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你是我触不可及的爱 最新章节

2017/12/3 22:19: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你是我触不可及的爱
第001章落魄

“你是迟家二小姐?抱歉,我们这家小公司养不起你这尊大佛。你是我触不可及的爱 最新章节

“迟欢?啧啧,我怎么敢录用你啊?听说你跟了韩总一年,在南城向来呼风唤雨,怎么现在要自己出来找工作?”

“……”

刺眼的阳光落下来,明明是炎热如火的夏天,但是迟欢只感到阵阵的寒意,从头到脚,像是一盘冰水浇灭了她最后的希望。

整个南城谁不知她迟欢的名字?南城商界第一把交椅韩宸的女人,迟家身份肮脏低微的二小姐。母亲曾是华语乐坛的第一天后,却因当了第三者郁郁自杀,所以从小到大,迟欢就是大众媒体嘲弄的“宠儿”。

应聘面试十多次失败,迟欢将手里所有的招聘单子揉成团,扔进一旁垃圾桶,姿态一如既往的高傲。

梧桐树下,靠边停着的高调嚣张的红色法拉利跑车是韩宸赠予她的礼物,如今,迟欢坐在这冰冷的车里,试图发动引擎,半响之后,她才看到那油表,已经到了底线。

迟欢烦躁的拎起包,去一旁银行的柜机前,将自己的卡一张张的插了进去,结果界面不是显示卡已经被冻结,就是显示余额为零。

韩宸是真的彻底把她退路给堵死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迟欢自嘲的笑了笑,靠着柜机旁的墙面,给韩宸打了一通电话,但话筒里传来的确实礼貌又好听的女声:“你好,韩总现在不方便接听你的电话,请……”

话没听完,迟欢一把将自己的手机砸在地上,似发泄主人的愤怒般四分五裂。既然想要收回花在自己身上的心思,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他韩宸只要一句话,迟欢就可以把这年来他所有给予她的一切都归还。从此,阳关道与独木桥,两不相见。

可是,韩宸为什么连一句话都不给?

迟欢心里汹涌的怒气,让她不得不去再见韩宸一面。

高耸入云的环球大厦,坐拥南城CBD最为繁华的地段,迟欢仰视这个不可一世的商业帝国,冷笑了一声。自己跟了韩宸整整一年,她安分守己的从不打搅他的事业。第一次来环球大厦,还是在两人闹掰之后。你是我触不可及的爱 最新章节

进去时,前台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匆匆跑过来拦住她:“迟小姐,请问你要找谁?有预约吗?”

“我找韩宸。”

简单的四个字就知迟欢的气势有多强大,这是常年跟在跟在韩宸身边耳熏目染的凌厉与慑人。

前台小姐吓了一跳,颤惊地回答:“不好意思迟小姐,没有预约是不能够见韩总的。”

环球的每一个员工自然都知道迟欢这个女人,不,是整一个南城都知道迟欢这个女人。身穿黑色的夏奈尔修身连衣裙,脖子上带着Bvlgari最新的欧洲款水晶蓝吊坠,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娇媚动人,足足配得上倾城二字。

她有众人津津乐道的身份与过往,一年前,她跟已经破产了的陈家公子陈立诚秘密举行一场婚姻,媒体皆笑说迟欢与陈立诚贫富不弃,三年恋情终于成果。

可是新婚当晚,迟欢就被人拍到与韩宸在酒店密会,因此名声扫地的迟欢就被迟父迟云峰赶出了迟家。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然而迟欢没有如此消失在南城众人的眼前,她以一个无法想像,惹人争议的身份高调出现,韩宸的每一次出席赴宴必定是带着迟欢一同前往。迟欢被包`养的说法甚嚣尘上,闹得南城又是一片风雨。

迟欢不顾别人怎么看,她冷着声对前台道:“那就现在给我预约,我要马上见到他。”

边说,迟欢就走向大厅的电梯,两边的保安急匆匆地跑来,把迟欢拦在了走道之外,前台忌惮又犹豫的跑过来,并未说什么。

“让开。”迟欢冰冷地瞪着他们。

面前的几人完全没有任何动作,无论迟欢如何的脸色,就是不让开。说明163nvren.com周围经过的员工看见,纷纷对她侧目,细微的嘲讽声不断地传进来。

“唉,那不是迟欢吗?她和韩总吵架了?可头一次见她来环球,真人长得就是个狐狸精!”

