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此生谁共 大结局

2017/12/3 11:29: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此生谁共
第1章受难

沈云梦很倒霉,小说中的女主穿越了,往往都是大户小姐,哪怕被人欺负最少也能有翻身的时候,而自己,竟然被两个后宫妃子关在了大牢之中,而面前的这个侍卫,随时就有可能让自己死去。网站163nvren.com

想起前几天,因为一句气愤的话让皇上轩辕萧痕愤怒,致使将她交给了凤妃和淑妃,她就骂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你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皇帝,这不是倒霉么,不见穿越而来的女主都是连哄带骗的讨皇上欢心么,只有那样子才能在穿越的世界里活的幸福。

沈云梦身上的伤已经很多了,而对面的侍卫还在折磨她,想必不久之后就会死掉吧,刚穿越来几天,就要被侍卫折磨而死,这又是要穿越的节奏么!

而沈云梦不知道的是,当自己出事之后,自己的小丫鬟虹儿也离开了皇宫,虹儿正在想法设法的救她。

当虹儿离开皇宫之后,四周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发现自己,然后紧紧地抓住包裹里的银子,虹儿心想:这些盘缠可是自己用来就娘娘的,千万千万要保护好了。

虹儿知道,现在的自己时间紧迫,不能再在途中耽误一分一秒,得尽快离开这里,到达荆州,去沈府找老爷,让老爷就娘娘。

虹儿也知道,现在沈云梦能不能救出来就看自己的了。自己得抓点时间,自己快一分钟,自己的娘娘就少受一分钟的苦。

想到这里,虹儿当下就决定了,自己不能走大路,大路太远了,而且也太绕了。网站http://www.163nvren.com/于是,虹儿想了想,果断的抄了近路。虹儿决定,为了节约时间,还是走近路回荆州。

虹儿为了快点到达荆州,打算去租一样代步工具,那样会比自己两条腿走快很多的。可是虹儿又觉得一路上肯定少不了花钱的地方,自己带的多余的钱也不是很多,到底租还是不租呢?

虹儿在租和不租之间犹豫不决,虹儿心不在焉的边想边走,却没想到在自己的前面就有一家卖马的驿站。

而与此同时,店家也看到了孤身一人的虹儿,于是热情的过去问,“小姐这是要去哪儿?”

虹儿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人,感觉他也不像是坏人,就告诉了店家,“我这是要到荆州去。”

而虹儿不知道的是,这家驿站是家黑店,在这遇害的人或者是遭到抢劫的人数不胜数。这也正应了那句话,所谓的人不可貌相。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小姐孤身一人?”虹儿看了看眼前的人,虽然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但对于自己来说毕竟是陌生人,虹儿下意识的抓紧了身上的行李。

“恩”虹儿稍稍的点了点头,毕竟虹儿还是太小了,不知道外面社会的黑暗和人心的险恶。

店家心想:看来又来了一只小绵羊,不宰白不宰。店家在心里奸诈的笑了一声又一声。

“小姐,自己一个人走路很危险的,租辆马车吧,很便宜的,而且又便捷,还比你步行快,多好啊!你说是吧?”店家“好心”的说道

虹儿觉得店家说的也有道理,于是点了点头开口问

“小哥,你的马车怎么租啊?”

“看你小姑娘一个人也不容易,就给你便宜点好了,二十两银子。”店家心想,既然要宰那就多宰点。

“二十两银子?”虹儿惊讶的问

“恩。此生谁共 大结局”店家见虹儿惊讶的表情,以为虹儿懂这些,心里有点发慌,但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难道他一个大老爷们还怕一个黄毛丫头嘛

“不可以便宜点吗?”虹儿小声的问着,因为自己身上的盘缠实在不是很多。

“这.....好吧,算你少点吧,十八两,不能再少了。”店家一副大度,忍痛割爱好似自己亏了多少钱似的模样。

“谢谢小哥。”天真的虹儿真诚的向店家道谢,然后生怕店家反悔,立刻掏出了十八两银子。

店家看到虹儿行李里的那些银子,两眼冒金光,于是开口说

“小姐真会过日子啊,这么多钱还为了两两银子和小的讨价还价。”店家说完嘿嘿的笑了笑。版权163nvren.com

虹儿也给店家说的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脸的虹儿尴尬的笑了笑。

“小哥,我赶时间,还麻烦你现在就给我安排辆马车吧。”

“哦哦,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说完店家就去打理了,很快一辆马车就被打理干净整齐了。虹儿看了看干净整齐的马车,满意的对着店家笑了笑,道了声谢就离开了。

