的自在,孩子们的事情,咱们老一辈的就别参与了。”

陈晟毅,也就是陈晟杰的亲生父亲。为人比较严谨苛刻,可偏偏对自己的儿子就是束手无策,如今是他的结婚日,竟然还玩起了夜不归宿。

若是被外人听去了,指不定要怎么在背后嚼舌根!

越想越郁闷,最终,陈晟毅还是忍不住,嗖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连叹息着:“哎爸……你说当初要联姻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我看孙家那女儿也不是很乐意的样子,再加上您明知道他有喜欢的……”

他从一开始就是反对这个婚事的,他不想看见自己儿子过着不快乐的日子。

不等他说完,陈晟铭立马就开始伸懒腰连连打哈欠顺势往门外走一边碎碎念道:“得,这些话我就不想听了。这星琪讨的我欢心,这孩子的性格我喜欢,这门亲事已经定下来了,人也娶回来了,就不能退婚了。这也是为了你儿子好,现在公司那么不稳定,能拉拢到孙家,自然是好的。得,我身子骨不行喽,我休息去喽。”

望着陈晟铭渐行渐远的背影,陈晟毅终究只能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翌日一大早,孙星琪立马生龙活虎的从被窝里翻越了起来。

她早上是被电话吵醒的,据说是她的挂名老公竟然和别的女人在医院里做出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她倒是想要去看看,究竟有多见不得人!

急匆匆的和坐在大厅里吃早饭的陈晟铭打了个招呼后,孙星琪便一路狂奔了出去,直奔短信里所提示着的医院。

几经周转后,孙星琪来到了短信内容上的位置,还不等靠近的时候,就已经隐约能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娇喘和一些不堪入耳的声音。

似乎是因为欢愉,宋嘉芯满脸砣红着,稍稍喘息了一声后,这才伸出自己的双手,主动的盘绕在了陈晟杰的肩膀上柔媚道:“晟杰……你会娶我的对不对,那女人只是你利用的工具……恩,对吗?”

“自然。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当初我的命是你救的,我自然会给你想要的东西。”

陈晟杰的脸上写满的全部都是宠溺的神色,眼眸深处像是一个无底洞,让人不经意间便迷失在了里面。

听着里头不堪入耳的话语,孙星琪倒是不生气,反倒是笑眯眯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径自推开门,一声不吭的在旁边观赏着。

然而,宋嘉芯却偏偏在这时不经意的转身看向了门口边,在看见有人后,面容失色的惨叫了一声,而后连连推开了陈晟杰,下意识的裹紧了自己的身体。

宋嘉芯的脸色一瞬间变的惨白,哆嗦了好一会后,这才开始委屈的掉眼泪道歉着:“你……孙小姐,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对于这个不速之客,陈晟杰也是一脸阴霾,要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候被打断,他的心情有多复杂。

可惜孙星琪对这招好像并不为所动,反倒是很失落的叹息了一声,略带可怜的看了一眼宋嘉芯,而后连连摇头感慨着:“真是辛苦你了,还要故意装出那么开心的样子,啧啧……”

在说着这话的时候,孙星琪还若有所思的撇了一眼一丝不挂的陈晟杰,有意无意的在嫌弃着什么一般。

这可是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公然被孙星琪很挑衅,怎么能叫他容忍?

宋嘉芯用力的吸了吸自己的鼻子,一边帮陈晟杰找着台阶下道:“这……我……孙小姐,你就不要为难他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他执迷不悟,舍不得放下,有什么问题的话,你惩罚我好了,千万不要和他闹矛盾,其实晟杰还是很喜欢孙小姐您的,真的。”

正在宋嘉芯娇滴滴说话的时候,陈晟杰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将自己的衣裤穿戴整齐,而后直接拽住了孙星琪的手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外头。

孙星琪还来不及收回手机,便直接被拖拽了出去,手机也因此掉在了地上,她想要挣扎,可是两个人之间的力量悬殊的实在是太大,根本没有抵抗的机会。

最终,孙星琪整个人直接将重心往后躺,整个人像是无尾熊一般,直接挂在了陈晟杰的脚边一边嘶吼着:“别啊,我还没看完呢,那么精彩的片段怎么就停了……喂!陈晟杰,你想做什么?”

