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权少贪欢:撩婚99天 最新章节

2017/12/3 20:45: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权少贪欢:撩婚99天

第001章 什么来头?!

七月本该是阳光正好令人舒适的月份。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可一连下了十多天的雨,非但没有让温度降下来令人舒适凉爽,反而让这天气更加沉闷了。又热又闷,简直让人烦躁不已。

安宁一手托腮望着远处天边的乌云,那黑压压的一片,看着就让人心里压抑。她知道,烦躁的情绪跟天气没关系,纯粹只跟她的心境有关系。

吃到嘴里的大餐,硬生生给人掐住脖子吐了出去,任谁的心情都不会太好。

三年高考,四年本科,再加上研究生的两年。她整整玩命儿了七年,不都是为了这一刻么?却因为一个男人,什么都没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多年的夙愿,毁于一旦,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她……

“安律师!”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令安宁从思绪中回归现实。她微微牵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个淡雅的微笑。

蒋欣然的声音,永远都这么充满了活力,说她是元气少女真是一点没说错。

“你怎么有空来找我了?”

“嘿嘿,来请你吃饭呗!”俏皮的冲她眨眼,蒋欣然压低了声音,“还记得前几天我让你帮我看的合同吗?你找出了合同里一条隐形霸王条款,直接帮我家挽回了上千万的损失。连我哥都对你赞不绝口呢。”

“拉倒吧——就算没有我,结果也是一样。你们蒋氏集团的精英律师团可不是吃素的。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不过……能被蒋欣然家里那位兄长夸奖,倒是很值得骄傲一下。

“呐呐,安律师,你什么时候下班啊,我们去吃饭啦。十八公馆才请了一个厨子,做川菜最拿手了。我知道你最爱吃辣了呢。”

“欠着吧,改天吃。晚上师父给我安排了相亲。”

“什么?!”蒋欣然一跺脚,“你怎么也是今天晚上相亲!”

“也?”

安宁自认她抓重点,还是抓的很不错。163女人网

“我哥也是今天相亲!对了,你在哪儿相亲?”

“十八公馆。”

蒋欣然把眼睛瞪成了铜铃,“我哥‘也’在十八公馆……安律师!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哥?我哥长得帅,工作好,家境优,人品更是没的说。怎么样,我帮你联系一下?如果你看不上相亲对象的话,别浪费,去跟我哥相一下呗!”

蒋欣然她哥?

那个政界的新晋权贵、明日之星,只用了短短五年时间就坐上了外交副部长位置的男人?

“我可高攀不上。”

“别介啊,安律师,你有胸有腿有脸蛋儿,还是中政的高材生,你配我哥绰绰有余。”

说着,蒋欣然那爪子就往安宁的胸口去抓。完事儿了,一脸的满足,“安律师,你手感真好!”

“滚蛋——”安宁没好气儿的翻了个白眼,“赶紧走,我还一堆事儿要忙呢。”

“安律师,怎么说我家也算是豪门吧,你真不考虑一下我哥?嫁给我哥,你就是豪门夫人了哦!”

“走!”

蒋欣然那丫头却不依不饶,说什么非要见一见她的相亲对象,看有没有比她哥优秀。网站http://www.163nvren.com/如果没有她哥优秀,她就必须得去跟她哥相亲。围在她身边唠唠叨叨一下午,搞得安宁是一个脑袋两个大。

要不是半道儿接了个电话说是家里出事儿了,搞不好这丫头真会厚着脸皮跟着她哦。

因为到的早,安宁就在包厢一边处理工作一边等,结果等她想起来的时候,一看表,距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钟头,对方也没出现。估计对方跟她的情况一样,都是给师父逼来的。对方没来正好,她也省去拒绝解释的时间了。

她自个儿的情况她自己清楚,她……至少现在,她还没有准备好要开启一段感情。权少贪欢:撩婚99天 最新章节既然没有这个意思,也别耽误了人家。

一边慢慢的向电梯走去,一边接听起了电话。

“相亲怎么样呀,安律师。对方有我哥优秀吗?”

“不知道,人家没来。不说这些,你家里没事吧?”

