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穿越之囚爱弑色庄 大结局

2017/12/3 8:04:2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穿越之囚爱弑色庄

第一章 与鬼魂的契约(上)

?《穿越之囚爱弑色庄》

在京山大学,苏瑾是一个纯粹草根学生,长相也很普通,再加上一副黑色的眼镜,她活脱脱成了一个陌生人眼里的好学生。阅读163nvren.com可惜事实并不是这样,她不但相貌平平,而且散漫懒惰,成绩对她来说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数字而已,不过这么平凡的她,却有一个绝对贴心的好朋友,也就是整天粘在一起的死党欧阳溪。

她们俩从刚来学校就认识了,而且同在一个宿舍,再加上臭味相投,自然而然地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室友。欧阳溪和她的情况差不多,都属于diao丝级别的人物。就算上得了大场面,那也绝对是炮灰的不二人选。

大学生活对她们来说并不是那么称心如意,她们同样不爱学习,却对古代生活几近痴迷。古装电视剧太过狗血,剧情背也能背的出来,对她们的吸引力也渐渐弱了不少。幸好欧阳溪有一个能打发时间的爱好,那就是看小说。版权163nvren.com只有苏瑾知道,对于欧阳溪来说,最爱看的莫过于穿越宫斗之类的了,看的久了根本停不下来。幸好苏瑾对小说的痴迷程度不像欧阳溪那么离谱,对于那些不现实的情节,她还是能够坦然面对,不至于沉溺其中。

不出苏瑾所料,欧阳溪不听劝告,执迷于小说中的世界无法自拔,终于,她成了系里有名的“书呆子”。很显然这并不是什么好称号,苏瑾表示无奈,说她除了变得更腹黑之外,根本就是一无所获,完全浪费了青春。可是欧阳溪从来都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说出了一些让人无比惊讶的话。

渐渐地,欧阳溪目光开始变得呆滞,听力似乎也下降了,有时候走路都摇摇晃晃的。苏瑾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就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好好跟她谈一谈。穿越之囚爱弑色庄 大结局

她们从上了大学到现在,在一起生活两年了,苏瑾从来没见过欧阳溪这样颓废过。尽管自己也喜欢古代,可是现实毕竟很残酷,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她们根本无法穿越到古代的。小说里的情节,哪个不是虚构的,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可是,欧阳溪却完全蒙蔽了自己,一直沉浸在那些绯色故事里,无法自拔。

一定得让她面对现实!苏瑾心里默念着,转过脸去看旁边的欧阳溪。她还是拿着手机看那些不切实际的电子书,几乎眼睛都不眨一下。苏瑾看着欧阳溪灰黄的脸色,不禁开始担忧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要是自己没有说服她,反而永远地失去一个朋友,那样多不划算啊。可是顾虑归顾虑,她毕竟是她最好的朋友,现在这种人人自危的时刻,她怎么也不能不管她!

终于熬到了晚自习下课,苏瑾拍了拍欧阳溪的背说,“欧阳,收拾一下,咱们出去走走吧!”她定定地看着欧阳溪,眼神里闪着微亮的光,等着欧阳溪回答。

欧阳溪闻声没有立刻抬头,而是轻轻闭起眼睛,过了很久才开口说,“走吧。也该告诉你了。”

苏瑾一时没反应过来,就条件反射地回了句,“你说什么?”

可惜欧阳溪没有回答她,拽起书包就朝教室外面走。

苏瑾叹了口气,摇摇头,跑着跟了上去。

这次欧阳溪没去操场,估计是嫌那里人太多了吧。穿越之囚爱弑色庄 大结局平时偶尔本着锻炼身体的目的,会去操场跑几圈。可苏瑾也知道今天不同于往日,她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至少不会在她意料之中。

苏瑾跟着欧阳溪走了很久,都快要穿过枫林的时候欧阳溪终于停了下来。

欧阳溪靠着一颗枫树,轻轻吐了一口气,幽幽地开口,“阿瑾,我碰到鬼了。”

苏瑾跟的有些累了,刚坐在树旁边的长椅上准备休息一下,谁知欧阳溪却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超级给力的话。她神经突然紧张起来,可是又以为自己听错了,忙站起来确认,“欧阳你刚才说什么??”

