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乡村桃花朵朵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3 16:20:5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乡村桃花朵朵开

第1章 支书老婆
“有人!”

   清晨,阳光刚从山顶跳出。163女人网自家门前的林聪光着膀子,下面只穿一件三角小裤衩,正在门外奋力的吊着单杠,胸腹的几块肌肉正和胳膊上的肱二头肌努力的将他的身体向上提起。

   突然,他的眼角余光一闪,一个身影从自家参地旁边的小路上一闪,便钻进了小路另外一侧的苞米地里。

   “莫非有人趁着清晨路上没人来偷人参?”林聪赶忙一跃从单杠上跳下,转身跑回房间内,他来不及穿衣服,直接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双管猎枪出来。

   一边从房间内往外跑,一边从枪托外侧的子弹套里拽出两颗子母弹塞进枪膛。随后便大步朝自家参地对面的苞米地跑去。

   林聪家的人参已经长了两年半了,到秋天便要收获。此时如果人参被偷,则损失巨大。推荐163nvren.com所以他不得不小心看护。

   因为人参贵重,所以林聪父亲再世的时候特意买了把猎枪。其目的不是为了伤人,只为隔几天朝天空开两枪,以警示有贼心的人,此处偷人参有性命之忧。

   公历六月的时候,北方的苞米已经长到一人多高了。在里面隐藏个把人是很容易的事情。

   林聪端着枪朝刚刚人影闪过的地方悄悄的摸了进去。

   猫着腰转进苞米地后,远处果然有一个女人在左顾右盼。163女人网

   林聪赶忙蹲下,一手撑着地,一手拽着猎枪又往前走了十几步。

   拨开挡在眼前的苞米叶子,林聪仔细一瞧,居然是村支书的老婆。

   村支书的老婆叫王桂梅,年轻时是村里的一只花。不但人长得漂亮身材好,又因性格泼辣大胆,村里人称“一只小辣椒”。

   这时林聪就见支书老婆王桂梅四周看了看,接着将下面穿的大花长裙向上提了几下,用双臂夹住,双手从腰处往下一扯,一件小小的淡蓝色印花的裤衩便被退到了膝盖处。

   “好白、好圆的屁股!”第一次见到女人屁股的林聪不由得心里赞叹道。

   接着,就看见王桂梅往下一蹲,一股水柱带着无数滴的水花从两腿之前冲了出来。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那白花花的屁股正对着林聪。林聪就觉得下边越来越疼,男人的家伙要挺立,可是三角裤衩却阻挡了它要抬起的路线。林聪只得帮它一下,让其顺畅的挺立在裤衩里。

   王桂梅两腿之间的强大水柱,将地上的泥土冲的四处飞溅。

   这不由得让林聪想起在学校里看的一本古代禁书《贪欢报》,书中有一首咏“小遗景像”的词中的一句:“缘杨深锁谁家院,佳人急走行方便。揭起绮罗裙,露出花心现。冲破绿苔痕,灌地珍珠溅。163女人网

   “果然是灌地珍珠溅!”林聪看着眼前支书老婆,那水柱由大渐渐便小,直至最后几滴落下。然后就看支书老婆王桂梅将大白屁股颠了几下,似乎并没有马上要站起的意思,而是还要办件“大事”。

   “啊……阿嚏。”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林聪受不了苞米叶子上叶粉的刺激,居然打了一个喷嚏。

   “是谁?”在林聪前面几步远的王桂梅听到喷嚏声,猛然一惊,吓得她差点没跪到自己的尿上。

   随即她转身朝身后看去。这时才从一排苞米杆后面看到林聪在那蹲着。163女人网

   林聪低头叹了口气,既然被发现了就坦然面对吧。于是他一手扶着抢,慢慢的站了起来。

   支书老婆王桂梅提起裤衩,放下裙子瞪着眼睛,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朝他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小兔崽子,你刚刚都看到了?”王桂梅虽是性格有些泼辣,但是被这小子发现了自己撒尿的囧事,也是不由得心虚。这事要是传到村里,不止是自己没脸见人,就连自己的爷们也抬不起头来。

   “没有,我啥都没看到。我不是故意的。”林聪想严肃的解释,奈何他头脑里一直都是王桂梅的大白屁股在晃来晃去,所以他实在是憋不住想笑,可是又不能笑出来。

   见林聪憋着笑,王桂梅便知道这小子把一切都看到了。不由得俏脸一红。

   王桂梅大概三四十岁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女人成熟的时候。二十多岁的女人显得稚嫩,四十多岁的女人不管怎么保养也会有衰老的样子。而就是三四十岁的女人,摆脱了稚气,无论是外表还是心理都已经成熟。

   “你刚刚都看到了,是不是?”王桂梅喘着粗气,想再次确认下。但是看着小子的表情不用问,肯定是都看到。于是她俏脸一拉,一只右手伸出一拧,说道“小兔崽子,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把你那玩意给拧……。”

   就在王桂梅说到这的时候,她的两只眼睛不自主的朝林聪的裤衩看过去。而林聪的裤衩里的家伙正从裤衩里钻出来一大截,也在瞪着“一只眼”看着她呢。

   “男人的家伙有这么粗、这么长吗?”王桂梅在心里问着自己。

   林聪的家伙向上挺立着,长度都到肚脐眼了,就像两腿之间夹着一根黑不溜秋的老黄瓜。那家伙的小脑袋足有鸡蛋那么大。

   “婶,我真不是故意看你撒尿的,我以为有人来偷参,所以我就跟上来看看,不想原来是婶在这……那个,嘿嘿嘿。”林聪实在阻止不了头脑里的白屁股,只得笑出来。此时王桂梅站在林聪面前就像刚刚光着屁股的时候一样。

