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轮回劫:花若殇 大结局

2017/12/3 7:54:38 来源:网络 []
小说:轮回劫:花若殇
楔子

嘉裕关,大禹的边城,再往北是北黎国,往南是南湘国,西边是一些草原部落,游牧民族。轮回劫:花若殇 大结局嘉裕关地处几国交接之处,来往通商频繁,这个不大的小城因此百年来也热闹不减。

一条热闹的集市上,一袭碧衣青纱的女子,一方同色薄纱遮面。面容模糊看不清晰,只留一双眼睛明亮异常,顾盼之间灵动生辉、灵气逼人,正是湘晚荷。她是知道自己容貌的,就算没有倾国倾城之貌,也算的上是白兰玉莲之姿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还是隐秘一点的好,可尽管如此,一路走来,还是感觉到不少驻留打量的目光。真是扫了她的好兴致,干脆一把扯掉了面纱。

不一会儿,她已经左手一根糖葫芦,右手一包桂花饼开吃起来了。轮回劫:花若殇 大结局并没有注意到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似乎越来越多,连刚刚卖糖葫芦的小贩都傻傻地递了她一根糖葫芦忘了问她要钱了。湘晚荷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一边吃一边还不住地点评。嗯,桂花饼,桂花放的太多了,吃起来太腻,糖也放少了,没有凌哥哥做的好吃。嗯,糖葫芦太甜了太黏牙,应该少放点糖………

正当她自言自语时,面前却横出一只手来,拦住了她的去路。那手白皙纤瘦,骨节分明,湘晚荷顺着这手往上看去,是一身华贵锦袍,宽衣大袖,更显得人身形瘦削,是个面容秀气的少年,只是面色有些暗黄,眼睑下还有浓重的青黑色眼圈。身后还跟着几个家仆打扮的男子。

“这位姑娘,嘿嘿………”,少年见她抬头看来,咧嘴一笑,待看清她容貌时,眼睛分明亮了亮。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将要吐出口的话又转了回去,他眨了眨道,“看姑娘”似乎对吃食很有研究,公子我正好在天香楼摆了一桌,想邀姑娘一起去品鉴品鉴”。说罢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两层小楼,“天香楼”三个黑底大字在日头下闪闪发光,门口人影来往不绝,大多锦衣华袍,一看就是有钱人聚集的纨绔之地。

湘晚荷顺着少年指示的方向抬头看去,对面天香楼的二楼窗口处懒懒地倚着个红衣男子,正对上她的目光,男子唇角微勾,魅惑张扬。上挑的桃花眼流露出一抹妖媚邪肆的弧度,望着她,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一身红衣魅惑张扬,风姿独具。尤其是现在倚着门窗慵懒而笑的模样,嗯…………就像只高贵懒散的狐狸!嗯,很贴切!

少年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正好瞧见那男子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连忙低下头,脸唰地一下青了又白,举起袖子轻咳了两声,有些尴尬。

湘晚荷收回目光。来自http://www.163nvren.com/难怪她刚才总感觉背后似有一双眼睛,盯的她混身不自在,左右瞧瞧却没望见人,想来肯定就是他了。这种略带懒散、似笑非笑的目光,总让她感觉他瞧的不是她,而是一只看起来似乎挺有趣儿的猫儿狗儿!她为自己这惊悚的想法给惊了一下,瞬间起了恼怒,看看看!既然你这么愿意看,那就让你看个够!她抬手一指对面天香二楼。纤长的手指莹白如玉,有着女子特有的纤细柔婉,说出的话却隐含娇蛮,“想请我吃饭是吧,好啊,除了那里,我哪也不坐!”

