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3:40: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被骗

三月的宁城草长莺飞,天蓝水碧。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凌晨4点半,气势恢宏的宁城火车站灯火通明,巍峨的矗立于细密雨丝之中。远远看去,模糊的轮廓就像个孤零零的巨大坟包。

  明珠从去往南京的过路车上下来,潮湿的冷风扑面吹过,当即冻得她直哆嗦。拢手到嘴边呵了两口气,她翻出车票从容走向出站口。

  宁城近几年一直在不断扩建,新建在郊区的新火车站,白天都冷清的可怜何况是晚上。

  顺着站台一路向前,明珠注意到通透明亮的落地窗后方,候车室空空荡荡。几位值夜班的工作人员,无精打采的守在位置上,裹着厚厚的棉大衣昏昏欲睡。163女人网

  背好自己的黑色无牌双肩包,明珠跟在零星的几个乘客身后,小跑着出了出站口伸长脖子四下查看。站前广场上新种的几颗榕树,在雨幕中影影绰绰,弟弟明铭没在。

  她松了口气,低头快步走下台阶。

  从火车站回到市区的家中,步行至少需要50分钟。可身上单薄的衣服,根本无法抵御寒冷,她拍拍自己被冻麻的脸颊,加快脚步往出租车停靠点走去。

  和那司机谈妥价钱,她正要坐上去,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清亮而惊喜的叫声:“姐!”

  “明铭?你怎么在这?”明珠吓了一跳,抱歉的让那司机稍等,几步走到消瘦单薄的弟弟跟前,说:“先回家,这里冷死了人都。”

  “不是很冷。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明铭笑笑,拢手在胸前搓了几下,眼神怯怯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姐姐。

  “谁让你来接的!明天不用去补课吗?”明珠的话火气十足。

  “老师把课调到周日,所以我……”明铭话没说完,冷不丁的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臭小子,回去仔细收拾你。”明珠又气又心疼,抬手就给了他一记爆栗,冷哼着转身上车。

  “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明铭急了,揉着发疼的额角,动作敏捷的跟着爬上后座。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出租车内的暖气很足,明珠后背抵在副驾座的椅背上,困倦的打着哈欠问他奶奶的情况。

  明铭怕姐姐真的发脾气,也知道她不喜欢听废话,索性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最近的事都说了一遍。

  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车坐下来,明珠虽累极但脑子异常清醒,不多会就听出了他话里的重点:大伯又在打房子的主意。

  她耐心的听完来龙去脉,忍着怒气问:“所以,你骗我说奶奶病重?”

  “他来家里下跪求奶奶,要不是我按你说的把房产证藏得好好的,他早拿走了。”明铭清俊的面容,因为生气而微微泛红。

  “既然这样,那我们直接上他家去好了。”得知奶奶的身体已经无恙,明珠稍感安心,扭头淡定的吩咐司机转道。163女人网

  她们家的房子除了面积够大,既不临街也不在市中心,即使卖也卖不上几个钱。房产证拿回来没几年,大伯这次又厚着脸皮求上门,定是传了好几年的江滨路已经开始征地。

  绿色的出租车在明灭的橘色灯光中,快速驶过清冷的街道,停在靠近市中心的一处别墅小区门前。明珠付完车钱,镇定自若的拿出门禁卡刷卡进入小区。

  “姐,你的卡哪来的?”15岁的明铭,个头已经比明珠还高出半个头。他低头看着姐姐手里的卡,眼中充满了崇拜。

  明珠淡淡勾起唇角,眼神瞟向正对着小区门口的会所,口气讥诮:“想办自然办得到。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明铭挠了挠头,不敢再多嘴。

  明珠收起门禁卡,轻车熟路的拐进左边的通道。

  姐弟两肩并肩,速度极快的穿行在小区的人行道上。头顶圆形的橙色路灯,透过雨丝朦胧的洒在地面,将两人的影子不断拉长。

  5分钟后,他们两走到小区腹地,停在一栋白墙坡顶的别墅门前。明珠抬手看了一眼表上的指针,慢慢勾起唇角擂门。

  “谁呀?天没亮就乱叫门,有没有公德心。”等了大概一分钟,院内传来大伯家保姆嗓门粗大的抱怨,大门纹丝不动。

  明珠双手抱胸,改用脚又狠踹了几下。明铭站在她身后,心惊肉跳的拽了她的衣摆,不想她一回来就激怒大伯。

  “开门,再不开门我可要报警了。”明珠横了弟弟一眼,淡定自得的盯着门上的鱼眼。

  “原来是二叔家的明珠啊,等着我马上开门。”保姆的声音弱了下去,门后开始传出窸窸窣窣的动静。

  还算识相。明珠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待那大门一开便迈步往里进,同时沉声吩咐保姆。“张姨,去把大伯和伯娘都叫起来。”