   “你那……是真的?”王桂梅没理林聪说的话,用手一指林聪的家伙问道。

   王桂梅就只有村支书一个男人,她一直以为男人的家伙都跟她家那人一样,跟“茧蛹”似得。不想今日看到林聪的,才知道啥是天外有天,男人之中还有更男人。

   林聪见王桂梅看自己的裤衩,赶忙低头一瞅,“糟糕”,咋还露出一截呢。赶忙将裤衩一提,把那家伙给包起来。

   王桂梅又往前走了几步,一直走到林聪面前,她一撩裙子,便双膝跪倒了林聪面前。

   林聪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就这样低着头看着王桂梅的头就在自己的家伙面前。

   突然,王桂梅伸出手来,双手抓住林聪的裤衩,往下一拉。

   “啪”的一声,林聪的家伙被裤衩硬是个拉了下去,接着又弹了回来。王桂梅离得太近了,林聪的家伙弹起的时候正打在她的下巴上。

   “擎天一柱!”王桂梅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起来。

   面前的“擎天一柱”似乎有极大的吸引力在召唤这她。她不由得舔了下嘴唇后张开嘴想把这家伙含在嘴里。

   “林聪……,林聪……。”苞米地外有人在喊林聪。
第2章 骚嫂
“来啦!”林聪听是堂嫂呼喊,刚忙答应了一声。

   “啪”这一声是王桂梅打在林聪屁股上的声音。“傻小子,这时候你答应什么?”

   “堂嫂喊我肯定有事。”

   “堂嫂找你有事,婶这会就没事?”王桂梅瞪了林聪一眼,说完便又在林聪的屁股上掐了一下。

   王桂梅掐完林聪,便把林聪的裤衩往上一拉。“小兔崽子,裤衩一股骚味,该洗洗了。有空去婶那,把脏衣服拿着,婶给你洗洗。”

   “哦,对了,婶等会在出去,我先走。”林中转身刚要离开。突然又转回身来,一只手伸到王桂梅的脸上轻轻掐了下。

   跪在地上的王桂梅不住的点头,脸又是一红,她顺势一把拉住林聪的胳膊,把林聪的手顺着的自己的鸡心领T恤衫伸了进去。而王桂梅的手同时也捂在林聪的家伙上,似乎是用一种乞求是强调说道:“记得,一定去找婶。”

   “嗯,我记得了。婶有空也可以来找我。”林聪的手在王桂梅肥硕的胸前狠狠的揉了下,抽出手来便往回跑。

   王桂梅看着林聪的背影,猛的咽了口吐沫。“这一身的肌肉,绝对比家里那老家伙强。”

   王桂梅想要什么,林聪清楚的很。如果不是堂嫂喊那两嗓子,王桂梅的唇早就把林聪的家伙含在嘴里了。

   王桂梅的心里不住的可惜。自家的男人如果有林聪家伙一半大就好了。

   村支书冯永贵比王桂梅大了十多岁。当年如果不是爹妈做主,把自己嫁给了这个家境不错的男人。凭自己“一只小辣椒”的本钱,能找的男人不知道要比他强千倍万倍。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一只花插在他头上。

   刚刚结婚的时候,王桂梅的确是过了段性福生活。自己长得俊俏身材好,自家的男人喜欢。白日里宠着,啥活都不让干。只管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就好。夜里忙活着,每夜都要往在自己的身体里留点男人的东西。奈何,时间久了,在美的女人也有看习惯的一天。再则,男人的年龄大了,那方面也确实是力不从心了。

   好在是在农村,地里从来不缺这黄瓜茄子。趁支书酒后迷糊的时候,或者家里没人的时候,自己也可以偷偷的解决一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都是命。

   村里女人的舌头长,林聪的堂嫂找来了,虽然自己倾心林聪,却也不能强拉着林聪不放。一旦被林聪的堂嫂发现,岂能饶过她?

   林聪还是青春小伙,堂嫂怎能容忍她一个娘们去勾引?

   见林聪跑出苞米地,王桂梅又四处看下,确定没有人后,又再次撩起裙子脱下小裤衩,去完成刚刚没能完成的“大事”。

   林聪钻出苞米地的时候,堂嫂龙小玉正站在林聪的房子前翘首四处张望呢。

   见林聪拿着猎枪从苞米地里钻了出来,还仅仅是穿着一条小裤衩,便红着脸问道:“你去苞米地里干什么?”

   “哦,我去追只兔子。”林聪嘿嘿一笑。

   “那你……”龙小玉低头一瞧,这话便说不出来了。

   原来,刚刚王桂梅匆忙间,只是把林聪的裤衩随便提了下,而林聪的兴奋状态还没有消退呢。林聪的家伙依然有一半挺立在裤衩之外,头上的独眼正瞪着堂嫂龙小玉。独眼里正往外流着一滴晶莹的“眼泪”。

   林聪低头一看,“糟糕”赶忙转过身去又把裤衩往上提了一下,一手捂着自己的家伙,一手提着猎枪往房间里跑去。堂嫂虽然漂亮身材好,但奶奶说过“老嫂比母”轻薄不得。

   林聪在房间内正准备穿裤子,堂嫂龙小玉站在窗外对他说:“你不用忙,早上去镇上买了点肉和水果,中午去嫂子家吃饺子。下午拿着水果去村长家坐坐,你的参地的事,看村长能不能给缓缓。”

   “知道啦~”林聪在房间内回道。

   “我先走了,等下快吃饭的时候再过去就行。”

   林聪在堂嫂走后,在家里简单的洗了个澡,把身子在苞米地里沾的叶子上的叶粉给洗掉。

   从衣柜里拿了见白色的跨栏背心套在身上,下面紧穿了件宽松的网格沙滩裤,就是不用系腰带的那种。里面没穿裤衩,林聪就喜欢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

