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乡村诱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5:00: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乡村诱惑

第一章美女的屁-股

古有四大白:天上云,地上霜。推荐163nvren.com美女的屁-股,白菜帮!

狗不理村,色医刘诊所。

叶秋倚在色医刘门诊外的墙壁上,手搭凉棚看了看毒辣的日头,口中念叨着从死老头儿那儿学来四大全中的四大白!眼看着高悬天际,白

花花一团的日头,叶秋不由想到了昨天在色医刘的门诊内,看到的村东头王二小刚娶进门的小媳妇儿——小芬儿的两片白花花的屁蛋子!

小芬儿刚进门不到一个月,长的前凸后翘,风骚迷人,王家二小子拿着当个宝儿一样,当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村里若

是有男人多看小芬儿一眼,必然会招来王家蛮横二小子的一顿狠削。只不过叶秋昨个在色医刘门诊外蹲点赶的巧了,恰好遇见小芬儿来色医刘的门诊抓药。

色医刘何许人也?

这色医刘,姓刘名名发财,是这狗不理村唯一的一个大夫,之所以村里人都叫他色医刘,是因为这家伙天生好女色,仗着学了点儿医术,在村里开了家诊所,平时村里的男女老少有个头疼脑热的,多半去色医刘的诊所抓药打针输点滴。

色医刘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借着打针的时机,没少看了村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浑圆结实白花花的屁-股蛋子。

说来也巧,昨个叶秋带着火儿一路溜达到色医刘的门诊外,恰好看到王二小的媳妇儿进了色医刘的诊所,叶秋这小子歪脑筋一动,马上悄无声息的来到诊所外,听着里边的动静。

色医刘,色医刘,这名字当真不是白叫的,小芬儿不知道生了什么病,被色医刘看了看,告知要打针。网站163nvren.com打针就要脱裤子,脱了裤子才能露出女人的俩屁蛋子,色医刘也就能借着打针的由头饱个眼福。有风-骚点的女人,比如村里的风流寡妇什么的,稍作勾搭,就会被色医刘弄到床上,至于打针用的是针管子还是他胯下的枪管子,那就只有鬼知道喽,村里唯一传开的就是色医刘的诊所内,经常传出女人嗯嗯啊啊的叫声。

小芬儿算得上是村里有数的漂亮小媳妇儿,和别家的小媳妇儿不同,这小芬儿是王家二小子在城里打工的时候弄回来的女人,到底是城里人,晓得打扮拾掇自个儿,尤其是这大热的天,小芬儿穿的那衣服要多清凉有多清凉,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村里男人的目光。

就为这小芬儿,村里不少男人晚上钻进自家娘们儿被窝,做那事儿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却是王家二小子的媳妇哦,有二愣子的男人,直接趴在自家女人肚皮上的时候,嘴里喊的却是小芬儿的名字,所以,这小芬儿虽然只是嫁到狗不理村不到一个月的光景,却被村里那些喜欢嚼舌根的老娘们儿,背后叫做狐狸精。

既然被叶秋遇见了小芬儿来色医刘的诊所,打针脱裤子的时候说不定就能看到小芬儿那平时被齐B小短裙包裹的挺-翘结实的小屁屁了……

正当叶秋满脑子都是昨天看到小芬儿那两片白花花的小屁屁的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叶秋下意识的扭头看过去,目光顿时一亮,要说小芬儿是城里来的狐狸精的话,那现在正朝着色医刘门诊方向走来的少-妇,绝对算得上是红颜祸水!

狗不理村,虽然地处偏僻,去趟城里都要费老鼻子劲儿,但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地儿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小伙儿个个帅气,小姑娘个个漂亮迷人,这正朝着色医刘门诊走来的女人在这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美人儿,芳名换做文霞,只不过这女人漂亮是漂亮,但是天生的媚骨,嫁的是村里最有钱,年过半百的万元户赵百万。

脚步声越来越近,文霞临进色医刘的诊所的时候,侧头看了一眼叶秋,满脸的厌恶。

靠!

长的漂亮了不起,还不是贪图富贵嫁给了一个老不死的,娘的,就赵百万那身子板,你Y的晚上就做个活寡妇吧。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叶秋看到文霞那厌恶的眼神,心中一阵恼怒,然而不等叶秋发火,文霞已经进了色医刘的门诊。

叶秋百无聊赖的倚在墙壁上,似乎依旧对文霞厌恶的势利眼耿耿于怀,只是那双耳朵却早在文霞踏进色医刘的诊所的时候,就已经竖了起

来,安静的听着诊所内的动静。

“汪汪——”

身边传来一阵狗吠声,叶秋缓缓睁开半眯着的双眼,看了一眼趴在身边不远处,一条通体火红全身没有一丝杂毛,牛犊般大小七分像狮子

三分像狗的怪物,笑了笑道:“火儿,你是不是也觉得有点儿无趣了?”

