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电梯鬼事 最新章节

2017/12/3 20:11:09 来源:网络 []

书名:电梯鬼事

第1章 最后一个女乘客

  我是一名电梯乘务员,这天夜里十点钟下班收工的时候,电梯里突然来了一名性感的女乘客,苦苦哀求我送她上去,说一个人怕。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我问她怕啥,她搭着我的肩轻声告诉我说怕寂寞,同时挺起了她傲人的胸膛,她穿的可暴露了,露背的红色连衣超短裙,整个一人间极品。

  我当时心里就乐开了花,视线怎么都不能从她身上挪开,没想到今晚值晚班还有这好事,居然能遇到一名饥渴的女乘客,求着我送她上楼,是不是一会她还要带着我回家爽一发呢?

  于是我赶忙答应了她,她告诉我说要去四十楼,这栋大楼的最顶楼,我按下按钮,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小腹里的邪火也越来越盛。

  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女的这么饥渴,我又是个初哥儿,自然想尝尝女人的滋味儿,电梯门刚一关上,这女人就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背部感受到那两团翘挺。

  唉呀妈呀,她可太猴急了吧,我正想说这电梯里面有摄像头,在这里做不好的时候,突然感觉脖子一疼,一股窒息感传来,妈的,她在勒我脖子。

  这是要弄死我吗?毕竟我是个男人,一下子就掰开了她的手,刚想冲着她怒骂,那女乘客就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问我难道不想体验高潮的快感吗?

  她告诉我说刚才她的举动那叫性窒息,人的大脑在缺氧的环境下能增强欲望,让人快感大增的,听她这么解释,我竟然还觉得有点道理,不过告诉她这种方式我接受不了,毕竟我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初哥儿。

  这下她就不乐意了,跟我说如果我不愿意玩这个,那么其他的什么她都不想做了,她这么一说,我一下就来劲了,难不成这女人还想做点其他更刺激的?如果可以的话,这什么什么窒息,貌似也不亏嘛。

  看着她愈发诱人的身体,我告诉她一定要注意分寸,如果我使劲拍她的手臂那就说明我真的快要窒息而死了,赶紧松手,这女乘客当时就给我做了一个可爱的OK表情,胸前两坨上下抖动,看得我心里险些兴奋地飞起。阅读163nvren.com

  她的手臂又勾上了我的脖子,这次她把前戏做足了,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了深深地一吻,甚至还舔了我的耳根,我还在浑身发抖的时候,她猛地一下累着我的脖子。

  哎你还别说,这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还真有那股子兴奋劲儿,然而这痛快还没来得及享受,我就感觉到一口气都喘不过来,她这是下了狠手,是真的想要勒死我吗!

  我赶忙拍她的手臂,可是不管怎么用力拍她,她都没有要松开的意思,慌乱中我看到电梯里反光玻璃上的像时,我被吓得浑身没有了力气。

  身后的女人披头散发,口红眼线全都混在了脸上,她长着大嘴似乎只有出气没有喘气,翻着白眼看着天花板,最最可怕的是,她的脖子竟然拧了好几圈,就好像戴着脖环一样!

  我被她的样子吓得呆住了,甚至忘了反抗,这还是刚才那个性感漂亮的女人吗?这分明比鬼还吓人啊!

  大脑里一阵晕厥感传来,就在我认为自己要被她勒死的时候,电梯突然叮咚一声到站了,而这叮咚声响起的时候,我的脖子突然一松,那女人似乎没有勒我了。

  电梯门打开,我也看不到身后是个什么情况,但我有些不敢朝后看,这尼玛刚才那女人那副模样怪吓人的,我要是朝后看纯粹作死啊,没有多想,我赶忙跑出了电梯。

  这里是三十楼,电梯外面一个人都没有,至于电梯为何会突然停下,我也不清楚,当时脑子里也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只是自己晃晃悠悠的走了三十层楼的楼梯,整个过程我连电梯都不敢坐。

  就在我刚走出大楼,突然看到一群人围在外面,对着中心指指点点,手机咔嚓咔嚓的照相,甚至还有不少人蹲在路边呕吐,还没走近就听到人们说有人跳楼了,从那顶楼跳下来的,死的可惨了。

  我这人好奇心比较重,第一次遇到有人跳楼的事情,赶忙挤进人群朝着里面看去,然而没想到当我看到那躺在中心血肉模糊的人时,我一下子就愣住了。163女人网

  跳楼的是个女人,她的头已经被摔得稀巴烂了,肉末血浆脑浆,红的白的黑的溅的到处都是,但是看到那一身红色露背短裙,我就知道她是谁了。

  就是刚才勾引我的那个女乘客!

  我吓得想要赶紧逃出人群,然而人太多了,还没挤得出去,慌乱中就看到那女人仅存的半张脸上挂着的那颗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我,剩下的半弯嘴角,也微微上扬,似乎在对着我冷笑,我心里怕极了,回到家里之后,我就生病了。

  那天晚上发了高烧,烧到了三十九度,幸好同事小宁把我送进了医院,说不准我还真的烧死在床上。

  不过第二天早上刚刚退烧,警察就找到医院里来了,说要带我去警局谈谈,他们说昨晚那女人的死亡貌似和我有点关系,去局里做个调查。

  当时是小宁陪我一起去的,做笔录的时候我还是打着吊针,质问我的警察是个二十岁多的年轻小警察,他问我昨晚是不是我送她上的四十楼。

  我心里很害怕,也有些毛躁,问他不知道调录像看吗,这小警察告诉我说,他们看了昨晚的录像,里面就我和女乘客两个人,所以我是有嫌疑的。

  一听到他们真的调查了录像,我一下就尴尬了起来,那岂不是我们在电梯里做了什么他们也都看在眼里了,幸好电梯里没有窃听器,否则要是让警察听到我们对话,那不是更尴尬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我正想着该怎么解释的时候,那小警察突然把录像放给我看,录像里面我和女乘客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她没有勒着我,我也没有挣扎反抗,只是在过程中似乎和女乘客争吵了几句,我便按下了三十楼的按钮,自己出去了。

  后来的事情就是女乘客自己一个人在电梯里,她的举动有些奇怪,一边指着电梯门大骂,一边用力的剁脚和敲打电梯,看上去十分暴躁和焦灼,与先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好像疯了一样,然后她就跪在地上,双手撑地,仰着头翻着白眼,像狗爬一样,等电梯到了四十楼,她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当时你和受害者在电梯说了什么,导致她这么大的反应?”小警察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觉得这事情太匪夷所思了,不可能因为我一两句话,就让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跳楼自杀吧。

  我看完这段录像之后震惊了,感觉好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昨晚发生的事情我还历历在目,而且当时那窒息的感觉那么明确,怎么在监控里就变了一个画风?