天香楼整个是个环形布置,中空设计成天井,一看就是一个比较奢华一点的普通酒楼茶肆,却隐有丝竹管弦之乐在楼内飘荡,轻缓悠扬,并无任何庸俗之气,意境悠然,反而平添了几分高雅。木质的楼梯呈弧形盘旋而上,造型甚是特别,不禁让她多看了两眼。

两人打一进门,便引来了不少好奇探究的目光。众人都知道,这少年是这嘉峪关守城总兵的娘家小舅,其上有三姐,所以从小被宠的甚是娇惯异常,又时常跟在大姐姐夫身边长大,前仆后佣,又养成了霸道蛮横的性子,在这嘉峪关城中是出了名的纨绔风流、目中无人。而这女子,似乎以前并没见过,一袭碧衣青衫,面纱半掩,面容不甚清晰,但隐约可见肤白胜雪,姿容秀丽,露出的一双眼睛满溢星辰光彩,顾盼之间明眸生辉,灵气逼人。阅读http://www.163nvren.com/身姿玲珑,黑发如墨,青丝半挽斜插一枝碧玉簪,发间几多白莲珠花作点缀,端的是俏丽无双、明媚动人,甚是吸人眼球。只是不知道这又是哪家的姑娘怎么这般倒霉的被这俞四少看上,只能自求多福了。

老板娘看着进门的几人,早已眼尖的冲着当先的两人款款迎了上来,三十来岁的模样,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浑身上透着一股成熟魅惑的风姿,极有韵味,想来年轻的时候必定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只是脸上虽带着盈盈笑意,眼底却隐有精光乍现,透着一股精明之气。

老板娘的目光望向湘晚荷隐隐带了几分探究意味,微微一笑。复又转头向身旁的俞四少望了一眼,对方神情微微尴尬,老板娘却并未说话,转身带着她们径直向天字一号而去。湘晚荷走在两人之后,微微低着头,看不清如何表情。版权163nvren.com

二楼的布置很特别,尤其是天字一号,甚是雅致。分为里外两间,中间用水晶琉璃珠串隔成帘幕,侧面放置着雕花花鸟屏风,半人多高,隐约可见里面雅间靠窗的位置摆放着一张红木小几,上面放置着靛蓝青花瓷壶,旁边倒扣着几个蓝花白玉杯。靠窗而坐的男子,红衣如火,手执白玉杯,微眯着双眼,浅浅而茗,意态悠闲惬意,仿佛手中端的是绝世好茶。指间白玉蓝花相衬,更显得手指越加白皙纤长,莹润如玉。

湘晚荷打一进门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哼,不屑的撇撇嘴,她可是从小看着美人长大的,这人再怎么样能美得过她凌哥哥么!不客气地撩开帘子,她抬步过去在他对面坐下。摘掉面纱,翻过茶盘里一个倒扣放置的白玉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她在街上逛着也吃了不少东西,早渴了,她也来尝尝这茶到底有多好喝。

连续喝了几杯,入口微微苦涩。她皱了皱眉,不就是比平常的茶稍微好一点么,还能有什么!果然比起这种入口微微苦涩的东西,她还是比较喜欢喝别的,比如凌哥哥做的桂花酿、桃花醉,入口香醇,不浓不烈。

对面的男子睁开眼睛,瞟了她一眼,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嫌弃,声音凉凉地道,“你放下,可别侮辱了这茶…。”

“你………”,执茶壶的手顿住了,一个字出口,湘晚荷怒及反笑,“呵………,是吗?”把玩着手中的靛蓝青花瓷壶,“可我怎么觉的这茶能有”资格”被我侮辱,也算是它的荣幸呢!”

“哧~”男子轻哧出声,眉毛可疑地抖了抖,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瞅着她,“姑娘可莫要说笑了,轻风,你来告诉她,这茶到底有没有……资格?”

“是,公子”,随着声落,面前似有风影一闪,人已恭敬地站在了男子身后,一身黑衣,面无表。

“这茶是采摘于凌云峰春季里下第一场春雨过后未开花的信阳叔幼尖经过七道工序精制而成,还需要凌云峰山间特有的流水才能烹煮出这茶的精华所在,千金难求。一壶茶刚好可装够十杯,按千两银子一两茶来算,姑娘刚才喝了四杯一共是一百二十两,我家公子就只才喝了两杯,这壶里还有一百二十两银子。这装茶的茶具是出自谢家瓷记价值三百两,折中下来也有一百五十两,姑娘可拿稳了,千万别手一抖就跟摔了………!”