  “明珠,这个时间明先生跟夫人都在睡觉呢。”保姆张姨锁好了大门,嗫嚅着答。

  “你不喊的话,那我只好自己喊了。”明珠回头看着保姆妩媚一笑,可明亮的双眸中却冒着阵阵寒意。

  保姆吓得直哆嗦,小跑着越过她往前冲:“我马上去,明珠你们先到客厅去坐一会。”

  明珠哼了下算是回答,拉着一脸稚嫩的弟弟,大大方方的进了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客厅的上空的水晶灯,灯光澄亮,映照着一室奢华的意大利真皮家具。

  少顷,急促的脚步声从木质楼梯的方向传来,明珠似笑非笑,平静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明珠,要回来怎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好给你定机票。”明安荣哈欠连连,又肥又油的脸被灯光一照,当即出现大片大片的反光。

  “怎么大伯开始不心疼我家的钱了?”明珠抬抬眼皮,淡漠的扫了一眼脸色发黑的伯娘,嗤笑起来:“伯娘,连睡衣都穿上Victoria'sSecret,真是让人羡慕。”

  “你这丫头大半夜的跑来我家发什么疯!”罗巧梅下意识的拢紧睡衣,虚张声势的怒瞪着她。

  “巧梅,明珠和明铭肯定饿了,你去厨房给下两碗面过来。”明安荣悄悄朝妻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按捺住火气。

  “我要叉烧鸡蛋面,还要放菜心和红油。”明珠意味不明的笑笑,眸光渐冷的盯着明安荣,说:“大伯你怎么不坐呢?”

  “坐……”明安荣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浑身不自在的坐到明珠对面。

  明珠抬眸睨了他一下,戏谑的闭上眼睛。

  明铭微垂着头,掩在细碎刘海下的惊悸目光,在姐姐和大伯身上来回流转。自父母意外离世后,姐姐跟大伯一家的关系,向来针锋相对、水火不容。

  这次大伯的态度忽然来了个180°大转变,分明是把窥见自家房子的野心,明白的刻在脸上。

  幸亏姐姐能及时赶回,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在他心中,姐姐有如神祗,没有什么难题可以将她击倒。

速战速决

明家在宁城算不上什么大户,顶多是个小康人家。

  爸妈意外离世那年,他一岁姐姐八岁,还有年近60的奶奶。多年来对奶奶不闻不问的大伯,那时候突然跳出来,承诺要将他们姐弟抚养成人。

  他们家的一栋私人小楼,以及爸妈创下的酒厂,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尽数被他接管。同时还接受了近百万爱心捐款的大伯,一夜暴富之后,对奶奶态度依旧不好,也基本不管他们姐弟的死活。

  因为爸妈是为了几个救落水的学生,见义勇为离世的,他利用这个名头处处拔高自己的形象,拉拢关系。

  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他一直声称对他们视如己出,甚至时不时的领着他们姐弟接受表彰。每次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自己如何辛苦,如何愧对逝去的弟弟。

  姐姐比他早熟,经常当着大伯的面,冷嘲热讽。大伯的尊严受到挑衅,开始对姐姐非打即骂,倔脾气的姐姐就一天天的跟他闹,为此家里几无宁日。

  印象最深的是他4岁那年,姐姐当着市领导的面,掀翻了家里的饭桌。大伯不仅没生气,还陪着笑脸问姐姐有没有伤到,什么菜不喜欢吃尽量说,他保证以后不出现在餐桌上。

  知道自己被算计的姐姐,吃一堑长一智。隔了两年她亲自把市领导求来,各种恭维大伯说好话,顺利逼他交出房产证。

  至此水深火热的日子总算结束,姐姐带着他和奶奶,重新住回以前的老房子。但大伯和姐姐之间的间隙和矛盾,随着岁月流逝,日积月累愈发不可调和。

  后来又过了几年,爸妈辛苦创立的酒厂,被大伯私下转手卖掉。为了不影响正在备战高考的姐姐,他和奶奶一直严守秘密,直到她考上省外的名牌大学。

  “面好了……”罗巧梅用托盘端着两碗面从厨房里出来,打断了明铭的思绪。

  一直保持缄默的明珠睁眼瞥了她一下,轻描淡写的说:“帮我端过来,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累。”