欧阳溪依旧没有理会苏瑾的问话。她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本书来,走过来挨着苏瑾坐在了长椅上。163女人网她的眼中忽然有了神采,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闪出诡异的光芒,她看着苏瑾,再次开口,“阿瑾,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见过一只鬼,她是四百年前的魂魄,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咱们这个时代。而且,我已经和她签订了灵魂契约。”说着,欧阳溪盯着手中的书看,然后缓缓翻开了第一页。

苏瑾看了封面,并没有觉得这本书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就是一般的穿越类言情小说而已,仅此而已。她再回想起欧阳溪刚才的话,猛然有一种读聊斋志异的感觉。

苏瑾无奈地转过身抱住欧阳溪,抬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试图安抚她那些敏感的小情绪。她知道欧阳溪这两天肯定看小说看的多了,精神不佳,出现了幻觉。不过欧阳溪却说的跟真的似的,差点儿吓到她了。

现在可是晚上九点多,提“鬼”,“魂魄”之类的词难免会让人心里发毛。苏瑾比欧阳溪大三个月,平时玩起来都跟个疯子一样,可真到了紧要关头,欧阳溪还是会把她当成姐姐,而她也的确稳重的多。至少在欧阳溪看来,苏瑾是个值得依靠的人。

苏瑾笑了笑对趴在她肩膀上的欧阳溪说,“我早说了吧,让你别老看那些小说你偏不听,这下可好了,都有心理疾病了。我都忘了出现幻觉算精神病的哪个等级了——”

苏瑾话还没说完就被欧阳溪推开了,她有些疯狂地说,“我就知道没有人理解我!果然如此…连你也不信我、”欧阳溪说着说着就哭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她用手臂胡乱在脸上擦着,啜泣着接着说,“我可能就要走了…反正时间不多了…阿瑾我说的都是真的。她还会来找我的,我用灵魂跟她交换的、我知道我不该这样,可是…我很想去古代啊,不,我必须去!阿瑾,我从来都不属于这里,现在不走以后总有一天也会走的。我快没时间了,我明天就回家跟我爸妈告别,这次,我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咱们不是说好要一起穿越的吗?这就是机会!只不过是不同的方式而已…我也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欧阳溪坚定的眼神让苏瑾不得不相信她的话。她突然想知道的更多,拉着欧阳溪的手问,“告诉我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欧阳溪点了点头说,“还记得上周四下午我去碑谷的事吗?那时候你还以为我真的是跟着社团去扫墓了。其实只有我一个人,我成功地骗了所有人去了禁地。”

苏瑾脸上的表情渐渐凝重起来,她瞪了一眼身边的欧阳溪,不敢相信她独自一人去了碑谷——囚禁死灵的地方。至少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她生气道,“你居然一个人去了那里?!为什么要去那里?别说了你忘了这里的规定!你是不是不要命了?”苏瑾语气渐渐强烈,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

欧阳溪脑中回想起那个可怕的传说。

千年以前的东方有一个古老的国度,由于环山傍水地势险峻而从未被外界所知。那里的子民从来不被允许走出边界,凡是违令者都会被处以极刑,往往死状凄惨,让人不忍直视。或许是人的本性吧,统治者越是禁锢,就越是激发了人们生来就有的好奇心。

终于在某一天夜里,有一群自称“夜灵团”的年轻人一起躲过守着城门的士兵,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不幸的是他们还没来得及看到外面的世界,就被国主的探子发现了。他们深知被抓住以后的后果,纷纷慌不择路地四处奔逃而去。原本七个人的队伍渐渐只剩了三个,其他四个要么失散了,要么就是被国主派来的追兵抓回去了。

剩下的三个人在漆黑的树林里拼命奔跑,头也不敢回,甚至都没有人开口说话。大家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出去。就这样跑了大半个时辰,快要精疲力竭而死的时候他们终于甩掉了那些追兵,并且穿过了那片可怖的树林,找到了一个山洞休息。

所有人或许都觉得这是结局,他们躲过了这一劫,然后安心的出去闯荡江湖。可惜事实并不是这样。从他们走进山洞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因为第二天,他们的尸骨就被人发现了。谁也不知道这一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那些白惨惨的骨头已经向所有人宣布了这是怎样一个被诅咒了的国度。

从此,那个古老的国度里再也没有想要外出的人,所有人都安居乐业,也没有人再提起这件事情。也曾流传过那个山洞的故事,只是总和这个国家有着似有若无的关系。虽然没有人明说,可在那个山洞里发生过的事情早已不胫而走,也曾经闹得沸沸扬扬。

自从那三个人莫名其妙地死在里面之后,就总能听到有人说半夜的时候山洞里有哭声传来,还有鞭子抽打的声音。住在山近前的守林人也陆续死绝,这让那些生性胆小的人甚至到了不敢出门的地步。