  我告诉小警察说这女的想要色诱我,我没有干,所以自己跑了,虽然这个答案警察并不满意,但是没有办法,因为从视频上能看出,导致女乘客死亡的直接原因不是我,所以在等待尸检结果出来之前,警察将我放了,通知我随时等待电话传唤。

  从警局出来之后,又被经理叫了过去,他要求我辞职,说因为出了这事儿,留我在这儿影响不好,虽然这死人和我没关系,毕竟有些事情是面子关系,为了大厦的面子,我是必须要辞退的,不过他希望我把这最后几天做完,好给我结工钱。

  得知这些消息之后,我内心真是哔了狗了,他妈的死了人就算了,我还生病了,还去了警局,现在竟然倒霉的被辞退了,这女人好不死晚不死,为毛偏偏在我要下班的时候就来乘坐我的电梯,真是人倒霉了喝水都呛喉咙。

  不过那么美的女人死了也真是可惜了,虽然心里很疑惑她为何要跳楼,可是事不关己无需多想,我现在需要的就是在离职之前,能赶紧再找一份乘务员的工作。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在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当时我正在电梯里值班,送走一批乘客上了楼之后,电梯本应该下降到一楼,可突然朝着楼上移动,我微微一愣,或许是有人要下楼,只是没想到,电梯一直向上奔去,在最顶楼四十楼停了下来。

  电梯门徐徐打开,外面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光亮,我有些疑惑的看着电梯外,这不应该是有人按了电梯吗,怎么没人上来呢?难不成是捉弄人的吗?

  我朝外面喊了两句,没有回应,正想着关门去一楼的时候,还没按下按钮,突然电梯里一阵电流声的咔吱咔吱声响过,灯突然灭了。

  这可把我吓得不轻,我开了这电梯两个多月,第一次遇到这种熄灯的情况,刚掏出手机准备点亮电筒,便看到电梯外面闪过一丝幽光。

  只是一闪而过,紧接着我听到了脚步声,是高跟鞋踩着瓷砖的声音,我还没反应的过来,扑鼻而来一阵浓郁到令人呕吐的香水味,似乎里面还夹杂着其他的味道。

  我刚觉得疑惑,就听到黑暗里传来一声幽幽的女声,说要去地下车库。

  这声音我听上去很耳熟,不过由于当时太黑了,脑子里有点懵逼,没有多想,电梯按钮上散发着夜光,我按下B1层之后,只听到哐当一声巨响,电梯门死死地关上了,吓得我手机都掉到了地上。

  我被这声响吓了一跳,不禁往后一退,而后背一阵柔软的触感,竟然不小心撞到了这名女乘客,我刚想道歉,便感觉她贴在我身后,我完全兴奋不起来,她的身体好冷,勾着我脖子的手臂像冰块一样。163女人网

  “小哥儿,来继续我们昨天没做完的事情吧!”她的声音幽幽,我一个哆嗦,这声音好熟悉,好像,好像是昨晚那个死去女乘客的!

第2章 小宁死了!

  不会吧,她不是死了吗?我亲眼看到她的尸体的,这人死怎么可能复生嘛。

  我不禁在心里自嘲了一下,这人因为对黑暗的恐惧不仅会让听觉错乱,就连神志都会受到影响,这世界怎么可能有鬼嘛。

  “这位乘客,我们在电梯里,请放尊重你的言行举止好吗?”说着我就想拉开她勾着我的脖子的手,同时我脚下也朝前迈去。

  “事情还没做完,怎能说走就走呢?昨天你可不是这样的啊,你们男人都这样吗?”身后传来咯咯咯的笑声,我脚步还没迈的出去,突然感觉脖子一紧,她的手死死地勒着我的脖子!

  是她!真的是她!

  我在心里大喊,肯定是昨晚那个死去的女乘客,难道她找我索命来了吗?

  我用力的拉着她勾在我脖子上的手臂,她的手冷冰冰,滑溜溜,好像有一层粘液一样,趁着我还能喘气发生,我失声大喊:“我与你无冤无仇,又不是我害死你的,你干嘛找我?”

  我的询问好像沉海的碎石,瞬间被寂静吞没,身后的女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更加用力的勒着我的脖子。

  情急之下我突然想起昨晚她是自己跳楼死的,死前她在电梯里告诉我她怕寂寞,能让她做出跳楼的举动怎么看都是有些迫不得已的事情,我赶忙大喊:“你是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啊。”

  当我把这话说完,便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就好像蛇在草丛里爬行一样,我一边用力的拉着脖子上的手,一边朝着四周看去,我他妈的最怕蛇了。

  就在我睁眼一抹黑的时候,电梯顶上的灯光猛地闪了两下,看到电灯要亮起来没来得及高兴,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惨白的人脸,而脖子从我的身后伸了出来。

  她直勾勾的盯着我,吓得我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穿着红色短裙的女乘客整个人出现在我面前,对着我阴冷的一笑。

  “帮我?帮我脱衣服么?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说的话全是骗人的!”她冷冷的说着,朝着我走来,我心里一寒,知道今天肯定逃不过此劫了,正要比上眼睛等死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只是一瞬间,电梯的灯便亮了起来,我闭上眼睛等了好久,除了手机不停地震动发响以外,那个女人似乎并没有弄死我,我睁开眼看着电梯周围,除了四十楼还是一片漆黑以外,电梯里还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电话被挂断了,打电话来的是小宁,他不仅是我的同事,还是我的室友,我坐在地上惊呼未定,电梯轻轻地关上门,朝着一楼奔去。

  我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难道是我眼花了吗?刚才经历的东西都是幻觉吗?要不然那女人怎么会突然消失,就在我怀疑人生的时候,一股臭味从我的领口飘了过来。

  低头一看,我的衣领处一圈鲜红,上面沾满了血水,不只是衣领,就连脖子上也有。

  开门的瞬间,看到门外那么多捂着鼻子的乘客,我一下就尴尬了起来,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我夺路而出,跑回了租的房子里。

  回到家里后,我赶忙洗了个澡,把身上里里外外都洗了一边,还把那身工作服扔到了楼下的垃圾桶,做完这一切,小宁才晃晃悠悠的从公司里回来。

  当小宁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抱着抱枕蹲在沙发上的我,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小杰,你说你是咋回事儿?我给你打电话你还不接,今晚上经理点名批评了你,你被一群乘客举报了知道吗?拖延电梯时间,污染电梯环境,严重破坏了大楼的形象,经理他们准备扣除你的津贴,然后开除你呢···”

  “小宁···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听着他的叨叨碎语,我连头都没抬起,冷不丁的问出了这句话,小宁还在批评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你瞎说啥呢?怎么会有鬼,不过···你给我唠唠,咋回事?”听到鬼这字眼后,小宁的面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一阵阴郁,我看到他身形明显的慌了两下,坐在我的身边小声的让我给他讲事情的经过。

  “我···今晚见到昨天跳楼的那个女人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浑身发抖,把整个事情都讲给小宁听了,他听完我的故事,一筹莫展,想安慰我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宁,难不成那女人真的变成鬼想杀我吧!那我该怎么办啊!她又不是我弄死的,警察都能作证!你说她害我干嘛?”

