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阴夫的惩罚 最新章节

2017/12/3 20:09:3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阴夫的惩罚

第1章 莫名的礼物

  我叫张琳,我家是农村的。163女人网

  记得三年前刚到这座陌生城市的时候,在同事们眼里我就是一个村姑。

  我长得很好看,很漂亮的那种,可是我穿衣服没有品位,身上也有着乡下的味道,他们说一眼就能看出我是农村出来的。

  这件事情让我耿耿于怀。

  三年里面我不断的改变自己,学会了买名牌,穿时髦的衣服,还有背包,高跟鞋以及化妆品。

  各种各样女人用的东西我都很精通。

  三年后的今天没有人能从我身上看到村姑的影子。

  就算我拿出户口给他们看,说我是农村人,他们还是不相信我是村里出来的。版权163nvren.com

  原本这是一件好事,起码我融入了这座城市,成为了城里人,成为了村子里大家羡慕的对象。

  可是……

  三天前我搬进了新买下来的二手房。

  这是我通过努力赚回来的钱,依照现在的国情,都知道买房比把钱存银行更划算,可以保值,还可以根据房价上涨升值。

  可就在第一天我住进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每天都会有一个快递寄到我家。

  快递员把快递拿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没敢接,我以为是前面那家主人的东西。

  只是看到快递的名字是我,张琳,只好疑惑的签了字,收下快递。

  当时我很好奇,很想知道这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但又想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能动,来历不明的东西也不能随便拆开。

  后来想了想,也许是某位暗恋我的男同事送给我的。

  这种事情在我生活里已经不算少见,平时他们也会为了追求我送一些花、一些毛公仔之类的偷偷的放到我抽屉里。

  恩,肯定是这样的。

  带着愉悦的心情我拆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披肩,很好看,毛茸茸的。

  这个毛很顺,很温柔,一摸我就知道是个好东西,起码要好几万块钱呢!

  我很激动,也很兴奋,收到那么重的礼物还是我第一次。

  我也开始猜忌:这是谁送给我的?

  最后我认为这个神秘人是公司的年轻经理。163女人网

  说到这个经历其实我也暗恋他很久,他是去年才来的,听说是公司老总的儿子,人长得很帅气,身高1米8几的那种帅。

  又帅又有钱,还是单身,在我们公司女生眼里可是金龟,都恨不得往他身上贴呢。

  难道他也喜欢我?

  我内心感激,恨不得立马拨打电话询问是不是他送的。

  如果他说是然后顺势约我出去,我立马会答应,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

  可是我一想到他平时看着我冰冰冷冷的脸,又觉得不像是他。

  我打消了打电话的念头,以免自讨苦吃。

  披肩,我并没有用。

  因为不知道是它的主人到底是谁,要是披到肩上被对方看到,还以为我答应他的追求。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总不能做出一些暗示性的行为,这样只会给我带来麻烦。

  其实我担心的是另一个人送给我,万一他长得丑,我又用了他给我的东西,那是不是代表我已经答应他追求我?

  所以我坚决没用,可谁知道第二天下班之后又收到一个快递。

  还是昨天的快递员,我签收的时候问他到底是谁寄过来的,他说不清楚,他只负责送,之后也就不了了之。

  把包裹带到房间,这一次我没有立马拆开,而是看着包裹看了很久。

  最后我还是把包裹拆开了。

  这是一件非常漂亮的红色裙子,颜色非常的好,衣料也上乘,熟悉各种时髦衣服的我很清楚这件衣服绝对市面上没有,很有可能是限量版或者找人定制的。

  虽然不清楚究竟谁能做出那么完美的衣服,但是这件衣服价格绝对要10万以上。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对起比前一次披肩带来的兴奋,这一次我惊恐不安。

  这对我来讲太贵了,要知道我一个月工资也才几千块钱而已,眼前的红裙太昂贵了!

  平时梦寐以求的好衣服就在眼前,我却不敢去碰它。换作以前的我早就穿上它在这里翩翩起舞,拿出手机自拍发到朋友圈,好让别人羡慕羡慕。

  这一晚,我是看着这件红色衣服睡着的,可我始终不敢碰它。

  这一天上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不知道下班之后是不是还会有包裹送过来?

  下班后果然又收到了包裹,快递员都认识我了,说美女,你赶紧签收吧,我还要赶着送下一单。

  我很想问他到底是谁送的?有了昨天的经历,最后我还是闭上了嘴巴。

  我把包裹带到房子里,我看着收件人的名字,确确实实是我……再看寄件人,什么都没有,是一片空白的。

  是谁寄给我的?

  猜忌和犹豫之后再次拆开包裹。

  是一双嫣红色的高跟鞋,非常的精美,闪着光芒的余晖,看到恨不得立马穿上,同样是价格部分,但还是和昨天一样,我不敢穿。

  究竟是谁?

  是谁一直在寄快递给我?