过了几年,这个国度就莫名地消失了。整个城池变成了荒漠,偶尔起了大风,便会看见大片大片的白骨从沙中露出。都说这座城池是给死灵献祭了。渐渐的,这就成了一个传说,祖祖辈辈传下来,越发地生动和诡异。

第二章 与鬼魂的契约(下)

欧阳溪突然觉得背后冷风阵阵,不禁拉了拉衣领。想着自己昨天独自一人去了学校后山的碑谷,心里开始发毛,第一次感到这么恐惧。

没错,这个传说是京山独有的,因为那个国度,那个山洞,那些死灵,都在这里。

都在这所京山大学后山的碑谷。来这里上大学的出了不知道内情的外地学生,本地的几乎没有人来这里。

苏瑾一直等着欧阳溪说话,等了许久却不见她开口。正要问她,却看到了她颤抖的肩膀。苏瑾无奈地摇摇头,从书包里拿出一件外套披在欧阳溪身上,接着低下头看着欧阳溪低垂的眼柔声说,“好了,天冷了,咱们先回去吧。”

“阿瑾,你觉得我还有回头的余地吗?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回那个囚禁我的地方”。欧阳溪拒绝了苏瑾那不算提议的提议。

“那里已经是半个家了,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更不用说我们现在呆在外面有多危险了。”

“那里算的上家?!真是笑话,你敢说你把那地方当做家的?”欧阳溪反问道。

苏瑾默然,她何尝不想逃离那个充满了利欲金钱,勾心斗角的地方。可惜即便是那样,她们也只是个学生,根本无能为力。

苏瑾看了看周围已经人影稀落的枫林,无奈地又一次坐下,愤懑地说:“都两年了你难道还不习惯吗?咱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一味地逃离并不能改变什么——”

“我现在就是在改变!”欧阳溪打断了苏瑾的话。

“你这叫改变吗?每天沉浸在小说里不可自拔,萎靡不振,你觉得这是改变?!”苏瑾有些生气了。

欧阳溪没有回答,深深地看了苏瑾一眼就转过身不再说话。她像是在想着什么,头低垂着,凌乱的刘海在额头边搭着,那情景显得难么落寞。

苏瑾就那样看着她,忽然多了一丝怜惜,因为那种落寞,她也曾经有过。

欧阳溪一直轻轻抚摸着放在腿上的那本书。她难么轻轻地摸着,让人觉得那本书就像她多年未见的爱人,好像一时间有千言万语要说。苏瑾越看越气,最后直接忍不住冲过去一把夺过欧阳溪腿上的书,生气道,“能不能不要这样了?!这世上哪里有什么鬼魂?就算有的话还能恰巧让你碰到了?那怎么我没见过?学校这么多人偏偏她就来找了你?!别傻了,就算我相信你,别人也不会信的。一只四百年前的鬼魂跑来找你,说要免费带你去玩穿越。真是要笑死人了。你都不觉得可笑吗?”

苏瑾一口气说完,把心底压抑许久的怨气一吐而出。这些天,欧阳溪的冷淡让她很不舒服,毕竟总是走在一起的。欧阳溪最近这样,害的别人都以为她俩吵架了,兴许又多了几个看热闹的人了!苏瑾心里这样想着,就要去拉欧阳溪的手,还是得快点回宿舍才行的。

苏瑾脑子里全是要快点回到宿舍去的念头,她却没有注意到欧阳溪突变的脸色。

欧阳溪被苏瑾拉了一把,被迫着站了起来。但她听了苏瑾的话却没有多少改变,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鬼样子。她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那本书。而现在,那本书在苏瑾手里。

苏瑾注意到欧阳溪的眼神,她有些疑惑地低下头看自己手中的那本书,不明白为什么欧阳溪会有那种诧异的眼神。

不看还好,看了,估计苏瑾这辈子的人生观都得因此而改变了。刚刚还在宣扬无神论的她现在也被惊住了。

她手中的书正发出微弱的,但是非常诡异的绿色光芒。而这光芒越来越闪耀,慢慢地都盖过了苏瑾头顶昏黄的路灯的光芒。那些绿色的光束似乎正在书的封面上印刻着什么字。

苏瑾愣愣地看着手中的书,一时反应不过来。幸好欧阳溪反应快,她立马把书拿起来,绿色的光芒开始变得刺眼起来。欧阳溪用一只手挡住那些太过强烈的光束,这样才勉强看到了那些还在继续的“天书”。

这种诡异的情况哪里出现过啊!估计说出去谁也不会信的。苏瑾终于缓过来,她长大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只是赶紧凑过去跟欧阳溪一起看书上的刻字。还好,慢慢地,那些绿色光束又开始变弱。不过这也就意味着那些字马上就要消失!