“没事儿!就是我哥出车祸了,也不严重,轻微脑震荡。现在正跟医院躺着呢。明儿一早就能出院!安律师,你说巧不巧,你跟我哥同一天同一地点相亲,我哥车祸爽约,你相亲对象也爽约,有没有可能你就是在跟我哥相亲啊……”

蒋欣然后边的话,安宁没听见,因为她面前横着两个黑衣壮汉,挡住了她的去路。

“是她吗?”

“看着像!”

“那怎么办?”

“老大说了,宁错杀,不放过。还能怎么办?带走!”

下一秒,安宁轻轻松松就被两个壮汉悬空架在了半空中——

“唔唔唔嗯嗯!”

嘴巴,也给人家死死捂住。

瞪了瞪眼睛,安宁眼睁睁看着十八公馆的服务生与他们擦肩而过,却对她明显被人绑架的画面,视而不见!

顿时,安宁的心,便沉到了谷底。

十八公馆,京城最奢华的私人俱乐部。出入的都是名流权贵,只接待私人会员。敢在这种地方干出绑架的人,身份绝对不一般!

这些人,什么来头?

第002章 装黑社会?

两个壮汉架着她,一路上毫不避讳十八公馆里的服务生与客人,架着她便坐上了电梯。

短短不到一分钟,安宁脑袋里闪过了无数种可能性。

难不成是……他?!

很快,她便否定了这个猜测。那个毁了她七年努力人生夙愿的男人,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敢在十八公馆横行霸道。

那是谁?

她一个刚研究生毕业不到半个月的学生,能招惹到什么仇家?既然跟她私人无关,那就是工作上的恩怨了?

她记着,律所前两天才接了一个经济案,委托人告上法庭的就是一个不太干净的金融公司。背后据说是有黑道撑腰。

恐怕八九不离十,就是这个金融公——

“老大,人带来了!”

嗯?

还不等安宁看清楚,她就被两个壮汉像丢垃圾一样的扔了出去。脑袋狠狠的撞在了沙发的靠背上,不是很痛,但来的太过突然,让她眼前一黑。

“唔嗯!”

可这还没有结束,身体因为沙发的弹力,再一次狠狠的向地上载去。这一摔,摔的安宁眼冒金星,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跟散了架似得。靠脑袋吃饭的律师们,身体总是羸弱的让人同情。

“呵……”

包厢里,忽然响起了一道低笑声,本该是沙哑性感的嗓音,却因为那语气中的阴冷,犹如幽冥鬼蜮里蓦然身处的一只森然白骨爪,令人——

不寒而栗!

安宁打了个冷颤,跪在地上伸手胡乱摸到了一个物体,便想爬起来。可当她抬起头的一瞬间,她懵逼了。呃……

氤氲昏黄的包厢里,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隐藏在阴影当中,她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却觉得一股凉气从头顶传到了脚尖儿,直觉得寒气逼人。

而她的手……正搭在男人的膝盖上,不,严格来说,应该是狠狠抓着男人的大腿。

到底是法学系毕业的学生,安宁迅速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收回手,向后退了几步,脊背抵在包厢的桌腿儿上,冷静的……咽了口唾沫。

“绑架罪,是指勒索财物或者其他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绑架他人的行为。根据情节的严重及性质,最低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最高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没收财产。”

“哦?”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向前倾身,带着嘲弄的表情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她,“威胁我?”

而这时,安宁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那男人一张宛若古希腊神袛战神般英俊雕刻的五官,精致、峻峭、邪魅、张扬,又凛然正气。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四溢的弧度。尤其他的一双眼,漆黑的没有一点杂质的瞳仁,好像一个黑洞,能够吸取所有的光彩。

总觉得被这眼睛瞧上一眼,灵魂都会给吸走一样。

皱了皱眉头,安宁没有说话,只是冷漠的看着对方。

这毕竟是十八公馆,他们不敢闹出人命。而且一路上还有那么多人都看到她被绑架到了这里。她就不信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还真没有王法了?!对峙几秒,男人懒洋洋的收回目光,“挺冷静啊!”