“可不是,结婚当晚就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能是个怎么样女人?你看她这脾气,韩总恐怕是早就腻了她,要她滚蛋了。”

“……”

迟欢紧紧地握着五指,半仰着头才能忍住眼底的泪水,深吸了一口气,她一脚就踢向面前的保安,对方措不及防地退后了一步,却还是挡在了迟欢面前。

高傲地转身,迟欢走向大厅一脚的沙发坐下来,非议声不断传来,她却置若罔闻地拿起了杂志看,偶尔看向电梯口的位置,留意着韩宸的动向。

但直到华灯初上时分,大厦的员工几乎都已经下班了,连大厅里都暗了那富丽堂皇的水晶灯,韩宸却从未出现。

韩宸不想见她。迟欢知道。你是我触不可及的爱 最新章节

第002章去找他

迟欢丢开手上的杂志,站起来就走向电梯口,保安立刻过来拦住她:“小姐,韩总已经下班了。”

迟欢皱眉,脸色越加的冷然,如刀的目光射过去,看得保安噤声。

这时,跟在韩宸身边的特助从电梯里出来,见到迟欢,丝毫不意外的停下脚步,站立她面前。

“迟小姐。”林泽低下头,毕恭毕敬地问好。

迟欢却是看都没看他,径直绕过去就要走进电梯,林泽的嗓音从身后传来:“韩总已经下班了。”

退后了几步走到林泽身边,迟欢偏头问:“他在哪里?”

林泽皱了皱眉,犹豫了半秒才缓缓地说了一个地方。

……

站在这座南城名副其实的销金窝门口,迟欢的脚步顿住了。

都说迟欢新婚当晚是在酒店跟韩宸密会被抓拍,其实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这座销金窟。

韩宸要什么样的结果?让她苦苦挣挣扎走投无路之后,放下所有的自尊所有的面子来求他,兜兜转转,其实她迟欢永远是韩宸手里的玩`偶。

深吸了一口气,迟欢走进夜宴酒吧,纸醉金迷,声色犬马就是对这里最好的形容,奢华辉煌的建筑装修处处都体现出最挑剔的品味,这里,自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进来,只有内部认定的贵宾才有资格。

而因为韩宸,她一直以来都是这里的熟客,连侍者见到她都会恭敬地向她问好,这份优越感,在作为迟家二小姐的时候她一点也体会不到,但是作为韩宸的女人,谁都要对她忌惮三分。

轻车熟路地来到三层的包厢,门口的侍者却并没有让她进去,迟欢一把拂开了对方的手,“啪”地一声就推开了包厢的门,里面的人纷纷讶异地看过来。

扫视了一眼,迟欢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坐在正中央意大利沙发上的年轻男人,此刻他的旁边坐着一个打扮清凉的美女,吊带抹胸的裙子几乎掩不住丰满的雪梅,时不时暧昧地蹭在男人的胸前,说不出的性感勾人。

而优雅的男人半垂着眸,修长的指尖攥着酒杯,醉红色的光芒映射在男人幽深的眸底,足以勾去任何人的呼吸。

站在门口,迟欢的视线越过桌上的酒瓶直直地看过去,可是韩宸始终没看她,周围的几个男人皆是好奇地看向迟欢,他们都是韩宸的发小,自然知道迟欢的身份,不过两人也不是第一次闹别扭,自然也没往深处想。