苏瑾看到欧阳溪紧皱的眉头,她狡诘地笑了笑。看着欧阳溪焦急的神情,她更是忍不住总要偷偷地笑。

欧阳溪看着手中绿色的光束马上就要消失,而自己虽然看到了那些刻字,可是那是甲骨文啊!她又不可能把每个都记住,现在明显跟不上了。

“我去!早知道就先拍下再说,这下好了,好不容易显了灵,又被我给浪费了!”欧阳溪生气地踢了一脚身后的大树,却只是把自己疼地满地转圈。想扔书

泄泄气吧,看着又舍不得,毕竟有这本书才会有第二次机会!她是真的很自责了,早知道就好好学习古文学。起码也能看懂一些,哪怕一点点也都是好的啊!

想到这里,欧阳溪突然眼睛一亮,赶紧抬起头四下寻找苏瑾的身影。

欧阳溪一着急就忘了前些天苏瑾报了古文字第二学位的事!她立刻拍自己后脑勺,气恼地跺了跺脚道,“古文字里肯定会有甲骨文啊!我真是笨死了!”

苏瑾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她好不容易缓了缓才勉强停下来。可是听到欧阳溪那句“古文字里肯定会有甲骨文”的时候又被莫名戳中笑点,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不顾欧阳溪此刻杀过来的无数眼刀。

这样的欧阳溪,很是熟悉啊!感觉又回到了大一刚认识的时候,因为同样一个不怎么好笑的笑话而笑得差点断气。这样的事可不少了,不过这次,真的很畅快!

苏瑾终于停了下来,不过还是没免得了欧阳溪的一顿暴打。欧阳溪不停地挠她痒痒,边挠边说,“死苏瑾!我让你笑…让你笑,笑死你算了!”

苏瑾终于被折磨地满地求饶,边在地上滚边喊,“欧阳姐姐啊,饶了我吧…啊啊…再也不敢了…”整个枫林都是她们清脆的笑声,笑声回荡着,久久不散。那会儿恐怖的氛围也被一扫而光,现在,她们是真的很开心。

打闹地累了,她们躺在草地上,看一起看天空中零星地星星。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看星星这么浪漫的事情也被遗忘了很久。

苏瑾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宿舍楼的关门时间。又不想被记过,这下也真不可能回去了,一想到宿管阿姨那副黑白无常般的罗刹脸,她宁愿露宿街头,也不会想着要回去的。

“欧阳,你说这里有狼吗?”苏瑾没有转过头看欧阳溪,只是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欧阳溪嘴角弯了起来,没有出声。过了会,她回了句,“你怕了?”

“我不怕。我是问你怕不怕。”

“你说呢?…我什么都不怕的…”

“我忘了,这里是学校,怎么会有狼呢?我真傻。怎么突然说话都不经大脑了。”

欧阳溪转过头看着苏瑾的侧脸,她知道苏瑾这次是真怕了的。

“呵呵,这里肯定不会有狼了。不过有没有色狼可说不来哦~”欧阳溪调侃她。

“唉,我现在有些激动。真不敢相信这世间会有这种事情。我居然也能等到穿越这一天!”苏瑾又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非常庆幸自己在上甲骨文那部分课程的时候没有睡大觉。

“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信的。我遇到的事本来也就是真的,只是你让我失望了,居然一直不相信我的话,和她们一样白痴。”

“嘿嘿,小的愚笨无知。哪里能窥得如此天机呢!这次也还多亏了欧阳大人您,我才能有这个机会哪~”苏瑾一脸恭维的样子,惹得欧阳溪不停地做呕吐状以表达自己的鄙视之情。

说来也巧,书刚到了苏瑾的手上就开始发光,这估计并不是凑巧而已。欧阳溪又想起了那个鬼魂曾经的一句话。她说过这么一句话:命理同生,姝姊入世。各取溯缘,双得禄誉。

欧阳溪当时并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当时连惊带吓的,一时没搞懂也很正常。不过细细想来,那本书分明就是为了她们俩个人而出现的!一直都是两个人的际遇啊。

“阿瑾!那句话就是说的咱们俩个!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书到了你手里也会发光了!我上次也是这样的。她当时说我已经和她签了契约,我也纳闷,从来没签过什么东西啊!现在我知道了,我大概就是在拿到那本书的时候签了的,它发光的时候就是交易啊!”欧阳溪激动起来,她坐起来。突然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开始祈祷,她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苏瑾大概懂了一些,知道这事关系到她和欧阳溪的生命危险。虽然是穿越,可惜这契约她们自己无法控制,只能靠自己弄清楚这事了。

