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专属宠爱:我的娇妻是千金 大结局

2017/12/3 7:27:49 来源:网络 []
书名:专属宠爱:我的娇妻是千金
碰瓷?! 。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司江宇蹲下身伸手推了推那个女人,见她还是没有反应,他皱了皱眉,突然有些怀疑,这大半夜的突然闯出来的女人难道是鬼?

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司江宇还是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来碰瓷的。

“听得见我说话吗?”司江宇没有得到回答,他伸手摸了一下那个女人的额头,然后被这个温度震惊到了。这女人是发烧了?生病还来碰瓷倒是挺敬业。

郁夕颜似乎是听见了身边有人在叫她,慢慢睁开了眼睛,而司江宇看到女人睁开了眼睛,迅速站了起来:“一个女人三更半夜净做这些不正当的事情。版权163nvren.com

不正当?郁夕颜刚清醒过来,听到这句话差点吐血,明明是他撞了自己好不好。

郁夕颜看向男人,声音有些虚弱但是气势却是不减:“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难道你不知道汽车要让行人的吗?”

司江宇听到她的话以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郁夕颜见他没有反应,自己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感觉自己有些头重脚轻。她不想和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人纠缠下去,就应该做完手术直接在医院休息!今天简直就是诸事不宜。

等司江宇回过神后,看着那个女人摇摇晃晃的身影却依旧倔强的脚步,很快的想到自己大概是误会这个女生了。

随着路边路灯闪着微弱的灯光,他眯着眼打量郁夕颜的同时,看到了她本来白净的腿上的点点血迹。他皱了皱眉迅速加快了脚步拉住她的手臂,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小姐你受伤了我带你去医院。专属宠爱:我的娇妻是千金 大结局

郁夕颜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腿上受了伤,她摇了摇头:“不需要了,先生你放心,我没有要勒索你的意思”

郁夕颜话说了一半,只觉得头越来越晕。今晚的事情她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现在她只想赶快打个车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无奈司江宇并没有打算放手。

“这位小姐,现在这里不好打车,你又受伤了,不然我送你回家。”

郁夕颜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的确,这个小区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打不上车了,她扭头看看背光的司江宇,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不像是坏人。

“谢谢。”郁夕颜淡淡道谢,不再固执自我,选择上了他的车。163女人网郁夕颜坐在副驾驶上,只觉得车中的温度很适宜……很适合在这里睡一觉,所以简单的和司江宇说了自己的住址就睡了过去。

司江宇开车的同时偶尔瞥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女人,郁夕颜因为发烧,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红色,在副驾驶上将自己蜷缩成了一个婴儿的睡姿,司江宇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女人,真的就不怕自己被卖掉吗?

“阿哲,你不要走,为什么要这样……”郁夕颜突然惊呼出声,情绪变的有些慌乱,司江宇小心的将车速放慢,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心中的担心逐渐放大,他是不是应该带这个女人直接去医院?

郁夕颜感觉到额头上的有一个冰凉的物体,突然紧紧抓住不肯松开,呢喃出声:“阿哲,为什么丢下我……不要走……”

郁夕颜眼角的泪水滴在了座椅上,通过微弱的光而变得晶莹透亮,司江宇突然开始好奇面前这个女人究竟经历了怎样的伤心事,才能让她在梦中也哭泣不止。

“我不会走。”司江宇的语气十分轻柔,带着就算对自己家人都不曾有的温暖。

睡梦中的郁夕颜似乎是听到了这句话,竟然安静了下来,司江宇看着让他失控的女人,轻轻把手抽了出来,与众不同,这大概是司江宇现在唯一能形容郁夕颜的词语了,他更想深入的了解这个女人,掌控她所有的事情。这些年司江宇在各种场合间行走,见过的女人无数,却从未像现在一般,涌出如此强烈的保护欲。

最终,司江宇也没有将她送进医院,素昧平生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不过这个女人大半夜还要出门,大概生活上不是很容易吧。163女人网

于是,司大总裁在送郁夕颜回到家中之后留下了一张价值五百万的支票才离开。

而这一夜的郁夕颜睡的并不安宁,天才蒙蒙亮,郁夕颜就醒了过来,身上也因为发烧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她隐隐约约只记得是遇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开车碰了自己,然后好心送她回来,自己还做了个梦,梦见白文哲说他不会走。

