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字碑 大结局

2017/12/3 10:17: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无字碑

第1章 一首歌一万

  我叫林悠然,高中文凭,现在这种文凭的人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所以我也没希望自己能找到那种可以坐办公室的工作。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那天走在街上,看到一根电线杆上贴着重金聘请。

  因为那四个大字非常醒目,于是就上去看了看,反正看个招聘启事又不花钱。

  看了之后,心中也就有了准备去应聘的念想,虽然工作时间有点特殊,但是这工资却十分的客观,一个星期只要上五天的班,一个月就有一万的工资可以拿。

  这么好的待遇,谁看了不心动。

  立马就拿出我的手机,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打电话过去了。

  接通了电话之后,对方跟我说了面试时间之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面试时间是今天晚上,地点是郊外的一家酒吧,酒吧的名字,我连听都没听说过。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回到家,翻遍了衣柜里自己认为最好看的衣服,然后去洗了个澡,全身上下都打扮利索了,就等着时间一到,出发去郊外的那家酒吧面试。

  坐在出租房里,床边上的闹钟正嘀嗒嘀嗒地走着,对方说他们开门的时间是午夜十二点,我只要在十二点之后去就可以了。

  我已经等了三个小时了,从八点半一直坐到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现在出门应该差不多了,现在这个点根本就没有公交车可以坐了,更何况是郊外。

  一出门,我就拦了一辆出租车。

  那司机是个男的,我一上车就问我去哪,我跟司机师傅报了地址,他愣了那么一秒,问我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去那种地方干什么,我说因为工作,司机师傅也就没多问,专心开车。

  到了地方,我按照打表器上的价格把钱拿出来给了司机师傅,临走之前,他还提醒我一句,小心点。原文163nvren.com

  当时我认为司机师傅说这句话是因为我一个女孩子要去酒吧这种地方挺危险的,才会这么提醒,可是谁曾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呢。

  下了出租车之后,我又走了一段路,因为这段路出租车根本就开不过去,是一条比较窄的小道。

  沿着小道一路走,大概走了两百米的距离,就发现了一家门外挂满了大红灯笼的酒吧。

  这家酒吧看上去比较复古,因为房子本身就不是现代的那种,而且店门口的那几盏灯笼还是用的蜡烛,火苗在那闪烁着,一阵夜风吹过,那蜡烛就好像要灭了。

  我把外套抓紧了些,看了看门口那招牌,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不敢进去。

  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门忽然就被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穿着大红色旗袍的女人,她一眼就看到了我,然后朝我这边招了招手。

  我呆在原地朝她那边看着,没有上前一步。推荐163nvren.com

  她等了好一会,见我还是没过去,就主动朝我这边过来了。

  “你就是白天的时候要来面试的那个女孩吧?”这女人说话的声音有点嗲,听上去有一种酥酥的感觉,我对着这女人点了点头并说是的。

  她便叫我跟着她进去就好了,在进去的时候她也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叫兰姐。

  兰姐说她在这里呆了好几年了,因为不相信男人,所以就一直没结婚。

  我只顾听着,也没有回应什么,很快兰姐就带我到了里面一间比较高大上的房间。

  这个房间在外面看上去有点阴森,靠近的时候,更是一股厚重的阴气在我周围缠绕着。

  起初,我并没有在意,想着这大半夜的,没有太阳的照射,这里让人感觉阴森也是正常的。163女人网

  我跟着兰姐进了那间最阴森的房间。

  进去之后,就看到里面坐着一个男人,他背对着我们,在门开的那一刹那,男人就开口说话了。

  “你来了。”他只是简单地说了三个字。

  我不知道他是在说我,还是在说兰姐,所以并没有回应他。

  “老板,人带到了,那我就先出去了。”兰姐说完就弯着腰退出去了。163女人网

  兰姐出去之后,那个老板就对我进行了面试,面试很简单,就是让我唱一首歌,一首歌很快就唱完了,老板迟疑了一会跟我说面试通过了。

  等我出去的时候,兰姐还在外面,她问我通过了吗,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然后兰姐就先带着我去换了衣服。