“欧阳你别念叨了,这样什么也改变不了。现在必须得把那个女人找出来才行。把她问清楚,咱们也就死能瞑目了啊。”苏瑾站在欧阳溪身旁,看着她一脸虔诚,不禁忧心起来。

月光清清冷冷的,欧阳溪的脸在月光下显得异常苍白,泛着同样清冷的光。她闭着眼睛,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像蝴蝶的羽翼在扑朔,在她脸颊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

苏瑾默默地看着,心里五味杂陈。她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欧阳溪,即使此刻的她不是一般的漂亮。

欧阳溪慢慢睁开眼,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她额头上闪着细细的汗珠,她激动地说,“阿瑾,我已经召唤到她了!”她定定地看着苏瑾,开心地笑着,接着说,“她说不用再等了,今夜她就让我们走。”

苏瑾诧异于欧阳溪的执行力。她才刚刚说了要找到那个女人,欧阳溪就已经给召唤出来了。不过诧异之余,她也被欧阳溪后面的话给惊到。

今晚就要走了?这就要穿越了?!什么还没准备啊,居然立马就要穿越了!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

欧阳溪略带鄙夷地看着苏瑾,说,“阿瑾,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我就去了啊。什么事都要承担风险的嘛!你不是也说了,已经签了契约,我们的生死大权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还不如想开点,先穿越过去再说。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啊!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哪!阿瑾你说是不是?”

欧阳溪说着说着就开心地欢呼起来,可苏瑾还是觉得不妥。毕竟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她可不敢轻易把自己的生死交给别人。她忙追问,“你不是说你已经把她召唤出来了吗?人呢?”

“啊?哦!她说她再过半个小时就会出现的,让咱们等会。”欧阳溪看着苏瑾一脸愁容,不禁替她感到可惜。不由地就想劝她几句,她对苏瑾说,“阿瑾,你这个人就是太放不开了你知道吗?什么事都是这样。就拿谈恋爱来说吧,都长这么大了居然一直没谈过恋爱,说出去都不怕笑话?你本来就不丑,人也冰雪聪明,可惜就是思想太固执。做什么事都迈不出第一步。唉…就放任自己一次吧!你想想,在那边充满了未知和挑战,你敢说你不想去闯荡一下?”

欧阳溪苦口婆心,说的句句在理。每句都说到苏瑾心头上了。这让苏瑾也不禁动容了。其实苏瑾心里何尝没有一匹奔腾的马呢,她也同样渴望自由,也曾经幻想着能到另外一个未知的世界闯荡,赢得一个辉煌的人生!

苏瑾耳边全是欧阳溪循循善诱的话语。她突然也和欧阳溪同样渴望这次不一样的经历了,她要的,她已然明了!

“听着欧阳,我决定了。你说的对,我们这次是一个机会,为什么不能去呢?!管它前面是什么在等着我们,我去定了。要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的。而且,我也不想和你分开,既然我劝服不了你,那就和你一起去闯荡吧。”苏瑾目光灼灼,眼神坚定地看向欧阳溪。

“啊啊啊…我没听错吧!苏瑾大小姐居然也决定要去了!哈哈,这才是真性情的姑娘啊!”欧阳溪激动地抱住苏瑾欢呼,仅存的一点儿淑女形象也被一扫而光。

“快快快看快看!”苏瑾忽然看到草地上的书又开始发光,赶紧叫起来。

苏瑾立马跑过去拿起那本书,仔细观察着,和欧阳溪一起等着奇妙的事情再次发生。

或许那个四百年前的鬼魂就要再次出现。

这次的光是亮白色的,也没有什么刻字,只是在书面上慢慢地形成一个漩涡,里面黑洞洞,不晓得是什么。

他们越看越觉得神奇,心里早已没有了恐惧,只是一心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许真正的穿越就要来了,苏瑾心里想着,就感觉自己的头发开始被那个神秘的漩涡吸引,欧阳溪的卷发也同样散乱着被吸进漩涡里。

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在一瞬间就被吸进漩涡里,那一刻,苏瑾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什么也看不见,一片黑暗。她想叫欧阳溪,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了话。她心里很害怕,怕自己再也看不到欧阳溪,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她耳边还是欧阳溪的尖叫声。可现在连个人影也看不到。

这个漩涡就如同它开始的样子,只是无穷无尽的黑暗。这种黑暗不同于平时的黑夜,它仿佛能够吸走所有物体反射的光线一般,苏瑾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看不到。