火儿汪汪叫了两声,似乎在回应叶秋的话一般,粗壮的四条狗腿一撑从地上站起身,抖了抖一身红的刺眼的狗毛,来到叶秋身边呜呜叫了

两声,仿佛在向叶秋低诉着什么?

“这村里的母狗几乎都被你骑遍了,你跟我叫有什么用,自己去……”

话没说完,火儿忽然冲叶秋一声低吼,狮子般大小的狗头一个调转,四蹄翻飞瞬间便冲了出去。

“靠,这家伙看来又发现新猎物了。”叶秋摇了摇头,扭头看去,火儿当真犹如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四只狗爪子点地便离,迅

若闪电流云,一身长长的火红狗毛迎风飘舞,远远看去仿似一团火云在飞舞。

‘火流云!’就是叶秋给火儿起的诨号!

火儿有了发现,叶秋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色医刘的诊所内,天生媚骨,全村出名的浪荡女文霞进了色医刘的诊所,叶秋就不相信色医刘

会放弃这过眼瘾的大好时机。

果不其然,诊所内传来了色医刘沙哑的嗓音:“文霞,你这病可不能耽搁呀,我给你打两针试试吧,效果不好的话,就只能去城里的医院

去看看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色医刘话音刚落,叶秋便听到了文霞那媚到骨子里的娇撵话音:“你少和老娘耍贫嘴,是不是想看老娘的屁股了,想看就直说,吓唬老娘

干啥。不过提前跟你说,最近我家那老东西看我看的紧,你只许看不许摸哦。”

“文霞,上次咱俩不是已经……”

“放你娘的狗屁,老娘和你啥关系也没有,你给我打针不,不打我走了你连看都没得看!”诊所内传出文霞怒意怏然的低吼,“叶家小杂

种可在外边呆着呢,你要是不老实的话,被他发现告诉我家那老不死的,到时候有的你苦头吃。”

“是,是,是,咱俩一点关系都没有……嘿嘿……我现在就给你打针……”

在外边一直留意着诊所内动静的叶秋,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妈的,骚货居然敢骂老子,今个非给你点苦头尝尝不可。

诊所内。

“文霞,你把小内内再往下拽点儿,嗯……对,再拽点儿……”

叶秋一听诊所内传来色医刘猥琐至极的话音,知道好戏马上就开始了,口中默念了一声,随后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色医刘的诊所。

白,真他娘的白!

走进诊所,叶秋旁若无人的来到趴在床上正把小内内不停往下拽的文霞身边,一眼便看到了那几乎褪到膝盖的小内内而露出的两片白花花

的屁-股,第一个反应就是文霞的屁股要比小芬儿的还要白,还要浑圆挺翘。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色医刘,你到底是看老娘的屁股,还是要给老娘打针?”文霞趴在床上等了半天不见色医刘下针,暗骂一声下流坯子,不耐烦的催促了

一声。

“好了好了,马上就下针。”色医刘唯恐惹恼了这除了村长夫人之外,村里第二号的女煞星,用手里的药棉在文霞白玉一般的屁屁上擦了

擦,扬起针管子就准备下针。

格挡!

叶秋眼疾手快,伸出手挡住了色医刘正准备下针的手臂,随后迅速出手,在文霞那两片屁屁之间的缝隙中直接就掏了进去!

毛茸茸,肉呼呼,还有点儿水,手指一勾不知不觉间便探进了一个温热的洞中。

“哎呀,色医刘,你这该死的居然敢用手指抠老娘的下边,老娘和你没完……”叶秋用的力气不小,文霞顿时便尖叫了起来。

色医刘正准备给玉霞下针,但是手臂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似的,还没回过味儿来,便听到文霞一阵呵斥怒骂。

该!

叶秋恶作剧完成,抽出掏进文霞屁屁中的左手,看着湿淋淋的手指,冷笑一声在色医刘眼前很嚣张的晃了晃,心道:色医刘,这就是你搞

过的女人,骚味儿十足。版权163nvren.com

而色医刘却仿佛没有看到叶秋一般,更没有看到他湿淋淋的手指在自己眼前乱晃,唯一的一点遗漏就是叶秋手指上沾得水太多了,啪嗒一

声,一滴水珠从手指上滚落,滴在了色医刘的膝盖上。

“色医刘,老娘之前对你说的话,你都耳边风了是不是?”文霞转过身来,坐在床上,针也不打了怒冲冲的看着色医刘。

色医刘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稀里糊涂的就被这骚婆娘一顿臭骂,顿时委屈的辩解道:“文霞啊,我到底咋着你了,我啥也没干呀…

…”

吵吧,吵的越欢腾小爷我越高兴。

叶秋把湿淋淋的手指凑到鼻端闻了闻,皱眉暗说:真他么的够搔的!随后便大摇大摆的出了色医刘的门诊,从叶秋开始到叶秋离开,色医

刘和文霞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似的,依旧在低声争吵个不休。

第二章刁蛮俏寡妇

隐身术!