迟欢紧紧地握着拳头,忍住心底不断翻涌的怒气走过去,坐到了韩宸的另一边。

包厢里的几人都是带了女伴,此时当然不会掺合他们的事,有的甚至已经识趣地退常

“韩宸。”迟欢转过脸,望着韩宸英俊清隽的侧脸,但是回应她的不是韩宸,而是他怀里的清凉女人。

“迟小姐,好久不见。”迟欢刚才一直没有看清女人的外貌,现在认真地打量,才发现竟然是她之前辞退的秘书。

呵。冷冷地笑了声,迟欢当然不会忘记她,当初这个女人在别墅里勾`引韩宸未遂,她一怒之下就辞退了她,没想到现在真的近了韩宸的身。

“我可不想见到你。”迟欢冷冷地反诘,潘欣却笑得更欢。

韩宸始终是不看迟欢,低低地呷了口红酒,薄唇掀起一丝完美的弧度,长指挑起潘欣的头发把玩着,专注而认真,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打扰到他。

潘欣笑意盈盈地望着男人英俊的脸,身子微微拱起,从男人的视线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她坚挺的丰满。

“韩宸,我错了。”迟欢握着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最终缓缓地吐出了这句话。

她知道,韩宸要听的就是这一句话,要她示弱而已,反正都妥协了这么多久了,又何必再多这一时。

在迟家的时候,她就是万般地妥协,却换不来公平地对待,在韩宸身边,她也是这般的妥协,可是最终还是伤痕累累。

迟欢命该如此。

她自嘲地笑了下,一声叹息清晰地落进了身侧男人的耳中,他的手还捏着怀里女人的长发,忽地一个用力,潘欣被扯痛得嘤咛了声,脸上却还是竭力绽放着盈盈笑意,柔柔的嗓音酥麻入骨:“韩少,你轻点。”

一句话,让迟欢本来已经压制住的平静再一次翻江倒海地袭上心头,她愤怒地瞪着冷漠男人的背影,手想要板过男人的肩膀,可是却在几乎要碰到的那一刻又缩回了手。

韩宸的手从女子的发梢离开,她的手还挽着他的一侧臂弯,他抽出手来,拍拍女子的肩膀低声说:“先出去。”

虽然是柔和的语气,可是其中的毋庸置疑谁也不敢忤逆。

潘欣纵使不情愿,却也只能讪讪地收回手,蹭到韩宸的耳边暧昧的呼气道:“韩少,随时都可以找我。”

抬眸的时候,正好与迟欢讥诮的眸光对上,她甜甜地一笑,眼中浮起得意的光芒,是属于一个胜利者的。

胜利者?在韩宸的世界里没有一个女人是胜利者,迟欢捏紧了拳头,笑的嘲弄。这时,侧对着她的男人终于缓缓地转过身,眸光落在迟欢身上,平寂无波。

“欢欢,你说过要永远离开。”男人盯着她,薄唇微微勾起一丝冷漠的弧度,刺痛着迟欢的心脏。

第003章留一条活路给她

捏紧的五指缓缓松开,迟欢的脸色稍稍缓和,却还是有些冰冷:“对,韩宸,我想过了,我们这么下去没有任何结果,我要离开。”

韩宸眯着眼,如雕塑般的脸上一片森冷:“那又怎么来找我?”

“你知道的!你什么都知道!你如果要收回,我可以把你的东西全都还给你,只要你给我留条活路。”迟欢在韩宸面前是没有什么尊严与对等可以谈的。

只要韩宸不松口,迟欢根本活不下去。

她要闹离开,男人嘴上不说,可实际上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她一丝离开的机会,他放任着她苦苦挣扎,直到撞到头破血流了,迟欢终于肯在他面前示弱,还要看他的心情。

迟欢累了,她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有意义。

“欢欢,谁给你这个胆?让你跟我说这种话?”韩宸看她,像是一个从来无人解开的迷。

迟欢看不透,他对她简直就是宠溺至极羡煞旁人,他可以给她所有,独独除了一样,爱。若是不爱,那便不要在一起,她迟欢迷茫一年多,也该从这个梦里清醒过来。

“是不是因为你前夫回来?”

