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鬼夫妖妻 最新章节

2017/12/3 19:49: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鬼夫妖妻
【第一章 我是个怪物】

  我叫尤物,却是个怪物。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我的长相已经不能用难看去形容了,芝麻眼,塌鼻子,大圆脸,兜风耳,再加上我本身就黑黄的肌肤,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扣上丑八怪的帽子。

  我以为我会一辈子被人这么叫下去,丑陋而卑微的活着,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的发现,我不丑了,但同时我也不再是个人了……

  而这其中的诡异过往和经历,是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去回想的噩梦。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妈妈便死在了产床上,家里的亲戚都说是我克死的,从小到大都拒我于千里。

  不过我的爸爸却很疼我,无论我多难看,多被人看不起,他总是会在下班回家之后,紧紧的将我抱在怀里,轻声问我:“小尤,想爸爸了吗?”

  而我,总是会腻歪在爸爸的怀里,感受着这唯一的温暖。

  县城里的规矩,每到孩子七岁上学之前,大人们都会请来算命的先生问一卦,基本都是孩子的未来走向,比如做什么工作的等等。

  因为在大人的眼里,七岁是每个孩子人生当中的一个转折。阅读163nvren.com

  县城里真正会算命的先生就那么几个,算的最好的最准的更是屈指可数,住在城东的王先生,应该是算的最最好的一个了。

  每到有一轮的孩子满七岁时,带着孩子前去他家请他算命的家长,几乎是要踩平了他家的门槛。

  给我算命的那天,爸爸正好要加班,所以等我和爸爸下午去的时候,王先生家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爸爸看了看屋子里密密麻麻的人头,叹了口气:“小尤,不然我们过几天再来吧。”

  “好。”我点了点头,说实话我真的特别想赶紧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王先生家那墙上挂着的一排排黄色的纸符,我的眉心便一剜一跳的疼。来自163nvren.com

  可就在爸爸拉着我转身的时候,从里面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们前面的都让让,让站在门口的那父女俩过来。”

  屋子里的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都是将目光落在了我和爸爸的身上。

  顶着第一次万众瞩目的光环,我被爸爸带到了那王先生的面前。

  王先生很瘦,在看见我的时候极不自然的笑了笑:“朋友,麻烦请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爸爸赶紧开了口:“己卯年,乙亥月,乙亥日,辛巳时。”

  王先生却仍旧看着我:“朋友,我在问你。鬼夫妖妻 最新章节

  爸爸一愣,估计是没想到这位先生会管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叫朋友,而不是小朋友。

  我眨了眨眼睛,重复了一遍爸爸的话。

  王先生点了点头,嘀咕了一句:“果然是八字全阴的阴女。”

  随后,他拿出了签让我抽,又拿出了放大镜,仔细的看我的面相和手相。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王先生看着我的表情也变的越来越僵硬,我好奇的同样透过放大镜去看他,模糊之中,竟看见了一滴血,顺着他的眼角缓缓流了下来。

  “砰!”的一声,王先生像是被一股无形的手推了一下,整个人瘫坐在了身后的老板椅上。

  屋子里的其他家长瞧见王先生脸上的血泪,纷纷捂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163女人网

  爸爸紧张的赶紧递出纸巾:“王先生,您没事吧?”

  王先生摇了摇头,开口的声音像是撕裂一般的沙哑:“赶紧把她送走,她不是你能养的。”

  爸爸再次愣住,我却嫌恶的等着他,这老男人还真是不会说人话。

  王先生瞧见了我的目光,似乎很是害怕,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我甚至能清楚的看见他因为恐惧而慢慢放大的瞳孔。

  “她的命格是天定的,根本无人可破,我奉劝你还是速速把她送走的好,找一个八字正阳的人养着,不然她的笄礼日,就是你的忌日!”

  鲜血,再次顺着他的眼角缓缓流下,紧接着,他的鼻子,耳朵也同时涌出了鲜血。

  屋子里的家长早已乱成了一团,纷纷带着孩子仓皇夺门而出,爸爸也是拉着我往外跑。

  在和其他人在门口拥挤的时候,我好奇的回了下头,却见那王先生睁着一双全是瞳孔的眼,死死的盯着我,而他的胸膛早已没有了起伏。

  当天晚上,王先生的死讯传遍了整个县城。网站163nvren.com

  我害怕的蜷缩在被窝里,不停的哭,很怕爸爸会信了那王先生的话,将我送给别人。

  爸爸听见了我的哭声,将我抱在怀里,摸着我的发窝:“小尤不要哭,你是爸爸的宝贝,爸爸是不会把你送给别人的。”