叶秋出了色医刘的诊所,一边甩着沾满搔水的右手,一边嘀咕道:“这隐身术好是好,可惜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若不然的话,每天晚上隐

身钻进村里随便一个貌美如花的大闺女的被窝里,都是一种极品享受啊!”

叶秋美滋滋的沉浸在无限YY之中,忽然就听不远处传来一声犹如天籁之音一般的怒斥,那声音虽充满了怒火,却毫无疑问是这狗不理村的

女人之中,最为动听的声音了。

叶秋抹了抹鼻子,暗暗蹙眉骂了一声:狗日的火儿,招惹谁家的母狗不好,非要招惹村里最刁蛮的年轻小寡妇家的小花,这下好了,我这

当主人的也要跟着倒霉了!

念头刚落,不出叶秋所料,极远处便传来刁蛮小寡妇的娇喝:“叶秋,小犊子玩意儿,赶紧过来把你家这怪物弄走,该死的畜生,都要把

我家小花压成肉饼子了。”

叶秋想溜,不想被这刁蛮小寡妇瞧见了踪迹,硬着头皮扭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乖乖,就火儿那块头儿骑上刁蛮小寡妇家的小花

狗,当真有把那小母狗压成肉饼子的可能。

叶秋暗骂了一声倒霉,快步向正在小花狗身上忙碌着的火儿奔了过去,人还没到,便当先吼了一嗓子:“火儿,你这狗日的赶紧把那小母

狗放了,不然老子回去搧了你。”

嗷呜一声怪叫,火儿在叶秋话音落地的时候,狗身子一阵猛颤,哆哆嗦嗦的便从那被它压趴在地上的一条通体雪白,白毛间黑花儿点缀的

小母狗身上撤了下来,念头耷拉着狗头迎向叶秋。

“你这不争气的东西,老子告诉你多少次了,谁家的狗都能骑,就淑英嫂子家的小花不能乱骑,你这狗东西一点记性都没有是不,踹死你

!”迎上火儿,叶秋暴喝了一声,仿佛事先和火儿打招呼一般,随后一脚冲着火儿的身子就踹了过去。

火儿呜呜叫了两声,狗爪子蹬地,电光石火般躲开了叶秋含怒踹出的一脚,躲在一边耷拉着舌头冲叶秋挤了挤狗眼!

“尼玛,这年头狗都成精了!”叶秋在心里笑骂了一声。

“小花,小花……”不远处,刁蛮小寡妇淑英见如虎一般的火儿被叶秋唤了回去,急忙来到依旧趴在地上的小母狗身边,一脸疼惜的将其

抱了起来。

火儿做的孽,作为火儿的主人,自然要上前陪个礼道个歉。

“嫂子,都怪我教狗不严,一个不留神就让那红毛畜生占了小花的便宜,这个,这个我替火儿给小花赔礼道歉了。”叶秋涎着脸来到刁蛮

小寡妇身前,笑嘻嘻的冲被刁蛮小寡妇抱在怀里的小母狗作揖道,“小花啊,你小狗有大量,别和那身高体壮头大尾巴长的红毛畜生一般见识

……”

窝在刁蛮小寡妇怀里的母狗小花,呜呜叫了两声,一双亮莹莹的狗眼盯着叶秋看个不休;而做了坏事儿躲在一边的火儿,听到叶秋一口一个

红毛畜生,尤其是听到叶秋说出身高体壮头大尾巴长的话之后,呲牙冲叶秋的背影低吼了几声,似乎在抗议叶秋为了一只小母狗,如此贬低它

绰号火流云,大号狗不理村一代狗王的名头!

“叶秋,你别嬉皮笑脸的,你说今个这事儿咋解决?”

刁蛮小寡妇名叫淑英,二十四岁,人长的犹如一朵出水芙蓉,清丽之中不失一分娇艳,比之玉霞丝毫不逊色,只不过玉霞那搔狐狸不管怎

么说现在身边还有一个黄土埋半截的老男人,而淑英则要可怜的多了,前年嫁给了村里出了名的帅哥杨帅,郎才女貌,当时不知道羡煞了多少

村里的男男女女。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淑英过门半个月后,杨帅在一个雷雨天出门去同村的一个发小家喝酒,晚上回来的时候尿急,喝的迷迷糊糊的杨帅

来到一棵树下,解开裤子就想放水,哪成想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直接奔着杨帅放水的大树而来!

闪电奔袭而来的后果,就是那颗大树被劈,雨夜中火势熊熊,而杨帅这倒霉犊子直接中招,雨夜中一命呜呼,据说连那放水的家伙都被雷

电劈成了焦炭,和淑英结婚半个月种子都没能散播下一颗,便魂归地府!

就这样,过门半个月的淑英毫无疑问的成了村里最年轻的小寡妇!

红颜薄命!

叶秋贼眼珠子一阵乱转,初中毕业,今年十八岁的叶秋,还是知道这句话的含义。狗不理村的孩子王,连村支书家的玻璃都敢敲个粉碎的

坏孩子叶秋,对这个年纪轻轻便做了寡妇,却誓死不改嫁的淑英,打心眼里有一种同情和敬佩!

