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极品道士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5:17:54 来源:网络 []

书名:极品道士

001

第一章 鬼皇出世

“轰隆隆,轰隆隆……”西山顶上传来阵阵巨响,粗大的闪电狠狠的划过苍穹,一时间,风起云涌,西山顶上换天蔽日。极品道士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要下雨了吗?”西山脚下,一个带着草帽,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抬头看了老天。他满脸狐疑:“这明明是大白天啊!”

“参见鬼皇!”大殿上,鬼殿文武百官齐齐跪下,看着龙椅缓缓成型的一个存在,众鬼丝毫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参见鬼皇!”殿门外,整齐列装的鬼甲军士,手握银枪,单膝跪地!

“鬼皇出世,三界归统!鬼皇出世,三界归统……”众鬼欢呼之声响彻云霄。

“哈,哈,哈……”正在成型的鬼皇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他很享受这种状态,马上就要出世了。

西山顶峰,鬼气、尸气、妖气、瘴气、死气滚滚涌动,这五行杀气时舒时张,但汇聚西山从未越界。

西山脚下,一个男子围着一根巨木走了好几圈。没错,就是它了,往手掌心吐了口唾沫,他拉响了油锯,对着巨木狠狠锯了下去。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五千年了,终于让我出来了!”源源不断的五行杀气正通过西山那些被奴役的植物输入它的身体,毫无疑问,这西山就是它身体的一部分。

还差一点,就还差一点,就可以出世了,马上要大功告成了。望着下面战战栗栗的鬼官鬼将们,鬼皇仰天大笑:“吾出世,三界归统…嗷,谁特么在砍老子的脚趾头啊……”

…………

高考后,王远方回到了老家,一个很偏僻很偏僻的农村,老家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都是妇幼老残。他是让他的堂弟来街上接他的,因为从镇上到下乡骑摩托车也要走一两个小时,而且大部分都是山路。走路,腿非走断了不可!

“方哥,老家出怪事了!”在颠簸的山路前行时,王远方的堂弟开口道:“村头的王叔公昨天进山砍木材时人不见了!”

“不见了?他去哪片山伐木了?”王远方皱着眉头问道。老家就那点地,山不深林不茂的,凶猛的野兽早也看不见踪影了!能有什么危险?当然,千万不要去西山那带,那里有说不出的诡异。

“叔婆说他是去西山伐木的,那里的木材好……”他堂弟没有再说下去。说明163nvren.com王远方也没有接话,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摩托车的轰鸣声。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的王叔公是不可能再回来了,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

刚进村,原本很安静的山村却没有了往日的宁静,王叔公家的几个儿子回来了,他们嚷着要进山找人,而村里几个老人拦着他们死活不让他们进山,叔婆正坐在门前的地上趴着门墩在嚎啕大哭。

“这世上哪有什么神鬼啊,都是自己吓唬自己,你们别拦着,我要进山找人……”王家老大嚷嚷着道。

王家老大叫王霸,名如其人,霸道的很。这个村子都姓王,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点亲戚关系,王霸就是王远方的堂叔,但这叔伯兄弟的关系有点远,他们爷爷的爷爷和王远方爷爷的爷爷的爸爸是亲兄弟。

王霸叫嚷着,他那几个弟弟也跟着闹,非要进山不可。推荐163nvren.com

王远方的回来,本来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搁以往,他的爷爷奶奶肯定会杀鸡杀鸭的,然后周围几个长辈也会过来凑一桌。

但如今发生了这件事,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几个老人坐在桌子上唉声叹气一直到大半夜。

夜深了,王远方有些困了,正想上床睡觉时,家里的大门突然被撞开了,村里的王叔婆跌跌撞撞冲了进来,嚎啕大哭道:“他叔他伯,我那几个个孩子进山找人去了!”

什么?上座的王伯公是这村子最年长的,与王远方同一辈的孩子都叫他大伯公,他一向稳重,遇事重来都不会慌乱,但这一次他失态了。

他泪流满面,仰天长叹。得知王叔公几个儿子都进山找人了,村里的人都围到了我家,村里其他几个伯公叔公凑在一起但什么法子都想不出来。

“人老了,也活不了几年了!”大伯公轻轻叹了口气,话说的很轻,但在他身旁的王远方却听的一清二楚。

大伯公这是要干嘛?王远方疑惑的想道。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阿方,你跟我来一下!”他带着王远方撇下闹轰轰的人群去他家了。他蹒跚的走在前面,王远方赶紧上去扶着他。大伯公一直对他很好,甚至比对他亲孙子还好,所以,王远方还是特别特别的敬重他的大伯公的。

“阿方啊!你是我们村子脑子最灵活的人,这附近十里八乡也没人比的过你!以前大伯公一直想教你点东西,但是小时候的你在隔壁村子习武,大一点后又都在外面读书!一直没有时间教你!”大伯公在床头的老柜子翻出了一个包袱。

层层扒开后拿出了一本泛黄的线装书。“这是一本法术的书,最基本的那种,你拿去看吧!你大伯公我学了大半辈子,就学了点皮毛,但也受益无穷啊!”