郁夕颜自嘲的笑了笑,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罢了,爱情并不是时间越久感情就会越深的。就像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白文哲,也和其他男人一样,被自己撞见了他与另一个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

不过,郁夕颜也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听白文哲的任何解释,只是平静的将手中的钥匙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优雅转身关门离去。

郁夕颜翻出家中的大盒子,她将自己和白文哲有关的东西一件接一件的扔进盒子,而床头柜上已经被冷落了一早上的支票,这个时候才进入了郁夕颜的眼睛,她是不是没睡醒?郁夕颜使劲的摇摇头,开始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版权163nvren.com

她沉默了许久,昨晚的事情在脑海里才慢慢清晰,那个男人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碰瓷的了吧?!

“你这大早上翻箱倒柜的干嘛呢?”郁子安过来和妹妹道别,疑惑的声音打断了郁夕颜的思绪,“门都没有关。”

郁夕颜急忙将那张支票收起来,然后把盒子用胶带死死的封住,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解释:“清理遗物,正准备扔出去所以没关门。”

“你发什么疯?什么遗物?”郁子安一脸惊讶的看着郁夕颜,这个妹妹从来不按规则出牌,这又是在做什么。

“昨天晚上23点50分,我和白文哲分手了,他在我心中已经死了,所以这些是他的遗物,我也不需要这些东西了。”郁夕颜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然后看着郁子安一脸惊讶的表情,淡定的环着手臂:“哥,是我失恋了,你有必要露出这种感同身受的表情吗?”

打脸了 。

郁子安缓过神:“郁夕颜,你不是开玩笑吧?好好的闹什么分手。这要是让爸妈知道,你估计又要去降职做VIP特护了”

“别问为什么了,反正已经分手了,我们不合适。”

郁夕颜坐到自己的梳妆台前,郁子安能看得出自家妹妹有些红肿的,他皱了皱眉,只是感觉事情不太对劲,他开口试图让郁夕颜冷静下来:“小颜,他……”

郁子安还要说些什么,却被郁夕颜突然的电话打断了,郁夕颜简单的和对方回应了两句,便起身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佯装轻松的笑笑:“看来今天送你去机场的计划要泡汤了,医院临时有事,我先走了,这件事你不要和爸妈说,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后,我会自己交代的。”

郁子安也只能点点头答应她,语气中有些犹豫:“你去忙吧,一会司机会来接我,只不过这件事……算了找时间我们再聊吧。”

郁夕颜只是点点头便匆忙离开,郁子安也只是欲言又止,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心疼,看了看脚边那个纸箱子,一直都是这样,郁子安对自己这个妹妹也是琢磨不透,可是这两个人一直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就分手了呢。

看来,他也有必要找时间和白文哲聊一聊了。

因哥哥来江城出差期限到了,准备去送哥哥去机场,可是医院今天竟然碰上了两台大手术,没有值班医生,她也只能来坐班,郁夕颜叹口气,

郁夕颜正在办公室望着那张支票发呆,护士就已经在门口招呼她:“郁医生,急诊送来一位从楼梯摔落的患者。”

“好,我马上到。”郁夕颜将支票收进包里,急忙赶到病房,虽然熙熙攘攘的,但直觉告诉她屋里肯定没有任何病人家属,全是保镖。

“病人的资料给我,通知家属了吗?”郁夕颜一边检查一遍问一旁的护士。她见怪不怪的看到这个气场,顿时想到这个患者估计又是哪家的大小姐。

“患者司嫚儿,24岁,从楼梯上滚落,属于坠落伤。正在联系家属。”

司嫚儿除了扭了一下脚倒是没有什么皮外伤,也在郁夕颜做检查的时候醒了过来:“司小姐,您除了脚,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司嫚儿摇摇头,二哥出国签合约了,恐怕自己摔伤的事情已经传到大哥的耳朵里了:“美女姐姐,我没事了,简单处理一下就好了。”

司嫚儿头一歪,对着郁夕颜就开始卖萌装可怜。

“那可不行,你这可是坠落伤,如果留下病根可就不好了。”郁夕颜一边帮司嫚儿调整输液速度一边耐心的解释,“所以一定要住院观察一下,把该检查的都检查了。”

