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的老婆是极品 最新章节

2017/12/3 17:03:44 来源:网络 []
书名:我的老婆是极品
第1章偶遇

烈日炎炎,暑气蒸人,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跟着显得格外的烦躁。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宁城,地处沿海,是东海之滨上一颗美丽的明珠,这里,被评为全国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城市中的一草一木,一街一角无不在彰显着这座海滨之城的魅力。

黄海川是市委政研室的一名副主任科员,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他从一名试用期公务员到转正再到成为一名副主任科员,整整用了五年时间,有关系的人可能经过一年的试用期,立马就能受到重用、乃至提拔,但他却苦熬了四年才被提为副主任科员,而这提拔,还是因为他的调研文章写得好,再加上那么一点点小运气,才被提拔为副主任科员,否则,他现在仍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科员。

黄海川最喜欢的一句古话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因为这句话再符合他的心境不过,他将这句话改成‘官场难,难于上青天’,而后,这句话就成了他的口头禅。

“这该死的鬼天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场雨。”黄海川边走边咒骂着这贼老天。

今天下午是大学的同学聚会,地点在宁城的锦江酒店,这是一家四星级酒店,在宁城也算是大有名气,酒店正好距离黄海川在市区的家不远,所以黄海川干脆使唤着自己的11路车过来,将自己那辆破奥拓扔在家里,不用开出来丢人不说,还能省点汽油费。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街上偶有行人,但不多,同学会是下午3点开始,黄海川其实都有点不愿意来参加,架不住大学的一位死党兼同城好友给他打电话,死活叫他一定要过来。

“也不知道组织者是怎么想的,安排在这么一个时间,脑袋不知道是不是被驴踢了。”黄海川眯着眼,抬头望了望天,这天热得他妈快让人炸了。

因为天热,黄海川此刻低垂着头,无精打采的走着,他现在走路完全靠路面上的人影来辨别眼前有没有人,连头都懒得抬一下。

‘啊’的一声,黄海川突然痛叫了起来,双手捂着脚背蹲了下来,心里大呼倒霉,他只是小小的走神了一下,怎么就惨遭横祸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随着黄海川的痛呼,面前的女子也意识到了自己脚上那双高跟鞋闯祸了,连声道着歉。

耳边的声音清脆悦耳,黄海川纵然升起的火气立马消失了一大半,头部微抬,映入眼帘的更是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黄海川微微错愕,眼皮子忍不住就跳动了几下。说明163nvren.com

“啊?原来是你。”黄海川普一抬头,就听到对方惊喜的声音,定眼看了对方一下,黄海川也才发现对方原来是他认识的人,只不过仅仅见过几面而已,两人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那还是他今年3月份跟随调研室的几位同事一起到宁城市建行去调研,跟对方认识的,当时银行里来接待他们的人就是她,被称为宁城银行系统第一美女的邱舒涵。

看来今天这脚是被白踩了,黄海川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朝对方礼貌的笑道,“是你呀,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不过第二次见面就把你给踩了,实在是过意不去。”邱舒涵歉意的笑了笑。

“你这是?”邱舒涵指了指头上的太阳,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黄海川,大意是问他这么热的天怎么连伞都没撑就走在路上。

“去参加个同学聚会。我的老婆是极品 最新章节”黄海川实话答道。

“哦,那你的脚?要不要我开车送你过去?”听到黄海川这样一说,邱舒涵更加不好意思起来,有点担心的望着黄海川的脚,她可是知道被高跟鞋的根底踩到会有多痛。

“哈,不用,肯定没事的,就在前面的锦江酒店而已,很近。”黄海川笑道。

“哦,真的不用啊?那你自己小心,我下午是偷偷翘班出来逛街的,嘻嘻,我要去准备去商场扫荡了。”邱舒涵说着朝黄海川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

黄海川有点愕然的愣在原地,他本就是一句客套的推辞而已,以为邱舒涵会再诚意的说要开车送他过去,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说不用。163女人网黄海川却是不知邱淑涵是北方人,直来直往惯了。

“哦,对了。”已经走到前面的邱舒涵突然回头。

“什么事?”黄海川内心欣喜,心说对方不会是良心发现了吧?

