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误入婚途:总裁老公太溺宠 大结局

2017/12/3 9:10:19 来源:网络 []

书名:误入婚途:总裁老公太溺宠

第一章 噩梦还是现实?

“啊~啊~啊~”怀里婴儿的哭声在黑暗中格外响亮,而林雨卿正抱着他没命的跑着,没有路灯,周围一片漆黑,隐约看见后面有个黑影在追她。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是谁?是谁在追我?”林雨卿的心里充满了恐惧,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她心里却非常清楚的知道,那个黑影是为了她怀里的婴儿而来。

这个婴儿又是谁呢?他这么小,林雨卿从来没见过他,但是,心里有一种十分亲密的感觉,就好像是,他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她的孩子还没出生啊……

林雨卿想不明白,但是她知道她不能让那个黑影把他夺走,前面那个阴森恐怖的建筑是什么?

好像是医院,要快点跑,那个黑影越来越近了,林雨卿心里的恐惧也越来越多了,她好害怕,只能尽快的跑着,怀里婴儿的哭声已经越来越小了,怎么办?怎么办?

昏黄的灯光,走廊,楼梯,一扇扇门,哪里才是安全的呢?要逃到哪里去呢?黑影越来越近了,啊,坏了,前面没路了,林雨卿扭头看着越来越近的黑影,抱紧了怀里的婴儿,她知道,她保不住他了,心剧烈的痛了起来,但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影越来越近,马上就要到脸前了,林雨卿看清了她的脸,她是,她是……

“雨卿!雨卿!”睁开眼看见的是夏帆布满血丝的眼睛,还有一片纯白的色调,“你怎么了,刚刚好像喘不过气的样子,不舒服吗?要叫医生吗?”

原来是噩梦,林雨卿松了口气,手习惯性的抚上肚子,怀孕后她总是喜欢摸肚子,尤其是肚子显怀后,夏帆偶尔会笑话她,但是她说她是在和宝宝交流。

但是这次她摸到的是一片平坦,她掀开被子,“孩子呢?夏帆,我们的孩子呢?”林雨卿抓着夏帆的手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雨卿…”夏帆看着她失控的样子,说不出的心疼,把她揽在怀里,“雨卿,你听我说,孩子我们还会有的,医生说了,只要好好调理,不会影响以后的生育的,乖,不要哭了”

“以后?我不要以后,我只要博衍”林雨卿想要推开夏帆,却被他抱得更紧,

博衍是他们夫妻二人为还未出世的孩子取的名字,取自《远游》:“音乐博衍无终极兮”,形容乐声拨打广远、舒展绵延的样子,因为他们夫妻二人,对音律都是一窍不通,所以希望未出世的孩子能在姓名上补足一点,可是现在呢?一切都没有了!

而罪魁祸首就是孩子的奶奶,夏帆的妈,她的婆婆,李萍萍。

林雨卿清楚的记得,当时她正在端着给李萍萍煲的营养汤上楼,刚走到二楼楼梯口,就看见李萍萍板着一张脸站在那里,她刚想叫她,就被她狠狠的推了一下,要不是楼梯扶手挡了她一下,她整个人就滚下楼梯了,虽然没摔下楼梯,但是肚子却狠狠的撞在了地上。

林雨卿疼的说不出话来,李萍萍本来准备抬脚把她踢下去,但是看见听到动静从房间出来的夏帆,于是假装踩滑,摔在了她身上。

她那狰狞的笑容,林雨卿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疼痛让她当场昏了过去,昏过去之后隐约听见她在大声哭喊:“我的孙子啊”

孙子?还真是讽刺。

夏帆感觉怀里的雨卿渐渐安静下来,轻轻的让她躺下,给她盖好被子,虽然他不懂,但是他知道,雨卿现在不能着凉,“雨卿,你饿不饿?”

