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老公是男神 最新章节

2017/12/3 16:41:2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老公是男神

第一章 分手大师

庄茵站在这家咖啡店门口已经很久了,她穿了一双平底的布鞋,宽松的牛仔背心罩着微隆的小腹,及肩的短发包裹着巴掌大的小脸,难掩住稚气。老公是男神 最新章节

她不时的朝着咖啡店靠窗的位置看去,在那儿坐了一对正品茶聊天的男女,男的穿了一身手工定制的西装,腕上戴了一块价值百万的百达翡丽华表,油亮的黑发梳向脑后,似乎刻意的遮掩着头顶一毛不拔之地。

女的则是小鸟依人状,穿了一袭粉嫩的衣裙,有些不安的摩挲着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双腿,她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杯子,和男人交谈的过程透露出了些不自然。

啧啧,又是一个无知少女被富商包养然后狠心抛弃的故事!

庄茵心里叹了口气,不过既然她已经拿了钱,那自然就要办实事,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下面,就该是她出场的时候了!

“赵宏远,你个天杀的!”

挺着孕肚的女孩儿刚进入咖啡店的那一秒就‘哇’的一声大哭出声,刺耳的女音划破所有人的耳膜,靠窗正恍神的中年男子一屁股挪开了椅子,而随后,一杯热水就朝着他毫无预料的泼来,男人被浇了个落汤鸡。

他慌忙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两眼一瞪,“你——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疯女人!”

原先商量好的情节里可没有泼水这个环节!他怎么跟不上节拍了?

“什么疯女人!你不要明知故问!”

庄茵的哭声渐大,没给他任何的说话机会,一个拳头就砸在了男人的身上,“呜——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都不来看看我,还有心情和别的女人在这里约会!你说,你到底在外面包养了多少个女人?”

从庄茵那声破天大嗓门开始,咖啡店里进出的客人就已经开始频频的打量这一幕了,如今听着她的哭喊,众人心下恍然,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开始指指点点,大多都是指责这男人的不负责。

“你,你不要胡说!鬼才认识你!”男人的脸色青红难辨,用力的推搡了一下庄茵,她两脚一个不稳,踉跄了一下,栽在地上的同时,第一时间护住了自己的小腹,在外人看来,分明是母亲对腹中孩子浓烈的爱意。

“你,你竟然还敢推我!你敢和狐狸精在这里约会,我就敢把你不光彩的事情公布于众!”庄茵越哭越来劲,一把鼻涕一把泪,不一会儿衣襟上就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

“你信口雌黄!”

刚才还没回过神的年轻女孩儿,这下终于明白了过来,难以置信的瞪圆了一双美眸,万分错愕的盯着庄茵,那眼泪和滚珠一样滴答滴答的往下落,微凸的小腹怎么看也不像假的,再看看方才还缱绻眷恋的‘爱人’,对一个怀了他孩子的女人还能动手,她肚子里的火气瞬间飙升,“好啊,赵宏远,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亏你还好意思对我说一心一意!”

看了一眼和自己年岁相仿的庄茵,女孩儿又回想起当初赵宏远开着豪车在校门口等候她的场景,现在终于反应过来,敢情这货色是天天守在传媒大学门口物色新女友来着?

“小柒,你听我说——”男人急着辩解,“她肚子里的孩子真不是我的,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你要相信我!”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是不是现在该庆幸你还没把我的肚子搞大?赵宏远,这件事,我们没完!”

第二章 他竟然再次见到了她!

女孩儿重重的将包一甩,傲气凌人的扬首离开,身后的男人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刚想追出去,庄茵动了,她‘费力’的用手臂支撑起笨重的身子,脚步一挪,恰好的挡住了男人离开的道,眼圈处红红的,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呜咽的声音。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你,你还想干嘛?”男人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本来约好的台词分明不是这些,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竟然擅自的篡改,还闹得人尽皆知,他的脸都快丢光了!

想干嘛?庄茵又是‘呜’的一声,右手用力的戳了戳男人的肩膀,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意思很简单,‘给钱!’

当初她只拿了一半的定金,剩余的一半难道不应该现在给么?到时候他出了这个门,她到哪儿找他人去?

“你——真不要脸。”男人面色一阵涨红,想走,庄茵的小身板恰好挡在他面前,不走,周围全是扫向他的恶意目光,他硬生生从牙齿里几出句话来,“庄小姐,你没有按照要求办事,还想要钱?”

声音很小很低沉,刚刚好够庄茵听见。

她渐渐的收了哭泣的尾音,一副委屈的模样挤了挤眼泪,“赵宏远,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还需要你四处找女人?就因为我怀孕了,没法满足你?”

不过凑近了男人的耳边,她也不怀好意的小声回了一句,“赵先生,按照你的要求,只要让林柒小姐和你分手就好,现在目的已经达成,想赊账?没门!”

