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六道轮回 大结局

2017/12/3 7:24: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六道轮回

前言

这是我工作两年写的第一本科幻小说。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六道轮回...

第一章 十八层地狱

严子云,24岁,一名小学体育教师。大学才毕业两年的他工作勤勤恳恳,虽然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是生活也过得多姿多彩。本来一切都非常顺利,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好好工作,赚钱,买房,找媳妇,生个娃,教育小孩,然后看着小孩上大学,找工作,找老婆,再生小孩,当然最后是入土为安。

像是屈服于命运,不过,这对严子云来说是再幸福不过的事了,人生本就该如此悠悠哉哉逍遥度日。但是,一切本来注定了的生活轨迹,一个意外将全部都改变了。一场车祸,对这个世界来说再寻常不过的车祸,它将严子云抛上了天空,呈一个抛物线向远处飞射。

被撞到的一刹那,严子云本来被酒精麻醉了的大脑顿时清醒了起来,但是耳里听到的是周围的一片嘈杂,艰难地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漆黑,只有救护车的声音。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我难道就这么死了?”严子云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字眼,“我不想死,我还没娶老婆,我还没来得及孝敬父母……”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是无力的挣扎,即使再怎么依恋这个世界,死神永远是那么的无情,也许是死了,也许没有死,因为严子云听到了旁边一名医生在说话,非常的清晰:“严子云,男,24岁,XX年X月X日X时X分确定死亡,作好记录,通知他的家属。”

“不,我不要死,医生我还活着!”随着一声吼叫,严子云睁开了眼睛,但是引入眼帘的不是医院,而是一个漆黑扭曲的空间。

“欢迎来到地狱。”一个毫无感情的电脑合成声音响起。

“这是地狱?难道我真的死了,人死了会进地狱?”严子云有点难以接受,开始语无伦次,但是周围的景象使他不得不相信这个电脑般的声音说的是真话,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就像一个影像漂浮在空中,没有实体,就好像恐怖电影里的鬼魂。

“没错,这里就是地狱,我是这里的主宰,你可以叫我阎王也可以叫我死神,随你喜欢,来到这里,将根据你的功德重入轮回。”毫无感情的电脑说道,好像阎王可能没空理这些小鬼魂,弄了个电脑服务。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不,我不想就这么死了,也不想轮回,有没有办法重回人间,回到亲人的旁边啊。”虽然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新闻也经常有报道,已经死了的人突然复活,大家都开玩笑说是那人买通了阎王,给放回来了,何况又有谁甘心自己就这么死掉呢。

“有办法!”

“什么!这……这是真的!”严子云有些激动,自己随便一说,竟给自己找到了一条活路,“快说,是什么办法。”严子云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复活肯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地狱有十八层,第十八层就是地狱的终极世界,地狱的尽头,但是同时也是通向天堂通向人间的世界,如果你想复活,必须通过第十八层地狱,接受难以想象的肉体与精神折磨,如果失败,那便是灰飞烟灭永不超生,你接受吗?还有,你的服务时间已经到了,请在十秒内回复,是接受十八层地狱考验还是重入轮回。”阎王很无情地连考虑时间都不给。

“十八层地狱……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严子云想到曾经看过的一些神话电视剧,里面描述的地狱有上刀山、下油锅、吊舌头,砍手脚等恐怖场面,但是这些都不算什么,最恐怖的是第十八层,电视剧里玉皇大帝一生气经常有这么一句台词:“来人呐!将这妖孽打入第十八层地狱。网站163nvren.com”也就是说地十八层地狱比上刀山下油锅更恐怖。严子云犹豫了,虽然很想再看到亲人,虽然很想重新回到人间,继续自己的梦想,但是在十八层地狱面前,他犹豫了。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就在最后一秒,严子云突然抬头,大声说道:“阎王,我选择去十八层地狱。”严子云曾经是一名运动员,运动员都有一种拼搏的精神,在最后的压力下,激发出了他曾经的那股热血,什么折磨,什么十八层地狱,只要能活着回家,又有什么能阻止我,就算灰飞烟灭,不赌一把又有谁知道结果呢。