  “明珠,你伯娘怎么说也是长辈,你别这么没大没小的。”明安荣肥腻腻的脸上,浮起一丝不悦。

  “滨江路立项拆迁,我家的那栋楼,好不巧的就在拆迁范围之内。大伯你说400平米的住宅,加100平的商铺大概能补偿多钱?”明珠目光狠戾的盯着他,话里有话。

  “这个事我不清楚,市里有没有钱修滨江路还两说呢。”明安荣心虚的笑笑,暗想这小丫头半夜跑来,果然是知道了要拆迁的事。

  “既然这样,我也不怕把话说开了。”明珠站起来整了整外套,和颜悦色的说:“我家的房子轮不到你做主,奶奶是你妈,你养和不养都不会是我丢脸。”

  明安荣脸上有些挂不住,小声回道:“明珠,我们没这个意思。”

  “大伯那么要脸,我相信你也没这个意思。”明珠说着伸手拽起身旁的弟弟。“那我们先走了,不打扰大伯和伯娘的美梦了。”

  说罢,她领着弟弟脚步沉稳的出了客厅。

  气得脸色青了白白了青的罗巧梅,怨恨的盯着姐弟两的背影,咬牙切齿扭头吩咐保姆:“小张,把面拿去门口倒了喂狗。”

  “门市房拆迁,少说也得一千多万赔偿啊!”明安荣重重的叹了口气,挥起手臂狠狠砸到沙发扶手上。

  明珠带着弟弟出了小区,天色已经大亮。两人拦了辆出租,回到家附近的早餐铺,一人要了一份豆浆油条。

  明铭昨晚在车站等了一夜,又累又困,不过能亲眼看着大伯和伯娘吃瘪,牺牲一晚上的睡眠也值得。他咬着油条,脸颊鼓鼓囊囊的不时露出傻气的微笑。

  “吃东西不要东想西想,难怪奶奶总说你。”明珠敲了一记他的头,又问:“这学期成绩有没有提高?”

  “姐,这才开学多久啊。你放心我一定会考上一中的。”明铭怪叫一声,赶紧低头喝豆浆。

  “考不上的话我可没钱帮你铺路。”明珠白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将目光转向别处。

  通往前方渡口的小道上,隔壁家的李爷爷,拎着一条大大的鲤鱼,远远出现在路中央。明珠匆忙喝了口豆浆,起身小跑着迎上去。

  明铭见状,急忙的把姐姐没吃完的油条拿过来,自己去门口那里拿来食品袋帮她装上。

  “爷爷,我们这一片是不是真的要拆迁了?”明珠跑到李爷爷跟前,动作自然的接过他手里的鱼。

离别

李爷爷手里一空,抬头看了她几秒,爽朗大笑:“明珠你这丫头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明珠淡淡的笑了笑,答:“听说马上要拆迁了,我回来看看,晚上就走。”

  “我们住的这边不拆,但是外墙好像要统一翻修。渡口往上,一直到宁城一中后门这一段是要拆的。”李爷爷沉吟半晌,回头指了指身后。

  明珠做恍然大悟状,转开话题慢慢陪着他踱回家。

  原来是消息有误,枉费大伯不惜跟奶奶下跪的诚意。明珠把李爷爷送到家,回头招呼弟弟开门回家。

  昏头昏脑的睡到下午2点,明珠爬起来叫上弟弟,再一次去了大伯家。大伯和伯娘没在,姐弟两上了楼,去阁楼的客房看奶奶。

  奶奶耳朵背,猛然看见明珠出现,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但很快又生起气来。

  明珠朝弟弟耸耸肩,缓缓蹲到奶奶的摇椅边,亲昵的抱着她的手撒娇:“奶奶,我是听说你搬这边来了不放心,特意回来看你的。”

