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宠妻很嚣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2:37:45 来源:网络 []

小说:宠妻很嚣张

第1章:柜子里的女人

“打开!”岳子思对着站在了门口的男人吼了起来,从来没有觉得她如此的狼狈过!跟着周林跃结婚这么多年,她从也没有想过,他竟然会趁着出游的机会带别的女人去另外的一套房子快活。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床上的床单还残留着过的欢爱的痕迹,岳子思看着男人的脸,心里愤恨万千。

她做了贤妻良母,原来自己早已经成了嫌妻凉母了!若不是今天突然想起回来,她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男人竟然搂着一个女人上她的屋子,她还一直沉浸在贤妻良母的美梦中,直到老死。

“子思,你这是干什么!”

岳子思越过了周林跃,伸手就要抓柜子的把手,有些气愤的把手伸出去,可是为触及的柜子的把手,周林跃就使劲的把她推到在了床上。

岳子思觉得脏,刷的一下子就坐起来,伸手指着了周林跃,“你推我?”

“子思,你干什么?”周林跃俊美的脸微微的触动一下,伸手要去拉岳子思,“走了,我们回去吧,你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回来了……”

岳子思冷笑一声,看着柜子底部缝隙的一片艳红的衣角,她真的有些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周林跃,你不是人!”

岳子思伸手抓起床单,一把扯下来,拿到周林跃面前,要开口,可是胸闷的很,只觉得有人从她的头上浇下来一团冰水来,凉透在了心间。

岳子思的眼里满是一片泪,听说自己的男人偷情是一回事,怀疑又是另一回事,如今亲眼见了,她才知道什么叫做了死不如死。

周林跃看着她的表亲,迟疑一下,一扭头,看着衣柜缝隙的红衣角,脸上刷的就变白了。

“子思?”周林跃一怔,“我,”脑海中正在急剧的想着,如何该跟了岳子思解释。说明163nvren.com最后凉凉的问了一句,“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是什么样子?”岳子思伸手抓起传单朝着他砸过去,“周林跃?你不是要告诉你,柜子里边的那个贱女人只是借我家浴室洗澡?”

“岳子思,你怀疑?”周林跃看着面前面如灰土的岳子思,有些的愧疚起来,继而又有些的气愤起来“你跟踪我!你根本就没有跟朋友去旅游……你,你这个女人!”

周林跃往一侧一坐,看着岳子思来,“你居然跟我耍手段!”

“我跟你耍手段!呵呵呵,岳子思大笑三声,周林跃,耍手段的是你还是我!”岳子思一个转身,伸手抓了柜子,伸手一抓,抓着里边的一个艳丽女人,拖出来。

岳子思不等女人从地上爬起来,一巴掌就朝着她甩过去,“你这个小贱人,你竟敢勾引我老公,你这个贱货……”

女人衣衫不整,被岳子思一巴掌打萌了,她站起起来,退到墙根站住,捂着脸来,“是你管不住你老公,你怪的了谁……”

“你,”岳子思脸一红,放出一股恨意来,“天底下要是没有你们这些狐狸精,你看我管得住我老公不!”岳子思拿起手中的包,狠狠的朝着了女人砸过去。“贱人……”

女郎一躲,包裹砸在墙上,女郎回头望了岳子思一眼,“你这样的泼妇,怪不得,你老公不喜欢!”伸手抱紧衣服,一把开了门,跑出去……

“滚,贱货,烂货!贱人……”岳子思回头看周林跃,“你如今还有什么话说?”

周林跃坐在床上,抓过外套,伸手拿出烟来点燃,吐出一口烟,毫不顾忌的冷笑一下,弹弹烟灰,看着了岳子思,“玩玩而已,你当什么真。”

第2章:出来混的,谁没有女人?

“你!”岳子思退后一步,只是觉得心口剧烈的痛了起来,她胸中空气的似乎被人抽干,怎么会也无法领结一口气,吐出胸中咒骂。

周林跃伸手捞过外套,披在身上,伸手扣一个口子,“出来做事的男人,有几个外边没有女人的。”

周林跃拉开了门,往门外走出去。163女人网

岳子思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她的头撞在了床脚,疼的她浑身痛,痛到浑身痉挛。

周林跃的步子咚咚的响,她打开大门,往外边去,岳子思躺在地上,听见的门关上的声音……

岳子思泪如泉涌,一股一股伤心泛滥而开,她感觉有人扼住她的咽喉,让她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

离婚!