“你!”赵宏远一时气急,手掌刚想挥起,哪料庄茵又是一声嚎啕大哭,震的他耳膜发麻,“我的命好苦啊,本以为遇到了生命力的贵人,哪知道是个专骗女人的暴发户,呜呜——”

“…….”周围已经开始出现小声的谩骂声了。

如果可以,他真想骂一句,“Shit!”

赵宏远认栽了,气急败坏的从兜里抽了一张金卡就甩在了庄茵面前,愤怒到了极致,却一句话都没法说出来,手指咚咚咚的在桌面上敲了两下,眼神充满了警告,“这里面有三十万,你,好自为之!”

如果下一次再让他遇到庄茵,他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简直比骗子还坑爹!

恶狠狠的瞪了庄茵一眼,赵宏远暴走离开,女孩儿驻足在原地又哭泣了一声,当视线留意到桌上金光闪闪的信用卡时,眼睛都亮了,不过越是到了这种时候,她就越是能沉得住气,她眼疾手快的将卡拿到手里,呜咽了一下之后,破口大骂出来,“赵宏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么?老娘不要!”

随后,她迈着碎花小布,扶着肚子,哭嚎的追出了咖啡店。

一场闹剧,终于落幕,众人的视线,直到咖啡店的大门关上也未能全部散去。

咖啡店的墙角里,两名男人亲眼目睹了全部的过程,秦少羽哭笑不得,端着咖啡的手一直在抖,险些从椅子上摔下去,不过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他还是强忍住了笑意,“,老大,这个女孩儿还真有意思。老公是男神 最新章节

刚才她肚子下的大抱枕都露出了一角了,他眼尖的发现她又塞了回去,然后尽忠职守的演完了全场的戏,这种功力,还真是不容小觑。

坐在秦少羽对面的男人,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浮出了一抹微笑,弧度很浅,随后慢条斯理的将文件合上,端了面前的卡布奇诺,明明是端坐的姿态,却生出了一些居高临下的气势。

“A市传媒大学,大四学生,广播电视新闻学,庄茵。”

第三章 好友被甩

他慢悠悠的报出了几个讯息来,模样仿佛比喝咖啡还要轻松,秦少羽张大了嘴巴,脊背处渗了点凉意,“你认识她?”

当然认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昨天晚上在酒吧里,她似乎也是在——帮人‘分手’?

很不凑巧的是,他捡到了她无意中掉在地上的学生证。

从出了咖啡店之后,庄茵淡定自若的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商场,在洗手间里待了十分钟才出来,藏在衣服下的圆形枕头被她随意的丢到了垃圾桶里,随后换上了一身早已准备好的干净衬衫和牛仔裤,顺带将柔顺的头发扎了两个麻花辫捋在耳后,再出来时,已经是一身清爽。

“嘟嘟嘟——”就在她从电梯走出来时,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庄茵想都没想就接听了电话,哪知话筒中陡然就传出了季芸儿鬼哭狼嚎的声音,“小茵茵!你快来!”

“…….”季芸儿这丫的能够哭成这样,铁定大事不妙。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庄茵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商厦,随便的拦了一辆出租车,等她赶到季芸儿口中所说的那家影院时,天已经黑了,昏黄的路灯拉长了路边女孩的身影,只有寥寥的路人经过,还不忘记朝着在夜幕下大哭的女孩投去一记同情的目光。

季芸儿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蹲坐在影院门口,双手环肩的哆嗦着,直到感觉到有股熟悉的气息朝着自己扑来,她才慢慢的抬起头来。

“庄茵——”

女孩儿直直的朝着她扑来,庄茵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怀里就多了柔软的身体,她两手一沉,恰好的兜住了对方,而季芸儿的脑袋就埋在她胸口的位置,庄茵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滞了!

她额头瞬间三道黑线,刚想动弹,季芸儿的手就加重一分勒紧了她,她索性不动了,任由季芸儿抱着。

“庄茵,周磊然不要我了,他,他给我发消息,说,说他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了!”沉闷了片刻,季芸儿终于哆嗦的道出了她痛哭流涕的实情。

随便选了一家奶茶店,庄茵点了两杯焦糖玛奇朵,才在季芸儿的哭诉中,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周磊然是季芸儿交好两年的男朋友,也是从他们学校毕业的,听说家里还挺富裕,而今天季芸儿约了周磊然一起看电影,没想到他不仅没有来,还发了一条分手短信,等季芸儿再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就显示电话已经关机。

不过庄茵还真就纳闷了,周磊然看上去倒是挺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会劈腿呢?以前他和季芸儿在恋爱的时候,他们三个人还一起同桌吃过饭,她还一直将文质彬彬的周磊然当成是她找对象的标榜呢!