林雨卿扯过被子,把头藏在被子下面,又开始哭了起来。来自http://www.163nvren.com/夏帆看着她,心疼,却不知道怎么安慰,雨卿心里有多难受,他懂,但是,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他听到动静出来,就看见雨卿摔倒在地上,母亲想去扶她却不小心踩滑,为此母亲昨晚守了一夜,一直在哭,怎么劝都不听,早上听到医生说雨卿没事了才肯回去睡觉。

母亲已经如此自责,他一个当儿子的怎么忍心再去责怪呢?更何况,现在雨卿的身体最重要,想到这里,他决定先去买些吃的,毕竟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临近中午,雨卿还没有吃东西

“雨卿,我去医院餐厅给你买些吃的,很快回来,你乖乖的,不要哭了,听话”看着躲在被子下面不出声的雨卿,他叹了口气,转身出去了。

很久以后的某一天,夏帆开始后悔他自己当时的这个举动,哪怕他晚几分钟出去,他和雨卿就可能就是另一种结果了,不过,也可能夏帆和林雨卿的缘分就那么多,哪怕他们曾经牵着对方的手,许下永远不离不弃的誓言,可是,最后陪着她继续人生路途的人不是他。

夏帆走出去没5分钟,林雨卿在被子里就听见门响,以为是夏帆回来了,就没有出声,谁知道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刚想掀开被子看看,就有一个重物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肚子上,“啊”林雨卿痛的尖叫出声,掀开被子,看到的却是李萍萍和孙然站在那里得意洋洋的看着她。

“你们干什么”林雨卿忍痛对着她们吼道,李萍萍这个狠毒的女人,害她失去孩子还不够吗?居然还跑到医院来,还有孙然,这个企图破坏她家庭的小三,居然还有脸出现在她面前,枉费她之前对她掏心掏肺。

“来干什么?哈哈”李萍萍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当然是看你死没死了,本来以为夏帆在这里,还准备了饭菜,结果刚上来看到他坐电梯下去,回来也得10分钟以后了”说完整了整衣服,坐在了靠墙的沙发上,“长话短说,林雨卿,你打算什么时候滚出我们家,孙然可是等着呢,你赶紧滕地啊”

“你……”林雨卿气的说不出话来,

站在旁边的孙然却开口了,“要我说,妈,您还是心软,直接把她从楼上推下去得了,弄得半死不活的在这里碍我和帆哥的事情”

“哼,没事的”李萍萍拍了拍孙然放在她肩膀上的手,站起身,走到林雨卿的床前,俯下身,“你看看她这幅样子,怎么和你比呢?”

李萍萍狞笑的样子,和林雨卿噩梦里的那张脸重合,她拿起身上的饭盒狠狠地朝着李萍萍砸去,饭菜洒了她一身,李萍萍摸着额头上的血,笑了。

站在她后面的孙然突然推了她一下,下一秒李萍萍就跪在地上哭天抢地:“雨卿,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当时真的是不小心摔在你身上的,你砸我我也认,你要是还不解气,就打我吧,是我,是我害死了你们的孩子,是我害死了孙子,都是我的错,雨卿……”

夏帆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回来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他的母亲顶着一身饭菜跪在雨卿床边哭喊着,额头还有不断流血的伤口,他来不及多想,立刻赶到母亲身边,想把她扶起,母亲却抓着他不肯起来“夏帆,你回来了,你不要怪雨卿,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你们的孩子,是我……”话还没说完,李萍萍就昏了过去,“妈!妈!”