  那一夜,我在爸爸温暖的怀抱里睡去。

  后来,爸爸真的没有把我送走,但当我十五岁到了笄礼的年龄时,爸爸也真的离开了我。

  所有人都说是我克死了爸爸,就连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今天,是爸爸下葬的日子,我双手捧着爸爸的黑白照片,静静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在我的身后,除了爸爸的棺材还有那些谩骂了我一路的姑姑和大伯。

  “我就说她生是个孽障!你们都不信我的!现在好了吧!父母都被她给克死了!”这是三姑的声音。

  “她出生的时候我就说把她扔了!现在好了!父母克死了,是不是该轮到我们了?”这是大姑的声音。

  我的耳朵被她们的嘛声吵得嗡嗡响,就在我以为她们会一直骂我到天黑的时候,身后的谩骂声竟奇迹般的消失了。

  一时间,我的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我诧异的回头,只见姑姑和大伯们都盯着正前方张大着嘴巴,满眼的惊恐,似看见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事情。

  顺着她们的目光,我转回了身子,随着眼前的薄雾慢慢散去,我看见了在不远处,同样有一列出丧的队伍,正朝着我们迎头而来。

  那队伍出奇的安静,就连哭丧的声音都没有,而且那些人都是男人,他们没有披麻戴孝,而是都在腰间系着一条红布腰带。

  县城的规矩,红白事相撞,红事给白事让道,但若都是白事,便两家各走大路一边。

  而随着我们的队伍愈发与那队伍靠近,我竟清楚的看见,那队伍之中走在最前面的男子,手中拖着的并不是遗像!

【第二章 带着笑脸面具的男人】

  我看的很清楚,那个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目光呆滞,口中不停的在念叨着什么,而他那本应该拖着的双手上竟捧着一团长发。

  大概是因为男人走动的关系,那团头发在他的手中轻轻地颤动着,像是有着生命一般。

  为什么那男人要捧着一团头发?

  我们两方队伍愈发的靠近,我能清楚的听见身后姑姑大伯们发出的抽气声。

  而我,则是看见了那被人群夹在中间的漆红棺材。

  那棺材很大,足足是我爸爸棺材的两个那么大,棺材左右分别印着密密麻麻的横竖黑线,像是一张网子一样,将这棺材给包裹了起来,而在那棺材的底部,则是贴满了奇奇怪怪的黄色纸符。

  两方的队伍还在各自前行着,眼看着那怪异的棺材慢慢靠着我越来越近,我忽然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臭味。

  “真是丧气,都是你这个丧门星惹的!还不赶紧快点走!”三姑似乎是真的害怕了,一边骂着我,一边伸手推在了我的后背上。

  我从昨儿个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吃,也一直不曾睡过觉,如今又哪里经得住三姑的巴掌?

  后背猛地一疼,我脚下的步伐顿时晃了起来,眼前忽然一阵的天旋地转,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栽倒的身体,整个人朝着那旁边的漆红棺材撞了去。

  “咚!咣当——”

  脑袋狠狠磕在了棺材角,鲜血顺着我的额头留下,滴淌在我的睫毛上,滑下了我的面颊。

  漆红色的棺材摔在了地上,厚重的棺材盖翻开在一边,而那本应该装着陪葬物件和死者的棺材里,竟装满了鲜血!

  一个赤裸着身体的女子,被浸泡在全是鲜血的棺材里,白到透明的皮肤像是冲了气一样的膨胀着。

  那边队伍里的男人瞬间睁大了眼睛,白白眼仁上的红血丝一览无遗。

  我身后的姑姑和大伯们,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同样震惊的看着那地上被撞开了盖子的棺材,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倒抽气声。

  “赶紧盖上棺材!千万不能让她看见女人!”

  那边的队伍里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使得那些本像是被人点了穴的男人们,纷纷慌乱的跑向了那棺材。

  男人们似乎是想要先把棺材抬高,可由于抬起的力量不均匀,导致棺材左右摇摆了起来,而棺材里面的女尸竟渐渐浮出了鲜血。

  周围人声嘈杂,脚步凌乱,可是我却盯着那浮起来的女尸移不开目光,像是有人死死掰着我的脑袋,让我必须要看一样。

  慢慢的,我发现那女尸竟然动了,她的身子还是笔直的,但她的脑袋却猛地朝着我看了过来!

  眼前,忽然模糊了起来,我看不清楚那女子的长相,只记得那女子的唇很长很长,弯弯的上扬着,展露着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咯咯咯……”一个凌厉的女子笑声在我的耳边响起,伴随着阵阵凉风吹进我的耳朵,“我终于找到你了,咯咯咯……”

  好冷,这声音简直是要比寒风更让人觉得刺骨。

  我下意识的想要捂住耳朵,却又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轻轻响起:“我的尤尤……”

  眼前越来越模糊,我朝着地面倒了下去……

  冷……

  这是我的第一意识,丝丝凉气似带着冰锥一样扎进我的身体,又冷又疼。

  “这人怎么睡在这里?”