  “我不用你看,不好好读书,没事瞎跑回来干嘛。”邓老太太浑浊的目光望向窗外,轻轻抬起干枯粗糙的手,哆嗦着抚摸孙女的头发。

  “看你你还不乐意啊,我在C市找好工作了,提前回来一趟。”明珠枕着奶奶的腿,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自从设计大伯拿回房产证,大伯将近10年没去那边看过奶奶。这次要不是听说拆迁的补偿给得高,估计他都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妈。

  邓老太太心中何尝不难受。小儿子年轻轻的故去,留给一双儿女的财产,尽数被无赖的大儿子平白占去。如今为了抢房子,居然大逆不道的软禁她。

  邓老太太发了会呆,忽然回过神问道:“丫头,你刚才说要去C市?”

  “嗯,工作签那边了,等稳定下来就把你和明铭都接过去。”明珠站起来,不停踢腾酸麻的腿。

  “那明铭怎么办?”邓老太太急了,两瓣唇抖了半天恼火的骂道:“我不准你走这么远,饿死也不准去那边。”

  明珠被奶奶的气势吓到,偷偷转头朝弟弟翻了个白眼,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说:“不去不去,你安心呆在这边,实在住不下了就让明铭过来接你。”

  “我现在就回去。”邓老太太生气的甩开她的手,颤巍巍的从摇椅上下来。

  一直没出声的明铭,忍着笑回给姐姐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主动去搀住奶奶。

  姐弟两各自分工,简单把奶奶的东西收拾了下,搀着她从楼上下来。

  等在客厅的保姆张姨,苦着脸看了看明珠,张嘴欲言又止。

  明珠脾气虽烈,但很少迁怒不相关的无辜人士。她走过张姨身边的时候,淡淡开口:“你别怕,大伯回来你只管说是我的主意。”

  “明珠,你这么做我是真没法交代。明先生跟夫人马上就要回来了……”张姨想拦住老太太,但又惧于明珠的破坏力,手脚无措的站在楼梯口。

  她在明家当了10多年的保姆,从小套房到洋房别墅,别的不怕就怕明珠生气。她一生气,能把整间屋子瞬间毁成灾难现场。

  “张姨,我没有要为难你的意思。当然如果你想,我不介意让你知道被我为难的滋味。”明珠打断她的喋喋不休,脸上慢慢浮起毛骨悚然的笑。

  张姨吓得不清,胆小怕事她想了想,主动侧身给他们让路。

  从大伯那回来,祖孙三人刚进院子,隔壁的李爷爷就背着手过来串门。明珠招呼他到院子里的茶棚坐下,转身去把茶盘搬出来,烧水泡茶。

  明铭担心姐姐挨骂,干脆也留下来陪着。

  两位老人聊了一会家常,话题一转直接聊起明珠的终身大事,并且还煞有介事的讨论起相亲的问题。明铭边玩手机边听,不由的为姐姐捏了把汗。

  明珠眼观鼻,鼻观心,耳朵自动忽略他们的谈话内容。

  两位老人越聊越来劲,李爷爷中途得知明珠准备去C市工作,马上让明珠去取来纸笔,郑重其事的把一个电话号码写给她。

  明铭在一旁想笑不敢笑,只能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李爷爷和奶奶在茶棚里一直聊到傍晚,直到他儿子李叔过来催了几次,才意犹未尽的回家吃晚饭。明珠陪着奶奶、弟弟简单吃过晚饭,随即上楼收拾东西。

  去了客厅看电视的明铭,突然想起房产证的事,也跟着跑上楼。

  “姐,拆迁的事还没个准,你把房产证带走吧。奶奶这一回来,说不定大伯明天就会来翻箱倒柜。”明铭从自己的书包里把房产证拿出来,慎重的交到她手中。

  “你就这么天天背着,也不怕弄丢了?”明珠接过来,随手放进自己的背包。

  “人丢了也不能把这玩意丢了呀。”明铭半靠着书桌,稚嫩的面庞慢慢浮起得意的笑。

  “一楼门面的房租,我都存在这个卡上,你每个月把家里的花销做个表格发给我。”明珠把卡丢给他,又说:“大伯要是敢来家里闹,你就打电话报警,或者找隔壁的李叔。”

  “我知道,还有别的没?”