“你………,”桌上执壶的手可疑地抖了抖,湘晚荷怒瞪着他,轻风面无表情地转身,黑影一闪,又隐入了黑暗中。湘晚荷并没有注意到,对面一身红衣的男子嘴角似乎弯了弯。。。。。

一百两银子足够一户普通的百姓人家用许多年的了,出了落英谷这一路上,她买了好多东西,哪还有那么多余的钱白送人的。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湘晚荷抬手一指外间正忙着吩咐小二布菜的俞四少,怒气冲冲地道,“我是他请来的,你要我付银子找他要去!”

“我跟他又不熟识,更何况是姑娘你………喝了我的茶…!”对面的妖孽男连眼皮都没抬下,还特意加重了个“你”字来提醒她。

正在在珠帘后踌躇着要不要进来的俞四少听见这话脸色一白又一青,“公子……”,他急急的话还没说完,蓦然感觉到黑暗中似有一道冰冷的视线直朝他射来,冻的他浑身一僵,舌头似打了个结再也吐不出接下的话来。湘晚荷奇怪地盯了他两眼,又看看对面一脸漠然的妖孽男,总感觉哪里说不出的怪异。

“不对,你跟他必定相识,不然刚才在楼下他为什么只瞧了你一眼就赶紧低下头,并且神情尴尬很明显是心虚之象,所以他定然是认识你的。不然,就凭着你………”,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几眼似在确证,“这天下间又有几人敢和你抢东西,那怕所要的只是一间小小的客室呢………!”

前奏(1)

“是吗?”他抬眼瞧她。

她翻了个白眼,懒的理他。

“哎…………”他似乎叹息了一声,气息微浅,几乎不见,伸出手郁欲要来捏她的脸,“有没人告诉过你,女人……还是笨一点比较可爱!”

她一掌拍掉眼前伸过来的那只魔爪,在心里冷笑,哼,笨一点,她要是再笨一点的话那就真成了他盘中待宰的羔羊了,现在怕是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冷笑着,她语气凉凉地瞅着他道:“那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男人…………太黑心无耻了,真的是…………一点都不可爱!”

.“呵呵…………”对面的男人轻笑出声,低低得笑声环绕,低沉中微带沙哑,独特惑人的嗓音,微微上挑的眼角,第一次有了隐约的柔和,刹那间似桃花盛开,带来满室春色!

“不如这样吧,你我来做个约定如果,你答应日后许我一个条件,那银子就不用还了,另外…………”,他瞅瞅她放在一旁的包袱,笑意深深“姑娘是要出远门吧,我再送你一些盘缠做路费如何,或许我以后都用不上你许得条件呢,这个交易甚是划算!怎样?”

湘晚荷怀疑地盯着他,她怎么越看越觉的这男子笑的像只偷腥的狐狸呢,不过她倒不觉的自己是有什么条件可以许给他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么,他怎会缺这些!更何况这个男人,嗯,气息很强大,气压更强大,都是骄傲的的恨不得站在云端上的人,像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需要别人的帮助,不需要更多是不屑吧,其实,感觉……好像……不是很吃亏!

”好……”,她点头。

.走时还免费蹭了一顿午饭,当然,倒霉的俞四少爷,忙活了半天,临到要要吃饭时却被某只狐狸无情的提前给打发掉了。

.出了天香楼,湘晚荷扇了扇手里的银票,哗啦啦的响,足足一千两,她笑意深深的揣进怀里,决定先去找个客栈住下,明早再出发,前往南湘。

悦来客栈,湘晚荷一进房间就要求电店小二先来桶热水先,小二答应的很欢快,态度很是殷勤。不一会儿,就有两个小厮抬着一桶热气腾腾的水进来了,走时特意帮她把门扣上了。

湘晚荷褪掉衣衫,跨进桶中,桶里还放了很多花瓣,水面上五彩缤纷飘了一层,她天生体带莲香,并不需要这些,到时店家太周到了。

腾腾雾气中,她满满地把身子全部缩入水中,至到淹没头顶,她可以长时间地在水中闭气半柱香的时间不用换气,这是她小时候最常做的事情。对于没有武功的她来说,已经是训练的很好的了,在落英谷的日子里,只有她和凌哥哥两个人,凌哥哥话很少,会很宠她,还教会了她很多东西,还有火夕,很聪明,很有灵气,可惜不会说话。十年的朝夕相处,他们早已融入了她心里…………