在岳子思痛到极致的时候,脑海中顿时的闪现这两个字来,她张口想要重复,想要开口说,“周林跃,我们离婚吧……”

可是一开口,竟是什么声音都发布出来,离婚!离婚,她在心中默念一千遍,可是口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所有的愤恨与恨意转为了一种失望,不!是一种绝望!

好一句,出来做事的,那个男人在外边没有女人……

岳子思平躺在地上,脑子中思绪渐渐回笼,很几年前,她就感觉到了他的敷衍,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对她其实就只剩下了敷衍了,结婚四年,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给了他,可是如今,她的来的只是一句,出来做事的那人,哪个男人在外边没有女人……

离吧,离了她就管不到他在外边有没有女人了。

周林跃独自开车去了公司,心里烦躁急了,心里莫名的愤恨,这个女人竟然跟踪他,气死他了。一整个下午,他都蹲在办公室无端的愤恨……

一下班,周林跃就想回家,心里却有些怕,不知道遇上这种情况该怎么应对,有人邀约他去喝酒,他婉言拒绝了,在经过花店的时候,周林跃把车子停下来,买了一大把玫瑰。

送束花,陪个不是,大不了保证以后天天回家,不在外边乱搞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周林跃把花摔在了后排的座位上,心里有些愤恨。

大门打开,整座大楼灯火辉煌,周林跃将车子开进去,心里却是直在打鼓。

“先生,您回来了……”

“嗯!”周林跃伸手抓起花,拿着朝着楼上走,“太太回来没有?”

“先生,太太去旅游了,去马尔代夫了!”

周林跃一愣,这个女人不回家,干嘛去了。“马上打电话给太太,让她马上回来……”

“先生,这个,太太在马尔代夫,要回来也要……”

“打电话,马上!”

管家赶紧进屋打电话,拨了岳子思的手机,手机中传来的客服人员的优雅的声音,“嘟嘟……对不起,你拨打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先生,太太的电话无法接通……”

“无法接通!再打!”周林跃一愣,将花往一边的角落里一丢,“怎么,还想跟我搞离家出走……”

岳子思不知道了过了过久,只是感觉自己的浑身冰凉,她麻木的爬起来,全身的肌肉都已经僵直。

她看着敞开的柜子,凌乱的床,只是觉得恶心的很,突然看见这些东西变成厉鬼想她袭击过来,她仓皇的爬起来,手忙脚乱的,顾不得什么,朝外边跑出去。

等到跑出整栋大楼的时候,街上华灯初上,她望着茫然的大街,竟是不知道该去哪儿。

家?岳子思笑,如今她还有家吗?她觉得那里,那里边的人,突然全部的变样子,不在温馨。163女人网她也不想回娘家,正如周林跃说的对,也许出来做事的男人,几个在外边没有女人。

岳子思抱着手臂,只觉得冷,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她残破的婚姻,也不想把自己的悲痛述说出来。她一步一步的超前走,走,走,没有哪儿是路的尽头……

第3章:我就玩女人,你能怎样?

周林跃迟疑,开车到了事发的那套房子中,见着了岳子思的包里东西全部算乱在了墙角,整套房子都没有了人。

周林跃暗暗骂了一声,伸手把东西捡起来,乱七八糟的一股脑塞进包里,看着被摔散架的手机,气恼的拿起,恨不得狠狠砸下去。

“死女人,你有种,你去死啊!”周林跃暗骂一声,“怎么,不服气,我就玩女人了,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

周林跃提起包,下了楼,把包丢进了后排椅子上,开着车在房子周围了转了起来,她能走多远。

“……子怡,我是你姐夫,你姐……”周林跃顿了顿,“你姐电话打不通……”

电话那头回话,周林跃得知,这个女人没有回娘家。

“……太太,回来没有……”

“…太太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周林跃迟疑一下,皱起眉头来,将手机一丢,开车继续在房子附近转了起来……

夜色越来越深,街上的灯火辉煌,可是周林跃转了几个小时,都没有看见岳子思的影子……

“该死!”周林跃暗暗的叫了一声,“这个女人!”

岳子思走的脚疼,突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痛,她抱着胃坐在了花台边上,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

岳子思突然泪如泉涌,美好的一切都变得虚幻,她伸手抚摸自己的脸,自问,“我真的跟哪个贱货说的一样,没有用?”