  “暂时没有,这边有任何情况都要及时告诉我。”明珠把包袱收拾好,返身给了弟弟一个拥抱。“小孩你真的长大了,姐姐为你感到骄傲。”

  “姐……”明铭拍拍姐姐的肩,瞬间红了眼眶。

  “男子汉大丈夫,有点出息哈。”明珠大笑,利落的送开他带上背包下楼。

  阴沉了一天的城市上空,此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明珠在家门口拦了辆出租,依依不舍的朝奶奶和弟弟挥手,低头钻进车中。

  绿色的出租车闪着尾灯,很快消失在雨幕之中。

求佛

转眼时间进入六月底,暑热未至清风徐徐。

  老家那边再没坏消息传来,弟弟期中考试拿了全校第一,奶奶每天闲了就跟隔壁的几个爷爷奶奶搓麻将。明珠领到毕业证后,立刻打点行装去了杭州。

  凌晨5点,连接着海面的天际线,隐约露出一方鱼肚白。

  翻涌着的碧蓝色波涛,轻轻拍打岩石海岸;带着咸味的清新晨风,裹着点点未退的寒意从海面上吹来,环绕在山涧四周的青白薄雾,迎风聚散飘渺,颇有几分仙意。

  明珠心情激动的伸展四肢,带上她那只叫不出牌子的廉价黑色帆布背包,神情愉快的下了快艇。她脸颊红扑扑的,停在渡口拿出手机给男友俞知安发信息:我到普济寺了,勿念。

  短信发出,她眯着眼凝视了一会海面微微扬起唇角,举起老旧笨重的数码相机咔咔拍照。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壮观画面,她满意的微微抿嘴偷笑,快步跟上同行的香客,继续赶往普济寺。

  没走几步,放在背包里的手机传来悦耳的短信铃声。她脚步微顿,迅速拿出手机查看,只见上面写着:乖,我再去睡一会,你要按时吃饭多注意安全,下车前半小时给我电话。

  明珠对着手机屏幕开心的做了个鬼脸,妥帖的将手机收起,继续拾级而上。

  初时香客并不多,山道上偶尔还能听见鸟叫虫鸣。当太阳从海平面升上来,蜂涌而来的香客不时高声喊叫喧哗,怡人的宁静生生被打破。

  到了寺门前,前行的速度骤然变慢。明珠随着缓缓移动的人流,买好香烛,掏出一早准备好的纸币,诚心诚意的放入功德箱。之后净手取了三只香点燃,虔诚的排起长队等候叩拜。

  说起来,她对佛啊神啊的并不是太相信。只是上个学期她在杭州实习时,偶然被同学拉来上香。记得当时她曾求菩萨保佑,希望可以在男友俞知安的家乡C市,顺利找好工作。

  明珠的专业是建筑设计,工作虽算不上难找,但是想找到一份合意的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俗话说毕业意味着失业,对于自己能拿下C市知名建筑设计事务所的Office,她吃惊之余心怀感恩。

  这不烫金的毕业证刚到手,她即满怀希望的踏上征途,甚至特意中途转道普济寺还愿。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她想求菩萨帮忙找一个人,一个从未谋面,却影响了她很多年甚至是至关重要的人。

  这个人在10多年前,曾经慷慨大方的捐了一笔巨款,给当时无依无靠的她和弟弟,还留下一封热情洋溢的鼓励信。奶奶从小就教育她,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明珠明白这个理,也决意要做那样的人。但生活教会她的,却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因为那笔巨款,如今还落在大伯手中,美其名曰:代为保管。

  感谢是一回事,讨回属于自己和弟弟的捐款是另外一回事。

  若不是奶奶一直阻拦,她说不定早跟大伯一家翻脸断绝往来。尤其是大伯几次三番打房子的主意,早让她仅存的好感都消失殆尽。

  “该你了!”随着话音落地,明珠被排在身后的人推了下。她回过神,歉意的朝那位阿姨笑笑,视线却被她身边的男人所吸引。

  电光火石间,她仿佛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这个人和男友有着像似的面容、身高,但神情极为冷淡。那种置身事外的淡漠森冷,与眼前的气氛格格不入,令人忍不住对他产生强烈的好奇。

  也许是明珠的直视让他觉得不舒服,男人移动了下脚步,别过脸淡淡的望向一旁。明珠脸颊微烫,赶紧收回视线迈步进殿叩拜。

  点香上香双手合十的拜下,她跪在团蒲上念念有词: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祈求菩萨保佑弟子明珠全家安康,早日找到恩人。拜完三拜,她低着头从左侧退出大殿。