  这三样东西加起来起码要20万,难道真的是帅气经理?

  一想到他看着我板着的脸,我就觉得不是他,应该另有其人。

  我的交际圈比较小,活动范围几乎都在公司,我在这边住的地址也只有公司几个高层知道。

  所以……

  公司里面不少女人都被高层潜规则,现在轮到我了吗?

  去年的时候我们主管曾经找过我,让我陪他喝酒,也曾经暗中表示要潜规则我。

  我装糊涂,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最后也就失去了升迁的机会,到现在我还是一名普通职员。

  还好,不久后这名老主管被调到分公司去了,不然估计我连饭碗都保不住。

  看着桌子上摆放整齐的披肩、红色的裙子、红色的高跟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了又想,我决定明天去问问相关的人员,到时候就知道是谁。

  想潜规则我?对不起,我不是那种人,大不了丢了这份工作。

  心里有了主意,我也就好好的睡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心绪不宁,上班都没心思,人也累,躺下去,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梦到我穿着红色的裙子,披上白色好看的披肩,穿着红色的高跟鞋在屋子里照镜子,还对着镜子微笑。

  后来醒来,我笑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白天老想着穿上这些东西,结果做梦就梦到自己穿上了。

  醒来后看时候也不早,因为要赶公交车的原因我也不敢赖床,只好起身洗牙刷脸。

  可当我起身的时候却感觉怪怪的,一看,我居然穿上了红色的裙子和高跟鞋,也带上了白色的披肩!

  如今正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和昨天晚上做梦梦到的一样。

  只不过我没有微笑,而是脸色苍白。

第2章 梦醒时分假亦真

  天、天呀!

  我吓得目瞪口呆,连连后退几步。

  我是靠着墙壁才停下来,我无力的下垂,坐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是做梦,但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我用手捏了捏大腿,疼痛尖锐地刺激着我全身,让我忍不住叫出声。

  是真的,这一切是真的,我肯定去招什么脏东西了!

  现在我赶紧将衣服脱下,把鞋子丢到一边,换上自己的衣服,仓促的逃离房子。

  我听人说很多二手房都死过人的,有人住进去的话就会被脏东西缠上,我想我肯定是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加上原本我是农村出来的,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

  惊骇恐慌的我回到公司还是不得安宁,冒冒失失,恍恍惚惚,连公司同事看到我都说你今天怎么了?

  我没敢说出来,后来是表哥打电话和我聊天,我才问他家里的神婆是不是还活着?

  在我们农村都有这样的神婆,他们可以请鬼上身,也能驱鬼捉妖。

  小时候我们有病治不好的话也会去找神婆,神婆会用黄符烧水给我们喝,喝了就好。

  “还活着,怎么了?”表哥说。

  我说我遇到脏东西了,表哥听到之后先是沉默,之后才让我不要太惊慌,他说他把神婆带过来。

  我只能将这件事寄托给表哥和神婆。

  神婆是村里的人,和我们都有一点关系。

  在他没有成为神婆之前我喊她九姑,原本九姑也只是个普通的村妇。

  有一个晚上她突然疯了,整晚在念念叨叨说什么神,说什么鬼,整天都在村里的老祠堂坐着,披头散发让大家担忧不安。

  在大家都在想办法治好九姑的时候,第二天她好了。

  无比的清醒,眼睛有神,说话也清楚。

  问她什么她都能答上,甚至还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三叔他爸死了,没人知道是怎么死的,但是九姑知道。说他是病死的,什么时候病死,几点都能说的出来,就好像当时她就在旁边看着三叔他爸死一样。

  还有六婶的牛不见了,去问九姑。

  九姑闭着眼睛不说话,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说在东山脚,结果还真的在东山角找到了这条牛。

  苦等了一天到了傍晚的时候,表哥终于带着九姑出现在我面前。

  见到她的时候我连忙上前鞠躬喊了一声:九姑。

  九姑用昏暗的眼神看我一眼,看的我心慌她说:丫头,你是真被脏东西缠上了。

  听到她这样说,我就更加焦急,连忙把这些天的事情告诉她。

  表哥在旁边听到这里也焦急无比,埋怨我怎么会招惹这样的东西,还责骂我不明来历的东西就不要收。

  不过九姑淡定自若,一副没把这件事放在眼里的样子。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虽然有点小麻烦,但谁让我从小看着你长大,这个忙我帮定了。”九姑道。

  我感激的看着九姑连喊着:“九姑,你最好了,谢谢你。”

  “傻丫头,你都喊我做九姑,难道我还能眼睁睁看着你往火坑里跳吗?不过这件事情确实有点棘手。”