待虹儿走后,店家喊来了一个长得很猥琐的男子。对他说

“你去和王老大说一声,告诉他有只肥羊要去荆州,孤身一人。说明163nvren.com

“是,小的这就去。”

说完那个店小二就随意牵出一匹马骑着马,沿着一条小路飞奔出了。很快那个店小二来到了一个山寨。

“麻烦通报一声,我有要事要见你们王老大。”

“在这等一下,我去通报。”说完那个看门的就进去通报了。

很快,就看到那个人急急忙忙跑回来的身影,就见那看门人气喘吁吁的说

“我们王老大请您进去。”

那店小二对着那看门人点了点头,示意感谢他的通报,于是就率自走进去了。

“王老大好。”店小二恭敬的说道。

“恩,不知你们掌柜的特地让你跑一趟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们掌柜的在驿站发现了一只肥羊,是个女的,身上有不少银子,孤身一人要前往荆州,我们掌柜的已经跟马夫交代好了,半路假装马车坏了,在半路走不了了,那时候王老大您就可以行动了。”

“哦?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我这就安排,您先回去吧。”

“是,小的告辞。”说完店小二转身离去了。

刚准备踏出门槛的时候,听得王老大的声音又传来了。

“等一下。”

店小二转过身来,不知道王老大叫住自己是什么意思,于是不解的问

“不知王老大还有什么要吩咐?”

“没什么事,替我谢谢你们掌柜的,改日我一定登门道谢。”王老大说。

而所谓的王老大就是这一带的山大王,专以打劫为生,无恶不作。那个驿站的掌柜的就是他的同伙,两人一个狼,一个狈,狼狈为奸,坏事干尽。

然而护送虹儿的马夫正如自己掌柜的交代他的一样,到指定地点,便把马车停了下来。

虹儿见马车停住不走了,便好奇的下了马车,寻找马夫的身影,就见马夫半蹲在地上,虹儿见状不解的问。

“小哥,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小姐,您还是上车等一下吧,这马车出了点问题,我还得修一会呢。”

“要很久吗?”虹儿担心的问。

毕竟自己家的娘娘还在宫里受苦呢,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耽误的,娘娘也没那么多时间给耽误的,小时候她就陪在沈云梦身边,在她的印象里沈云梦可没受过一点苦呢!想到这里虹儿更着急了。

“小姐莫急,我去找些可以用的东西,马上就回来,一会就修好了,小姐还是上马车上等会吧。”马夫“好心”的劝虹儿上车。实际上是马夫必须得把虹儿劝上车,要不然藏在草丛里的劫匪就没办法行动了。

马夫一直盯着虹儿看,虹儿给马夫看的不好意思了,于是便转身上了马车,马夫见虹儿上了马车便放心的想草丛里走了。

躲在暗处的劫匪看马夫已经离开,便全都一窝蜂的冲了出来。就见王老大冲上马车一把把虹儿拽了出来,虹儿害怕的看着眼前的这些劫匪。

“你,去马车上把他所有的行李全都拿出来,一样都不要放过。”王老大指着一个手下吩咐道

“是,小的这就去。”说完那个手下就把虹儿的行李全都翻了出来。王老大看着虹儿的行李,说

“衣服留下,把银子全都拿出来。”

于是经过他们的一番乱搜,虹儿的银子全部被搜刮走了。王老大见虹儿长得还算标致,不禁色心大起。

“小妞长得还算标致啊!不如跟我回去给我当压寨夫人吧!”说着王老大的手就摸上了虹儿的脸。

虹儿害怕的往后躲了躲。

“你还想躲?这里有这么多人,你觉得你躲得了吗?”说着王老大上前搂住了虹儿的腰,虹儿意识到如果自己更加害怕,只会让他们奸计得逞,于是咳嗽着说

“小女子本是在城里有钱人家,咳咳,当奴婢,可是,咳咳,得了瘟疫,于是便被撵了回来。”

王老大一干人等,一听虹儿得了瘟疫,都害怕的往后退了退,王老大看了看一直咳个不停的虹儿,便相信了虹儿的谎言,害怕的拿着银子就跑了,他的手下见王老大走了,便也害怕的跑了。

虹儿看着离开的劫匪,心里不禁大大的庆幸了一番,幸好自己聪明,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虹儿看了看快落山的太阳,知道此地不可久留,于是收了收拾地上的衣裳,便向着前面的镇上走去。