“还行吧,这毕竟是个讲法律的社会。”

“跟老子讲法?有点意思。”男人‘啪嗒’一声,燃起一支小白棍,翘着二郎腿,幽幽的喷了口烟圈,夹裹着一句阴冷的话语,“说说,强奸罪,又怎么判?轮坚罪,又怎么判?”

心尖儿一颤,安宁仰着脖子顶了回去,“装黑社会吓唬人啊。”

“你看我,像装的?”男人嘴角噙着一抹邪笑,他……他还真不是装的。

想到那金融公司背后的势力,安宁吞了吞唾沫,紧张的同时,却更冷静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她就是一小助理律师,上庭都没发言机会的那种。

“妹子,别紧张。问你几个问题,回答的好了,你——”

凄惨杀猪般的一声‘五爷’过后,包厢上方圆形的玻璃上,赫然出现了一张猪脸,哼哧哼哧撑着鼻孔冲里边张望。不过很快便被人拉开。

而男人的动作极快,在那猪脸出现的前一秒,男人已经一把抓起她的胳膊。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安宁便被他拖到了沙发上。

“不想死,就放聪明点儿。”

一句警告的话完,男人伸手‘滋啦’一声,她的白衬衣就成了两片儿。

随后,男人的手伸向了她的裙底……

第003章 给男人糟蹋了?

“安宁……宁儿……呀,安律师!”

“啊?哦!”

捋了捋腮边的黑发,安宁淡淡的笑着,“怎么了?”

“宁儿,你今天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哦。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同事田小甜关心的望着她。两个人是前后脚进入律所的助理律师,这是叫着好听的,说的难听点直白点,什么助理律师?不过是大律师身边打杂儿的小跟班罢了。不过安宁是中政的高材生,专业知识绝对过硬,很快就在律所站稳了脚跟。有些小案子,也会交给她独立办案。而田小甜则是念了个不入流大学的法律专业,到现在也只能做些归档、入档、打字复印的杂活儿。

最开始进律所的时候,田小甜不懂的东西太多了,基本上可以说,什么都不懂。大律师都很忙,没时间手把手教她。田小甜就认准了这个跟自己一样打杂的安宁,有什么不懂的不敢去问大律师,都来找安宁。安宁顺手帮了她几次,这一帮,就彻底给田小甜缠上了。

田小甜,人如其名,甜到忧伤,甜到让安宁牙疼。

所里都戏说,说安宁是曹大律师的小跟班,田小甜又是安宁的小跟班。

一听到昨天晚上,安宁的心尖儿,就‘咯噔’一声抽着疼。那张小脸儿,又惨白了不少。

看的田小甜也是提心吊胆,“宁儿,你脸色真的很差啊!我说姐们,你是不是给男人蹂躏了?怎么一副人比黄花瘦的憔悴?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说呗。我就算帮不了你,也能给你解解闷呢。”

安宁是个冷淡且慢热的人,她不太习惯跟谁走的太近。

可偏偏田小甜跟蒋欣然都是过分热情的人,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亲近了起来。虽然是亲近,但也是被动亲近。

给男人蹂躏了……

想起昨天在十八公馆在包厢里那一声‘五爷’过后的画面场景……

安宁的脸色又是一青,她摇摇头,不愿意多说。

她摇头的一瞬间,脖子上细细密密的吻痕,有几处从衬衣领口露了出来。不过田小甜大大咧咧的没看见,她也很了解安宁这性.冷淡的性子,就没怎么在意,狗腿的从身后变出了一个苹果放在安宁的办公桌上,“安律师,每天一个苹果,疾病医生都远离你哦!还有安律师……”

“田小甜!你的案宗呢?!又给我跑去摸鱼!”

“来了!来了!安律师,那什么,你的脸色真的很差啊!工作再拼,也不能不要小命儿啊!”蹦蹦跳跳的离开之前,田小甜最后的那一句话,让安宁忍不住拿出手机照了照。

她的脸色……

还真是有够差劲的,苍白的脸庞上一双黑眼圈,都快赶上国宝大熊猫了。冷不丁的一看,她还以为是女鬼出笼来着。

昨天一晚上没睡,精神那就好不了!