  还没等我问她到底怎么个麻烦,她说丫头这样吧,你和阿天去市场上搞点黑狗血和鸡冠血,黑狗一定要老狗,鸡冠血是大公鸡的。

  啊天就是我的表哥,我们两人听到这里连忙点头。

  九姑说,那还不赶紧去,然后我们两个人才赶紧向着菜市场那边奔跑。

  等我们准备好这些东西回来的时候却不见九姑,等了大约半小时,她才又从远处姗姗赶来。

  她的手上多了几条青色带着叶子的柳条,还有一捆红绳。

  九姑说走吧,带我到屋子去。

  我哪敢怠慢,连忙带头领着他们向二手房的地方走去。

  在路上九姑跟我说,如果是一般的鬼还好,我有办法能将它消灭,可是这只鬼是看上你了,他是让你做新娘。

  听到这句话,我停下来回头惊愕的看着九姑。

  “送了三样东西给你,你都接受了,这就是他的聘礼。”

  九姑的这句话让我下巴都要掉了,我才不知道那是聘礼,要早知道我才不收,打死都不收。

  再说了,哪有这样强迫给聘礼的?对方是什么模样我都没看到呀!

  “知道为什么你会醒来的时候穿上这些衣服了吧?”

  九姑的这句话我听不懂,摇头。她才接着说道:“是他给你换的。”

  这话让我浑身发抖,有气无力,差一点就坐在地上了。

  当时我睡着了,那岂不是他对我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只是换了衣服,没有强占我的身体?

  下意识的,我用手摸自己的胸口,结果看到表哥在看着我,我才把手收起来,以免他多想。

  九姑崔我带路,我才收敛心神,咬牙,坚持腿软了的我将就过他们带到住房。

  到了后我在房子外头,我不敢进去,我害怕。

  九姑也看到了,说,没事,跟着我进来就行。

  看到九姑慈祥的笑容,我才恢复了少少勇气,跟着她一起进了屋子。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表哥还在说这屋子不错,装修挺好的,还在打探多少钱,一点都不在乎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不光是他,连九姑也是这样,无形中他们给了我信心。

  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是我太单调太害怕胆子太小了。我安慰道。

  深呼吸让自己强作镇定之后,我招呼表哥和九姑坐好,我给他们泡茶。

  等我坐下来之后,九姑说不用太担心的,这种场面我见多了,放心,没有问题。

  有了这句话,我就更大胆和九姑表哥聊天,声音也大了不少,还时不时的和他们欢笑。

  直到后来房子里面突然刮起一股冷风,我说回屋子里找外套,原本还在笑的九姑板着个脸,让我不要动。

  我和表哥都在疑惑的看着她,九姑站起来将之前我交给她的黑狗血和鸡冠血摆在一个盘子里搅混在一起,又将她手里的红绳放到里面泡着,抽出了之前她拿在手里的柳条。

  看到这里我就知道出问题了。

  九姑说你们两个小心一点,那东西来了。

  我紧张的要死,用手紧紧的抓着表哥的衣服,表哥也有点男子汉气概,身子挡在我前面。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股风确实来的有些古怪,窗户关紧,房门又关紧,怎么可能有风吹进来?

  哐!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撞开,没有看到人,只能感受到一股强风从外面吹了进来。

  风很大,迷了我的眼,依稀中我看着九姑扑向外头,手里拿着柳条,不断的对着空气打过去。

第3章 风起,他来了

  狂风吹得房子里面的东西都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水杯摔到地上碎成四分五裂,花盆也被吹倒了。

  还有,我的衣服也吹得满天飞。

  我很害怕,紧紧的拉着表哥。

  表哥说:没事,不用怕,有老公在。

  我说表哥,别闹了,你怎么是我老公,老公?

  我抬头的时候却看到我抓的人不是表哥,而是一个陌生的青年,身高1米8上下,鹰钩鼻,双眼有神,嘴角带着一抹邪异的微笑看着我。

  我啊的一声松开手连连后退,最后跌坐在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我笨拙的样子太搞笑,那个陌生的青年对着我哈哈大笑起来。

  “傻老婆,起来呀。”

  他的声音飘渺的传入我耳朵里,我都吓傻了,哪里还敢站起来?

  直到这个陌生的青年开口说表妹、表妹,你怎么了?

  是表哥的声音却不是表哥的模样。

  我猛地眨眨眼,再张开眼睛看,眼前伸手准备拉我起来的人不是表哥还能有谁?

  “表哥?”

  “对呀,表妹不是我还能有谁?你发什么神经,我长得很丑吓坏你了是不是?”表哥生气的板着脸。

  “不是的,表哥,刚刚我看到另一个人……”

  还没等我说完,表哥说道:“什么另一个人这里就只有我和你两个人?算了,不追究你,九姑已经出去了,我们赶紧也跟出去吧!”

  然后我才发现狂风早就停止,九姑也不见了,房子里面一片凌乱。

  表哥拉着我的手拖着我出去,我就跟他出去,刚走到门外就碰到九姑。

  九姑紧锁着眉头,有些疑惑看了看我,又看表哥说,你们两个小心一点,他还在。

  九姑的这句话让我死的心都有了,我以为九姑已经将他收拾,想不到还在这里,可他到底在哪?