虹儿一步一步的走去,天慢慢的黑了下来,虹儿又困又饿,可是没办法,只有到前面的镇上才能再想方法。不知道过了多久,虹儿终于走到了镇上,看着已经关门的一户户人家,虹儿失落的叹了口气。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虹儿终于看见了一户亮灯的人家,于是鼓起勇气,上前敲了敲门,出来开门的是一位老妇人。

“老人家,小女子本想去荆州寻亲,半路遇见劫匪,劫走了小女子的所有盘缠,不知老人家可否收留小女子一晚?”虹儿客气的询问

老妇人看虹儿一身狼狈的模样,不禁同情起虹儿来,于是慈爱的说

“进来住下吧。”

“谢谢老人家。”说完虹儿就跟着老妇人进去了

就这样,虹儿在老妇人家住了下来。第二天早上,虹儿为了感谢老妇人,早早的就起来做了顿饭,然后告别了老妇人。虹儿一人就向街上走了去。

虹儿跪在那里,前面放了个牌子,上面写着:小女子本回荆州寻亲,半路遇劫匪劫走盘缠,望有好心人相助,小女子感激不尽!

慢慢的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有不少人伸出了援助之手,虹儿在大家的帮忙之下凑足了回荆州的盘缠。

第2章哪来的骗子

虹儿为了找沈大人就会沈云梦,经历了很多事情,遇到绑匪,还差点被玷污,最后巧妙的化解了。在遇到好心人的帮助下,顺利的到达沈大人的家里。

来到荆州,荆州虽没有皇城繁荣,但也是一片祥和,虹儿走在街上,看到路边那么多吃的,感到自己十分饥饿,由于她身上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所以根本没有东西吃,看到吃的忍不住想吃,她来到买馒头的地方,想求卖馒头的给她一个馒头,谁知,馒头老板一看到她过来,便把给撵走了。

虹儿看着街上小贩吆喝着卖叫,看到人人脸上都有着开心的笑容,眼泪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她想到了她家娘娘-——-沈云梦,又想到自己的处境。她猜想:“她家苦命的娘娘一定受了很多罪,被皇上淑妃她们折磨了很久,她一定要救娘娘,再忍忍就好了。”她越想眼泪掉的越凶,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奔向沈府。

沈府和之前一样,简洁而不失高贵,庄严而又不显富态。虹儿走到门口敲门,敲了很久,门卫来开门,门卫看到来人一身狼狈,有点嫌弃地问道:“你是谁?来敲沈府门有什么事情?”“我是沈娘娘身边的侍女虹儿,我想见沈大人和沈夫人,小哥,麻烦你去通传一声。”虹儿说道。

“你是虹儿,怎么可能?那时候见你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哪里来的骗子,快走!快走!”门卫说道。

“不是的,不是的!你误会了。我真的是虹儿。”虹儿辩解道。

“如果你是虹儿,你不在宫里待着,来这里干嘛,还一身狼狈和臭要饭一样?。”门卫问。

“我在路上被绑匪绑了,还好逃了出来,身上钱财都没有了。幸好有好心人帮忙才赶到荆州。小哥,你帮帮忙吧,我真的是虹儿,现在娘娘出了事,我要见沈大人啊。”门卫半信半疑,边嘀咕边便去通传,虹儿在门口着急的来回来走着。想着她家娘娘还在受苦,被人刁难,更是急死了。

门卫进屋通报,说:“大人,有名狼狈不堪女子在外求见,说是宫里娘娘的侍女虹儿?”

“云梦的侍女?难道沈云梦出了什么事?不可能啊!我们女儿在皇宫好好的,能出什么事,是不是骗子啊!?。”说道最后,沈大人有些生气。

以为又是那个骗子来骗取钱财,因为之前有过一例。这次他以为还是骗子了。

沈夫人在旁边说:“之前虽有过一例,但这次不懂是不是真的,还是让她进来,看看是不是的吧。”

“这样也好,你让他进来吧。看看是真是假。”

“如果时假的,看我怎么处置她?”沈大人严肃的说。

门卫得到沈大人的命令,带领虹儿来到大厅,虹儿一看到沈大人,眼泪更是停不下来,她扑通一声跪下,“大人,可算是见到您了。”

“真的是虹儿?。”沈大人不敢相信的问。

“是啊,大人,我是虹儿,您看。”说着抬头望向沈大人。沈大人一看真的是虹儿,吓得后退了一步,“虹儿,你快站起来,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有什么快说,你怎么会成这样,娘娘怎么了?”沈大人说。

“大人,您一定要救救娘娘呀,娘娘受了很多罪啊!。”