手指,不由自主的扯了扯领口,一看到自己白皙肌肤上的吻痕淤青,安宁便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嘴唇也死死的抿成一条缝。

那个男人……他……

不能再想下去了!

将领口结结实实的捂好,她猛地拿起办公桌上的卷宗,抖了抖,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本想靠工作分散一下注意力,让自己别去想昨天晚上在十八公馆发生的事情。可她这一看,还真投入进去了。

这算是她的一个优点吧,一旦投入到工作当中,什么事情她都想不到了,也顾不上了。

至于昨晚……就当是——不,那就是黄粱梦一场!

梦醒!结束!

这一忙,就忙了整整一天。连午饭,安宁都是让田小甜帮她带回来,一边分析案情,一边记录,一边吃完的。再抬起头,天都彻底黑了。抬起手腕一看时间,都八点多了。大律师们早早就下班了,剩下加班的都是她这样儿的实习律师。

法律这行当,不管是当律师,还是进公检法系统,都是师傅带新人。一个大律师,手底下能带七八个实习律师。也就相当于有七八个免费的丫鬟太监,随便使唤。碰到个黑心肝的师父,就是二半夜被叫去给师父通马桶换灯泡那也不是没发生过的事儿。

安宁很幸运,她有个好师傅!

这不是,好到连婚姻大事都一并给她操心了。

“死丫头!答应的好好的,昨天为什么没有去相亲!”

“死老头!到底是我没去,还是人家放我鸽子,你先搞搞清楚!”

一想到昨天在十八公馆自己遭遇的事情,安宁就一肚子邪火儿没地撒,语气也就恶劣了许多。

要不是这个糟心的相亲,她能给那森然阴鸷的死男人给压在身下……

“呸——我就怕你这死丫头不肯去,光会嘴上敷衍我!我昨天特意在十八公馆门口埋伏了,我眼瞅着那小子进去了,又一个人出来了,你呢?你人呢?!你上哪儿去了?!”

“师父,我必须提醒你,除非是公安办案的需要,你私人性质的监视,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按照我国民法第——”

“少给我拽法律,你那点皮毛也还是我教的!现在到十八公馆!继续相亲!”

第004章 无德的曹有德

还相亲?

相个鬼!

一向被称为姓.冷淡的安宁,这时候也忍不住想骂两句脏话。

“师父,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昨天在十八公馆都经历了什么非人的虐待跟遭遇——”

“半个小时!你不到咱俩恩断义绝!你也别叫我师父!我不认你!”

“死老头,别成天威胁人。曹律接了个大案子,今天要加班没时间。”

“请假!”

“要扣钱。”

“告诉老曹,你要去相亲,他敢扣你钱我就跟他翻脸!哼!我亲自跟他说,挂了!”

‘嘟——嘟——嘟——’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安宁气的五脏六腑都拧巴到一块去了。

昨天就是在十八公馆,她给个阴鸷凛冽的男人扒了个精光,裤子被扒了,底裤被扯了,衬衣被撕了,她就像个最廉价的货品,给男人逞凶猖狂。一想起昨儿那遭遇,她就恨的牙根痒痒,偏还没地方去说。这种事儿,说出去她自个儿都不信!遮羞布全给扒了,要说什么也没——

“小安,曹律师叫你。”

果然,师父又在威胁人了。

既然大老板都不要她加班,安宁也没客气,“谢谢曹律,那我就先走了。工作不会落下,我晚上带回家做好。”

“别了,留着我做吧。让你师父知道,他又该骂人了。”和煦的笑了笑,坐在雕花红木办公桌后的中年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镜框,斯文成熟,礼貌优雅,一点儿都不像是传闻中只认钱不认人的没心肝无良律师。

“哦,那谢谢曹律。”

“不谢。我听你师父说了,这次的相亲对象很优秀很优秀,小安,好好把握。”

连曹律都一连用了两个很优秀,那到底该有多优秀?