  这里的工作服是旗袍,兰姐给了我一套淡蓝色的旗袍穿上。

  换好衣服之后,我就跟着兰姐去了大厅。

  大厅的舞台上,有一个身穿粉色旗袍的女人正在上面唱着歌。

  这个女人,在我刚进入换衣服房间的时候,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让我一直记在心里,后来我跟兰姐提起的时候,兰姐叫我不要搭理这个人,她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女人,她害怕进来的新人会把她的第一把交椅给抢去,才会说那种话来吓唬我,让我第二天不敢再来上班。

  因为刚进来的时候就是兰姐接待我的,对于兰姐说的话,我也是十分的信任。

  兰姐带着我在一边坐下,而这个时候,穿着粉色旗袍的女人也唱完了。

  下面的男人都一个劲地喊着媚儿再来一首,媚儿再来一首。

  原来这个女人叫媚儿,我用好奇的眼神朝媚儿那边看去,忽然之间,媚儿的视线就落到了我的身上。

  她对着我露出了一抹微笑,然后把话筒放到了自己的嘴边,伸出右手,朝着我这边指来。

  “今天我们这里新来一个成员,她叫悠悠,相信大家会很喜欢她。”当媚儿把话说话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了够来。

  我被无数炽热的目光包围着,因为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所以一时之间根本没办法适应,身体里的血液顿时就开始沸腾了,鲜血立马就冲到了头上,脸部瞬间就变烫了。

  “一首你最擅长的歌,一万。”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并且是对着我说下了这句话。

  我顿时就闷了,他说什么?一万?我的天哪,只要唱一首自己擅长的歌,就能得到我一个月的工资,这里的人真是土豪啊!

  正准备起来,却被兰姐给拉住了,她对着我挤了挤眼睛,意思是让我别去。

  有点不明白兰姐的意思,为什么客人点歌,我就不能去呢,难道是兰姐眼红,不想让我赚这个钱?

  我又把视线放到了媚儿那边,看见媚儿已经走下了台,找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站着,同时脸上还露出一副很得意的笑。

  兰姐和对方说了很久,好像都没个结果,最后我还是上台去唱了。

  主要是因为我想赚这个钱,毕竟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有钱不赚是白痴。

  当我一首歌唱完之后,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讲话的,他们没说话,我就更加不敢说话了,等着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开口说话。

  “唱得不错,24小时之内,一万进账!”那人金口一开,我的心中顿时乐开了花,没想到一首歌就让我赚到了一万,真是太棒了!

  对方在我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而我下台跑到了兰姐的身边,兴奋地看着兰姐,如同一个小孩得到了糖一般,拉着兰姐的手。

  可是兰姐的脸上却是闷闷不乐,我晃动了一下兰姐的手,问她怎么了。

  兰姐也没说,只是让我坐下看其他前辈是怎么上班的。

  后来,下班时间到了,在下班之前,兰姐跟我说让我两个星期之后再来上班,我想问为什么,她只说让我听她的,别多问。

  我应声说好,下班到家的时候是上午七点,我在小区门口的早餐店买了一些吃的,然后回到了出租房。

  一直捣鼓到傍晚五点的时候才睡下,第一是因为唱一首歌赚到一万太兴奋了,第二是因为我还不适应白天睡觉。

  天渐渐暗下来,我钻进被窝开始睡觉。

  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听到一个冰冷而又霸道的声音传来。

  “这一万块,是我买你的,现在你就是我的人了!”

  我一下就被这个声音给惊醒了,满头的大汗。

  拿起手机看下时间,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点进去看了一下,我的银行卡里,入账一万元。

第2章 黑白照片

  没想到那个客人真的在24小时之内就把钱打给我了,我兴奋地起床,想着等会去银行把那钱给取出来一部分,因为当时租房子的时候,我就交了一个押金,还没交这个月的房租。

  等到了银行上班的时间后,我就出门了。

  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才来到银行门口,因为住的小区比较偏,没有公交,叫出租车的话,感觉比较费钱,反正放假,还是开走的比较划算。

  走到取款机钱,把银行卡插了进去,输入密码,查询余额,激动地看着里面的五位数。

  卡里真的有一万元,我激动地按下了取款,我输入了五千,最后拿下确定的时候,机器却出故障了。

  最后没办法,就去了柜台那边,取号排队。

  因为是工作日的原因,等的时间不是很长,很快就轮到我了。

  我把银行卡给了工作人员,说是取钱,对方看了我一眼,很嫌弃地说了一句,不到一万金额请去取款机那边。

  我说唯一的取款机坏了,我才来柜台的,她很勉强地开始为我服务。

  可最后奇怪的是,这钱竟然取不出来。

  她的电脑黑屏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取个钱而已,取款机坏了就算了,就连柜台的电脑都跟着一起坏了?