“欢迎来到第十八层地狱,你是一个勇敢的人,那么开始你的恐怖之旅吧。”这次不是电脑声,而是一个浑厚的男声,也许这个人就是阎王吧,可能是为了鼓励勇闯十八层地狱的人。没来得及和阎王打声招呼,一切又全部黑了下去。六道轮回 大结局

医院,通道里一片狼藉,只有应急灯在亮着,前台的询问处到处飘飞着文件,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不停地闪动,这里好像发生了大型的抢劫案,这里一片安静,只有日光灯闪动的声响。通道的尽头,一个较为宽敞的病房里躺着五位熟睡的病人。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了一会儿,严子云悠悠地睁开眼睛。没有想象中地狱的恐怖场景,印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照亮了整个房间,很显然,今天天气很不错。严子云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张床上,白色的床单,白色了被子,自己还穿着一身住院病人穿的蓝白相间的病人服装,手上带着一个电子表。

“难道一切都是一场梦!”严子云摸了摸自己,自言自语道,自己好像在医院,“难道我出车祸,被人救了,现在在医院治疗……”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发现跟以前一样健壮,一点伤病都没有,出车祸被人救,起码也要有点伤在身啊,现在奇怪了,什么伤都没。

这时,他才发现,在这个病房里还睡着另外四个人,两女两男,一个是身高一米六五左右,一头乌黑长发,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另一个是成熟女性,身高一米六不到,看脸部猜测30岁刚出头,当然现在社会化妆品保养品很多,根本没法猜测一个成熟女性的年龄。来自http://www.163nvren.com/两个男的,其中一个短发凌乱,三十多岁,身高也就只有一米七,很像进城的打工仔或者是路边的摩的,还有一个身高将近一米八的社会小青年,像是高中生,为什么说是社会小青年呢,因为这家伙染了一头黄发,脖子上也露出了半个纹身,对于严子云这样的教师来说,看到这样的人很自然地产生一种反感。

打量完这些“室友”,严子云发觉这个医院太安静了,虽然医院要求往来的人要安静,但是这里安静到一丁点声音也没有,太反常了。

“护士——护士——”严子云随意喊了两声,没得到回应,有点莫名奇妙的他想找电话或者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但是这里好像除了五个人和床,什么都没有了。

这时,那个黄头发青年醒了过来,起来之后一脸满然地看着严子云,问道:“这……这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医院吧。”严子云无奈答道。

这时,其余三人也陆续醒了过来,但是谁也不能说出这是哪里,为什么他们在这里,就好象五个人被绑架来这个医院一样。

“等等,大家尽然都不知道,那这样,我们想想自己之前在哪里,又发生了什么。”严子云看到大家的情绪有些不对劲,赶紧把话带了过来。

“我……我刚才在打群架,好像背后被人捅了一刀。”黄头发青年很不好意思的说出了自己的黑社会行径,看样子好像是刚上道的学生,不是那种不可救药的黑社会大佬。“之后,好像是送往医院,又好像死了,遇到了什么死神,说闯十八层地狱可以复活……”

话说到这,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这个黄毛青年,严子云也一样,他本以为刚才脑海里都是一场梦,所以没当回事,现在这个黄毛说出来的情形跟他的遭遇好像一模一样,他扫视着周围其他三个人,好像这三个人也是一样错愕的表情。

“先别发愣,”严子云一句话惊醒了发愣的所有人,“他说刚才看到死神的遭遇是不是你们三个都有。”严子云看向了另外三人,三人默默地点了下头,两个女性眼中有那么点惊慌,而那个摩的师傅稍微好点。

“如果大家的遭遇都是真的,那么也就是说,这里就是十八层地狱了,而不是什么医院,死神说了,我们要受到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我想这些不是简单的吓唬我们,很可能是真的,”严子云看了一下有点惊慌,但是依然装做镇定的各位,继续说道,“既然大家一起被抛到第十八层地狱,现在看起来好象一切相安无事,不代表真的就这么简单,我们互相认识一下,也好有个照应。”也许是做教师的缘故,严子云的口才还是不错的,一下子将大家凝聚在一起,连刚才脸色有些不屑的摩的师傅和黄毛青年也一一做了自我介绍,多一个朋友,多一个照应,这些闯荡了社会的人都会明白这个道理。