“阿姨阿姨,你怎么了?”孙然也赶紧蹲下身佯装关心

“林雨卿,你太过分了!”夏帆抱起怀中的母亲冲林雨卿吼道,说完就急忙跑了出去“医生,医生…”

林雨卿看着他的背影,心痛的快要窒息,孙然却在在跑出房门之前,扭头对着林雨卿粲然一笑,比了一个“v”的手势。163女人网

林雨卿拿起桌上的杯子用尽力气朝着孙然的方向砸去,玻璃破碎的声音引来了走廊上病人的好奇的张望,但是林雨卿已经没有心思顾虑那么多了。

她失去的孩子、李萍萍恶毒的笑、夏帆离去的背影,还有孙然刚刚胜利者的姿态,这些像重达千斤的锤子,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她的心,她像个疯子一样,坐在满屋的狼藉中间嚎啕大哭,她感到剧烈的头痛,又一次昏了过去。

林雨卿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多久,她是被前来提醒自己需要交费的护士叫醒的,已经欠费,需要家人去交费,“家人?”林雨卿苦笑,她哪还有什么家人,唯一的母亲远在北方的小县城,而夏帆,这个原本她最亲近的人,把她一个人扔在病房一下午。

林雨卿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夏帆打电话,毕竟如果现在远离夏帆的话,那不就等于是不战而败吗?但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又让她心里一痛,

“林姐,帆哥……”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夏帆曾经向她保证此生不会再有联系的孙然

“叫夏帆接电话”

“帆哥去给我交费了,林姐,你千万别生气,帆哥刚刚知道我怀孕了,特别不放心,非要给我全面检查……”

怀孕了?孙然后面说什么,林雨卿什么都听不到,怀孕了,孙然怀孕了,李萍萍,怪不得你这么心急,这样一步步,逼的真是紧呢。

第二章 带我走,好吗?

林雨卿自己在病房呆坐了很久,护士再一次的来提醒她,六点之前要交上住院费,林雨卿看了看时间,拿起手机拨了方寒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啊,对,方寒出差去了,还有谁呢?还有谁能带她走呢?林雨卿一时之前想不起该向谁求助。

倒不是林雨卿人缘不好,相反,她大大咧咧,又不记仇的性子,很招人喜欢。只是结婚后,应婆家的要求,辞了工作,和前同事日渐疏远。163女人网更何况,人在落魄的时候,只想让最亲近的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前所未有的孤单无助感包裹着林雨卿,她感觉自己像被世界抛弃了:孩子没了,丈夫现在和小三在一起,最好的朋友方寒的电话打不通,公公在A市,母亲远在千里之外,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恍惚间,脑海中浮起一个人面若冰霜的脸。

彼时乔林正在开会,关于A市的项目何时开发,但看到来电显示,乔林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去接了电话,“乔林,是我”电话那边传来林雨卿有气无力的声音

“你怎么了?”雨卿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林雨卿听到乔林的声音,忍住想哭的冲动,吸了吸鼻子,对他说道:“乔林,你能来接我吗?”

“你在哪里?”

“xx医院妇产科XXX号病房。”

“好,我现在就去”乔林转身跟副总经理安排了一下,就急匆匆的走了,公司员工都有些诧异,乔总向来沉稳,很少有这样匆匆忙忙的情况出现。

赶来后的乔林看着林雨卿苍白的脸和地上的狼藉,眸子里有隐忍的愤怒,但是什么也没说,把被子裹在林雨卿身上,抱起就走,走廊上碰见一个护士,护士有点惊慌:“被子不能带走啊”可是乔林并没有停下脚步。

林雨卿被乔林紧紧的抱在怀里,她把头埋在乔林怀里,胸口的温度让她觉得温暖,啊,真好,有人来接她了,但是走了几步,乔林却突然停了下来,林雨卿抬起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夏帆站在电梯口,手里提着饭盒,看着她和乔林。

林雨卿把头埋在乔林怀里,闷闷的说了声:“我们走。说明163nvren.com

走过夏帆身边的时候,他并没有阻拦,只是低声说了句:“照顾好她”

乔林顿了顿,“你没资格说这句话”

把林雨卿放到汽车后座,把抱枕放到她头下做枕头,把车内空调开到最大,看着依然在哭的林雨卿和自己被鼻涕和眼泪蹭湿的袖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找出纸巾放在她手边。