   重新换好了衣服,锁好门窗便朝堂嫂龙小玉家走去。

   林聪所在的和贤村,取和气贤德之意。

   村中一条小河由东至西流淌着。小河的上游有一个小水库,被村长的小舅子给承包,养了甲鱼。

   村子以小河为界,分为河南和河北。村民都住在河北,只有林聪因需要看守参地,而独自住在河南。早参地的东南角,有林聪的一间房子。

   紧挨着水库的下游,小河以南便是林聪的参地。

   父母离世后,林聪独居。堂嫂龙小玉看其可怜,偶尔会来喊林聪去家里吃饭。因是农闲,堂哥去城里做了短期工,这段时间并不在家。所以龙小玉为避嫌,只能是偶尔请林聪吃饭。

   毕竟村里女人嘴杂,一旦被落下口舌,将无法在村里继续生活下去。

   刚一进屋,就见堂嫂龙小玉在厨房的案板上忙活着。

   “林聪,看嫂子脸上有面没?帮嫂子擦擦,嫂子手上都是面。”看见林聪来了,便朝林聪说道。

   林聪仔细一看,堂嫂的脸上果然有一块白。

   “嫂子长得白,脸上有点面也看不出来。”说完林聪走到龙小玉面前,刚要伸手去擦。林聪这时注意到,龙小玉今天穿了一件无袖宽松圆领的T恤。就在林聪抬手的一瞬间,林聪从龙小玉的领口看到了里面的风景。

   夏天天热,家里又没有外人,龙小玉嫌穿着胸罩勒的难受,便没穿。林聪从领口内一直看到龙小玉胸前两个半圆的乳房在衣服里面坚挺着。

   “臭小子,你看啥呢?”见林聪的手停止半空,又见林聪朝自己的领口内看。顺着他的眼光,龙小玉也看到了自己衣服内的风景。

   “别看了,进屋去等着, 饺子一会就好。”想想早上看到林聪的家伙有那么粗,那么大,龙小玉不由得俏脸一红。

   果然,女人天生就是做饭的料。时间不长,几盘饺子端了上来。一张小炕桌摆在炕上,林聪和龙小玉分坐两边。龙小玉的女儿坐在龙小玉的旁边。

   龙小玉衣服里面的胸,对林聪来说有这极大的吸引力。坐在龙小玉对面的林聪忍不住,不断的从龙小玉宽大的袖口往里面看。

   林聪看得出神,不由得脱口而出:“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嘴里吃的是饺子,心里想的是嫂子。”
第3章 最烫饺子最浪嫂子
“你说啥?小色狼。”堂嫂龙小玉听到后,伸出胳膊用筷子打了林聪的额头一下。一秒钟的恼怒后,龙小玉红着脸娇嗔的说道:“不许胡说,不许乱看,小心眼睛了里长针眼。老嫂比母,不许有想法。”说完瞟了林聪一眼。

   龙小玉的女儿林子琳才四岁,吃了两个饺子便端着碗筷跑到林聪的怀里让林聪喂饭。林聪只得放下碗筷,将林子琳抱在怀里。

   “妈妈,叔叔偷咱家的黄瓜。”;林子琳刚坐到林聪腿上便又站起,指着林聪的裤裆对妈妈龙小玉说道。

   龙小玉娇嗔瞪了林聪一眼,一伸手把林子玉拉到自己的怀里。

   下面的胀痛,让林聪不得不翘起腿来,以缓解来自下面的压力。

   总算是别别扭扭吃完了饺子。龙小玉收拾碗筷刷完打扫厨房。而林子琳则喊着让妈妈哄她睡觉。无奈龙小玉无法分身,只得让林聪来哄林子琳睡觉。

   打扫好厨房后,龙小玉走进房间,见林聪轻拍着林子琳。而林子琳叼着手指已经进入梦乡。

   “林聪,你去给嫂子提一桶凉水进来,嫂子洗洗澡。”龙小玉小声说完脸上一红。

   林聪点了点头。

   农村乡下还没有自来水,几乎家家房前都有一口水井。

   林聪压了几下真空压力井的压把,很快便将一桶水接慢。水桶很大,女人的力气很难提起,龙小玉一个人的时候通常都是只能接半桶水。现在有林聪这个免费的劳力在,她自然不会客气。

   林聪将桶里的水倒进东屋的澡盆内,刚要转身出去。龙小玉在身后小声的提醒道:“小色狼,不许偷看!”说完还瞪了林聪一眼。

   林聪笑笑,转身返回西屋。

   回到西屋后,坐在炕上的林聪,头脑里龙小玉胸前的两块肉不停的在眼前晃动。头脑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他,“你得去看看,机会难得。”

   于是,林聪不由自主的来到门前,刚要开门,就听对面的门响。林聪赶忙闪身拨开门帘,从小小的缝隙里向外偷看。

   “天啊!真白”林聪心里一阵惊呼。

   此时龙小玉上身披了一件衬衫,下面只穿了一件小裤衩来到两个房间之间的走廊上,走到角落边上的便桶旁,利落的脱下裤衩,接着便是一阵“哗哗”声。

   龙小玉背对着林聪,半蹲着。撅起屁股离开便桶半尺多高。从林聪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龙小玉屁股后的一切。两瓣肥大的白屁股瓣子中夹着一条深沟,后门的褶皱及其整齐,微微张开着。而前门的两片肉之间,一股水流急速从体内喷出。

   林聪听着尿液击打便桶壁的声音,眼睛看着龙小玉下面的一切。自己的家伙一阵痛,他不得不把手伸到裤衩里,将其扶起,又将腰腰往上提了下,以给其充分肿胀的空间。

   响声由大到小,就看龙小玉在便桶上颠了两颠,裤衩就在膝盖处也没有提起,就这样挪到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响叮当的速度,迅速脱下裤衩,扔到门口的洗衣盆里后,推开东屋的房门转了进去。

   在回头关门的一瞬间,她顺势瞟了一眼林聪所在西屋的门。

   林聪赶忙一闪身,“也不知道堂嫂看到自己没?”

