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补魂师 最新章节

2017/12/3 19:52:08 来源:网络 []

书名:补魂师

第1章 出事了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反复地做着一个怪梦,梦里有个红衣服的漂亮女人拉着我在树林里奔跑嬉闹。补魂师 最新章节在梦中,我是一个健壮魁梧的年轻人,跟那名红衣女子玩得很开心,但是她对我说的话,我统统没记住,每次醒来都觉得奇怪,甚至大哭。

  家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我只是年纪小毛病多,并没有在意,但是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我才发觉这个梦大有来头!

  那是在06年的夏天,当时我上小学五年级,学校放了暑假,因为那时天很热,我跟几个同学经常瞒着家里偷偷去村口附近的湖里洗澡。

  村口的湖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一场地震之后才出现的,水一直蓝汪汪的,而且不时地散发出奇怪的香气,听不少村里的长辈讲过,那里曾经淹死过不少人,最诡异的是有个外地嫁来的媳妇不知底细,跑到水边洗衣服,却忽然被什么东西拖进了水里,大家冒险下水去救,竟然连尸体都找不到。

  大人们经常告诫自己的孩子不要去那里玩,尤其是我爷爷,语气森然的告诉我,那湖里有古怪,千万不要靠近,但是熊孩子的天性哪会理睬这些警告!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八月七号的下午,天气热的像烤炉,我和学校另外几个小伙伴去湖水里洗澡,我们一共六个人,我叫周卫,水性最差,只敢在水浅的地方扑腾。

  可是王洋胆子特别大,而且也是我们当中游泳水平最厉害的一个,所以他经常游的很远,甚至还能潜水一小会儿。但是就在那天他最先出的事,在离我们大概几十米的地方大喊救命,我甚至能看见水里有红色的影子在拖着他往下拽!

  我们几个小孩儿都慌了,有个叫李涛的要求大家一起去救王洋,其他人都不同意,因为我们是小孩子,王洋出事的地点离我们太远,就算我们游过去,也没能力把他带回来。

  这时候大家都让我拿主意,我让李涛跟我们一起去村里喊人,但他跟王洋关系最好,所以还是下水了,结果他还没游到王洋那边,就已经快不行了,只剩下挣扎,其他人吓得跑回村里叫人。163女人网

  我当时很着急,但又不敢下水,这时我看见岸边来了一个大人,穿着灰色的中山装,脸色蜡黄,盯着湖里挣扎的孩子们出神,我去求他,急得都跪下了,可他还是摇头,眼神冷冰冰的,看起来很吓人。我从来没在村里见过他,看他见死不救,气得骂了几句,那个人看都没看我一眼,转身就走了。

  等村里来人之后,李涛和王洋已经没救了,他俩就躺在岸边的沙地上,我在旁边呆呆的看着,整个人都懵了,连父亲扇我耳刮子都不知道疼。

  后来那几天王洋和李涛的棺材就停在村口的庙里。我连他们出殡那天都没去,人一直发烧说胡话,反复的梦见他们在水里挣扎的样子,过了很久身体才恢复过来。

  此后的十年,我跟父母已经搬到了县城里住,后来我还考上了省城的大学,这期间再也没梦到过这件事,可就在昨晚,我再一次梦到了那个湖。梦里我站在湖水边,发现旁边站的是李涛和王洋,我知道他俩已经死了,而且他们一直低着头,我看不见他们的脸!

  我有点害怕,而这时我发现当时一起游泳的小伙伴也都在,一直不停地鞠着躬,嘴里在说对不起!

  等我再转头时,发现李涛和王洋的脸正贴着我!脸色苍白!眼睛没有黑眼仁,完全是白色的!

  我一下就从睡梦中睁开了眼!昨晚是在宿舍睡的,但感觉我睁眼的那一瞬李涛和王洋就在旁边!不知道是不是睡迷糊了,反正把我吓得醒了以后就再没敢睡!

  虽然事情过去了十年,但我的确很是纠结与内疚,一直对这个事情耿耿于怀!更诡异的是,当年小伙伴之一的杭凯打来电话,说他昨晚也梦见他俩了,虽然我一直不太相信鬼神,但的确我和杭凯同时梦到那件事,让我感到这其中必有蹊跷。推荐163nvren.com

  我连夜给住在村里的爷爷打了电话,想回村里看看,爷爷却告诉我,千万不要回来,村里很危险!一切有他来解决,叫我别担心。再拨打电话,他就不接了。

  在我的印象中,爷爷是个有本事的人,从小我就记得家里经常来客人找爷爷看病,而且这些人看的不是普通的病,是那种中了邪的阴病!