  “真是的,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

  谁?是谁在说话?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汽车穿梭,周围有许许多多的过路人,纷纷朝着我投来好奇而又嫌弃的目光。

  豁然坐起身,我才发现刚刚的自己竟是躺在马路上睡着了!

  夜色正浓,一轮猩红的残月高挂在当空。

  我慢慢站起身子,看着眼前熟悉的街道,却并没有半分温暖,只觉得一股寒气接着一股寒气,顺着我的脚底直达我的脑门。

  怎,怎么会这样?

  我明明是去给爸爸送丧去了,怎么好端端的会出现在这里?

  难,难道爸爸的死只是我的一个梦?姑姑的谩骂,那对着我微笑的女尸都不过是一场噩梦?

  爸爸!

  这两个字像是一个扎根在我心底的坚定信念,让我顾不得多想的直奔家的方向跑了去。

  我想要投入爸爸的怀抱,想要爸爸轻轻抚摸着我的发窝,问我饿不饿,渴不渴。

  按照记忆里家的方向,我一路奔跑,可可是跑着跑着,我发现我迷路了,明明应该是我家的地方,竟成了一处死胡同!

  难道是我一着急记错了?

  我刚转过身子,便听见一个男子的笑声响起在了我的身后:“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瞧瞧?”

  我一惊,回过身子,只见一带着面具的男子正直直的站在我的身后,那面具惨白惨白的,在眼睛和嘴唇的地方,均是用几道通红通红的弧线勾勒出一个笑脸的模样。

  他瞧见我转身了,伸手推开了身后屋子的门。

  他说:“进来吧。”

  我却站在原地不敢动,我明明记得刚刚死胡同里没人,更别提屋子了!这太诡异了……

  已经进屋的男子,嬉笑的声音再次响起:“进来看看耽误不了你多长的时间,进来吧,只要你进来,你就能出去了。”

  忽然一股凉风顺着我的身后卷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风已经带着我,朝着那屋子卷了去。

  等风停下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屋子里。

  屋子里,四处点着红红的蜡烛,破旧的地板上,放着许许多多奇怪的东西。

  有玉佩,有手串,有镜子等等……它们五花八门,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很破旧。

  我发现,我好像进了一家古董店,只是很可惜,我对古董没有任何研究。

  “我已经进来了,是不是可以回家了?”我看着那斜靠在墙边的男子说。

  现在的我其实已经不害怕了,因为从种种的结构上来看,这应该是一种新的拉客方式,只是要比强力推销什么的恐怖一些……

  男子一直笑着,尖细的声音透过面具有些闷闷的:“真是急性子,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他说着,走到了我的身边,拉住了我的手。

  好凉!这手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温度!

  我下意识的想甩开,却发现我整条手臂都动弹不了了,我被那男子强行的拉倒那堆古董之中,听他又笑着开了口。

  “进了我的店,必须要挑一样你喜欢的东西带走,不然的话,你还是出不去。”

【第三章 一枚玉佩】

  所以……

  我额头蹦出三条黑线,这是传说中的强买强卖么?

  “我没钱。”我咬牙切齿。

  男子笑着摆了摆手:“看在你是第一次来,不要钱,你随便挑一个吧。”

  “不要钱?”还有这种好事?

  “亲情大放送。”男子点了点头。

  “呜呜呜……呜呜呜……”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风声,像是女子哭声一般的凄惨。

  男子似乎有些着急了,往前推了推我,声音不再带着笑意,而是急促:“你快点挑一个,不然若是再晚一些,你就真的出不去了。”

  我是真的很无奈,但为了从这破地方出去,为了能更快的见到爸爸,我只能朝着那些破旧的物件看去。

  本来,我打算随便拿一个就好了,可就在我弯腰想要拿起最近的一块镜子时,余光忽然看见了有一道光在不远处闪着。

  我好奇的走了过去,捡起刚刚发光的东西一看,竟是一块玉佩挂坠。

  这玉佩的形状很奇怪,上面写着我看不懂的字不说,在那玉的背面还有一个凶神恶煞的人脸,更奇怪的是,它并没有正常玉佩的冰凉,反而很温暖,像是被谁带过刚刚摘下来的一样。

  “就它吧。”我喜欢它的温度,让我觉得我并不孤独。

  男子再次恢复了笑声,一步三晃的朝着我走了过来,伸手将那玉佩带在我的脖子上,似很是感慨:“兜兜转转还是它,好好带着它,如果它不听话了,就给它喂一点你的血。”

  他一边说着,一边推着我往外走。

  我很无语,实在搞不懂一个玉佩为啥也会不听话。

  男子又说:“记住,只要它喝了你的血,它就会永远跟随在你的身边。”

  我一愣:“永远?”