郁夕颜倒是对这个女生有点好感,虽然身边保镖不少,一看就是大家千金,但倒是没有娇纵蛮横之气。

“林杰,去办入院手续。”

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使得屋中的所有都看向门外,刚刚还想和郁夕颜撒娇卖萌的司嫚儿立刻变成了乖巧的小猫:“大哥。”

“boss,我马上去办。”

林杰点点头转身就离开了病房,司江宇的目光在郁夕颜身上停留了几秒,那个神情深邃让人捉摸不透,可惜郁夕颜并未注意到,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好像有点熟悉,他走到病床前看了看已经司嫚儿打了石膏的腿,微微皱了皱眉,话语中有些怒气:“司嫚儿看来四个保镖都看不住你是不是?”

“哎呦大哥我这次真的是个小意外嘛!要不是和高晶媚那个死女人吵了几嘴,我才不会不小心摔下去的……”

郁夕颜并没有过多心思听他们家的豪门八卦,看了看点滴:“不好意思,家属需要跟我到办公室取一下一会检查需要的单子。”

司江宇不再和她辩论,拦下了准备替他过去的保镖:“你们在这呆着,我去拿。”

郁夕颜才不管是谁来取,进了空旷的办公室,郁夕颜低着头在桌子上填着所需要的单子,却听见身后那个清冽的声音再次响起:“你难道不应该和我说声谢谢吗?”

“恩?”

郁夕颜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比她高太多的司江宇,他们两个人有什么交集吗?我为什么要和他说谢谢?各种疑问句不禁在她的心中飘出来。

“郁医生大概是忘记了,昨晚是谁送你回家的了。”司江宇早上让林杰调查来的资料还没有顾得上看,却在这里再一次遇见了这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还真是缘分。

“是你?!”郁夕颜有些惊讶的看着司江宇,因为他一直背着灯光,加上自己又迷迷糊糊的,并不知道送她的人长什么样子,原来是他撞了自己,送自己回了家。而且,就是他还送了自己一份大礼。

郁夕颜将填好的检查单递给司江宇,自然还有那张莫名其妙的支票:“司先生的爱心泛滥,不如去捐赠红十字会,我们这里有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我可以帮你联系。”

“既然已经给你,我就不会收回,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情。”这种场面是司江宇从没有想过的,哪个女人拿到他的支票不是主动投怀送抱,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打他脸,有意思。

郁夕颜实在是想把他的这句话归为“不要脸的行列”,深吸一口气,很淡定的继续道:“司先生,我隐约记得昨晚应该是说过我没有要讹您吧,第一我不是碰瓷只是意外,第二,素不相识,这么大的礼我实在不敢承受,你不收回也可以,我会以您的名义交给红十字会。”

办公室已经开始有来交班的医生,郁夕颜并不是很想再和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纠缠下去,他为什么就这么肯定自己缺钱?是因为昨晚被误会碰瓷,还是看到自己住着很简单的单人公寓?

“我会叫护士陪司小姐做检查。”

今天原本就不是自己的班,郁夕颜并不打算加班,看到有医生来交班也就准备离开,昨晚的高烧好不容易退下去,如果不好好休息一下,恐怕今天晚上就该打点滴了。

未来嫂子?! 。

司江宇能看的出郁夕颜这一晚似乎并没有休息好,心底竟想要强迫她去休息,却猛然发现,貌似现在为止,他们什么都不是,甚至连朋友也不是。

想到这里他多少有些不甘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只能接过郁夕颜手中的检查单便先行离开了。

郁夕颜并未多想什么,收拾了一下东西,将接下来的事情嘱托给交班医生便走了,只是医院大门口,她遇到了不想遇到的人。

“夕颜,我以为你今天会去找我。”白文哲拉住了准备离开的郁夕颜,她的手腕处的泛红证明了白文哲的手劲之大,而发生了这样的事他竟然也是淡淡的一掠而过,“昨天晚上喝了不少,我以为那是你。”

“你以为?”郁夕颜藏住了疼痛的表情,对于他的说辞有些觉得可笑,冷冰冰的看着白文哲,“你放手,我不想再讨论昨晚的事情,做了就是做了,何必解释。”

白文哲看着郁夕颜一贯的淡漠表情,心中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怒火:“郁夕颜,你能不能收起你那副圣母的神情,我真是看够了,我每天在外应酬忙碌,你呢,天天守着个医院,要和你结婚的人是我不是医院!”