  我抓着小宁的手臂,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来的,小宁眉头皱成了川字,也一脸愁云。

  “王林,你先冷静一下,要不你去这附近的寺庙里烧几柱香,求佛祖保佑一下,我曾经听村子里老人说,这人身上沾了晦气,去庙里供供菩萨,沾染了佛气,祛除晦气,邪祟不得近身的···”

  听小宁这么一说,我也计划着明日一大早就去烧个香试试看,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是今天出现的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

  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里自己一个人站在无人的电梯上,突然金属墙壁的倒影上出现了女乘客的身影,她的手臂勾着我的脖子,我还没尖叫,就被她狠狠地勒住脖子。

  她的力气太大了,勒的我喘不过气来,我使劲抓她的手臂,她的手被我抓的血肉模糊,血管被我抓破,溅了我一脸的血,我朝后使劲的打她的脸,一巴掌下去她的脸竟然塌陷了一般,一颗眼珠子悬在外面,直勾勾的看着我。

  就好像她死去那晚上一样···

  这个噩梦把我吓得够呛,直接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已经是七点过了,我刚从床上爬起来,就看到小宁已经洗漱完毕了。

  “我跟你一起去庙里烧根香,陪你一起,哎!王林,你虐待自己干啥?你瞧你把自己脖子掐的,我的个亲娘呐~”小宁指着我的脖子惊呼道,这一大早起来一惊一乍的,我脖子上有啥东西嘛。

  我跑到洗手间里朝着镜子看去,只看了一眼,我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的妈啊,这他妈的怎么搞的!

  我的脖子上竟然有一圈发紫的勒痕!

  小宁站在厕所门口看着打着哆嗦的我,他的表情也像见了鬼似的极其难看,我小声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宁没有说话,眼睛里全是恐慌。

  “王林,那个···你自己去庙里吧,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小宁匆匆收拾了东西离开屋子,似乎一刻也不愿意多呆,我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没有多做挽留。

  患难见真情么?

  我苦笑一声,这他妈的的到底是闹得怎么一处儿!

  平复了心情,我出发去了市郊的一座寺庙,这座寺庙名为福光寺,是座新建的寺庙,听说里面有位得道的老法师,挺灵呼的。

  上了香,磕了头,捐了功德,甚至为了保险起见,我还站在香炉前熏了十几二十分钟,就差抱着菩萨像亲两口了,感觉应该已经做得差不多了,甚至下山的时候,我还在庙门口买了道开了光的护符挂在身上,还花了两百块钱买了一小瓶菩萨泪,将脖子好好地抹了个遍。

  这一行花了我几百大洋,心想这一趟应该没有白走,都说破财消灾,今晚怎么都不会发生奇怪的事情了,然而我刚从山上下来没多久,突然手机响了,是经理打给我的。

  “王林,你知道小宁去哪里了吗?”经理神色匆匆,从声音听得出他很焦急,我告诉他不知道,他跟我说,刚才他外出办事回来之后,发现桌子上有一封小宁的辞职信,上面就写着要辞职,连什么原因都没说。打他电话,是关机状态,哪怕要辞职,也把这个月薪水结了啊。

  经理虽然是这么说,不过我知道他肯定是想把小宁留下来,如果我被辞退了,小宁又离职了,那大厦的电梯肯定会乱成一锅粥,我挂掉经理的电话后,拨打了小宁的号码,他果然是关机状态,我感到一阵心悸,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回到家里,小宁的东西还在房间里,这让我微微心安,换上乘务员的迎宾服,我朝着大厦走去,然而还没靠近大厦,就看到一群人堵在电梯门口,对着里面指指点点。

  我还没挤进去,就看到人群分成了两边让了一条道儿出来,一队白大褂端着担架就冲了出来,那深绿色的担架被染得一片深红,不停地往下滴着鲜血,担架从我身旁经过,当我看到上面躺着的人,我瞬间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担架里的人···是小宁。

第3章 晚上别来了

  看到小宁的一瞬间,我就真的尿了。

  小宁的身体趴在担架上,头却正面朝上,充满血丝的眼睛睁得老大,直勾勾的看着我,盯得我心里发憷,他的脖子无力地耷拉着,拧了一百八十度,呈现出大片大片的乌紫色,甚至往外冒着浓郁的黑血。

  “这小伙子好倒霉,进电梯的时候不知道电梯哪里出了故障,梯门上的一块大钢板突然掉下来,刚好砸在脖子上···那场景真血腥。”

  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扶了我一把,没让我栽倒在地上,“唉小伙儿,你是电梯乘务员吧,这事儿你算是摊上了,听大爷一句劝,赶紧辞职别干了,这死了人的地方,晦气啊···”

  我此时脑子乱的一团糟,甚至没问听清楚大爷后面说的啥,这电梯我进进出出六十多天好几百次,一次事故都没出,小宁怎么一来就遇到这么个事情,而且问题是,小宁不是辞职了吗?他怎么会跑到我的管辖的电梯来!

  人群跟着担架离开的电梯口,我挤到了电梯前看去,地上一大滩的血渍,门槛上沾着不少鲜血和肉沫,我一阵胃液翻涌,险些又吐了出来。

  经理慌张的赶了过来,报了警,同时把我拉到办公室里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一连两天,我负责的这片就一直死人!

  “经理,你这么说可就冤枉我了,警察都没说我有罪,这里出了事儿怎么能怪我!”我心里是又怕又怒,妈的老子这两天我身边一直死人不说,还费力不讨好,我做的什么孽这是。

  “这大厦建起几年了什么事情都没出过,你一来就出了事儿,真是个扫把星。”经理面色也不好,直接不顾我的感受,把我喷的狗血淋头,“我看你今天就滚蛋吧,别他妈的上班了,指不定明天又要死人!”