“陈清,北X大生物科学院的大二学生。”长发少女介绍道。

“徐伟,今年18岁,浙江人,去年高考没考上,跟着道上的坤哥混了,我们道上混的就讲两个字‘义气’,是兄弟的,上刀山下油锅老子都不怕,十八层地狱老子一样不放眼里。”黄毛粗声粗气地讲一通江湖豪语,但是刚才的大学生陈清明显地往边上挪了一下,想远离这个社会不良青年。

“杨德青,俺是山东的,来广州打工,后来和同村的朋友做些汽车配件生意。俺好像是出了车祸,进了地狱了。”摩的大叔说着说着,有点咽气,也许是到现在还无法接受自己下地狱的现实吧。

“吴丽华,地税局公务员。”成熟少妇只说了一句就闭口不说了,显得有些沉默寡言。

“我叫严子云,当我是朋友的可以叫我子云,”严子云一开口想先把大家的关系拉亲密了,遇到危险好有个照应,“我是一名体育老师,你们有什么困难随时跟我说,我会尽力帮忙的。”也许是想树立教师的道德形象,严子云一开口就做起老好人。

“我们不能呆在这,等着那些牛鬼蛇神来折磨我们,大家都知道,地狱折磨起人来,那是不可想象的,什么刀山、油锅、炮烙、五马分尸,都是小意思,赶紧离开这。”虽然不认识路,严子云也当起了临时队长,出于大家内心深处对教师这个职业的尊重,也没人反对严子云带路。

大家紧跟着一起出了病房,医院的通道两边都是病房,中间没有窗户,亮着的应急灯显得通道有些阴沉,周边一片狼藉,地上墙上好像有斑斑血迹,砸碎的电脑,损坏的桌椅到处都是,这里好像发生了大规模的斗殴,诡异的场景使得五个人的神经都有些紧绷。由于非常安静,五人凌乱的脚步声回响在整个医院,使得气氛更加紧张。严子云感觉胳膊一痛,回头发现,那个叫陈清的大学生由于紧张死死地抓着严子云的胳膊,指甲都快陷到肉里了。严子云没在意,只是皱着眉头往前走,想找到离开医院的出口。经过观察,通道边的引路的识标全是英语,严子云可以肯定这里不是中国,可能是美国或者英国的医院。严子云虽然是老师,但是上大学的时候是靠体育特招进的大学,英语一直是弱项,在这个满是英文的医院,也就认识WC的识标,只得请教陈清,陈清看了一下识标,就指出了出口的方向。严子云继续领头走,拐过一个拐角,看到了就在前方的楼梯。

“啊——”一声女性特有的尖叫,这是陈清这个胆小的女大学生的声音,但是那个胆大一点的吴丽华连尖叫都没有已经在一旁吐了,三个胆大的男性没到吐这么没用,但是也脸色不好。

因为楼梯前的恐怖场景吓到了众人。

第二章 行尸走肉

楼梯前的恐怖场景吓到了众人,因为前面正躺着一具尸体,为什么离着这么远大家也能确定是尸体呢。因为一个金发的女人,面部已经发黑,周边围绕着大量的苍蝇,发出一阵阵恶臭,说明该尸体躺在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种场景还不至于把众人吓到,关键是这个女尸的腹部已经彻底被撕开,肠子凌乱地托在外面,周边一滩一滩血迹,只能说明该女人在生前被什么野兽活活撕开肚子,经过死前挣扎才造成这恐怖场景。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十八层地狱吧,可能这个人在这里被小鬼蹂躏致死,众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众人捂着嘴巴与鼻子慢慢靠近,想从尸体上跨过去,再下楼。任谁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刻,而陈清抓着严子云的手又紧了几分,严子云率先跨了过去,惊起女尸身上的苍蝇乱飞,女尸那突出的眼珠直盯着众人,仿佛随时活过来一样。陆续地跨过了女尸,五人非常默契,谁也不开口讲话,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进入楼道,也许是快没电了应急灯的光亮非常微弱,使得大家互相扶着下楼,因为刚才的惊吓,两位女士的脚还有些发抖。往下走到第四层,一道大大的铁门拦住了众人的去路,是实心铁门,一条大铁链锁在铁门上,铁门上用血迹歪歪扭扭写着英文字,严子云回过头看着陈清,要陈清翻译一下。

陈清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门上的字“警告!不要开门,里面是僵尸!”