“今天踩了你的脚怪不好意思的,下次我请你吃饭。”

“没事,没事,不用那么麻烦的。”黄海川大方的摆了摆手,心里却是哭笑不得,心说这女孩子怎么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也不知道别人一开始拒绝多半是客套而已,就不知道多邀请几下,看了看还有近千米的锦江酒店,看来只有拖着自己的‘残腿’走过去了。

第2章同学聚会(上)

迈着受伤的脚好不容易走到了锦江酒店,黄海川刚松口气,就听到后头的哟呵声,“呀,黄大圣人,你这是怎么了,昨晚被人那个了不成?”

对于这个带着点沙沙嗓音的男声,黄海川是再熟悉不过,转头看着来人,笑骂道,“滚。163女人网

来的人是黄海川的大学死党段明,跟黄海川一样也都是宁城人,今天这同学聚会就是段明给他打电话要求他一定要过来,黄海川这宅男也才会破天荒的出门来。

“唉,我是说真的,你要是没被人那个,这走路怎么都不方便了?”段明一脸贱笑。

“你滚蛋吧你。”黄海川笑骂,两人以前在大学,走在路上要是看到某某女的走路有点不太自然,就会恶趣味十足的猜测对方是不是昨晚刚被人那啥了。

两人说笑着一起走进酒店,顺道说起了待会的聚会,段明开玩笑似的跟黄海川唠嗑道,“你和费仁两个同批进的政府机关,瞧瞧人家现在都已经是地税局的实权正科了,你还是个放屁都不响的副主任科员,啥时候才能熬出头,让兄弟也跟着风光起来啊。”

“哎,官场难,难于上青天,你以为哥们不想上进啊。”黄海川叹了口气。

“我说老黄,别介啊,瞧兄弟跟你开个玩笑,你就这般垂头丧气了,这可不像以前雄心勃勃的你啊。”感受到黄海川失落的情绪,段明赶忙出言安慰,“那个费仁不就是投胎了个好家庭嘛,要不然就他那水平,连公务员都考不上。”

知道段明是在安慰自己,黄海川摇头笑笑,“你也不要小看费仁,他以前是不学无术,但搞人际关系却是挺有一套,能当上正科,除了要靠他父亲的关系,跟他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不然关系再硬,他自己把人都得罪光了也没用。”

“啧,他就擅长吃喝玩乐那一套,又不缺钱,请人吃吃喝喝的,再加上一张嘴能说,能搞不好人际关系嘛。”段明砸吧着嘴说道。

“这种话也就咱们私下可以说说,待会你可别满嘴放炮。”黄海川提醒道。

“这点你放心,你看我像是那么没轻重的人嘛。”段明点头道。

电梯‘哐当’一声停了下来,已经到了5楼,电梯门一打开就看到了‘几几届某某班同学聚会’的大红字幅摆在了对面。

“这次的组织者是费仁,听说他包下了整个酒店的一层,来之前还以为是别人夸大了,看样子是真的了。”段明转头朝四处看了看,感慨道,“人家这真的是钱多得烫手了,这好歹是四星级酒店,包一层的费用可不便宜。”

黄海川拍了拍段明的肩膀,没说什么,两人一起朝大厅走去,看到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到了,费仁更是早被一群同学簇拥在中间。

“呀,我们班的黄大才子来了。”眼尖的费仁一下子就看到黄海川跟段明两人,笑着朝两人招手。

黄海川和段明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的不情愿,但对方招呼了,也只能走过去。

“海川现在可是市委有名的笔杆子,听说发表了不少大文章呢。”费仁笑着给众人介绍,引得大家一片哦哦啊啊的惊叹声,不时有人朝黄海川竖着拇指说着厉害之类的话,但很明显,大家并没有人因此而围拢过来,仍是继续围聚在费仁身边。