  此时殿外的阳光明媚而热烈,香客摩肩接踵,满脸虔诚的求子求福。明珠呆呆的站在殿前的台阶上,瞬间有些恍惚,暗笑自己病急乱投医。

  找人不应该去求警察吗,求菩萨似乎没什么用。

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误入豪门 或 BOSS是面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重生之毒医皇妃15章(第十五章 密谋的邀请)

    原标题:重生之毒医皇妃15章(第十五章密谋的邀请)小说名称:重生之毒医皇妃第十五章密谋的邀请一早浅蓝就被水渊席叫去了,回来的时候欲言又止,那别扭的样子使得水和熙和浅绿摸不着头脑。“你怎么了啊?”浅绿盯着她,问道,“老爷叫你去说了什么?”浅蓝看了看水和熙,没说话。水和熙托着下巴看她,问:“有话就说啊,总是看我做什么?啊,当然,我爹如果不让你告诉我的话,你就不用说了。”浅蓝一听水和熙这样说,立刻表明忠心:“小姐,老爷没有不让我说,只是,……他说你最近和太子殿下以及三皇子走的太近了,问我你们之间是不是

  • 鬼夫难缠15章(第十五章 鬼话你也信)

    原标题:鬼夫难缠15章(第十五章鬼话你也信)小说名:鬼夫难缠第十五章鬼话你也信“借着白天有光的情况下,寨子里纠集了一帮人拿着棍子棒子打开了阿乐家的们,走进去发现什么也没有,但是非常的干净,就像有人打扫过一样,这让一些老年人毛骨悚然,纷纷说是阿乐化成了厉鬼。而且一到晚上那种地狱般的嚎叫会再次出现,非常的凄厉,就算隔着很远都能听见。”“刚开始寨子里的人还能忍受,但是时间一长,尤其是那四个少年的家人更是直言听到了自己孩子的声音,于是几家人联合在一起,还缠了好几个火把,在一个晚上一起打开了阿乐家的门,凄

  • 重生十年:前妻有毒!15章(第15章 父亲的质问)

    原标题:重生十年:前妻有毒!15章(第15章父亲的质问)小说:重生十年:前妻有毒!第15章父亲的质问就在宁淑贤受伤一个星期后,在外出差的宁正阳回到了家里。当看到宝贝女儿的脸竟然被伤成那个样子,问了前因后果后一脸严肃的把宁安安叫到了书房里。来到书房,看着厚边眼镜下一脸严肃的父亲,宁安安的心里有一丝的紧张。这样的父亲让她觉得害怕,就像前世每次做错事情父亲都会责怪她一样的害怕。父亲在宁安安的记忆中一直是严肃的代名词,在她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对她笑过,那怕她为父亲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那怕她曾经无数次的想着

  • 冷面总裁的暖心妻15章(第十五章:解决方案)

    原标题:冷面总裁的暖心妻15章(第十五章:解决方案)小说书名:冷面总裁的暖心妻第十五章:解决方案何印一字一句地往下看着内容,越看脸色越难看,越快越生气,他就搞不懂了,自己的堂妹为什么就要跟季少身边的女人置气呢?现在季少身边的这个女人可是大有来头,居然敢到他的头上兴师问罪。看到桌子上有纸巾,何印抽了几张拿到了手里,仔细地擦着额头上冒出的汗珠,真的不可以小看眼前的男人的,他差一点忘记了,眼前的男人可以知道很多的消息的。突然何印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心里稍稍安定了下来,看来只要自己张口,不知道他能不能

  • 无法靠近的距离15章(第十五章 乐菲我要结婚了)

    原标题:无法靠近的距离15章(第十五章乐菲我要结婚了)小说名:无法靠近的距离第十五章乐菲我要结婚了乔乐菲看着小笼包就忍不住流口水,迫不及待的抓着一个就吃。“唔,好好吃。”乔乐菲吃得极快,生怕有人和她抢。可,吃着吃着,乔乐菲就莫名伤感起来。乔乐菲看着这小笼包,哽咽这,自言自语道:“苏漠南,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这样,我会忍不住再次爱上你啊……”苏漠南在回公司的的途中,嘴角微微勾起,他现在的追妻方法就是,攻心加死皮赖脸。只有能和乔乐菲在一起,不要脸又如何?想着那个小女人感动的表情,苏漠南就开心。“乐菲