结婚?郁夕颜现在听到这两个字感觉到如此的刺耳,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突然感觉好陌生,陌生到让人心寒,这场爱情断断续续的维持了六年,可是,这其中的分分合合早已将这场看似般配的爱情折磨的千创百孔了。

“白文哲,我们不可能了,你放手吧,我说过,再一再二不再三,你数数,我已经给你不止三次机会了,我们两个回不到过去了,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感情,同样,我也给不了你。”

郁夕颜的声音很轻,白文哲竟听不出她是否生气,是否伤心,就像说了一句“今天天气真好”一般,只是这次,比每一次的都决绝。

她用尽力气甩开白文哲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白文哲转身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发现这个时候的郁夕颜,仿佛就像是六年前遇到的那个她,淡然清冷,只是这样的郁夕颜,他更想再一次征服。

强忍着泪水回到自己的车上,郁夕颜再也忍不住,趴在方向盘上哭了出来,她不曾注意,与她相对的那辆越野之中,司江宇心疼的目光,她不会知道,她与白文哲的争吵,他都听见了。

“林杰,嫚儿的主治医必须是今天那位女医生,你马上去办。”司江宇拨通了特助的电话,安排着。

“可是boss,大小姐的伤还是回家静养吧,我们的私人医生……”

“按我说的做,就要今天帮嫚儿做检查的那个女医生。”司江宇打断了林杰的话,边挂断了电话。

还在医院办理手续的林杰被自己的boss这么挂断电话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当他看到医生标牌时大致明白了一些什么,这不是今天早上boss让自己调查的女生吗?林杰不敢耽误,直接将电话打给了院长。

郁夕颜在门口的争吵早已被医院的人当做八卦开始议论,刚下手术的凌元浩听到的便是护士对刚刚的事情描述,顾不上自己休息便拨通了郁夕颜的电话,听见的是郁夕颜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元浩哥?你下手术了?”

“小颜,你……”凌元浩没有看见她也能猜出,郁夕颜一定是在哭,却表现得若无其事。

“我有点感冒了,没事的凌浩哥。”郁夕颜急忙打断他的话,“一会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

“小颜,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别想太多。”这么多年,凌元浩知道与郁夕颜的相处模式,点到为止或许是最好的办法,“院长跟我说,司家想让你做司嫚儿的主治医生,本来想说让你休息几天,看上去也不行了……”

“我知道了,这件事不要和我妈他们说,之后再说吧,我先挂了。”

郁夕颜挂断了电话,躺在床上盯着窗户发呆,或许吧,一切都该结束了,这场爱情她谈的太累了,累到让人心碎,她明明知道白文哲从始至终对她就不是爱,她却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她引以为傲的东西被他磨灭了,一场爱情走到这个地步,大概也该结束了。

郁夕颜哭了,她发誓这会是最后一次为这场爱情而哭,就当是祭奠吧。

郁夕颜如同大病初愈,因为昨天的那场吵架,医院八卦的人无一都用同情的目光与她打招呼,郁夕颜倒是无所谓,换好工作服边上楼到了VIP病房,她也是昨晚才知道原来他们就是江城只手遮天的司家,送自己支票的男人,就是传说中的冷血总裁司江宇。

“美女姐姐早。”靠在病床上看杂志的司嫚儿看到郁夕颜推门进来,便很热情的和她打招呼,继续着昨天没有继续下去的话题,“姐姐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呀,真的很无聊。”

“那要等你的检查结果都出来,确定没事才可以。”虽然司江宇那个家伙很不着郁夕颜待见,但是他这个妹妹倒是很入自己眼缘,活泼却不失大家风范,“今天感觉怎么样,有头晕吗?”

司嫚儿摇摇头,表示自己很好,正要说什么,门就已经被推开了:“嫚儿!你还好吧?昨天听说你摔下楼梯了,都吓死我了。”

郁夕颜打量着这个进屋就冲到床边的女人,也只能用八个字形容——浓妆艳抹,香气扑鼻,她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几步,轻轻推开了窗户,不禁感叹,恐怕这女人抹了半瓶香水吧。

高晶媚并没有在意郁夕颜的动作,甚至没有在意她的存在,但是司嫚儿看到了笑了笑,自己确实被高晶媚这个女人呛到,还真有点晕,没有理会她,转头看向窗户旁边的郁夕颜:“未来嫂子,我突然有点晕了,感觉这个屋子有一种呛人的味道。”

未来……嫂子?!