“淑英嫂子,你看这畜生坐下的孽,我也没法子不是……”叶秋赔笑道。

“不行,子不孝父之过,狗乱性主之罪,你是那红毛怪物的主人,今个我就拿你开刀。”性格泼辣的淑英,杏目圆睁的瞪着叶秋,似乎火

儿惹下的祸事,全部都是叶秋指使的似的。

“嫂子,咱得讲理不是,火儿骑了你家小花,你冲我开哪门子刀……”叶秋苦着脸,脑子急转想着怎么才能把这刁蛮小寡妇应付过去。

淑英果然够刁蛮,一挺胸,冲叶秋娇斥道:“要么搧了你,要么搧了那红毛怪物。二选一!”

嗷呜!

淑英话刚落地,火儿很没狗良心的撒丫子跑狗,留下自己的主人独自面对这狗不理村最为刁蛮的小寡妇!

“我勒个去,火儿你这红毛狗,回去非把你那狗货搧掉不可。”遇上这么没有狗德的家伙,叶秋欲哭无泪。

火儿之所以被村里人唤作怪物,不仅仅是因为那一身长长的红毛,和牛犊一般大小的身躯,更重要的是火儿通人性到了让人惊讶的地步!

小寡妇眼见火儿开溜,把叶秋独自留了下来,抿嘴想笑,但是一想到方才火儿那么嚣张霸道的欺负怀中的小花,淑英那刚刚在唇角绽放开

来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沉着脸看着叶秋说道:“红毛怪物已经跑了,看来今个为了给我家小花出气,只能搧了你了。”

叶秋学着火儿嗷呜叫了一声,可怜巴巴的道:“嫂子,我还是处-男一枚,要不等我找个女女结束了我十八年的处-男生涯之后,你再搧了

我成不?”

第三章罩罩开了

狗乱性,主之罪!

刁蛮小寡妇淑英一句话,便把叶秋打入了死牢,杏目圆睁柳眉倒竖,看架势今个非要把叶秋搧了,替怀中的小花报被火儿非礼之仇。

“嫂子,要不然你看这样行不,要是火儿在你家小花身子里播下了种子,回头我让火儿对你家小花负责就是了,大不了我大操大办让火儿

把小花娶了回去……”

叶秋不说这话还好,话没说完,寡妇淑英脸色顿时一寒,仿佛想到什么伤心事似的,忽而眼圈一红,平时便蒙着一层水雾的双眸,此时仿

佛要变成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紧紧的抿着红唇,小寡妇淑英强忍着不让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清丽俏脸儿满含悲楚,早没了方才刁蛮不讲理的泼辣小媳妇儿的姿态。

“嫂子。”叶秋看的分明,眼见自己无意之中的一句话,勾起了淑英的伤心事儿,心头一紧,心虚的唤了一声。

“做啥?”淑英眨了眨眼,两滴晶莹的泪珠儿悄无声息的从眼角滑落,没好气的瞪了叶秋一眼,便低头看着怀中的小母狗。

叶秋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嫂子,你真好看。”

突如起来的一句话,让淑英不由微微一怔,抬头脸含薄怒的看向叶秋:“油嘴滑舌,你这小屁孩知道什么是好看难看,和你家的红毛怪物

一个德行,真真是有其主必有其狗,都不是啥好东西。”

叶秋笑了笑,上前两步说道:“嫂子,我说的都是真的,咱村里除了柳条儿之外,就属你最漂亮最好看了。”

淑英闻言,含怒的俏脸上浮上一抹红晕,低头摆弄着怀中小花的狗毛,忽而抬头冲叶秋咯咯一笑:“好啊,你这小屁孩当真喜欢柳条儿,

回头我就去告诉柳老头,让你这癞蛤蟆趁早儿断了那份念想。”

叶秋看着淑英笑颜如花的俏脸儿,竟然有些痴了,没在意淑英说的话,心里却在想着杨帅那被雷劈的二货,雷雨天不在家和淑英这么漂亮

的小娇娘滚被窝,出去喝毛线的马尿,自己儿被雷劈死了不说,还留下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看着就让人流口水的俏佳人独守空房,Y的要不是咱

心里有了柳条儿,说什么也要把这刁蛮水灵的小寡妇搞到手……

“小王八犊子,你看什么呢?”见叶秋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嘴角甚至留下了一串长长的哈喇子,刚刚有了笑脸的淑英,马上又恢复了泼辣

本色。

“呃……”叶秋回过神来,急忙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眼见淑英双目喷火恨不得放狗咬人,叶秋眼珠一转,指着淑英怀里的小花,支支吾

吾的说道,“嫂子,你……你衣服被小花弄脏了。”

“啥?”淑英一脸疑惑的看了叶秋一眼。

叶秋憋着笑,说道:“小花在尿尿……袖口……”

闻言,淑英方才感觉到短袖的袖口一阵清凉,急忙低头看去,乖乖,这哪儿是小花在尿尿,那不断滴下来的水滴,分明就是火儿欺负小花

之后留下的罪证!