她不懂凌哥哥那样的一个人,定然身份不凡,这世间能用火夕当宠物的又有几人。她曾傻傻地问过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他总总是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并不回答,望着她时眉眼间都是温暖,目光却很遥远,似穿越亘古记忆的河,悠远而绵长…………

她想起那天晚上她说她想要走时,凌哥哥抱着她对她说,他一直都在。一句平平淡淡的话却让她忽然红了眼眶,她走时把火夕给凌哥哥留下了,只希望火夕能代替她好好陪着他。南湘她也是一定要去的。

十年前,南湘国北宫国师野心勃勃,一手遮天,虽万人之上却不甘屈居去一人之下,欲逼宫造反。陌亲王得到消息后,进宫救驾,却不想北宫国师已抢先一步逼死了南湘王,王后得知后焚火相随,凤栖宫的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经久不息。北宫国师知道事情败露后,虏走了湘云公主,下落不明。陌亲王眼见王兄王嫂惨死,唯一子嗣也下落不明,哀恸不已只有遵律例先行登基,为王上王后举行髌葬大礼。待它日,湘云公主得幸归来,必举国相迎。当然,这是现任南湘王登基之时给全天下百姓的一个解释!消息一出,天下哗然,谁不相信这些事情真是北宫宫师所做的,一时间天下流言四起,在民间争相流传,轰动一时。消息自然也传到了落英谷,她知道之后一个人躲在屋里,三天没说话,没吃东西。当然湘王的这个一剑三雕的计策,既除掉了她这个王室唯一继承人,又解决了北宫国师这个响誉天下的最大劲敌,又圆满了自己兵围王宫救驾的师出有名,真真是让她佩服不已。当年凌哥哥把她带出皇宫带回落英谷时,封锁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她知他是为了她好,想保护她,她也就真的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可是以她的聪慧,又怎会被一直蒙在鼓里,这么多年来,落英谷不知道被多少人盯在眼里,当然母后放的那场大火并没有把她烧死,湘王怕是早就察觉了吧,落英谷外死过多少杀手探子,都被埋在了谷外。明里他被人羞辱的天下皆知,暗里有人不断地想要杀了她们,就算凌哥哥不在乎,可她在乎!她不想当今卑鄙无耻的湘王继续蒙蔽天下人的双眼,不想当然誉满天下的南湘一国之师再被天下人污以叛国骂名,不想当年父王母后的惨死无处诏雪,不想就这么一辈子隐姓埋名,缩头蔵尾的活着,就算她不屑这地位尊名荣华富贵,她也不能让别人好过了,欺负了她的,伤害了她的,剥夺了她的,统统的一切,她都会,加倍的讨回来!……

悦来客栈,城内最大的一家客栈,住的自然都是有钱人。

就在湘晚荷的楼上。

三楼的一间上房内,用品一应具全,布置的也很是奢华,屋内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张短榻,一身红衣的男子慵懒的半倚在榻上,一双桃花眼半阖着。落日的余晖顺着半开的窗户照进来,给他全身度上了一层浅浅的金红色,半边脸隐在阴影里,半边脸映在阳光下,长而浓密的睫毛像把小扇子在眼睑下方投下一弧形阴影,平日里一贯张扬的峰眉也柔和了下来,这一刻的他没有了往日的魅惑张扬,嗜血冷酷,却更加的冰冷凉薄,高贵绝美宛如神祗,让人不敢逼视。

其实这时的主子才是最难琢磨的,轻风只瞟了一眼便迅速的低下头,声音越发的恭敬,“主子猜的果然不错,月影传回消息来,今天那位姑娘确实就是十年前南湘宫变时北宫国师带走的湘云公主”。

温意晗睁开眼睛,慵懒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兴味。

“我们,需要有所动作吗?”轻风瞟了榻上的主子一眼,踌躇着问。

“不用管她,…………也歇息了好几日了,明日,本殿下是该亲自去迎请下国师大人了!”