他抚摸着那本黄色的线装书,良久,他把书交到了王的手上,轻轻叹了口气。“阿方啊,大伯公给你算了一把,你能考个好大学,但大伯公恐怕喝不了你的升学酒了……”

“大伯公,你要干什么?”听到这话,王远方顿时大惊:“你要进山找人?”

“他们终究是我的亲侄子啊!进山去找找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大伯公没再说下去,他叹了口气带着王远方离开了他家。163女人网

村里的人都聚在打谷场,人人持着木棒扁担嚷嚷着要进山。

“大家都回去吧!”大伯公和村里其他几个老人躲在屋里商量了很久,出来后他就劝大家回去。

“我懂点门道,我进山去找找吧……”这是大伯公跟村里众人说的最后一句话。

夜深了,雾渐渐浓了,大伯公一人手持桃木棒,一手打着手电筒,向着西山,渐行渐远……

大伯公再也没有回来了,村里的人也知道他再也回不来了!那个村里的王叔公和他几个儿子也一样没回来!

丧事办完后,村子渐渐归于宁静,那些事似乎像没有发生过。而王远方,开始踏上修道之路,这一年,我十八岁。

大伯公留给他的那本书叫《黄道·上》,分术、符、咒、阵四部分,都是很基础的,繁体字,翻了几遍,感觉似乎并不难,于是他开始从术练起。术,法术,他练的第一个法术叫翻天印。

为什么练它,因为王远方觉得这名字很牛逼,一下子就对上眼了。

当照着书练了几遍后,看到手上若隐若现出现的大印时,王远方欣喜若狂,乐的在床上直翻跟斗。过去王远方他压根就不信这些玩意,什么神神鬼鬼的在他眼里都是骗人的,毕竟,上学上了十二年,什么东西都被洗干净了。

“阿方,大半夜你不睡觉,鬼嚎什么鬼上身了?”爷爷在拍着他的房门喝问道。这大半夜的跟野猪刨墙一样,吓都能吓死人。

被爷爷一喝问,王远方吓得赶紧缩进被子,不敢再出声,修道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声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毕竟修道这些事情放在现代社会是一件天荒夜谈的事情,搞不好,人家就当你是神经病!

那若隐若现的大印给了他继续修炼的信心,在半夜或者

无人的时候,不干活的时候,他都会掏那本书练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王远方的努力下,他的法术越用越顺溜,感觉威力也越来越大。现在,只欠一个可以证明的机会了!

“奶奶,柴快烧没了,我上山砍一点来!”傍晚时分,王远方扫了一眼墙角的柴堆一喜。跟奶奶说了一声就拎着镰刀上山了。

王远方拎着柴刀来到西山边的一座小丘,酷夏季节,这里却阴冷的让人直打寒战。还没有进入西山,这里却如此诡异,那西山里面究竟是如何一番景象,真的不敢想象。

这小山丘虽然阴冷,但树木还是挺丰盛的,干燥的树枝掉落的到处都是,王远方手脚麻利,很快就捡到了一大把柴,用镰刀割了一根藤正要把柴捆起来时,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冷笑,他吓得打了一个冷颤。

妈的,遇到鬼了!王远方紧紧握着镰刀,村里的老人曾经说过,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一定不能把镰刀丢了,如果丢了武器就死定了。

王远方鼓起勇气喊了一句:“哪个乌龟王八蛋在吓唬你大爷!赶紧出来让大爷我把你大卸八块!”

别说是鬼,就是人听到这么嚣张的叫喊也会出来较量一番。“哈哈哈……”阴冷的笑声围绕在他的耳边,《黄道》那本书上说过,修为最浅显的鬼只能吓唬人,把你吓晕了,然后再吸你阳气。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王远方默念起了书上首页的静心咒,然后在眼前能看到若隐若现的一些身影,他知道这就是鬼,但毕竟他的修为太浅,才刚刚踏上修行之路,只能朦朦胧胧看到这些鬼。大概数了一下,发现应该有七八只鬼在围着他转悠。妈的,你们还玩上瘾了是吧,想到中午的鸡腿还没有吃完,而肚子现在却饿得咕咕叫,王远方就气不打一处来。妈的,如果不是你们瞎倒腾,这会他都能回到家了,说不定都啃上鸡腿了!