“周林跃,我跟结婚四年了,你就用这样的来回报我,我把你当成了唯一,而你却这样对我……”

“好,很好,很好。网站163nvren.com

“不就是男人嘛?男人嘛!”

岳子思笑,起身来,往往这个街,看着的美丽世界,灯红酒绿。岳子思慢慢的踱步到夜店的门口,心里思绪万千。

美丽的婚姻化成了泡影,她留着这个了贤妻的身份作什么……

岳子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要这么做,只是想找一个地方哭诉,她伸手擦干眼泪,伸手拍拍的脸,踩着了寸许的高跟鞋,站在那一排排的霓虹灯下……

里边传出振聋发聩的声音,振荡着她的心,她大步走进去,一进去,她就感觉头昏眼花。

岳子思踱步到了吧台,身子一歪,坐在了高脚凳上,看着一排排的酒,“请给我一杯能解千愁的酒?”

“小姐,我们这里有清爽的,甘甜的,迷幻,五颜六色的,有冰的,凉的,有醉人的,也有不醉人的酒,就是没有解千愁的酒……”酒保说道。

岳子思听着他的话,一本正经,笑了笑,“我忘记带钱包了,你能赊我一杯……”

酒保笑,“可以!”

岳子思微微的仰起头,只看见酒保的背影,挺直的摇杆,宽阔的肩膀,一身酒保的衣服,虽然只看见个背影,但是岳子思敢断定,面前的酒保一定也是个长得俊俏的后生。

酒保一转身,岳子思就想笑了,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脸蛋生的好,带着一股英气,笔挺的鼻翼,英俊的脸,威然的眉峰,深邃的眼睛,“你给我什么酒?”

岳子思伸手抓住酒保的手,脸上带着一股妖娆的笑来,“你凑过来,我跟你说一句话!”

第4章:人家不要啦

酒保迟疑一下,有些疑惑,但是看着岳子思的脸,还是镇定的笑了起来,“小姐,你说……”

岳子思站起来,凑过去,“我没有带钱,你可以请我喝酒吗?”

酒保看看杯子,“小姐,这个是免费的。”酒保伸手抽出手,“小姐,有什么需要,你在叫我。”身子一转,朝着别的客人走了过去。

岳子思端起玻璃杯子,感觉有些冰凉,看着里边透明的液体,拿起来,透过杯子看场子中人,暗淡的灯光下,竟是物欲横流。

岳子思来回的逡巡这个地方,这里说不定也有了周林跃跟女人疯狂过的痕迹,她突然觉得心好痛,痛的无法呼吸。

他怎么能这样,这么轻易就背叛了她们的爱情,爱情是什么?她突然觉得满然了,岳子思握紧杯子了,狠狠的一口将玻璃杯中的液体灌下,只觉得一股刺骨的寒从她的口腔一直沿着食道滑下来,到了胃里,然后这股凉意散发全是。

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噤,她好难受,岳子思愤恨的扭头,看着一脸漠然的酒保大声叫起来,“你给我这是什么?”

“冰水,小姐,也许你需要降火……”

岳子思呛了一口,大声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你,我要酒。”

“小姐,只有冰水是免费的!”

“你,你以为我付不清帐!”话还没有说完,后边就有个人,压在她的身上。岳子思刚想骂,来人却在耳边笑了起来,“没钱吗,我请你喝。”

岳子思有些烦躁,她虽然跟周林跃亲密,可是对别的男人心里是反感的,如今一个男人伏在他的身上,她心里有股作呕的冲动。

岳子思要挣扎,可是她的腰腹却被人给楼主,死死的扣在了怀里,她回头看男人,男人的一脸的红,带着股股杀气,男人凑近她的耳边,瞧瞧的说“救我,我受伤了,后边有人杀我。”两人只是说话,可是了在另一个角度看过去,却是暧昧至极。

岳子思看着他,两杯杯酒就放在了吧台上,她的心里一动,端过来,“我们道那边去。”

“好……”他们刚一离开做完,就有一伙人了,拿着刀凶神恶煞的冲进来,见着了桌上的东西就劈,十分的恐怖。可是因为现场吵杂,又在黑影中,几乎没有引起什么骚动。

岳子思一愣,感觉有股血腥,接着晃动的灯光,她的衣服的已经沾满了血。靠在了背上的男人一惊不能动弹。岳子思放下酒杯来,心里慌乱急了。

要是让这个些人发现自己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她一定也跑不掉,该怎么办呢?岳子思看着这灯红酒绿,突然将男人放下来,放在了椅子上,伸手一脱将昏迷的男人的上衣全部脱下来,丢在了阴暗的的桌子底下,她散了头,伸手解开自己的衣服,跨坐在了男人的腿上……

岳子思伸手攀住了男人的肩膀,伸手搭在他的后背上,拿着那群杀手正在了一桌一桌找,心里慌乱起来。身下的男人了胸口中了一刀,汩汩的血正在往外流,岳子思伸手抱过他的脑袋,靠在自己衣衫凌乱的胸口。

眼见着那群人了往这边角落来,岳子思整个人心都提起来,该死的,她该怎么办?