  男子似在透过面具很认真的看着我:“永生永世。”

  他把话说完,忽然朝着我往店门外推了去,我脚下一个不稳直接朝着地面趴了去。

  就在我以为我要和大地接吻了得时候,却发现那地面忽然扭曲了起来,然后卷成了一个漆黑的漩涡,一口将我吞噬了进去。

  “尤尤你怎么还不醒?你不能再睡了!”

  “尤尤快醒醒!”

  是谁在使劲地的摇我?不知道我浑身的骨头架子都快散了吗?

  意识慢慢恢复,我轻轻地睁开眼睛,竟看见了小姑的脸,此刻她正惊喜交加的看着我。

  小姑,是所有姑姑里最疼我的,她从来不嫌弃我丑,也不相信我是扫把星。

  “尤尤你终于醒了!”小姑一把将我抱在怀里,“你这一睡就是七天啊!可真是吓死我了!”

  七天?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小姑,我爸爸……”

  小姑的眼睛红了红:“你爸爸的后事我们都已经处理完了,你就放心吧。”

  小姑的话,像是一根又一根铁钉,猛戳进了我的心脏。

  所以就是说,爸爸的死是真的,我看见的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是一场梦?

  想起爸爸的死,我心痛交加,下意识的抚摸上了自己疼痛到快要窒息的胸口,却发现触手有什么硬硬的东西。

  我顺着衣领拿出来一看,吓得差点没撅过去,这不是梦里那个面具男给我的玉佩么!

  小姑又安慰了好一通,才出去做饭了,我却什么都听不进去,紧握着脖子上挂着的这块玉佩发呆。

  如果说那个男人只是我的梦,为何这玉佩会戴在我的脖子上?

  ……

  吃晚饭的时候,我一直心不在焉的,就连平时喜欢吃的肉也一口不动。

  小姑在一边心疼的叹气:“尤尤,别太伤心了,你要多吃一些。”

  “吃什么吃!一个丧门的祸害吃多少东西也是浪费!”一直不喜欢我的小姑夫忽然开了口,声音大的连桌子都颤了几颤。

  我仍旧闷闷的坐着发呆,不喜欢我的人多了,也不差小姑夫这一个。

  小姑赶紧岔开话题:“对了尤尤,你前几天昏倒的时候撞翻的那个棺材的主人好像出了什么事情,过几天警察可能要来问你一些话。”

  我一愣,眼前再次浮现起了那对着我笑的女尸,哆嗦了一下:“出了什么事情?”

  小姑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多大的事情和咱么也没关系,你只要照实说就好。”

  我点了点头,这话也对。

  吃了晚饭,小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上夜班去了。

  小姑刚一出门,小姑夫就直接甩上了他那屋的房门,连话都没和我说,似乎他没把我撵出去,已经是对我很大的恩赐了。

  我已经习惯了亲人的白眼和戳着脊梁骨的讽刺,无声的回到了小屋里。

  夜里,我抱着枕头在床上蜷缩成一个蚕蛹,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睡着睡着,我忽然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哪怕是我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那憎恨的注视和冰冷的目光。

  我慢慢睁开眼睛,不禁吓得直接从床上弹坐了起来,只见本应该在大屋睡觉的小姑夫,此刻正站在我的床边。

  他的眼睛睁的很大很大,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我甚至能看见他眼球之外的肉丝和血管!

  “小,小姑夫?”我试探的喊了一声。

  小姑夫一点反应都没有,笔直的站着,就连一双手都是直直的放在大腿两侧。

  “小姑夫?”我只怕他是梦游了,慢慢朝着他伸出了手。

  随着我颤抖的手指一点点的靠近他的手臂,本来一动不动的他忽然一把握住了我的手,像是钢筋一样的五指死死握着我的手腕。

  “啊——”我吓得大喊,转身往床下跑。

  他却一把将我拉了回来,死死的瞪着我:“别多管闲事!”

  闲事?什么闲事?他在说什么?

  我根本不听他的话,疯了似的拍打着他手:“你放开我,放开我!”

  小姑夫好像是生气了,忽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多管闲事的下场只有死!”他说着,猛然朝着我扑了过来。

  “救我!谁来救救我?救命——”我拼命的大喊,眼看着他狰狞的朝着我扑了过来,翻滚到床下的我只能死死闭上了眼睛。

  “砰——”的一声巨响炸响在了屋子里,紧接着,屋子里陷入了一片的安静之中。

  我是要死了么?我吓得双手抱住膝盖,在地上缩成一团。

  忽然,轻柔的触感刮蹭过了我的面颊,一阵接着一阵的淡淡花香佛进了我的鼻子。

  花,花香?

  我忍着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脏,轻轻睁开眼睛,只见原本空荡荡的屋子,竟然飘满了粉红色的桃花!