隔壁门被用力的甩上并且反锁,陈晟杰的后背贴靠在门边。

“我想要做什么你不清楚吗?不如,你亲自来检查看看,是不是足够让你满意?”

第3章 确实是不咋的

病房里的气氛骤然攀升,暧昧的气息将两个人给包裹了起来。

陈晟杰的身体稍稍逼近,继而轻佻的抬起孙星琪的下巴笑道:“孙星琪,你倒是很大的胆子。怎么,莫不是昨天我没有回去,今日让你看见这么一幕,心里头受不了了?”

可让陈晟杰诧异的是,孙星琪并没有要回避他的意思,反倒是主动的伸出手环绕住了陈晟杰的脖颈,而后笑眯眯道:“是啊,我这不是难受的紧么,特地赶过来找你,顺便上演了一出捉奸在床,不过嘛,你确实是不咋的,和我想的有一些不太一样了,你也不要这么着急的证明自己嘛,我懂的我懂,男人么自尊心总是要的。放心吧,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给你声扬出去的!”

说着的时候,孙星琪还略带惋惜的叹息了一声,轻柔的拍了拍陈晟杰的肩膀以示安慰。

陈晟杰的脸一瞬间变的阴霾,大手一伸,直接将孙星琪抗了起来扔到了病床上,瞬间,整个人欺身而上,眼眸中迸发出来的全部都是无尽的寒意。

他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瞧不起,今天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的话,他可是要成为笑柄的,这个女人野性太重,若是不好好教育的话,只怕早晚要揭房瓦了。

“看样子,你是有必要好好体验一下了,什么叫做不怎么样。”

话毕的时候,陈晟杰蓦然间俯下身体,男性独有的气息一瞬间迎面而来,唇瓣传来的是肆意的疯狂,正在陈晟杰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他的手机却不适时的响了起来,成功的打断了陈晟杰的举动。

正在他想要挂掉的时候,可是却看见了来电显示人的名字。

眉头微皱,喉结微微滚动了一番后,最后这才不太甘心的直起自己的身体来接通了电话。

撇了一眼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孙星琪,陈晟杰便是气不打一处来,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变的不悦了一些。

“什么事。”

“你开门埃我就在外头,出大事了,开门啊阿杰。”

然而,相比起陈晟杰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如说是门外的声音更大。

被反锁的病房门被拍打的咚咚咚响,比电话来的真切多了。

原以为会持续很久的敲打声,却突然被咔擦一声给打断了,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身上弥漫着的是浓厚的消毒水味,浓眉大眼,看起来有几分斯文。

孙星琪也不在意突然有人出现,只是在一边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物,而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发现孙星琪的时候,也是吃惊了一下。

原本还温婉的脸一瞬间变的滑稽了起来,只见苏昊泽主指了指正打着哈欠的孙星琪一边肆无忌惮的调侃着:“这个就是昨天和你结婚的那个?你倒是厉害了,什么时候这么能玩了,隔壁间都安着个女人,啥时候教教兄弟我?”

然而,对于他的放荡不羁,陈晟杰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淡然的转移着话题道:“这么着急找我什么事情?”

蓦然间,苏昊泽这才突然拍了一下手掌道:“看见女人差点忘记正事了。不过你这公然直播做那档子事情不太好吧?现在外界都在谈论这个事情,诺,给你看。”

还没来得及看手机画面的时候,手机里却已经传出他不算陌生的喘息声。当视线触及到了那里头的画面后,陈晟杰想都没想就直接将手机摔向了病床头,发出了碰的一声。

因为事情来的突然,孙星琪也是被吓了一跳,而后不悦的转头看向了陈晟杰的方向埋怨着:“搞事情?”

陈晟杰额头上的青筋不断的暴起,片刻后,这才缓慢的吸了口气,尽量将自己的情绪放平道:“孙小姐,虽然我们两个人结婚了,但是也只是名义上的,我希望你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别做这种没用的小事情,当初你处心积虑的想要嫁入我陈家,现在还想要干涉我的生活?”