  难道是我的人品太差了?

  最后我去了另一个柜台前,让人帮我查下这钱是谁转给我的。

  因为一取钱,机器就坏了,心里总感觉是哪里不对劲。

  等那人查完之后,就跟我说,转钱给我的账户名是一个叫做张哲成的户主。

  张哲成?应该是那个客人的名字。

  我没有取第三次的钱,而是拿好银行卡,转身就走出了银行。

  走在大街上,真好路过一条人烟稀少的弄堂,弄堂边上坐着一个老婆婆,她的面前摆着一个碗,我看着可以了,就从口袋里拿出十元,扔了进去。

  “谢谢啊,谢谢!”老婆婆连忙对着我说谢谢,我也只是微微对着她点了点头。

  正准备走的时候,老婆婆忽然一声就把我给喊住了。

  “等一下!孩子!”

  我诧异得转过身,看向老婆婆,不明白她喊我做什么。

  “怎么了?老婆婆?”

  “孩子你快到老婆子面前来!快!”老婆婆一脸着急的样子,我被她的行为给吓住了,马上按照她说的,来到了老婆婆的面前。

  她撩起我的刘海,对着我开始仔细地端详,原本平静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哎呀!孩子!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最近都干了什么?”老婆婆说的话有点莫名其妙,让我一头雾水。

  “我没干什么啊,就是前天去上了个班,唱了一首歌,然后下班的时候,对方给我放了两个星期的假。”

  我把大概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老婆婆,她听完之后想了一下,还问我最近都接触了些什么人。

  除了上班地方接触的人之外,那就是平常吃饭店里的人,还有刚才在银行的那些人了。

  紧接着老婆婆还问我最近有没有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

  我想了下,也就只有刚才取钱的事情。

  跟老婆婆一说,她立马就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说糟了!

  “这钱你不能取啊!快把这张银行卡给我看看,我帮你想办法!”起初我还老实巴交地打算把银行卡拿出来,可是心想,这该不会是老婆婆想要骗我的钱吧?

  眼珠子一转,最近好像出了很多乞丐骗子,眼前的老婆婆不会就是吧!

  这么一想,拔腿就跑。

  跑了好久才停下来,实在是跑不动了。

  我好心给那个老婆婆钱,她却想着要骗我银行卡里的钱,真是太狡猾了,幸亏我及时反应过来!

  回到出租房之后,我就把银行卡给藏好了。

  因为没事做的原因,晚上很早就睡了,到了半夜,总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压着,但是手摸上去,又没东西。

  早上起来的时候,会感觉到身体特别的疲惫,白天的时候也没做什么重活,而且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应该是精力充沛的,可我就是感到很累,因为这个原因,我连续三天都没出门,基本上都是叫外卖上门的。

  直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竟然连下床的力气都快没了,脚刚落地,身体就软了下来,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床上。

  腰酸背痛,就跟被人打了一顿似的。

  不过也没道理啊,我一直在这躺着,谁会进来打我一顿呢。

  心想着是不是宅太久了,身体出了什么毛病,穿好衣服就打算去医院看看。

  到了医院,我直接挂了妇科,排了很长的队伍,轮到我的时候,医生问了我很多的问题,我都一一回答了。

  最后医生给我下的结论竟然是纵欲过度!

  我连忙摆手说不可能!

  我是单身,一个人住,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怎么纵欲!简直就是瞎扯淡!

  可是医生又说了一句很雷人的话,一个人也可以发泄的。

  我当场就被雷住了,他的意思就是我有那种嗜好咯?

  当场拍桌子走人,身后传来一句神经。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来这家医院了,瞎诊断不说,还乱给我扣帽子!