“翻天印!”他顺手就结了个印朝最近的那只鬼拍了过去,效果怎么样不清楚,因为他看不真切,但它彻彻底底消失了这个王远方是知道的!

“有用!大伯公没有骗我!”王远方内心一喜,又结了个印朝我脑袋上那阴影拍去,果然有效,那阴影消失了!其他几个晃悠的鬼都停了下来,估计也是被我这手惊呆了!

“不想死的都给大爷我滚蛋,不然老子全部拍死你们!”王远方晃了晃拳头说道。“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你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是吧!”看着那些鬼消失,他骂了几句。

从此,我可以在这世界上横着走了,世界上我就是最牛逼的了!“哈哈哈哈……”背着柴走在回家的路上,王远方在内心狂笑不止,想着自己的未来,他感觉到了一片光明。所以,他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去修炼法术,争取能早日把天眼修通,到时有鬼来了就可以直接拍了,他在内心暗暗给自己打气加油道。

------------

002

第二章 三界的死劫

高考的成绩出来了,王远方是他们市的高考理科状元,这个分数足够他上京城最好的大学了,就是那家新华大学,我们内陆最好的理工大学!但他选择的是他们省城一所综合大学,为什么填它?因为他不想离家太远、不想出省,而且去那新华大学的话,他进去选的专业估计不会太好!录取通知书很快就来了,填报志愿仿佛还是在昨天,录取通知书今天就来了!而且,这送录取通知书来的人有点夸张,因为来的不是那邮差叔叔,而是他们县的县委书记、县长,这两人后面还跟着一大串人,主管教育的副县长、教育局局长、教育局副局长、镇书记、镇长……

大爷的,这帮人想干什么?王远方是在午睡时被他奶奶叫醒的,走出房门吓了一跳,小小的客厅挤满了人,除了几个大佬能挤进来外,那些小虾米只能待在门外了。

我去,如果这群人在我家吃午饭那还不把我家吃穷,王远方看着那些挺着大肚子满脸笑容的大人们,暗暗思量着。

“阿方,你在瞎嘀咕什么呢?”村长推了推他问道。噢,没什么,我是在担忧他们会在我家吃饭,王远方在心里暗暗说道。

“远方同学,祝贺你高考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来,说说你的梦想是什么?”跟几个大人握完手后,客套几句后,县委书记对着镜头问王远方道。

“当官,发大财,找个漂亮的女人!”王远方他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刚刚他把来人数了一遍,一共有十六个,至少要坐三张桌子,杀三个鸡,猪肉得十多斤……

“你刚刚说什么啊?”书记和县长对看了一眼,满脸震惊,其他的官员也大眼瞪小眼,满脸不可思议,妈的,这兔崽子的想法怎么会和我们一模一样啊?他们暗暗思忖!

“啊,我是说我要努力学习,学到有用的知识将来服务社会,为社会多做贡献,做出一番事业……”王远方激灵了一下,赶紧改正道。

“不错,年轻人有思想,上大学后一定要努力学习,学到有用的知识,将来为社会做贡献,报答……”书记面对镜头,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站在他旁边,盯着他的大肚子,王远方心想,这肚子三碗饭肯定填不满……

还好,这帮老爷没有留在他家吃饭的打算,得知他们在镇上最好的酒店已经摆好了宴席,王远方松了口气。大人们在村里晃悠了一圈,在摄影机前露够了脸后,大家满意的一屁股坐上小车,一溜烟跑了!

离去大学报道还有一个多月,在这剩余的时间里,除了忙农活外,剩余的时间我都是在练习法术、符咒,练习完法术后王远方接着画符咒,乐此不疲。

天道酬勤,他除了会翻天印外,也学会了威力更大的盖地印。

农村的夏季,正是水稻丰收的季节,白天人们忙活,可到了晚上野猪就会出来捣乱。所以有时候晚上需要人去稻田值守,拿着鞭炮把野猪赶跑。

“爷爷奶奶,今晚我还是去稻田看守,你们早点睡觉!”说完,王远方拿着一根扁担打着手电就去稻田了。

田里稻谷都收的七七八八了,村里的人基本也不来看守稻田了,所以,空旷的稻田上,只有他孤孤单单一人。月明星稀,雾气渐浓。

王远方拿了只麻袋,麻袋下铺满秸秆,背靠打禾机坐在麻袋上掏出书练了一会觉得有点困,于是他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半夜,一阵“哗啦哗啦”声传来,有野猪,王远方下意识跳了起来,摸出鞭炮正想点一个扔出去时,突然他发现眼前有几个人影,谁啊?这大半夜的无声无息想干什么?要换个胆小的估计早就被你们给吓死了,打着手电筒照过去,结果发现,尼玛,这哪是人啊!明明是鬼!