“哦……不要?”岳子思妖媚的叫了起来,手抚摸着男人光裸的身体,身体一下一下的动起来,这个无比的羞耻的动作让她觉得恶心。

可是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有可能被当成同党杀掉,她的汗毛就竖起来。

“哦,不要,人家不要碍…”岳子思小声的叫了起来,努力的将椅子都摇晃起身,身子撞击伸手的桌子,桌上的酒荡出来,洒在了桌上……

宠妻很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宠妻很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错过此生心如止水在线阅读

    原标题:错过此生心如止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目录预览:第一章出狱第二章平行线的交接第一章出狱当莫晨曦从监狱里走出来的时候,迎面便扑上来了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妈妈,馨儿好想你。”莫晨曦的身子微微一僵,而后她略显慌乱而无措的蹲下身子,将眼前这个小小软软的身影揽入怀里。“馨儿,我的宝贝。”嗓音中带着浓浓的哽咽以及微不可察的……颤抖。五年了,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的拥抱她。她在监狱的这五年里,每次都只能隔着厚重的窗户看她……这一次,她终于能亲手抱她,感知她了……“晨曦,欢迎回来。”李柏睿站在距离

  • 光影交织此生无憾在线阅读

    原标题:光影交织此生无憾在线阅读小说名:光影交织此生无憾目录预览:第一章阁楼的疯子第二章失踪的药第一章阁楼的疯子秦家的阁楼常年住着个疯子,饿到半夜,总会有人送上一碗多肉的高汤。“呼呼……烫……烫”疯子嘴上说着烫,却又抓过碗,猛地喝上几口吓得叶丝夏子急忙从他手里把碗抢过来,瞪了他一眼,男人又缩到一边怯怯的不敢再抢。她嘴对着汤勺吹了几口气,等到热汤再冷一点,才送到他嘴里。“秦铭哥,你快点好过来,好不好?”可傻子只顾着冲她笑呵呵,只想喝她手里的汤。叶丝夏似乎早已经习惯这样的绝望,抬手,又往秦铭嘴里喂了

  • 恰似那回眸一笑在线阅读

    原标题:恰似那回眸一笑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恰似那回眸一笑目录预览:第一章她的忌日第二章爱他爱到疯了第一章她的忌日“顾箐如,你不配!”沈思彦猩红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个被他压在身下面容姣好的女人,单手掐着她的脖子,动作粗暴的撞击着她的身体,“你不配拥有她的眼睛!”“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安小曼的……”猛的一声撞击,顾箐如不禁发出一声惨叫。沈思彦深黑的瞳孔里没有任何温度,藏着冷冷的光泽。撕裂的痛让箐如倒吸一口凉气,他毫无征兆的撞入,猛烈的撞击着她。她知道沈思彦恨她,恨她用了他最爱的女人的眼睛。可她不知道那

  • 别样的小幸运19章(第十九章 我想你了)

    原标题:别样的小幸运19章(第十九章我想你了)小说名称:别样的小幸运第十九章我想你了再有,他很清楚,现在的这具身体,根本不是他自己的,那么这具身体在这个世界到底是谁?“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他住了进来?太多的迷,等着他去解开。傍晚六点半,顾小涵急匆匆地赶回家里,慕容辰谨躺在床上看电视,她惊讶于男人的聪明,分明她都没教他怎么开电视,他居然就会了。“怎么不休息?”顾小涵微微拧眉,走过去,伸手摸向男人的额际,再摸摸自己的,嘴角漾起了一抹笑意,“真好,没发烧,兴许明天就全好了。”全好了就想赶他走么?她的

  • 偷爱迷情19章(第19章 半夜敲门声)