  我站在口水沫子里,经理的话让我非常生气,我将迎宾服和工作证扯了下来,扔到他脸上,一句话不说,直接摔门离开了办公室。

  去你大爷的,老子就算是没钱也不受你这鸟气!

  刚一出办公室,我就被警察堵住了,还是上次的那个年轻小警察,这一片儿的案件都是他负责,虽然这是电梯事故属于意外死亡,但是联想到昨天跳楼自杀的女人,小警察还是要走个形式,对我进行一番询问。

  我们没有去警局,就随便找了一间无人的房间里进行谈话,他坐的端端正正,拿着本子记录我说的话。

  “这电梯以前出过事儿没?”

  “没有啊,我在这里干了两个月,连一点故障都没出现过。”

  “真的一点事情都没出现过?”小警察好奇的问我,我心里一阵不耐烦,刚被经理喷的狗血淋头,现在又被个刚出道儿的小警察追问,我气不打一处来,“没事儿,啥事儿都没有!”

  只是我刚把这话说出来,就突然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这电梯不是失控了吗?

  我赶忙把昨晚电梯的故障告诉了他,不过没有说那女乘客出现在我面前的事情,因为我怕这警察以为我是神经病,把我关到精神病院去。

  “电梯不受控制?你身为乘务员为什么不向维修部申报维修?你这不只是擅离职守的问题了,甚至可能是刑事犯罪!所以你跟我去警局走一趟。”

  小警察一听到我说的事故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将我铐上了,我一阵无语,我特么难道还杀了人不成!

  “警察同志,你听我说啊,我···”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被这二十出头的小警察铐上了,他把我手一撇,弄得我生疼,叫我别乱动。

  “这电梯真的有问题,你相信我的话吧,昨晚被吓得不轻根本没来得及上报,我上班时间又是在下午,等我来的时候,小宁就死了,他是我的好哥们,我犯不着害他啊!”我一啪啦的把想说的全都说了出来,小警察狐疑的看着我,问我真的就一口咬定是电梯出了事故?

  “你不信是吗?你带我去调录像,就知道我有没有撒谎了。”

  小警察也同意了,拷着我去监控室调了录像出来,录像里面在电梯刚到四十楼的时候画面就整个黑了下来,看不到我,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小警察刚要说这无法取证,我就指着电梯里冒着红光的显示屏和发着路上夜光的按钮,我的手一直在按着关门和下楼键,显示屏上的楼层一直没有变化,小警察看到这里才不禁点了点头,把铐子给我解开,说这电梯可能真的是出了问题。

  然而就在他准备放我走的时候,突然经理找到了我,看到我旁边还有个刚给我解开手铐的警察,他一下子就慌张了起来,腿肚子都哆嗦着。

  不过小警察并没有找经理什么麻烦,只是告诉我手机保持开机,上去自杀跳楼那女性的事情还没结案,这次又和我扯上关系,到时候有的是事情找我。

  小警察离开后,经理一把将我扯到角落里,我以为他又要和我开骂,这次我绝对会还嘴,甚至揍他一顿,哪想到他刚一开口他的态度好的仿佛我是他老丈人似的,就差跪下来舔我的脚了,经理跟我承认错误,跟我道歉,说不该用言语侮辱我,然后要把我的津贴恢复,甚至给我翻倍。

  我看着经理这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不知道他要玩哪一出,刚才对我的喝骂我现在都还在生气,现在居然请求我原谅。

  “王林,你看这工资你照拿,所以这班儿,你也要上完是吧。”

  听到经理说的这最后一句,我才瞬间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妈的,这电梯一直死人,居然还想叫我来开电梯,这不是想让我死吗!

  “经理,你看你这话说的,我不要那工资了,你另请其他的乘务员吧。你就不怕我再在这里工作,明天还要死人吗?指不定那人就是你呢?”我说出了恶毒的言语,其实我这个人不坏,但是经理这么明显的不安好心,侮辱我,还想害死我,是个人都不能忍。

  经理一听我这话,砰的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他从兜里颤颤巍巍的摸出一个大红包,起码有五厘米厚,他求我这两天不要离开这岗位,不然他可能就不是明天死,而是今天死了!

  “小王,你就帮帮我吧,你和小宁要是同时离职,这里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真的会被炒鱿鱼。”

  “刚才不是还要炒我鱿鱼吗?现在自己要被炒就吓得尿裤子了?别想拿钱诱惑我,老子不受你这鸟气!”我嘲讽的说道,不过看着那装着红票子的大红包,心里确实有些心动,那里面起码装了上万吧,这可能抵挡我三个月的工资呢。

  “小王,小王,你消消气,我可听说,你妈妈患了眼疾呢···我在市医院有熟人,眼科教授,让你妈妈来治病,医药费我掏!行不?”

  经理一提到这事儿,我瞬间就动摇了,我妈患眼病不是一年两年了,听我爹说从娘生下我的时候,左眼就渐渐地看不清楚了,寻了好多村里的土医生,喝了不少中药,结果一点好转都没有。

  直到前些年村里修了卫生所,我爹带着娘去检查了之后,卫生所里的医生说要去大医院动手术,这手术费最少都要好几万,我爹妈哪里拿的出那么多钱,能供我在县城里读书到高中毕业已经实属不易了。

  我心里一直有个过不去的坎,因为外婆死前的时候告诉我说,如果不是为了我,可能我母亲的眼睛不会瞎,虽然这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对我的影响挺大的,别看我现在一个月只有三千块钱的工资,可是至少每个月存下一半,等着以后存多了带我母亲把眼疾治好。

  “这是你说的,别到时候食言!”我恶狠狠的对着经理说,他点头哈腰,说绝对信守承诺,而且还拿给了我一张医疗储蓄卡,说这卡是专门在医院用的,里面有十万块。

  经理走后,我站在电梯门口徘徊,等待里面的维修人员出来好问问情况,电梯外面的血渍已经被打扫干净,然而走近了还是有一股子腥味儿。

  这电梯维修工我认识,一个秃了顶戴着眼镜的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他叫张文昌。

  张文昌在电梯里搞鼓了半天之后,嘟嘟囔囔的出了电梯,甚至没看到站在门外的我,险些和我撞了个脸贴脸。

  “张大哥,这电梯修好了吗?”