轻风嘴角抽了抽,主子您这几日休息的真的是很好,这还没出大禹呢,皇后那边就一路上小动作不断,尽数都供您消遣了,您还说五皇子最会的就是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不过正好可以拿来给您解闷了,想到这不仅抖了抖,主子真的是很强大啊啊!不过最惨倒霉的还是俞家四少了,也不知道打哪听来的以为主子是京都里身居高位的达官显贵,便想着法的来巴结。各种青楼歌舞坊都去了个遍也没讨着好,不就在天香楼吃了个饭,不想主子他老人家就在街上多瞟了两眼,他就巴巴的跑去街上搭讪到了湘姑娘,还想独自垂涎人家美色,也不替主子想想,被呛也是活该!

轻风正在神游地胡思乱想,并没有听见外面楼下隐约传来的大叫大嚷吵闹声。温意晗皱了皱眉,门外有黑影一闪,人已站在了榻前,夜雨平时一贯面无表情的脸难得的黑了下来“主子,是俞青菊,还带了些手下来,正在楼下胡言乱语,想找麻烦!”夜雨言简意赅地禀告完俞青菊来此大放厥词的目地,并没有把俞青菊那一系列骂人的脏话说出来,他才不会那么皮痒的给自己找不自在。

“嗯?”温亦晗挑挑眉梢,懒洋洋的道,“真是欠却管教,……扔出去“。

“这杨护城,……看来是真老了!”

轻风夜雨齐齐抽抽嘴角,杨护城老了么,人家只不过才过而立之年而已!轻风伸手摸摸自己的脸,他都二十多了,老么?好吧,他收回刚才的话,这杨护城才是最倒霉的那一个!

第二天,总兵杨府被送进了十名小妾,轻风小哥是这么说的,我家主子感念杨总兵年纪大了,整天操劳城中琐事甚是忧心,没空操劳府里,府中就夫人一人难免也有管教不周的地方,特地送来十名小妾帮着夫人一起操持府里,也好为总兵大人多多延绵一下子嗣,不然府里独留俞四少爷一个小辈也甚是寂寞啊!

嘉欲关谁都知道这总兵妇人是出了名的善妒,至今只育有一女,还不准丈夫纳妾,而杨总兵又是城中初了名的惧内,据说事后,这俞四少被罚收了月银,送回了本家,禁足思过三个月不许出门,当然这是后话了。

前奏(2)

(三)收买人心

湘晚荷洗澡洗着洗着在桶里给睡着了,自然也不知道楼下所发生的一切,后来她是被冻醒的,等她迷迷糊糊的醒来,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店小二在门外把门擂的咚咚响。她很是不好意思地招呼店小二帮她熬了一碗姜汤来喝,才不至于冻病了。

第二天,湘晚荷起的很早。她独自出了落英谷,没了凌哥哥的庇护,这两天,消息应该已经传出去了,那些人可能立马就会有所动作,说不定她出来的这一路上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监视着,她也必须要有所动作了,不然坐以待闭只能等死。

她从包袱里拿出一套白色的衣衫换上,袖口绑上束腕,腰上束上腰带,绣花鞋也换成了长筒黑靴,墨发高高束起,又化了一下妆容稍稍改变了一下容貌,乍一看去就是她原来的样貌,但少了几分俏丽,细看之下也只有四五分像了。她到是想要变一张脸来着,奈何技术不够,妆容不到位。虽然她自出了落英谷就一直戴着面纱,再加上她隐世了长达十年之久,这副容貌现今天下间怕是也没几个人能认识了!但尽管如此,她也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从包袱里取出昨天特意买了一顶斗笠戴上,白色纱幕垂下遮掩住容貌,内里看人清晰,却不能让外人看的真切。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这身装扮让她看起来挺像个江湖女子,既不显眼也有利于方便。

湘晚荷提着包袱下了楼,朝柜台上一脸懵懂末名的掌柜扔了几辆银子,她施施然出了客栈。

——————————————

城外的官道上,一辆普普通通的黑色马车慢悠悠的向南而去。

一个时辰后,官道上又出现了另外一队人马,个个黑衣黑发,面无表情,周身煞气十足,纵马如风,当现一名男子,墨发飞扬,一身红衣如火如同天边一抹最灿烂的云霞,朝着城郊落英谷的方向急尘而去……

落日时分,过了湘过的边境分水岭入了樟城,这是一座很小的守城,也没有嘉峪关边城的繁华与热闹,分水岭周边生长着很多高大的樟树,在樟城外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樟城这名字也是因此而来。

进了城之后,湘晚荷掏出几两碎银子答谢车夫,车夫是个憨厚老实的方脸汉子,推拒着不肯接,“北宫姑娘,这也太多了,就是把我这破车买卖给你了也值不了这个价钱啊!”