郁夕颜手中的病历本险些没拿住,果然是一家人,说话都很出其不意,当然,她还是更愿意相信她是在叫高晶媚。

专属宠爱:我的娇妻是千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专属宠爱 或 我的娇妻是千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15章(第15章 食盒遗失)

    原标题: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15章(第15章食盒遗失)书名: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第15章食盒遗失暗幽阁。慕云浅才进入院子,一道瘦弱的小身板一下子扑到她身上,两眼水汪汪:“小姐你可回来了!可把碧秋担心坏了!”原主身边服侍的丫鬟有几个,但至始至终只有碧秋这丫头与她合得来。“好了好了,我没事,其他人呢?”慕云浅扫了一眼,院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两间低矮耳房,院子里栽种着一棵豆角树,满地的落叶,要多荒凉就有多荒凉。一提起这个碧冬就愤愤然:“三天前小姐被关,她们就收拾行李跑去巴结其他的小姐了!”不用这小丫头说

  • 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15章(第15章 一个家庭孩子最重要)

    原标题: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15章(第15章一个家庭孩子最重要)书名: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第15章一个家庭孩子最重要韩宝蓓完全没有已经是已婚女人的自觉,穆瑾瑜走了之后,满足地睡了一觉,伸了一个懒腰起来,走出卧房,看到韩妈在摆碗筷,桌子上摆着满满一桌的早饭,稀饭包子,豆浆油条,摆了好多。韩宝蓓锤着自己的肩膀,走过去说道:“弄这么多怎么吃得完。”“这也不是给你弄的,也不知道女婿爱吃什么,他还没有起来?”韩妈推了一下韩宝蓓,“快让女婿起来吃饭。”“他啊,他早走了。”韩宝蓓坐了下来,“爸,好点了吗?”“

  • 帝少掠爱成瘾15章(第15章 我从来不知道你如此热情)

    原标题:帝少掠爱成瘾15章(第15章我从来不知道你如此热情)小说:帝少掠爱成瘾第15章我从来不知道你如此热情叶沐暖笑了,粉色的唇瓣勾起一个标准的笑容,这是尉迟冥教她的,如果想让对手输,就先学会微笑。“暖暖,别笑了。”尹苍墨看着叶沐暖的笑容心疼至极。“送我去公司。”叶沐暖平视前方,这条新闻的针对性如此强烈,就算是闭着眼睛也知道是黎非夜干的,除了她,她再也想不到会有谁会这样做了。“好。”他了解叶沐暖,她要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比如她和黎非夜的婚礼,比如她要去公司。手握着方向盘,将车子调转了方向。还没

  • 名门老公来疼我15章(第一卷 形婚契约第15章 腹黑的大首长)

    原标题:名门老公来疼我15章(第一卷形婚契约第15章腹黑的大首长)小说名称:名门老公来疼我第一卷形婚契约第15章腹黑的大首长一起去医院?南汐本能的想要拒绝,被男人一个凌厉的眼锋给瞪回去了,只得识趣的闭嘴。这个男人霸道起来的时候,她连跟他商量的勇气都没有,他是天生的王者,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浑身便散发出一种高贵的不容拒绝的王者气息。没关系的,南汐竭力的安慰自己,顾凌风作为女婿,在岳父车祸住院之后,是该露个面的,不然她爸爸还不得以为他们之间的婚姻出什么问题,虽然本来就有问题,但也不能让爸爸知道。

  • 一诺倾城15章(第15章 长得帅了不起么)

    原标题:一诺倾城15章(第15章长得帅了不起么)小说书名:一诺倾城第15章长得帅了不起么说曹操曹操到,当大堂负责接待的同事一声甜美的“连总”响起之后,休息区四周竟彻底安静了下来。有人刚才说,等会会和连总一起吃饭,现在连总回来了,这脸是不是得要被打得啪啪响?刚进名城的员工可能不清楚,但,在名城只要待上十天八天,就一定会知道名城里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在公司里不要对连总抱任何不正当的幻想。每次只要公司有新的女员工进来,各部门的小助理一定会事先再三叮嘱,不要试图勾引连总,绝对不能对连总花痴!因