韩宸一句话简直把迟欢浸入了冰窖,修长的指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晃动的红酒划出一道道凌厉的光。

“不是!我跟陈立诚没有关系。”

像似被发觉自己的秘密,迟欢挪开视线,不敢触上韩宸冷冽的目光。

没关系?没关系是该这样的表现?韩宸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蔓延,眉宇间暴戾与狷狂,令迟欢猛然清醒。不要惹韩宸,不要跟韩宸做对,不然自己的下场绝对生不如死。

迟欢纵使高傲,也不过是韩宸手里的玩`偶,一开始踏入韩宸这个世界起,她就明白这一场危险的游戏,不是她说退出就能退出的。

“韩宸……我……我说的都是气话,我收回。”迟欢的气势顿时弱了下去。

“可是我已经听到了,你说得这么冷静,你让我怎么相信是气话?嗯?”最后一道尾音藏着丝危险的气息,男人眯起黑眸,让迟欢的心寸寸地凉下去。

“就是气话!再冷静我说的也是气话!是我说错话。”迟欢此刻是要无理取闹到底,不然惹了韩宸的后果不是她能承担。

“韩宸,我不走,我以后都乖乖听话,你别生气。”迟欢的手伸过来握住韩宸冰凉的手,他的身上流动着淡淡的香水味,是属于潘欣的,这让她微微皱了下眉。

“我怎么会生气。”男人放下酒杯,修长的指挑起女人尖细的下巴,他的眸光一寸寸地逡巡着女人精致的小脸。她有痛苦与挣扎,有高傲与尊严,可这一切在韩宸面前粉碎成灰。

只要韩宸变色,迟欢不得不臣服,其实她也是以为韩宸早腻了自己,那样不光彩的过下去,不如早早结束。

“欢欢,既然你说你不要我给的,我自然要全部收回。”他说的云淡风轻,迟欢的脸色却变得恐惧。

韩宸他是真的要跟自己过不去?迟欢是见识过那些人的下场,她害怕,忽然抱住了韩宸的腰,她的脑袋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韩宸,是我的错,你给我的,我全要,以后你不说,我就不走。”

“韩宸,让我留下来。”她第一次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如此低,在这个男人面前,在现实面前。

迟欢不可能再回去迟家,在偌大的南城,没有韩宸一句话,她根本无法存活。当现实击破美好,迟欢发现她早就回不去了。

当她跟这个男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只给了她一条路,一条彻底堕落的路,然后,万劫不复。

“还敢离开?”韩宸沉沉地问她,那种势在必得的语气让迟欢恨得牙痒痒,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她摇摇头,乖顺地蹭了蹭男人的衬衣回答他:“不敢,也不会。”

男人终于有了一丝温柔的笑,手掌轻轻拍着女人的背,他的吻落在她的发顶,柔情动人:“记住你的话。”

晚上迟欢终于回到了这座久违的别墅,这些天她一直都住在酒店,认床的习惯让她已经许久未好好睡一觉,现在躺在床上,周围都是独属于韩宸的气息,竟让她有一种安定的感觉。

讽刺地笑了笑,她撑着下巴看向浴室,这一次的别扭就像以往那样,韩宸还是平静地接她回来了,但是她知道,这一次他可能真的是生气了,可是他做了那样的事,她怎么能无动于衷。

沉沉地叹气,迟欢掖着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一周前她是打定了主意要永远离开这个男人,这一年她都受够了那些冷言冷语,可是她始终是太高估了自己,没有韩宸,她真的是,死路一条。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一个薄荷味的怀抱从后面揽住她,迟欢下意识就往男人的怀里蹭了蹭,手臂搭在他的腰上,他身上的沐浴露是她最爱的薰衣草味,那时候的韩宸是十分讨厌这股味道的,后来却渐渐被她逼着一定要用,现在已经成为了习惯。