定睛一看,这几个鬼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艾玛,这不是上次他在西山砍柴时碰到的那几个家伙吗?怎么,这大半夜闲得无聊过来找我聊天?王远方心想。

但看样子不像,它们倒是更像来报仇的。正想问点什么,可是带头的鬼直接凌厉的扑了上来,掐住王远方的脖子把他摁在打禾机上。

“大…大姐,有话好说!”王远方欲哭无泪,尼玛,我跟你又不认识,干嘛上来就动手,你看,我那几个仇人、哦不,那几个和我有仇的鬼都没动手呢!

这些天的修炼,他的法力有了一点点进步,看鬼的样子也更加清晰了,最起码,能分清这个鬼是男的还是女的。很明显,这位掐他的鬼大姐是个女的,而且修为还不弱,按照书上所描述的,这位鬼大姐估计是半步厉鬼级别的!

鬼大姐在面前厉声咆哮,王远方被吓得直哆嗦,身体哆嗦没什么,可这双手一哆嗦麻烦就来了,因为,他把手中的鞭炮点燃了,导火线“滋滋”的响着。

王远方因为被鬼大姐掐着出不了力气,他想,如果把鞭炮丢在脚下,有可能把脚下的秸秆点燃,到时弄出火灾就麻烦了,所以,没办法,只能狠心的闭上眼睛,把点燃的鞭炮塞进眼前那位鬼大姐那一直在咆哮的嘴巴里……

鬼大姐都是厉鬼级别的,小小的鞭炮对这位一点都不亲爱的、一点都不可爱的鬼大姐是一点伤害都没有,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她会受伤。

鞭炮响过后,王远方朦胧的看到鬼大姐半边脑袋不见了。怎么回事?怎么鞭炮也能炸鬼了?他突然想起他那些鞭炮外面被他裹了一张符的,因为那些符是我练习用的,所以拿来包裹鞭炮,以防止露水把鞭炮打湿。

玩大了,他叹息了一声,真没想到会对鬼大姐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对…对不起啊!王远方艰难的挤出个笑脸跟鬼大姐道歉道。

“呜呜呜呜……”鬼大姐似乎更加愤怒了,凌厉的咆哮。

“鬼…鬼大姐!您老人家在说什么?能说人话吗?”看着愤怒的鬼大姐,王远方小心翼翼问到。

“妈的,又来!”看到眼前这位鬼大姐又扑了上来,王远方愤怒了,还玩,刚刚你差点就把大爷我给掐死了,你这样玩就是泥菩萨也有脾气了。

“翻天印!”他左手起印直接拍在鬼大姐身上,把她拍的在原地直打旋。

“厉鬼就是厉鬼,要换个普通的小鬼,估计早就魂飞魄散了!”王远方赞叹了一句,对着鬼大姐竖起了大拇指。

“盖地印!”他右手起印拍在那还在旋转的鬼大姐头上,他想试试看这盖地印威力有多大,能不能把鬼大姐拍进土里!可是,结果却出乎王远方的意料,因为,鬼大姐碎了!

“唉!”叹了口气,看着其他几个鬼逃窜了,王远方他也懒得去追。大半夜被鬼大姐这么一折腾,睡意神马的都没有了,没办法,只能打手电筒学习了!把《黄道·上》这本书练好!

------------

003

第三章 火车上的怪人

一个来月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转眼间就要去大学报道了。我收拾好各种行李,卷上一床铺盖,就等明天天亮了!

那些鬼不会来找我爷爷奶奶的麻烦吧?我暗自思忖道,但想了想又释然了,毕竟跟它们有仇的是我,这平白无故的欺负阳间的生灵,将来到了地府可是要罪加一等的!而且,一般的小鬼根本就进不了家门,因为我家大门贴着那关公像很是威风,那些小鬼要是敢来,不等门神爷发话,脾气暴躁的关二爷就会把都它们劈死!

“阿方啊,去到大学以后要认真读书,你考个重点大学不容易啊!”去省城当日,村里的乡亲们都来送我,临别之时,村长拉着我的手说到:“这十里八乡的就你一个大学生,你给咱们村长脸了!”

“好了好了,大家别说了,拖拉机摇起来了,阿方你赶紧上拖拉机!大伯载你到镇上坐客车!”拖拉机的“突突”声打断了我们,开拖拉机的大伯催着我。

“阿方,上大学要找个漂亮的媳妇,村长那孙女儿奶奶不喜欢……”突出众人重围后,奶奶边给我传行李边给我小声说道。

“呃……好的,奶奶!”我郑重的点了点头答应了。“大伯,拖拉机我来开,这山路难走!”说罢,我跟大伯换了个位置,他到拖箱后坐着给我看行李!