  随着桃花瓣渐渐顺着窗外散去,我看见了一个男人正单手支撑着面颊,侧身躺在床上。

  他尖尖的瓜子脸白如凝脂,细长的眼睛玲珑剔透,鼻梁高挺,唇淡如水,眼角微微扬起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美丽的男人,他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精致到没有一丁点的瑕疵。

  我又恐惧又呆愣。

  好看的男人见我呆呆的看着他,长眉轻挑,口气冷淡:“小东西,你看得见我?”

【第四章 城西三十里东门七号楼三单元501】

  我惊愣的看着他,大脑一片空白,嘴唇下意识的动了动:“你,你是谁?”

  好看的男人伸手慵懒的挑了挑散落在面颊上的碎发,忽而对着我微微一笑:“你可以叫我蒋子笙大人。”

  他微微动了动身子,华丽的长袍微微摆动,松散的衣领露出了他和面颊一样白皙的胸膛。

  也正是因为他的作动,我才看见,那原本要掐死我的小姑夫,此刻正被他压在身下,充当着人肉垫子!

  脖子一紧,我吓得回神,却见他不知道何时已蹲在了我的面前,正拿着我脖子上的那块看的入神。

  我吓得想要后退,他却伸手紧紧捏住了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头与他那双白灰色的眼睛对视。

  “竟然给了我一个被鬼缠上的小丫头,那个笨蛋的脑袋是被驴踢了么。”

  我伸手打掉了他的手,迅速后退到墙边,满是防备的看着他:“你,你说谁被鬼缠?”

  “自然是你。”他扬起长眉,很是理所应当的看着我:“缠上你的这个东西可不一般,我看你应该活不过一个礼拜。”

  我浑身一抖,不由自主的朝着小姑夫看了去,我记得以前听姥爷说过,有的鬼可以强大到控制人。

  他再次拉住了我的手腕,一个转身,猛地将我压在地面上,慢慢俯身靠近我,轻轻闻着我身上的味道:“小东西,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我手脚冰凉,连惊带吓的浑身颤抖:“什么交易?”

  他微笑着,似乎很是无害:“我可以帮你除掉那东西。”说着,舔了舔薄薄的唇,“但是在那之后,你要把你自己奉献给我。”

  我听不懂:“奉献?”

  “没错。”他伸手点了点我的眉心,一股寒气顺着我的眉心延伸到我的体内。

  “让我撕扯掉你所有的肉,吸干你所有的精血,最后舔舐你的骨髓,放心,我会很温柔的……把你吃掉。”

  他的声音很动听,像是淳淳的流水拂过耳畔,但他那道出的话语却异常血腥,血腥到光是听着他的描述,我便忍不住的毛骨悚然。

  我不知道是被吓得过度了,还是豁出去了,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他:“让你吃了和被鬼杀了有什么区别?你少在那里忽悠我,就算我是真被鬼缠了,也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咕咕咕……咕咕咕……”窗外,忽然想起了远方公鸡的打鸣声。

  就算最近的农村也要离县城有两个小时的路途,但现在的我,却听着这公鸡的打鸣声异常清晰。

  他轻笑着站起了身子:“太阳快出来了,我也要去睡觉了,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如果你想好了要和我交易,就对着你胸口的玉佩大声喊我的名字。”

  眼看着他化作一缕青烟慢慢吸进了我的玉佩,我虚脱了一般的坐在了地上。

  原本幽黑的夜空泛起了鱼肚白,要不是看见小姑夫还趴在我的床上,我真的以为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小姑回来的时候,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可我根本来不及解释,小姑便急匆匆的打了120。

  因为小姑要陪着小姑夫去医院,所以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原本的学校收拾东西。

  我的那些姑姑大伯,为了怕供我上学,在爸爸病危的时候便自作主张的帮我办理的退学手续,而小姑虽然想让我继续念书,却因为条件有限,实在是无法供我。

  学校还是老样子,朗朗的读书声回荡在整个校园里。

  我的同学还在上课,只得站在走廊上安静的等着他们下课。

  班主任老师透过门上的玻璃看见了我,打开了门:“尤物,你是来收拾东西的?”

  我点了点头。

  老师知道我家出了事情,同情的叹了口气:“现在是自习,你先进来收拾吧。”

  我感激的和老师道了谢,在老师的陪同下走近了我熟悉的班级。

  从我一进门开始,那些同学便对着我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在说我克死了我的爸爸,我也知道他们会骂我是扫把星,因为我克死王先生的事情,满县城的人都知道。

  可我不在乎,或者说我已经习惯了。

  我走到我的座位旁边,看见男生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同学,你能让我先收拾东西吗?”我轻声道。

  肯定是因为我退学的缘故,所以老师把我的座位让给了其他的同学。

  只是这个男生我以前从没见过,应该是后转来的吧?