   林聪将门打开了一点缝隙,当听到对面的房间内有水声的时候,林聪一闪身,来到走廊内。

   从房门玻璃后门帘的缝隙向里面看。澡盆里显然是被龙小玉加了热水。此时她正盘腿坐在澡盆内向身上撩着水。

   澡盆很矮,就是通常用来洗衣服的大号洗衣盆。此时的龙小玉坐在冒着热气的澡盆内,犹如仙女在沐浴一般。

   撩起到脖子上的热水,顺着后背一直流回澡盆内。龙小玉如羊脂般的后背透着晶莹。娇嫩的脖子不断的有水滴滑落。

   胸前两个挺立的半球,随着手臂的动作而不断的抖动着。

   虽然龙小玉生过一个女儿,但天生身材的优势,并没有因为生过小孩给改变,反而使其更加有风韵。胸部更加丰满而有弹性,屁股比生养前更宽更翘。

   这时龙小玉突然朝房门方向看了一眼。

   林聪赶忙闪身。

   深吸一口气后,突然看到龙小玉扔到房门旁边洗衣盆内的裤衩,便顺手抄了起来,拿在手里把玩。

   裤衩上一股女人最原始的味道冲入林聪鼻腔。

   他转头顺着门帘缝隙向里面看去,此时龙小玉已经从澡盆内站起,用沾水的毛巾擦洗着结实而又匀称的双腿。

   站起身来后,两腿之间呈三角形的草丛被水打湿,粘在身体上。草丛不稀也不密,大概一公分长的茅草整齐而又齐整的覆盖在两腿之间的裂缝上。

   接着林聪看到龙小玉往手里挤了几滴沐浴露,在茅草上揉搓了几下形成大量的泡沫后,由两腿之间然后涂抹向全身。这让原本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娇嫩。

   “臭小子,看够了没,去衣柜里给我拿件睡衣。”用清水冲洗过的龙小玉,对着房门看了一眼,脸一红,小声的说道。

   “她是怎么知道的?”门外的林聪小脸一红,没好意思答应,转身走到西屋,从衣柜内随手就抄了一件睡裙走回东屋门口。打开门后只将一只胳膊拿着睡裙伸了进去。

   “都说了,让你小子不许偷看,你还看。”接过睡裙的同时,龙小玉在林聪的手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片刻后,龙小玉打开东屋的房门,喊林聪过来把洗澡水给倒了。

   林聪走到龙小玉面前,抬头一看,鼻血差点流了下来。

   刚刚给龙小玉拿的睡裙是他随手拿的也没仔细看。

   这是一件轻薄白色低胸吊带睡裙。两根吊带已经低的不能再低了。龙小玉胸前的两个半球露出一半,呼之欲出。半球上的两点猩红透过白色半透明的睡裙显露出来。两腿间的芳草地映过睡裙被林聪清楚的看在眼里。

   龙小玉转身之间,两瓣白屁股中的缝隙,十分容易的映衬过来。

   此时龙小玉一脸严肃的蹲在林聪面前,抬头看着林聪。片刻后,一手把林聪手里的裤衩抢了过来后,把自己的脸贴在林聪的家伙上轻声问道:“拿嫂子裤衩闻过了?嫂子知道你喜欢嫂子,可嫂子是嫂子,不能想,知道不?”说完轻轻的在林聪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接着说道:“拿水果到村长家看看吧。”说完龙小玉在林聪露在沙滩裤外的家伙上,轻轻亲了下。

   林聪什么都没说,咬了咬牙,心里想道:“以后娶老婆一定娶像嫂子这样的。”

   敲门进入村长家后,就见村长老婆一个人炕上下来,手里攥着一根黄瓜……。
第4章 村长老婆主动献身
林聪将手里提着一袋水果放到村长家的茶几上后,被村长老婆许婷让到了北边的沙发上坐着。

   而村长老婆许婷正坐到了南炕的炕沿上。

   许婷三十几岁,比龙小玉能大个两三岁。

   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短袖衬衣,衬衣很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衬衣里红色的胸罩。下面穿一件浅色印花的百褶超短裙。超短裙很短,仅仅能到大腿根。

   农村女人常年劳作,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一般都会比较黑。通常去田里劳作时会穿长衣长裤,以避免阳光的照射。

   许婷也是一样,两臂、脖子和脚面的颜色会深一些。

   许婷身材很好,坐在炕沿边,会不自觉的将上身挺直。或许是白衬衫有点小的原因,也或许是她胸部有些丰满的原因。在她不留意的时候,把胸前的一颗衬衫扣子给挣开了。林聪从衬衫的开裂处正好可以看到被胸罩托起来的两个肉球。

   林聪有求与人,不好盯着她的胸一直看,只得将视线下移。

   她的腿白,虽然并不胖,但是很有肉感。就在她腿晃动的一瞬间,林聪“不小心”的看到了她黑色的裤衩,似乎还是蕾丝的。

   林聪努力压着许婷带给他的刺激,为避免自己裤裆里的家伙给自己带来尴尬,他不得不努力夹着双腿。

   他看着许婷,心理笑笑。便将来意简单说了下。

   “嘶~,”许婷坐在南炕的炕沿上深吸了一口气,摇着头严肃的说道:“你这个事吧,有些不好办。”

   林聪一听,心下一冷。但转念一想,“不可以,我得想办法让这娘们转变态度。”

   “林聪啊,是你父母承包的一垧地,但是他们现在都已经过世了,村里就应该收回他们的地。对于单身的你,我也是深表同情。但同情归同情,村里的制度还是不能变。像你这么年轻,应该多出去走走,去外面看看,毕竟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况且你也不小了,你也可以多认识些女孩子。”

   “是,我知道是父母承包的地,但是我可以继续承包啊!毕竟这块地还得有人种不是?”