  我问九姑的时候,他让我们两个人不用惊慌,一切有她在。

  然后我们回到屋子里继续喝茶,说实在话,现在我都怕死了,好几次想提出到外面去,不要在屋子里守着。

  但是又怕表哥笑我胆子小,最后只能强忍着。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九姑说,等一下他肯定会来,你们两个人一定要在一起,不要走开。

  我们连连点头,然后九姑就看着我:“丫头,你也是,要是做了鬼新娘以后的日子有你好受的。”

  “我不要做鬼新娘,我不要!九姑,你一定要帮我,救救我。”

  我的内心早就崩溃了,听到九姑又这样说,哪里还经受得住?

  九姑来到我面前,用手摸着我的头发,一下一下的摸着,很温柔。

  “傻丫头,我又怎么可能让你受伤,怎么会让你做鬼新娘?”

  听到这里,我差一点就哭出来了,她就像妈妈一样那么温柔,给我自信保护着我。

  在城市漂泊的日子里,早已经对亲情感情有些麻木的我,再一次因为九姑我放开。

  “傻丫头,你是我的新娘啊,所以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

  突兀的一句话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全身绷紧,感受到摸着我的头发的手,不像是九姑的手,而是一张大手,这种大手只有男人才有。

  我全身绷紧,不敢抬头,浑身发抖。

  那只大手还在摸着我的柔发,好不容易我鼓起勇气偷偷看去,我又看到那张陌生青年的脸。

  他在对我笑,眯着眼睛,还在上下打量我。

  我被吓得哇的一声跳起来,又跌坐在地,在地上连滚带爬,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好难受。

  “丫头,你怎么了?”

  九姑对我说道,我这才停下来,回头看,站在我面前的是九姑,还有表哥,哪里有那个陌生人?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人,他们也在看着我互相对望,显得很疑惑。

  后来表哥把我扶起来,等我大口大口喘气休息了好一会儿九姑才说,你到底怎么啦?

  我把刚刚看到的事情告诉他,九姑听了之后紧皱的眉头。

  “不得了,这只鬼比我想象中要法力高强,这一次看来要拼尽老命了。”

  九姑的话让我更加害怕,刚刚她还说没什么事,现在她要拼老命,万一……

  万一九姑不是他的对手,那我该怎么办?

  我脑海里全是那个青年的脸,还有那诡异的笑容。

  九姑似乎也看出我的担忧,说,没事的,放心吧。

  可不论是我还是表哥都能从九姑脸上看出来,有事,而且非常严重。

  我看向表哥,看到表哥也在微微发抖,万一等一下发生什么事情,连表哥的命都要因为我连累……

  “表哥,我肚子饿,你出去打个夜宵给我吃吧。”

  “你傻呀,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肚子饿!”表哥听到我的话咒骂我。

  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耍娇:“表哥,人家真的好饿。”

  表哥瞪眼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才对我挥挥手说真拿你没办法,我出去打夜宵了。

  表哥还问九姑要不要,九姑摇头之后又看我一眼,显然已经看出我的目的,最后她用赞扬的眼神冲我点点头。

  表哥走了之后,九姑说你真是个好孩子。

  “九姑,要不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我一个人能应付……”

  话还没说完,九姑就说,傻丫头,这件事没我不行,你放心吧。

  刚说到这里,屋子里的气温突然下降,刚刚还好好的,现在是瞬间下降了好几十度,就像被锁在冰箱里急冻。

  “不好!”

  九姑说了一句,又拿起之前的柳条向屋外跑去,她刚出去,大门突然砰一声关了起来。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过去试图开门,单凭我用尽力气都无济于事。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我呆呆看着大门道。

  原本冷得我发抖说话气都是白气的房子突然又回温了。

  我眨眨眼,发现原本地上支离破碎,狼狈的场景消失不见。

  房子的灯也开着,昏黄色的灯光,能见度不高,但将整个房子变得温馨和安静。

  我看到了厨房里的餐桌上有两支蜡烛,还有一盘烧鸡,各种菜肴和水果。

  咦?

  我看到客厅的墙壁上居然有一个红色的大字:双喜!

  “这,这是哪?”

  明明我动都没动,始终站在这个地方,但是现在眼前的场景又不像我住的房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又做梦了?

  我又捏自己大腿,疼痛再一次刺激我全身,让我闷哼一声。

  正当我咬牙切齿以后不做捏大腿傻事的时候,之前紧闭的门打开,外面走了一人。

第4章 你是我的老婆

  “九姑,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怕!”

  外面有光,让我看不清这道人影是谁,但是现在进来的人除了九姑还能有谁?

  我激动地向她奔跑过去,可当我走前几步之后才发现那道人影比九姑要高一个头。

  我停了下来,仔细看才发现进来的人是一个男生。

  等到门再关上的时候强光消失,我看清楚他的脸,正是刚刚那个陌生的男人!

