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的小弟是黑白无常 大结局

2017/12/3 12:13:3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的小弟是黑白无常

第一章   工作没了

金鼎大厦,滨江最豪华的一栋写字楼,陆阳就在第二十六层的鸿宇广告公司上班。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试用期三个月。

陆阳已经熬过了两个月零十九天。

他想好了,等成为这里的正式员工以后,他要用每个月丰厚的工资和奖金租一个宽敞整洁的大房子,不再让女友刘菲菲跟自己挤在三十平不到的小屋子里受苦了。

入秋以后气温下降,陆阳昨晚着凉了,今天一上午跑了三趟厕所,此时他正蹲在卫生间一个格子间里卖货。

从大四那年陆阳开始做微商,卖化妆品,面膜护肤乳精华水美容皂,凡是女人乐此不疲往脸上招呼的他全有,而且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一年多下来他的固定客户也不少。

刚刚又卖出了一盒面膜,六十八块钱,除去成本能赚二十块不到,他乐得屁颠屁颠,心说,晚上可以给菲菲加一个肉菜了。

这时,格子间外面传来两个同事的说话声,是跟陆阳同在试用期的小张和小赵。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我刚才经过人事部门口,无意中听到人事部长说,这批十个试用期员工最多留三个人。”

“真的假的?那完了,我来了两个多月一个创意也没被采纳,我肯定是留不下了。”

“我看最有希望的是陆阳,他点子多人缘也好,上次那个矿泉水广告的案子他就做得不错,客户很满意。”

“走吧,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再往别家公司投几份简历去。”

两人离开卫生间,陆阳一边在朋友圈里发广告一边听着两人议论,却没多大反应。

自己的工作表现自己最清楚,别说留下三个人,就算十个里头留一个,保准也是自己。

在这方面陆阳还是很有信心的。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叮——

六十八块钱到账,陆阳嘴角勾起一抹笑,心情不错。

他一抬头无意中发现门板角落贴着一张不起眼的小字条,上面一个二维码,下面一行小字很模糊,陆阳看了半天才看明白:“需求大量冥币,加微信详谈。”

这是哪个二百五开这种玩笑,胆小点的恐怕就能把屎吓回去。

陆阳胆子大,他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赚钱的机会,有需求就意味着有钱赚,反正加好友又不花钱,加个聊聊呗。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好友,对方的头像一片漆黑啥也看不清,名字更搞笑,叫黑无常。

陆阳心说,这二货可真敢给自己起名字。

叮——

一条信息传来,黑无常说话了:“唉呀妈呀,终于有人加我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对方打字的速度快得惊人:“我需要冥币,越多越好,赶紧给我烧来。地址写地俯断肠路回眸小区A栋,黑无常收。”

嘶——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陆阳倒吸一口气,差点没把手机掉了。

正在这时,电话突然震动起来,他手一哆嗦手机真的掉了。

屏幕摔花了,不过好歹能勉强看清上面显示着文员陈心怡的名字。

“陆阳,在哪呢?”

“我在卫生间。”

“快点回来,五分钟后要开会,大老板来了,要亲自看看你们这批试用期员工的工作。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听说今天就会决定你们谁去谁留。”

“这么快?”

“大老板要出差,所以这事就提前了。你快点吧。”

陈心怡挂了电话,陆阳也赶紧解决完,刚从格子间里出来,迎头正撞上顶头上司王经理。

王经理四十多岁,轻微谢顶,一双三角眼,鼻梁上架着副金丝眼镜,大肚翩翩。

看到陆阳从里面出来还差点撞上自己,王经理板着脸,盯着陆阳足足看了一分钟,怒道:“你小子偷懒都偷到卫生间来了,宁可闻着臭味也不想坐在办公桌前是不是?”

“不是,王经理,我——”

“我什么我?我看你就是强词夺理。”

妈逼的,我还一句话没说呢,强什么词,夺谁的理了?

一个人要是太有才气,就容易招来别人的嫉妒,陆阳就遇到了这种情况。我的小弟是黑白无常 大结局王经理之所以不喜欢他,就是因为陆阳太有才气了,鬼点子太多。

一个手下要是比上司能力出众,那上司的位置早晚有一天不保。王经理哪有喜欢陆阳的道理?