   许婷浅笑了一下,说道:“林聪啊!你知道的,承包地是要钱的,你去年承包地的钱还欠着呢,今年……”

   许婷说到这突然停住了,接着她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哎?你抽烟不?”问完,许婷坐在炕边一翻身,便爬到炕上去炕的里面拿烟。

   许婷转身撅着屁股爬着去拿烟,坐在沙发上的林聪把许婷身后把裙子内的风景看了个一览无余,许婷的裙子太短了。

   “靠,她不是穿黑色的裤衩,而是根本就没穿裤衩,那刚刚看两腿之前看到黑色蕾丝是……毛毛,嘿嘿。”

   许婷或许是忘记了她没穿裤衩的事,拿了烟后放到林聪旁边。“我去拿打火机。”说完又要离开。

   林聪知道许婷顾左右而言它,是不想在提承包地的事。所以林聪站起一把拉住许婷。“不用找,我不抽烟。”

   林聪站起了,可是他忘记他沙滩裤的裤腰很松的事情,两腿之间的家伙“腾”的 一下弹起来。鸡蛋大的头部带着黄瓜粗的身子又从沙滩裤内冒出来一大截。

   许婷被林聪拉了一下,一个趔趄便靠到了林聪的身上。从自己身上传来的感觉是撞到林聪身上什么比较硬的东西了。

   她低头一看,林聪的家伙正瞪着独眼看着她呢。这么大的家伙把她吓得一跳。

   是真的一跳。许婷被吓得跳了一下。

   林聪把许婷吓了一跳,许婷这一跳也把林聪吓了一跳。林聪低头一看,这家伙又冒出来了,赶忙一提沙滩裤,向后退了几步靠着炕沿边,用手遮挡住。

   林聪为摆脱尴尬,继续说道:“人参至少三年才能收,到今年冬季刚好收获,去年、今年的承包费,我年前一并交齐。如果现在把地交还村里,三年的功夫就白费了。”

   许婷并没在乎林聪说着什么,而是眼睁睁看着林聪两腿间的家伙发愣。

   片刻后,许婷近乎痴呆的向林聪走了两步。

   靠在炕沿边的林聪,双腿一用力,想要往后靠。林聪后面便是刚刚许婷坐过的一个四方坐垫。

   林聪跌坐在坐垫上,感觉坐垫下又东西,随手往坐垫下一模,掏出一根黄瓜来。

   “好尴尬啊!”林聪手里举着一根被去掉了刺的黄瓜。那黄瓜上很明显的沾着一些白斑样的东西。他看着许婷装作不解的问:“黄瓜干嘛放在坐垫下?”

   本来看林聪的家伙看得入神的许婷,被林聪问起后,便如同被泼了凉水一样,瞬间惊醒。她一把夺过林聪手里的黄瓜,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眼睛一瞪,“要你管?”

   林聪此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本来想解决自己的问题,却不小心发现了村长老婆的秘密。

   许婷瞬间一转刚刚恼怒的表情,脸带微笑的走到林聪面前。弯腰把双手往炕沿上一按,林聪的身子往后一靠躲了下她。但林聪的双腿却在许婷的两臂之间。

   许婷的眼神从林聪的眼睛慢慢下移,一直移动到林聪裤裆里的大家伙上。“你这大家伙是真的?”许婷笑眯眯的问道。

   林聪双臂在身后撑着身子,以防止自己躺在炕上,听许婷问道,便点点头。

   许婷也微笑着点了点头。突然她双手离开炕沿,抓住林聪沙滩裤的裤腰猛的往下一拉。

   “啪”的一声,被沙滩裤带下来的硬邦邦家伙又跳了回去,打在林聪的肚皮上。

   许婷努力的咽了口吐沫。

   许婷不是单身,她是有老公的人,她的老公是村长郝德顺。可是这老公性格极软,就如同他裤裆里的家伙一样的软。如果不是她和乡长有点亲戚关系,这村长也轮不到他郝德顺来做。

   许婷看着林聪的家伙,“太诱惑了!”不自觉的用双手攥住这如同黄瓜大小的家伙,上下摩挲起来。

   “你放心吧!你那一垧参地由你继续承包,村里不收了。”说完她张开嘴本想把它含在嘴里,可是它太大了,如同鸡蛋般大小的头部。许婷不得不努力的把嘴长到最大才可以。
第5章 姐妹谈性
林聪看着眼前的情景,自己的家伙更加的雄壮了。想想刚刚许婷说的话,林聪心里一放松。

   “天啊!”林聪实在是受不了自己的家伙传来的刺激,双手一松,便躺倒了炕上。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大?”许婷心里想。“如果这东西插到身体里,会不会把自己下边的洞洞给撑爆开?即便是如此,那自己也愿意。女人嘛,就需要这么大的家伙来征服。”

   想罢,许婷用力夹了下双腿,她觉得身体里的洪水就要从下面的那个洞口泄洪。如果不夹紧怕是要如瀑布一般的喷发出来。

   “咦?是什么东西流了腿上?”林聪正在兴奋中,他把一只腿不自觉抬起,正好碰到了许婷的两腿之间。“这么湿?还在淌水?”林聪心里想道。

   “你撒尿了?”林聪问道。

   许婷嘴里含着林聪的家伙,只能“呜呜”的回应着。她努力的抬起头,“啵”的一声把林聪的家伙从自己嘴里把出来。许婷活动活动被胀痛的两腮肌肉,问道:“没上过女人呢吧?连这个都不懂。便宜姐姐了,回头姐姐给你个大红包。”

   “那你教教我呗?”林聪轻轻的捏了一下许婷脸。

   “好啊!姐姐就让你看看女人是什么样的。”

   许婷说完,站起身来,一步迈到炕上,背对着林聪,张开双腿跨到他的身上,撩起裙子。

   林聪看到许婷那一年四季都被包裹的大屁股蛋子。生养过孩子的结果便是这娘们的屁股比未婚的小姑娘要肥大得多。后边的“菊花”洞口,在百褶之中一开一合,似有要张开之意。而前边的两片蚌肉微开,之中正有一滴晶莹透明的粘液,滴落到林聪的肚子上。

   许婷一手扶着林聪的家伙,对准自己流着口水的桃源仙洞,正要坐下去的时候……。

   “姐,我来啦~你在家没?干啥呢?”

   外面传来一个女子声音,把正要成就好事的许婷,吓得一抖。

   一瞬间,二人赶忙从炕上坐起,许婷一跳到地上,百褶裙自动落下遮挡住一切。

   林聪急忙提起沙滩裤。沙滩裤的拱起让他无比尴尬。

   “我先回去了,承包地的事就让你费心了。”林聪没等外面的人进来,就捂着裤裆冲了出去。

   “啊!”