看,习惯就是这么可怕。

男人的大掌贴着女人的后背,隔着薄薄的面料感受到她微凉的温度,另一只手挑起女人精致的小脸,她的眼睛闭着,长翘的睫毛微微眨着,她并未睡着,薄唇压下来缓缓地描绘着娇艳的樱唇,迟欢不满地嘤咛了声,眼睛在刹那间睁开。

韩宸俊美的五官在灯光的投射下魅惑勾人,一双微眯的黑眸如墨般深沉,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沉醉在男人的视线里,樱唇微张,炽热地就勾住了男人的腰主动回应,暧昧的气息弥漫开来……

直到天微微亮,迟欢才被男人抱进了浴室,可是温水堪堪漫过胸部,韩宸再一次把她压在了墙上展开新一轮的攻势,迟欢疲 惫地握住男人的手臂求饶:“韩宸……我受不了了……”

第004章不该管的不要插手

韩宸的胸膛紧贴着女人的后背,她向后看过来的时候后颈拉出优美的弧度,韩宸的吻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迟欢敏感的尖叫出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笼罩着她,耳边是韩宸低沉喑哑的嗓音:“欢欢……”

迟欢听着他的声音,浑身都酥酥麻麻的,他的嗓音更深地勾起了她的欲念,她仰着头,韩宸扣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吻着,强势却又带着丝丝的温柔,迟欢全身无力,只能攀着墙壁承受着男人的冲击,渐渐地昏迷……

……

迟欢醒来的时候,身侧的位置已经空了,她的手探过去,似乎还能感受到韩宸的温度,眨眨眼,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韩宸的吻落在她的脸上。

缠绵的吻让迟欢最后一丝睡意彻底消散,迷蒙的眸子变得清明,男人已经穿上了黑色的丝质衬衫,金色的扣子折射出微光,晃得迟欢的眼睛微涩。

“韩宸,我要去上班。”迟欢推了推男人的肩膀,现在以她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哪家公司会聘请她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而唯一能够帮她的就只有韩宸,可是韩宸一向是不愿意她出去工作的,已经毕业了半年,她一直都呆在这里,这样的生活让她彻底地厌倦了。

闻言,韩宸果然皱了皱眉,眉宇间的寒意浮起,长指划过女人微肿的红唇,轻柔地碾过,嘴角微微勾起:“我不答应呢?”

“那你就别去上班了。”迟欢圈着男人的脖,美眸望着男人完美的俊脸,笑的娇媚动人。

“真的想工作?”韩宸的脸色未变,顺势压下来把迟欢困在自己的怀里。

迟欢点点头,语气带着一丝委屈:“在这里很闷。”

“我让林泽在环球给你安排。”韩宸把女人长卷的棕发拢在耳后,一张绝美的小脸露出来,在微光的勾勒下美得倾心。

“我不要去环球。”迟欢的手垂下来,小脸撇向一边。

污言秽语,她就算早已习惯心里也始终会难受,何必要在那里工作找罪受。

“没有人敢对你有意见。”韩宸知道迟欢的想法,但是那些谣言,他完全可以控制。

“不要。”迟欢还是不愿意,看着他道:“算了,我去找季晴,她最近在筹备杂志公司,我去她那里打杂好了。”

韩宸的手勾着女人的长发,听到她的话微微一扯,顿时疼得迟欢蹙眉:“韩宸。”

“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韩宸站起身子,双手插着裤袋居高临下地看着顾晴:“但是有的事,不该管的不要插手。”

“我不能看着迟家倒。”迟欢忽地坐起来,就算她再恨迟家的人,可是她还是姓迟,有些事情,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

“欢欢。”韩宸皱眉:“你现在是我的人。”

迟欢沉默,她怕再说下去,两人又要冷战了,她不知道为什么韩宸一定要针对迟家,可是却偏偏留她在身边。

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迟欢出神地望着窗外,看见那辆耀眼的轿车驶出去别墅,她才收回目光,拿起一旁的手机给季晴打电话。