呀的一声,小寡妇淑英脸孔涨的通红,一甩手便将怀中的小花抛飞了出去,口中叫着:“恶心死了。”转身便往身后的院子跑去。

叶秋可不敢让那小花摔个半死,一个踏步,双手稳稳的接住了在半空中惊吓的呜呜乱叫,小狗腿乱蹬的小花,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这

招蜂引狗的小家伙,今个差点被你害死。”抱着小花,紧随着淑英进了她家的院子。

“嫂……”

进了院子,叶秋便听到一阵哗哗的水声,扭头一看,只见淑英正站在水井旁,身上的那件单排扣的短袖早就已经被脱了下去,此时正蹲着

身子,不停的撩着水清洗着白藕一般的手臂。

光滑白皙的背部在阳光下有些刺眼,然而那更刺眼的却是横地里杀出来的那一道红的像血一般的带子,叶秋知道那是女人用来包裹着胸前

一对大凶器的罩罩带子。

身为十八岁小处-男的叶秋,看到淑英的毫无衣物遮挡的后背,全身血液骤然升温,心中燥热难当,抱着小花的双手一松,可怜被火儿骑得

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又接连被抛飞了两次的小花,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呜呜痛叫。

淑英正一边洗着被火儿的子孙种玷污了的手臂,一边恨恨的诅咒着叶秋打一辈子光棍找不到媳妇儿,忽然听到院子里传来小花的痛叫,扭

头一看,却见叶秋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家院子里,此时正站在那儿盯着自己发呆,脑中轰的一响,整个人刹那间仿佛被施了魔法定住了一般,目

光直直的和叶秋对视着……

五分钟后,恢复过来的小花摇着尾巴一路小跑到了淑英跟前,伸出舌头在淑英的小腿上舔了两下,似乎在告诉淑英,主人你胸前那两个大

胸器被这无良小子全看了去,赶紧的包起来……

寡妇门前是非多,为了不招人闲话,平日里也就几个和淑英要好的姐妹来串串门,基本上没有什么男人大白天的走进淑英家的院子,正因

为这样,淑英才会在奔回院子后,第一时间便大胆的将身上那件被弄脏了的短袖脱了下去,但是今个他遇见的是叶秋,自是另当别论!

被小花连舔带挠,淑英终于回过神来,眼看陆云的贼眼珠子在自己引以为傲的胸上滴溜乱转,顿时花容失色,顾不上教训叶秋,双臂护在

胸前起身便往屋里跑。

嗷嗷——

慌乱之中,淑英一脚便踩在了小花身上,紧接着哎呀一声,身子一个不稳向前扑倒。

叶秋此时也已经从那无限旖旎的YY之中回过神来,眼见淑英那两个散发着诱人光泽,只被红色罩罩包裹住小半个的硕大丰盈,马上就要和

地面来个亲密的接触,叶秋暗道一声:暴殄天物,小爷还没来得及捏上一把,如何能便宜了脚下的干土地。

“嫂子小心!”叶秋大喝一声,足尖点地,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十来步的距离眨眼即至,屈膝伸臂,在刁蛮小寡妇淑英趴在地上之前将其

抱住,“好险!”

化险为夷!

只不过此时淑英的姿势有些不雅,由于惯性的原因,此时淑英身体完全舒展了开来,整个人只靠叶秋的一条手臂支撑着,方才没有趴在地

上,修长的双腿,挺-翘的臀瓣儿,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身,白里透红光滑细腻的脊背,种种加在一起,足以让任何男人对淑英禽兽一把的。

叶秋暗松了一口气,可不敢细细的打量淑英的身段,正要将淑英扶起来,忽而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一阵软绵绵的感觉,心头更是有一种异样

的在蔓延,疑惑之下,支撑着淑英整个身体的手臂轻微抖动了两下。

咔嚓!

一声轻响过后,那原本就已经超负荷工作的红色罩罩带子,陡然间迸裂了开来,向两侧迅速滑落。

坏了!

叶秋暗叫一声不妙,来不及感受手臂上那两团软绵绵的细腻感,迅速将淑英扶了起来。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不过眨眼之间的事儿,当淑英被叶秋扶起身的时候,惊魂未定的淑英居然没有感觉到罩罩上的带子已经崩开,任

由失去控制的罩罩从自己那两个让男人冒火的胸器上边慢慢滑落!

第四章赌约-猜内裤

惊魂未定之下,呼吸急促,牵动胸前的两团雪浪颤动不止,无疑加剧了那红色罩罩滑落的速度。

偷看过女人洗澡,看到过女人的身体,不过那都是远远的瞅着,像今个这种情况,绝对是叶秋十八年来的第一遭,直勾勾的目光死死的盯

在浑圆如海碗倒扣似的两个雪峰之上,两抹红晕已然露出小荷尖尖一角,只要再往下滑落一点儿,叶秋就能将那女性用来哺育下一代的两颗小

肉粒儿受尽眼底。

热血冲顶,心中呐喊:落,落,差一点儿了!