   许婷听到外面一声尖叫,急忙跟着林聪出去。就见林聪和外面那女子一起捂着额头蹲到了地上。

   很显然,林聪跑到太快,二人撞到了一起。

   “你们都撞坏没啊?”许婷刚忙上前扶起二人。

   “我没事,我先走。”林聪赶忙转身握着下巴夺路而逃。

   “你的事你放心,有姐吶!”许婷在林聪身后喊道。

   “这小子谁啊?这么莽撞。哎呦。”许婷的妹妹许璐捂着脑门咧着嘴问道。

   许婷的妹妹许璐,嫁到南边的一个村子。由于离得近,姐妹二人时常往来。

   许璐比许婷小三岁,和许璐不一样,许婷结婚三年多,从未生育过。一家人急的直跳墙也没用。大小医院、老少医生许璐都不知道看了多少个,许璐没问题,可许璐就是不怀孕。

   许璐几次也想拉着老公去医院检查,可是老公就不去,还说:“我有什么问题?能硬能吐水,肯定就能让你生小孩。”

   由此,许璐不知道受了多少公婆的白眼。所以她时常跑到姐姐家来诉苦。

   这天,和婆婆又吵了一架后,许璐跑到了姐姐家。

   许璐一进屋,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串香蕉。随便掰下一根剥了皮便咬在嘴里。

   “哎,姐,你说这要是男人的那个东西该有多好,换个男人我是不是就能怀孕了?”说完许璐便恶狠狠的把手中的香蕉一下子塞到嗓子眼里。

   “真骚,要是男人的那个东西,你能一下子塞到嗓子眼里?万一喷水了,还不把你呛死。”许婷说完一扭屁股坐到许璐旁边。

   姐妹两个自小便在一起。青春期过后,对于懵懂的两性之间,二人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相互讨论。对于自身的性要求,更是不顾忌。茄子黄瓜更是互不避嫌。大家都需要嘛!

   许璐吃完香蕉顺手把香蕉皮扔向垃圾桶,就在脱手的一瞬间,她看到垃圾桶里躺着一整根黄瓜。看着黄瓜上的白斑许婷立刻明白。“姐姐,不是姐夫也不行吧?”

   许婷憋憋嘴。“不知道,或许在哪个狐狸精身上就能行。”

   “他敢?”许璐眼睛一瞪,接着说道:“你明白告诉他,他要是敢在外面找,你也在外面找。”

   许璐刚说完,就见许婷脸一红,双腿不自觉的夹了一下。

   许璐见许婷的表情不正常,又想起垃圾桶里的黄瓜,她猛然的一掀许婷短裙,看到里面没穿裤衩,便笑着说道:“哈哈,你果然找男人了。说,过瘾不?是不是刚刚那小子?挺年轻啊?力气大不?硬不硬?”

   许璐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许婷。

   许婷眼睛一眯,十二分陶醉的说道:“那么粗、那么长,就像黄瓜头上顶个鸡蛋似得,还是处男呢,哈哈”

   说完,姐妹二人大笑起来。

   “姐,那你老过瘾了是不?”许璐及其羡慕的问道。

   许婷一听,脸一沉,说道:“你要是再晚来半小时我就过瘾了。”说完在许璐脸上轻轻掐了一下。“行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别介,姐,不用倒水。”许璐眼珠一转一拉许婷的手问道:“姐,跟你商量个事。你看啊,我这肚子结婚三年了,都没个动静,我想换个男人试试。”说完,一拉许婷继续说道:“你是我姐,你得帮我。”说完嘴一撅。

   “不行,这很容易穿帮的,孩子生出来不像你老公,你怎么给他们家人交代?”许婷很严肃的看着妹妹问道。

   “想不了那么远了,我现在是度日如年啊!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许璐无奈的说道。

   许婷面带难色,她知道许璐说的是刚刚跑出去的林聪,便说道:“我也不肯定他肯不肯啊?”

   听到此处,许璐眼睛一转,一把把许婷拉过来,对着她的耳朵说道……。

   “今天什么日子,不停的受刺激。”林聪急匆匆的往家跑。一天里接连受几次强大的刺激,下面的大家伙都要爆炸了,“得找个女人释放下积蓄才行。”
第6章 看了西洋景
一个小子的晚饭很容易也很难,当林聪把几个鸡蛋大的小土豆翻出来的时候,看着实在是没有胃口。

   一个念头又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

   林冲脱下背心沙滩裤,仅穿一件小裤衩,趁着夜色摸到村长小舅子许老三子承包的水库里。

   天黑,林聪几个猛子都没摸到甲鱼。

   这时,林聪在水里抬头,看见水库边上,徐老三的房子还亮着灯光。

   按理说这个时间应该是吃完晚饭了。农村人睡得早,不喜欢看电视的,吃完晚饭后便都躺下睡了。像徐老三这样的年轻人一般会看会儿电视然后在睡。

   借着灯光,看许老三房前挂着几个笼子。

   “那笼子里会不会有甲鱼?”林聪想后,便悄悄的摸到了许老三的房前。

   果然,房前的几个笼子里都是甲鱼,一个个瞪着绿豆大的眼睛在看着林聪呢。看来像是要第二天起早出去卖的样子。

   “嘿嘿,三哥,我就不客气了。”林聪一脸的坏笑,伸手就要打开那装甲鱼的笼子。

   “老三,你跟你姐夫说没啊?那林聪不是还在看着参地呢吗?”

   林聪一听,这是许老三新婚的媳妇在说话,而且话里还提到了他。他放下装甲鱼的笼子,转身摸到了窗前。

   透过玻璃窗,林聪看到许老三仅穿着一条小三角裤衩坐在炕上,手里拿着游戏机手柄,嘴里叼着半截咽,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电视里显示的是经典游戏“超级玛丽”。

   而许老三的媳妇钟丽,正坐在许老三的旁边,斜靠在墙边,同样穿着一条小三角裤衩,上身却比许老三多穿了一件极小的胸衣。胸衣小的仅仅遮挡住胸前的小“葡萄”。

   这时就见钟丽把脚伸到许老三的腿上,用脚后跟在拨弄着许老三两腿之间的家伙。

   “老三,问你呢,你姐夫说过收林聪的参地没?”