调档踩油门松手刹,拖拉机“突突”冒着黑烟上路了,我开始走出山村,走向现代化的世界,去见识一个全新的、从未见过的世界!

最后一站我是坐火车的,这漫长的车程显得十分无聊,时而经过山村、时而经过城镇、时而经过的是黑漆漆的山地!忽明忽暗,我和大家一样昏昏欲睡。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车厢里多了一些人,估计是哪个站上来的吧,我旁边就有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老爷爷,我的座位给您坐吧!”看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站着而自己坐着,自己实在是于心不忍啊!

“你干什么啊?我不是给你坐的!”我刚站起来,旁边的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青年就坐了下去!

“你不坐,还不许我坐啊!”青年不屑一顾的说到。

哎呀,你大爷的,做人不要脸到了这种地步,你他么以为这是公交车是吧?让个位就可以抢占,老子可是买了票的,你他么还敢这么嚣张。我气不打一处来,二话不说就把他拎了起来,扔在过道。

“老人家,您坐下吧!”位置腾开后,我请老人入座。

青年懵逼了一下子,反应过来后顿时站了起来,怪叫了一声就要扑上来打架。

妈的,你这是再找死,老子练武练了十多年,像你这种辣鸡老子可以一个打二十个。看着那青年的举动,我冷冷一笑。

可是,他并没有扑上来,我清楚的看到老人在他屁股后面拍了一下,他就不动了。

“怎么回事?”一个乘务员和一个乘警走了过来喝问道,估计是刚刚那青年吼的一声太大,他们听到了,车厢里也有人醒过来向我们这边看来。

“噢,没事,这个青年他说他想练习一下扎马步,让我们把过道让让!”我正想怎么回答乘警时,老人指着那一动不动的青年说道。

乘警和乘务员狠狠瞪了一眼正在“扎马步”的青年,然后走了。

“老人家,您这么大年纪了,怎么买站票不买坐票呢?反正价钱是一样的!”

“呵呵,我没买票……”

“什么,你没买票?那你是怎么上来的?”我大吃一惊,看了一下四周,压着声音问到。

“小伙子,谢谢你让座。我快到了,我在前面那隧道里下车!”老人笑眯眯的看着我,没有正面回答。

“什么?”半路下火车?怎么出去?跳窗户出去!

老人家指了指头上的气窗,意思他要从那里走!然后他在那个还在扎马步的青年屁股下摸了一下,扯下了一张符。

“定身符!”我眼睛直了,这符我那本书有,但是太复杂我画不出来。而且我法力太弱,符基本没什么作用!

“轰轰……”火车进入隧道,当再次亮起来时,老人不见了。

“啊啊啊啊,老子坐过站了!”那个扎马步的逗逼因为定身符被撕走,现在腿麻的一屁股坐在了过道上。听到广播上乘务员用优美的声音播报下一个站点时,他崩溃了。

“怎么回事?”男子大声嚷嚷把列车长给惊来了,列车长带着两个乘警走过来关心的问怎么回事。听了事情原委,列车长了解到这男子时一觉睡的坐车坐过头了,列车长看了看男子车票,和蔼可亲的安慰道:“小伙子,不用着急,来,跟我来一下,把车票补了先……”

到达学校时已经是第二天,夏秋之交的阳光正是灿烂,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流,我突然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这就是大都市、这就是大学!

“谁把我的铺盖给踢到那边去的?”缴费回来,看着几个流里流气的人踩着我的席子,我装着被子的蛇皮袋还给踢到垃圾桶旁边去了,我顿时火起。

“哟,是你的行李啊,我还以为那个农民工随便丢的垃圾呢!”

“哪来的乡巴佬啊!”

“别这样说,看样子是个新生,能考进这大学也是一等一的牛人……”

他们几个自顾自的聊天,还在我的席子上狠狠踏了两***流不了那就不交流了,我冷冷看了他们一眼,沉声道:“如果你们不马上给我把那袋子捡回来,不把我的席子洗干净,我就让你们去见阎王爷!”

“你他……呃呃!”

“不想死就马上照我说的做!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听到我冷冰冰的声音,我手里的那个很嚣张的混账东西只打冷颤!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照他说的做!”看着那几个人楞楞的现在那里,被我掐住脖子一把揪在眼前的那个家伙大急吼道,生怕我一用力就把他给掐死了!

“你他妈给我……呃!”几个保安围了过来,我把手中那逗逼扔在了地上,拿起被子和行李转身正要去找宿舍时。那几个混混青年以为我怕了,顿时嚣张了起来。正要破口大骂时,但我转身冷冷看了他一眼,他顿时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你不该去招惹他们啊!”那几个人上了一辆炫酷的跑车一溜烟走了,几个保安看没什么情况也散了,估计他们很是了解那几个混混青年。一个保安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叹了口气:“你惹不起他们啊!”