王经理盯着陆阳手上的电话看了看,一脸严肃道:“陆阳,鸿宇广告公司是一家很专业的公司,我们要求员工在工作时间必须全心全意专心工作。可是我已经不止一次看见你玩电话,我会如实向人事部反应你消极怠工的表现。”

陆阳眉头微微皱起,心里问候着王经理祖宗十八代。特么的,公司哪个员工没玩手机?别说别人,就是你王经理不是也常常坐在办公室里打游戏,还摇红包呢,你咋不说?

好歹人家是顶头上司,能不能过试用期还得他说了算,此时陆阳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他露出微微的笑意,解释道:“王经理,我没有。”

“什么没有!你还顶撞上司!”

“——”

“怎么着?瞪着我干什么?”王经理板着脸,比用熨斗烫过还平,半点表情都没有,冷冷道:“你现在就回去,在家里好好反省反省,写一份三千字的检查明天交给我。”

“王经理,我不能走,一会要开会。”

“这个会跟你没关系,你不用参加。”

“大老板要——”陆阳话说了一半就收住了,他想说,一会大老板要看十个试用期员工的工作表现,还要确定谁去谁留的问题。

可是这话一旦说出来,无疑就会把陈心怡给卖了,所以他不能说。

“还不走?是不是想等我叫保安把你请出去?”王经理怒了。

陆阳也怒了,特么的,是金子总会发光,他就不信前几天刚刚做出来的那个让客户十分满意的矿泉水广告案子会被埋没,大老板一定会看得到。

走就走!正好今天还有一件大事要办,早点下班不是更好!

陆阳一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王经理眼里闪过一道讥讽,暗骂一句:“土包子!”

第二章    爱情也没了

天景花都,滨江市郊新建的一处高档小区,依山傍水,是块好地方,当然,房价也是高得离谱。

据说开发商是滨江市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一期工程才刚刚建成,二期盖了一半,三期的地基就已经打好了。

售楼处,刘菲菲一身得体的小西装,精神,干练,热情洋溢,正在接待一对年轻夫妇。陆阳手里掐着一支火红的玫瑰静静的站在一边欣赏着女朋友的绝色容貌,眼里全是小幸福。

片刻,年轻夫妇离开了,似乎没有买的意思,刘菲菲对着两人的背影狠狠白了一眼。她刚一转身,正好看到陆阳,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接你吃午饭。”陆阳把花递过来:“今天是我们在一起整整一百天,来个小纪念。走吧,哥今天请你吃大餐。”

“不用了。”刘菲菲撇撇嘴,没再理他,拎了手提包转身就往外走。

陆阳笑嘻嘻的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称赞:“唉,我陆阳的媳妇长得就是漂亮,你看这脸蛋,这身材,这气质,这——”

转眼间他就傻眼了,还有半句话愣是没说出来,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刘菲菲钻进了一辆红色宝马车里。

一上车她就趴到一个男人怀里亲他的嘴,笑得跟朵花似的。

那男人注意到了陆阳吃了苍蝇似的表情,指了指窗外,对刘菲菲道:“你男朋友?”

刘菲菲这才转过脸来看了陆阳一眼,不屑道:“前男友。”

“菲菲,你说什么?”陆阳有点懵。

刘菲菲一只手臂搭在车窗上,探出那张精致的,化着浓妆的俏脸,鄙夷道:“陆阳,我说,你——被——我——甩——了。哼,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那副德行,一脸穷酸样,从早到晚卖化妆品,赚几十块钱都能乐得屁颠屁颠的,你说你还能有多大出息?老娘真是瞎了眼竟然跟你在一起混了一百天,简直在浪费我的青春。 彼特就不同了,人家年少多金,积极又上进,有头脑,有眼光,比你强上一百倍。”

陆阳听明白了,这妞找到了金主,换句话说,人家嫌自己穷,把自己一脚给蹬了。

那些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狗血剧情竟然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陆阳愣了半晌,没发飚,没哭着喊着求刘菲菲回心转意,而是很快就接受了事实。