严子云听完愣了一下,“僵尸,是地狱里那些跳来跳去的僵尸吗?”

徐伟大胆的走向前,趴在铁门上倾听,又拉了一下铁锁,突然,铁门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把徐伟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门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停地拉扯着铁门,本来坚固的铁门像是狂风中的树叶来回的波动,铁链发出“当啷当啷”的嘈杂声。

“快走,我们到五楼另外个楼梯走。”严子云二话不说先往五楼跑了,其余几人马上反应过来跟上。由于刚才的惊吓,众人加快了脚步,中途虽然看到了电梯,但是没电无法使用。找到了一个狭窄的消防逃生通道,里面一片漆黑,应急灯的电全部用干了,鉴于刚才楼道出现的不明僵尸,这个什么都看不到的楼道万一出现什么鬼怪,大家就危险了。严子云立马跑回去,将墙上还有微弱电源的应急灯拆了两个下来,再将路上看到的拖把去了头,拿来当武器。

当五人再次来到这漆黑一片的楼道口时,严子云说道:“大家冷静听我安排,这里有两把长棍,我拿一根,我走最前面,杨德青走第二,我们两个互相照应着,陈清和吴丽华走我们后面,徐伟走最后也拿一根棍子,如果前面遇到危险你保护两个女士先跑,如果后面遇到危险,你先挡着,杨德青马上回头支援,应急灯杨哥你拿着,帮我照明,徐伟拿一个在后边照明,防止后面的危险。这样的安排,你们有什么意见。”大家听完觉得非常合理,都点点头。

一切按计划的一样,严子云带领着四人在昏暗的楼梯上往下走,众人急促地呼吸声映衬了每个人内心的情绪,终于走到一楼,看到门上面绿色的安全出口(英语)标识牌,众人输了口气,严子云握住把手,缓缓拉开门,外面刺眼的阳光直射进来,使得众人一时还没发适应。眯着眼睛,走出逃生门,眼前的景光又是一阵刺激。

尸体,无数的尸体,用白布盖着,在地上摆放了无数个尸体,滔天的臭味袭击着众人,漫天的苍蝇,也许是有了心理准备,大家显得好像沉稳了许多,这里好像发生了什么大型疫病,死了很多人,全部送到了医院,医院摆不下,就摆在了外面的草坪上。

“这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世界啊,说是地狱不像是地狱,说不是,这他妈简直就是地狱。”徐伟吐了口唾沫,语无伦次的骂道。

“别说这么多了,先离开这里,我快受不了这里的气味了。”陈清捂着鼻子催促着大家赶快离开。

当五人刚踏出医院的大门,突然“滴、滴、滴”一阵闹钟般急促的响声响起,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自己左手的电子表。严子云这才发现,他们五个人每个人都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电子表,而且没有扣带,不知是怎么带上去的。

“地狱闯关游戏正式开始,”五人的电子表里一起响起了一个电脑合成声,“由于这里没有老兵,都是新人,我只做三分钟免费介绍,请听好:这里就是十八层地狱,也是一个闯关游戏,你们就是闯关者,完成手表上显示的任务便是闯关成功,如果任务失败将扣除功德数,功德数为负数的闯关者将被淘汰,你们手上的手表除了计时还有非常多的功能,这需要你们自己探索,手表将一直陪伴你,直到你闯出了十八层地狱或者死亡,提示一个功能,手表可以做对讲机互相联系,但是距离有限,其他事项你可在闯关成功后进入轮回空间去问死神。下面颁布本关任务:请保证三个闯关者以上活着到达美国洛杉矶城的市政中心广场。任务时间为72小时,祝你们旅途愉快!”