“嗯?”我瞥了一眼他,他们是谁啊?玉皇大帝还是阎王爷的儿子啊?能让你们怕成这样……

------------

004

第四章 湖里惊现女尸

大学很漂亮,看了一眼就会让人喜欢上,我是一个安静的人,不喜欢凑热闹。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呆着。宿舍旁有个湖,叫潘阳湖。湖旁的行人道种满了榕树,所以,晚上这里阴气特别重,听学长学姐们说晚上这里经常有诡异的事情发生,所以让我们晚上最好不要去那里。但我很喜欢在湖边溜圈,每当心情不好时,我会一个人,被习习晚风吹拂着,格外的享受。

一想到入学碰到那几个傻瓜蛋,心里就气愤,感觉当日太轻松放过他们了,我回去刷席子可是刷了很久的。

“盖地印!”心里郁闷,我结了个印狠狠拍向湖里,想拿湖水出个气。正常的湖水当然没什么了,威力再大的印拍下去也微波不澜。

“砰!”我结的印和湖水接触发出了一声巨响。怎么回事?我懵逼了,什么时候我的印有这种神奇的功能了?那本书不是说法术只对妖魔鬼怪有用的吗?

“哗啦!”不等我反应过来,水中跃起一个人、哦不,是一具尸体向我扑了过来,什么鬼?我赶紧闪身一旁!

“谁特么晚上扔尸体玩啊?不知道会吓死人的吗?……呃,卧槽,什么鬼?这尸体怎么会动呢?”我也正想骂哪个缺德鬼在逗大爷我时,那个刚刚扑了个空的尸体又朝我扑了上来!

我去,这是女尸?又臭又腥的女尸朝我扑来,我赶紧一脚将它踢开。滚你大爷的,老子洗了澡的,没兴趣跟你搂搂抱抱!

女尸被我一脚踹进了湖里,刚浮出水面,又挨了我一个盖地印,直接被我拍进水里了,水下咕噜咕噜冒了两个泡就没有什么动静了!估计是藏到湖里或者逃跑了吧!我啐了口水道:“算你丫的识相,不然哥今晚一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丫的,单枪匹马还敢来挑战大爷我,这不是找死这又是什么!”

把女尸打了一顿,心情好了不少,看着女尸没有打算再上来找我玩的可能,我也不打算继续逗留了,我要接着溜圈,看躲在暗处的那些情侣亲亲……

“你就是王远方吗?”新生周不用上课,但要军训,但军训这玩意对我来说就跟过家家一样,甚至,比收稻谷还轻松。当同学们累的跟狗一样往宿舍走时,只有我像脱了缰的马一样欢快的蹦回宿舍。可这好心情很快就被破坏了,我刚蹭到宿舍楼下,就被几个黄毛绿毛的青年嚣张的拦住了。

“正是你大爷我,你们是谁啊?怎么知道你爷爷我的大名的?”我有些不理解。但这些傻逼肯定不是什么好鸟,因为里面有两个逗逼在入学那天踩了我的席子,尽管他们现在缩在最后面。

“泥煤的!”平白无故多了个大爷,绿毛被气坏了,举着拳头就要打人,但被身边的黄毛给拦住了。黄毛指了指不远处的教官,还有虎视眈眈的保安,示意绿毛稍安勿躁!

“晚上敢不敢在潘阳湖边见一见?”黄毛挡在绿毛前面嚣张的问道。

“敢啊!为什么不敢?”

“那我们今晚就在潘阳湖边等你啊!你可不要不来啊……”

……

宿舍是没有门禁的,所以晚上出入都是很自由的。宿舍十一点半就熄灯了,我刷了个牙正要睡觉时,我一摸口袋,清点物品时突然发现少了枚铜钱。

“呀,该不会昨晚跟那女尸打架时掉了吧!”我赶紧起床穿好衣服出去找铜钱。

我绕着潘阳湖的人行道边走边寻找我的铜钱,但始终都没有见到它的踪影,我沮丧的坐在石凳上,心情十分低落。

“翻天印!”我左手起印狠狠拍向湖里,发泄了一下心情好了不少。

“砰!”我的印和湖水接触发出了巨响,这回不用我去想为什么了,因为从湖里一下子蹦上了三只女尸,又腥又臭!我赶紧闪身躲开它们弄起来的水!

我去,找帮手了,一下子来了三个!