  • 腹黑帝后:拐个皇帝喜当爹15章(第十五章:打脸)

    原标题:腹黑帝后:拐个皇帝喜当爹15章(第十五章:打脸)小说:腹黑帝后:拐个皇帝喜当爹第十五章:打脸“不是时候?我这个正妻回来喝一杯小妾奉的茶,还要挑时候了?”任娴歌道。“老奴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少奶奶您一消失就是好几年,如今又带着个……老奴也是为了您好。”他看着脚下的转着眼睛一副好奇之相的任楼楼,意有所指。“不用了,我这做正妻的,丈夫纳妾,喝杯新人敬的茶,还是有这个资格的。”任娴歌淡淡的拒绝他,态度强硬的就要往里走。老总管的脸绿了绿,这个少奶奶之前着实是个好拿捏的软性子,怎么几年不见,就变得这么

  • 重生之逆袭影后15章(第十五章他觉得林染美极了)

    原标题:重生之逆袭影后15章(第十五章他觉得林染美极了)小说名:重生之逆袭影后第十五章他觉得林染美极了刚好赵菁也在这,现在就签了吧,我相信对于李先生来说,区区几千万也没什么的······”李尚一拿笔的手抖了一下,这简直是敲诈,像赵菁这种刚出道没什么背景长得又一般的哪用得了这么多钱!但一看林染还是咬牙签了!林染拿起合同拉住赵菁的手按了手印,即使赵菁怎么挣扎也没用了。“其实你应该感谢我让你有了这么高的身价,不然你欠我的钱足够你在大牢里呆上半辈子了!”“你是不是早知道有这么一天,所以才挖了这个陷阱?”

  • 苏秦调15章(第十五章 苏浣哥哥!)

    原标题:苏秦调15章(第十五章苏浣哥哥!)小说:苏秦调第十五章苏浣哥哥!出山之后,她才知道,师父曾经是江湖第一美女。走到哪都能引起一阵大骚动。她没有错,她师父也没有错,魅宫自然也没有错,错就错在师父长得太好看,而世间男子都太过庸俗,或者说太过狠毒。他们苦苦追寻师父,其中不乏已婚有妻有子的,对于这些庸脂俗粉,师父哪里会看进眼里半分,他们追而不得,自然会打心底抱怨。而他们的妻子儿女便会将他们男人或者父亲的反常怪罪给师父。起初他们厌恶自己的妻子儿女叫师父妖女。转折点就在于,在武林大会上,师父统统打败了

  • 天外来客:总裁的狂妻15章(第15章 青羽崛起(6))

    原标题:天外来客:总裁的狂妻15章(第15章青羽崛起(6))书名:天外来客:总裁的狂妻第15章青羽崛起(6)美美的睡了一觉,青嫣喊来杜方和林波,询问训练的情况,以及外界的消息。“回禀殿主,都按您书上所说去做了。一个月来,大伙的身手、体能都有了质的飞跃,如今的他们,虽比不上那些高手,但也能过个三四招了。”杜方激动回答,兄弟们的进步他都看在眼里,对殿主也愈加佩服了。“不错,可以了。林波,你呢?”青嫣满意地点头,和她预料的差不多。“回禀殿主,外面的人对于我们青羽殿的关注没一开始强烈了,但有几大势力还是

  • 寡妇二嫁15章(第十五章 打听学府)

    原标题:寡妇二嫁15章(第十五章打听学府)小说书名:寡妇二嫁第十五章打听学府原来这两名女子是姐妹,妹妹的目光在贴花中扫过,最后选择了最后一朵浅蓝色的拿在手里看着自己的姐姐道:“就要这朵吧。”“那我也要一朵和你一样的。”姐姐浅浅一笑,拿了一朵和妹妹一样的贴花。选好贴花后又将三十文钱递给了朱玉,朱玉一看三十文钱到手,眼睛都绿了。朱玉接过银子,赶紧道:“多谢姑娘。”朱玉在学做首饰方面本来就是有天赋的,虽然朱玉现在是初出茅驴,但是木钗和贴花都还是做得不错。加上价格不贵,买的人自然也就不少了。来来往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