跟她那穷酸的师父不一样,曹大律是与商界政界都很有关系的人。他口中的很优秀……安宁不禁对自己即将相亲的对象,产生了很大的好奇心……如果没有昨天在十八公馆发生的那件事儿,她或许还真的会期待一下。可——

“小安,你的情况,我知道一些。不管怎么样,去见见,总没有坏处的吧?你总不能一辈子都单着。”

看样子,她师父已经威胁了曹律师来做这个说客。

微微一笑,安宁淡淡的反问:“曹律现如今有身份有地位,不也一直单身吗?”

斯文的中年男人冷静的微笑,反问,“好奇?”

“我其实更好奇为什么曹律会跟我师父做朋友。”

虽说当年是上下铺睡了四年的好哥们,可现在嘛……

曹大律摸了摸下巴,“你师父早就不拿我当朋友了,我们现在的关系,有些微妙。”

是啊!太微妙了!

曹大律,名叫曹有德,可干的都是无德没心肝的事儿。只认钱,不认人。只要你付得起那高昂的律师诉讼费,不问良心,不谈道德,不分青红,曹有德一律照单全收。偏他专业素养又过硬,在庭上,这人还嫌少有过败绩。别的地方不敢说,反正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儿上,曹大律可是达官贵人们最信赖的律师。

甭管做了什么黑心事儿,只要曹大律接了这案子,那就是花钱免灾的事儿。

当然,他也是远近驰名的——

无良律师!

而她家师父那小老头儿,就是个搞学问的学术派。在法律界,地位无人撼动。可他只一心扑在他的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除了两袖清风,一身正气,桃李满天下,别的啥也没有。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小老头儿一提起来曹大律,那就是破口大骂其无良无德。可骂归骂,她被一个男人害的无法进入检查厅完成自己的理想,那小老头儿转手就把她送进了曹大律这间吸金疯狂的律所。生计不需发愁,她才能继续准备来年的国考。而且曹大律对她颇有照顾,肯定也有那小老头儿的面子。

这俩人的关系……

就是一个微妙!

……

在师父的威胁,曹大律的劝告下,安宁还是出现在了十八公馆的大门口。

望着那富丽堂皇堪比凡尔赛宫殿的门脸儿,安宁的心,狠狠的拧巴在一起。

不疼,就是恨!

就在十几个小时之前,她就是在这儿——

“哎哟喂!大妹子,我远远儿一看就知道是你。”掐着兰花指的猪脸一跺脚,扑到了她的面前。

安宁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昨天她给臭男人那啥了之后,就是这猪脸出面安抚的她,让她息事宁人,因为那臭男人,身份不一般!是啊,连十八公馆的三老板都不敢招惹,那自然也是她招惹不起的大人物!

当然,也是因为这猪脸忽然出现在包厢外,那臭男人才忽然扑过来的。她也绝对不会忘了这笔账。

“大妹子,哥哥是过人来,跟你说句压箱底的话儿。那位爷能瞧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可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呀~!想要那位爷负责,没戏!但你要是想讨点好处,也不用找五爷了,毕竟你是在十八公馆出的事儿,这点补偿,也是哥哥应该的。大妹子,你看你打算要多少——”

“免了。”安宁冷笑一声,当她是来敲诈勒索的?

“大妹子,你不要钱,那是要……”

“来相亲。”

平地一声雷,将掐兰花指的猪脸劈愣在了原地,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安宁许久,半响才颤颤巍巍的憋出一句——

“大妹子……你你、你……就是跟我们大老板相亲的安律师?!”

第005章 明天去领证

十八公馆的大老板?!

这话落在安宁的耳朵里,效果也是平地一声雷,劈的她是眼前一黑,外焦里嫩。

好半天,都缓不过劲儿来。

鉴于姓氏与职业都没错,安宁实在没理由说服自己猪脸是认错人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十八公馆的大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秃头、啤酒肚、身高不足她肩膀的球状物……而她,没有两米八,没有一米八,只有一米六八。

见面时间:一周前。

地点:曹大律办公室。

原因:球状物婚内出轨被老婆抓奸在床,球状物前来咨询离婚后的财产分割问题。

因为案件经过太简单,出轨证据确凿,曹大律丢给了她来处理。就在前天,她才全权代理球状物,与他的老婆签署了离婚协议。并且帮他保住了一半的婚内财产。

今天,她就要跟球状物相亲了?!