  我一脸尴尬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张文昌倒是神态自如的扣了扣鼻子,对我嗯了一声。

  “不会再出事儿了吧。”我小声的问道,他把鼻屎用手指揉了揉,当着我的面塞进了嘴里。

  看到这一幕,我实在不想和这个老男人有什么交流了,谢过他之后,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张文昌沙哑的声音。

  “这电梯修是修好了,不过你晚上还是别来了,指不定下一个死掉的,就是你咧。”

  PS:新书期,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喜欢的话可以点击一下右上角的收藏,这里也有小幽的书友群,大家可以进来聊聊天207621381。希望大家能看的尽兴

第4章 差点就死了

  张文昌这句话让我一下顿在了原地,什么?我会死!

  如果是以前有人这么说我,我肯定挽起袖子骂了回去,甚至揍他丫的,但是现在我却转过身来,一脸惶恐的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你知道那钢门大板是怎么断的吗?”张文昌扶了扶沾满灰尘的眼镜,歪着嘴对我笑,我问他这不是自然而然断掉的吗,他用像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

  “你当电梯质检员都是玩蛋的啊,这钢门大板哪是自己坏的,分明是被揪断的!”说着说着,张文昌就从兜里摸出了苹果6SP,我不禁一愣,这人真的不可貌相啊,我还用的是棒棒机呢。

  他刷刷的点了两下,翻出了一张图片在我眼前晃了晃,里面正是那钢板的断裂的链接处,我仔细一看,真的让我一阵心悸,那断裂处,竟然有一道深深地勒痕。

  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勒着我脖子的那只手。

  “张大哥,怎么,怎么会这样呢!”

  这老男人虚眯着眼睛看着我,对着我一脸坏笑:“恐怕你比我更清楚吧。”他说着这话,眼睛在我脖子上不停地乱瞟,我心里一哽,张大哥肯定知道些什么东西。

  “张大哥,你吃饭没?我请你吃饭!”我赶忙说道,从包里摸出烟来,张文昌笑盈盈的接了我的烟,我一看有戏,赶忙给他点了烟,带着他去了外面一家生意比较好的家常菜馆。

  一连点了好几个菜,都是店里的招牌,同时我还大放血的点了瓶五粮液,这不刚收了经理的红包么,该花钱的时候就是要花。

  看到张文昌吃的满嘴流油,小酒儿喝的吱吱响,我小声的问他这电梯的钢板真的是被人掐断的?

  这俗话说得好,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张文昌放下酒杯,夹了一片肉,同时对我点了点头,他慢悠悠的嚼完这肉之后,才轻声的跟我说,“人哪里有这么大的劲儿。”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喜,刚忙给他把酒满上,又问他是谁把这电梯掐断的。

  “还能有谁?”他夹了一口菜塞进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陪他吃了半天,也没见他把事情说清楚,这么下去肯定不成,我一咬牙,再点了一份大菜,同时从兜儿里扯了几千的票子出来。

  “张大哥,我这人也不会说话,没啥心眼,你知道什么就赶紧告诉我吧,能不能继续上这班儿您一句话,我家里还有个生病的母亲呢。”

  张文昌一看我这副态度,乐了,拿着筷子敲了敲饭碗,笑着把他面前的钱推了回来,让我先把这两天遇到的事情讲给他听。

  期间他不停地喝着酒,一口菜都没吃,当我说完的时候,那瓶一斤的五粮液竟然已经见底了。

  “这事儿说大也大,说不大也就是一把功夫解决的事情,那女人叫你今晚去,看来你还真跑不掉,如果你不请我吃这顿,说不定明天我就能见到你的棺材了。”张文昌用手揩了揩嘴边的油,砸吧砸吧嘴,看上去轻松自如,而我坐在那里呆若木鸡,被吓得不轻,我差点就被他一句话害死,他居然可以这么古井无波。

  他看到我吓得苍白的脸,哈哈的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过这也说明了,咱们两个有缘,别多想,吃菜吃菜。”说着他就用那糊着口水的筷子给我夹菜,看的我一阵恶心。

  “那···那我今晚还去吗?”我颤颤巍巍的说道,张文昌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去啊,肯定要去,不去可要出人命。

  “去了还不是要出人命···”我小声的嘀咕,他吐出了嘴里的鸡骨头,皱了皱眉头,轻声嘀咕了几句,好像是在说小宁替我死了,那女鬼该不会来找我,不过在最后他还是给我提了个醒儿,叫我今晚去的时候,在电梯里给那女乘客烧一把纸钱。

  我问他为什么,他没告诉我,只是说我这么做了,那肯定就没事儿,如果我今晚不去,恐怕我脖子上就不只是一道勒痕那么简单了。

  到了晚上,经理早早地就在大门口等着,看到我来了他很是高兴,一个劲儿的承诺肯定会治好我母亲的眼疾,我和他含糊了几句,换上衣服准备上电梯。

  我所工作的地方是一栋综合性的大厦,里面有商场,有餐厅和酒店,而酒店自然而然就在最顶上数层楼,这样的大型商业建筑如果没有电梯乘务员,电梯的利用率会大大降低,等待的乘客也会增多。

  只是让我奇怪的是,就算今天是星期三,也总应该有几个乘客在等待电梯,可是今晚却没有人等在电梯门口,显示屏显示着电梯正在下降,到三十楼停靠了片刻,看来有人下来了。

  我坐在电梯旁的等候椅子上,思考一会该找个什么时候烧纸,烧剩下的灰该怎么处理的时候,电梯叮咚一声到站了。

  电梯门徐徐打开,让我吃惊的是,竟然没有人下来,电梯里透露着一股阴森森的感觉,打开的电梯就好像张开的血盆大口一样,看的我一时之间不敢进去。

  就在我心里泛着嘀咕的时候,远处走来一男和一女,男的长得像个小瘪三,女的却性感漂亮,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去酒店的,我身为乘务员,只能硬着头皮站进了电梯。

  “唉我去,这电梯真他妈的冷,你开了空调的吗?”那男的搂着他女人,对着我说道,我对他表示着歉意,他却没好气的说道:“快带我去二十五楼,别特么废话。”

  老子心里真是哔了狗了,这年代什么样的人都有,看着这小子穿的人模狗样的,说些话尽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那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两个在电梯里卿卿我我,那男的手都伸进她衣领口里了,她还一脸兴奋地模样。

  尼玛这里还站着个大活人啊。

  我站在角落里,没敢朝他们看去,那小伙子看到我对他们不理视,胆子更大了,一只手勾着那女的脖子,另一只手在她身上胡乱的摸着,他的嘴上也一刻功夫没停留。

  用得着这么着急这么饥渴么,到了二十五楼就是酒店,到时候随便你怎么高兴,你特么在电梯里搞,玩刺激么?可你也要注意形象啊,这里有个人啊。

  我正在心里吐槽着,眼睛却看着电梯的金属门,这门摩擦的很亮,所以能模模糊糊看到那两人的动作,这种观摩现场AV的机会不多,作为一个处男,我还是很感兴趣的。

  就在那男的手快伸到女人的裤子里时,突然他的身后伸出一只白花花的手臂,轻轻地勾在了他的脖子上,我吓得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背后,站着一个穿着红色短裙的女人。

  那个死去的女乘客!