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已经改了姓,晚荷是她的闺名,天下皆知的是她的尊号湘云公主,而闺名现今怕也只有朝中的几位前朝元老知道了,倒正合了她意。

湘晚荷笑了笑,“刘大哥,你好歹也送了我一路,小小谢意也是应该的,现下天色已晚,你拿着这钱也进城去找家客栈住下吧,明早再返回嘉峪关也不迟。”

车夫红着脸搔了搔头,有些不好意思,“我老刘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孤身一人就靠着这马车东奔西跑,在哪都无所谓,倒也不急”。

湘晚荷心思一动,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既然这样,刘大哥,你以后可愿跟着我?”

刘二一顿,没想到她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湘晚荷继续道,语气淡淡听不出想法,“跟着我或许会颠沛流离,也可能会飞来横祸,我也许许不了你日后锦衣玉食、容华富贵,但、至少现在,我可以言诺,若我有一碗粥,必许你一杯羹,你,可愿意?”

似是没想到湘晚荷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刘二有些呆,眼前的女子,一身白衣,江湖打扮,可这周身的气质定不是一个平常女子能有的,还戴着斗笠,甚至让人看不清长何模样,却自有一种风姿,贵不可言,凛凛不容侵犯,语气虽然平淡中还带着点冷漠,可就那样随意的站着,身姿笔直,却让人感觉似看到那风雨飘扬中的绿杨,坚韧不懈,傲视一切,给人升起冉冉无限的希望来。

刘二醒过神来,神色甚是激动,他走南闯北了这么多年,自认为识人的眼力还是有几分的,这姑娘必定不是凡人!他迅速的低下头,声音不自觉间也带上了几分恭敬:“不说别的,单凭姑娘看的起我,从此以后,我刘二任凭姑娘驱使!”

这个平凡的下午,在障城的大街上,一段平淡的对话,自此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以至于多年以后,当他锦衣玉食,出入车马,人人巴结之时,偶尔再回想起当年的这个下午还依旧恍忽如在梦中。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落英谷。

浓浓郁郁的青山延绵不绝,像一道道天然的黛青色屏障,隐约可见远处的凌云峰高耸入云,山间云雾了绕,直通天际。山间一条小河延绵数里,河水潺潺流淌进谷里,倒映着山间莹莹绿意,宛如一汪翠玉的碧波奔流而去……

河边不远处有几件小竹屋,建造精雅,青翠碧玉的颜色,看起来很是漂亮精致,衬着屋后的蓝天白云、青山流水,河边的繁花点点,整个落英谷美的似画中仙境………

而于这仙境分外格格不入的是,小竹屋外站着一个苦着脸的黑衣人,身姿欣长,面容冷峻,带着入骨凛冽,周身围绕的都是阴冷的气息,一切都很正常,唯一怪异的就是某人黑着的脸色,皱着的眉头,严重下弯的嘴角,分明就是一张典型的苦瓜脸,正是轻风。他就想不明白了,那北宫国师是何人啊,当然誉满天下的一国之师!他们就光是闯这谷外的结界和阵法,就闹腾的太阳都落山了,暗卫几十人大都内伤的内伤,挂彩的挂彩,折腾的精疲力尽,连他都吐了血,主子居然还就只带他一人进来,如果、万一,北宫宫师发难怎么办?夜雨他们肯定得在谷外急的跳脚了!

此时,屋内。

中间一张桃木桌,一身红衣的男子,身姿慵懒的斜靠在竹椅上,手肘撑起支在桌上,宽大的袖口处露出一截莹润如美玉般的皓腕,肌肤泛着淡淡蜜色,骨节分明纤长的指尖把玩着一只白玉茶杯,嘴角嚼着一抹极其慵懒随意的笑意,懒洋洋的道,“这落英谷虽美,终究太过沉寂,国师一个人、难道不觉的很是寂寞么?”