  “同学,你醒醒。”我等了半天没见他有反应,又开了口,“麻烦让我先把自己的东西收拾走。”

  那个睡觉的男生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实在是不想站在这里被其他同学异样的看着,就在我想要伸手摇醒那个男生的时候,我的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

  我吓得转身,见班主任皱着道:“尤物,你在和谁说话?”

  我实话实说:“和新来的同学,他趴在课桌上睡觉,我没办法收拾东西。”

  周围的其他同学听见这话,均是瞪大了眼睛,班主任眉头拧的更紧:“你瞎说什么?哪里来的新同学?你的座位根本没有人!”

  什么!我豁然转头,果然见我的座位空空荡荡的。

  班主任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尤物,太难过会出现幻觉的,回家好好休息几天。”

  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人在睡觉啊!

  我诧异的左右看看,难道真的是我出现幻觉了?

  眼看着周围的同学捂着嘴小声偷偷笑着,我知道他们肯定是觉得我疯了。

  我不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只得蹲下身子赶紧收拾自己的东西。

  一张纸条忽然从书桌里飘了出来,我好奇的拿起来一看,是一个地址,城西三十里东门七号楼三单元501。

  这字条上根本就不是我的字迹,这是谁放在我的书桌里的?

  我起身正要问问班里的同学,却听班主任在讲台上喊我:“尤物,教导主任让你出去一下。”

  教导主任?难道是我的退学手续有问题?

  来不及多想,我将书桌上的东西都放进了书包便匆匆的走出了教室。

  空荡荡的走廊里,教导主任正背对着我站着,我快步走过去,急切的道:“主任,我是尤物。”

  “你别多管闲事知道么?”教导主任依旧背对着我。

  我一愣:“什么闲事?”

  “不是你自己的事情就不要管,知道么?”主任冷冷的声音回响在走廊里。

  “主任您在说什么啊?”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主任猛地回过了头,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你要是再不听话,死的可就不单单是你小姑夫了。”

  他的眼睛,瞪得出奇的大,眼珠上翻,血丝可怖,和昨晚小姑夫一模一样!

【第五章 小姑夫死了】

  我吓得大惊,拼命的挣扎,使劲儿的喊:“来人啊!救命啊——”

  教导主任却还死死抓着我的胳膊,像是着了魔一样的不停重复着:“别管闲事,别管闲事……”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教导主任你抓着尤物做什么?”

  我的惊叫声把隔壁几个班上课的老师都给引来了,在老师的帮忙下,我挣脱开了教导主任的手,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学校。

  来不及后怕,我赶紧朝着小姑夫的医院赶去,因为我刚刚清楚的听见,教导主任说我的小姑夫死了。

  进了医院,我连问带打听的找到了小姑夫的病房,可此时小姑夫的病房门口,却站着几名警察,他们手里拿着小本,似乎是在写着什么。

  小姑靠在墙边哭成了泪人,见我走了过来,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小尤,你小姑夫死了。”

  我的心像是被门锤狠狠凿了一下,教导主任,或者说那个缠上我的鬼没骗我,小姑夫真的死了。

  可是那个鬼为什么要害我的家人?为什么会偏偏缠上我?

  “你就是尤物么?”一个年轻的警察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麻木的点了点头:“是。”

  “前几天本想去你家里的,但你姑姑说你身体不好,本来想着明天去你家,既然现在碰见你了,就在这里问你好了,也省的明天再麻烦。”

  我又点了点头:“好。”

  小姑见警察找我谈话,擦了擦眼泪去给小姑夫办医院的临时停尸证了。

  县城的火葬场都是不具备临时停尸的,所以死在医院的人都要先在医院停尸房停着,等第二天一早直接送到火葬场火化。

  我本来以为他们是来询问我小姑夫的事情,可没想到那警察却说:“你还记不记得你上次撞的那个棺材长什么样子?”

  我虽然诧异,却还是认真的想了想:“记得。”

  原来他们是来问那个笑脸女尸的,可笑脸女尸怎么了?

  “那如果我带着你去找,你能在一堆的棺材里找到那棺材么?”

  “为什么要去找棺材?”我不懂。

  “因为这里面出了一点事情。”警察似乎有些为难,“你一个孩子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那你们可以去找她丈亲人,或者去找抬棺材的那些人,他们怎么会不知道那棺材埋在了哪里?”

  我实在搞不明白,这种事情警察为啥会找到我的头上。

  警察看着我好一会,才最终叹了口:“那死者生前就一个丈夫和一个儿子,她死了之后,儿子失踪了丈夫又疯了,而那些帮着抬棺材的人……都死了。”

  我惊讶的头皮都炸了起来:“你说都死了?”