  她直勾勾的看着我,朝着我阴冷一笑,我头皮一阵发麻,只看到她的手一用力,就想勒死那个男的。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转过身去,对着她大吼道你干啥。

  然而回敬我的却是关你屁事四个字。

  我一阵愣神,朝着那男人仔细看去,他的身后并没有红衣女人,他的脖子上也没有白花花的手臂。

  他的手还在那女人的裤子里,我瞬间脸就红了,觉得好尴尬,正想要回到最初状态时,突然看到他那勾着女人脖子的手正在用力,而那女人似乎有气无力的叫不出声来。

  看到这一幕,我立马冲了上去,一把将那个男人推开,他挥拳就想上来打我,还没打到我,那女的突然挡在了我面前。

  “阿俊,你刚才要勒死我啊,我被你勒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要不是他,我真的就被你勒死了!”那女的喘着气,哭的梨花带雨,被唤作阿俊的男人微微一愣,问她怎么可能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知道啊,我想喊你,可是我的嘴巴好像被人堵住了一样,我想拍你,可是我的手就好像被绑着,你知道吗你差点就弄死我了!我要回家,今晚不做了!”

  那女的使劲打着阿俊的胸膛,我站在一旁脸色阴沉,那女的说的话是真的吗?

  电梯到了二十五楼,那叫做阿俊的男的连哄带骗,把女子带去了酒店开房,他俩甚至连句感谢都没说,我一个人站在电梯里,看着缓缓关闭的电梯门,心里有些害怕。

  我不敢看外面,也不敢看墙壁,不管看哪一样如果出现了那红衣女人,我都会吓得尖叫的,想到这里,我赶忙从身边带的手提袋里,拿出那叠纸钱,想就在这个时候烧掉给那个女人,让她别再出现。

  张大哥说的,这纸钱就是死人钱,烧纸钱,又叫做捎纸钱,把钱捎给死人,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给那女鬼烧了钱,她应该就不会来找我了吧。

  我关上电梯,将它控制在二十五楼停了下来,赶忙掏出纸钱,刚把打火机点着,还没燃几秒,噗的一下就熄灭了。

  再次打着,还是没过几秒就熄灭了,我看了看打火机,里面的汽很足,今天下午还给张大哥点着了烟的,怎么现在点不着了呢?

  这让我着急的满头大汗,正在想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叮咚一声,电梯到站的声音响起,我不禁一愣,不是刚才控制在二十五楼停止的吗?怎么会到站?

  我抬头一看,瞬间就吓得坐在了地上。

  此时电梯显示着,四十楼。

第5章 经理坠楼

  这电梯又抽风了?怎么自己就动了!

  我朝着电梯按钮看去,瞬间惊呆了,那停止按钮刚才还好好的显示着绿色的光圈,现在居然是熄灭的,而四十楼的按钮,不知道是谁把它点亮了!

  这电梯里···肯定有另一只手!

  想到这里我冷汗都不禁流了下来,疯狂的按动着打火机,一次一次的熄灭,到了最后竟然一点火星都看不到,我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打开的电梯门。

  四十楼依旧漆黑,没有一丝灯光,但是庆幸的是,此时电梯的灯光还亮着,照亮外面一圈的范围,此时我靠着电梯,求神拜佛,求他们保佑我能度此劫难。

  我赶忙把衣服解开在空中抖了抖,这可是沾了檀香的衣服,然而正在解开衣服的时候,安静到能听见心跳声音的空气里,突然穿出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南无阿弥佗佛,神仙显灵,菩萨保佑,上帝救我!”我在口中喃喃的念着,同时死死地盯着门外,那脚步声渐渐地逼近,就在要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突然脚步声停了下来。

  “谁?谁在外面?”僵持了片刻,气氛压抑的可怕,我受不了了,猛地朝外喊去,只听到一声啪嗒,一只皮鞋出现在光亮之中。

  我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没好气的对着黑暗里的人说道:“是你啊经理,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应该下班吗?吓死我了。”

  出现的人正是经理,他的脸色此时有些不对劲,苍白的吓人,额头上密密的汗水,他对着我笑笑,那笑容陪着漆黑的背景竟然给我一种死亡般的恐惧。

  “小王,你快些出来。”他朝我这招招手,我站起来朝着经理走去,只是还没出去的时候我便停了下来,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头。

  我盯着他,小声的问道:“为啥?”

  “因为这电梯里面···”经理刚说到一半,他的眼睛一下睁得老大,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颤巍巍的指着我身后,“你···你···你身后!”

  经理这么一说,我瞬间就炸毛了,根本不敢忘后面看,脑子里全是刚才在电梯里出现的邪门事情,是的,那个红衣女鬼肯定在电梯里,毫无疑问!

  没有丝毫犹豫,我拔腿就跑,当我刚跨出电梯的时候,突然间看到经理的脸上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

  看到他这笑容,我心里便大喊着不好,可是根本来不及了,我已经跑出了电梯,跑到他的跟前,经理一把抓住我的手,拖着我想朝四十楼深处走去。

  “你,你要干啥!”我挣脱开他的手,他惊恐转过头来看着我,继续指着我的身后。

  先前看到他那坏笑,我就知道可能上当了,这次他还想继续骗我,我怎么可能着道儿,我猛地朝后看去,刚转到后面,便感觉身体一个恍惚,头晕目眩的险些栽倒在地上,恍惚间我看到那电梯里有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正翻着白眼看着我。

  这下就不是经理拖着我跑了,而是我猛地拽着经理就朝楼梯口跑,当我们跑进楼道,我想朝着楼下跑的时候,经理却朝着楼上跑,四十楼的上面,就是天楼。

  “鬼上楼靠走,下走是飞,不能下去,往上跑!”经理神色匆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相信了他的话,纵使他出现的这么诡异,但我总觉得这件事和他有些什么关系。

  天楼上的风呼呼地挂着,今晚的夜空格外漆黑,没有星月,看上去明天要下雨,经理一上天楼,便从兜儿里摸出了什么东西,喂到嘴里。

  我只看到了他的小动作,还来得及问他怎么回事,楼梯间里传来了咯噔咯噔高跟鞋踩地板的声音。

  红衣女鬼上来了!