黄海川不动声色的瞅了费仁一眼,马勒戈壁的,这王八蛋表面上在夸他实则是在踩他的脸。

黄海川心里骂归骂,脸上却不会真的跟费仁闹不愉快,现实比人强,人家有个好老爸,混得比他好,这就是操蛋的现实。

第3章同学聚会(下)

黄海川不想站在费仁身旁当陪衬,嘴上敷衍了几句,就跟段明溜到一旁。

“看到了没有,何丽在那边呢。”段明突然猥琐的朝黄海川眨了眨眼睛。

顺着其眼光看过去,便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黑色连体短裙的漂亮女子正跟几个女生在大厅的一角闲聊,不时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那美妙的身段更是凸显无疑。

“怎么,又勾起了你的色心了?”黄海川笑着调侃段明。

“哼,别把自己装的跟个圣人似的哈,要是那个何丽主动朝你靠过来,我看你也拒绝不了。”段明颇为鄙夷的看了黄海川一眼。

“那可不一定,我可没像你那般精虫上脑。”黄海川笑着回了一句,说实话,眼前的何丽漂亮是漂亮,但他还真没有多大的兴趣,以前这何丽在大学时就是班花,追求的人不少,但风评却是不怎么滴,不仅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更为离谱的是,好像还跟班主任都传出了绯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人家怎么选择过自己的生活是她自己的权利,我们来个假设,比如说你不认识她,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女生主动投怀送抱,你敢说你会没反应?”段明嘿然笑道。

“你这个假设不成立,所以这个问题没有答案。”黄海川笑着岔开话题,“好了,咱俩就别再窃窃私语了,搞得跟特务似的,你瞧,那个何丽已经走过来了。”

“你这是心虚不敢回答了。”段明得意的笑道,以为黄海川是心虚不敢回答了,转头才发现何丽真的走过来,忙止住话题,笑着打招呼。

黄海川亦是笑着跟何丽颔首致意,看着娇俏动人的何丽,黄海川此刻真有点心虚,对方纵然是以前在学校就名声不堪,但假若何丽主动来撩拨他的话,黄海川还真没有把握能否把持住。

“大家都在一个城市,要见你们一面可真不容易。”何丽的脸上绽放出了美丽的笑容,唇红齿白,娇艳欲滴,更是为其增添了几分魅力。

“不是我们不跟你联系,我们可是怕你老公误会。”段明笑着打哈哈,何丽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两年就找了一个有钱的老公嫁了,他和黄海川还去参加了婚礼。

三人成了一个小集体站在一起聊天,段明的一张嘴巴颇能讲,满地跑火车的逗得何丽哈哈大笑,黄海川则是不时的插嘴几句,目光敏锐的他发现何丽的眼睛似乎会时不时特意的往他身上飘过,那潜藏的目光深处仿佛蕴含着熊熊烈火,想把人融化了一般,让他又是心悸又是疑惑。

3点整一到,费仁这个同学会的组织者就站到了台上开始一番气势昂扬的演讲,什么几年过去了,今天大家难得又都聚在了一起,要珍惜这难得的时光之类的话,讲的是唾沫横飞。

“今天的人好像来的很全呀。”黄海川转头扫了整个大厅一圈。

“我们的费大科长提前包好了酒店客房为那些外省的同学准备着,这么热情款款的,你说同学们能不来嘛。”何丽盯着黄海川,笑靥如花。

感受到何丽炽热的目光,黄海川的感觉越发的强烈,心里暗暗嘀咕起来,怎么觉得这何丽今天看他的眼光有点不对劲啊。

费仁一番激情四溢的演讲后,便招呼大家去去唱歌。

至于晚上,还准备了丰富的大餐。

看着费仁意气风发的姿态,黄海川实在是呆不下去,马了个巴拉,人家混得那么好,他却是个小苦逼。

而且同学之间的关系早已经变了,踏入了社会,接受了社会这所大学的再教育,每个人都变得不再单纯起来,取而代之的是被磨去棱角的世故圆滑。

第4章你要干嘛?