  生气地离开了这家医院,没想到又在路边遇到了上次想要骗我钱的那个老婆婆。

  老婆婆一眼就认出我了,跟在我的身后一直说什么看我印堂发黑,定是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让我赶紧把银行卡给她,她会想办法救我的。

  原本出了医院心情就不是很好,被老婆婆这么一说,直接停下来对着老婆婆就是吼了。

  “我好心给你十元钱,你倒好,嫌十元不够是吧!还惦记上我银行卡里的钱了!”

  我这一说,老婆婆的脸上立马就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看来是被我给说中了,她不好意思了。

  我冷哼了一声,准备走人,手却被人给拉住了。

  往身后一看,还是那个老婆婆,她一脸正气,严肃地跟我说,其实她是神婆,懂些道术,在她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就发现我的印堂有些发黑,过了这么几天之后,印堂比先前更加黑了。

  第一反应真的被老婆婆说的话给吓到了,神经紧绷了那么几秒,开始自己想想,按照老婆婆说的,大概意思就是我遇到鬼了,可是我这几天根本什么都没看到,怎么就遇到鬼了呢?

  “你就不要再编造些什么了,银行卡我是不会给你的,死心吧!”丢下这句话后,我就匆匆离开了。

  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那个老婆婆竟然还不死心,一路都跟着我。

  我气得直接停了下来,问她到底想怎么样!

  老婆婆还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她这是为了我好,也为了报答我给她十元的恩情。

  我想了一下,再朝老奶奶看了一眼,试探性地说了一句。

  “让我相信你可以,你需要证明我银行卡里的钱有问题,不然我是不会把卡给你的。”我这么一说,也是为了想让老婆婆知难而退,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拉起我的手,说是要带我去警察局!

  在去的路上,老婆婆跟我说,为的就是证明,转钱给我的那个客人他不是人。

  不是人?哼,我不经冷笑了。

  可是当我们来到当地的警察局,查了一下张哲成资料的时候,惊讶地发现。

  档案里根本就没有他的资料,也就是说,要么他不是本地人,要么他是死人!

  我的心跳瞬间就跳得不规律了,时而快时而慢。

  工作人员从死亡档案里查找了一下张哲成的资料,最后显示出了一份档案。

  档案上的黑白照片,就是那晚点歌的客人。

  我吓得直接撞到了后面的椅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3章 银行卡出现

  转头看向了老婆婆,她问我,现在还信不信她的话了。

  我连连点头,并说信,我信。

  如果现在还不信的话,那我不是傻了吗?

  抓着老婆婆的手臂,连忙问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老婆婆还是那句话,把银行卡给她,她会想办法帮我解决的。

  听了老婆婆的话,我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做决定回去把银行卡交给老婆婆。

  和老婆婆一起出了警察局,我叫了一辆车带着老婆婆回家去,匆匆来到自己的房间。

  在房间内翻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藏好的银行卡。

  怎么回事呢,明明夹在了一本书里,可是却没有,翻遍了我房间内所有的书,都没发现那张银行卡。

  我一下就急了,转身朝老婆婆看去,“没了。”

  “怎么会没了呢,你仔细找找。”说着,老婆婆就跟我一起找起来了。

  我们俩一起翻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找到,就连床底都翻了,还是没看到那张银行卡。

  “现在怎么办呢?”我心急如焚得盯着老婆婆看。

  她一脸认真地思考着,把手放到了下巴处。

  “要不这样,你去挂失,然后过几天再找不到就补办一张,没有银行卡,我不好帮你啊。”

  我按照老婆婆说的去做了,几天后,去银行补办卡的时候,那里的网络竟然坏了。

  也就是说,我根本就不能补办到银行卡。

  跑遍了本市的银行,每到一个银行总会出现那么一点小问题,而导致我不能补办银行卡。

  最后我来到了上次老婆婆跟我说过的地方,也就是老婆婆的住处。

  七拐八拐进了好几个弄堂,才找到老婆婆的家。

  皱紧了眉头,看向老婆婆家的大门,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伸手就准备去敲门了,敲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老婆婆的回应。

  我用力推了一下,那门竟然开了。

  心跳有点加速,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向看下老婆婆在不在里面,结果什么都没看到。

  一阵冷风吹过,吹动了我额前的散发,我也被吹得打了一个战栗。

  身体一抖,刚才的那种不好的预感又强烈了许多。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跨出了第一脚,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很老的建筑物,墙壁上基本都已经长了青苔。

  暗绿色的青苔趴在墙壁上,让人感觉这是一座空了很久的房子。

  身后的那扇大门不停地发出吱吱的声音,然后忽然一下就被关上了。

  我警惕地朝后面看去,根本就没人去关门,难道是被风给吹上的?