如果不是家里头的那个人交代和的话,他才不会多看这女人一眼。

面对着陈晟杰的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孙星琪可以说是听的一脸茫然,她确实是录视频了,但是她并没有发出去,而且手机也在她身上的。

从小到大,她还未曾被人这般羞辱过。

孙星琪主动的将那手机捡了起来,顺势用力扔在地上而后冷笑道:“陈晟杰我告诉你,我孙星琪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而且我手机也在我自己的身上,我孙星琪敢作敢当,你……我手机呢……”

原本还理直气壮的孙星琪也开始慌了神,脑海中隐约浮现出刚才手机被打掉的那一瞬间。

“该死的。”

孙星琪低咒了一声,这才急急忙忙的走回了刚才她捉奸现场那个病房。可是让她迷茫的是,原本应该是旖旎满室的房间,此刻却是空荡荡的,只有护士在那边整理着床铺。

孙星琪就算是在傻也知道这件事情是有人蓄意而为了,很显然,除了那个和陈晟杰纠缠在一起的女人之外,她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她背负罪名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孙星琪这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看向了周边的护士道:“护士小姐,请问刚才在这个病床的女人去哪里了?”

“就在十分钟前就已经离开了。”

护士的话成功落入众人的耳朵里,而门外的陈晟杰更是火冒三丈。

只见陈晟杰大步流星走上前,主动的扣住了孙星琪的手腕,继而一把将她撂倒在地上。片刻后,这才居高临下的嘲讽道:“孙小姐,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和我的关系只不过是挂名的罢了,我们两个结婚也只不过是为了利益,麻烦你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如果在有下次的话别怪我不讲情面。还有,宋嘉芯不是你能招惹的人,你自己看着办。”

冷冷的撇清关系后陈晟杰便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孙星琪和苏昊泽两两对视。

略带哀怨的爬了起来后,孙星琪一边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一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昊泽恨恨道:“看什么看,没看过被冤枉的人吗?”

这有钱人家就是这样,一丘之貉,想来这个医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着的时候,孙星琪的脸色也跟着难看了些许。

第4章 家法伺候

苏昊泽是个机灵的人,看见孙星琪的目光扫射到自己的身上后,立马摆出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而后撇清关系着道:“别,可别这么看我,我只是个医生,和陈晟杰没多大的关系。我看你手臂被刮伤了,我帮你消毒包裹一下吧,这医院里病毒多,万一要是被感染了可就不好了,来,我带你去我办公室……”

看他也没有恶意的样子,孙星琪也便跟了去,几经相处后,孙星琪发现她和苏昊泽可以说是相见恨晚,两个人几乎 一拍而和,话题也是绵绵不断的。

苏昊泽包扎的功夫确实是一流的,简单利索并且一步到位。

做完这一切后,苏昊泽这才美滋滋的坐到了茶桌边,而后故作漫不经心的开口询问道:“好了,这下子好了,这几天你注意点别去碰水,剩下的也没有什么好交代的了。我看你和晟杰似乎也不是情投意合的,你对他这么执着呢?”

这个女人挺符合他的性子的,看陈晟杰似乎也不喜欢的样子,找个机会,说不定他还能有机会要过来呢!

对于他的试探,孙星琪也没有多想,张口就直接交代道:“我说你咋会遇上那么一个倒霉男人呢,我怎么可能喜欢他这种不可一世的男人?那日在婚礼上他给我那么多的羞辱,我孙星琪一定要变本加厉的讨回来,而且要不是因为我姐姐我才不会……”

嗅到一丝异样后,苏昊泽的唇角忍不住上扬了起来,轻佻眉头,主动的靠近了孙星琪方向而后笑眯眯道:“不会什么?”

心咯噔了一下,孙星琪下意识的打了个机灵,而后顺势站起身体来。

“那什么……苏医生,我突然想起来我家里头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啊,今天这份恩情有机会我一定会回报你的。”

急躁的说完这一番话后,孙星琪便落荒而逃,一路上一边懊悔的给了自己嘴唇轻轻的打了下娇嗔着:“就你话多,差点露馅了!”