黄海川不想多呆,晚上的酒席到一半,便找了个借口提前开溜。

离开酒店,走了小一百米,黄海川才发觉自己的脚仍在隐隐作疼,心知是下午被踩那一脚的缘故,看了看前面的路程,犹豫着要不要花点钱,打车回去算了。

“黄海川,上来。”正在黄海川犹豫间,后面一道刺眼的灯光直射过来,紧接着一辆崭新的白色宝马七系停在了黄海川跟前。

定了定神往里看,黄海川才发现是何丽,略显昏暗的车厢,将对方漂亮的脸部轮廓更加清晰的勾勒出来,美艳不可方物。

“还愣着干什么,上来啊,有美女送你回去,你还不乐意?”何丽轻启红唇,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黄海川一时有点迟疑,跟何丽平常并没有什么往来,对方的热情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看到黄海川犹豫,何丽咯咯笑道。

“算了,人家一个女的这么热情款款的要送自己回家,自己一个大男人还婆婆妈妈的干嘛。”黄海川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里弥漫着淡淡的女子特有的香味,黄海川刚一坐进去,就感觉到一股清香扑鼻而入,眼神瞥到何丽那双白皙圆润的美腿,心脏更是不争气跳动了几下。

车子缓缓的开上了车道,空旷的车厢内除了优雅的轻音乐,显得格外的宁静。

“你刚才喝了不少酒,现在开车没问题吧?”黄海川主动找着话题。

“你这是小瞧我的酒量了,平常比这喝的再多,我还不是照样自己开车回去。”

“哦,就不怕遇到交警?”

“瞧你这乌鸦嘴。”何丽娇媚的看了黄海川一眼。

“得,那我不乌鸦嘴了,不过还是友情提醒,酒后还是别开车了。”黄海川笑道。

“放心,我还年轻,还有大把的青春没有享受,我比谁都更珍惜自己的性命。”何丽娇笑道,这时已经到了一个交叉路口,何丽也没问黄海川的家是要哪个方向走,直接打了个方向盘就径直朝一个路口拐了过去。

黄海川一时也有点心不在焉,并没有注意车子开的方向对不对,惬意的打开车窗吹着海风。

好一会,黄海川才发现这条路跟他家是两个方向,慌忙转头问何丽,“这里是临海路,你怎么往这个方向来了?”

“不错,这里是临海路。”何丽微微一笑,看了黄海川一眼,“还真怕我把你卖了不成?”

黄海川一时语塞,孤男寡女在一起,好像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是男人吃亏吧?不知怎地,黄海川的眼睛这时竟鬼使神差的往何丽那丰满的地方瞄去。

“黄海川啊黄海川,亏你下午还信誓旦旦的和段明说对何丽一点兴趣都没有啊,瞧你这会都成什么了,人家都没主动勾引你,你就要自己把持不住了。”黄海川心里暗暗骂着自己。

“何丽,我们这是要到哪?”看着和市中心渐行渐远的道路,黄海川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到红河风景区走走。”何丽道。

听到何丽说出目的地,黄海川心里纳闷,大晚上的去那干嘛?

十多分钟后,车子就到红河风景区门口,何丽熄火之后,并没有下车的意思,黄海川不由得奇怪道,“不进去吗?”

“都快十点了,还进去风景区玩什么,见鬼啊?”何丽嗤笑了一声转过头,在灯光的映衬下,一双眼睛灼灼生辉,紧紧的盯着黄海川。

“你到风景区这边过来,难道不是要进去玩?”黄海川不敢直视何丽的双眼,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刚刚仅仅只是一瞥,便从何丽的双眼里看到了某种升腾起来的火焰,他心里突然有点明了了。

第5章被逮了

‘啪嗒’一声,整个车厢突然一片黑暗,黄海川讶然的转头,只见何丽顺手将车厢内的灯光内关掉了。

“干嘛把灯关了,这黑灯瞎火的感觉怪不舒服的。”黄海川呐呐道。

“有什么不舒服的,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难道你想到什么吗?”何丽娇笑道。

黄海川讪讪的笑笑,转头一看,才发现何丽不声不响的靠了过来,身体已经碰到了他的手臂。

“你这么晚不回家,不怕你丈夫找你吗?”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美妙触感,黄海川脑袋有些发懵。