这才多久的时间?这么快就变心了?

庄茵还算是比较淡定,毕竟这一年来她见识的各种奇葩分手太多了,季芸儿这点伤痛在她眼中根本不算是什么。163女人网

如果这个相处两年的分手了都要哭的死去活来的,那真不知道那些都谈了七年八年的,岂不是要寻死觅活了?

不过她总感觉自己在对号入座。

坐在她对面的女孩儿的抽噎声渐小了一点,“他说,他爸给他物色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的,各方面条件都挺好的,而且把他们的订婚日子都选好了,就在后天周磊然他们家举办的慈善晚宴上。”

第四章 酒店第三次相遇

季芸儿不停的抽餐巾纸擦泪,却并没有留意到,对面女孩卷翘的睫毛下,掩盖住的低迷。

现在的季芸儿,让庄茵想起了当初的自己。

在那个人离开她的那三个月光阴里,她是真实的感受到了什么是孤独,什么是空虚,什么是撕心裂肺。

“庄茵——”过了片刻,季芸儿终于停止了抽泣,水汪汪的眸子盯着她,弱弱的叫唤。

“嗯?”

季芸儿放下杯子,紧紧的抓住女孩的双手,“你不是一直自称为‘分手大师’么?能不能……”

“你是让我拆散周磊然和他那个即将订婚的未婚妻?”

虽然季芸儿嘴上不说,她都知道这货心里想的是什么,尤其是季芸儿还沉默下来了,用那种楚楚可怜的小眼神看着她,庄茵更是心里毛毛的,“季芸儿,你可别瞎想这些别的,那我,我给人分手也是讲究原则的好不好?你说那些七老八十有妻有女的男的,天天泡学校里那些小正妹,等激情过去了再将她们抛弃,我也是尽早的让那些女生回头是岸好不?”

“如果周磊然是真的喜欢上了那谁谁谁,我这么做岂不是很可恶么?人家都说宁毁一座庙,不毁一桩亲,这种缺德的事儿,我不会做,你也别想。原文163nvren.com

庄茵这倒是说得实话,她做事一向都有自己的底线,而季芸儿无论做什么,只要在她的底线范围内她都一定会帮。

见她心意已决,季芸儿本想好的措辞一下子没了用武之地,她忽然有些急了,眨巴着水汪汪的眸子盯着庄茵,“可是现在周磊然他爸都不让他出门,说要等订婚完了才允许他出周家大门,我连和他见一面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小茵茵…….你最好了,就……就帮我这一次吧?”

季芸儿的脑袋都快贴到她的胸上了,两手合一,一副祈求的小模样,“拜托了拜托了。”

女孩儿的表情有些松动,她明明是想两手捂住耳朵不要听季芸儿的规劝的,谁都知道她庄茵是个耳根子软的人,更经不住季芸儿这张小嘴,她还真就不明白了,季芸儿这丫的和陌生人讲话都会变成结巴,怎么和她撒起娇来就一点都不害臊呢?

庄茵有些无语,季芸儿的小手就在她的身上戳着,“好不好嘛?”

“你是让我陪你一起去参加周家举办的慈善晚宴?”庄茵无奈的睨了她一眼。

话音才落,季芸儿就连连点头,并且义正词严的发誓,“我不会让你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得!我保证!”

她只需要庄茵帮她拖住周磊然那个未婚妻,然后给她足够的时间和周磊然见面就够了!

“你保证见了这一次之后,如果周磊然还是义无反顾的和别人结婚,你也能做到拿得起放得下?”

“保证保证!”

“好,你还得保证不管在现场发生了什么,都别哭鼻子,丢人死了!”最后一句,颇有嫌弃。

庄茵可是亲眼见识过季芸儿的哭功的,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如果她的泪腺能够有季芸儿这么发达,估计早就在‘分手‘行业名震四方了!

不过即便面上排斥季芸儿的做法,庄茵还是没有狠心的拒绝,既然是季芸儿自己做出的决定,也必须要尝试着去接受一些残忍的事情。

就好比——周磊然对她的爱其实并没有她想的那么深。

第五章 人群中捕捉到了这个女人

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这其中的大BUG她都不好意思点明,如果周磊然真的有那么喜欢季芸儿,区区周家还能困得住一个大活人?罗密欧还知道翻墙回见朱丽叶呢!

这分明就是借口!措辞!

如果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了,张嘴就可以变成一句谎言!