陆阳撇着嘴微微一笑,手里那支玫瑰花被他扔在脚下,狠狠踩碎。

没有爱情,玫瑰也失去色彩。

他冷笑一声,看着正一脸得意与骄傲表情盯着自己的刘菲菲,道:“我追你的时候用节省下来的零用钱给你买了一台平果笔记本,那时候你不嫌我穷酸?上个月我送你一条金项链的时候,你不嫌我穷酸?我卖化妆品一次赚几十块钱,我愣是把这些几十块钱攒起来给你买专柜的衣服,带你吃西餐,那时候你不嫌我穷酸?刘菲菲,我自己省吃俭用对你却比谁都大方,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穷酸?”

“得了吧,还好意思说,别人跟男朋友在一起都是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我跟你在一起呢?想买点什么都得先算计着花,就怕明天喝西北风——你不穷谁穷啊?”

刘菲菲懒得再理他,转脸跟彼特一脸妩媚道:“亲爱的,我们去吃法国菜好吗?吃完了饭我要去逛商场,人家看中一件大衣,好漂亮呢。”

“好,你说怎样就怎样。”彼特看着陆阳,这话显然是说给他听的。

陆阳嘴角一勾,突然笑了。他趴在车窗上看着车的男人,很瘦,可以用单薄来形容。脸色淡白,找不到二十几岁男人该有的力量感。

“彼特是吗?啧啧啧,看你这副瘦弱的小身板,不知道能不能扛过三晚。”

“什么意思?”

陆阳嘴角扬了扬:“兄弟,我就是提醒提醒你。菲菲这妞需求可是很大的,每天晚上不折腾两个小时都不算完,我就是替你这身体担心,怕你扛不住埃我反正是每次都能让她满意,你嘛——”

陆阳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彼特不是傻子,他听出这话有嘲讽之意,不过他还听出另外一层意思。好像对方在说:“这妞是哥玩剩下的,早就不知道换过多少个姿势在哥胯下承欢,你尽管拿去,哥不介意。”

彼特的脸色很不好看。

陆阳目光转移到刘菲菲脸上,这妞已经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咬牙切齿瞪着自己。

可是这个时候陆阳又说了句更让她气到抓狂的话:“妞,要是这家伙不行,回来找哥,黄瓜茄子香肠随便你眩”

言外之意,你就算回来找哥,哥也不稀罕再碰你一下。

说完,陆阳转身就走,没有半点留恋——对这样的妞,不值得。

“陆阳,你去死!”刘菲菲歇斯底里,尖叫着。

第三章   朋友圈里有个鬼

叮——叮——叮——

手机接连收到三条微信消息,陆阳懒得去看。

爱情没了,女人走了,他一时有些空虚。

虽然他并不留恋那种只认钱不认感情的女人,但是说到底这个女人也曾与自己在一起过三个多月,记忆里的影子仍然会存在。

叮——叮——叮——

又是三条消息。

陆阳晃了晃脑袋,把与刘菲菲有关的记忆都抛开。爱情虽然没了,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他很没形象的往马路边上一蹲,顶着秋日的艳阳一条一条回复消息。

有两条是客户发来的,预订一款润肤皂。

润肤皂利润极低,一块香皂最多赚三块钱,可是陆阳没嫌少,仍然回复得很认真,很热情,保证第一时间发货。

陆阳心说,赚三块是三块,为了那妞哥委屈了好几个月,从今天开始哥得为自己活。

他现在只有一个目标——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

还有一条是铁哥们马浩发来的消息,就俩字:“借钱。”

马浩与陆阳是发小,好得像一个人似的。看到这俩字陆阳没多问,干脆道:“我这一共有五千,先给你用着。”

不等对方回复,陆阳直接微信转账。

——五千没了。

刚转完账,又来了三条消息,是黑无常发来的。这货看样子很执著,加上之前没看的三条,竟然一共发了六条信息过来。

“哥们,你看到我说的话没有?”

“你咋不回信呢?”

“在下黑无常,你应该听说过我吧?”