汪汪——

关键时刻,小花狗叫了两声,居然张开不大的狗嘴一口叼在了叶秋的脚踝上。

叶秋吃痛,哎呀一声抖脚便将小花甩了出去,然而淑英此时也已经回过神来,眼见自己的罩罩马上就要滑落到羞人的位置,扬手一巴掌甩

在叶秋脸上,转身便向屋里跑,边跑边厉声斥道:“叶秋,我饶不了你!”

叶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满是懊恼的嘀咕了一声:“孔子曰食色性也,你自己的罩罩往下掉,咱这生理正常的小处-男如何能抵挡住那两团

白肉的诱惑。”

“死小子,竟然敢占老娘的便宜……”淑英飞奔回屋换了一件干净衣服,在灶坑拎了一把烧火棍就冲了出来。

“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改天我再来向你赔礼道歉。”刁蛮小寡妇发飙,后果很可怕,叶秋三十六计走为上撒丫子跑人。

淑英拎着烧火棍追出院子的时候,叶秋早溜得没了影子,恨恨的跺了跺脚,想到方才的情形,淑英脸上莫名其妙的飘上两抹红晕,望着叶

秋消失的街头良久,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孽缘么?”满怀心事的回身进了院子。

叶秋一路飞奔,边跑边回味着淑英那两团雪白在自己面前颤动不止的旖旎春光,这可比在色医刘的诊所内,直接用手去掏玉霞那毛乎乎的

地儿有滋味儿的多了。

“秋哥!”

刚拐过街口,叶秋便听到了一声憨态十足的唤声,驻足侧目,只见自己的三个跟屁虫——大龙,二虎,三牛正倚在老刘家的破房子上,一

脸贼笑的看着自己,开口的是向来表面老实,心思却龌龊之极的三牛。

叶秋心里一紧,看这三个家伙贼眉鼠眼的模样,难道方才自己在淑英家的事情被他们看到了?

“三牛,你们在这儿待着做个鸟?”叶秋来到三人跟前,试探着问道。

个头比叶秋还高了半头的大龙,嘿嘿一笑道:“秋哥,你忘了今下午和柳板砖在村东头的树林里的赌约了?”

叶秋猛然一巴掌拍在大牛的脑袋上,叫道:“擦,你们不说我还真把这茬给忘了,是板砖让你们来找我的?”

“秋哥,你忘就忘了,拍我的脑袋作甚?”大牛莫名其妙的揉着脑瓜子。

“废话,不拍你难道还要拍大龙和二虎?”和小寡妇淑英搅合了一场,差点儿连正事都耽误了,叶秋一挥手,“走,咱们继续捞板砖手里

的红票子去。”

大龙二虎三牛屁颠屁颠的跟在叶秋身后,向村东头进发,路上,三牛讨好似的来到叶秋身边,贼笑道:“秋哥,你真猛,连寡妇淑英的便

宜都敢占……”

一个爆栗敲在三牛脑门上,叶秋瞪眼道:“放你家的老牛屁,哥什么时候占淑英嫂子的便宜了?”

“就在她家的院子里,我看到你抱着淑英光-溜溜的身子,淑英嫂子还那啥……”三牛死性不改,辩解道。

Y的真被这犊子玩意儿看到了!叶秋一瞪眼,压低了声音呵斥道:“三牛,今个出门的时候是不是大粪吃多了,再满嘴跑火车,马上滚回你

家的牛棚去。”

三牛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却忍不住小声嘀咕道:“我明明看到淑英嫂子在脱衣服,连那红色的罩罩都要脱下来给你揉-奶了……”

砰!

叶秋果断起脚,一脚把三牛踹趴在地上,冷斥道:“屡教不改,待会儿捞到红票子,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时候,你Y在一边看着吞吐沫吧。

大龙二虎三牛,三个家伙是堂兄弟,此时大龙二虎看到三牛的瘪样,非但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俱是一脸的幸灾乐祸。三兄弟年纪最大的

大龙和叶秋年纪一般大,都是十八岁,二虎十七岁,最小的也是三兄弟中最龌龊的三牛,今年刚刚十六岁,三兄弟打小就是叶秋的跟屁虫。说

白了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叶秋鬼点子多又极为擅长打架,三人跟着叶秋没少沾光。

血可洒,脸可抛,没有酒肉可就真要了三牛的命了!

三牛年纪虽小,喝起酒来就跟喝凉白开一样,撩趴下叶秋大龙二虎三人,小菜一碟的事儿。

皮糙肉厚的三牛一听没有酒肉,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对叶秋刚刚踹了他一脚的事情早就忘到了爪哇国去了,涎着脸凑到叶秋跟前,媚笑道

:“秋哥,我保证不会再乱说了,你和淑英嫂子的事情绝对不会跟第二个人说……”

“又欠揍了是不?”叶秋没好气的瞪了三牛一眼,这家伙心思龌龊,脑子却笨的像头牛,无语!