门后的苏昊泽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眼眸里写满的全部都是精光。

看样子,日后的生活并不会太枯燥了。

可还不等孙星琪回去公司上班的时候,便被家里人的一道电话给喊了过去。不用多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了。

孙家大门紧闭着,而祠堂上,孙星琪笨重的跪在了地上。

只见一个男人面色凝重,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来回踱步走着骂骂咧咧道:“我孙家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混账女儿?背着我们帮你姐姐出逃,还给我们孙家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来,新婚大夜留不住自己的男人,隔日一大早竟然还去医院捉奸了?孙星琪啊孙星琪,你真是给我们孙家长脸了!”

孙星琪的眼眸有一些通红,可却还是倔强的抵抗道:“我觉得我没有做错!错不在我!斯……”

可惜她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那棍子却已经朝着她的身后给击打了下来。

李素华在一边看的眼泪都要滚落袭来了,扑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连连求情着:“老公,别打了,孩子是我没有管教好,这件事情我已经好好惩罚过琪琪了,她姐姐我也会尽快找回来了,只是这孩子现在已经嫁过去陈家了,就算是星星回来了,也没有办法在和陈晟杰结婚的。孩子已经伤痕累累了,别打了!”

打在儿身,痛在娘心。

被称为老公的人正是孙星琪的亲生父亲孙星永,只见他恨恨的哼了一声,这才转身怒斥道:“慈母多败儿!当初如果你不这么宠溺她的话,又怎么会养成这个性格来?!”

李素华被说的满脸通红,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反驳。

而孙星琪的手却紧紧的握成拳头,手心像是长了一颗毒瘤一般,硬生生的扎的她好是生疼。她恨,好恨。

她是被设计的,为什么所有的过错全部都要她来背?难道她作为联姻嫁过去的人,就注定要成为一个被利用的工具而已吗?她接受不了!

耳边环绕着的是孙星永的谩骂声,李素华的求情声,还有争吵不休的杂音,最终,彻底让孙星琪爆发。

只见她嗖的一声突然站起身体来,一把夺过孙星永手里的棍子丢至一边而后咆哮道:“够了!有什么事情你就冲着我来,又何必对我妈这么大呼小叫的,当初若不是我妈家里头支持你的话,你又怎么可能在陈晟杰的公司有这么稳定的地位,说到底,当初你们的联姻不是也……”

“啪。”

孙星琪被重重的扇了一个耳光,可这耳光却来自于自己最疼爱的母亲。

“妈?”

孙星琪有些不解,眼眸也有些闪烁。她从小便对家这个字词没有多大的理解,因为李素华生不出男孩子来,所以在孙家也是人微言轻的,也因此,孙星琪从小吃了不少苦头,这才有了这叛逆的性子来。

看着自己女儿那如死灰一般的眼神,李素华的眼泪簌簌滚落下来,主动的伸出手,将孙星琪搂入怀里而后哽咽着开口:“别说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而这一些也都是我自愿的事情,况且这些年来,你爸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孙家都是靠他一手支撑起来的,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知道了吗?”

这下孙星永也恼火了起来,顺手从旁边摸来一秉扫帚,而后直接驱赶起来道:“既然你对孙家这么多意见,那么从今天起,你就离开孙家吧,我孙家也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不是陈家媳妇吗? 我就当做都没你这个女儿了,出去,别在给我回来,我倒是想看看,撇去孙家的名头,你能多有能耐。来啊,把我的副卡给冻结掉。你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

“妈,好好保重,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丢下这句话后,孙星琪便拖着满身伤痕离开了孙家。

“老公,孩子说的都是气话,你可不要往心里去啊,我们现在就这么一个孩子了,星星也不知去向,这样……”

“妇人之仁!你如果在求情的话,我连你一块扫地出门!”

孙家,今日注定不会太过于平静。

第5章 如果我有本事呢?