季晴的杂志公司靠近市中心,是一栋独立的小洋房,迟欢过来的时候,季晴正坐在花园的摇椅上晒太阳。

“季大小姐,你是来养老还是在工作?”迟欢摘下脸上的墨镜在季晴身边坐下。

“要是真的在养老就好了,可惜我还太年轻。”季晴配合地叹气,哀怨地看向迟欢问:“你和韩宸和好了?我就说嘛,你们俩怎么会掰了,都老夫老妻了,就将就着过完这辈子……”

季晴的话还没说完,迟欢一手就把杂志拍到了她的脸上:“别提他,我们才不是那种关系。”

“对了,迟家那边怎样了?”迟欢转移话题问。

季晴皱了皱眉:“迟氏最近的情况越来越遭了,可能很快就撑不下去宣布破产了,你也别太上心,迟家那群狗那样对你,破产了最好。”

迟欢的身子微震,眼底的慌乱浮现,她抓着季晴的手腕:“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迟氏?”

季晴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望着迟欢,点了点她的额头:“现在是你家那位要弄死迟氏,谁敢去救迟氏就是找死,你知道韩宸的手段的。”

“可是……”迟欢还想要说什么,季晴已经打断了她:“我说迟欢,这个时候你就别再心软了,想想你这二十三年过的都是什么日子,迟家从来没有把你当作女儿来对待。”

“还有。”季晴补充道:“陈立诚和迟欣下周就回国了,我看迟氏一时半会也还是有救的,不过我想也就只能再撑一段时间,我哥说,韩宸这一次是真要把迟氏毁得渣都不剩。”

第005章父亲的电话

闻言,迟欢的脸色刷地苍白,季晴看着她惊变的脸色,本来是不想说出来的,就是怕迟欢会有这样反应。

“算了,迟氏的事你就别管了,好好给我在这里工作。”季晴拍拍她的肩膀。

迟欢愣怔地出神,陈立诚,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勾勒出男人俊逸的轮廓,他温和的笑,他指尖的温度,他温暖的怀抱,竟是勾起了她过往所有的回忆。

他是她曾经的爱,却也成为了她一生的痛。

季晴的杂志公司规模不大,现在刚刚运营,员工也就十来个人,虽然大家都知道迟欢,私下里不免也要对她议论几番,迟欢能做的就只有温和待人,保持着淡淡的笑意做好自己的工作。

下班之后,季晴约迟欢一起吃饭,但是迟欢想着今天毕竟是她和韩宸和好的第一天,要是她晚了回去,说不定韩宸又要生气了。

听到迟欢的解释,季晴没好气地瞪她:“重色轻友啊!不过要是我身边也有一个韩宸,我也一定陪他不要你哼哼,”

迟欢笑了笑,开车经过迟氏的时候,她放慢了车速望着这座高耸入云的建筑,闪耀的大理石外墙熠熠生辉,迟氏的标志镶嵌在顶端,脑海里回想起季晴的话,如果迟氏没了,她是该幸灾乐祸的,可是父亲慈祥的嗓音不断地流动在耳边,虽然已经是数年前,可是迟家给过她的点滴温暖,她始终是记得的。

掏出手机,指尖停留在父亲的号码上,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嘟——”的喇叭声在后面响起,迟欢回过神来,丢开了手机继续开车。

……

深夜的时候,迟欢沐浴完出来,手机已经响了好几次,竟然是父亲打过来的。

她回拨过去,一年未听到父亲的嗓音,迟欢竟变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直沉默着。

迟云峰叹了一口气,过了几分钟才沉沉地开口:“小欢,下周是迟氏的周年庆,你妹妹和立诚也回国了,你到时抽出时间出席吧。”

迟欢紧紧地握着手机,心底的沉重蔓延开,眸底有雾气在积聚着,她想要说话,可是嗓子哑哑的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以什么身份出席?