电脑声音一结束,每个人的电子表亮了起来,上面出现了72小时倒计时,而下面显示着一个红色数字0。

“被淘汰,什么意思啊?”杨德清问出了大家都在疑问的问题。

“也许就是灰飞烟灭,永不超生吧,”严子云想了想答道,“我在进来时,死神跟我说了,想复活重新回到人间,就必须闯十八层地狱,如果失败,那就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这好像不是很难啊,”徐伟发出了声音,“不就是去洛杉矶城的市政中心吗?”

陈清白了他一眼说道:“十八层地狱,怎么可能简单好玩,我们现在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怎么去美国洛杉矶啊,难道靠指南针走路去,还有这里还规定了时间,72小时之内要赶到,如果不能完成,就像严大哥说的那样灰飞烟灭。”

众人一阵沉默。

“好了好了,先别说丧气话,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活着回家,先到外面看看,再做计划。”严子云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再次当起了队长的职位,领着众人往外走。看着周边一栋栋独立别墅,建筑风格很像是在美国郊区,宽敞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连鸟叫声虫鸣声也没有,虽然是大白天,但是一切都安静的可怕。

“这好像是一个城镇,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难道这个城镇的人死光了。”徐伟说道。

这时,严子云捡起了地上飘飞的报纸,递给了陈清,“看看,这个城镇发生了什么,上面有没有说道。”

陈清浏览了一下,说道:“这张是晨报,头条便是全美爆发特大疫情,上面说到,只要感染了病毒,在几分钟后人就变成了人怪僵尸,犹如行尸走肉,开始不断地攻击活人。政府对此无能为力,病毒正在不断扩散,注意人怪只在夜间行动,它们怕太阳光。”

“这不是《生化危机》吗?”徐伟脱口而出。

《生化危机》这部电影,大家应该都看过,就算没看过也该听说过,电影里人类感染了生化病毒,变得异常强大,但是也成为了行尸走肉,俗称的僵尸,全世界进入了末日,只有电影里的几个主角活了下来,现在大家终于知道十八层地狱的恐怖在哪里了,要他们在这个全是僵尸的世界求生,还要到什么洛杉矶,比九死一生还要九死一生。

“不对,这不是《生化危机》的世界,”沉默寡言的吴丽华开口了,“生化里的僵尸无处不在,只要病毒感染,死了的尸体都能活过来攻击人,刚才医院门口这么多尸体都没见几个活过来的,还有生化里的僵尸不怕光,这里报纸上说怕光,我猜测这个世界是电影《我是传奇》的世界。”

《我是传奇》是威尔斯密斯主演的末日电影,里面其实跟僵尸差不多,只是里面变成了人怪,比起生化里的僵尸更凶猛厉害,但是弱点就是怕太阳光。

“僵尸、人怪,什么都一样,看时间好像是下午了,只要一进入晚上,我们就危险了,而且任务时间是72小时内赶到洛杉矶,那么我们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弄清楚我们在美国的哪个位置,然后在太阳下山前找到坚固的建筑躲到里面,等明天太阳出来,我们再赶往洛杉矶。”严子云停止了众人的讨论,说出了现在的关键问题。

五人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当看到一幢豪华别墅时,严子云建议大家翻墙进去看看,找找有什么值得利用的东西,越过了铁门和草坪,来到别墅的防盗门前,大家是无可奈何,只能叹息美国的防盗门水平不比中国低,严子云和徐伟连踹了几脚,由于医院里出来时众人的服装就是病人服和拖鞋,踢起门来,脚先肿了,门还纹丝不动。

“上面有天窗,是玻璃窗,没有防盗网。”杨德清抬头看到了别墅二楼顶上的天窗说道。

严子云二话不说,先身手敏捷地往上爬,徐伟和杨德清马上过来帮忙把严子云顶上去,艰难地爬到二楼,用手里的地拖棍砸开了天窗。打开房门,众人闯入了这家无人别墅。

屋里一片狼藉,好像受到了洗劫,柜子衣物扔的到处都是,桌子上积了厚厚的灰尘。也许是这里的原主人离开时非常冲忙,才把屋子弄成这样。

“大家先过来,”严子云将众人集中了起来,“这个城镇明显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只是一个死城,我和徐伟去外面附近的房子搜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地图或者食物。杨哥,你和这两位女士搜索这间屋子,看看有没有储藏室找些食物出来,但是要小心,也许报纸上说的人怪僵尸会躲在屋里,你们最好别分头行动。”