“咯咯,你这个人真会扫兴。”何丽笑眯眯的盯着黄海川,身体不退反进,“今天是同学聚会,我早跟他打招呼了,晚上会跟同学玩通宵,你不用担心他会抓奸抓到这里来。”

何丽说着似笑非笑的看着黄海川,黄海川越是表现的不大情愿,就越是激发的她的征服欲,谁说只有男子才会对女子有征服欲?自负的女子看到出色的男子同样会有让对方拜倒在石榴裙下的欲望。

“你就是经常这样欺骗你丈夫的吗?”黄海川瞥了对方一眼。

“欺骗?怎么能这样说,你不就是我同学嘛。”何丽说着又往前了一点。

听着何丽诱人的声音,闻着对方身上迷人的体香,黄海川心脏砰砰直跳,只觉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

这一刻,黄海川只能在脑海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再冷静,不要被这一刻的冲动冲昏了头脑,他努力的去编排何丽身上的缺点,他对自己说像何丽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要是真跟她好上了,那他就不是好男人……

突地,只见何丽微微站立起来,跨过了座椅,双腿径直跨坐到他身上来,性感的黑色连体裙随着她跨腿的动作,一下子就走光了,那修长白皙的美腿让人目眩神驰,玲珑有致的完美腿部曲线在黄海川的黑色眼球里倒映了出来,让他的大脑直欲眩晕。

‘轰隆’一声,黄海川只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道德防线在这一瞬间崩溃了,他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若跟何丽这样的女人好上,我不是个好男人,但此刻我要是无动于衷,我连男人都不是了。”当黄海川无法控制自己内心深处那不断升腾的欲望时,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声音,什么狗屁坚强品质,在绝对的诱惑前,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

‘砰砰’的玻璃声突兀的在这夜深人静中响了起来,刺人耳膜,更是惊醒了刚刚几乎已经是箭在弦上的一对饮食男女。

“下车,下车。”伴随着玻璃声响的是一阵尖锐的叫声。

隔着车窗,黄海川听不清外面的人讲的是什么,玻璃声响的那一刹那,黄海川吓了一跳,那双已经放到何丽大腿上的手更是急速的缩了回来。

“外面不知道是什么人。”黄海川脸色微红的望着何丽,他为自己刚才把持不住而感到羞愧,好在夜幕下的双方,并无法完全看清彼此。

“真是扫兴。”何丽咒骂了一句,从黄海川的双腿下来,才打开了车窗。

循着皎洁的月光,只见外面站了四个穿着公安制服的警察。

宁静的黑夜看到这身扎眼的制服,黄海川心里就情不自禁的‘咯噔’一下,兴许是此刻心虚的缘故,黄海川竟觉得格外的紧张起来。

“下来,下来。”见车窗摇下来,外面的警察又对黄海川两人摇了摇手。

“凭什么让我们下去?”何丽语气颇为不善的对着外面的警察说道。

“让你们下车就下车,聒噪什么。”为首一个警察瞪起眼来。

黄海川和何丽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迫不得已只好下了车。

两人被带到了附近的风景区派出所。

下车后,黄海川也才看清四个人手臂上那清晰醒目的协警袖章,知道四个人并非真正的警察后,黄海川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姓名?”

“工作?”