    原标题:偷爱迷情19章(第19章半夜敲门声)书名:偷爱迷情第19章半夜敲门声突然响了几下敲门声,我毛骨惊悚起来,心想,都这么晚了,办公怎么会响起敲门声?我憋着呼吸,静心的听着,外面有安静了下来。越是这样,我越发觉得有些恐怖。敲门声又响了,还是三下。“谁啊?”我大声地问道。“安夏,开门,是我。”声音很熟悉,好像是苏雅。我过去开了门,果然是苏雅,手里提了一包东西。“下班都这么久了,你还没有回家去啊?”我问道。苏雅进了办公室,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塑料袋中装的全是吃的。“饿了吧。”“饿了,你怎么还没有

  • 总裁保镖19章(第0019章:出来混总要还的)

    原标题:总裁保镖19章(第0019章:出来混总要还的)小说书名:总裁保镖第0019章:出来混总要还的几个手下立刻就冲向江洹,准备把江洹放倒扔出去。江洹却冷哼一声,松开抱着女人的手,迎面直上,抬起脚就朝着那三个壮汉最前面的一个踹了过去。“砰!”只听得一声闷响,壮汉直接被他一脚踹飞,整个人“哐当”一下子砸在一张玻璃桌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让玻璃桌“咔嚓”一下子粉碎,碎玻璃“哗啦啦”掉落一大片。“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酒吧里不少人都惊呆了,一些女人更是发出了害怕的尖叫声。踹飞一个人后,江洹没有犹豫,直

  • 谁的风景谁的心19章(第19章 眸色一变)

    原标题:谁的风景谁的心19章(第19章眸色一变)小说书名:谁的风景谁的心第19章眸色一变莫小菲心中暗暗咒骂,却实在没有胆子骂出口!“你怎么不说话?说啊,资料哪里去了?”看到莫小菲并不理会她的话,而是盯着大总裁,宋小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我错了!”莫小菲认命地低下头。这个时候,说再多又有什么用?李衍禹根本就是故意来找她事的,她要是还傻到以为他会替自己说几句公道话,那就太蠢了。李衍禹眼底掠过一丝笑意。很好!宋小丹捕捉到他眼底的那一抹笑意,心中顿时一惊。聪慧如她,冷静下来又怎会想不明白。那份资料虽然很

  • 特战荣耀19章(第十九章 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原标题:特战荣耀19章(第十九章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书名:特战荣耀第十九章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赵子亮的脸上又出现了一片五指山,差点哭出声,道:“爸,你打我干嘛?”“我只恨当初让你妈把你生出来!你这个畜生,小薇已经不是你嫂子了,你干嘛还欺负她?”中年男人越说越生气,又是一巴掌狠拍在了他的脸上,“给老子滚!滚得越远越好!以后再也不准你回家!再也不许你欺负你嫂子!”赵子亮呆住了半天后,才灰头土脸的跑远了。邻居们看到这种情况,也纷纷摇了摇头,唏嘘着走开了。罗非看得出,不少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对丁薇的同情。中年男

  • 岐黄仁心隐于世19章(第十九章 还想不想让他醒来)

    原标题:岐黄仁心隐于世19章(第十九章还想不想让他醒来)书名:岐黄仁心隐于世第十九章还想不想让他醒来轰~~~~这小子疯了吧?“喂,我说,你是当我们不存在吗?”苏木恒心中有些不爽的说道。叶晨面带笑容的看了一眼苏木恒,眼中那份目光仿佛在看傻子一样。“你是谁?”“你在调戏我姐姐,你说我是谁?”“额~原来是小舅子啊….”无语…..众人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差点没晕倒,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谈论这些?苏静雅心中有一丝波动,仅仅那么一丝而已。在她的心中,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打动自己,偏偏眼前的叶晨,让他有了波动。

  • 女神佳期19章(第19章 祖传的玉坠)

    原标题:女神佳期19章(第19章祖传的玉坠)小说书名:女神佳期第19章祖传的玉坠淡淡的扫了一眼蒋兰,李文眼中寒芒乍现,而又又被他隐藏了下去。就在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阵急促额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进来,紧接着,一道俏丽的身影进入了众人的眼帘!李文的脸色顿时一滞,变得有些怪异起来。“李文,还钱!”刘佳佳刚刚进入店中,就气呼呼的嚷嚷了起来。刘佳佳非常的憋屈,心中有着一股火气在充斥着,几乎都要从那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喷出来了!昨天晚上原本是她受到了惊吓,小跑着返回到了房子里,原本还想着找老妈要安慰呢,没有想到最