沈大人一听,更是着急,连忙问道:“你快说,云梦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沈夫人在一旁更是着急,拉住虹儿“我的云梦到底是怎么了。虹儿,你快说啊?”沈夫人哭着问道。“回禀大人,夫人,娘娘,娘娘她……被皇上囚禁,也被另外两名皇上的妃子给打了。”

沈大人一听这话,吓得胡子都飞了起来。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欺负的那个场景。

沈大人也算是经历过风雨之人。知道些分寸,很快平静下来,他问她:“虹儿,此事万万不可说假,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是真的大人,难道您没收到任何消息嘛?!”虹儿哭着说。

“你快说,云梦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和皇上不是好好的,据说好了很多啊,这才过了多久,又被囚禁又被打的。”沈夫人泪眼婆娑的说。沈大人也不敢相信这事实,突然之间带回这样的消息,让疼爱女儿的他们实在无法接受,虽说之前皇上和女儿关系也不好,但也不像这次啊。

这次到底是为了什么,惹怒皇上竟然这样惩罚自己的女儿。他们实在想不通,还是问了虹儿。

虹儿将事情的经过讲给沈大人和沈夫人听。

“事情发生在半个月之前,娘娘因为被皇上伤了心,实在无法在在宫里住下去,也无法适应宫里的生活,那些勾心斗角娘娘也不想玩,便逃出了宫里,再外生活,哪知,最后被皇上发现了,皇上一气之下,便命士兵捉拿娘娘回宫。

最后皇上埋伏在树林,抓住了娘娘和秋子画秋琴师,皇上见两人孤男寡女在一起,以为他们有奸情,便抓了两人回去审问,大人你也知道娘娘她倔强,不肯服输,她见皇上口气恶劣,也对皇上发了脾气,两人口气都不好。”

“后来呢?云梦是不是又说了什么?!”沈大人焦急的问道。

“皇上就生气把娘娘囚禁在了倚月宫,皇上严刑逼供秋琴师,秋琴师受伤被关在牢里,天天被拷打,本以为皇上会气消放了娘娘和秋琴师,谁知晚上皇上更是生气,凤妃淑妃两位妃子在旁煽风点火,折磨着娘娘,皇上听信凤妃淑妃两人话,一气之下以为娘娘真的和秋琴师有奸情,便把娘娘交给了凤妃淑妃,两位妃子逼娘娘承认和秋琴师有奸情!

沈大人听到这里竟然笑了笑,“我不相信皇上会如此不相信云梦。”

虹儿摇了摇头,“娘娘不承认便严刑逼供,娘娘被她们两位妃子又打又骂的,始终不肯承认和秋琴师有奸情,估计撑不了多时,我去求皇上,皇上不肯见我,命侍卫赶走了奴婢,奴婢实在想不到可以救娘娘办法,便买通了侍卫,偷偷的跑回来求大人去救救娘娘,娘娘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虹儿哭着说。

沈大人听了事情经过,勃然大怒,顿时拍案而起,他说:“皇上和凤妃淑妃简直欺人太甚,真以为云梦没人撑腰而好欺负嘛。”

沈夫人听到这些话,才知道女儿在宫里面受了这么苦,竟然被欺负了,身为她的母亲,她竟然丝毫不懂,还说疼爱女儿,她真的不是一个好母亲啊!女儿啊,娘亲对不起你啊!让你受了那么委屈。沈夫人越哭越伤心,越发越不可收拾最后哭晕了过去。

沈大人眼见夫人晕倒,他连忙扶住沈夫人,将夫人扶回房间,“管家,管家。快去请大夫来。”沈大人大声说道。管家听到大人叫声连忙去请大夫来,来为夫人把脉。

沈大人坐在沈夫人床边,看着自己夫人一脸悲伤的模样,沈大人十分疼爱自己的夫人和女儿,现在女儿和夫人都危在旦夕,他更加生气,也很担心自己的女儿。“大人,大人,大夫请来了……”下人急忙跑来通告。

沈大人站起来为大夫让出地方,好为夫人把脉。“大人,您不必担心,夫人没有大碍,只是担心过度,又加上忧伤,所以才导致晕倒的,我为她开一副安心药,你们熬给她喝,过一两日便好了。”

大夫把完脉说。“是嘛!多谢大人,劳烦你了大夫!有什么需要忌讳的吗。”“切记不可在刺激,尽量让夫人心情放松。”

“真的谢谢大夫了,麻烦了。”沈大人向他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沈夫人喝了药悠悠转醒,她哭着对沈大人说:“老爷,你一定要救救云梦,我实在不忍心看女儿受这种委屈,你救救我们的女儿吧。”

沈大人抱住沈夫人说:“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我们的女儿的,你先好好休息,千万不要在担心了,不然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我这就去打听消息去,你不要在瞎想了,会没事呢。”沈夫人点点头,千叮万嘱要救出自己的女儿。在沈大人安慰之下便躺下了。

沈大人走出房间,站在门口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先叫来虹儿,对她说:“虹儿,你先在这里照顾夫人,我现在出去,去去就回,你先在这住下吧!有什么事找管家吧。。”“大人。您是救娘娘嘛?”