……

在派出所的问询室里,黄海川和何丽分别被一名协警询问着,协警的手上还拿着记录本,煞有介事的要做着记录。

“我们又没犯什么法,凭什么要回答你们的问题。”何丽不满的看着对方,刚才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已经让其相当不爽了,此刻又被当成犯人一般质问着,更是让其火冒三丈。

“没犯什么法?哼,那你们晚上十点多的不回家休息,在风景区外边干嘛,是不是想做什么不法勾当?”协警不客气的盯着何丽,冷笑道。

“你……”何丽双眼冒火的瞪着那名协警,却是找不出合适的话来辩解,总不能说是来偷情的。

“怎么,没话说了?”协警眼里闪过一丝得色。

“说吧,你们两人是什么关系,这么晚到风景区又是来干嘛。”协警正了正神色,拿起笔,又要做记录。

“我们是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告诉你?你又哪只眼看到我们准备做犯法的勾当了?”何丽忍着怒火道,她心里还真没把这些协警看在眼里,若不是怕今晚的事情传到老公耳里,她早就找人来摆平了,眼下不想将事情闹大,她也只好忍气吞声。

我的老婆是极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老婆是极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京剧《九伐中原》| 旌旗扶摇剑戟丛,将军八面展威风

    请输入描述在我国的京剧舞台上,以“三国”时期故事为题材的剧目众多,从《捉放曹》到《铁笼山》,几乎整部《三国演义》都能以京剧的形式演绎下来。请输入描述6月20日19:20,CCTV空中剧院将为您播出由上海京剧院演出的京剧《九伐中原》,欢迎大家届时收看!主演奚中路/舒桐/郭毅/范永亮/杨楠等上世纪30年代,武生泰斗杨小楼常与郝寿臣贴演京剧《九伐中原》,每演必满,极具号召力。继他们之后,该戏便较少见于舞台。后由上海京剧院创作团队将剧本、唱腔进行统筹、整理,使得该剧又重现舞台。请输入描述替换高清大图杨小

  • 拾光情感:那个说爱我的人,还不是删除了我

    慧慧是个在校研究生,身高170cm,体重50kg,妥妥女神一枚。谈了个比自己大4岁的男生,是个银行经理。慧慧跟男生是因为一个金融项目认识的,认识之初,男生便对慧慧展开了猛烈的追求。这个男生,有着校园男生没有的睿智和成熟,处理事情有条不紊。男生请慧慧宿舍女生吃饭,慧慧被宿舍女生的羡慕和赞叹声淹没,慧慧也被这个男生深深吸引了。两个人谈了半年左右,男生就对慧慧表示,等慧慧毕业后就要娶慧慧。男生工作好,长得帅,还体贴人,能包容慧慧的脾气,慧慧对结婚同样很向往。那天是慧慧和男朋友恋爱一周年纪念日,早上男生

  • 6月20日 星期三#符视传媒##短资讯#

    【腾讯地图上线“世界杯看球地图”功能】6月20日星期三#符视传媒##短资讯#1.腾讯在新加坡赢得“怪物城堡”商标案2.腾讯地图上线“世界杯看球地图”功能3.蚂蚁金服宣布财富号AI技术升级至2.0,联合27家基金公司成立联盟4.天猫618拉动健康消费需求,医疗服务销售激增640%5.百度音乐正式更名千千音乐,启用全新的LOGO和域名6.阿里高德推城市大脑·智慧交通战略,用户出行省时10%7.百度发布全新肿瘤识别AI算法准确率超专业病理医生8.京东出众旗舰店开业,可“京仓京配”9.岁宝百货与盒马科技

  • 第三届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代表作品展暨中国女书画家代表作品展参展报名~倒计时

    第三届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代表作品展暨中国女书画家代表作品展参展报名~倒计时参展须知我们是怎样一个大展由中国当代书画家联盟、中国女书画家联盟、中国画廊艺术机构联盟、台湾中国书画学会、中華畫筌美術協會、香港卫视传媒集团、国际女艺术家澳门分会、中華工笔畫学會、艺术山东网九家机构共同主办,美冠京华(北京)文化艺术公司独家策划,山东大厦美术馆联合承办,全国数十家画廊艺术机构参与协办的标志性艺术大展——第三届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代表作品展暨中国女书画家代表作品展,将于2018年9月6日在山东大厦美术馆正式举办。在

  • 我的爱人你在天堂好吗?