  爷爷对于阴病自有一番道理,他认为所有的阴病从根子上都是源于魂魄的缺损,因此只要做到补魂修魄,就能驱邪避灾百恶不侵。

  虽然他这套理论比较玄乎,可不管来的病人病情有多重,爷爷都能手到病除,所以名声越来越大,补魂师的名头也传了出去。他经常教我一些治疗阴病的法子,见我天赋不错,甚至想将所有的补魂秘术传给我,让我退学跟着他学本事,继承补魂师的衣钵!

  爷爷这样做有两个理由,一是孙子接过爷爷的衣钵天经地义,二是那次落水跟我天生魂魄不齐有关,让我传承补魂之术,不但有了吃饭的本事,还能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

  但爸爸对鬼神之事一向反对,一心想带着家里人去县里住,然后让我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对于接班的事情当然极力反对,所以跟爷爷吵了起来。

  爷爷一气之下干脆留在村里,继续干他的老本行,虽然我不能接他的班,但只要我回村里看他,他就让我跟着他行医,让我能学多少就学多少。163女人网

  我对爷爷的本事很有信心,既然他说不用回村子里了,那我就听他的话没有回去。

  没过几天,杭凯又打来电话,带着哭腔说:“卫哥你知道么,其他人出事了!”

第2章 回村

  “出事了?谁出事了,出了什么事?你说清楚一点,别光着哭啊!”我着急的催促道。

  “是熊明和倪力,他们俩都死了,是淹死的,就是在咱们村口那个湖里。”杭凯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喘不过气来。

  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现在六个小伙伴,只剩下我跟杭凯了。

  “卫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我们应该逃命去了?”杭凯颤抖着问我。

  我冷静下来,继续问道:“他们俩不是在外地上学么,为什么会淹死在那个湖里?”

  “我也不知道细情,好像是他们俩突然回家,跟家里人说学校放假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结伴跑到湖里游泳去了,结果一去就没回来!后来他们家里人去问学校,人家说学校根本没放假!”

  我安慰杭凯,道:“你别着急,反正事已至此,我们要冷静下来,着急不是办法。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杭凯道:“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那天咱们俩做了相同的梦,而且熊明和倪力也做了那个梦,他们现在突然死掉了,难道是李涛和王洋来找我们的麻烦,他们真想让我们下去陪他们?”

  我心里也觉得恐怖,但为了安慰他,只能说大概这只是意外,不要胡思乱想。

  “意外?六个死了四个,你还说是意外?卫哥,我知道你爷爷是有本事的人,这件事只能他来帮忙了,要不咱们一起回村子里看看,求他帮忙好不好?”杭凯带着哭腔说道。

  我无奈道:“可是爷爷说了,让我千万别回村子,我总不能不听爷爷的话吧?”

  “不回去怎么办呢?我现在已经快疯了,我必须跟你说清楚,不管你回不回去,我反正必须回去,就算是恶鬼缠身,我也跟它们拼了!”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我被这小子气得不行,杭凯一直就是这个愣愣的性格,不加思考就贸然行动,我赶紧拨电话想让他不要冲动,但是这小子关机了,根本不听我的。

  当年的小伙伴只剩下我们两个,我不能见死不救,只好硬着头皮向学校请了假,买了火车票搭上回家的旅程。

  出了火车站,我并没有回县城里的家,而是打了车直接往村里老家的方向走。

  我们老家的村子本有上百户人家,因为年轻人出去打工、求学的越来越多,搬来搬去也就剩下三四十户,因为村子坐落在山沟沟里,出租车开到了十几里外就停下了,司机师傅说前边的土石路被大水冲断了,没法开过去,想要回村就必须步行,还劝我说,时间已经不早了,不如到镇上找个旅馆住,明天再回村去。163女人网我回家心切,没听他的,依然下了车。

  此时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太阳西斜,眼看着就要天黑,我着急赶路,于是抄了近路,从村子西边的悬崖峭壁赶过去,虽然是悬崖峭壁,但有前人在崖壁上挖好了石阶,还装上了铁索护栏,只要抓紧了铁索就没有什么危险,我们管这个地方叫‘天梯’。

  当初我们上学的时候,为了赶时间,经常走这条天梯,有城里的记者还专门过来采访,并且在电视台播出了,在市里引起轰动,为此政府特意拨款在村边修了一条土石路方便我们上学,这边的天梯也就逐渐荒废了。

  这道天梯已经走了成百上千次,可不知为什么,这次走起来却心思惴惴,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尤其走到半山腰,总觉得身后阴风阵阵,似乎有人跟着一样,可是回过头去,却什么都没看见。

  崖壁上灌木丛生,不时划到我的手,阵阵小凉风吹来,掠过灌木丛发出莎啦啦的声音,更显阴森恐怖。

  我仗着胆子从天梯下来,走了大概一里多的山路,前方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我这才惊觉,自己居然迷路了!!!