虹儿问。“嗯,我现在去打听消息,明天一早便上朝去找皇上说明一切。”沈大人说。“大人,求您一定要救出娘娘啊”!虹儿跪下说。

沈大人连忙扶起虹儿说,:“你这是干什么,我还要谢谢你照顾云梦那么多呢,要不是你来告诉我们,我们还被蒙在鼓里呢。”虹儿说:“大人,不用,娘娘待我很好。这是我应该做的。”虹儿擦了擦眼泪说。

沈大人拍拍虹儿的肩,答应她明天上朝一定会和皇上说,也会救出云梦的。

夜已深,轩辕萧痕身边的奴才对他说:“皇上,您早些休息吧!奴才替您宽衣。”轩辕萧痕:“你们先下去吧,我还想在坐坐。”

轩辕萧痕挥挥手,示意他们全部退下。奴才们告退,关上了门。轩辕萧痕在自己的寝宫独自呆了好久,他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在想想自己身边的人,觉得君王真的很落寞,没有可以说真心话的人,所有地方都充满了勾心斗角,他必须防着所有人,来让自己不受到伤害,让皇家悠久,让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他想:“多希望执一人之手,与子偕老啊!可惜,身为皇家人,怎么可能。”

他嘲讽着。牺牲他一人幸福换百姓安居足矣,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他又想到了沈云梦,想着刚刚在倚月宫望着月亮的她,那样的动人心魄,仿佛那场景就是一幅画,她就是落入凡间的仙子,望着月亮思念着天上的亲人。他承认,他对她有点心动了。

第3章倔强的女子

可惜,沈云梦她并不合适生活在皇宫,并不合适生活在这是非之地,但轩辕萧痕无论如何都无法放她离开。他想起曾经两人发生的一切,愉快和不愉快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令他怀念,或许两人的吵闹就是他向往的生活,可惜,永远都回不去了。

沈云梦现在肯定恨死我了,我那么对她,他真的不明白沈云梦怎么可以那么的倔强,服输他就可以放了她,不和她计较了。为什么她就要和我对着干呢!轩辕萧痕无力的想着。他摇了摇头,走向大殿门口。他打开门,看到门口还有侍卫在守着,感觉自己就好像被关在笼子里面的鸟儿,无论怎么挣脱,都逃脱不了鸟笼,无法飞向广袤的天空,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他想到这些,有些不耐烦,他走出寝宫,要离去,身边的侍卫叫轩辕萧痕要离开,瞬间觉得惶恐,跟在了后边,怕他有什么不测,轩辕萧痕一看到这样的场景,感觉自己就是被锁住的人偶,更加恼怒,说道:“别跟着,在这呆着。”

“可是,皇上您的安全……”一侍卫说。轩辕萧痕打断他:“能有什么危险,你们都给我呆着,谁都不许跟来。”

有的侍卫还是担心轩辕萧痕的安危,便跟了上去,“你们是要朕卸了你们的脑袋你们才甘心吗,是不是脑袋都不想要了?”轩辕萧痕生气的说。

侍卫一听这话,全都跪下了,不吱声。轩辕萧痕哼了一声,就离开了寝宫。

他走着走着来到了御花园,晚上的御花园别有一番滋味,萤火虫在冒着光亮飞着,点缀着花朵,有的停在花朵上,仿佛花朵在发亮,好看的紧。

池塘里的水倒映着圆缺的月亮,别有一番风味。他坐在亭子里面,静静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君王的威严在此时的他身上看不到一点,有的只是落寞和无助。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对沈云梦,现在把沈云梦交给淑妃凤妃两人处置,或许比我来处置好的很多,也不知道凤妃淑妃怎么处置她的。

“真的不知拿她怎么办才好。哎!世间怎会有如此一个倔强的人,该怎样才会不伤了她呢。”轩辕萧痕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等到他从自己的思绪里清醒时,才发现已是深夜,已经很迟了,该是歇息的时候,明早还有早朝。

他叫御花园离香妃的寝殿很近,他想:“很久没到香妃的寝殿看看了,今晚,就去那歇息歇息吧!”想毕,便向香妃的寝殿走去。

轩辕萧痕来到香妃的寝殿,正巧香妃的侍女在倒水,侍女远远的看到皇上来了,便对身边的那位侍女说:“你快去通知娘娘,我去迎接皇上。”

那位侍女点点头,转身离开了。侍女走到轩辕萧痕身边,向轩辕萧痕请安,“皇上吉祥!。”“娘娘看见皇上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她拱手弯腰说。轩辕萧痕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问道:“香妃睡了吗?”