  “没错,而且是一夜之间,他们的死法很恐怖,可以看出凶手很残忍。”警察顿了顿又说,“我们去问过她的丈夫,她丈夫只是说那凶手藏在棺材里,可等我们问那棺材在哪的时候,她的丈夫忽然之间就疯了。”

  “所以……”他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知道,他是想让我帮忙去找棺材,因为那里面有凶手,只是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凶手会躲进棺材里?而那个女尸的丈夫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会跟着你们去找棺材的,警察叔叔。”我虽然害怕,却还是答应了。

  爸爸说过,做人最起码的准则就是不能逃避责任。

  所以既然我有那个能力帮忙找到凶手,我就绝对不能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警察似乎是松了口气:“太谢谢你了孩子,我们定下来时间再去你家通知你。”

  他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这是我们警局的电话和地址,你要是想到了什么可以随时来找我或者打这上面的电话。”

  眼看着警察走了,我才无力的靠在了医院走廊的墙上。

  “你还真是怕不早死,竟然答应了。”耳边,忽然想起了一声男子的鄙夷笑声。

  我一愣,绷紧神经的朝着我的四周看去,可人来人往的走廊里,并没有人站在我的身边。

  “你这小东西的脑袋是木头做的?我在玉佩里。”

  竟然是他?我拿出胸口里的玉佩看了看,果然见那玉佩闪着微弱的光。

  这人怎么会在玉佩里说话?他刚刚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只是魂魄没有肉体,自然想在哪里就在哪里,至于我刚刚的意思,其实很简单,你忘记你小姑夫临死前说了什么?或者说你忘记你教导主任今天说了什么?”

  我愣了愣,耳边忽然响起了四个字“别管闲事。”大声道:“你的意思是,凶手是只鬼?”

  难道那个鬼的所谓别管闲事,就是不让我随着警察去帮着找棺材?

  可能是因为我的声音太大了,周围路过的人都在看我。

  “别说话那么大声,只要我在玉佩里,你想什么我都会直接知道的。”

  他在笑,“那东西应该是怨气极重的煞,一般能成为煞的东西,死前一定受极了虐待,怨气极重,虽然她现在还没那个能耐能杀了你,不过……阴气极重的地方可就不好说了。”

  我暗暗心惊:“为什么非要是阴气重的地方?”

  “在冥界,鬼吃魂,煞吃鬼,十殿阎王吃鬼魂,这是一条生物链,鬼要是想吃什么,那么它的阴气就是一定要比吃的那个东西大,而那个煞才刚刚成形,虽然凶了一些,但阴气可没有你重,她要想杀你,起码还要等几天。”

  我真想揍他:“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也是鬼?”

  “不,你比鬼可有意思的多,但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要我吃了你才知道。”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气,“怎么样小东西?你想好和我做交易了么?”

  “做你个大头鬼!”我气得摘下了脖子上的玉佩,正想扔掉,却忽然僵住了动作,最后我又将它带回到了脖子上。

  听这个男人的口气,好像他并不畏惧那个煞,虽然他不帮我,但我却可以带着他壮壮胆,毕竟再遇到鬼压床什么的,总是要比一个人去面对来得好。

鬼夫妖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夫妖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达照法师:圆顿禅法《证道歌》直讲连载(Ⅱ-11)

    “幻化空身”,虽然我们都执着这个身体实有,是实在的,但永嘉大师已经看见,这个身体绝对是虚幻变化出来的执着所致,都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元素组成。用现代科学讲,就是无数的细胞新陈代谢,不停地生灭,刹那刹那地变化。而这中间的空隙也是非常之大,每一个细胞之间都有距离,都有空间,就像我们人与人之间的这种空间距离,包括我们的呼吸气脉,都是身体里面无数的空间,是梦幻泡影。但是我们对它坚固执着,以为真有那么回事,如果你不执着了,把它完全看清楚了以后,它事实上就是法身。就好像灯光从虚空中照过来,你看到灯光五彩纷

  • 元音老人:入定以后是不是就醒不过来了?