   “别弄,让我玩完这一把的。”说着趁游戏过关的间歇,抬把钟丽的腿扔到一边。接着说道:“和姐夫说过了,姐夫说已经跟林聪说了。他的参地不交也得交。一旦村里收回,那一地的人参就是我们的了。”说完,许老三一脸淫笑的回头看了一眼钟丽。

   “原来是钟丽鼓捣许老三让他姐夫收我的地。冤有头债有主,许老三你等着,不干了你老婆,我就不姓林。”在窗外听得一清二楚的林冲,咬着牙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呀?这是我给你新买的衣服?”新婚的许老三看了一眼钟丽后,舔了一下嘴唇后问道。

   钟丽没有回答,而是一脸的妩媚看着许老三。见许老三看她,她把腿从许老三的腿上收回后,两腿大张。

   “靠,这是什么裤衩?居然还有开档的?”林聪在窗外瞪大了眼睛,钟丽两腿之间的风景,看得他是血脉喷张。

   这时许老三也顾不得游戏了,扔了游戏机的手柄便扑到了钟丽的身上。一嘴的龅牙,从钟丽的脑袋一直啃到钟丽的两腿之间。

   钟丽大受刺激,双手按着许老三的脑袋不停的往上挺着白屁股。

   这时许老三腾出手来,把自己的小裤衩脱掉,顺便也脱下了钟丽的开档裤衩。

   “这么小?”站在床外的林聪,看了许老三的家伙后一脸的鄙视。

   就在许老三进入钟丽的一瞬间,林聪才真正的看到女人下边是什么样的。也明白了许老三的姐姐许婷为什么会有水滴落到他的腿上。“原来女人下边的那张嘴,居然也会吐口水。”

   不行了,林聪不能再看了,在再看他两腿间的家伙就要爆炸了。林聪转身打开了笼子,抓了两只甲鱼后,钟丽用特有的“歌声”送走了林聪。

   “赶紧回去,先释放一下。”林聪年纪不小了,对于腹内的压力,他有着和其他男人一样的释放方式。

   都说男人的第一次,不是给了左手就是右手。

   “谁?”林聪刚刚回到房子前,就见门口的阴影内蹲着一个人,林聪从旁边捡起一把铁锹问道。

   “是我,是婶。”坐在门前的黑影用颤抖的声音回道。

   林聪听到是谁后,扔掉铁锹,向那黑影走去。

   走到那黑影面前,黑影并没有站起来。而是双手一抱林聪的屁股,把他拉到自己的面前。双手把林聪的小裤衩往下一拉,犹如早上一样,王桂梅还是没有避开林聪家伙的打击。

   这一次依然是打在了她的下巴上。

   门前那黑影便是支书的老婆王桂梅。自从早上见过林聪的家伙后,这一天便像丢了魂一样。迷迷瞪瞪,眼前竟是林聪的粗大家伙在晃来晃去。可是没办法,她得在家等着支书回家啊!

   终于,一个电话过来,说支书在乡里陪领导喝酒喝高了,晚上不会来了。这可解放了王桂梅。她一刻都没耽搁,借着月色直奔河南林聪的家跑来。

   “婶想死你了,想死你这大家伙了。”王桂梅坐在门前,抱着面前林聪的屁股,微张着嘴伸出舌头,把李聪的家伙从上到下,绕着圈的给清洗了一遍,包括下面吊着的两个“弹仓”。

   可是林聪手里还提着甲鱼呢,这让林聪可如何是好?他只得向床边走几步,想把手中的甲鱼扔到房前的洗衣盆里。

   可林聪的硕大的家伙太大了,此时正卡在了王桂梅的嘴里,不得已,林聪走到哪里,王桂梅便的撅着屁股跟到哪里。

   林聪受不了头部传来的刺激,他扔掉甲鱼后,双手按住王桂梅的脑袋,屁股用力一挺……。

   “啊!”黑夜挡住了王桂梅的表情,但从嘴里流出的口水确一直不停。

   王桂梅实在是受不了 ,在这样下去,她就得被憋死。林聪那家伙已经从嗓子眼里桶了进去。这么粗的家伙把气管给封闭了。

   王桂梅双手用力推开林聪的屁股,把他的家伙从自己的嘴里给拔了出来。

   “婶,你也太骚了。我这憋了二十年的小伙都没你这么急。”

书名:乡村桃花朵朵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乡村桃花朵朵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偏执总裁狠狠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偏执总裁狠狠爱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偏执总裁狠狠爱目录预览:第1章:预谋已久第2章:轻生第1章:预谋已久“浅浅啊,算大伯父求你了,帮帮慕氏吧,慕氏绝对不能倒闭啊!”慕城看着自己的外甥女慕浅,老泪纵横,慕氏是自己的心血,如果倒闭了,一家子人就都等着吃西北风了。慕浅皱眉,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伯父,我已经把我父母留给我的遗产全部给你了,我身上真的是一点儿钱都没有了。”“什么?没有!”慕城一听,脸色顿时大变。抓着慕浅的手更是加大了力道,“不可能的,哥哥生前有这么多的财产,就算是公司

  • 也曾深爱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也曾深爱你在线阅读小说名:也曾深爱你目录预览:第001章他不信第002章我对你还是太仁慈第001章他不信“滴答,滴答……”幽暗的地下室传来微浅的水滴声,里面的空间不大,处处散发着一股发霉般的气息。顶上的窗透入一丝亮光,投射到地上,与里面的腐败潮湿大相径庭。浑身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女人被架着扔到地上,拼命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纤长的手指撑着地,却无论如何都起不了身。女人狼狈地抬头,望着曾经被自己当做天一样的男人:“楚天辰,你相信我,叶晚雨的死真的只是一样意外!”楚天辰如一名高高在上的君王一般,居高