  简直是笑话,毕竟是儿时走过千百遍的老路,怎么可能迷路呢?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此时我走到了两边都是土壁的夹沟当中,路线七扭八拐,就像是个迷宫。

  这个地方我以前来过,很轻松的就能走出去,可今天不知是怎么了,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头绪,眼看着日头已经落下去了,我这边还没有到家,于是忍不住给爷爷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有人接了,但却只是嘟嘟的响,却没人说话,我大声说:“爷爷,听见我说话了没有?我回来了!”可是依然没有回音,只有丝丝的电流声。

  我心里发毛,干脆挂了手机,又给杭凯打一个,看他是否回来了。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电话铃声确实响了起来,杭凯那小子比较土鳖,铃声选的是最炫民族风,大晚上听的特别清楚,问题是这铃声居然来自我的身后!你能想象在深山荒野之中,凤凰传奇在我背后唱歌的感觉么?!

  而且还伴随着沙沙沙的脚步声……

  我急忙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手机铃声也停了,可是我回过身,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杭凯你小子跟我耍花样是不是?快点滚出来!”我认为这是杭凯躲在一边跟我开玩笑,于是很生气,便叫骂起来。

  叫了半天也没动静,我又害怕起来,干脆拔腿就跑,跑了半天,终于看到一条大路,那是通往村里的路,我高兴的跑过去,忽见不远处有两个人在前面走着,看那背影,似乎挺眼熟的。

  我想了想,猛然一惊,这不是熊明和倪力么?杭凯说过他们已经淹死了!

  那两个人已经回过头,妈的,还真是他们两个!

  我刚想转身就跑,熊明说话了,“周卫,你怎么也回来了?是不是杭凯叫你回来的?”

  “回来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啊,早知道这样大家一起结伴同行多好啊。”倪力也附和道。

  这两个人面色如常,声音平稳,并没有奇怪的地方。

  熊明朝我这边走来,招手道:“你小子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站着不说话,愣着干啥啊?”

第3章 迷阵

  我支吾着说道:“你们看见杭凯没有?他说过今天回村里的。”

  “是么?我们没看见他啊,前几天我们做了同样的噩梦,于是想回村里查个究竟,当时给杭凯打电话,那小子死活不肯回来,这家伙胆子太小了,真可笑啊!”倪力笑着说。

  我跟爷爷学习过医术,能够通过面部细节分析出一个人的异常,但是此时天黑,又起了雾,不走近根本看不清楚,于是我往前走了两步,“可是杭凯说你们出了事啊,难道他说谎了?”

  “呵呵,那小子从小就爱撒谎,骗人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你居然信他?”熊明笑着说,同时拉着倪力的手,向我走来!

  我跟他们越走越近,眼看着还剩六七米的时候,忽然从路边的草丛里窜出一个胖大的身影,一把将我拉住,“卫哥别过去,有危险!”

  拉住我的人正是杭凯!他从小就是个大胖子,那身形动作就算是黑天也认得出来,我纳闷道:“你不是说熊明和倪力都死了么,你看他们两个就在那边呢,为什么不让我过去见老同学啊?”

  杭凯满脑子是汗,拖着颤抖的声音,“别废话,快点跟我走,不然来不及了!”说完拉着我就往草丛里跑。

  他力气大,我根本拽不过他,只能跟着他跳进了草丛,趁着这个时间我回过头想跟熊明和倪力道个歉,毕竟杭凯这么神经兮兮的对朋友太不礼貌。

  没成想,此时月光从天空中倾洒下来,正好照在那两个人的脸上,我顿时吃了一惊,因为他们的眼睛虽然瞪得大大的,却没有黑眼仁,两双眼睛统统都是白色的!就跟那天晚上我做的梦一样!