    佛学常识教理篇元音老人开示问:入定以后是不是就醒不过来了?答:你现在还做不到醒不过来,现在你定的时间不会长。要入定时间长,须经过几次入灭受想定才行,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的。刚开始入灭受想定也不是很长,顶多定一二天。慢慢可以加长,一个星期,十几天,半个月,一个月,那以后可能一下子定得时间长了,但也不是一下子长多少年,这不可能。有些人对能入定几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人很羡慕。但是要知道这个灭受想定不好,那是死定。叫死水不藏龙,不起妙用,没用。大定是活泼泼的,在境界上能大用,对境不粘着。无住才是大定,才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8章把她交出来“老衍,等这个姑娘清醒了就要她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吧。心理方面的话,没有接触过也就没办法现在就下结论了。”“成。”虞衍点头。说话间,手机震动的声音特别的明显,两个人找寻间发现了震动的声音来自与陆清言的口袋中。“喂!”方年年来不及阻止就看见虞衍一把从人家姑娘的口袋中摸出手机,接听人家电话了。“陆清言!你要是办完事还在外面晃荡的话你就不用回来了!”虞衍刚刚接到电话,对面传来的暴怒的声音就让他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都市高手8章抹胸你还要不要一整个上午,乐毅待在教室里都是浑浑噩噩的,前四节课老师讲了些什么内容,他完全没听进去。他只顾着跟守护灵,也就是赵云谈话。赵云自认他为主之后,也当真是尽心尽力地辅佐他,告诉了他很多关于龙魂琥珀的事。并且也告诉了他一些特别的技巧。譬如瞬间移动其实可以局部化,如果用于战斗,在跟别人过招的时候,明明是一拳打向别人左脸,但通过瞬间移动的改变,能忽然转弯打向别人右脸。而且这种局部的瞬间移动,不容易被人发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老公太急要复婚难医心“米大夫早,吃早饭了么??”同一科室的秦童边说边举起手中的快餐袋,笑眯眯的问着米白,“要不要吃点?”“不了,我吃过了,谢谢。”米白谢过,转身走进更衣室,准备换衣服,找武主任销假。毫无意外的听到娜娜的抱怨声。“秦大帅锅,为什么每次你只问米白,都不问问我?”娜娜故作委屈的嘟着红唇,不满的问着。秦童只是呵呵一笑,“娜娜,我刚才可是看到,你和X光新来的大夫共进早餐哦,难道你不用减肥,要在吃一顿么?”“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武破乾坤第八章血色巨蟒乌云密布,雷声轰隆,暴雨转眼即至。一颗颗斗大的雨珠,挟着九天之威,倾盆而来;山路被暴雨一冲刷,更是泥泞不堪,越加打滑,如此恶劣环境之下,实在是应该尽快下山才是。但,楚南看了看老天爷那张漆黑的脸,那扯天扯地的雨珠儿,嘴角一抹冷笑,“该死的老天爷,这么久都不曾下过一滴雨,我下定主意要爬到山顶上去,你就下雨?不会是山顶上真有脱胎换骨的天材灵宝存在吧?”“老天爷,想要我下去?我偏不下去,我今天还非得要爬上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乡村奇遇记》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乡村奇遇记》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乡村奇遇记08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旁边的西山村卫生院之中。卫生院很简单,分前后两院,前院看病的地方,处理一些简单的疾病,后院正是住宿的地方,这里有卫生院的工作人员,同时划出三间单间给村官居住的。从苗丽娜这里得知,今年这里有三明村官,除了苗丽娜和萧铁柱之外,还有一名女生村官,是村支书的秘书,苗丽娜是村长刘大头的秘书。“哎呀,小苗这是谁啊?”苗丽娜和萧铁柱刚踏入卫生院,卫生院之中就传来一声娇嫩的声音。一名衣着时尚的少妇走了出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荒岛遇桃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荒岛遇桃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荒岛遇桃花008章梦里温柔乡一秒记住,为您。我爬起来,把火堆往里面移了移,靠近她们再次躺下了。淡淡的体香环绕着我,风雨很大。我却安定下来,慢慢睡着了。梦中,我被狂风席卷,跌进了一条大河。冰冷的河水包围了我,我快要冻僵了,手脚不听使唤,向着河底深深坠了下去。“啊……”我发出惊恐的大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鬼叫什么!讨厌!”陈丹青的声音,遥远的像是从九霄云外传来,模糊的难以分辨。“他的牙齿在打颤……啊!他发烧…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保安之王第8章:金钱与美女没多久,一名主管匆匆跑了过来。他看见黑衣人,神色一凛,顿时诚惶诚恐。黑衣人对那名主管低声说了几句。主管连连点头,随后走向张城,满脸笑容道:“张先生,不好意思,刚才我们酒店有所怠慢。有哪里得罪了你的,还请你见谅。今天,你尽管在这里与你的同学玩,所有开销我们酒店全部免费。如果你有什么要求,随时可以提出来。”赵子鹏他们走了,宋佳他们几个女人还在这里,目睹这一幕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以为耳朵听错了。宋佳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0022》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0022》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10022008跟你没完008跟你没完龟哥没想到秦川竟然会突然出手,而且出手这么狠,顿时被烫的惨叫起来。而秦川瞬间伸出手去,直接拉住了龟哥的衣领,把他的脑袋拽入车中,随后升起车窗,直接让玻璃卡在龟哥的脖子上面,把他的脑袋卡在车里,身子留在外面。“啊啊啊!”龟哥舌头被淌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泡,他只能哑叫,却发不出更大的声音来。脖子又被玻璃卡着,几乎要窒息。这种痛苦让龟哥留下了痛苦的泪水,他身子拼命挣扎,想要摆脱这种苦难!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