刚好是下班时间,被堵在路上,乔林开车到家时,林雨卿已经睡醒一觉了,想自己走,可乔林根本不容她拒绝,一路把她抱进屋里,拿出干净被子,又找了一套自己洗干净的睡衣,

“先凑合穿我的吧,你想吃什么?我叫外卖”

林雨卿勉强冲他笑了笑,“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点,我去给你煮点粥,你先躺一会儿”等乔林端着粥进来的时候,林雨卿已经睡着了,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乔林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然,发烧了。

家里没有感冒药,把林雨卿自己放在家里他也不放心,正在头疼怎么办的时候,林雨卿的手机响了,是方寒。

“喂,雨卿,怎么了?我刚下飞机”

“你回来了?”

“啊?”方寒看了下手机,确定自己没打错“乔林?”

“是我”乔林一边打电话,一边把林雨卿踢开的被子重新盖回去

“咦?林雨卿的手机怎么在你那里啊”方寒有点疑惑,夏家向来管得严,林雨卿结婚后,连他都很少见到她,但是这两人怎么能凑到一起?

“她在我这里,你方便吗?买点感冒过来,她发烧了”

“啊?”方寒更加搞不懂了,林雨卿怎么跑乔林家里去了,而且还发烧了?

“等你来了再跟你解释,快点,对了,不是郊区的别墅,是XX小区”乔林在郊区有套别墅,但是他不能带雨卿去,因为家里的保姆赵阿姨在,只能把雨卿带到这里,不过虽然不常住,但是一切物品都很齐全。

乔林挂了电话,在冰箱找了些冰块,用毛巾包了,放在在林雨卿的额头上,给她掖了掖被角,还没来的及抽回手,就被林雨卿抓住了。

林雨卿本来想去拿额头上那个冰冰凉凉的东西,结果半路又碰见乔林的手,放在脸上蹭了蹭,乔林慢慢抽回手。

她有些懊恼的哼了两声,依然迷迷糊糊的睡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有多么不合适。推荐163nvren.com

乔林有些尴尬,刚刚那一瞬间的柔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是没有过女人,但是刚刚的触碰让他有了想占有的想法。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禽兽,他刚准备起身去拿冷水洗一下脸,就听见门铃响了。

打开门,方寒看着乔林有些涨红的脸,觉得奇怪:“你怎么了?”

“额……我没事”乔林有些不自然,“林雨卿在那间屋,你去看她吧,我去给她到杯水”,给方寒指了方向,乔林就转身去了厨房

方寒来到屋里,发现林大小姐已经趁着乔林给他开门的空,成功的把自己踢到了一边,方寒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正准备给她盖上,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林雨卿的肚子,怎么是平的?她前几天还给他发了照片,让他看新买的孕妇装好不好看,他记得当时她的肚子还是隆起的,他还开玩笑的说她是大肚婆,但是现在……难道她……

“你干嘛呢?”乔林端着水杯进来,看见方寒拿着被子愣着有些奇怪,

“没事”方寒给林雨卿盖好被子,拿出药,又把她拽起来吃药,喝水,然后又把她按到被窝里继续睡。

林雨卿隐约听到两个人压低声音在谈话,她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但是她隐约辨认出和乔林说话的是方寒,方寒回来了,这让她觉得安心。

方寒打开冰箱拿出啤酒,他有点累了,今天开了一天的会,会议结束也没休息就直接坐飞机回来了,刚刚给林雨卿盖被子的时候,他可以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但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你倒是不客气,给我一瓶”

“跟你客气有什么好客气的啊”方寒递给他一瓶,又在冰箱里找了找,只有五六罐咸菜,不用想也知道是乔林奶奶腌制的,“我说,你家冰箱怎么没吃的啊”他还没吃晚饭呢

“那不是有几罐咸菜呢嘛”乔林奶奶最近喜欢上了腌咸菜,前几个月让乔林去乡下买了几口不大不小的水缸,最近一段时间,只要乔林去看她,临走肯定会被塞上一罐咸菜,不要还不行,老太太不乐意。