  “经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着急的问他,他朝着护栏边走去,什么话都没说,只对我招招手,叫我赶紧过去,我正想跟上去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冰冷的触感从我的肩头传来,我一动不敢动的站在原地,想用眼神告诉经理我身后有东西,然而他此时背对着我,根本看不到我的眼神。

  就在我思考该怎么般的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了一声呢喃,“把他推下去。”

  我微微一愣!什么?把经理推下去?

  等等,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是小宁的!

  我赶忙朝后看去,神情又接着一阵恍惚,然而这次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我感觉刚才说话的人就是小宁,难道他也变成了鬼魂?

  想到这里不禁一个哆嗦,正在体会他说的话时,经理拍了拍手,我朝着他看去,他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赶忙跑过去。

  他为什么不说话呢?为什么要用拍掌这种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力?

  他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这里,而且脸色那么可怕,难道他真的是想来帮助我?可是经理并不是那种为他人着想的人,而是利益至上!

  越想越觉得经理很可以,这个三十岁梳着偏分头的光鲜男人心里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

  我在心里对他有了一层提防,缓缓的朝着他走去,然而还没走进,他的表情又猛地变作了惊恐,指着我身后,使劲的朝我招手,示意我快些。

  我朝后一看,将我吓了一跳,那女人就站在楼梯口,她的脖子拧了好几圈,眼神直勾勾的瞪着我,她朝我邪魅的一笑,“小哥儿,跑什么?我们都还没开始呢,怎么就能结束呢?快来吧,我等不及了?”她一边说着,就轻轻地拉下了肩带,猛地朝着我冲过来,见到这一幕,我啊的一声尖叫出来,朝着经理跑去。

  刚一跑到经理身边想问他怎么办的时候,只见他突然一伸手,猛地朝着我额头拍了一巴掌,这一掌不疼,却险些把我拍晕,我一个趔趄,扶着栏杆没有栽倒,而我眼角的余光却猛地看到了身后站着一个红衣女人。

  “嘻嘻嘻,我们,开始吧。”她蹲下身来,白玉般的手轻抚着我的脸庞,我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浑身一愣,一道寒流从我脑间朝着全身溢去。

  我的手好像不听控制了一样,死死地掐着我的脖子!

  我长大嘴想要经理救我,却发不出声音,我朝着身旁的经理看去,只见他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同时朝着我嘴里猛地撒了一把黑色的粉末。

  这黑色粉末下肚,身体更显得冰冷,我惊异的看着经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是人啊,为什么这个女鬼只找我,却看都不看经理一眼?

  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我感觉自己要被自己掐死了,突然我听到身体里传来一声女人呼喊,“不要!”手上的劲道猛地一下松开,然而还未等我庆幸自己没被掐死的时候,我看到经理站在我的身后,抬起了脚。

  他想把我踢下去!

  幸好我之前对经理有个提防,我猛地朝下一顿,双手死死地抓住栏杆,只感觉到背部一疼,头瞬间就撞在了栏杆上。

  “妈的,老子还整不死你了!”身后传来经理的咒骂声,他一脚踩在我手上,想让我松开栏杆,而趁着这个机会,我抓起他的脚,猛地一掀,爬起来就想朝着楼道口跑去,然而还没跑两步,就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我朝后一看,却只看到了转瞬即逝的一只鞋跟。

  卧槽,经理掉下去了!

  我停下脚步,看着有些变形的栏杆,心里噗通一声,经理死了!他死了!

  我想趴在栏杆边看看下面的情况,可是我吓得一动不敢动,经理他怎么,怎么会掉下去呢?我刚才明明掀开他的时候他明明是朝着里面倒的啊。

  我赶忙给张文昌打了个电话,现在能帮助我的只有他了,或者就是警察。

  电话嘟了两声,张文昌就接通了电话,我赶忙把今晚上的事情简单的讲给他,只听到电话那边一阵叮叮咚咚,张文昌拍着大腿跟我说出事儿了,他没想到事情竟然严重到了这个程度。

  他叫我赶紧从楼顶下来,他在大门口等着我,我急急忙忙跑到四十路,看着阴森森的电梯,也容不得我选择,赶忙坐上了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上,我盯着门口大气都不敢喘,从刚才开始,似乎就没有见到那个红衣女鬼,她去了哪里,现在又在哪里?

  从电梯上下来,我急忙冲出了大厦,想看看经理在哪里,然而巡视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拥堵的人群,我不禁一愣,怎么会没有经理的尸体呢?

  不容我多想,张文昌站在门口喊了我一声,抓起我的手带着我朝着附近一间出租房走去。

  “妈的你小子命真大,胆子也他妈的大,什么话都敢听,什么人都敢信,到时候真的怎么死的自己都不知道!”

  一路上他嘟嘟囔囔,我一句话不敢说,只是跟着他越走我身体越冷,嘴唇还不住的打着哆嗦。

  “你身上怎么这么冷?”张文昌停下脚步扭头看着我,突然我的手不由自主的猛地朝着张文昌脖子掐去,好像有深仇大恨一般。

  “我艹!你他妈的被鬼上身了啊!”

电梯鬼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电梯鬼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掌欲诸美11章(第11章 不是时候)

    原标题:掌欲诸美11章(第11章不是时候)小说名称:掌欲诸美第11章不是时候说这句话的那名女员工,先是偷偷地朝着林修,所在的方向处看了一眼。在看到林修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之后,这才转过头,压低了声音对着围坐在桌子旁的其他人说道。听到这里,林修也没有继续再准备听下去,而是直接站起了身,朝着办公室门外走去。而办公室的其他人,也没有注意到林修的动作。一走出办公室,林修就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顾曼宁的办公室走去。脸色铁青,林修的目光中写满了冷意,本来他下意识的认为王浩雄即便是报复,也只会找到他自己的头上。但是

  • 狼性总裁娇妻要逃跑11章(第十一章 一场闹剧)