那小老头儿是不是脑子进粪了!竟然给她找了这么一个‘很优秀很优秀’的相亲对象!

要不是太清楚蓄意谋杀是如何量刑,安宁真想弄死那小老头儿。

“大妹——安律师,我们大老板常念叨你,说你是中政的高材生,能力比脸蛋儿还漂亮。能跟你相亲,还是他托了很多朋友帮忙的结果呢!啧啧,果然是个大美人儿。”

哪怕素颜朝天,还穿着最古板的白衬衣黑西服,可照样遮掩不住大妹子的水灵。也对!要不然,也不能被五爷瞧上眼不是?

只犹豫了不到三秒钟,安宁拉了拉肩膀的包带,转身就走。

“安律师,上哪儿去呀?”猪脸一把抓住她,架着她就进了十八公馆,“我们大老板可是千万个里边都挑不出一个的钻石王老五哟~!你忌讳昨天的事儿啊?别担心!为了五爷,我早早就把录像视频全销毁了。我不说,你不说,大老板不会知道的。安律师,我可跟你说实话啊,五爷虽然手握大权,一手遮天,可他是毒蛇,沾之即死,不能碰啊!还是我们大老板好,你要是能跟我们大老板成了,我保证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前后左右,都有十八公馆的保安,耳边,是猪脸不遗余力的推销。安宁知道,她今儿跑不了,一定得跟球状物见一面。否则,给球状物知道了昨天发生的事儿,猪脸没法交待。

“好了安律师,我就送你到这儿,快进去吧!”冲她挤了挤眼睛,猪脸掐着兰花指,一副‘你丫真有福气竟然能被十八公馆大老板看上’的表情。

呵呵!

既来之,则安之。

她想过了,若对方是个青年才俊,她还真想不出什么理由推却。如果是因为婚内出轨离婚还不到三天的球状物,她拒绝起来简单轻松。

只是小老头儿这次,忒不厚道了!

她就说那球状物怎么总借口给她打电话约吃饭,原来丫一早就惦记起她了!

她帮他保住了一半身家,他却想睡她?!

岂有此理!

将海藻般的黑发古板的盘在脑后,衬衣的纽扣一一扣好,安宁推开了包厢的大门。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代表她进入了战斗模式。只有在上庭的时候,她才会盘起头发。

“小安来啦?快快快,坐下。昨天有点事儿给耽搁了,真是不好意思呀,你可千万不要生气!”

一进门,便看见球状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挪到了她的面前,冲她笑的眼睛都快陷进横肉里找不见了。

巧妙的掩去了眼底的厌恶,安宁只轻扫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年轻男子,便将目光放在了球状物的脸上。如果他这还算是张人脸的话。

“小安,你看你今年也二十八了,一个女孩子在京城打拼可不容易呢。找个好男人,也是有了个依靠。你看合适的话,是不是可以先处男女朋友试试?”

“不试了。”安宁拒绝的干脆利落。

“哎呀,小安,你可不要抵触相亲嘛!我听你师父说了,你不喜欢相亲这种老一套,可——”

伸出了三根葱葱如玉的手指,安宁淡淡的掀起眼皮,“只要答应了我三个条件,明天就去领证。”

“哈?!”

球状物一抖,差点从椅子上甩下来,显然被安宁的生猛吓得不轻。

“第一,跟我结婚,包括动产不动产在内的现金、跑车、股票、基金、债券、股权……等等所有的资产,尽归我名下。”

“第二,婚后不要孩子。我没有生孩子的打算,这会影响我的事业与工作。”

“第三,签署婚前协议。若是男方婚内出轨,需赔偿我五千万的精神损失费,以及五千万的青春损失费。合计,一亿,美元。”

说完,安宁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球状物。

他婚内出轨的原因,是因为老婆无法生育。而她也是抓住了这一点,才帮他保住了一半的财产。她提出的三个要求,足以让球状物摔门而去。她就不信,为了睡她,球状物还真能儿子财产都不要了。

果然球状物犹豫了,他为难的望了望坐在一旁的年轻男子——

等等,他看别人干啥?!