  我瞬间明白了杭凯为什么玩命拉着我跑,这回不用他拉着,我自己已经撒丫子开溜了,甚至跑到了杭凯的前头。身后传来熊明和倪力的笑声,那笑声阴森干涩,令人毛骨悚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而且还故意躲在后面跟踪我?”我一边跑一边问。

  杭凯一脸莫名其妙,“卫哥,我的手机在下天梯的时候就丢了,而且我什么时候跟踪你了?这大半天我一直都在逃命,压根没工夫联系你啊。”

  我被他气笑了,“当初是你打电话非要回家,现在怎么反而逃起命来了?你离开村子才几年,这就不认识路出去了?”

  杭凯苦着脸,“大哥,我要是能出去早就出去了,这不是鬼打墙了么,不管我怎么转圈都逃不出去,还有那两个鬼同学,就在村旁边的路上晃悠,我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们。”

  此刻我已经头大了,跟着杭凯跑了一阵,来到树林深处,停下来休息,我问他:“那你回村子里了吗?就算真闹鬼了,你不会找人帮忙啊?”

  杭凯苦着脸道:“我今天一大早就坐车往村里赶,中午的时候到了村子外头,从天梯下来就把手机丢了,走了不多远四周便起了雾,我好不容易从土迷宫那边绕出来,可是不管怎么走,都回不到村里,再想往外走也走不出去,悔死我了,本来应该听你的话,不应该回来的。”

  我不耐烦的摆摆手,“现在不是说废话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回到村里找到我爷爷,只要找到他老人家,一切都好办。但是你必须听我的,不要再自作主张了!”

  杭凯道:“卫哥,我绝对信任你,你说怎么办吧?”

  我看了看远处的山峦起伏,还是当年离开家时的样子,只不过近前十几里内,都被大雾裹住了,尤其是村子那边,什么都看不清,于是下定决心,打开了背包。

  杭凯见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罗盘,便问道:“卫哥,这是什么东西啊?”我答道:“这是爷爷送给我的物件,说是找不到路的时候可以拿出来一用,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通天罗盘!”

  胖子杭凯又惊又喜,看着我手里的罗盘,“通天罗盘,这个名字好有气势,你爷爷还有其他的宝贝给你吗?能不能给我一件防身用?”我不耐烦地说,“你只管听我的就行了,别那么多废话行不!”

  爷爷当年送给我这个罗盘的时候,我并没有当回事,只觉得爷爷是在哄小孩儿玩。但我觉得这次事态紧急,兴许爷爷给我的宝贝有点用处,所以就把他带到了背包里,没想到这次真的有了用武之地。

  我看着上面的指针,此时的指针却一阵乱动,显然周围有奇怪的东西让它很敏感!

  “难道是危险正在逼近我们?”我心里觉得是这样,但没有跟胖子说,因为这小子胆子太小,万一被我吓死了怎么办?

  我还需要有个同伴在身边,起码有个照应,胖子见我沉吟不语,急切问道:“卫哥,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不是说拿着这个罗盘就可以回到村里吗?为什么还不动身呢?”

  我气呼呼说道:“你能不能别添乱了,现在我正想办法,你废话越多咱们遇到危险的几率就越大!”

  胖子听了这话立即安静下来,把嘴巴紧紧的闭上,生怕我再生气,我按照当初爷爷教给我的方法,咬破了食指,将指头上的鲜血洒在罗盘上。

  乱动的指针忽然停了下来,盯住了迷雾当中的一个方向,我马上朝那个方向跑过去,胖子紧跟其后,生怕被我甩丢。

  虽然他又胖又重,但是跑起来却丝毫不比我慢,我们两个玩儿命地撒丫子往前跑,就快累得跑不动的时候,终于看到不远处有一棵歪脖树,这棵树已经长了一百多年,所以在村口特别显眼,也是我们村子的标志。

  胖子惊喜道:“我们走对了,看来,你爷爷的罗盘真的有用!”

第4章 纸人

  我得意的说,“我爷爷是什么人,他给我的宝贝当然管用了!”我们继续朝前走,走了不多远就看见了村口的破庙,当初,李涛和王洋的棺材就停在庙里。再次看到这间破庙,我的心里有非常多的感慨,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胖子见我沉默不语,急道:“你怎么又不动了,咱们俩赶快走啊,不然还不知道有啥怪事发生呢!”

  我沉默了片刻,说道,我想去庙里拜祭一下李涛和王洋,你跟我一起去吗?胖子苦笑,“大哥,他们俩已经死了10年,要拜祭他们机会多的是,何必现在去呢!”

  我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难道你不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就跟他们俩当年的死亡有关吗?还有咱们路上碰到熊明和倪力的事情,这也是巧合?难道你也想和他们拥有同样的下场吗?