“你大爷的,老子今晚不但洗了澡,而且还刷了牙的!不想跟你们玩,赶紧给大爷我滚蛋!”我一脚一个把他们三个通通踹进湖里。

也许是见识到了我的厉害吧,它们哥仨趴在水面不敢再随便扑上来,但看样子它们也不想逃走,似乎想找个机会跟我打一架。

“我真的没兴趣跟你们打,我不想弄脏衣服,而且我还要回去睡觉的,明天我还要军训呢……”我欲哭无泪,我摊着手跟他们解释,正当我苦口婆心劝说他们放弃时,或者约个别的时间再打一架时,我突然听到湖对面有几个人在骂骂咧咧。

“特么的,那个胆小鬼……”

“王八羔子,竟然敢放大爷飞机……”

“下次让我见到你看我不扒了你的皮,让我等了四个钟头……”

……

咦,听声音,这几个不是上午在宿舍楼下拦我的那几个逗逼吗?大晚上的他们跑这里来干嘛?又想干什么坏事?对了,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哎,不管了,估计不会忘记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还是先把眼前三个女尸打发了先。

“嘿,兄弟们,我在这里!”我朝黄毛绿毛他们几个挥了挥手!

“你们别跑,我兄弟一会就到!看到没有,他们来了!”我指着那群朝我这边狂奔而来的身影对那三个女尸说道:“一会我们一决雌雄,把我们之间的恩怨了结一下,你们可不要当缩头乌龟啊!”

大晚上的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这趟算是白来了。我打了个哈欠,撇下那三个一直盯着那群朝我这里狂奔而来身影的女

尸,转身回宿舍睡觉了!

------------

极品道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极品道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磴槽集团及总经理袁占军双双荣获郑州市大奖

    在2018郑州企业家活动日来临之际,为弘扬新时代企业家精神,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由郑州市企业联合会、郑州市企业家协会、郑州市总工会和郑州市工商业联合会在郑州黄河迎宾馆联合表彰了一批“郑州市转型创新杰出企业”、“郑州市转型创新杰出企业家”和“2017年度郑州市最佳雇主单位”。磴槽集团荣获“2017年度郑州市最佳雇主单位”,总经理袁占军荣获“郑州市转型创新杰出企业家”称号。这次对杰出企业家的评选表彰是为了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按照履行社会责任、转型创新成效、生产经营管理、

  • 邢台7.19洪水两周年,村民举报邢台县南石门镇村干部违法乱纪滥发救灾款!

    燕赵邢台邢台7.19洪水两周年,村民举报邢台县南石门镇村干部违法乱纪滥发救灾款!又是一年7月,雨季防汛时,还记得2016年邢台洪灾突如其来,让多少村庄受困,农民受灾。而时隔两年,由洪灾造成的问题似乎还没有完全解决。邢台7.19洪水两周年,村民举报邢台县南石门镇村干部违法乱纪滥发救灾款!近日,小编收到邢台县南石门镇北尹郭村民如实举报村干部部分掌权成员违法乱纪滥发救灾款!事实与理由:2016年7.19洪灾给我村部分村民造成不同程度的财产损失,国家为此发赈灾款救灾,帮助灾民重建家园。然而救灾款到村之后

  • 如何鉴定全手工紫砂壶?需要从这四个方面来看

    【壶友请关注我】拥有9000名紫砂匠人朋友圈,你想要知道的所有紫砂的知识都在这里!对于很多玩壶人来讲,不知道如何鉴定全手工紫砂壶,很多壶友高价买把全手工紫砂壶,但是后来才发现居然是半手壶。那么如何才能鉴定出一把紫砂壶是否是全手工的呢?对于一般的鉴定,壶友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去分辨,即:泥料、做工、出水和制壶匠人首先我们要看泥料,对于泥料可能很多壶友都难以分辨,毕竟宜兴紫砂壶的矿区比较多,而且泥种类本来也有很多种。但各位壶友只需要记住原矿的泥料颜色一般都不会太过艳丽,而我们常见的化工壶则多是用普

  • 这位四品锦衣卫指挥佥事,为何陪葬御赐梅瓶?瓷器鉴定真知堂

    瓷器鉴定真知堂明锦衣卫指挥佥事宋铉墓出土洪武釉里红竹石芭蕉松梅纹梅瓶瓷器鉴定真知堂:这里说的这位,官职不高,却地位显赫。墓里出土的东西不多,一件釉里红梅瓶,却是极为珍罕的洪武釉里红瓷器!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他墓里可以陪葬这种明初极为显赫的梅瓶呢?说他的故事之前,咱们先来说说梅瓶。梅瓶这种瓷器,号称瓶中之王。一个瓷器收藏家没有几件梅瓶,那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玩瓷器的。梅瓶这种瓷器,其实本来就是装酒的坛子。辽金时期,北方磁州窑产的梅瓶特别多,辽代还有一种鸡腿瓶,其实也属于梅瓶,这玩意本来是实用器。辽宋金