只不过这些,庄茵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再去打击季芸儿罢了,所谓眼见为实,只有让她亲眼见到了,才能真的学会释怀。

两天后,A市,金华国际大酒店。

庄茵是在季芸儿的推搡之下才踏入宴会厅的,她有些不习惯的低头看着身上抹胸的深红色礼服,头发高高盘起,耳边挂上了两枚流苏的耳坠,脚上踩着一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歪歪扭扭了好半天才直起了身子。

看了一眼身边季芸儿简单且保守的打扮,庄茵摇摇头就准备转身,“我还是换一件礼服好了。”

后背上大片的雪肌暴露在外,她又是短发,想遮都遮不住,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成了宴会上最突兀的那个。

不过庄茵还没走出两步就被季芸儿给拽了回来,凑近她的耳朵,季芸儿小声的道,“你懂什么,我把婚纱藏在了卫生间了,等一下你去酒店的套房里缠住那谁谁谁就行,剩下的事情我一个人来应付!”

时至今日,季芸儿依旧天真的认为,只要成功上演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戏码,只要走上红毯的人变成自己,周家一定不会当着全市人的面公然反悔。

到时候木已成舟,他们能把她怎么样?

“可是让我穿成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庄茵紧紧的捏着裙角,难以放松下来。

“有什么不好?小茵茵,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当然也要漂漂亮亮的出席,不能让周家的人小看了我!”季芸儿重重的一点头,庄茵还想说些什么,结果肩膀上被季芸儿没轻没重的拍了两下,“记得我之前说的分头行动啊,我先去别的地方看看。”

说着,季芸儿已经一头扎进了人堆。

庄茵傻了,木讷的站在来往的俊男靓女中,直到视线内已经没有了季芸儿的身影,她才抹了一把汗朝着自主用餐的地方走去。

果然,她当初就不该心直口快的答应季芸儿的,丫丫的,总有种被耍的感觉!

周家算得上是A市小有名气的家族,而众所周知,今天的慈善晚宴上将迎来周家少爷周磊然的订婚消息,各界名流和政府的高官政要也相继赴约,宴会厅外,早已围堵了一圈又一圈的社会媒体,只是更让他们好奇的,不光光是周磊然的未婚妻是谁,而是即将出现在宴会厅现场的神秘人物——顾瑾寒。

他是顾家现任的掌门人,短短三年的时间,就将势力扩展到国内外黑白两道,更是垄断了A市全部的黑市交易,其实力强大的令人心惊,甚至他每一次的出席会议,都有近二十名保镖的护航,出访国内外皆得到各国总统的盛情款待。

此时,二楼拐角处有数人把守的会议厅大门忽然打开,一道伟岸挺拔的身影在几名中年男子的拥簇之下缓步走出,瞬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庄茵身侧的几个身材窈窕的名媛都放下了手中的餐点,推搡着朝着人多的地方挤去。

老公是男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老公是男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

  • 凶猛老公要不够19章(019妖孽!)

    原标题:凶猛老公要不够19章(019妖孽!)小说书名:凶猛老公要不够019妖孽!妖孽!真是妖孽!!!莫相离忿忿地踩着高跟鞋向前走去,直恨不得现在鞋跟辗上的是景柏然的心窝,她怎么会败到这种地步?比无耻比不过他,玩心计也玩不过他,他就是老天专门派来治她的。她刚才怎么会觉得感动,像这种恶魔一般的男人,就算伸出援手也是有条件的吧。哼,唯利是图的奸商!心底那一点点感动与迷恋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三寸高的高跟鞋敲在地板砖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转瞬已经进了一栋百层高的大厦。早上挂断郁树的电话后,她左思右想

  • 一朝为后19章(第19章 哥哥带我走)

    原标题:一朝为后19章(第19章哥哥带我走)书名:一朝为后第19章哥哥带我走她的高烧还没有退,小手颤抖着,小脸几乎钻到他的宽大的袍袖下,滚烫的肌肤穿过几层衣袍,还能感觉到那热度。真不想把她交出去,如果来的不是王的侍卫……用力握着她的手,凌雪站在床边,却无能为力。凌天清在床上被宫女拉起,她不愿离开,虽然发着高烧,脑袋昏沉不清,但依旧本能的寻找最安全的地方,另一只手抱住凌雪的腰,将脸往他怀里藏去。凌雪的心都要被她烫碎了。他死命的咬着唇,僵直了身体,用尽全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抗旨。凌谨遇可不是顾兄弟之情的

  • 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9章(第19章 饶了我吧)

    原标题: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9章(第19章饶了我吧)小说名: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第19章饶了我吧老头子为他没有及时接电话大光其火,一开口就给了他一顿痛骂,那暴吼声没差点震聋凌少川的耳朵,陆雨娇吓得直咋舌。凌少川忍气吞声听着老头骂,直到最后老爸才说到正题,说找到他柳叔叔了,要他马上回去见见这位凌家的大恩人。挂断电话,凌少川吁了一语气,对陆雨娇说:“雨娇,你跟我一起回去,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我父母,我们也好准备结婚了。”不管她的第一次给了谁,凌少川都是爱她的,希望能和她结婚。陆雨娇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