    原标题:狼性总裁娇妻要逃跑11章(第十一章一场闹剧)小说:狼性总裁娇妻要逃跑第十一章一场闹剧傅江离的话让顾母一愣,脸色十分难看。顾母拦在了傅江离和顾南之间,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傅江离和顾南之间剑拔弩张,四目相对几乎能擦出烈火,没有人回答顾母的问题。顾母不悦的将目光转移到乔音的身上,“乔音,你不是才和小南订婚吗,怎么会和……”“退婚的事你不知道吗?”傅江离冷笑。乔音也呆住了,她没想到顾南还没有跟顾母说这件事。“你说什么?”顾母的脸色顿时拉下来,乔音让顾南蒙羞,她当然不会原谅乔音。傅江离没有理会

  • 退役兵王混花都11章(刀口舔血)

    原标题:退役兵王混花都11章(刀口舔血)书名:退役兵王混花都刀口舔血叶凡说道:“你问!”他心里是兴奋的,找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找到宋妍儿了。林倩倩说道:“虽然你说一切都很有可信度,可我怎么才能完全相信你不是杀手来杀宋妍儿的呢?”叶凡不由翻了个白眼,他说道:“第一,我不是杀手。杀手跟我们是有很大的区别的。第二,我从不在国内办事。第三,这是最关键的。我出手很贵的,宋妍儿不过是个普通的姑娘,杀她还真轮不到我出手。”“那你手下到底杀过多少人?”林倩倩又问道。叶凡警惕的道:“这跟我找宋妍儿的事情没有关系吧?

  • 更把双眉比月长11章(第011章 给女人留点面子)

    原标题:更把双眉比月长11章(第011章给女人留点面子)小说名:更把双眉比月长第011章给女人留点面子这恶魔说的是什么话?言小念差点气毙,剧烈得挣扎起来。萧圣眼神恢复冰冷,手一挥把言雨柔的紫貂大衣扯下来,紧紧裹住瑟瑟发抖的言小念。突然而至的温暖,并没感动小念,反让她心中的恨意更深,恨不得一刀刺穿他的心脏,再狠狠绞几圈,鲜血淋漓才过瘾。“好冷!”言雨柔蓦地打了个哆嗦,错愕的抬眼,见萧圣包裹着言小念,轻松地站了起来。而她的大衣,居然裹在言小念身上!言雨柔妒忌得差点发狂,鼻子气歪了,一张脸在黑暗中变得

  • 我的天降秘书11章(第11章 搂住了她的腰)

    原标题:我的天降秘书11章(第11章搂住了她的腰)小说名称:我的天降秘书第11章搂住了她的腰您好,首先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男人早泄还有生育能力吗?跟据您说的情况,早泄是有一定程度会影响到男人的生育能力的!因为较严重的早泄会阻碍精子的输送,不能使精子正确地输送到女性宫颈口,从而导致精子和卵子不能得以结合,造成男性不育症的发生。但是如果您曾经有过进入引道并完成设精的话,您的妻子还是有可能怀孕的!不过,为了您的身心健康和夫妻生活的美满考虑,建议您到正规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以获得最好的治疗效果。祝您健康

  •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11章(第11章 他其实是喜欢你的)

    原标题:于你有情,累我此生11章(第11章他其实是喜欢你的)小说:于你有情,累我此生第11章他其实是喜欢你的林芒来医院探望苏芊芊的时候,她刚照完CT回来。看着眼前这个苍白憔悴失魂落魄的女孩,林芒差点没认出来,她是江城人人艳羡,那个随时都很骄傲很理所当然的小公主。“芊芊,你没事吧?”林芒有些担心。苏芊芊有多在乎沈沉渊,别人体会不到,但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自己却很清楚。那个男人,像是一味毒药,已经噬入了她的骨髓。苏芊芊靠着病床,“我没事,等CT结果出来,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嗯,那就好。”林芒在床边

  • 风云人生11章(第六章白姐)

    原标题:风云人生11章(第六章白姐)小说:风云人生第六章白姐说实话,在我印象里,所谓的会所都是在夜间开放,做着见不得人勾当的场所。但到了地方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错的离谱。第二天一早,我就到了龙华路,刹那芳华私人会所就在这条繁华路段的正当口,门牌高大,金碧辉煌,气派非凡,根本就不像是什么非法场所,门前还有四个穿着旗袍的女迎宾,旗袍一直开到大腿根部,露出雪白浑圆的长腿,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我进去的时候,立刻就有一个女迎宾带着笑容上前来问我:“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想说找工作

  • 冥婚掠情:鬼夫请绕道11章(第六章 养尸地)

    原标题:冥婚掠情:鬼夫请绕道11章(第六章养尸地)小说名:冥婚掠情:鬼夫请绕道第六章养尸地几年前,银丰集团大力发展地产业,将许多地皮收入囊中。别墅区坐落的那块地皮上,原本有一条还有四五户人家居住小村子。村子坐落的位置正好是别墅区规划的中心处,银丰集团给出了不菲的价格欲让那几乎居民搬走。哪知道那些村民并不愿意,无论给多少钱就是不肯搬走。没办法,别墅区的动工总不能因为这几户居民给阻碍了吧?后来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总算让那几户人家搬离,别墅区得以动工。期间,在动工之际,挖出了不少尸骨,都是些不知道

  • 总裁好凶猛:亿万首席爱妻入骨11章(第11章 难道他反悔了?)

    原标题:总裁好凶猛:亿万首席爱妻入骨11章(第11章难道他反悔了?)小说书名:总裁好凶猛:亿万首席爱妻入骨第11章难道他反悔了?打开桌子上的文件,却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动来动去,总有一张脸在苏小小的面前浮现。“你你你——”苏小小挥手想把这道影子打散,又怕被旁边的同事察觉到异常,刚一把手收回来,那张脸又在动,泥煤的!脑海中两个黑白小人早就已经在打架了。“不就是撞上了狗屎运了吗,一个名义上的妻子而已,值得这么兴奋么?你不觉得羞羞吗?”“不羞的呀,有这么帅的老公,谁都会兴奋的。更何况还有三百万大洋,咩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11章(「011」放马过来(二))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11章(「011」放马过来(二))小说名:桀骜不驯,强势唐少「011」放马过来(二)“不想活的,尽管放马过来!”唐小龙不慌不忙地放下手中的书包,朝面前的众人淡定地招了招手。那些小混混先是一愣,继而纷纷叫嚣着朝唐小龙扑了上去!唐小龙并不惊慌,一边从容不迫地躲闪着四面八方的攻击,一边伺机寻找出手的机会。很快,唐小龙便抓住了其中一人的破绽,双手抓住他的手臂,狠狠地往膝盖上面一顶!只听“嘎巴”一声,那人的小臂顿时断成了两截!痛苦地倒在了地上,捂着手臂不住地哀号!紧接着,唐小龙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