苏瑾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胳膊被人拉了一把。一瞬间,严重的失重感觉让她难以负荷,仿佛能扯断她全身的筋骨。

极度的不适感让她神经渐渐麻痹,失去了知觉。不过那只拉着她的手依然那么强劲而有力,从来没有放松哪怕一点。苏瑾要是能说话,一定首先感谢他才行。

终于,穿越了。

第三章 只是穿越

苏瑾在极度失重的情况下果断晕了过去。等到她醒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了。她迷迷糊糊中睁开眼,感觉自己的身体几乎不能动,她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渐渐慌了手脚。

她看着刻着木瑾花的檀木床框,不知所措。她环顾四周,只觉得这间房子的装饰太过诡异。满墙都是神秘的符号,她根本分辨不出这些字体属于哪个朝代。苏瑾不准备坐以待毙,即使此刻全身无力,她也勉强支起身体做了起来,向着床边一点一点地挪动。她手中是上等质地的丝绸棉被,柔软光滑,可惜对她来说,却不太像是个能安然入睡的好地方。

镂空雕刻的窗棂透出几缕阳光,刚好洒在木桌上的琉璃杯盏上。细碎的光芒被分成更多角度的紫色亮光,投向桌面和地板上,不得不说,颜色真的很漂亮。苏瑾不知不觉地就看的呆了,她靠在床框边,闭起眼回想自己来到这里之前的经历。

“唉…”苏瑾长长地叹了口气,她居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她使劲拍着自己的脑袋,却还是一无所获。为了安全起见,她必须赶快弄清楚这到底是哪朝哪代,什么地方才行!

正苦苦思索着该如何出去的时候,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苏瑾被吓了一跳,但幸好没有叫出声来,看来多年来看过的恐怖片多少起了些作用了。

屋子里光线并不算暗,或许是角度的原因,苏瑾看不清来人的脸。只是看着那人由远及近,缓缓地朝自己走过来。

她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力,那种感觉随着那人的走近变得越发强烈。她条件反射性往床里面退,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一点一点退到了最里面的墙壁边。

那人大概感受到了苏瑾的抵触情绪,脚步因此而停了下来。

苏瑾靠着冰凉的墙壁,试探性地问,“你是谁?”

好吧请原谅我,每个穿越女主角都会这样说的。苏瑾心里苦笑,自己果然也能遇上如此狗血的剧情。

“恩…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我可以是任何人,也可以谁都不是。倒是你,我救了你一命,都不谢我?还一副被我欺负了的样子。”他轻描淡写地说,声音里满是隐忍的笑意。

“你救了我?”苏瑾只记得那只温暖的手,哪里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他好像是看了苏瑾一眼,苏瑾依旧看不清那张脸。所以觉得他看了自己一眼。他没有回答,转而走到靠窗的桌子边,径自端起茶盏悠然自得地喝起茶来。他浅浅啜了一口,道:“那是自然,不然你早就灰飞烟灭了。还能在这里和本庄主共度这良辰美景?”

他语气里尽是戏谑,这让苏瑾很是气闷。说实话,苏瑾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刚刚穿越就会遇到一个流氓,而且还是在自己手无寸铁的时候!

“那好。无论如何,首先,小女子先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毕竟来日方长,容我报答的时日还很长。其次呢,我得去找我的朋友了,请让我走。小女子在此谢过了,感激不尽!”苏瑾面无表情地说完,却根本不知道她要去哪里找欧阳溪那个半路失踪的家伙。

听到这话,那人放下手中的茶盏。轻声道:“随你。不过,离开了这里,就永远别再回来。不管你遇到了什么,都别再回来、”

“放心吧,只要我找到了我朋友。我自然没有再回来的道理,这样也就不会打扰到您了不是么?毕竟您救了我,小女子已经很感恩戴德了。”苏瑾眨眨眼,愉快地答应了。

这里又不是她的家,她自然不会再回来。再说了,回不回来有什么关系吗?这人也真是奇怪!苏瑾应的痛快,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和这个不怎么像好人的庄主。

至于一会儿出去怎么走,去哪里,都无所谓了。反正比在这里呆着强吧?谁知道那人会做出什么事呢?救人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好人,往往最坏的一类就是他们。

“是么?你真是这么认为的?”他突然站起身放下杯子,又朝苏瑾走过来。这次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直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他刚好面对着窗子坐下,这下苏瑾终于有机会一睹那人的真容。

啊啊啊啊~苏瑾心里呐喊了无数遍!老天!能不能不要这么耍她啊?!居然长这么漂亮???!对!是漂亮没错!一个男人…啊,她一定是眼花了…

苏瑾突然有些后悔了,她刚才太急着答应了。这下好了,这么一个上天赐给她的大帅哥就这样被她拒之门外了!