“安律师,果然快人快语。与欣然形容的,分毫不差。”年轻英俊的男子轻轻鼓掌,“你的三个条件,我答应了。明天早晨八点,民政局门口我等安律师。”

“……”

僵硬的转动脖子,安宁这时候才认真的看向了那英俊的年轻男子。

蒋、蒋、蒋青云!

蒋欣然那个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坐上了外交副部长高位的政界明日之星、天才兄长!

权少贪欢:撩婚99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权少贪欢 或 撩婚99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1章(第一章 红鸾心动)

    原标题: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1章(第一章红鸾心动)书名: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一章红鸾心动学校大道两旁种着枫树,枫宁纷飞,秋天,是忧伤的季节,也是那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出去正式开始打拼的季节,是离开,是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宁婉夜和她的好朋友周素拖着姓李走在离开学校的路上。“哎,婉夜,你的被子和那些桶还有盆都洗的干干净净的,我以为你要拿走呢,你怎么都不拿走啊?”说话的女生一头短发,看上去文静可爱。宁婉夜笑笑“我准备把这些东西捐给那些乡下的小学生,学校不是有人在组织吗,我已经和她们联系好了,明天她们会

  • 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1章(第1章 被强吻了)

    原标题: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1章(第1章被强吻了)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1章被强吻了夜半时分,月影斑驳,灯火通明的山间别墅里,苏棠穿过醉眼迷蒙的人群,满脸焦急地爬上旋转楼梯,小跑在长长的走廊里,左右张望。她妈妈失踪一天一夜了,就在她想报警前,收到同父异母姐姐安欣的短信:你妈在我手里,速来山间别墅。走廊左右两侧皆是深掩着的门,苏棠焦急地奔跑着,心里忐忑不安。安欣性格极端偏执,素来心狠手辣,胆大妄为。她一直把苏棠和她妈妈视作眼中钉,总是想方设法地侮辱苏棠母女,以此为乐,周而复始。苏棠十分害怕她

  • 傲娇鬼夫夜夜袭1章(第一章 一场艳梦之后的血案)

    原标题:傲娇鬼夫夜夜袭1章(第一章一场艳梦之后的血案)小说名字:傲娇鬼夫夜夜袭第一章一场艳梦之后的血案你热吗?”诱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然后,就是一双冰凉白皙的手在我身上游离起来。“你是谁?”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脸,可是能闻到她身上有股奇怪的香味,以及发丝飘荡在我脸上的酥麻。“我就是你啊!哈哈哈。”放浪的笑声,在空气中飘荡,随即,我清楚的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她穿着一层薄薄的纱衣,里面凹凸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潋滟红唇,在我面前妖娆的摆弄着身姿。我心神荡漾,看她的眼神,也迷离起来,可是,我是女的啊。

  • 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1章(第一章 睦州府杨昭君)

    原标题: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1章(第一章睦州府杨昭君)小说名: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一章睦州府杨昭君湿街小镇,文人墨客闲庭信步,百姓三三两两聚拢,小贩叫卖声越来越洪亮,甚至能传达湖中悠闲游荡的一叶扁舟,好一张清明上河图。茶楼内,一说书先生正在说书。只见他摸了把徐白长胡,字调铿锵有力:“想必从古至今英雄烈士,各位都听乏了。那么今日就换个新鲜点的,就说这睦州四大世家的趣事,众位可看好?”观众应声叫好,那说书先生把手中木板那么喀嚓一声,开始说了起来。“且说这睦州府四大世家中,以苏府为首,赵齐二府次

  • 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1章(001 首席心理医师)

    原标题: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1章(001首席心理医师)小说名字: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001首席心理医师五月,立夏未至,已有丝丝的热意,好在清晨时分刚巧下了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舒爽沁脾的泥土清新香气。天京集市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小贩的叫卖声,买主的讨价还价声,声声洪亮,不绝于耳。人群之中,一青衣少女亭亭而立,虽身着棉衣布料,素面朝天,但清亮的嗓音在这嘈杂的集市中显得异常突出。“走过路过的朋友们都过来瞧一瞧看一看!十文钱,只要十文钱,便能帮您算出今后的运势,甭管是桃花运、事业