  这么一想之后,也就没再去多想。

  继续往前走,寻找老婆婆在哪。

  走了没几步,我就感觉四周的温度正在慢慢地变冷。

  手下意识地就抱住了自己的双肩,感觉只要这样做就能够取暖了。

  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有一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由于好奇心驱使,就往那个房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到门口,站着停了一会,门敞开着,而我却不敢往里走。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房子是别人家的,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事情。

  “啪嗒”地一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碎了。

  吓得我直接跳了起来,再朝四周看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是一只黑猫在屋顶上走,不小心踩下来了一块瓦片。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了一眼里面,最后还是进去了。

  一进去,就发现了躺在床上的老婆婆,这大白天的,老婆婆怎么还在睡觉呢。

  原来老婆婆是在家的,兴高采烈得走到了老婆婆的床边,伸出手去推了一下老婆婆,并且还喊她起床。

  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处,老婆婆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

  以为是她睡得太熟了,才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当我再次推她的时候,老婆婆那只靠近床边的手,就像是断了一样,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然后荡了两下。

  我的双眼都快看直了,眼角抽搐了几下。

  老婆婆难道?

  心中已经猜到了大半,可就是不愿意说出来。

  抖着一只手,慢慢地放到了老婆婆的鼻息间,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她有呼吸。

  我又壮大了胆子,把耳朵贴在了老婆婆的胸口,更是没有听到老婆婆的心跳。

  扑通一声,我直接跌坐到了地上,怎么都不会想到老婆婆竟然已经死了!

  我慌张地爬起来,然后踉跄地跑了出去。

  跑了好久都没停下来,因为老婆婆就这样无缘无故地死了,如果我还呆在那里的话,一定会被认为是杀人凶手的。

  出了门之后,我立马就回去了,然后一个人躲在出租房内,蜷缩在床上,就跟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一般。

  老婆婆的死,很突然,她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死了呢?

  而且还是死在自己家中的床上,这件事情很蹊跷。

  可是当下,对于老婆婆的死,我根本就无从查起。

  又或者是老婆婆的寿命已至,睡着睡着就升天了。

  虽然这么想着,可就是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没过一天时间,就有警察查到了我这里。

  下午的时候,警察敲响了我的房门,我穿着一身睡衣去开门的。

  警察站在门口问我是林悠然么,我点了点头。

  警察叫我换身衣服,现在就跟他们走一趟。

  我想了一下,问他们是不是因为一个老婆婆。

  警察说是的,我也没有多问什么,转身就进去换好了衣服。

  跟着警察来到了案发现场,他们说在这里只看到了我的脚印,所以直接问我老婆婆是不是我杀的,我慌忙摇手说不是。

  边上一个警察说,老婆婆是窒息死的,也就是说,当时应该是有人拿着什么东西,勒住了老婆婆的脖子,才导致她不能呼吸,最后窒息死。

  可关键就是根本就发现不了老婆婆的脖子上有什么勒痕,也一条小小的痕迹都没有看到。

  最后他们也是束手无策了,就问了我是怎么认识老婆婆的。

  那个询问我的警察,就是上次老婆婆带我去查张哲成户口的时候,帮忙搜资料的人。

  他一脸严肃地盯着我看,吓得我直接咽了一口口水之后才说了我是怎么认识老婆婆的。

  听完我说的话,他想了一番,“我大概知道婶婶是怎么死的了。”

  婶婶?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警察,没想到他竟然是老婆婆的亲人。

  和他又说了几句话之后,他就允许我回家了,也没让我去警察局。

  “你最近小心点吧,估计害死婶婶的那个东西,还会急促缠着你。”在我离开之前,那个警察还不忘提醒我一句。

  我对着他微微一笑,表示感谢。

  回去之后,感觉房间中有些东西好像被动过一样,我随便一翻,竟然翻到了那张不见了很久的银行卡。

  仔细看了一遍,确定这张卡就是上次不见了的那张。

  可是当时我的确有仔细地找过,现在这个地方也翻过的,为什么当时就没有看到呢?