  胖子连连摇头,“大哥我真服了你,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居然还有心情想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那好吧,老子舍命陪君子,大家兄弟一场,我豁出去了!咱们进去吧!”

  于是我们两个来到破庙之中,刚刚打开手电筒,就赫然发现大殿中央,竟然停着两口棺材!

  我们两个顿时心里发毛,差点就逃了出去,胖子哆嗦的说道,“这破庙已经荒废多年,现在已经没人在这里停尸了,怎么还有棺材停在这里?事情实在太诡异了,我看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胖子虽然说的有道理,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竟然涌起一股冲动,径直来到了棺材旁边。

  我对胖子说:“该来的总会来,躲也没用,还不如直接面对恐惧。”

  胖子苦着脸说,“卫哥,我可没你这么牛逼,那你先在这里调查吧,我出去了。”

  我没理他,而是来到棺材旁边,仔细看着两口棺材,发现棺材的盖子并没有关严实,于是壮着胆捂着鼻子,然后一把将棺材盖掀开!

  我往里一看,立即目瞪口呆,原来棺材里躺着的两个人正是熊明和倪力!

  胖子刚才说是要跑路,却并没有走远,见我吓成这个鸟样,便哆哆嗦嗦的问道:“到底怎么了?你怎么吓成这样啊,刚才还理直气壮的!”

  我将事情的经过一说,胖子惊讶道:“他们两个不是一直在外面晃悠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叹了口气,“这棺材里躺着的,才是他们两个的肉身。看来咱们刚才遇到的那两个一定就是熊明和倪力的鬼魂!他们两个都是死于非命,魂魄离开身体之后便成了游魂野鬼在村子四周漫无目的的游荡!听爷爷说过,游魂野鬼如果不能及时超度,恐怕再也进不了轮回,无法投胎转世了!”

  “他们转不转世并不是眼下的重点,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离开这个鬼地方!”胖子拉着我就往外跑。

  我问他去哪儿?胖子说:“当然是去你家啊,之前就说好的!”我点点头,“这没问题,嗯,只要爷爷在,什么事情都好办。”胖子担忧说道:“话虽如此,可是你看现在村子里这个状况实在是太古怪了,如果你爷爷正在村里,他为什么不站出来解决问题呢?

  其实胖子说出了我心里的疑惑,但我还是打断他的话头:“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想说我爷爷死了?”

  胖子急忙摆手道:“当然不是,我一直希望周爷爷长命百岁啊!”

  我再也不理会他的啰嗦,抄近路赶回自己的家。

  院门是虚掩的,一推就开。我们来到院子里,四周静悄悄的,好像很久没有人来过似的,这种可怕的寂静让我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推开大屋的门,喊了一声:“爷爷,我回来了!”但是没有人应,我摸了摸脑袋,自言自语:“应该有人啊,之前我打电话的时候确实是有人接了,只不过可能是信号不好,听不到他说话。”

  这个时候的胖子,终于说话了,“你看那边是怎么回事?”

  随着他的指向,我赫然发现房子的东北角竟然立着几个纸人!这些纸人做的栩栩如生,其中一个手中还拿着电话的话筒!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已经吓尿了,心想:“难道之前接我电话的竟然是这个纸人吗?一个纸人怎么可能接电话?而且爷爷的屋子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祭奠用的纸人呢?”

  我从头到脚被汗水浸湿,胖子的反应比我还夸张,眼看着就要吓疯了,一把抓着我的手:“看来你爷爷凶多吉少啊,咱俩还是跑吧,不跑的话就要死在这儿了!”

  “你能不能冷静一点?越是危急的时候越不应该慌乱,我爷爷那么大的本事,就算出了事也一定能够从容面对,我对他有信心。眼下,他不在家里恐怕是被什么事情困住了。你现在就算跑出院子也跑不出村子,还不如留在家里,这院子是被我爷爷用符咒保护着的,对付一般的小鬼邪祟没问题,还是躲在这里最安全。”

  胖子觉得有道理,于是坐了下来:“卫哥,那咱们就先吃口饭吧,我已经饿的不行了,先填饱肚子,才有精力继续下一步的行动,你说对不对呀?”

  他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我点点头,“我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你小子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别乱动!”胖子点头,“我都快累死了,哪还有心情乱动啊,不过我真有点儿想不明白,你们家并不是卖殡葬品的地方,为什么家里放了这么多纸人?这是不是有点儿太吓人了!”