“你是说让我喝酒吃咸菜吗?”方寒丢给乔林一个大大的白眼

“锅里有粥,你喝不喝”乔林冲厨房指了指

“嗯,行”方寒转身盛了碗粥,想了想,问了下乔林“你吃饭了没”

“没”乔林懒懒的答道,

方寒又盛了一碗粥,又从冰箱拿了一小碟咸菜放在桌上,示意乔林过来吃“那个……林雨卿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清楚”乔林摇了摇头“我今天下午接到她的电话,听声音就不对劲,到了医院,她自己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病房里,病房里乱糟糟的,地上还有血,不过我倒没看见她身上有渗血的伤口”

“她自己一个人?夏帆呢?”方寒有些诧异,林雨卿可是夏帆的宝贝疙瘩,平时这两个人天天腻歪在一起,他怎么可能把林雨卿一个人丢在医院?

“夏帆不在,不过,我抱着林雨卿出来的时候,在电梯门口碰到了他,他也没拦,就说让我照顾好她,回来她就发烧了,我什么都没来得及问”

“对了,你在哪个科接的她?”方寒更加疑惑了,夏帆居然由着林雨卿被另一个男人带走,还让别人照顾好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妇产科啊”乔林吃了口咸菜,天呐,奶奶这是放了多少盐啊,齁死了

“妇产科……”方寒若有所思

“怎么了?”乔林有些奇怪

“嗯…林雨卿好像流产了”方寒马上纠正自己“不,不是好像,是确实,我刚刚给她盖被子的时候,看到她的肚子是平的”

“流产了?”乔林有些吃惊,他上一次见林雨卿大概是在四个月前了,那时候林雨卿还没显怀,所以他不知道林雨卿怀孕的事情“难道林雨卿是因为流产受到了婆家的驱赶?但是不对啊,如果林雨卿刚刚流产的话,夏帆应该守在她身边照顾她啊,但是从病房的情形来看,明显是大闹一场过的”

“哎”方寒把领带扔到一边,松了松领口“等明天问问她吧,我们两个在这猜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们两个人以为林雨卿会和以前一样,不管多大的事,第二天都会元气满满的想办法去解决,她比小强还小强。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和往常不一样。

第三章 金屋藏“鬼”

第二天早上方寒给林雨卿测了下体温,确定她没有发烧后,就把她接回了自己的家,毕竟在乔林那里住着不太合适。

到了方寒那里,林雨卿就一头扎进了被窝,因为林雨卿素来有着“睡神”的称号,方寒以为她还没睡够,给她做好饭,嘱咐她一会儿醒了记得热热吃,就走了,中午也给她叫了外卖,可等他晚上回来才发现,林雨卿一口没动,喊她她就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硬拽起来也就喝一两口粥,喝完就吐。

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说。整天要么呆呆的坐着,要么就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哭不闹,整个人跟没了魂一样。

方寒一个头两个大,林雨卿这边有事,公司那边又有批服装需要改版,设计部门忙的不可开交,别说请假了,他现在中午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林雨卿的母亲有高血压,方寒不敢通知她。偏偏乔林那边又出差了。方寒无奈,只能晚上请社区医院的护士来给她输葡萄糖。

等乔林出差回来,准备去方寒家看看林雨卿,到了他家楼下刚好碰见买菜回来的方寒,方寒说自己去拿个快递,给了他钥匙让他先上去,结果他刚打开门,就吓得差点跑出去:一个裹着床单,眼窝深陷,目光呆滞,头发像鸡窝一样的女人从他眼前飘过。

要不是有影子,乔林真的以为自己见到鬼了,正在想要不要给方寒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方寒就回来了,