  • 罕见古蜀遗珍,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大赏

    摄影/范立供图/四川博物院经过紧张的筹备,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与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文物局共同举办的“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览于2018年7月19日上午10时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展览为期两个月。本次展览是新时代中国国家博物馆与地方兄弟博物馆之间深入交流的新篇章,是新时代中国国家博物馆国内交流系列展览的开篇之作。公元前316年,秦并巴蜀,成为古蜀文明的谢幕之章,而在整个中华文明即将最终融汇一体这个庞大的历史图景前,却又成为揭幕之章。秦并巴蜀后,秦国在以成都平原为中心的四川盆地大力开发农田、

  • 撒旦总裁惹不起6章

    原标题:撒旦总裁惹不起6章书名:撒旦总裁惹不起第6章她被傅思哲救了“扑通!”水花四溅。夏禾在迷迷糊糊中感觉身体一轻,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她拼命的想要呼吸,然而肺部胸腔积的水让她根本无法自主呼吸。全身提不起劲来,意识也渐渐模糊。傅思哲将她平躺着放在地面上,看着她面色苍白已经晕厥的模样,面部的线条僵硬起来。“夏禾,你没事吧,你醒醒!”王英蹲下身推了推夏禾,夏禾一动未动,呼吸渐弱仿佛随时会撒手人寰。不知道是谁说了句:“快给她人工呼吸啊!”如果夏禾清醒的话,肯定要感谢说这句话的人,因为在这句话说出来的同

  • 对比鉴定景德镇珠山出土明初青花瓷器和故宫藏瓷|瓷器鉴定真知堂

    瓷器鉴定真知堂景德镇珠山出土明洪武青花花卉纹石榴尊瓷器鉴定真知堂:玩瓷器收藏的朋友,都知道两个名词-官窑,民窑。我这里解释一下,内行的朋友不要嫌我啰嗦,毕竟还有不少朋友是不太懂的。所谓官窑,这里不是指五大名窑里的官窑,而是明清二代为皇家御制瓷器的窑厂。文献记载。洪武二年或者洪武三十五年,在景德镇珠山设置御窑厂。这把窑火一直烧到了清代最后一个皇上出宫才止。与官窑相对应的就是民窑了,顾名思义,民间所烧,为满足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的日常所需烧制的瓷器,以日用器为大宗。北京故宫藏明洪武青花花卉纹石

  • 听句劝 酒桌上的中年人你别惹!

    最近关于职场中年人的话题很火,职场中年人接连中枪。在职场摸爬滚打很多年,个中心酸只有往肚子里吞。职场不要骂年轻人,但是可以骂中年人。这句话虽然很难听,但在现实职场中,却是大多数人的真实写照。针对这一说法,品酒君也采访了一些网友的看法。“望望办公室这一群略秃的男人些,抱抱自己。上有老,下有小,房贷车贷,没有脾气拂袖而去。做为一个中年人,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中年人表示立刻回去给年轻娃儿些涨房租。有本事你去骂有别墅豪车的中年人试试”为什么这么说呢?年轻人负担小压力小,比较有个性,随时都可能辞职,年轻是

  • 这里一次出土六个大酒坛子,专家说主人非同寻常|瓷器鉴定真知堂

    瓷器鉴定真知堂瓷器鉴定真知堂;酒坛子,顾名思义就是装酒的坛子。民间常见粗陶所制的酒坛子,用来装黄酒或者窖藏白酒。这玩意用了几百年,历来不甚值钱。作为装酒用的实用器,一般买整坛酒就送坛子。所谓坛子,起码要装5斤以上酒才能称为坛子。啥样子我就懒得解释了,一般就是口小肚子大的都叫坛子。各位,有一次一次性出土了六个大酒坛子,轰动一时!专家看了说这几个坛子非同凡响。啥酒坛子这么值钱啊?诸位请看,就这六个酒坛子。这种酒坛子,有个文绉绉的叫法,叫做梅瓶!清末寂园撰《陶雅》曰“器皿之佳者曰瓶、曰盂、曰罐,而以瓶

  • 327省道涟水收费站党员突击队防汛防台保畅通

    【江苏消息】为期两天的防汛防台工作,公路人奋力一线,到处彰显着我们公路人的精神。在327省道涟水收费站就活跃着一支党员突击队,他们24小时一丝不苟地巡查收费站区,排除隐患,全力以赴做好防汛防台保畅工作,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大道为公、心路为民”的新时期公路精神。(作者:刘帆)编辑:李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