她早就被迟家赶了出来,谁都知道是她是迟家的耻辱,可是现在,她的父亲竟然还让她在迟氏这样的场合露面?恐怕也不过是想要见韩宸罢了。

“我最近挺忙的,可能没时间。”半晌之后,迟欢才回答他。

那边安静了一会,谁也没有再出声,迟欢抑制住想要挂掉电话的冲动,颤抖地闭上了眼睛把泪水咽下去。

“小欢,你也知道现在迟氏的情况……”

迟欢冷漠地勾唇,终于说到点子上了,可是她就是该死的心软,父亲的话还没说完她立刻就打断了他:“看情况吧,有空就去。”

说完,她甩手就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抬眸才发现韩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

“韩宸,我爸让我去迟氏的周年庆。”

“你想我陪你去?”韩宸挑眉,在迟欢身边坐下来搂着她的肩。

“你一定要这样做吗?”迟欢认真地望着韩宸,身侧的男人无论何时都这般冷静沉稳,她连他一丝一毫的想法都窥探不了。

韩宸没回答,但是他的沉默已经给了她答案。

“陪我去吧。”迟欢低下头,乖顺地靠在男人的怀里,他的心跳声就在耳边,可是他的心始终在她遥不可及的地方。

韩宸的手轻轻拍着迟欢的后背,黑眸微微眯起,他点了烟夹在指尖,半晌才应了一个“好”字。

……

迟氏的周年庆在南城的六星级酒店举行,现在的迟氏仍处在危境当中,这一场宴会邀请的贵宾都是和迟家交好多年的生意伙伴和朋友,但其实出席的并不多。

谁都知道现在迟氏就是一块烫手山芋,不少人都知道这一次是环球在针对迟氏,没有人愿意得罪环球,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环球总裁CEO竟然出席了这一场宴会。

当晚迟欢挽着韩宸高调而来,聚光灯从门口一直延续到场内,俊男美女一向是最夺人眼球的,更何况两人的身份更是备受瞩目。

迟欢是被迟家赶出家门的二小姐,她在的地方少不了污言秽语,但是今天她身边的人是韩宸,没有人敢说她的一句不是。

纤细的指尖把玩着酒杯,迟欢巧笑嫣然地站在韩宸身边,搭讪的宾客络绎不绝,但是韩宸始终是冷淡的态度,言明他只是单纯来出席周年庆,不谈任何工作问题。

迟欢笑盈盈地望着身侧璀璨耀眼的男人,几乎全场名媛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可是此刻他的眼里只有迟欢,嘴角噙着浅淡的笑,他夺过迟欢手上的香槟,帮她换了一杯新鲜的果汁:“酒量不好,喝果汁。”

“就喝了几口而已。”迟欢嘟着小嘴,颇为埋怨地瞪着男人。

“几口也不行,上一次你也是喝了几口,酒疯全发到我身上。”韩宸勾了勾迟欢的鼻子,脸上宠溺的笑意羡煞旁人。

迟欢不由得看呆了,韩宸的一举一动勾魂夺魄,总是能轻易就让人沉沦。

“你还记着。”迟欢嗔怒,上一次陪着韩宸去酒吧,她才喝了几口鸡尾酒就晕了,回到家的时候缠着韩宸吐了他一身,当然,韩宸把她丢进了浴缸之后,她还来了一次霸王硬上弓,本来她还不信,可是第二天看见韩宸身上的红印,她羞得一个月都没敢在床事上再主动过。

“我那时不知道。”迟欢羞赧地低头,她最怕就是韩宸翻她旧账,总是让她无地自容。

你是我触不可及的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是我触不可及的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9章(第19章 心有余悸)

    原标题: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9章(第19章心有余悸)小说名称: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第19章心有余悸它们容貌血肉模糊,看起来就像两具冷藏过的女尸,解冻后血液跟冰水流下……头顶那只横着爬到我侧面,泛着恶臭的舌头拴得我脖子越来越紧,那粘稠的湿冷,让我有种被它舌头钻进喉咙里的恶心。“嘻嘻嘻嘻……林如意……只要你死了……我们就能去投胎了……死吧……林如意……”它空灵的声音尖锐在侧面响起,刺痛我耳膜……我想挣脱它们的,可身体的力气一点点被它们消弱,喉咙被掐得发不出一丝声音。渐渐地,让我产生高原反应,呼