  和之前见到他一样,青年嘴角带着邪意冲我笑:“老婆,我们该吃饭了。”

  我怕死了,还吃毛饭呀!

  他向我走来,我就往后退。他前进一步我又后退一步。

  他又喊老婆,我们……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声说道:“谁是你老婆!”

  青年原本的笑容没了,板着脸看着我。

  我突然后悔刚刚那么大声说话,现在肯定惹怒了他,他要杀我。

  结果并没有,他又换上了笑容,眯着眼睛打量我说道:“你呀,你就是我老婆。”

  “你、你不要乱来,我会喊的,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报警。”

  实在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拿出这个来威胁他。

  可是让我想不到这个能让所有坏人都有所忌惮的话落在他眼里就是笑话,如今他就在笑。

  “傻老婆,警察能拿我怎么样?”

  我才想起他不是人,他是鬼!

  他就是我的阴夫?不,不可以这样。

  我惊慌失措,之后如救命草一般看到摆放在另一边桌子整整齐齐的红色裙子和高跟鞋,我对着他说道:“我把这些东西全还给你,你放过我吧,我不是你的老婆。”

  岂料他嘴角上翘,笑着说:“还说不是你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讲,我还是那句话不是我的。

  “你看你穿的是什么?”

  他用手指着我说,我低头看,才发现我居然穿上了红色的裙子,穿上了红色高跟鞋,白色好看的披肩也披在肩膀上。

  我瞪大眼睛,张开嘴巴,回头看了看之前摆放这些裙子和高跟鞋的桌子,如今桌子空空荡荡的。

  “不!不是我穿的,你做了手脚。”我很生气,再一次大声说道。

  可是青年不生气,他来到我面前,彬彬有礼向我半鞠身,做出绅士的模样,邀请我去餐桌坐好。

  我当然不愿意了,可是他还半鞠躬,似乎得不到我同意,他就不会起来。

  我巴不得他就这样鞠躬,结果他却说:难道你想看着你表哥死掉吗?

  我呆住了,像石头一样风化。

  仿佛眼前看到表哥提着夜宵走在路上,接着被一辆大车撞死。

  “不,我不要表哥死!”

  他还在鞠躬,没有说话,但是我已经明白接下来要做什么事。

  我像个木偶一样转身,空洞无神的看着前方,来到桌子前坐下。青年这个时候才站好,满脸微笑的坐在我对面。

  “吃饭吧!”他温柔对我说。

  见我没反应她指了指我面前的盆子:“上面有刀和叉子,另一边放着碗和筷子。”

  我没敢违抗,只好猛然低着头拿着筷子,可我又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脑海里全是表哥的安危。

  “吃啊,再不吃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他的声音再一次冲入我耳朵,我没敢怠慢,拿着筷子胡乱的捡东西往自己碗里放,其实夹了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嘴里塞。

  我不知道他说的惩罚是什么,可是我知道他是坏人,我要是违背他的话,不光表哥会遭殃,最后我也会死在他手上。

  “这样才乖。”

  他说完也低着头吃饭,慢悠悠的,很享受的样子。

  我偷偷打量着他,但又怕他发现,每次他看过来的时候,我都会慌张的躲开。

  好几次之后,他终于发现了我似的,在我偷看他的时候他在低头吃东西的时候说道:“要看的话夫君会让你看个饱,不用偷偷摸摸。”

  吓死我了,我低着头,再也不敢偷看他。

  “今天开始你是我的新娘,我会好好疼你,你要乖哦,不乖的新娘可是要受惩罚的,这是我们家的家规。”

  听到他这样说我内心诅咒,什么狗屁家规?

  结果他开口说道:“琳琳,你可不能这样,要是被老祖宗知道你诅咒家规,屁股要挨打的哦。”

  我又被他吓了一跳,这个家伙连我心里想什么都知道?

  为了证实这一点,我又骂了句简直就是猪屁家规。

  结果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眼前,嘴角带着邪笑看着我,我从他眼里看到了歹意。

  “你要干嘛!”

  我惊恐地站起来,往后靠,结果我却发现我站起来的身子又重新坐好,身体不受我的控制。

  我咬牙挣扎,挣扎了好一会也没有用,最后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哭腔说道:你到底要干嘛。

  “琳琳,刚刚夫君我都跟你说了,不听话需要受到惩罚的。第一次我原谅了你,可是第二次你还是这样,没办法,我只好惩罚你了。”

  他嘴上的笑意更浓,双手向我肩膀摸来,小手还在我的脖子上从上往往滑下,向着胸口衣领的位置。

  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手指在我胸前绕了个圈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要哭了,连忙哀求他不要。

  可恶的他却说,不要停对不对?