被赶出孙家的孙星琪似乎并没有太过难过,只是如今她这副模样也是去不了公司了。

“这下问题可大了,看样子,以后只能待在陈家了。”

可孙星琪却不知道,她此刻的一举一动都在第一时间内被举报到了陈晟杰的耳里。

自从在医院分开后,陈晟杰也隐约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诡异,他虽然和孙星琪认识没几天,但是她的性格实在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人。

陈晟杰坐在办公室里,眉头紧皱着,思索了好一会后,这才撇向了身边穿着便服的男人道:“继续给我监视着,有什么动静第一时间里通知我,对了,嘉芯那边呢,有什么动静?”

只见那便服男人毕恭毕敬的点了下头,而后老实交代道:“宋小姐没有任何异动,回到宋家后说是锁门不肯出来,没有办法接近,只能确定没有离开宋家。”

“肖鹰,孙星琪那边帮我盯着,如果孙家人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你看着掂量就是。”

“是。”

他虽然和宋嘉芯是多年的男女朋友关系,但是陈晟杰心思缜密,向来最讨厌别人欺骗他。再加上宋家最近的举动确实是有一些奇怪,若是不排查清楚的话,只怕容易引起什么后患。

比起这边的安逸,孙星琪倒是狼狈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竟是飘起雪来,刺骨的感觉一瞬间弥漫上心头。

漫无目的在大街上散步着,身上的伤痕格外的引人注目,可孙星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头的创伤有一些大,竟是没多管理旁人的目光,一直到被百货大楼的大屏幕声音给吸引过去后,这才恍然回神。

盯着屏幕上陈晟杰和记者的对话,她的瞳孔蓦然睁大,而后疯了一般的拔腿往回跑一边低吼着:“要出事情了,这个合约绝对不能签!该死的,我没陈晟杰电话,对,回公司,回公司就能找到他了!”

身上的衣服有斑斑血迹,因为狂风而吹乱了她的头发,当孙星琪抵达陈晟杰公司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疯婆子一般,若不是因出示了工作证明,只怕是连门卫那一关都过不去。

推开门,闯入陈晟杰办公室,连门都来不及敲。

“陈晟杰,那个合同不能签!那个人有问题,你知不知道你要是签了的话……”

“我知道。”

原本还心急如焚的孙星琪一瞬间被陈晟杰那种坦然的状态给堵了个没声音。

但是看陈晟杰略带愁苦的表情,孙星琪就知道这件事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只见她轻缓的转身,继而将门给关上,这才徐徐到来:“知道那你还和这个人签合同,之前我负责过这个项目,这次拍卖的那个海上别墅地契在三年后就已经要过期了,如果你签了的话,到时候追究起来的话,会全部追究到你身上的!”

她在这个公司也是呆了五六个年头的人了,虽然职位不高,但是做事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见解有时候也是超乎常人。

原本还在寻思计谋的陈晟杰在听见孙星琪这番话后,眼眸略过意思惊喜,他从未想过,这个女人竟然还有这么一面。

只见陈晟杰眉头微挑,颇感兴趣道:“哦?还有哦这么一回事?”

难怪这老狐狸突然之间要和他合作,平时两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背后竟是有这样的原因。

孙星琪主动的拉开了茶桌边的椅子,直接坐了下来侃侃而谈着:“之前原本是我负责的项目,后来被我组长拿走了,你若是放心的下的话,便让我接手,我保证一星期里帮你拿下这个方案,如何?”

这么大的口气,想来是有十足的把握了。

似乎是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和他对话了,陈晟杰竟是没有抵抗的意思,反倒是哈哈大笑的反问道:“想不到你这才多大本事,就口出狂言,若是你做不到呢?我这么大的方案给你,若是你失败了,我岂不是血本无归?而且,你这平白无故的对我好,说吧,有什么意图?”

他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能掉馅饼,除非孙星琪有什么事情有求于他。

“让我住在陈家,我不会干扰你的私生活,当然同样的我也希望你不会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如何?”