“我需求大量冥币,晚上十一点之前你烧给我,不然就来不及了。”

“我滴王母娘娘啊,你要急死我了。我贴那张小广告差不多小半年时间,到今天总算你加了我为好友,咱们也算是缘分,你今天帮了我,回头我涌泉相报,如何?”

“唉——你急死我算了。”

陆阳看到这里,头发丝几乎已经根根倒立。此时明明艳阳高照,可是他真真的感觉脊背冷嗖嗖的,一股莫名的寒意袭上心头。

“你到底是谁?“陆阳试着回了一条消息,不由得全身打了一个冷颤。

太特么诡异了。

这货回信速度超级快:“我是黑无常,黑无常,黑无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你要冥币?”陆阳问。

“阎王的三姨太生了二胎,明天办百日宴,各路小鬼抢着去贺喜,我也不能落后。而且下个月阎王公开选高级助理,这个职位我盯了很久了,志在必得,现在不给阎王上炮,更待何时?奈何现在地府管理太严,连保护费都难收,我上哪弄钱送礼啊?只能求助你们阳间人了。你赶紧的,给我多烧来。”

这下陆阳真的确定自己撞邪了,无意中加了个微信好友,竟然还是地府的——鬼!

不过,貌似地府也够与时俱进的,也玩起微信朋友圈了!

坐在马路牙子上,陆阳盯着屏幕上的聊天内容反复看了五遍。刘菲菲突然提分手转身就坐上了高富丑的车子里没能让他感到多震惊,当下这事却让他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到底是恶作剧还是真的?

陆阳想了想,问对方:“我给你送冥币过去,你能给我什么?”

对方回道:“你想要什么?”

“钱。”陆阳想都没想就回复了这个字。

“好说。”黑无常道:“你们阳间经常有因为天灾人祸来到我们这里的人,他们身上带了好多钱,反正留着也没用,我给你送去些。”

“怎么送?”陆阳好奇起来。

“这个简单,我拍个照就行。”黑无常接着说:“不过你得先把冥币给我烧来,你们阳间的人最不讲信用了,我们第一次合作,我总得提防着点。”

“烧,现在就烧给你。”陆阳快速回复了几个字。

他心想,甭管这是真的还是恶作剧,烧点纸有啥了不起,特么的,权当是给刘菲菲和那个彼特提前随份子了。

说干就干。

马路对面是医院,医院旁边的胡同里就有卖花圈寿衣的小店,里面自然有纸钱、金元宝一类的。陆阳掏出兜里仅有两张红票递给老板:“全买金元宝。”

提着四大兜的金元宝回到租住的小屋,陆阳开始行动。

他住的小屋在楼顶,房子很破,唯独天台宽敞,曾经他与刘菲菲在这里晒过太阳,吃过烧烤,如今物是人非,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回来这里。

陆阳找来一个铁桶,把金元宝一股脑全倒进桶里,一边碎碎念:“妈蛋的,不就是个女人么。等着,一年后,哥叫你后悔都没地儿哭。”

忽——

一把火点着,陆阳坐在一边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给黑无常发了条信息:“出来收元宝。”

铁桶里的大火足足烧了十分钟总算熄灭了,黑无常发来一条信息:“哈哈哈,我雇了两辆马车才运走,兄弟,你真给力!说吧,你想要多少钱,我这就给你送去。”

陆阳抹了把额头上的汗,道:“我改主意,不要钱了,你能帮我做件事吗?”

“说说看。”

“我女朋友,不,是我前女友刚刚跟我分手,然后跟一个叫彼特男人在一起。”

陆阳话刚说了一半,黑无常发来一条信息:“得,我明白,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晚上就行动。”

“你会读心术?”陆阳心说,这家伙也太强了吧,我的话才说了一半他就明白了。

“这点小事对我来说太简单了,不是跟你吹,哥除了不能左右阳间人的思想和行动,其他事情哥没有不会的。”

“你就吹吧。”陆阳发过去一个竖起的中指。

黑无常突然没信了,过了好一阵他发来一张图片,一沓华夏币。

陆阳刚盯着照片看了不到两秒钟,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自己手上凭空竟然出现了一沓钱,仔细一看,就是图片上的那一沓。

黑无常说:“我不能白要你的元宝,给你一万块华夏币作为回报,有买有卖才叫生意嘛。至于今晚要帮你做的那件小事,当是免费帮你个忙好了。”

二百块买的元宝,一下子换回来一万块!