“我真有那么可怕?可怕到我救了你的事实都无法令你控制住自己脸上这种恐怖的表情?!”他显然是受挫了,漂亮的脸庞写满了郁闷和愤怒。

“呃…不是不是!”苏瑾控制不住心潮澎湃,立刻否决了他刚才自顾自的幻想。

他闻言更是不解了,他更凑近了些看着苏瑾,问道:“能告诉我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吗?我堂堂一庄之主,竟然被人嫌弃,你觉得我能饶得了他么?”

他的突然靠近让苏瑾心跳开始加快,完全失去了它该有的节奏感。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他,苏瑾额头上就已经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她是真的很紧张,那人真的太漂亮了。让她很难抵抗,现在的距离无疑是上天对她的考验!

不行!这样下去,她一定会被他诱惑!

苏瑾想到这,立刻使出浑身力气一把推开了眼前的男人。

那人一个趔趄,险些倒在地上。他一脸震惊,难以相信眼前这个行为无常的女人对他的此刻的所作所为。

他直起身子,再次欺身上前,几乎碰到了苏瑾的鼻尖,“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举止,我可不能保证下次不会对你怎么样、”他面无表情,栗色的眼眸里闪着犀利的光芒,吓得苏瑾又不自觉地向后退。

“阿福!”那人朝着门外喊了一声,接着看了苏瑾一眼,就径直走出了房间,并重重地甩上门。

他估计是生气了。苏瑾很是无语,她什么也没干啊。郁闷死了…

忽然有人敲门,“姑娘快些收拾一下,好随小的出去。庄主吩咐了,一定把您带到千崧林,也就是您开始出现的地方。想必在那里,您也可以早日和您的朋友相聚。小的先去备马,过会儿来请您。”

我去!这么快?!不是吧,明明才刚刚说了要走而已,难道都没有留客人吃个饭的习俗吗?这人还真是小心眼,看来必须得走了。要不就他那样,光报复她就有的受了。

苏瑾无奈地起身下床,反正也没什么行李要收拾,估计没有休息一会的理由了吧。她慢吞吞地开了门,没想到那个阿福就现在门外五步远的地方等她。分明是那个人交代的,估计是非赶她出去不可了。

“呃…阿福是吗?”苏瑾勉强笑了笑,感觉阿福这个名字叫起来十分亲切,免不得想套些近乎。

可惜那个叫阿福的老伯根本不领情,开门见山地说,“姑娘既然已经准备妥当了,那便随小人走吧。”他说完径自转过身走了,虽然说话恭恭敬敬,可行为上一点也不把她苏瑾放在眼里。

这种下人苏瑾见得多了也不觉得生气,为了不被落下,她快步跟了上去。既然要走,当然要走的有气势些。那人一点面子也不给就赶人出门,走之前必须给他点颜色瞧瞧才行,要不怎么对得起自己的火爆脾气!

穿越之囚爱弑色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囚爱弑色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儿童诗不能缺意境营造

    有人觉得儿童诗和儿歌、童谣差不多,就是教孩子认字识物的,或教给孩子们做人道理的,儿童正处于饥渴的学习阶段,诗里的知识学问应该大于诗歌的意境氛围。其实儿童的可塑性很强,儿童诗更需要生动活泼的形象和浓烈的意境氛围,以此吸引他们的兴趣,从小培养他们的诗性与诗情。翻开谭旭东的儿童诗集《樱花来信了》(漓江出版社出版),好像突然间闯入了一个美丽的童话王国,充满了诗情画意。且看这首《不小心》:“不小心/闯进了文字的花园/蔷薇花瓣落满一地/月季在开怀大笑/刺猬躲躲闪闪/它一定知道好句子装在哪里//蚜虫在嫩叶上窃

  • 呵护文学“美”的生态

    冰心先生曾经说过:“有了爱就有了一切。”以真善美为基调的优秀儿童文学,因其具有追溯人类本源和张扬人类本性的共通性,而成为全人类、全世界都喜闻乐见的文学式样。《爸爸和安安都在》(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是徐玲用整个2016年的写作时光,写就的一个非常美丽的亲情故事。主人公安安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跟她和爸爸分开了,从此,安安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小学毕业那天,妈妈却突然出现,并不由分说将她带到了遥远陌生的广州城。安安时时想念着爸爸,她不能接受没有爸爸陪伴的日子。安安无法融入新的生活,她央求妈妈让她回去看望