侍女高兴的回答说:“回禀皇上,娘娘还没睡呢。”轩辕萧痕恩了一声便向殿里走去。之前的另一位侍女去通知香妃,正在这时的香妃正在练字。

侍女对她说:“禀告娘娘,皇上来了。”“你确定是皇上。”香妃怀疑地问。“是,娘娘,没错,已经到了外殿了。”侍女回答到。香妃证实皇上来了,脸上出现厌恶的神色,但很快就没了,侍女想:“肯定是我看错了,娘娘怎么可能讨厌皇上,喜欢皇上喜欢的不得了呢,一定是我看错了。”侍女肯定地点点头。

“你过来扶我过去接驾吧。”香妃冷冷地对侍女说。侍女小心地扶香妃出去接驾,生怕一不小心就人头落地。

侍女轩辕萧痕带到内殿,正巧香出来了,香妃一见到轩辕萧痕,便露出了灿烂的笑脸,她走上前去,去拜见轩辕萧痕,轩辕萧痕扶起她,拉着她做到旁边,香妃对皇上说:“皇上,你不爱臣妾了,你都好久没来看臣妾了,臣妾好想你啊。”

说着,手便抚上了轩辕萧痕的脸,轩辕萧痕不着痕迹的拿开,“朕怎么可能会不爱你呢,香妃,朕最近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以后朕有时间就来看你好不好?”

轩辕萧痕笑着说。“皇上说话要算话哦,不然臣妾可不依你。”香妃说。“朕是君王,又怎会说话不算话呢。”

轩辕萧痕答道。香妃点了点头,窝给轩辕萧痕看,看他怎么样?轩辕萧痕看到香妃这写的字,边看边点头,说:“香妃果然写的一手好字,之前只听说,这一次见到果然是真的很好啊,赏心悦目啊,香妃好一手书法啊。哈哈!”

“谢皇上夸奖,臣妾哪有皇上写的好,这只不过是臣妾无聊写的玩的。”香妃娇羞地说。“皇上饿了吧,臣妾命人为皇上准备酒菜。”轩辕萧痕点点头。

没过一会儿,酒菜便上来了,香妃在旁伺候轩辕萧痕吃饭,香妃替轩辕萧痕倒酒,说:“皇上,不如旁臣妾献上一舞,替皇上助兴吧。”轩辕萧痕说:“好。

”见轩辕萧痕答应,香妃便跳起舞来,轩辕萧痕欣赏着香妃跳舞,喝着酒,香妃跳的好舞步,婀娜多姿的舞步,充满了诱惑,看着看着,轩辕萧痕想到了沈云梦。

他摇了摇头,又喝了几杯酒下肚,香妃见轩辕萧痕没兴趣看下去,自觉的停止了,走到轩辕萧痕身边坐下,问:“皇上,怎么了,在想什么呢。”轩辕萧痕没回答,自顾自的喝酒。“皇上莫非是为了璃妃姐姐的事情在烦恼?”

轩辕萧痕抬头望了香妃一眼,也没回答,香妃继续说:“皇上,您放了璃妃姐姐吧,璃妃姐姐倔强了些,但是个好人,皇上您放了她吧。璃妃姐姐不是故意逃离皇上身边的,您就原谅姐姐吧。”香妃替璃妃求情。轩辕萧痕还是没有理会香妃。

香妃看这招不行,她又说:“皇上,其实,臣妾觉得这事不是璃妃姐姐的错,璃妃姐姐之所以这么大胆,完全是因为秋子画的怂恿,你想想,是不是?”

轩辕萧痕听进了这话,觉得香妃说的似乎有点道理,让香妃继续说。“皇上,您想想,璃妃姐姐之前多么胆小,多么好,你看现在,不全是自从秋子画来了以后发生的,所以全是秋子画的错,皇上,璃妃姐姐不好下手,你可以向秋子画下手啊!是吧?”轩辕萧痕听了这话。

觉得香妃说的有道理,只是他还没想清楚怎么向秋子画下手,轩辕萧痕说:“秋子画可不是省油的灯,不好下手,你有什么好办法?”