桃木桌的另一边,男子一身白衣如雪,如玉的容颜上,纤密如蝶翼的眼睫轻轻地颤了颤,一双如琉璃月般的眸子蕴氲出暖玉色的光华,似有万千星河之光揉入其中,熠熠生辉,却也不过转瞬既逝。

男子淡淡开口,声音很淡,似乎一阵风过就要吹散般。

“本已孤独,………又何谓寂寞…”。天雪山上千年的沉寂,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看那日月山河,世代绵延。他本就是无心之人,一切只不过是又回到了最初而已,可是那一抹莹莹绿意又是何时进驻于眼中的呢,无心之人也会痛么?他轻轻垂下眼睫,声音越加的淡了,还透着丝微不可见的冷意,“风太子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么?”

对面一身红衣的男子,一双魅惑的桃花眼轻轻的眨了眨,似有兴奋的光芒一闪而过,一瞬间明亮若星辰。呵,终于戳中你痛脚了么,真是难得啊,某狐狸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幽深,不动声色的掩过。他心情颇好,“国师难道真不知我为何而来么?”

“这个答案,似乎三年前我就已经告知过风太子了!”他淡淡的道。

“必竟时不同今日了,不是么?”他笑意深深。

红衣如火,白衣似雪,一个慵懒,一个淡漠,隔着一张桃木桌相对而坐,一个随意,一个闲适,中间却似有空气在无声交战。

“呵……”,半响,风意晗笑的愈加寓深含。淡声道“我知国师不在乎,名声,地位,权势,早在十年前就被国师给摒弃了,可是,湘云公主,国师不会不在乎吧?”

“你既知我不喜名利斗争,就不该来”,他声音依旧淡淡。

”不喜并不代表不需要,不是么?”他嘴角扬起,笑意邪肆又张扬。

“正因为我知道你需要,所以我来了!”

——————————————————————————

——————————————————————

看的亲们求赞票啊,你们的支持是我坚持不懈下去的动力,虽然我只到俺们写的不咋滴,但时,越写越好不是么!饿的第一篇文!虽然俄不是大神,饿也坚决不承认饿是只菜鸟,好吧,一路飘过,弱弱说一句,求票~…………

轮回劫:花若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轮回劫 或 花若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漫画-《仓鼠日记》

    欢迎关注并分享:我爱简笔画!作者:[法]阿斯特丽·德博尔德绘者:[法]波利娜·马丁译者:魏舒本书的主人公是一只有些自恋的仓鼠,他和朋友鼹鼠、蜗牛、刺猬、松鼠、大熊、兔子和蚂蚁一起住在一块林间空地上。仓鼠的爱好就是吃,并幻想自己受到众人的崇拜和爱戴。他还很喜欢在日记里记录下自己对生活的小感悟,不乏幽默和对朋友小小的刻薄。这些小动物们都非常热爱生活,偶尔的小挖苦、小矛盾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相亲相爱。《仓鼠日记》由“仓鼠的白日梦”和“仓鼠的旅行”两部分组成,原为两册系列绘本,开本和装帧不同,本次读库合二

  • 工业设计绘图过程-Canay的汽车草图教程

    欢迎关注并分享:我爱简笔画!作者:Canay来源:视觉同盟文章源自网络,精编整理公益分享(我们敬重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插画师無月Mutuki-画在宣纸上的猫咪/美食手绘插画美图

    欢迎关注并分享:我爱简笔画!小编对宣纸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画国画的层面中,古色古香的花鸟鱼虫。插画师@無月Mutuki将时下吸猫党最爱的猫咪画在宣纸上,有一种“跨界”的既视感,很美很美。文章源自网络,精编整理公益分享(我们敬重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庄子》第06章 大宗师