  • 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1章(第1章 绑架总裁)

    原标题: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1章(第1章绑架总裁)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1章绑架总裁“让你家人准备后事吧,没多少日子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苏宛宛手里紧紧地攥着那份检查报告,耳边还回响着医生的话语。联想到今天一早发生的事,苏宛宛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灵魂都被剥离了,什么叫雪上加霜,她算是心有体会。进了工作室,被告知裁员,她是其中一个,不小心踢到腿,被忽悠验了血,却被告知骨癌晚期!苏宛宛觉得自己所有的运气都被这一天而毁坏。紧握的手被稍稍松开,她想到离世就心如死灰。她的思绪不断翻飞,却在下一

  • 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1章(第1章 竹镜子)

    原标题: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1章(第1章竹镜子)小说: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1章竹镜子“不行……”那双手缓慢地解开了我外套的扣子,我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只能无力地发出一句反抗。虽说今天我确实是来和程一泽约会的,可我们分明还没有正式确定恋爱关系,这未免也太快了吧?难道我二十年来守身如玉,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唇角覆上了细细密密的吻,我有些透不过气,脑袋一下子放空了。天昏地暗一般,好像什么都不存在了,我只能感觉到自己被圈在一个略冰冷的怀抱里,有一双手巧妙地从衣领下探过去,沿着胸腔起伏的轮廓

  • 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1章(第一章 盛世婚礼)

    原标题: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1章(第一章盛世婚礼)书名: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一章盛世婚礼春意阑珊,太阳照的整个京城都一片温暖,然而在这样好的天气,却是十里菊花几乎铺满了墨都京城,百姓们纷纷关紧了门房,却又忍不住探出脑袋来看热闹。今日,是安定王娶亲的日子。众人都说,这姜未央命苦,本来能够嫁给太子,却被长姐使计谋给夺了去,只落得嫁给安定王的王妃的位置。这安定王,是京城最不按常理出牌的王爷,性子也是古里古怪的,他根本不喜欢江未央,不然的话,这娶亲大好的日子,应该是十里红妆,他却好,用祭奠死人的白菊花

  • 总裁爆宠小逃妻1章(第1章:鸿门宴)

    原标题:总裁爆宠小逃妻1章(第1章:鸿门宴)小说书名:总裁爆宠小逃妻第1章:鸿门宴M城,3月许念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设计精致的招牌——‘暮色俱乐部’高档消费场所,纸醉金迷的地方。今天是她的生日,好朋友丁小媛在这儿订了包厢,替她庆生。踏进‘暮色’,便有侍应生领着她到指定包厢。某个昏暗角落,宫澈浑身散发着尊贵凛冽的气息,五官如精心雕刻般,极冷又精致绝美;高大完美的身体慵懒地靠坐在真皮沙发上,轻轻摇晃着就被,琥珀色的液体在昏暗光线下,闪烁着诡异而危险的光芒。一双如墨玉般的眼眸,冷漠地扫过场内形形色色的

  • 天才宝宝腹黑娘亲1章(第1章 死不瞑目)

    原标题:天才宝宝腹黑娘亲1章(第1章死不瞑目)小说书名:天才宝宝腹黑娘亲第1章死不瞑目S市,晚上八点。淅沥沥的雨从空中簌簌而下,豆大的雨珠砸在脸上生疼生疼的,但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冰漪已经一点也感觉不到痛了。“为什么?!”冰漪面色冰冷的质问着,她怎么也不相信,拿枪指着自己的人会是他!陈昊,那个她曾经最为信赖的挚友,那个曾经与她并肩作战的战友,那个曾与她共度生死的男人!现在,却拿枪指着她,想要她的命吗!“冰漪,交出夺天造化诀。”陈昊双眸微眯,眉间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陈昊,你居然为了夺天造化诀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