  • 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9章(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

    原标题: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9章(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小说: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孙管家说你昨晚有应酬,一定喝了不少酒,所以等你的时候顺便给你熬了点粥。”原本想要表明自己并非是因为有求于他才卖个乖,不过想到拿户口本这件事,还真不是件小事……“现在才七点左右,你这一路开过来少则半个小时,起那么早,不怕被早起的虫子吃啊?”凌雪峰坐过去,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意。平日里,凌雪峰总是一副长辈般的严肃脸,这会儿竟然变得幽默起来,实在有异于平常。“大哥,你先把粥喝了吧。”

  • 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19章(019:这里的女人都是你的情敌)

    原标题: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19章(019:这里的女人都是你的情敌)小说: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019:这里的女人都是你的情敌“你这个女人就只会惹麻烦。”徐之墨冷漠的视线落在季小黎的身上扫了一眼,随后她漠然开口,回答季小黎的话。她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人,那不是一句谢谢就解决得了的。季小黎的眸光暗了暗,心中自然清楚徐之墨为什么要这么说,这件事情就连季小黎自己都在自责,或许她真的就只会惹麻烦而已。但是在那之前,刘心蜜找上自己的时候,还不是因为徐之墨?刘心蜜说,会场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你我的

  • 君主的神秘私宠19章(第19章 自杀)

    原标题:君主的神秘私宠19章(第19章自杀)小说:君主的神秘私宠第19章自杀君夜寒正享受无边征服的快感和美妙,突然感觉到怀里女人的身体慢慢软了。他惊得猝然抬头,才发现自己抢走了女人太多的呼吸,她都要憋死了。君夜寒抬头,小五的呼吸得到自由,双手无意识的抵着君夜寒的胸口,大口呼吸。小脸憋得通红,红的好像桃花一样水嫩妩媚。君夜寒上一次的暴虐,只是盛怒之下的发泄,并没有真正去细细品尝这女人的滋味。这一次,他不会放过。小五被迫在君夜寒的身下承欢,每次都以为这次之后他会放过自己。可是每次的结束都不过是下一次

  • 神秘老公,慢点撩19章(第19章 更无情一点?)

    原标题:神秘老公,慢点撩19章(第19章更无情一点?)小说名:神秘老公,慢点撩第19章更无情一点?季小白一整天都浑浑噩噩。张暇悄悄过来找她,说李小婉在她坠海失踪之后是怎样嚣张的,季小白听罢只是笑笑,“我们本来就没交情。”一句话就打发了张暇,但又招来了李小婉,李小婉兴师问罪,问她是什么意思?“我说的是实话。”季小白错开眼神,不愿意看李小婉,只要一看到李小婉,她就想起昨天晚上自己是怎样在徐战骁身下承欢的。“季小白!你这个人就是没心没肺!亏我还因为你坠海伤心那么久!”李小婉突然哭了,“我们再没有交情至

  • 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9章(第十九章 干体力的是我)

    原标题: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9章(第十九章干体力的是我)书名: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第十九章干体力的是我曾经想要躲得远远的,却发现,彼此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近。越是这样,赵素瑶的心越是慌乱。整整一个上午,赵素瑶始终处于紧张的状态中。一想到昨晚和霍亦宸脱光光同床共枕,还不清楚有没发生过什么,赵素瑶便有种落荒而逃的想法。咬着笔尖,耷拉着脑袋,赵素瑶郁闷地喃喃自语:“霍少是赵美意的准未婚夫啊,要是让她知道我和霍少……啊,要死了……”赵素瑶不停地抓狂,双手使劲地抓着头发,使劲地揪着。“注意形象。”低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