严子云交代完就和徐伟出门了,他们是打算晚上在这幢别墅过夜了,起码这里的防盗门非常结实,不怕遇到危险,天窗严子云也已经交代杨德清用木板把它堵上了。严子云在别墅的二楼卧房里找到了一把日本武士刀,就顺手带了出来,而徐伟也拿了一根棒球棒。两人虽然没有做过贼或者强盗,也是第一次合作“作案”,但是破门爬窗,对这两个年轻人来说,还是小意思的,连续搜索了几间小屋子都没什么大收获,倒是找到了几包方便面,起码不用饿肚子了。严子云将几个搜到的食物装到一个旅行包里,徐伟也在一家房子里找到了一把西瓜刀,这西瓜刀它使用起来再熟悉不过了,古惑仔出来砍人,不都是用西瓜刀吗。

为保持联系,严子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通过手表与别墅里的杨德清对一下话,因为知道这个手表的联系范围有限,但是至于范围是多大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太阳快下山了,天边被印的金黄,严子云和徐伟打算搜完这最后一间房子就打算回去,现在他们两个已经是一身阿迪耐克运动装了,在前面几家房子找到的衣服。照样破开大门,但是这次不用严子云动手,门自动开了,可能是这家主人走时没关门,两人依旧走了进去,开始翻找东西,就跟入室抢劫一样,两人一个楼上一个楼下。严子云在橱柜里找出了几袋真空包装的食品后就打算离开了,因为天开始阴暗下来,陈清也传来消息说在别墅的地下室停车场的宝马车里找到了地图。

“徐伟——徐伟——我们快走吧,天快黑了。”严子云对着楼上的徐伟喊了两声。

“啊——救命啊——”回应严子云的是徐伟的尖叫。

六道轮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六道轮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古铜印 欣赏

    编辑/萧可----------------------------------------------------------------------------

  • 抹不去的记忆,忘不了的乡愁

    ​行走的乡愁文|向明海迎春花开时乡愁是一件件行囊行走在异乡摇曳着忙碌的身影在夏日炎炎乡愁是母亲线缝的衣浸汗试泪、缱绻缠绵铜壶刻漏寝难眠硕果满枝乡愁是泛黄的全家福老照片思绪万千沉浸梦岚涔泪然朔风萧萧乡愁是父母依门盼归的凝望耄耋点亮神龛的烛光嘹唳山村年味浓​行走的乡愁文|张士国(山东)带走的乡音,带不走的乡愁进入梦想,时常行走在孩时的街头树下摘果打枣,一起玩耍放学割草,一起放养老黄牛远望田野里的麦草青青近看亲手栽植的树苗长过人头消失的堰屋子故事流传成永久梦里梦外父老乡亲常说的乡愁浓浓的乡音,改不掉的

  • 恍若神仙妃子

    前文说,迎春、探春、惜春三个小姐的钗环衣裙都一样,她们是为王熙凤出场做陪衬的。王熙凤跟三位小姐的打扮很不一样,小说里写她“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先很概念化地说她真是美极了,简直像一个神仙,然后再细致地描绘她身上的东西。只见王熙凤“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先看到王熙凤的头上,戴着用黄金丝穿着各种珠宝、玛瑙、琥珀等物的珠髻,让人感觉到光鲜闪烁。朝阳五凤,是说一个女人头上插一个钗,这个钗分出五个头,每一个头都是一个凤的嘴巴,衔着一串垂下来的珠子,一走动就会摇晃。再看颈部,“项

  • 点击加入『红楼梦微信群』

    taichiman135

  • ​87红楼梦『纯音乐』●娘娘归省

    娘娘归省

  • 郑珉中 蠡测偶录集丨两宋古琴浅析(二)