三牛急忙将一颗牛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解释道:“秋哥,我是说像淑英嫂子那么漂亮的女人,晚上只能给秋哥暖被窝,别的男人想染指

,那纯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大龙二虎兄弟二人窃笑不止,叶秋无语的看了一眼三牛,懒得再搭理这没脑子的家伙,不过想到淑英,叶秋眼前便不由晃荡着淑英那两个

傲然挺立的雪峰,心中一阵燥热,越想越觉得那两团雪白充满了勾魂的诱惑!

小腹热流涌动,放水的家伙居然抬起了头,叶秋忽然折身向路边一座茅房走去:“你们三个等我一会儿,哥要放水。”

三个小子相视一眼,乖乖的在路边等着,三牛见叶秋进了茅房,压低了声音对两个堂哥说道:“龙哥,虎哥,你们是没看到,淑英嫂子那

身子嫩的都能捏出水来,胸前那两个大包有这么大……”死性不改的三牛说到兴奋处,伸出手在自己的胸膛前比划了两下。

“三牛……”大龙二虎同时出声,想阻止三牛继续胡说下去。

在厕所内好不容易让放水的家伙低下了头,叶秋出了茅厕,正好看到三牛背对着自己正和大龙二虎两人爆料,叶秋脸上露出一抹邪笑,挥

手制止了大龙二虎,悄无声息的来到三牛身后想听听三牛这小子的牛嘴里,到底能不能吐出点象牙来。

“哥,你们不相信?”没有丝毫危机感的三牛,见自己两个堂哥神色有异,以为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继续吐沫横飞的说道,“这都是我

亲眼看到的,骗你们是小狗子的,淑英嫂子真的把包着那两个大东西的罩罩脱了下来,只是不知道为啥到后来,淑英嫂子突然抽了秋哥一耳光

……”

大龙和二虎一脸的二货你要倒霉了的表情,两人看到叶秋脸上那抹让人胆怵的邪笑越来越浓,纷纷转过身去暗暗祈祷自己这傻堂弟别被揍

的太惨。

“抽你妹!”叶秋暴喝出手。

“哎呀,秋哥,别打……”脸都吓绿了的三牛抱着脑袋向前猛蹿,大叫道,“秋哥,别打,我有绝密消息……”

“说!”叶秋厉叱。

三牛站在远处,心惊胆战的看着叶秋,咽了口吐沫说道:“秋哥,柳板砖今个出的题目是……是……”

叶秋见三牛吞吞吐吐的,心生疑惑问道:“是什么?”

“猜女人的内-裤。”

乡村诱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乡村诱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机制币.在钱币收藏市场大放异彩

    .如星河般灿烂,而要论古钱币的价值,当属清朝光绪年间流通的货币——光绪元宝为最。清朝是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其后期的衰落可谓造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的时期,清政府的无能显而易见,然穷则思变,洋务运动无疑是清朝统治者做出积极进取的重要举措,而基于洋务运动的影响,铸币业也发生了改变。清代末期是一个银币、纸钞、铜币并行的年代,而至嘉庆年间才开始发行新式银元,直至光绪年间金、银币才较为广泛的铸行。据悉,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于光绪十三年委托使英大臣在英国订购全套造币机器,并在广东钱局首铸机制银元和铜元。其后,

  • 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形容少女?

    古人对女子的年龄有不同叫法:7岁——髫年13岁左右——豆蔻年华15岁——及笄之年16岁——破瓜年华、碧玉年华20岁——桃李年华24岁——花信之年出嫁——摽梅之年每一种叫法都有它的来历和理由,那么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年华形容十三岁的少女呢?这源于杜牧赠别扬州歌妓诗作《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韵译为:苗条娇美体态轻盈正是十三年华,极像二月初含苞欲放一朵豆蔻花。看遍扬州城十里长街的青春佳丽,卷起珠帘卖俏粉黛没谁比得上她。诗中十分贴切地把十三年华的少女,比喻

  • 超越建筑的西扎,现实主义的“乡土情结”再现

    近日,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这座博物馆的设计师是葡萄牙国宝级的建筑师、199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Siza)。在博物馆内“超越建筑的西扎——葡萄牙著名建筑家阿尔瓦罗·西扎建筑与设计大展”,梳理了1960年代到2010年代,西扎在雕塑、旅行手稿、建筑、家具、器物设计等方面的成就,以百余件作品、在西扎设计的博物馆内勾勒出一个“超越建筑的西扎”。西扎展览现场在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建筑及其空间呈现典型的“西扎式”语言,简洁、纯粹而又充满方

  • 芭蕾舞剧 柴可夫斯基《睡美人》(瓦列里·捷吉耶夫/马林斯基)