  我手拿着消失已久的银行卡,心中又有些惊慌。

  现在是不是应该去找那个警察?也许他能够帮我!

  这么一想,转身就要开门走人。

  而门却在这个时候打不开了。

  门坏了?还是怎么了?

  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这扇门,又试图开了几次,还是不行。

  桌子上有什么东西忽然滚落了下来掉在了地上,我朝身后看去,有点疑神疑鬼,仔细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其他人在这里。

  我这房间是一间只有几平米的小房间,房间只有一扇门和一扇窗,门是关着的,而窗户也是紧闭的,也就是说,这东西掉地上,并不是风吹的。

  忽然,一双手抱住了我的身体,让我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无字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无字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总裁保镖10章

    原标题:总裁保镖10章小说名字:总裁保镖第0010章:优越感江洹看了一眼林梦云笑道:“帮老林看店也能赚点钱,比我去工地要轻松得多,不会那么辛苦。”“哦?你还去工地干活?不知道你干的是什么活?”程刚眼神中的不屑和轻蔑更加明显。搞了半天,这家伙只是个农民工?亏得他还以为这家伙好歹也是个小职工,没想到却比小职工还不如呢!江洹无所谓地耸耸肩:“一般就是去搬砖,扛扛东西,偶尔当水泥瓦工砌墙,不过最近活难找。”“原来是这样啊,我跟梦云一般都是在学校内研讨学术问题,基本上都是去一些普通的学校开学术讲座拿学术费

  • 谁的风景谁的心10章

    原标题:谁的风景谁的心10章小说:谁的风景谁的心第10章恶魔她老妈就知道凡是她爷爷的命令,莫小菲不得不从。“老妈你赢了,老妈你赢了。”莫小菲怒气冲冲地从沙发上跳下来,朝楼上跑去。“别忘记是明天晚上,SKEN,七点。”老妈趁莫小菲不注意暗暗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她就知道这招管用,等莫小菲发现这不过是她和闺蜜富太太临时做的决定,一定会疯的,不过到那时候她应该感谢她这个妈咪了,给她介绍了一个那么好的男人。那个孩子她可见过,那身材,那脸蛋,绝了,就是时下流行的男神。要是她们两人生出宝贝了,那还不漂亮死,她

  • 特战荣耀10章

    原标题:特战荣耀10章书名:特战荣耀第十章你能不能扮演我的凯子?回家的路上,丁薇很客观的把小魔头的所有“伟大壮举”都说了出来——在学校里动手打人,被学校记大过;在非凡集团胡作非为,得罪客户;和陈静闹意见,多次捉弄陈静,甚至又一次在公司里把陈静的裙子扯坏,差点让她当众出丑;另外,不听姐姐林若心的话,在学校里无故旷课,做什么事都喜欢先斩后奏,等等等等,不胜枚举。罗非无奈的摊手道:“的确欠揍。”“可是,我怎么能揍她呢?”林若心叹道,“说句让我自己心里不舒服的话吧,如果没有她,我也住不到林家来,也不可能

  • 岐黄仁心隐于世10章

    原标题:岐黄仁心隐于世10章书名:岐黄仁心隐于世第十章彪悍的丫头难得迎来第一个休息,正好又是黑沟县一个星期一次的集市。叶晨打算逛一逛。只是他没想到集市上竟然这么多人。好像买东西不要钱似的,街道上全是人,有些摩托车和小汽车想要穿过,不比浙海堵车的速度快,甚至更慢。一旁的摊主都扯着嗓子介绍自己的商品,场面好不热闹。人群中,叶晨发现一个纤纤身材,修长的双腿,一脸纯净的脸蛋,此人正是于晓娟,看她的模样好像是在跟摊主讲价。这时,一个长相猥琐的青年靠近了她,毫无疑问,这猥琐的青年就是传说中的色狼,看样子还是