香妃想了想,问轩辕萧痕,:“皇上,朝中是不是有一个外号叫“大力士”的人?”轩辕萧痕猜不到香妃的用意,回答道:“确实有这么一人,力气巨大,武功高强。”

香妃听了这话,笑了出来,她对轩辕萧痕说:“皇上,您可以这样做。”轩辕萧痕听了后,点了点头,笑着说:“还是你聪明,这主意你都能想到。鬼精灵,朕明天就宣布。”

“谢谢皇上夸奖,为皇上排忧解难是臣妾应该做的。”香妃笑着说。

轩辕萧痕松了一口气,心情很好的继续喝酒,香妃在旁伺候着。欢声笑语。

第二天早上,轩辕萧痕命人去将秋子画从牢里放出来,带到他面前,待秋子画过来,轩辕萧痕对秋子画说:“朕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与朝中大力士比试,赢了我就放了你,不赢你就等着被被活活打死吧。你敢吗?不敢就趁早说?”秋子画想也没想一下,便答应了。

秋子画满身是伤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轩辕萧痕坐在一边观看的香妃都吃了一惊,他们没想到收这么重伤的人也能活下来!秋子画满目猩红的看着坐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轩辕萧痕,“我已经打赢这些人了,按照约定,你应该放了我!”

轩辕萧痕见自己的计划落败,怒由心生!恨不得现在就杀了秋子画,他要是赢了就不能杀他!无奈,轩辕萧痕只能先将秋子画关进牢里。

轩辕萧痕又去了香妃的寝宫,香妃正在调制一种奇特的香料,她看见轩辕萧痕从外面走进来,她看脸色就知晓秋子画的事情又会让他头疼不已了。香妃莲步轻移走到轩辕萧痕的面前,白嫩的手臂环住轩辕萧痕的脖子,甜着声音道,“皇上,让臣妾猜猜,皇上你是不是又在为秋子画的事情烦心呢?”

“想必爱妃你今日已经看见了,朕原本打算借打赌之名借机除掉这个秋子画,可是没想到他命竟然这么大,居然没有死!你说朕现在要怎么办?!”

香妃嘴角勾了笑容,“皇上,你不必太过担心,臣妾还有别的方法对付秋子画呢!”

轩辕萧痕听见香妃有方法的对付秋子画,脸上立刻出现了笑容,“爱妃有和好方法呢?”

“皇上不必太焦急,只管等着臣妾的好消息就好。”香妃计上心来,区区秋子画还不是自己的对手,想要对付他实在是太简单了!

轩辕萧痕不知道香妃有何手段,不过他现在也没有什么计策,决定先交给香妃试试看。

“那好,朕就在这里等着爱妃的好消息了。”

香妃行了一个礼,“臣妾绝对不会让皇上您失望的。”