  • 痴傻废柴三小姐:医手遮天15章(第15章 燕凌思的结局)

    原标题:痴傻废柴三小姐:医手遮天15章(第15章燕凌思的结局)小说书名:痴傻废柴三小姐:医手遮天第15章燕凌思的结局沈墨问完,燕凌思脑海中马上浮现一个答案,在沈墨气势的影响下,她根本无法思考,只是机械的说道:“那天本来是要去如愿寺祈福,但路上和姐姐起了争执,被赶到另外一辆马车上,下了车就发现被带到了破庙中。”沈墨看了一眼零,零点了点头,和他查到的一样。沈墨皱了皱眉,一个被嫡女欺负设计的可怜庶女,看着这副畏缩模样也符合她的身份,但是那天她究竟从哪来的狗胆敢那么对他?“知道我是谁吗?”“知……知道。

  • 全球通缉:千亿娇妻爱入骨15章(第15章 共同分担的伙伴)

    原标题:全球通缉:千亿娇妻爱入骨15章(第15章共同分担的伙伴)小说名:全球通缉:千亿娇妻爱入骨第15章共同分担的伙伴这天林清浅正在学校排练曲目,突然接到王医生的电话,说是有肝源了,林清浅听了好惊喜,想不到这么快,本来以为还要等好久,毕竟患肝癌的人那么多,有很多人要排队吧?这次这么快,应该是沾了华琛的光。想到华琛林清浅的心里五味杂陈,自己有今天都是拜他所赐,可是在妈妈这件事上他的确帮了很大的忙。如果不是他,自己也筹不到那么多手术费,妈妈的肝源也没那么快找到,可是想到这一切都是以自己卖身为代价,她

  • 大叔我会乖15章(第15章 不管看到什么,不许走开)

    原标题:大叔我会乖15章(第15章不管看到什么,不许走开)小说书名:大叔我会乖第15章不管看到什么,不许走开“比我大几天。”凌语夕看着他,关键是,“她真的没有男朋友呢!”雷烨挑了挑眉:“那?”“小烨烨做遥遥的男朋友吧。”肥水不流外人田。雷烨的视线落在她兴奋的小脸上,声音平淡:“那你呢?你有男朋友吗?”“当然有。”他眸光一黯,语气不自觉变得急促:“是谁?在哪?”“干嘛?”一副打人的架势!语夕眨了眨眼眼,“别打他的主意,你打不过他。”雷烨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声音冰冷:“不试试怎么知道?他是谁?现在在什

  • 深情索吻:纯禽总裁晚上好15章(第一卷 真爱从不举开始第15章 回家见家长)

    原标题:深情索吻:纯禽总裁晚上好15章(第一卷真爱从不举开始第15章回家见家长)小说:深情索吻:纯禽总裁晚上好第一卷真爱从不举开始第15章回家见家长第二天,祁月怜刚走出房门,楚希夜已经端着咖啡在看报纸了。“早上好。”身着白色衬衣的楚希夜微笑道。他的声音因着早晨才起床不久的缘故有些低哑,开着两颗扣子的领口露出好看的锁骨。微弱的晨光透过落地窗洒在楚希夜的身上,为他利落的黑发镀上了一层金色,浑身散发着慵懒气息,真的是将性感二字体现到了极致。祁月怜的瞳孔一刹那间因着不习惯客厅里的光亮缩了缩,她微眯着眼,

  • 挚爱豪门小妻子15章(第15章 回去吧,不要再来)

    原标题:挚爱豪门小妻子15章(第15章回去吧,不要再来)书名:挚爱豪门小妻子第15章回去吧,不要再来她闻言,瞳孔倏然撑大,眼珠子都要瞪突出来。这个色胚,难道是吻上瘾了?她条件反射似的伸出左手挡在嘴边,右手狠狠的甩过去。“啪”一声,正中某人的脸,某人被打得僵住,维持着两手撑在她身侧的动作。不过须臾,他琥珀色的双眸危险地半眯着,火花四溅。莫言晴被他瞪得从头到脚都僵硬了,道歉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一个激动,她立即跳起来,脑袋撞上某人的下巴,某人痛得哀嚎一声,伸手捂住了下巴,眼中星光闪烁,似已痛出了泪。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