  我苦笑道:“废话,我他妈要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还用得着在这里兜圈子吗?都是因为你小子非要跑回来,害得老子跟你跳进这个火坑,如果老子真要出了什么事,做鬼也放不过你!”

第5章 小黑狗

  “卫哥你生气了?都是我不对,是我太莽撞了,才连累了你!”胖子低下头,表情十分难过。

  看到胖子这么愧疚,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我们是兄弟,刚才是我说得太过分了。

  我安慰了他几句,让他别往心里去,然后来到厨房找点吃的,幸好房梁上挂着一些腊肉,米缸里的大米还有一些,筐里有鸡蛋和蔬菜,我便给他炒了几个菜,将大米饭做好。

  一切就绪然后将饭菜端到客厅,我对他说,“你小子好大的福气呀,坐在那里像个大爷似的,就等着我喂你了是吧?!”

  胖子显得非常不好意思,“大哥,你应该原谅我呀,我今天在外面跑了大半天儿,腿累得像绑了铅块儿似的,就算想到厨房里帮你也没那个力气啊。再说我笨手笨脚的,也帮不了什么忙。”

  我气的踢了他一脚,“你这小子什么都不懂,就他妈会油腔滑调跟我扯犊子,富二代就是这个操行,喂,你少吃点,给我留点儿!”原来趁着我说话的时候,胖子已经开始胡吃海塞了!

  胖子笑嘻嘻的说,“没事啊,你是特级大厨,就算我把东西都吃光,你自己再做点不就行了?”

  我叹了口气,“你丫就算是在临死前,这舌头也停不下来,就会瞎逼逼!”

  胖子讪笑:“我开玩笑的,你何必生气呢?咱们还要联手逃出这个鬼地方!”

  我马上不愿意了,“咱们的村子怎么能叫鬼地方呢?你会不会说话呀!?”

  胖子苦着脸:“可是现在这个地方确实就是鬼地方啊!你看连个活人都看不见,如果你想证明这里不是鬼地方,那就找个大活人出来证明一下呗!”

  我忽然想起了隔壁的王老爷子,王老爷子对我爸爸一向很好,就像对待亲生儿子似的,我小时候他也经常给我糖吃,是一位非常慈祥可亲的老爷爷。我觉得上他家去看一看,兴许能遇见他,正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问清楚。

  于是我让胖子在屋里继续吃饭,我说去隔壁看看。胖子担心地说:“能不能别去啊,现在这么危险,你去了那儿,如果不回来我可怎么办?我不能就在这儿呆着吧?”

  “你呆在这儿比跟我去更好,省得我身边多一个累赘!”胖子苦笑:“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把我说成什么了,你应该知道,我杭凯好歹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他还想接着吹牛逼,我打断了他,“你还是呆着吧,别废话了,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谈。”

  胖子只好老老实实呆在客厅里,于是我去了隔壁王老爷子的院子,他家的院子没有关门,甚至连客厅的门都没关,而且电视机居然开着,里面传出足球比赛的声音。我心中一喜,现在还有人在看足球,那就说明屋里有人,最近正好是欧洲杯开赛,这就说明起码王家是正常的!

  我兴冲冲来到客厅里,但是让我惊讶的是,客厅里根本没有人,只有电视在哗哗的响,我看了看电视里的比赛,是意大利正在跟澳大利亚比赛,这时已经到了最后时刻,有一个叫格罗索的后卫,第119分钟在禁区里突破,赢得一个点球,使得意大利赢下比赛,涉险过关。

  解说员疯狂的喊着伟大的左后卫,之后的那一连串的解说我太熟悉了,我突然醒悟过来,这TM应该是06年的世界杯啊,而现在是16年的欧洲杯,为什么王老爷子家的电视里会播放十年前的比赛呢?

  难道是录像?可是我没看到录像机,而且电视机的信号上面显示的是直播!于是我拿起遥控器想换台,可是不管哪个台放的都是06年的比赛!!!