  • 亿万婚宠:boss老公别心急在线阅读

    原标题:亿万婚宠:boss老公别心急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亿万婚宠:boss老公别心急目录预览:第1章青梅十三年,你要娶别人!第2章我是夜北辰的女人!第1章青梅十三年,你要娶别人!咖啡厅,雅间。夏小沫此时的心情,就像她面前这杯没有加糖加奶的黑咖啡,泛着浓到化不开的苦涩……她喜欢了十三年的男人明天就要结婚了,可新娘不是她!“小沫,你明天一定要来!来见证我们的幸福,北辰可是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呢!”坐在她身边的女人,正如姐姐般亲昵地拉着她,将一封大红的请柬塞到她的手里!夏小沫的手就像握着一块烧红的烙铁,她多

  • 一拍即合:捡个帅哥好过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拍即合:捡个帅哥好过年在线阅读小说名:一拍即合:捡个帅哥好过年目录预览:第1章悔婚第2章男人是土豪第1章悔婚今天天空中艳阳高照,蓝蓝的天空上飘荡着形状各异的白云。林沫一向很有男子气概,说话做事,都是很洒脱的,但是今天她特意的将自己平时并不怎么注意的头发精心的好好打理了一下,烫成了大波浪,甚至还特别用心的带了蝴蝶状的发卡,看上去性感中又透露着点点的俏皮和温柔。平时林沫手里拿着的是最最普通的红蜜蜂牌R7手机,现在却临时变成了手表,只因为林沫觉得戴手表看上去要远比拿手机更能添女人的气质。林沫

  • 土豪爹爹,妈咪要逃了在线阅读

    原标题:土豪爹爹,妈咪要逃了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土豪爹爹,妈咪要逃了目录预览:第一章进错房间第二章下次多给点第一章进错房间深邃的夜晚,灯火半明半昧,成安安结束了一天工作,抱着大大的礼盒出现在男朋友家门外,拿出钥匙打开了门。盒子里是她努力加班三个月才买下来的限量版纪念油画,还没来得及换鞋,就已经听到了卧室里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再细看,顺着地板衣服扔了一路,一直延伸到了卧室里,而卧室半掩的房门内不堪形容的情景,映入她的眼帘,直直地刺痛了她的心,双眼不知不觉中蒙上了一层雾水。哐当一声,她手里的礼物盒,掉

  • 冷婚在线阅读

    原标题:冷婚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冷婚目录预览:第一章九百一十三天第二章林慕白的禁忌第一章九百一十三天“该死!”林慕白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规避两年多的女人现在竟然爬上了自己的床,揉揉太阳穴,他需要快速记起昨天晚上的一幕幕。“老公。”床上女人被这声音吵醒,她眼睛有些红肿,不过男人不会注意,因为他的眼睛里从来没有她的位置。很明显他因为躺在身边的是自己生气了,叶朝青找了个借口离开。“我去做早餐。”林慕白从来没有承认过叶朝青是他的老婆,她却口口声声老公叫的乐此不彼。为了让自己清醒,林慕白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房

  • 冥王老公十八岁在线阅读

    原标题:冥王老公十八岁在线阅读小说:冥王老公十八岁目录预览:001、把衣服脱了002、撞了人家的好事001、把衣服脱了【您的好友乌衣人向您发起了视频请求,请问接受还是拒绝。】我看着QQ头像闪动的黑色阴影,在万分纠结和犹豫之中,终于是咽了口口水,还是点了接受。视频迅速接通了,看着视频里面的自己,脸色苍白,有点慌乱无神。可对方并没有给我半分反应的时间。他发过来第一条信息是。【把衣服脱了。】我觉得羞辱又憋屈,眼泪都快要憋出眼眶,会发生这种情况都是因为三天前,发生了一件我自己根本都没办法想象的事情,我被

  • 虐爱女法医:前妻好难追在线阅读

    原标题:虐爱女法医:前妻好难追在线阅读书名:虐爱女法医:前妻好难追目录预览:第一章故人相见第二章心里一阵兵荒马乱第一章故人相见轰隆……夜幕降临,正值下班的高峰时期,一声巨响传来!洛离停住了打开车门的动作,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一转头就看到冲天的火光,映红了半边天际!滚滚黑烟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呼救声,鸣笛声,现场情绪一度失控!与此同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阿离!益昌南路帝豪KTV发生爆炸事件!赶紧过来!”刑警队长严格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过来,语气中满是凝重和紧迫感!听到出事的地点是帝豪KTV,洛离心中猛然

  • 自梳女在线阅读

    原标题:自梳女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自梳女目录预览:001回魂压棺002阴魂报梦001回魂压棺我出生那天,老黄历写着七月十五,中元节,日值已死,诸事不宜。看相的人说我是百鬼送子,刑克双亲。三岁那年父母因车祸双亡,我自小由奶奶带大。九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高烧三天不退,奶奶还以为我活不了了,或许我命硬,居然扛过来了。自此能看到一些不属于人间的东西,而且时不时生病。十二岁那年,我做了自梳女。自梳女就是不嫁人的女人,靠养蚕为生,不靠男人,自梳发髻以明志。不过,我所说的自梳女并非这种,而是梳给不属于阳间的人看

  • 霸道独宠:傅少夜夜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霸道独宠:傅少夜夜爱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霸道独宠:傅少夜夜爱目录预览:第一章:狼入虎口第二章:后会有期第一章:狼入虎口热,好热!琳琅舔了舔干涩的唇,伸手想要喝水,却发现浑身上下根本动弹不得。“媳妇,你醒了,嘿嘿。”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陌生的男声,着实将她给吓了一跳。“杜……杜江,你怎么在这儿?”琳琅看着那张傻乎乎的笑脸,这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在酒店!而她身上还穿着藕粉色的晚礼服,双脚都被绳子绑住,即便是个傻子,也能看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媳妇,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杜江拧着眉,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