夜间更深露重,黑如团墨的夜里并无几人行走,今夜的天好像格外的冷,除了皇宫大牢里,其他也没有比这里还要亮的地方了。

此生谁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此生谁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医惊天录》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医惊天录》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神医惊天录第7章月经如干柴“啊!”秦杉在洗着澡,心里还在想着如何收拾陆明,却不料正涂了一身沐浴露准备冲洗掉的时候,莲蓬头里出来的水竟冰凉刺骨,冻得她忙一声尖叫跳到旁边。“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秦杉茫然了,这水好好地怎么突然间就下降到了接近零摄氏度,不过这突入而来的一阵冰凉,也将她心目中对陆明的怒火冲灭了一半。看着一身沐浴露,秦杉欲哭无泪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秦杉拿起一根浴巾将上半身的沐浴露擦干净了,可是虽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被遗忘的刻骨铭心》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被遗忘的刻骨铭心》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被遗忘的刻骨铭心第07章她只是为了报复徐许家这一刻,她的期盼,她的侥幸,统统化为泡影。许宁歆眼前一黑,竟然生生晕了过去。她不知道自己在冰冷的地板上躺了多久,醒过来时外面的天早就黑透了。像巨大又恐怖的牢笼,锁着濒临绝境的她。许宁歆缓缓坐起来,幽魂一般靠着沙发,神经质的咬着指甲。贺时琛!贺时琛!你为什么要这么狠?为什么不肯给她一条活路!像是为了回答许宁歆的问题,一直没有关的电视里开始播放贺时琛的采访。记者询问他,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时间使我忘记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时间使我忘记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时间使我忘记爱第07章我会跟林清挽离婚的林清挽静静地看着沈云修,平静无波的眼神透出死寂。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攥着沈云修的心脏。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觉得委屈吗?明明就是她故意烫伤了雪儿,还狡辩不承认。这样恶毒的心思,又怎么配得上那张脸。越看越恶心,果然还是应该尽快跟她离婚。沈云修厌恶的皱眉,对林清挽只剩下反感和不喜。“还不滚?想让我再说一次吗?”“怎么敢劳驾呢。”林清挽收回视线,自嘲一笑,转身离开。她努力挺直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心深似海》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心深似海》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心深似海第7章:你能回来下吗?咚!半夜裴宣起来喝水,看着床上用不雅姿势躺着的闵敏,唇角勾起了一丝笑,这个女人晚上怕是折腾坏了吧,只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在干什么。想起顾夕颜,裴宣就有点烦心。烦心到很少抽烟的他在唇前点起了一根烟,青白色的烟雾升腾,如宝石一样的黑眸里泛起一丝不耐烦。顾夕颜总能让他不耐烦,从他娶了她之后,遇见顾夕颜就没有顺心的时候。那个女人大抵就是上天派来让他的人生不完美的。叮铃!手机铃声响起,裴宣看了眼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第7章长本事了叶雨桐挣扎的手倏的被男人握住,她闻到了男人喷洒在她脖子上火热的气息,撩人而又骇人。“你……”说出口的话也变得断断续续,她牙关打颤,“你不要过来,这里是停车场。”“呵呵!”男人清冷的笑声充斥着她的耳朵,那张魅惑众生的脸也在渐渐靠近。岳清辰按了一下车上的按钮,很快,叶雨桐发现身体随着座椅缓缓往后躺下,心脏剧烈的跳动,几乎要跳出了身体般。她的手被他钳制着,动弹不得,一张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你的心深不见底第7章过了今晚,我跟你走爱与恨,一念之间。曾对他温柔似水,百依百顺的女人,终于恨毒了他!那充满讽刺的祝福和咒骂,那么冷,冷的贺景行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只要叶苏走进手术室,他就会失去,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悔意,伸出了手,想要将叶苏拉回来,脚下的步子却忘了动。手术室的门,就在他的眼前关上,亮起了“手术中”的红灯。林琳的电话打过来:“景行,你在哪里?怎么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和谎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和谎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和谎言第七章恭喜你还活在地狱里有时候最可怕的不是经历痛苦,而是在经历痛苦之后,一切都还不会结束。安衡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有些疼痛感,刺眼的光线让她忍不住眉头一皱。嘶……好痛。“安小姐,恭喜你啊,还活着。”戏谑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来,这个声音让安衡顿时身体一怔,嘴角忍不住扯出了一抹冷笑。恭喜?她安衡还活着,真的是值得恭喜的事情么?安衡坐起身来,伸手去摸了摸额头,上面缠着纱布,还有难闻刺鼻的消毒药水味。言倾就坐在她对面,外面已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7)终于恨上他唐若曦今天穿的是件略微有点低胸的连衣裙,因为她没有换洗衣服,不得已只能穿曾晓晓的。可曾晓晓的服装每件都很性感,唯独这条裙子还算保守点,所以即使不习惯,唐若曦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穿着。因为平时都是舒简单舒服的T恤,所以慌忙中整理东西的时候,她根本没注意在她埋头弯腰时,那若隐若现的壕沟就那样出现在了萧陌的眼中。萧陌第一次发现,原来这女人看似毫无波澜的身板,居然里面这么有料。虽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7章又来……一百零六楼副总裁办公厅!一名女秘书在行政部所有的同事众目睽睽之下,推着一餐车的咖啡,来到总裁室前,先紧张地喘了口气,才轻轻地敲了敲总裁办公厅的玻璃门……“进来……”办公厅内传来了慵慵懒懒的声音……办公厅的玻璃门双向展了开来,秘书远远就看到华丽办公厅那头的韩文磊正很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根钢笔,放在手里旋转着,脸正冷冷地向着办公厅的某个方向……秘书小心地推着餐车走进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极品强兵第七章什么玩意儿小可怯生生,不由自主的朝着王妍儿靠近了一点。王妍儿的俏脸顿时一寒,抬起头明亮的眸子冰冷冷的看着胜哥:“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会让你全家陪葬。”胜哥目露凶色,冷笑道:“臭女人,你她妈的敢威胁老子?”小可见染着黄毛的小痞子竟然敢骂妍姐,不知道从哪里鼓起勇气,抄起调酒台上的调酒筒狠狠地砸在胜哥的脑袋上。猝不及防下的胜哥被砸了一个正着,鲜血沿着脑门壳滴落下来。静。嘈杂的帝豪酒吧忽然间变得万分安静。那群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