  我感到冷飕飕的,手脚都要僵住了,忽然听见卧室里似乎有动静,于是我赶紧来到了卧室,打开了门,只见卧室里有一只小黑狗在汪汪的叫,它看起来被关了很久,显得很虚弱。

  这大概是王爷爷家养的小狗吧,于是我高兴地招了招手,那小狗便摇着尾巴跑了过来。

  但是小狗不会说话,它不可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讲清楚,我只好将这小黑狗抱起来,回到了自己家。

  胖子一看我抱着条狗,立即喜笑颜开:“哎呀,卫哥,你这次大有收获啊,居然捉了一条狗回来,听说黑狗的肉可好吃了!”小黑狗似乎能听懂人言,立即愤怒的叫了起来,对胖子呲牙咧嘴。

  我没好气的说:“这小狗是王爷爷家的宝贝,你把它杀了吃肉,他就把你杀了吃肉,反正你身上肉多,够他们家吃一个月的。”

  胖子吓得赶紧闭上了口,然后问我,“那你发现什么了没有?不会只找来一条狗吧?”我没搭理他,用菜汤泡了点剩饭给小狗吃,它饿坏了,所以风卷残云,一会儿就把东西吃光了,然后到处在屋里边溜达。

  我将王爷爷家里的事情说了一遍,胖子吓得魂不附体,“这个事情真是邪门到了极点!电视里居然在直播十年前的比赛!你知道吗,十年前正好是李涛和王洋出事的时间啊,难道是他们的鬼魂在暗地里搞鬼?”

  正在这个时候,小黑狗汪汪汪的叫了起来,似乎院子里有东西,我透过窗户往外一看,登时吓了一跳,只见有几个村里人来到了院子外,他们目光呆滞,身体僵硬,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而且来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

  胖子吓得魂不附体,拉着我的手,“卫哥,究竟咱们该怎么办?咱们是不是没救了?”

  我安慰他:“别担心,就算他们想杀我们,也进不了屋子,爷爷在屋子周围设下了符咒,邪物是进不来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胖子跺脚道:“现在这帮怪物已经来到了眼前,你还让我放心,我放心个屁啊,咱们俩赶紧逃命吧!”

补魂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补魂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天价首席的逃妻1章(第1章 燃情)

    原标题:天价首席的逃妻1章(第1章燃情)书名:天价首席的逃妻第1章燃情“云端,我回来了,放学后来公寓找我,我有话要跟你说。”课间的时候,上官云端收到了一条简讯,来自她的骏千哥哥。她撇了撇嘴,那诱人而精致地小脸上升起一阵赧然的红润,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却不回家,恐怕是又跟蓝伯伯吵架了吧。不过她还是欣然回复了一个字,“好。”傍晚放了学,上官云端便直接打车来到了蓝骏千的公寓。待她从电梯里出来,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先她一步走进了公寓……姐姐?她来这里做什么?怀揣着疑惑,她走到了门口,门是虚掩着的,姐姐那

  • 打破虚空1章(第一卷 平行空间第1章 命运多舛)

    原标题:打破虚空1章(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章命运多舛)书名:打破虚空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章命运多舛天空又下起了大雨,已经连续几天都是如此了!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只有大雨滂沱的声音!林青峰刚刚加完班正在赶往回家的路上。公司距离他的住处需要走半个小时,而这突然降至的大雨使得他浑身湿透,躲在一处屋檐下瑟瑟发抖!阴冷的风吹着他散乱微短的头发,林青峰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浸湿了外包装的烟,点上抽了两口,心里才微微舒服了一些。他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把一个白色玩具熊拿了出来,仔细把上面的雨水擦掉,不由得抿嘴一笑!“今天是儿

  • 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1章(第1章 既穿之则安之)

    原标题: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1章(第1章既穿之则安之)小说名: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第1章既穿之则安之“啊……”墨锦儿一觉醒来,觉得头痛欲裂!昨天晚上解决了一个任务,就去酒吧多喝了几杯,怎想到最后昏昏沉沉的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不会……有一夜情!想到这里,墨锦儿赶紧睁开了眼睛,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居然是素日在电视里才可看到的古代装饰,木雕窗户,熏香袅袅。“我这是在哪里?”墨锦儿挣扎的坐了起来,身上竟然阵阵疼痛!“小姐,你醒了!”一阵清脆却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墨锦儿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圆脸

  • 媚者无双1章(第1章 被鄙视)

    原标题:媚者无双1章(第1章被鄙视)小说名:媚者无双第1章被鄙视除九百九十九害,就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凤浅为了这个目标,拼死拼活,成为香港最厉害的国际女刑警。她已经成功除去九百九十八害,再有一个,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很快凤浅接到新的任务,这次的对象是国际大毒枭,如果抓捕过程中遇上对方拒捕反抗,可以就地击毙。乐极生悲,就在她的子弹穿过对方脑门的时候,她也被对方的子弹击中胸口。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瞬,她觉得自己真倒霉,离她想要的只差了一步。眼前黑呼呼地看不见东西,脚步声,人声,汽车喇叭声乱轰轰地全挤