这才是真正的一本万利啊,说不心动那是屁话,这可是工作以来陆阳见过最多的一笔钱。

不过这并不是最让他吃惊的,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与地府之间只要发一张图片,上面的东西转眼就可以到对方的空间。陆阳心说,那要是拍一张刘菲菲的照片发过去,会怎样?

这个想法当然只是在气头上的时候想一想罢了,陆阳不可能真的那么做。对刘菲菲,他谈不上恨,也绝对再也没有半点感情和留恋可言,至于其他的——陆阳懒得去想。

一切随风去好了。

我的小弟是黑白无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小弟是黑白无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光影交织此生无憾17章(第十七章 无路可走)

    原标题:光影交织此生无憾17章(第十七章无路可走)小说名:光影交织此生无憾第十七章无路可走宾馆里。叶丝夏才哄着秦铭睡着。身上的钱不多,想了想唯一能够回去的恐怕就只剩下家里。第二天清晨,叶丝夏带着秦铭打车回到叶家,一路上都在嘱咐秦铭千万别再她的父亲面前胡言乱语。家门还没有进去,叶丝夏就在门外狠狠挨了父亲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蔓延开来。“你还有脸回来?叶家没有你的位置,从你当初做了哪些龌蹉事之后,我就当你已经死了。”门狠狠的砸上。叶丝夏身体微微一怔,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也会沦落到有家回不去

  • 恰似那回眸一笑17章(第十七章 曾经的家)

    原标题:恰似那回眸一笑17章(第十七章曾经的家)小说名称:恰似那回眸一笑第十七章曾经的家“顾箐如,你连曾经的家都忘得这么快!”沈思彦以为她能察觉到眼前这个家,可是她忘记了眼前这个女人彻底瞎了!顾箐如想逃离却撞到门摔打在地,对,还有意凡!她慌乱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摸了半天,可是她也看不见。“沈思彦,你到底想要我怎样?”她双眼无神的顿坐在地,“沈思彦,我真后悔爱过你!”哽咽着,眼眸里射出一道冷冷的光。她死死咬住齿关,不让自己掉眼泪下来。他白皙的手捏住她的下巴,嘴角微弯,俯首,重重朝她吻下去。顾箐如却

  • 别样的小幸运16章

    原标题:别样的小幸运16章小说名:别样的小幸运第十六章替本宫更衣,洗漱夏映雪拧眉,这丫头,如此反常:“你到底怎么了?”“没事,我就是一个小感冒,吃了药,睡过头了……”意识到自己反应激烈,顾小涵赶紧找借口搪塞。“好吧,你好好休息。”放下电话,转身,顾小涵赫然发现,慕容辰谨正瞪着一双黑翟石般的眸子看着她……的手机。好吧,刚刚他以为顾小涵入魔了,一个人自言自语额,而后看到她手里拿着奇怪的东西,以为那是什么怪物……一听里面有人的声音传来,他着实吓一跳。不过,这地方让他吃惊的东西,着实太多,他沉稳地没有再

  • 偷爱迷情16章

    原标题:偷爱迷情16章小说书名:偷爱迷情第16章看片被发现雷阳把我送出他们的办公室,但是,在他们办公室里雷阳留给我的那一幕春光一幕,直到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脑子里都还像是在放电影一样呢,不时地在我脑子里闪过。下班了,同事们都相继离开,我将门关上,但没有上闩。要等苏雅,我就在电脑上玩起了网络小游戏。还没有玩到十分钟,我移动鼠标,不知道是点到了那个地方,跳出一个页面,是一个免费电影网站。几个低胸丰满的女人图片闪动着,一些很刺激的电影名字,什么妹妹的屁屁,家庭少妇……被女老板在办公室里撞见属下看YY录