  我恨死他了,可又不得不委曲求全说不要、不要再碰我。

  他却一本正经地说,做错事是要受到惩罚,这是家规。

  “所以,老婆,我也没办法,今天第一天就让你受到惩罚,不过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说完,他的大手抱住我的腰,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结果他把我抱到他的大腿上,面朝大地屁股向上。

  我啊的一声尖叫,还在猜想他要干嘛的时候,他的手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两下。

  每打一下我的身体就会抖动一下,我被吓傻了,还以为他要脱我裤子。

  结果他的手打完我的屁股之后就停下来,我忐忑不安地往后看,生气道惩罚完了没有?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嘴角再一次浮现之前的邪恶笑意,还没等他开口,我就说不要啊,不要。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他的兽行,他的手……

第5章 该死的惩罚

  他的手在我的屁股位置放着,在我以为他要进一步做点什么的时候我的身体猛地一翻,又站了起来。

  是他粗鲁的把我扯起来的,他没有对我进一步做什么。刚刚手放在屁股是故意吓唬我。

  他说话了:“记得别犯错,不听话的话,下一次惩罚更严重。”

  我站着呆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一次我不断的警告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要顶撞他,也不要不听他的话,我不要受到惩罚。

  “坐下。”

  对面的他对我说道,我想都没想立马坐下。

  “很好,这样才乖才不会受到惩罚。”

  他冲我笑的说道。

  又是惩罚,就是惩罚,老是威胁我,这个坏蛋。

  我恨他恨得是咬牙切齿,动不动就咒骂他两句。

  结果我发现他在盯着我看,一动不动,好像还有些生气,然后我才想起来,原来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

  老公最好了,老公最好了,老公最好了……

  我内心再次默念起来,这个时候,他脸上才有了笑意。

  该死,他就是个……混蛋两个字我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来,连想都不敢想,我怕他知道我又在诅咒他。

  我不能再受惩罚。

  我不断的告诫自己,如果再说惩罚的话,很有可能这个家伙会要了我的身体,刚刚他的手放到我的屁股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只鬼不光是不是一只好鬼,还是一只色鬼。

  我小心翼翼地吃着晚餐,其实现在我压根就没有胃口,但是我又不能逆他的意思,只能配合。

  “好吃吗?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晚餐。”

  他看着我,停下了手里的筷子。

  我也学他的模样,正正经经地看着他说好吃。心里又骂了他一遍,好些个屁。

  嗯?

  随着他疑惑带着几分生气发出声音看着我,我又连忙心里念着老公最好,老公最好……

  这才化解了他接下来要对我的惩罚。

  如今他满脸笑意的看着我,让我继续吃,我也就低着头假装在吃,心里想着这只鬼似乎也挺好对付的,每次他要生气,我只要好说这老公最好,他就不生气了。

  这就是一只傻鬼。我最后下定义。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表现的小心翼翼,脑海里面全都是九姑和表哥,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

  我也在思索着,现在我在的位置是哪,看这里的环境和我住的房子是一模一样的,可刚刚我的房子已经一塌糊涂,乱七八糟。

  这里干干净净的。就像一眨眼房子就被收拾好,恢复原状。

  “吃饱没有,老婆?”

  他的话把我拉回现实,我面带微笑看着他说:“吃饱了。”

  “那你坐的看电视吧,我去洗碗。”他说完站起来收拾碗筷,我也就心安理得地来到大厅,打开电视。

  当然我现在什么内容都看不下去,我就胡乱的换着电视台。

  我还在想着该怎么逃离这个地方,摆脱这只鬼的纠缠。

  这是一只色鬼,吃完之后鬼知道他会对我做什么,再不离开就迟了。

  我偷偷的回头看着他,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现在他在厨房里很认真的洗着碗筷,桌子也早已经被他收拾得一干二净。

  我得承认这一幕挺浪漫的,可是……

  他费尽心思的把我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和我过上这样的日子?

  我听说这些鬼都不是好东西,他们会吸人的阳气会把人的魂魄给吸走,然后把这个人做成自己的替死鬼。

  肯定是这样的,这个家伙也肯定是要这样子对我,现在就是为了麻痹我,好来对付我。

  越想我越惊慌,喊了好几次九姑,希望她能冲出来救我,可是最后的希望依旧破灭。

  青年已经坐在我旁边,翘着二郎腿和我一起看着电视。

  电视里面演的是无聊的泡沫剧,可是他看的却很带劲,不时地呵呵笑了起来。

  我又骂了一句:真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专心看电视剧的原因,他这一次没感觉到我在咒骂他,得到释放的我内心狂骂他是傻b,傻b,傻b。

  可是这样依旧不能让我发泄内心对他的愤怒,我又把目光看向桌子旁边的水果刀,心想着他要是敢玷污我的话,我就一水果刀切了它。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应到我在想什么,结果他说,别看水果刀拉,我们回房睡觉吧。

  “什、什么回房睡觉?”

  “你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到了晚上我们两个不是要一起睡觉吗?”