  • 提升文艺原创力要杜绝怪诞和平庸

    董其昌的《行草书七言律诗扇》,亮相于2014年9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小品大艺——明清扇面艺术展”。刘兆明摄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文艺观潮】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提升文艺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这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指明了一条路径。文艺原创力是具有独一性的文艺创新能力,它基于文艺家对生活与现实的全新思考和把握,并有着创造性的艺术呈现。提升文艺原创力是推动当代文艺创新、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前提。而坚定文化自信对于提升文艺原创力意义重大。因为没有文化自信,就不可能写出有骨气、有个性、有神采的

  • 2018:中国工业的步子怎么走

    首届中国工业设计展览会上展出的动车组模型新华社发经济呼唤绿色发展。图为铜陵皖能发电厂六期机组扩建工程。光明图片【经济界面】工业强,则国家强。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实际增长6.6%,增速较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工业生产增长自2011年以来首次加快。此前,工信部部长苗圩指出,2018年,主要预期目标是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左右,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4%,单位工业增加值用水量下降4.5%……当前,我国工业经济有何亮点?从“6

  • 自曝GDP注水透出的信号

    【财经论语】不久前,辽宁、内蒙古、天津等地自曝GDP注水,主动为曾经发生的虚假GDP挤出水分,引发关注。这一现象再次警示人们,过去在“速度情结”的诱导下,虽然中央三令五申严禁数据虚报造假,但靠假数据抬高GDP的冲动存在,GDP“泡沫”必须早日捅破。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注水”的数据是自曝而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自曝行动凸显的是这样的事实:彻底告别“速度崇拜”,各地政府有了强大的内在动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新时代,必须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

  • 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思考

    【论教】合理的社会价值理性信念的确立和自觉践履,是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走向成熟和圆融的标志。教师作为人类文化科学知识的继承者和传播者,是学生智力的开发者和道德的塑造者,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承载。我们要充分认识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意义,以高度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设计持续有效地推进师德建设。加强师德建设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一要大力开展师德建设研究。在高校人才培养、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师专业成长、校长能力建设、评价机制改革、学术道德建设、教育价值观构建等方面和环节开展新形势下师德建设专题研

  • 如青铜器一般的光泽

    《经七路34号》(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似与我有着天然的亲近与吸引。作者南丁,他的才华和生命的大多岁月贡献给了河南,可他是安徽蚌埠人,这是书的折页上赫然写着的。“安徽蚌埠”这几个字,一下子缩短了我和他的距离。我们是同乡。南丁饮过淮河水,游过龙子湖,在崇正中学读过书——崇正中学已变成今天的淮河水利委员会机关所在地。阅读至此,我心怡然。这些地方我也很熟。尽管我与南丁年轮有别,原来生命旅途中却有许多物理路径曾经相叠,他的品格值得我永久仰视,慢慢去读,我为有这样睿智卓越的老乡而自豪。这本文学回忆录凝结着

  • 教育发展的那些不平衡和不充分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思想汇】编者按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教育领域的这一对矛盾,是当前和今后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重中之重。2017年12月12日本版刊登了《对基础教育中的平衡与充分发展的理解》一文,从基础教育的角度对这一矛盾进行了阐释。延续这一探讨,本文作者从教育发展的角度出发,对教育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进行了细致的解析,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不平衡”既有短板,也有整体中的局部短缺从整体看,不平衡主要体现为现阶段教育事业发展

  • 以创新与新时代同频共振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新的三步走战略: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50年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与此同时,创新型国家建设也有了时间表,即到2020年建成创新型国家,到2030年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到2049年成为科技创新强国。从现在开始,到成为创新强国,只有32年,时间紧,任务重,我们一定要有紧迫感,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状态,把创新人才的培养工作抓紧做实。说培养创新人才就是培养科技创新人才,这话没有大错,但很不全面很不准确。科技创新是重点,但不是全部。各个领

  • 给非洲老百姓带去安居乐业

    图:2017年4月19日,在阿尔及利亚麦迪亚省境内的南北高速公路希法段项目建设工地,工程机械进行桥梁铺设。新华社发图:2017年12月3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选手们骑摩拜单车参加骑行活动。新华社发图:2017年5月29日,在肯尼亚蒙内铁路蒙巴萨西站,列车员等候试乘旅客下车。新华社发日前,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会见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后表示,中国愿将“一带一路”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相对接,同非盟《2063年议程》相对接,同非洲各国发展战略相对接。在此基础上,把非洲发展同中国的发展结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