“你在门口站着干嘛,怎么不进去?”方寒看乔林门口傻站着,问道

乔林转身问他:“方寒,你什么时候又养了一个女鬼?别人是金屋藏娇,你这是金屋藏鬼啊”

方寒白了他一眼,没说话,把他推开,自己进了屋

“喂,怎么了啊”乔林关上门,又往“女鬼”那边看了看,“女鬼”已经关上了房门。

“我这里除了林雨卿,还能有哪个女人能进来?”方寒一边把菜拿出来,一边没好气的答道

“你是说…刚才那个女鬼是林雨卿”乔林不敢相信“她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哎”方寒叹了口气“你过来帮我洗菜,我去给社区医院打电话,让护士来给她输葡萄糖”

“葡萄糖?她在减肥啊?”乔林把菜在水里涮了涮就放一边了

方寒打完电话看着乔大少爷“涮”过的菜有些无语:油菜连菜叶都没掰下来,洋葱也没扒皮,胡萝卜还在滴答着泥水只得又拿回来一边洗菜一边跟乔林说话“已经一个星期了,不吃不喝,看她的状态,好像也没睡觉,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说。偏偏我这几天忙的焦头烂额,晚上没加班都是公司同事照顾我了”

乔林低着头想了想,抬起头对方寒说道“夏帆他爸好像还不知道林雨卿流产的事”

方寒听到这句话关掉了水龙头“怎么说?”

“我不是去A市出差嘛,去之前听我家老爷子说,夏帆他爸为了一个项目已经在A市呆了半个多月了,等我到了A市,在酒店大厅刚好碰见夏天明和他的一个熟人聊天,那个人好像问夏天明是不快当爷爷了,夏天明说快了,还有4个月。那说的不就是林雨卿肚子里的孩子吗?”

方寒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件事有点蹊跷,从之前雨卿和他聊天所讲的情况来看,夏家对林雨卿肚子里的孩子那可是相当重视,但是夏天明现在居然还不知道林雨卿流产的事,实在是太奇怪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方寒实在是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乔林看着方寒愁眉苦脸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这事交给我吧,我去查,林雨卿这是心病,不知道发生什么,我们也没办法对症下药啊”

又过了几天,方寒手头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了,林雨卿瘦的越发厉害了,方寒正在考虑要不要带林雨卿去看心理医生,这边乔林却怒气冲冲的冲到了家里,一脚踢开了林雨卿的房门,把她拽起来,甩手就是一个耳光,林雨卿被打的又躺了回去,但她好像不知道痛一般,没有反应,乔林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照片扔在她身上,

“林雨卿,你他妈的看看你这个鬼样子,孙然都他妈大摇大摆的住进家里了,你在这不吃不喝的是给谁看啊,啊?”

说完一把拽起来林雨卿,把她拖到餐桌前,桌上是方寒还没有来得及收的饭菜“林雨卿,你要是想死我不拦着,厨房有刀,窗户也没封,十七楼的高度够你死的了,但是你别在这半死不活的恶心人,我问你,你是想好好活着,为你,为了你的孩子,好好跟夏家算账,还是想自暴自弃,由着别人把你踩在脚底下?你说!”

林雨卿端起面前的碗,拿起筷子,拼命往嘴里扒饭,大口大口的吃着。对的,她要活着,她的孩子,不能白死。李萍萍,孙然,你们等着。

那估计是林雨卿这辈子吃的最有味道的一顿饭了,因为……混进了不少的眼泪和鼻涕……

看见林雨卿吃饭,方寒心里松了口气。

“妈的”乔林骂了句脏话,扔下外套又急匆匆的走了,方寒有点担心,但是这会儿雨卿情绪不稳,他不放心把雨卿一个人留在家里,给乔林打电话他也不接,只能在心里祈祷乔大少爷不要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不过乔大少爷没能让他省心,这货直接开车堵在了夏家大门口,也是巧,正好碰见夏帆陪着孙然做产检回来,乔林这边二话不说,直接就用拳头招呼上了,本来二人是难分伯仲,但是乔林在气头上,夏帆这边也就渐渐失了气势,最后被乔林按在地上狂揍。