  • 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章(第1章 悲惨人生)

    原标题: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章(第1章悲惨人生)小说名: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第1章悲惨人生入夜,更凉几分……身穿红色抹胸长裙的千色站在酒店大堂,因太过紧张,造成呼吸不畅,双颊绯红。长裙的颜色与她略施淡妆的小脸极为相衬,紧致的包裹露出的那青涩若隐若现,足以令男人看得心神荡漾。手紧紧捏着一张铂金房卡,冷汗淋漓。一想到马上要失去十八年的贞洁,千色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想哭却哭不出来……“一个月内,如果再不替你舅舅还清八十万,就等着替他收尸吧!我警告你,要是敢报警的话,就等着被人强奸吧!”舅舅

  • 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章(第1章 天昏地暗)

    原标题: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章(第1章天昏地暗)小说书名: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第1章天昏地暗北城戏剧学院,不得不说,这所学院是位列国内十大戏剧学院之一,排名仅次于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电影学院。能够考进这所北城戏剧学院实属不易之事啊,多少人想进来都难,里面汇集了演绎精英,不是有钱就能够来这里混的,而是需要重重的考核,和有一定的演绎水平。甄晓馨,一个大三的转学生,本来在上海艺术学院就读的好好的,但是因为妈妈与ADC影视公司的制片人C姐是好朋友,于是建议甄晓馨,来北城戏剧学院。甄晓馨也是个听话的孩子,

  • 乡野狂医1章(第1章 大青山上的事儿)

    原标题:乡野狂医1章(第1章大青山上的事儿)书名:乡野狂医第1章大青山上的事儿大青山脚下,有一座并不是很大的村子,名叫东临村。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东临村的村民们便也靠着这大青山过活。“哟,春生啊,又上山采药啊?”正在大青山上采药的吴春生忽然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他心里嘀咕,心想这大晌午的,这女人不在家里歇着,出来干啥?他扭头朝着身后看去,正好瞧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婆娘正气喘嘘嘘地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吴春生嘿嘿一笑,心想,这玉莲嫂子平时都是娇生惯养的,今个咋会想到来这大青山呢?李玉莲是村里书

  • 霸爱成瘾1章(第一卷 冷颜第1章 失控)

    原标题:霸爱成瘾1章(第一卷冷颜第1章失控)小说书名:霸爱成瘾第一卷冷颜第1章失控宽敞的大床上,一对只包裹着浴巾的男女正纠缠在一起。女人身材修长,曲线玲珑,那样魔鬼般诱人的身材,那迷离的眼神……面对这样的女人,只要是个男人,都会为之迷醉。男人深深地凝望着女人妩媚的脸,一个男人这样深深的凝望,很容易让一个女人娇羞、心动。尤其是,这个男人的五官那样的俊朗迷人,他的眼神是那样的魅惑深邃。他伸出了手,轻轻地梳理着女人的长发。女人的头发很长,但是烫成大波浪的发型,男人的手指梳到了一半便停了下来。女人有些疑

  • 剩女也疯狂1章(第1章 事有轻重缓急)

    原标题:剩女也疯狂1章(第1章事有轻重缓急)小说:剩女也疯狂第1章事有轻重缓急“林贝贝,你怎么都不看看你现在都已经多大了,都快三十了怎么还不赶紧去给我找个人嫁了算了!”可能不会有人相信这会是这个某人的老妈说的话,哎,可是这就是事实,李娇非常抓狂的看着自己那个一天到晚都在家写小说的女儿说道。可是林贝贝却一点都不在乎,在听到自己老妈的那一声狂嗥之时,她就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将耳塞塞好了,然后估计差不多说完了,反正每天都是这样一句话,于是说道:“妈,你每天都是一样的话是不是太无聊了,偶尔也换换吧,而且我现

  • 姐姐来自神棍局1章(第1章 神仙刘老六)

    原标题:姐姐来自神棍局1章(第1章神仙刘老六)小说名字:姐姐来自神棍局第1章神仙刘老六我叫王佳,是个一毕业就失业的典型90后女生。以前我总不能明白同宿舍的一群丫头为什么每天都要往自己脸上抹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保养品。直到我一次次因为形象问题被用人单位或委婉或直接拒绝以后才知道,女人,他娘的除了美貌什么都没有用。已经记不起这是我第几次打开某招聘网站的网址了,上面的职位成千上百,可几乎所有的应聘条件上都写明了要五官端正,形象气质佳。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在后面加上一条肤白貌美无配偶者优先呢?这到底是找工作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