    茫茫人海,与你相遇,是缘!是我的期待,是意境的爱!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我们的相识;相知;相爱。我们有了我们的“家”!有了我们的宝宝。老婆这辈子我娶了是我正明的福气,这一辈子做最对一件事情就是娶了你做我的老婆!那天,我是多么的快乐,高兴。。。。。我们一家人在欢声;在笑语;在享受幸福;享受快乐!在公园角落,在秦岭深处农家,在家你和孩子捉迷藏,在公交车上我们相互的让座,相互争抢着去哪买来的做饭的菜!在农村老家的小路上有们一家三口夕阳下散步身影,­在电影院我们俩相拥而坐欣赏着别人的爱情故事!在那间咖啡厅有

  • 金波:有诗就有爱与美,有童心就有天堂

    有儿童的地方就有黄金时代;有童心的人就有天堂。去拜访金波先生的时候,北京下起了不常见的中雨。一路驱车,春雨淋漓,花木扶疏,远山如黛,远离市区的烦扰尘嚣,一如先生60年笔耕不辍,用他的充沛童心、真挚情感、典雅美文、音韵审美,在诗中为中国的孩子们营造的这独一座美与善的桃花源。待到先生家,果不其然,金波先生已经早早地在门口迎候——即使上门拜访的是我这样的后辈。长者之风,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一如奈保尔所言,“好的或有价值的写作,一定有赖于作家身上的某种道德完整”。一向选择格律形式写诗,体现了金波先生对诗

  • 当代名瓷成收藏新宠

    中国·瓷如果说金字塔是埃及的名片,埃菲尔铁塔是法国的名片,那么瓷器就是中国的名片。瓷器,英文china,足以代表瓷器在国际上的认知程度。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瓷器在这里的发展历史也是源远流长。瓷器的发展历史中国瓷器是从陶器成长演变而成的,原始瓷器发源于3000多年前;始于汉代,至唐、五代时渐趋成熟;它作为中华民族的一项伟大发明,从其对人类文明与发展的影响来看,堪称中国古代的第五大发明。至宋代为瓷业蓬勃发展时期,定、汝、官、哥、均等窑。名重千古;元代青花和釉里红等新品迭出;明代继承并发展了

  • 孙悟空金刚不坏身躯的命门在哪里?有一个妖怪差点就杀了他!

    (蜗牛看西游第1822期)文/牵着蜗牛散步孙悟空在菩提祖师处学了七十二变,又在天庭吃了蟠桃、偷了仙丹,炼就了金刚不坏之躯,他大闹天宫时,被太上老君的金刚琢打在头上,二郎神抓住他将他送上了斩妖台,然而,天庭用雷击、用刀砍、放火烧,均不能杀死他。于是,太上老君向玉帝建议——“那猴吃了蟠桃,饮了御酒,又盗了仙丹。我那五壶丹,有生有熟,被他都吃在肚里,运用三昧火,锻成一块,所以浑做金钢之躯,急不能伤。不若与老道领去,放在八卦炉中,以文武火锻炼。炼出我的丹来,他身自为灰烬矣。”太上老君这番话,进一步证明了

  • 远方的风景的是你

    我以为生活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现实却是鼠整猫,羊耍狼,两熊玩死光头强你要做个可爱的姑娘,玩坏不讲理的生活闵傻子,和你一见如故,是我今生最美丽的相遇

  • 大乘渡人 小乘渡己

    《石涛山水小景四帧》石涛(1641-约1707),俗姓朱,名若极,明王孙。与四王纯粹师古为法的正统画派相异,石涛其画在于“搜尽奇峰打草稿”,师古但为我法所用。构图新奇,笔墨淋漓,面目独具。此小景杰品虽无年款,但根据其一落款“小乘客”可推测是其中早时期作品。石涛早年在松江时,拜一代名僧旅庵本月为师,后避难旅居于宣城,此时石涛沉心于佛门下,佛法尝曰:大乘渡人,小乘渡己。想是引此意,故有“小乘客”此号。清代李驎《大涤子传》也载,在宣城时期石涛“自称为小乘客”。顾见龙《人物册》顾见龙(1606-1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