孙星琪的提议对陈晟杰来说简直就是如愿以偿,几经犹豫后,陈晟杰答应了下来,两个人签订了合约。

正在两个人达成协议的时候,苏昊泽却突然急匆匆的推开了陈晟杰的门而后不安道:“晟杰我和你说,宋家的人似乎……诶?孙小妞你怎么也在这里,你这头发凌乱,你这伤口哪里来的,而且我之前不是才叮嘱过你吗,这几天千万不要碰水,你伤口呢,我看看!”

说着的时候,苏昊泽竟是直接伸出手,将孙星琪的衣袖给挽起来,可里面的肉早已经和血水混在了一起凝结在了衣服上。

苏昊泽有些生气的瞪了一眼孙星琪而后这才教训道:“孙星琪,这就是你和我说的会好好处理伤口?我真的是……晟杰,我之前放在你这边的医药箱还在没,这伤口要是不快点处理的话就容易感染病菌,到时候处理起来的话就麻烦了。”

相比起他的紧张,孙星琪则是淡然多了。

只见她耸了耸肩而后无奈的咂嘴着:“怪我咯,我被扫地出门了还被痛打一顿,好可怜的哦,你要不要资助资助?当做是投资,怎么样?”

眉眼弯弯,唇角上扬,两个人的交谈莫名的叫气氛融洽多了,可这一幕在陈晟杰的眼里看来,却是格外的刺眼。

他虽然对孙星琪没有什么想法,但是当他看见孙星琪与别的男人这般交谈甚欢的时候,一股无名怒火还是从心间滋长了出来。

“在我里面的房间里,你动作快点吧,我一会和她还有事情要说。”

说完这句话后,陈晟杰就直接转身离开了办公室,神色有一些不太自然。

替婚冷爱:撩倒冷情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替婚冷爱 或 撩倒冷情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若我不曾爱过你12章

    原标题:若我不曾爱过你12章小说名:若我不曾爱过你第12章了无牵挂周小乔呼吸凝滞。被子拉开一角,于落安那张温婉的脸落在周小乔眼里,只觉得无比的刺眼。“你不要恨我,爱这种事谁也说不清不是吗,对了,你不是一直拜托我要看你的孩子吗,你看看这个吧。”于落安从包包抽出一个文件袋,递给了周小乔。周小乔没有勇气,可还是忍不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将文件袋接了过来。“这是那个孩子的死亡鉴定和当时的照片,现在你可以死心了吗?”于落安字字见血,将周小乔最后的理智彻底碾碎。照片中的孩子早已血肉模糊,只是一眼,周小乔便再没有

  • 莫道春来早12章

    原标题:莫道春来早12章小说:莫道春来早第12章又要检查也许是因为我臭名昭著,也许是怪我说了我们的关系,唐莫宁离我更远了,不管到哪里,碰见了,他都装作完全看不到我的样子。直到我发现,一个我本来不认识的人,对我充满了敌意,我才意识到,唐莫宁在学校到底有多受欢迎。那个女孩叫杨小曼是唐莫宁的同班同学,杨小曼长得不怎么样,但家里似乎很有势力,在学校更是横行霸道,算是女生中的头头,喜欢唐莫宁也是众所周知。至于我怎么得罪了杨小曼,我想,真的就是亏了林淼和许薇薇的帮忙了。终究我的事似乎传到了唐富贵的耳朵,唐富

  • 轻歌曼舞彩蝶飞12章

    原标题:轻歌曼舞彩蝶飞12章小说名字:轻歌曼舞彩蝶飞第十二章:蓄意谋杀保镖探了下黎至明的鼻息,说道:“晕了。”“那就拖出去随便找个地方扔了便是,记住,扔远点。”黎晏清的语气就像腊九寒冬的天气一样,刺骨的冷。语罢,他大步走出了病房,拨通了一串号码。“秘密调查一下叶清歌眼睛的事情,她从住院开始和哪些人有过接触。”叶清歌醒来时,只觉得四周一片漆黑,摸了摸眼睛,摸到纱布,她瞬间明白了什么。她,失明了。她记得自己昏迷之前叶小荷正在与她争吵。叶小荷告诉她爸爸死了。爸爸!叶清歌想到叶景言,鼻子顿时一酸,内心凄