  • 总裁保镖16章

    原标题:总裁保镖16章小说名字:总裁保镖第0016章:给老娘站住!那绅士帅哥听到江洹原来只是江岚的堂兄,目光顿时缓和了几分。江岚俏脸绯红,扑上去就挠好姐妹的胳肢窝,“好啊,你居然敢这么调侃我,看我不收拾你!”“好了好了,我求饶!”顾婉欣哭笑不得,笑着和江洹打招呼:“你是江岚的哥哥,我就叫你洹哥吧。以前我就一直听岚岚说她有个哥哥,今天总算是见到了。比我想象中的还有男人味,够帅够阳刚!”被人这么夸赞,江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他笑着说道:“我还得多谢你平时照顾岚岚呢,岚岚从小胆子就小,又害羞,容易被人欺

  • 谁的风景谁的心16章

    原标题:谁的风景谁的心16章小说:谁的风景谁的心第16章醋意大发心中虽然疑惑,回过神来的莫小菲还是用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那个男人太反复无常了,谁能保证他不会又突然折回?刚一踏上出租车,顶头上司的电话就已经打了过来。莫小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许久,才重重地按下接听键。“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那边的口气并不太友善。“手机在包里,没听到!”莫小菲心虚地解释。前排的司机闻言,不由自主地透过后视镜扫过她一眼,然后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莫小菲不禁苦笑,却又无从解释。电话那边顿了顿,过了一会才又问道:“怎么样

  • 特战荣耀16章

    原标题:特战荣耀16章小说名:特战荣耀第十六章我和甜甜已经是好朋友了!“我们会帮您安排赔偿的,这也是理所应当的。”甘甜嘴上说着,心中却一阵冰凉:看来,我难逃一劫了。“恐怕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请我吃顿早饭?”罗非笑问。“就这么简单?”甘甜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是啊!当然,在吃早饭之前,还是把笔录做了吧!这个案子毕竟和我有直接关系。”“对不起,我昨天对您的态度太差了。我……”甘甜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连连道歉。“以后遇事不要太慌张了。”罗非并不介意,他不是那种小气的

  • 岐黄仁心隐于世16章

    原标题:岐黄仁心隐于世16章小说书名:岐黄仁心隐于世第十六章你还敢偷袭越往高处寻找,叶晨的步伐越发谨慎,直觉告诉他,那条毒蛇就在附近。距那个老人当时的形容,这条蛇的体积应该不小,具体有多大,叶晨没有问清楚。因为老人当时被吓蒙了,哪有心情观察毒蛇的大小,逃命要紧。何况叶晨自身修炼,视觉和听力都强于常人几倍,任何的异动他都能第一时间发现。当他马上就要达到山顶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洒洒声。叶晨双眼微闭,仔细的听着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声音越来越靠近。叶晨身体紧绷,他可不想被这条毒蛇来上一口。双腿微屈,他

  • 女神佳期16章

    原标题:女神佳期16章小说:女神佳期第16章高正逃脱发生了某种异变的李文,身体素质变得匪夷所思的强横,速度爆发力惊人,只不过是一个转眼的功夫,他就来到了听雨楼下面!推了推门,里面被锁的死死的,李文轻手轻脚的从窗户中翻了进去。抬头看向四周,他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靠,这个老东西还真讲究!”李文忍不住腹诽道。因为,只是扫了一眼,他就能判断出架子上的那些古玩大部分都没有动,只有极个别的特别值钱的被拿走了而已。支着耳朵听了下,李文一个箭步向着二楼纵了过去,一步三个台阶,身体灵活的堪比灵猿!“小子,你来

  • 都市易传录16章

    原标题:都市易传录16章小说名:都市易传录第十六章一人三瓶白酒苏浅溪确实是个贵族千金,上流社会的名媛。她听肖遥说她身上难闻,顿时脸色就难看了起来,更是一脸的愤怒。“你刚才说什么?我身上难闻?我身上可是法国魅惑限量版的香水,你觉得这难闻?”苏浅溪说完,就是满脸的鄙夷,“果然是个没见识的乡巴佬!”“恩?我没说你的香水难闻,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的狐臭难闻而已。”肖遥一本正经地说道。苏浅溪的脸色大变:“你怎么知道……”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及时捂住了嘴巴。“哦!原来你还真有狐臭啊,我只是猜猜的,哈哈!”肖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