孙然吓得在旁边大声尖叫,又不敢过来拉架,想打电话,手却一直哆嗦,好不容易拨通了电话,李萍萍还没在家,李萍萍听说自己的宝贝儿子居然在家门口被打了,也是急匆匆的往回赶,但是比她先一步赶回来的却是夏帆的父亲夏天明。

误入婚途:总裁老公太溺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误入婚途 或 总裁老公太溺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首届“遗产地DIBO论坛”在景德镇陶溪川举行

    2018年1月16日,由清控人居遗产院、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清控遗产DIBO联盟主办,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与北京华清安地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协办,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集团承办的首届“遗产地DIBO论坛”在景德镇陶溪川举行。会议同期,“UNESCO2017年度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之创新奖”的授奖仪式隆重举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HimalchuliGurung女士、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董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刘伯英向获奖者张杰、刘岩、刘子力、胡建新、李婷、张冰冰等人赠送了纪念奖牌。16

  • 《幸福中国视域下的老年体育干预》著作出版发行

    《幸福中国视域下的老年体育干预》一书出版发行该书作者之一于军教授(鲁东大学体育学院院长,二级教授,硕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山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山东省教学名师)水母网1月17日讯(记者王鑫)近日,记者从鲁东大学获悉,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幸福中国视域下的老年体育干预》一书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由于军教授与成都中医药大学刘天宇博士联合完成。“城市组非常健康与健康人群总和不到30%,农村组有72%的老人以为体力劳动可以替代体育活动,100%的人不知道如何运用体育来预防疾病…

  • 2018:北京翰海春拍藏品征集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国民收入的提高,许多中产以上收入人群已开始将目光转向艺术品投资。目前,中国已然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艺术品消费大国,进入一个全新的艺术品消费时代;但国内的艺术品市场信用环境依然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伪品、赝品充斥其中,让国内外许多收藏者望而却步,甚至蒙受经济损失。因此,藏品的真伪鉴定、价值评估就成为买卖双方的共同需求。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定于12月13-16日举行2017秋季拍卖会,13-14日预展,15-16日拍卖,地点为北京嘉里大酒店。随即2018翰海藏品征集开始,

  • 爱心永在 艺动燕赵

    艺术服务大众,书画助力社会文化建设,助力邯郸涉县禅房村教育,河北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跟着画家去旅行》栏目在筑梦求学公益的道路上不断前进,力争将更多的温暖送到贫困孩子们的身边。“尧望鸿飞”姚小尧师生书画作品展2018年1月16日在邯郸博物馆胜利召开,河北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副馆长郭庆华、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刘金凯、河北省文联秘书长张海英、河北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副总监封荣文,及邯郸市委宣传部、市人大、政协、书协、相关新闻界等领导出席了本次活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我们把关爱的目光投向他们,河北广播电视

  • 今天腊月一,和小编一起说说腊月习俗那些事~

    腊月是一年之岁尾,正值寒冬。民谚云:正是言之其冷。这时冬季田事告竣,故有“冬闲”之说,辛苦了一年的人们可以稍稍歇一会儿,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节日的味道。这是迎接春节的前奏曲,在这个前奏曲里有着丰富的内容。人们多忙着杀猪宰羊,准备过年食品,集市里格外热闹兴旺,年画、春联、猪头、鱼虾、年糕以及各种果品应有尽有,办年货的人穿行其中,熙熙攘攘。腊月的由来农历十二月,俗称腊月,古时候也称“蜡月”。所谓“腊”,本为岁终的祭名,有“冬至后三戌祭百神”之说,这种称谓与自然季候并没太多的关系,而主要是以岁时之祭祀