  “鬼才和你睡!”我想都不想直接骂道。

  他也不生气,眯着眼睛看着我说:“鬼和你睡。”说完他嘴角又多了一抹邪异的笑容。

  但我依旧不为所动。

  “老婆不乖,可是要受惩罚的哦。”他站起来整理衣服,又道。

  我乖乖的闭嘴了,不敢再说半个不字。

  他回房间了,我站在原地,最后没办法狠狠咬牙向着房间走去。

  来到房间的时候他在脱衣服,我看都不敢看,转身。

  他似乎知道我刚刚的动作,笑着说:“我是你老公,给你看也没关系,害什么羞,你也换衣服吧。”

  然后一套半透明的睡衣出现在我面前,我看着睡衣,哪里敢穿它,要是穿这样的睡衣等于没穿。

  背后传来他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我不敢看,不过脑海依旧浮现他那健硕的身子,八块腹肌……

  声音停止的时候一只手出现在我腰间,他抱着我,我想挣扎的时候,他却说又不乖了?

  我不敢动了,乖乖任由他的环抱我的腰。

  “换睡衣吧,我们睡觉。”

  他微笑的看着我,眯着眼睛。我看着他,又看了看眼前的睡衣。

  “太透明了,打死我都不穿。”

  “快一点。”他的手松开,转身来到床边躺好,等着我。

  现在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脑子乱糟糟的。

  最后狠一咬牙,换就换穿就穿。

  我开始脱衣服,刚脱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回头看向青年,他还在看着我,嘴角挂着邪笑。

  我冲他说道不给看!再看我就不换了。

  “好好好好,不看就不看。”他说完真的闭上眼睛。

  我才不相信他有那么老实,我来到他面前,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确定他是闭着眼睛,然后我才换衣服。

  反正我是这样想的,等我换好这个睡衣,我就立马上床用被子捂住自己,这样就安全了。

  但是我太天真了,真的以为他会闭上眼睛,等我脱到只剩罩罩和内裤的时候,他突然说道,真好看。

  我猛然回头,惊骇的发现他依旧闭着眼睛,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就算他闭着眼睛,他照样能看到我,因为他不是人!

阴夫的惩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夫的惩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战神再现 大结局

    原标题:战神再现大结局小说名:战神再现目录预览:第一章高考落榜父亲怒第二章小翠柔情难消受第三章妙计脱身快走人第一章高考落榜父亲怒沈紫玉,然是从农村里出来,且每年冬天的时候,都会得一场很奇怪的大病,不得不在家里,休息一两个月的大男孩,但他还是顺利的上完了高中的所有课程。可在距离升学考试的前段时间,他却因为长时间抽空,去外面打工挣钱补贴家用而荒废了学业,最终在考试的时候,以微弱的分数差距,无奈地落了榜,没有成为他父母所希望的一飞冲天的“飞天耗子”。就在沈紫玉,还没有回到家里的时候,他老爹就从别人那里

  • 特工凰凤 大结局

    原标题:特工凰凤大结局小说名:特工凰凤目录预览:第1章不平静的官道第2章无故惹事端第3章你可别后悔第1章不平静的官道大华国。这是一处离京师明都约有五十里的山谷。高空有鹰飞过,鹰鸣刺耳,但是谷中此时几百人却是鸦雀无声。“公子,这是这半年的成果。”神情沉肃的青年男子拱手对一个随意坐在那里的少年公子拱手道。那少年公子身量瘦小,脸上还戴着半幅面具,露出的下颌尖尖的,一双眸子如琉璃一般,泛着慑人的光芒。“不错。”满意点头,少年起身看了一眼面前几百号站得沉稳如山又光芒如剑的人,“凌云,再继续训练半年,而后我

  • 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 大结局

    原标题: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大结局书名:皇上拒绝失宠:粉嫩皇后好抢手目录预览:第1章可爱的水娃娃第2章娃娃的亲亲是无价的宝贝第3章他将终身守护她第1章可爱的水娃娃名动一时的离火教教主君逸尘的生日宴就摆在离火教总坛。近日来这里一直都是高官望族名流高手宾来客往,好不热闹。君逸尘,时年二十四,乃武林中最神秘的君家传人。十六岁出道,不过短短八年时间,便成为三国交界的三十二州郡之领袖,且有进一步扩张之趋势,实力可见一斑。当其时,离火教教主君逸尘一反其低调作风,特别举行了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这背后的

  • 来自阴间的快递 大结局

    原标题:来自阴间的快递大结局小说名称:来自阴间的快递目录预览:第一章诡异的包裹第二章神秘访客第三章午夜空白短信第一章诡异的包裹【以下故事改编自朋友的真实经历。为描述方便,以第一人称进行。同时,写给我亲爱的哥哥。】网络上流传这么一句话:“少壮不努力,长大干快递”,简单粗暴地体现出我这行业的惨痛现状。其实累点儿也不至于怨天尤人,最惨的是,累的死去活来的同时,还惹上各种麻烦。别以为我们这行业跟恐怖怪事毫不相干。其实快递行业也经常牵扯出一些血腥恐怖事件来。比如刚入行的时候,我就遇到这么一件恐怖怪事。那是