    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知之盛也。虽然,有患:夫知有所待而后当,其所待者特未定也。庸讵知吾所谓天之非人乎?所谓人之非天乎?且有真人而后有真知。何谓真人?古之真人,不逆寡,不雄成,不谟士。若然者,过而弗悔,当而不自得也。若然者,登高不栗,入水不濡,入火不热,是知之能登假于道者也若此。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屈服者,其嗌言若哇。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 《一念情深:总裁轻点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一念情深:总裁轻点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书名:一念情深:总裁轻点撩目录预览:001洞房惊变002借种生子003被强行灌药004我是牛郎?001洞房惊变女人一辈子的终生大事,莫过于结婚嫁人。我完成了人生的这个仪式,回到家快要累瘫。脱下礼服躺在床上,谭斌的手一点一点从我的小腿锤到大腿上,暧昧的跟我眨眼:“婧婧,时间不早了,我们该睡了。”我的脸腾的红起来,和谭斌相处三个月都没有越雷池一步,就是想把最好的留在洞房花烛夜。谭斌低头在我脸上偷了个香,忽的翻身压在我身上,喘着粗

  • 《撞鬼》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撞鬼》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撞鬼目录预览:第1章幸福来得太突然第2章午夜外卖员第3章福荫村第4章鬼村第1章幸福来得太突然“咦,这工作很不错啊,每天上班一个小时,月薪一万,而且还包吃包住,做满两年还给配一辆十几万的车子,啧啧,看来我朱小帅的好日子即将就要来临了啊!”我站在一处公交站台的旁边,指着公交站台上贴的一张招聘广告,转过头满脸欣喜的对着一旁的老同学庞飞的说道!但让我郁闷的是,庞飞好像根本没有看到那张白纸红字的招聘广告,对我翻了个白眼,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无奈的

  • 《指点江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指点江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字:指点江山目录预览::公务员之始:神经病!:坎坷(2):坎坷(1):公务员之始毕业时候的栀子花香味总是特别的香,也特别的令人有感触。这是刘世光走在学校林荫小道看着路两旁盛开的栀子花发出的感慨。刘世光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人,他的身份平凡的令人想哭,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但是就和许多命运坎坷的主角一样,家世清贫的他学习成绩却异常的优异,因为家里有着“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这句传家格言,所以刘父刘母拼足了老命硬是把刘世光供到了大学毕业。要说

  • 《总裁的甜心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总裁的甜心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书名:总裁的甜心萌妻目录预览::再度遇见:薄邢承是我爸爸:晋升贴身秘书:原来他没结婚:再度遇见灼夏未过,苏雨菲从学校匆匆赶来上班,脸颊潮红,额头和下巴都冒着大颗的汗珠。踏进广贸大厦瞬间,冰凉的冷气让她瞬间透不过气,过了一会儿,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苏雨菲在广贸大厦做珠宝导购员两年了,因容貌清丽,笑容甜美,深受顾客的欢迎,前段时间经理辞职,有传闻她能坐上经理的位置。对这种传言,苏雨菲只是淡然一笑。几年前她未婚先孕生下孩子,连孩子看病的钱

  • 《豪门婚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豪门婚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书名:豪门婚宠目录预览:第1章颜小姐的大丑闻第2章不会想不开吧第3章那颜小姐是想去我家?第4章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第1章颜小姐的大丑闻滨城炎热的夏日,知了不停地叫嚣着,犹如有些人的心,此时显得躁动不安,甚至有些烦闷。颜若依坐在颜园的小花园里,一顶偌大的遮阳伞挡去了直直照射而来的强烈日光,可她的额头上依旧冒着汗,手里拿着的报纸,越捏越紧。报纸被她捏的皱皱的,可还是挡不住那大篇幅的图文报导。一张不堪入目的照片,而照片中的女主角便是她。颜若依,是

  • 《铁血护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铁血护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字:铁血护卫目录预览:001章漂亮女军官(一)001章?漂亮女军官(二)001章漂亮女军官(三)001章漂亮女军官(四)001章漂亮女军官(一)我叫赵龙,2001年高中毕业的时候,我20岁。10月初,怀着报效祖国和实现自我价值的梦想,我到县武装部报了名,准备参军。11月份,县武装部开始组织我们进行体检,武装部的二楼,被应征青年们围的水泄不通,我拿着体验表,排着队依次进行了视力、嗅觉、听觉、色觉等检查后,重新回到了队伍当中,下一个项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