  • 【比拼】LV、Dior这些美炸天的门店设计,哪个让你最倾心?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门面真的很重要!对于出色的品牌来说他们往往也会花大量的精力去装饰自己的门店。这些牌子的门面中,你觉得哪个让你一眼就倾心?LouisVuittonDiorFendiSEPHORA阿玛尼宝姿爱马仕PRADAChanel雪花秀MiuMiuOMEGATOMFORDHERMESCHANELTIFFANY&COBURBERRYSWAROVSKISNEAKERBOY内容来源:普象工业设计小站

  • 上班使我快乐

    办公室...内容来源:JUMPTIME匠天

  • 西工,我的家

    西工,是呵护我从幼儿、学生时代、迈向社会和伴我走到退休,最终逸享天年割舍不断的情感纽带。这辈子哪也不去,就是它了“西工、那里就是我的家”!1984年的西工中心今天的西工这个称谓还源自于袁世凯、吴佩孚的“西工地”。始建于民国三年(1914年)前后,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拟在素有军事重镇之称的洛阳兴建新式兵营。主意拿定,派人到洛阳察勘地形,选定在洛阳老城的西2.5公里处选定一块较为平坦的地域开始兴建兵营。当时被当地人称为“西工地”,后简称“西工”。兵营于1916年(民国五年)建成。它北靠邙山,南临

  • 【天中书场】《伊水秋声》第108集

    今天,我们一起听《伊水秋声》之第108集,欢迎大家继续在本帖后留言,作者唐益舟老师也是永怀的粉丝,他会及时回复大家的留言的。

  • 一位风水师傅说出的秘密..

    点击蓝字关注▼如果你的生活以金钱为中心,你会活的很苦;如果你的生活以儿女为中心,你会活的很累;如果你的生活以爱情为中心,你会活的很伤;如果你的生活以攀比为中心,你会活的很苦闷;如果你的生活以宽容为中心,你会活的很幸福;如果你的生活以知足为中心,你会活的很快乐;如果你的生活以感恩为中心,你会活的很善良;1、做人:对上恭敬、对下不傲,是为礼;2、做事:大不糊涂、小不计较,是为智;3、对利:能拿六分,只拿四分,是为义;4、恪律:守身如莲,香远益清,是为廉;5、对人:表里如一,真诚以待,是为信;6、修心

  • 15岁华裔少年身披美国国旗军礼下葬!恐怖袭击中,他死顶住门正面中3枪至死不松手......

    点击蓝字关注▼已经过了6天,佛罗里达一所高中的枪击案,又成了一组冰冷的数据。19岁的杀手,毫无怜悯心地杀害了17个人。杀手少年又被媒体扒了个底朝天,说他早有征兆,还在油管上留言,说“我要成为职业校园抢手”,还被群众报警,可惜……17条人命无法挽回,这一个数字背后都含了多少伤痛,多少惋惜,哪怕隔了万水千山,我们依然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疑问、惶恐、愤怒、失望,我们甚至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会亲历这一切……而今天,美国乃至全世界,有很多人正在自发赶往一个华裔少年的葬礼……再过几个小时,他就将以美国荣誉军礼

  • 春雨霏霏醉山水

    点击蓝字关注▼春雨潇潇,雨雾弥漫千万条银丝,荡漾在半空中恰似穿成的珠帘几场潇潇的春雨,山青了,水绿了,山下那汩汩流动的一条溪水,愈发湍急秀丽起来。春色是因雨而神秘,娇媚而含情脉脉!▲明戴进风雨归舟图春雨后唐孟郊昨夜一霎雨,天意苏群物何物最先知,虚庭草争出▲明文伯仁四万山水图万杆烟雨吴门春雨唐高蟾吴甸落花春漫漫,吴宫芳树晚沈沈王孙不耐如丝雨,罥断春风一寸心▲溥儒丛林遇雨图春雨唐刘复细雨度深闺,莺愁欲懒啼如烟飞漠漠,似露湿凄凄草色行看靡,花枝暮欲低晓听钟鼓动,早送锦障泥▲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图-蕉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