  • 一瓜一豆一白菜,翡翠玉雕艺术里的平凡生活

    玉雕,是一门艺术,玉器,更是高雅之物,或被打磨得饱满光滑,镶金嵌钻,光彩照人;或雕琢成飞龙舞凤,雄狮猛虎,霸气祥瑞;或化作一幅山水画卷,飞瀑流波,诗意无限……但是,都不及它以最朴素的样子出现时,带给人内心的触动。都说民以食为天,填饱肚子,是人类最原始的需求,一瓜,一豆,一白菜,当寻常的瓜果蔬菜和高雅的玉石翡翠相遇,对于彼此,都有了不一样的意义。福瓜瓜,泛指一切瓜类,从外形看,圆润,饱满,是国人喜欢的有福气的样子,水灵灵的,有种素净的美;“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大瓜连着小瓜,瓜中多子,恰好

  • 做一个精彩北京人

    北京人做事向来有里有面儿,每一个北京人都是城市的主人,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北京形象。做事讲诚信守信用,勤俭节约,尊老爱幼。讲文明、讲秩序传播正能量。维护生态环境。热爱公益,积极投身志愿服务,为需要帮助的人“搭把手”,把我们京城独具魅力的人文底蕴,把我们的良好素质呈现出来!咱北京人热情开朗、大气开放、积极向上、乐于助人。让更多热爱北京、热爱北京文化,心中充满爱的北京孩子凝聚在一起,做一些对北京有意义的事情,爱北京、颂扬北京、宣扬北京文化,而不要给北京招黑。建设好、维护好我们的家园,做一个精彩的北京人!

  • 范文才,墨润纤毫,师古融今,其行楷《心经》堪称书艺佳品

    书法名家范文才范文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海南“不二斋”主人,北京国一金典签约书家。自幼醉心于书艺,遍临碑帖,师古融今。作品先后入展全国第四届、第八届刻字艺术展,第二届国际刻字艺术展,第六届全国“长城杯”书画展并获银奖。并数十次参加在北京、天津、南京、济南等省市举办的“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创作笔会”。作品在《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艺坛》《文化月刊》《四川文艺》《海南日报》《雅昌艺术网》等报刊网络发表。古稀之年,静心于佛家《心经》创作,无锡灵山梵宫佛教艺术博物馆、福建南安雪峰禅寺先后为他举办佛家书

  • 三十六计之瞒天过海生活版:偷人常用

    情景一:妻子下班后急匆匆赶回家里,满头大汗地整了一桌子饭菜,等着丈夫回来吃。好长时间后,丈夫打来一个电话,告诉妻子说,今天单位里事情特别多,晚上不回来吃饭了,夜里可能还要加班到很晚。妻子心疼地嘱咐丈夫别太晚了,然后失望而又无奈地挂了电话,心里还想着:老公为了这个家,真是太辛苦了,回来应该买点什么给他补补。丈夫打完电话后,马上又打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和一个打扮娇美的女人出现在高级餐厅里,女人问他:都交待好了吗?男人回答:放心吧,我说单位里有事加班,她是不会怀疑的。情景二:在家的妻子给外地丈夫打了

  • 新邮预告!有图有真相!

    中国邮政定于2018年1月24日发行《中国剪纸(一)》特种邮票1套4枚。详情如下:志号:2018-3图序图名面值(4-1)T河北蔚县•芦花荡1.20元(4-2)T内蒙古和林格尔•牧羊图1.20元(4-3)T陕西旬邑•江娃拉马梅香骑1.20元(4-4)T山西新绛•小别母1.20元邮票规格:30×50毫米齿孔度数:13.5度整张枚数:12枚整张规格:150×194毫米版别:胶印防伪方式:防伪纸张防伪油墨异形齿孔荧光喷码设计者:王虎鸣一图剪纸原作者:王老赏;资料提供:田永翔二图剪纸原作者:张花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