    文章来自公众号:广州比邻星芭蕾(广州芭蕾舞团专业演员关于芭蕾的一些分享,欢迎关注)转载联系客服微信号:gztjqg小时候读童话就很喜欢《睡美人》,最喜欢被王子吻醒的浪漫情节(害羞中)。柴可夫斯基三大芭蕾舞剧中,《睡美人》可谓是最为华丽的作品。其中第三幕“婚礼”更是全剧的高潮,不仅布景富丽堂皇,多段舞蹈堪称经典。对于《睡美人》这部“古典芭蕾的巅峰之作”,马林斯基剧院无疑有着当之无愧的权威性。120多年前的1890年,这部气势恢弘的作品的诞生地正是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被誉为“古典芭蕾最壮丽、最丰满

  • 水泊梁山“四大酒店”背后,隐藏宋代官制秘密

    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排定座次后,宋江宣布各头领的分工,以让大家各司其职、各展所长,其中有个安排是——“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分别是: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水泊梁山从白衣秀士王伦时代开始,就有了朱贵管理的山下酒店。此后,这一模式推广开来,由一处发展为四处。有意思的是,这四处酒店有个特点,那就是管理层时常调整,较大调整有三次。而且,酒店的

  • 苏百钧:花鸟画的格局与气度

    苏百钧早春绢本设色218×148厘米2014艺术评论:苏百钧通过家学和美院教育,继承了岭南派折中中西的传统,集中了宋元工笔花鸟画的精致雅丽,西方绘画的色彩表现力,现代艺术的构成,突破了前人程式,强化了形式感,发展了中国画尚意抒情的优良传统。他善于从生活中获取美感,以具象、装饰和抽象相结合的手法,进行提炼,以意造型,因意造境,随意赋彩,形成了表现现代人视觉感受经验又有鲜明个人特色的语言技巧,创造了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又得之象外的意境和境界,构建了诗心观照下的精神家园。——薛永年苏百钧,中央美术学院中

  • 《百龙图》书画印三绝

    发行背景:齐由来《百龙图》国家提出“文化兴国,富强于民”的伟大战略齐白石纪念馆为响应国家的号召,以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中国龙文化,特邀请齐白石嫡孙、齐派第三代掌门人齐由来大师,传承齐派艺术风格,弘扬民族文化、再创《百龙图》二十二米国画长卷。几十年来,齐由来牢牢记住白石老人的谆谆教诲,潜心钻研画技。他在研习齐派艺术的同时,博采众家之长,并融会自己独特的感悟,形成了清新明丽的画风,其花鸟虫鱼独树一帜。去年,他精心创作的两幅长卷《百龙图》、《百猫图》,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

  • 匠心传承守护者 丝路匠心壁画展于宝库艺术中心盛大开幕

    4月22日晚,由丝路典藏倾情奉献的“丝路匠心壁画展”在上海中心大厦173米高空的宝库艺术中心正式开幕,五十余幅丝路匠心壁画在珐琅厅揭开神秘面纱。此批壁画由丝路典藏团队历时多年绘制而成,再现古丝绸之路的经典艺术瑰宝。展览特邀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文广局)和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作为指导单位。开幕式现场,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宏舟、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上海市文物局副局长褚晓波亲临现场;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耿鸿民、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办公室主任郭长江、艺术家代表王牟云驰以及宝库

  • 【艺林每日一报】孔雀雀东南飞#电影#

    导演:程树仁主演:严素贞、魏一飞由孔雀电影公司出品。在七夕之夜,刘兰芝去找小姑焦季卿,见她正和意中人陈继善在后花园幽会。于是他们在一起共度佳节。婆婆见刘兰芝不回来就大发脾气,并指责兰芝的绣工太差,兰芝跪地求饶也不原谅。焦母对媒婆李嫂诉说了媳妇的许多不是,并要李嫂说媒娶邻居秦罗敷为儿媳。儿子仲卿回家,见兰芝饱受委屈,求母亲不要这样对待她。母亲见儿子袒护儿媳更加怒火中烧,非要赶兰芝回娘家不可。临走时兰芝和仲卿依依不舍。媒婆李嫂又给兰芝提亲说给王县令,兰芝坚决不嫁,但在哥哥的逼迫下含泪应允。仲卿知道后

  • 你若读书,风雅自来

    来源:阅读文刊(shufa18)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把书作为生活的常态,是生命最美好的习惯。如果手头、桌头、床头,总有悦心的书陪伴,是一生的幸事。从春花读到秋月,从夜雪初霁读到朝辉甫上,在春秋默然交替里,在岁月寂然运行中。读书,是智慧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本身,却可以引领一个人走向更大的智慧。书中是另一个世界:可以在浩瀚的《四库全书》海洋里激浪扬帆;也可以在亘古的《史记》幽林中闲逸漫步。从《十诫诗》中能看到仓央嘉措那纯真爱情的传奇;从《兰亭集序》里依稀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