    四、传世的南宋古琴(一)南宋的“官琴”南宋建都临安之后,作为一代封建王朝的礼乐制度,当然不能废驰,“官琴野斫”之琴自然同时存在。然而传世南宋琴中,尚未见有如“开宝戊辰”相类腹款的制作,也未见有南宋款仿照唐代宫琴的琴,但就琴的形制特点及其铭文内容来看,确有一类琴颇似南宋宫廷乐队所用之器,犹如宣和大晟乐所用者,如山东的“南风”琴,北京的“鸣凤”琴可能就是南宋王朝所造的这种官琴。△山东省博物馆藏宋琴南风“南风”琴为山东省博物馆所藏,琴之项与腰皆作内收连弧纹四,出圆峰三,为异形连珠式,琴面作弓形。弧度较

  • 赵忠祥北京三环内5亿文玩豪宅!一个小时都逛不完

    提示曾经的央视名嘴,一代人的电视记忆,他主持过的节目有《正大综艺》《人与自然》《动物世界》《舞林大会》以及多届春节联欢晚会,然而这只是大家了解他的一个方面。身为央视主持人的赵忠祥,其实还有很多身份:诗人、书法家、画家、收藏家……作为收藏家,赵忠祥可谓在圈里圈外都很出名,他位于北京十里河桥附近的赵氏私人会所里,就藏着他历年来收藏的珍宝。媒体称其藏品估价在5亿以上,堪比皇宫……其中,黄花梨木柜、红木家具、珍玩、玉器、瓷器等应有尽有。他也爱和藏友们一起交流学习,还特意办了一个“老赵会客厅”,能在这里出

  • 中國新晉藝術空間抽樣調查,如何用四個藝術關鍵字解讀2017?

    Artnet新聞作者:YidiWang2018年1月16日從20世紀始,藝術機構的角色從藏品存放地點,逐漸被看作是參與並學習藝術的場所。藝術家與策展人們能夠在這裡共同合作,將全新的表達與展現方式進行實驗。而在過去一年中,藝術圈不斷被新機構開幕的資訊“炸裂”:機構選址、首展、傳播途徑……大多讓人有眼前一亮之感。artnet抽樣調查了9家在過去一年中新開幕的藝術機構,探究其背後定位及發展洞見。美術館的突破之舉近年來,私人美術館的強勢發展已成為了上海獨特的藝術標籤。眾多國際知名藝術家進入上海展覽,也為

  • 关帝祖庙│文化漫谈—风声猎猎,翠柏语长

    REC那是大雨逐渐逼近的一刻,铅灰色的云团正在低空聚集、下坠,风从银花翻涌的河东盐池与寥阔原野上长驱而来,俨然欲吹得千山万壑沿地平线奔腾,大山驰骋如烈马,小山跌宕如羔羊似的。我犹疑了一下,是否跨入眼前的关公故里家庙参观?天色暗了下来,是否会淋上一身雨水?搭上公交车向二百多里外赶上回家的路,可更妥当?我心下惶惑,四处环望,位于晋南运城的常平村关公家庙门口,一块宽阔的广场,吸纳着中条山脉巍峨雄浑的投影,青蓝色山体从凌乱的风声中拔地而起,恰似千百年的历史廊道中,历尽沧桑劫难而昂起高贵的头颅,早春擎着径

  • 相差20岁的姐弟恋,引村人闲语碎语,小伙却选择在果园里求婚

    高云霞时年53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大儿子也已经30岁了。六年前,高云霞的丈夫患了肺癌,落得个人财两空,高云霞办完丈夫的丧事,为了撑起这个家,她买了一辆三轮摩托,硬是学会骑它,然后拉着水果去街上叫卖,起早贪黑的。有一次,高云霞拉着水果去镇上赶集,回来的时候下着大雨,路湿滑,急弯又多,高云霞一个不小心摩托车就失控了,直接从路边冲下去,幸亏坡下有两颗树挡住了三轮车,不然高云霞当场就送命了。尽管如此,高云霞还是受伤不轻。正好有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路过,他把高云霞从坡下救上来,然后把她送往医院。高云霞感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