  • 掌门十二岁 大结局

    原标题:掌门十二岁大结局小说:掌门十二岁目录预览:第001章只剩一人第002章直接吓傻第003章一个婴儿第001章只剩一人尹陌灵,年芳十二,那没有完全长开的面容还有三分童稚模样,但已经出落的娇俏可爱,清秀可人,特别是一双眼睛漆黑明亮,灵动异常,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古灵精怪,充满了活力。三天前,她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宗门:瑞云宗的外门弟子,这三天内她当真是处处新鲜,东看西顾,晚上常常激动得无法入睡。此刻的她,正在瑞云宗明月峰山脚下的一座宽广竹楼中,随着一群新入门的弟子刚刚听完晚课,正鱼贯而出,

  • 千宠邪后 大结局

    原标题:千宠邪后大结局小说名称:千宠邪后目录预览:第一章保证她没命出来第二章眩晕,直接昏了过去第三章是你救了我吗第一章保证她没命出来“事情办妥了吗?”“恩,若儿妹妹请放心,那废物已经被引进了后山禁地,保证她没命出来!”一衣容华贵的公子哥打扮的少年眯着色眼,看着眼前艳丽漂亮的少女谄媚笑道,少女对他抛了个媚眼勾魂一笑,早已把他迷的个晕头转向,看着人家扭着水蛇腰走远,连忙便追而来上去,杀了那个废物能攀上夜家四小姐这高枝,这笔生意真做的不错。天色幽暗,远处的后山传来的凄厉的吼叫声,听来让人头皮发麻。一道

  • 惹火王妃:王爷表流鼻血 大结局

    原标题:惹火王妃:王爷表流鼻血大结局小说名:惹火王妃:王爷表流鼻血目录预览:第1章偷懒的小丫头第2章穿着泳衣来穿越1第3章穿着泳衣来穿越2第1章偷懒的小丫头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话一点都不假。苏杭出美女,有一种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那种飘渺的近乎虚无的美。而今天,我们不谈这些,就谈一谈女主。京都,锦王府。王府的生活一如平日里的那么运转着,小厮,丫鬟们的忙碌的脚步声形成了一阵轻快的舞曲。偶尔有,磕磕碰碰的声音,似乎是盆子或者什么的磕到哪了,一阵的忙乱着。王府之中,有这么一个身影,她静静的做在多福轩

  • 无限之最强人王 大结局

    原标题:无限之最强人王大结局小说名称:无限之最强人王目录预览:第一章突如其来的死亡第二章洪荒百族第三章试炼空间第一章突如其来的死亡四月的暖风刚到,便撩起一众男男女女的春心,河岸边的杨柳小道上,稀稀洒洒地走过了一对又一对的情侣。曹小心挪着步子,望着手中的百合花,脸上不自觉地漾起了笑意。若仔细看去,百合花蕾里,藏着一枚小巧却精致的钻戒,搭着一缕粉白的丝带,钻戒和花束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足矣让任何女生动心。“这样的话,小慧总不会还说我呆吧!”曹小心不禁地想象起了待会求婚的场景,心中一阵得意。在小慧眼里,

  • 我和相公有个约会 大结局

    原标题:我和相公有个约会大结局书名:我和相公有个约会目录预览:第001章被杀穿越狼变美男第002章庶女小姐不睡柴房第003章欺负我是你的依靠第001章被杀穿越狼变美男“穆伊浵,去死吧!你放心的死,我会好好爱他……他再也不会想你,再也不会爱你,他会彻底忘记你!”女人憎恨狞笑着,手上愈加用力,狠狠扼住水下纤细的脖颈一刻不松,尖利的声音在无情的海风里忽高忽低,杀气冷绝。她跪在星空下的礁石上,为了方便下手,身体压得更低,杏眼凶狠圆睁,与张狂的长发映在动荡的海水里,俨然是索命厉鬼。冰凉咸腥的海水灌入口鼻,

  • 温柔大少独宠妻 大结局

    原标题:温柔大少独宠妻大结局小说:温柔大少独宠妻目录预览:第一章还会遇见的第二章目的不明第三章恐怖的办公室剧情第一章还会遇见的B城是Z国最早建立起来的豪华商业区,各国各界的商铺遍地开花,是与国际商业贸易交轨的地方,同时也是富人与权势之人的聚集地。生活在B城的人都很清楚,能够出现在这个地段的人,要么是为其工作的高级白领,要么就是掌控这些商铺的大老板,都是一些了不起的大人物,十分的神秘,让人仰望。然而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大众普及,现在B城的豪华商业区也变得平民化,家族的企业也有了很多平民大众的加入,豪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