  • 女神佳期10章

    原标题:女神佳期10章小说名:女神佳期第10章:性感女郎“喂,老黄,你这么做就不厚道了吧!”其中一个老头不满道。“赌石生意就要开诚布公,我觉得在这里拍卖挺好的,哥几个你们说是不?”“我这不是担心人多眼杂嘛?”“少找借口了!”另一个人嘲讽道。“对了……小伙子,我很疑惑,想请教一下,你是怎么看出来这块原石里有翡翠的?”“是啊,有没有什么诀窍?能不能教教我们?”有人这么一问,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声,纷纷竖起了耳朵。“童子运啊怎么教!”李文哈哈一笑,说道。“真的都是运气啊!”此话一出,一群人臊红了脸。“五

  • 都市易传录10章

    原标题:都市易传录10章小说名字:都市易传录第十章保镖任务第二天,肖遥刚睁开眼睛,就被吓了一跳。“我靠!你是谁啊?”肖遥猛地爬起来,这倒不是说他胆子小,谁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苍老的脸都会被吓一跳。“小子,昨天你才治好我,今天就不认识我了啊?”李老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肖遥拍了拍脑袋,才彻底的回过神来,没好气道:“老爷子,你要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呵呵,小兄弟,你叫肖遥是吧?”李老爷子看上去,状态非常的不错,肖遥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早就能下床走动,而且精神气十足的了。“您还是叫我小子吧,小

  • 若我不曾爱过你10章

    原标题:若我不曾爱过你10章小说名字:若我不曾爱过你第10章我放弃了,我不爱你了于落安倒抽了一口凉气,立刻哭了出来去拽宴遇琛,委屈的瞪向周小乔:“小乔,你怎么能血口喷人?我从来没想过嫁给遇琛,就因为他对我比较温柔你就这么诬陷我吗。小乔,你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人了……”“不。不是的,遇琛哥哥你听我说,我真的听见她讲电话了!”宴遇琛脸色越来越黑,一把扯开周小乔,冷笑道:“周小乔,没想到你这么恶毒。落安只是暂时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可你居然这么冤枉她?你以为是个人都跟你一样狠毒吗?!”面对宴遇琛的话,周小乔

  • 莫道春来早10章

    原标题:莫道春来早10章书名:莫道春来早第10章看了不该看的所以那时候,我所有的对上学的幻想,就这么破碎了,碎的一干二净,什么都剩不下。在那之后,我也更加自闭,不愿意说话,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可纵使是这样,他们依旧是不肯放过我。有一次,他们按惯例,让我做值日生,擦卫生间的墙壁和洗刷厕所。那是所有学生最讨厌被分到的工作,如今却都轮到我的头上。但是我那天就偏偏很倒霉,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事情。“淼淼姐,这是我从我爸那拿来的好东西,孝敬给你。”我正在厕所隔断中用拖布擦着地,外面却传来这样的一句话,搞得我不

  • 轻歌曼舞彩蝶飞10章

    原标题:轻歌曼舞彩蝶飞10章小说名:轻歌曼舞彩蝶飞第十章:她的怒火叶清歌在男人的细心照顾下,脸上的伤终于恢复的差不多,露出了白皙的脸蛋,情绪也渐渐平静。叶清歌看着男人的眸子,语气有些失落,轻声道:“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男人一愣,停住脚步,嘴角勾出一抹笑容,十分耀眼:“我叫……黎至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黎至明离去后,叶清歌呆坐在床上,朱唇轻启,不断重复那个名字。黎,至,明吗?黎晏清喝了些酒,神色有些模糊,倒在沙发上。叶小荷见状,推着轮椅上前。“清歌……”黎晏清轻唤。叶小荷闻言愣了愣,

  • 错过此生心如止水10章

    原标题:错过此生心如止水10章小说名称: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十章莫晨曦,你值吗?“你放手。”莫晨曦眼里闪过慌乱,盛亦轩抓着她的手腕,拖着她走,莫晨曦几乎是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她都尽量避开他了,为什么他还是不放过她,她想在他面前留点尊严,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的狼狈和卑微。看着盛亦轩面无表情的侧脸,莫晨曦知道他在生气,而且是很生气的那种,只是他为什么要生气?“哈喽,亦…亦轩。”黄医生看着迎面而来的盛亦轩冷若冰霜,打招呼的手顿了顿放了下来,而盛亦轩就像没看到他似的,拉着莫晨曦径直朝前走去。“那不是李馨的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